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甜到让人脸红心跳的小说推荐?

我给喜欢的人发「帮我拼夕夕砍一刀,谢谢」。

对面很快就回复:「砍了。」

我立马顺着竿子往上爬:「我群发的消息,只有你回我了,你肯定喜欢我,不如当我男朋友呗。」

回复依旧很快:「做梦。」

1.

嗐,果然又是这个回复。

在过去的一年半,我跟宋辞从重逢,到加好友,再到我总给他发消息。

期间我给他统共发了八十七次「做我男朋友呗」,他每次的回复都是「做梦」。

算上刚刚那次,已经八十八次了。

不如追剧。

结果发现密码不正确。

我继续给宋辞发消息:「会员借一下。」

然后我就收到了一串数字字母和符号混合的密码。

他的视频会员、黑胶会员和看书会员都是同一个密码,账号是他的手机号。

就是这些软件有点烦人,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提醒他改密码。

所以每隔一段时间,我就要重新找他要一次密码。

但他每次都给。

他给了几次之后我说:「你都帮我开会员了,你肯定喜欢我,不如做我男朋友呗。」

他的回复还是一样:「做梦。」

哼,说得跟谁不会睡觉一样。

我等到第二天,一大早就给他发消息:「梦见了。」

皮一下非常开心。

宋辞:「天亮了,醒醒。」

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晚上睡觉之前继续给他发消息:「梦里见。」

时间久了,我们之间还有了某种默契。

我睡觉之前会给他发「梦里见」,他睡醒之后会给我发「醒醒」。

要是我真的每天晚上都梦见他,我就要怀疑这是个鬼故事了。

但是我梦见我在飞,梦见我妈,梦见我领导,梦见我去过的地方,就是从来没有梦见过宋辞。

一次都没有。

算了,反正就算有了也只是梦里有,还不如白嫖来的会员实在。

我打开视频 APP,开屏广告在说七夕。

噢,突然想起来了,明天七夕。

于是我继续找宋辞:「明天晚上一起吃饭?」

宋辞回我消息一向很快:「你几点下班?」

「五点半。」

「我去接你。」

「好。」

我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话:「我要红玫瑰。」

宋辞还是经典回复:「做梦。」

第二天上午刚到公司,我就收到了外卖小哥送来的一束红玫瑰。

有些人,火化之后剩下个嘴还是硬的吧。

下班的时候宋辞已经在我楼下等我了,看见我之后,脸色变得冷了一些。

呵,男人。

口是心非。

我像往常伸手去拉后座的车门,却被他拉住了手腕:「坐副驾。」

于是我拉开副驾的门,发现座位上放着一束花。

……是红玫瑰。

我手上还抱着上午的那一束。

这人铁定是有什么毛病。

昨晚说我做梦,结果今天送花送两束。

他相当顺手把我怀里那束花扔进垃圾桶,然后把副驾那束塞进我怀里:「今晚跟我吃饭,把你男朋友送的花扔了。」

我看着垃圾桶里的花,有点心疼。

毕竟那个也是宋辞送的。

不过我还是很配合地坐进副驾:「好啊,那我今晚就背着他跟你吃饭了啊。」

2.

我一直觉得宋辞多少有点毛病。

可能是脑子,也可能是心理。

比如他总是拒绝做我男朋友,但是又会给我买花带我吃饭,甚至还会送我小礼物。

我请他吃饭他也从不拒绝,给他买的礼物他也通通收下。

虽然总是说我「做梦」,但是情人节七夕还有生日的玫瑰都会买。

就是有点毛病,每次都买两束。

早上外卖员送来一束,晚上被他扔掉,然后重新塞给我一束。

就跟刚才一样。

还要说被扔掉的是我男朋友的。

他都叫我做梦了,我哪来的男朋友。

最近我专门看了一些心理学的书,我明白了,他这叫人格分裂。

但是不管早中晚,我给他发信息让他做我男朋友,他都会拒绝。

也不知道我的那个男朋友人格,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跑出来答应我。

我们俩去了饭店,点了我爱吃的菜,我忽然起了恶趣味,伸出筷子给他夹菜:

