有个占有欲爆表的男朋友是什么体验?

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把我压在墙上,唇慢慢地贴近我。 「乔欢喜,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让你蹬鼻子上脸,还骂我老东西,嗯?」 我佯装淡定,「你本来就是老东西,老牛吃嫩草。」 他低着头,蹭了蹭...

逃脱杀人狂

午夜,我突然刷到一条葬礼的朋友圈。

求男主占有欲强偏执心狠手辣的小说!!!

男友的弟弟是在缅北把我关在地下室三年的魔鬼,可所有人都说他从未去过缅北。

有哪些事让你看到人性的黑暗?

我失明了,但就在昨天,我奇迹般地恢复了视力。

岁绵绵

很好笑。

公主她能看到字幕

我突然发现自己是个恶毒女配。

金手指必须上交给国家

我得了一种只能说真话的病。

被抓到暗网如何逃生?

不用被抓,光是名字被挂到「暗网」上,你就很难逃掉。

循环的牢笼

死后我才知道,自己的人生只是一场收视率垫底的直播。

年轻大学生去山村支教会有危险吗?

我跟我女朋友到贫困山区支教,支教队伍里还有两个女生。

嫁给短命鬼老公

把闺蜜打了一顿,她终于承认她是富二代。

贝尔不等式究竟是在阐述什么问题?

要了解「贝尔不等式」,就得先从「量子纠缠」和「EPR 佯谬」说起。

义兄以美色误我

义兄以美色误我/自荐枕席不成,还威逼利诱,做下丑事。那夜,薛安沉着脸色离开,摇身一变成了三皇子!圣旨传到我家,吓得我瑟瑟发抖…薛安来我家那年十三岁,如今已过去六年。他办事得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