「你情人节陪我过,生日陪我过,现在七夕也陪我过,以后你女朋友知道了,不会介意吗?」

他还没开口,我继续说:「别说你没有女朋友。

你现在没有,以后总会有的吧?」

他抬眼看我,似乎有些气愤,又有些忍耐:「等以后有了再说。」

「那,」我把身子往前倾过去:「以后我要是故意去告诉你女朋友,她要跟你分手,你怎么办?」

他盯着我,好一阵子:「那你呢?」

「我?」

「你男朋友,不知道我的存在吧?」他嘴角扯开的笑容带着嘲讽:「要是他知道了,会怎么样?」

……

我怎么知道会怎么样。

你跟你自己打一架呗。

不过我微微一笑,冲他挑眉:「他现在不是不知道么。」

他的笑容完全收了回去,面色冰凉:「吃饭吧。」

我不理解。

于是我气愤地点了一瓶很贵的红酒,然后一个人干完了一整瓶。

等到宋辞去结账的时候我脑子已经开始不清醒了,站都站不稳,他只能叹口气,把我抱上车。

上了车之后我就开始骂他渣男,骂他一直不答应我又对我这么好,一直骂到下车。

他把我送回我家之后我扯着他的衣袖不让他走,把他按在门上的时候顺手反锁了我家的门。

他整个人都很冷静:「你喝多了。」

「我才没有!」我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伸手拽住他的衣领,拖着他走到客厅,把他按在沙发上。

「你不就是喜欢别人的女朋友吗?我让你如愿!」

他伸手抓住我的手腕,稍微用了点力气,我们就换了位置。

他把我按在沙发上,呼吸逐渐变深:「你喝多了,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

我踢了他一脚:「我清醒得很!」

「是吗?」他俯身就吻了下来,「清醒得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我很不服气,开始扒他的衣领:「我不清醒的时候会做,我清醒的时候也会做。」

他终于不再忍耐,失去了克制之后变得稍微有点粗暴:「不要后悔。」

我才不后悔。

半梦半醒之间,我看着眼前宋辞摇曳的脸,和天花板上亮着的灯光:「嘿嘿,我跟你说,我梦见了。」

气得他直接在我肩膀上咬了一口。

3.

朋友们,经验教训告诉我们,没事不要喝酒。

就算喝了也千万不要喝多。

虽然我没有断片,记得所有细节,但是早上睡醒的时候,头疼得感觉要炸了。

宋辞竟然还在,坐在卧室的沙发里,笔记本架在腿上,看起来是在工作。

我起身,发现身上已经被他换好了睡裙。

他眼睛盯着屏幕,手指敲着键盘:「床头有温水,先喝点。」

温度十分合适。

他一身不知道哪来的家居服,旁边的小茶几上面也有一个杯子,里面装着水。

自然得让人还以为这里是他家。

我喝完水起身去洗漱,对着镜子拉下衣领,吻痕都在,肩上的牙印也在。

嘶,宋辞下口咬我的时候真没留情,牙印现在还疼。

等我收拾完出去,他已经去了客厅。

餐桌上放了早餐,旁边还有一碗醒酒汤。

贴心。

期间我手机收到一条信息,是我妈发来的。

说小宋七夕节都没忘记一大早给我订花,这么惦记我,叫我不要辜负了人家。

虽然不知道我妈怎么知道宋辞给我订花的事儿,但是我想了想昨晚……

我应该没有辜负他吧?

等到吃饱喝足,我叫宋辞:「你是不是喜欢我?」

他已经合上了电脑,在玩手机,眼皮都没抬一下:「酒醒了?」

「醒了。」

「周末了,想去哪?」

我有些意外:「怎么,你陪我啊?」

难道今天是男朋友人格觉醒了?

他果然点了点头,走过来,弯腰,跟我平视:「真是没想到啊。」

「嗯?」我有点懵。

他挑眉:「原来你喜欢这种刺激的事情。」

「嗯?」我更懵了。

他又凑近了一些,嘴唇在我耳边:「既然你喜欢,那我就陪你。」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他重新站直了身子,低头俯视我:「你喜欢背着你男朋友跟我偷情,我陪你偷。」

……

噢我对他的期望有点高了。

他还是那个有毛病的宋辞。

我的男朋友人格,也压根儿没有要出来的迹象。

我干脆地伸手,扣住他的手:「追求刺激是吧,咱们贯彻到底?」

他毫不留情地抽出手:「我回去换衣服,你想好地方了叫我。」

拿电脑,拿手机,关门。

一气呵成。

剩下我呆在原地。

我在认真考虑到底要不要委婉一点地告诉宋辞,去看一看心理医生。

他的主人格,肯定是不知道男朋友人格。

男朋友人格知道主人格吗?不清楚。

要是他这人格分裂没治好,是不是我俩就得一直偷?

噫……

4.

宋辞就住在我隔壁小区,走路大概三分钟。

我觉得我们俩现在出门应该算约会。

约会常去的地方无非那几个,于是我定好了电影票,给宋辞打电话。

他换了一身休闲装,头发被他随意抓了几下,率性,也很帅。

不愧是我喜欢的人,好看就三个字。

我照常上了后座,然后告诉他电影院的地点。

半路上等红绿灯的时候,我伸手去捏他的耳朵。

挺烫的。

到电影院取完票,买好了可乐和爆米花,忽然有人拍我肩膀:「你也来看电影啊!」

我回头,原来是肖雨。

肖雨跟我还有宋辞从小住一个院子,后来宋辞搬走了。

不过我跟肖雨关系不算特别要好,也就只属于同一个院子里的熟识。

我点点头:「是啊,周末,来看电影。」

肖雨看见站在我身后的宋辞,有些惊讶:「你也在这里啊?」

宋辞就点点头,不说话。

肖雨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样:「你们俩……不会是一起的吧?!」

可她脸上的不是吃瓜的喜悦,反而像是掺杂了些什么:「你……我端午回家,你妈妈说你很久没回去了。」

是哦。

平日里我都是能不回去就不回去,上次回去的时候还是前年过年。

本来说去年过年回,结果过年之前我扭了脚,不是什么大伤但是没回去,我妈说年夜饭小宋还去陪他包了饺子。

宋辞平时会时常回去,也会去看我妈,我妈每次都会给我发消息,说小宋很不错,小宋又带了水果去看她。

还时不时感叹,能看见我和小宋一起进门就好了。

我以前不能理解宋辞到底为什么这么做,但是现在我明白了。

在我妈面前刷存在感的那个小宋,多半就是宋辞的另一个人格。

我那个男朋友人格。

那年宋辞大年初一就坐飞机回来找我了。

脸色很不好,对我态度也不是特别好,但还是一直照顾我直到我的脚好起来。

就这么口是心非一个人。

到了今年,小长假我继续苟着不回去,准备等到国庆再回。

肖雨看了看宋辞,又看了看我:「你妈妈从小就对你很严格,你男朋友不是已经……」

她迟疑了半天,还是没把后面的话说完。

她的同伴在后面叫她,她立马转身走了。

我抬头看宋辞:「你不愿意做我男朋友,是不是因为我妈?」

我从小单亲,我妈对我控制欲极强,甚至连我跟班上哪个同学交朋友,都得经过她的同意。

所以我努力考大学去了离家很远的地方,毕业之后工作同样来了个离家很远的地方。

不过……宋辞明明就得到了我妈的肯定,怎么还……?

哦,差点忘了,他人格分裂。

他应该不知道自己的男朋友人格,已经得到了我妈的充分认可。

我拉着他的手走进影厅,决定要早日找一个好点的心理医生,带宋辞去看一看。

毕竟咱不能当流氓,不能只谈恋爱不结婚。

只不过……当他知道情敌竟是他自己的时候,那场面,啧啧。

还真让人有点期待起来了。

5.

电影是我精挑细选的爱情片。

男女主青梅竹马,少时分离,断了联系,但是长大之后重逢,重新在一起。

我故意的。

我跟宋辞就是这样的。

他小时候跟我住在一个院子,跟我还是同班同学。

我抄了他作业很多次,考试之后他也给我讲卷子讲了很多次。

当时别的小朋友也喜欢跟他一起玩,但是他们当中有一些不跟我玩,还会骂我没爹养。

之后宋辞就不跟骂我的人一起玩了。

他长得好看,脾气好,学习也好,大家都想跟他一起玩。

时间长了,便没有人骂我了,还会跟我一起玩。

小朋友本性并不坏。

后来初中他家就搬走了,但是他跟我还在一个班,所以每次考完试出完成绩之后,我都会找他给我讲卷子。

他挨个给我讲,直到我全部都吃透。

然而中考结束之后,我妈为了学校的减免可以少出学费,让我去了全市排名倒数的学校。

宋辞则毫无悬念,去了全市第一的高中。

高中之后学习逐渐繁忙,我和宋辞偶尔发信息,最后连信息也没了。

我拼尽全力,终于在毕业的时候考了个好成绩,上了个不错的大学。

学校发了很多奖金,足够我大学四年的学费。

宋辞是被提前录取的,我和他之间的差距也越来越大。

自从上班之后我就很少回家,基本上一年一次。

小时候我跟宋辞一起玩的时候,我妈就叫我别缠着他,说等宋辞长大了以后肯定会嫌弃我的。

结果宋辞有毛病。

他不仅没嫌弃我,还两个人格都喜欢我。

心理学的书上写了,两个人格喜欢上不同的两个人,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可是宋辞,他栽了。

两个他都栽在我手里了。

电影一共两个半小时,我从一开始故意跟他同时去抓爆米花,到故意抓住他的手,再然后干脆把脑袋放在他肩膀上。

他不为所动。

呵,男人。

我伸手按他的肩膀,让他把脑袋低下来:「哎,你跟别人一起看过电影吗?」

「没有。」

「那挺好啊,」我很满意:「还有啥,你跟别人没干过的,我带你去啊。」

他扭头,在昏暗的环境里看我,然后伸出手掐住了我的下巴,凑了过来。

我第一次跟人在电影院里面接吻。

有点紧张,心跳很快。

但是又很开心。

「宋辞,你知不知道,后面那个放映员可以看到电影院里面所有角落?」

他点头:「知道。」

「所有人在干什么,他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所以呢?」

「那你刚刚还……」

他忽然笑了:「这不是你喜欢的吗?」

我明白了。

他又开始变态了。

他肯定觉得我背着我男朋友跟他出来看电影,还被放映员看见我们接吻,会让我觉得很刺激。

他还觉得我就喜欢这种刺激的感觉。

就感觉我已经解释不清了。

但是好像又不怎么讨厌。

其实我有点慌。

我怕我跟他在一起呆久了,我也会开始逐渐变态。

6.

我跟宋辞突然就成了名不正言不顺,但是常常跟情侣一样出门约会的关系。

名不正言不顺,主要是因为他依旧没有意识到他自己不对劲。

他还是觉得我有别的男朋友。

但我没有特意试图说服他,毕竟让一个人认识到自己有毛病……

还挺困难的。

他来接我下班的时候偶尔会被我同事看到,然后同事们问我他是不是那个每次给我买花的人。

我十分嘚瑟说是。

宋辞跟我去爬山,去看海,把他房子的钥匙给了我一把,又找我要了我房子的钥匙。

然后短短两三个月之后,他直接厚着脸皮提出来要住我家。

我觉得这个发展是不是有点太快了:「那……你睡沙发?」

我租的一室一厅,没有客房。

宋辞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卧室。」

我挠挠头:「主要是……我们俩现在这个关系吧……你也不是我男朋友……」

疯狂暗示。

结果他直接黑了脸,把我抱起来就往卧室走。

……我暗示的不是这件事情啊喂!

可惜,反抗无效。

结束之后,他抱着我,语气里竟然带了些央求:「跟你男朋友分手,好不好。」

我叹口气。

他却以为我是不愿意:「他到底有什么,是我比不上的?」

我认真想了想:「我觉得你们……一样的啊……」

他生气了:「你觉得,我跟他,是一样的吗?」

我伸手去捏他的脸:「有件事情,我跟你说,你听完之后能不能不生气?」

他不答应:「你要告诉我,你只是在玩我?」

坏了,我在他眼里是不是变成海王了。

「你换个角度?」我绞尽脑汁,疯狂暗示:「我有男朋友,但是为什么你从来没见过?」

他垂下眼,看向别处:「我见过。」

「你看,你从来没见过我男朋友,那是不是说明——哎等等,」我猛地坐起身:

「你说什么,你见过?!」

他点头:「见过,在你家。」

我愣住了。

那本心理学的书我还没看完。

难道一个人格,其实是可以看见另一个人格的吗?!

看见了之后还根本不认识的吗?!

他继续开口:「逢年过节会给你妈妈送礼物送水果嘘寒问暖,情人节和你生日会给你买玫瑰花,你妈妈没告诉你?」

「……有。」

宋辞伸手,牵住了我的手:「国庆回家去的时候,跟你妈妈说,跟他分手,好不好?」

「可是他不是……」

宋辞打断了我的话:「然后,跟我在一起,我做你男朋友,好不好?」

他说得无比认真,我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他凑过来,抱着我躺下:「国庆节,我跟你一起回去。」

……回去见你的另一个人格?

「我陪你去你家。」

你要是不跟我去,我也见不着我男朋友。

「你答应我了。」

他把我抱在怀里:「不许反悔。」

我还是有点纠结。

虽然最后的结果总的来讲,还是宋辞做我男朋友。

但是要我先跟宋辞分手,我多少还是有点开不了口。

毕竟对方是宋辞,不是别人。

但我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没有别的原因,宋辞躺在我床上,美色误人。

7.

国庆很快就到了,我给我妈发消息说了我的航班和我大概到达的时间。

我妈很高兴,说要叫小宋来给我接机。

我看着我旁边的宋辞,说不用,我跟他一起回去。

我妈更高兴了,又把小宋夸了一顿,说我舅舅介绍的这个男朋友果然没错。

我舅舅其实不是什么好东西。

平日里嫌贫爱富,还总喜欢叫我妈去给他免费打工干活。

我妈性格包子,每次都去。

虽然不知道宋辞怎么变成我舅舅介绍的了,但是以我舅舅那个什么都能蹭的德行,估计又把我跟宋辞的相识添加了什么他的功劳。

这种事情他以前也没少干。

回去的路上宋辞一路牵着我的手,我说:「怎么,你是怕我反悔还是怕我跑了啊?」

他不说话,只把手握得更紧了一些。

我便由着他,一只手被他牵着,另一只手拖着我的小箱子,一路到了我家楼下。

他松开手:「我在这里等你。」

我愣住:「啊?」

他不上去,我上去来一出独角戏?

还是说……人格转换可能需要时间?

心理学的书我又看了一部分,还是没写一个人格是否能看见其他人格,但是写了人格切换期间会失去意识。

可能他需要自己找个好地方切换了人格再来吧。

问题不大,我给他这个时间。

于是我装模作样跟他说站在原地不要动,我上去跟我妈说我要分手就下来找他。

刚出电梯我就收到我妈消息,说小宋到了,一起等我。

Emmmmmmmm?

狗男人,走楼梯狂奔上来的?

我家在十二楼哎。

头一次回家的时候心情这么愉悦。

我拿出钥匙,开门,看见我妈手里端着一盘切好的水果忘客厅走:「小宋啊,先吃点水果,我跟你一起等,她一会儿就到,啊!」

一个男人坐在沙发上,看着我妈把果盘摆在他面前:「阿姨,这张卡你收下了,国庆节我们就先把订婚宴办了。」

我妈连连点头:「好啊,她什么会都听我的,肯定没问题。」

我感觉浑身发凉。

坐在沙发上的那个男人,是我妈口里的小宋。

但他是宋明,不是宋辞。

离家的时间太久了,我都快忘了,我舅舅的同事家里有个不学无术的儿子,名叫宋明。

我上初中的时候,有一天放学路上,他把我拦住,说要我陪他玩。

我刚要拒绝,宋辞就跑来把我带走了。

后来我也没再见过他。

甚至都忘了,他也姓宋。

我的手机掉在地上发出声响,我妈和宋明一起看了过来。

我妈叫我赶紧过去:「小宋啊,你看,我说了她今天会回来的吧。」

我慌乱地捡起手机,刚往后退了两步,宋明就起身了:「你不愿意?」

我深吸一口气:「你为什么在我家?」

为什么,在我家的不是宋辞的另一个人格?

我忽然想起宋辞说他见过我男朋友,问我,他有什么好的。

原来宋词说的,是宋明。

可我以为宋辞人格分裂,他问的只是他的另一个人格。

我回答他说他们俩一样。

那个时候,宋辞的眼里有一层灰暗。

8.

宋明开口也是丝毫不客气:「我是你男朋友。

你男朋友在你家,很稀奇吗?」

「你才不是!」我很生气。

宋明看向我妈:「阿姨……」

我妈看向我的目光带了埋怨,伸手过来拉我:「你怎么回事,早上出门不是还好好的?」

宋明回身,把刚才放在茶几上的那张银行卡拿起来,重新递给我妈:「阿姨,她……」

我妈一把抓过银行卡,面带笑容:「小孩子闹别扭嘛,很正常,夫妻还得吵吵闹闹过日子呢!」

我退后一步挣脱开了她的手:「怎么,你准备直接把我卖掉?」

我妈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什么卖不卖的,这是我未来女婿孝敬我的!」

我看向宋明:「之前我跟你有没有联系过,你自己最清楚!」

何止是没有联系,根本就是压根儿不知道世界上有这么一个人。

宋明却笑了:「我买的花,你不是都收了?」

我妈赶紧帮腔:「是啊,小宋对你也不差,一大束一大束玫瑰花的给你买,我还看见你发朋友圈的!」

我忽然觉得很难过。

还有点恶心。

原来被宋辞黑着脸扔掉的那些花束,全都不是宋辞买的。

而我,每次收到之后还把它们当成宝贝,恨不得放桌上供着!

同时我又有些庆幸,庆幸那些花每次都被宋词扔掉了,从来没有在我家过夜。

我努力咬着嘴唇保持冷静,但是说话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

「那你之前为什么没有联系过我,就单方面跑来我家,宣称你是我男朋友?!」

宋明耸肩:「你把我电话拉黑了。

不过没关系,我们都要结婚了,我可以不在意这些。」

「谁要跟你结婚?你做梦!」

宋明听了,看向我妈:「阿姨,她要是不跟我结婚的话……」

我妈听了立马就开始骂我:「我把你养这么大,你现在才出去工作多久,翅膀就硬了,不听我的话了是不是?」

我伸手抓住我的行李箱:「你直说吧,你把我卖了多少钱?」

「加上刚刚卡里的,十万。」

宋明先开口了:「怎么,你觉得十万不够?」

我深吸一口气:「宋明,谁收了你的钱,你就去找谁结婚。我不奉陪了。」

我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你走!你要走了,我就当做没有你这个女儿,以后你也别回来了!」

我死死地咬住下唇,直到嘴里有了血腥味,才勉强冷静下来:「如果你一定要这样的话,那我就让你如愿。」

她见我要走,爬过来抱住我的行李箱,继续大哭:

「我造了什么孽生了你这么个东西出来?我一个人辛辛苦苦把你养大,结果你说走就走,以后都不管我了!哎哟,我怎么这么可怜啊!」

我试图将自己的行李箱从她手里拔出来,但是没有成功。

宋明在旁边看戏,不打算帮她,更不打算帮我:「这样吧,要么你们把十万还给我,要么,你答应跟我结婚。」

「结婚,想都别想!」我直接松手:「妈,你喜欢这个箱子,我就送你了。

里面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有几套换洗的衣服。」

她原本还想说什么,却看向我身后,没有开口。

「阿姨,」宋辞的声音传来:「想要新衣服别拿她的,我们可以给你买几套新的。」

9.

宋明把手揣进兜里:「哎呀,看来,你们得给我还钱了?」

我妈将手里的银行卡握紧了一些,从地上站起来:「她现在没想通,小宋,你等我再跟她说说。」

宋明没搭理她,只看向宋辞:「你俩又在一起了啊。」

宋辞冷着脸:「我记得我告诉过你,离她远点。」

宋明笑嘻嘻:「都过了这么久了,再说了,你又没说期限。

不过我得先声明一下,不是我找她,是她家人跑来找我的。」

我妈脸色一变:「没有的事!就是、就是你舅舅好心,介绍相亲的!」

「相亲?」我觉得不可置信:「别人相亲还得见一面,你呢,你替我见面的?」

「我是你妈,你怎么能这么跟我说话?」

宋明笑得更开心了:「阿姨,原来您没告诉她啊?」

我妈急了:「告诉什么,本来就是相亲!」

宋明越过她往门外走,经过我旁边的时候伸手拉了一下我胳膊:「跟我来。」

只一下,他就放开了。

我妈伸手拽住了我:「你别去!」

刚说完,又觉得自己此地无银三百两:「你、你……」

宋明去按了电梯:「阿姨,你能瞒一辈子吗?」

我妈有些颓然,松了手:「我、我可是你妈……」

电梯到了,宋辞和我一起,跟着宋明下楼。

宋明一下楼就点了一支烟,跟我说话礼貌了不少:「真是没想到啊,过这么久了你们还能在一起啊?」

我还没回答,他又看向宋辞:「不过我提醒你一句啊,她人是不错,可她家没一个好的。

你可要想清楚了。」

宋辞让他把烟掐掉:「说重点。」

原来宋辞从辈分上来讲,是宋明的叔叔……只不过年龄一样。

前年我舅舅做生意亏了钱欠了债,叫我妈找我要钱。

我妈知道我一向不喜欢我舅舅,肯定不会给,于是没敢告诉我。

但是舅舅又找上了宋明的爸爸,说宋明这个年纪可以相亲了,刚好可以找我。

我妈不敢不听舅舅的话,用她的话来讲,要是她不听,舅舅会生气,就会让外公外婆全都不理她。

小时候我就是我家的刺头,因为他们不理我,我也不搭理他们就是了。

但我妈总念叨:「都是我亲爸亲妈亲哥哥,血浓于水,我们有血缘关系的……」

她放不下。

所以她听了舅舅的,收了宋明爸爸的五万块,其中三万给舅舅还债,两万自己留着了。

我听得直皱眉:「你们家是什么冤大头吗???」

宋明有些无辜:「我爸妈都没什么文化,也就近几年做生意有了点钱,你是我们这一片考得最好的女大学生,他们觉得砸钱让你做儿媳不亏。」

「那你呢?」

「我?」宋明挠挠头:「我知道你肯定不喜欢我,而且当时给你打电话都被你拉黑了。

不过你妈妈给我拍胸脯,保证说你肯定听她的。」

我妈还说女孩子都喜欢浪漫,叫他记得给我买花,还要买玫瑰花。

他每次都买了,买完之后我妈还告诉他,她又在我面前帮他说好话了,时间长了一定可以打动我。

我偷偷看了一眼宋辞,嗯,他的拳头应该是硬了。

10.

宋明竟然也看出来了,站直了身体,甚至还往宋辞面前凑了一些:「那个……你下手轻点行么……」

宋辞看了他一眼,问我:「你打算怎么办?」

「对啊,你怎么办?」宋明一看不用挨打了,赶紧凑过来:

「刚才在你家我说话不礼貌了抱歉啊,你别往心里去。

我这不是不知道你跟他还有联系么……」

我瞪他一眼,他立马闭嘴。

我的行李箱被宋辞帮我拎下来了,现在我也不想回去。

我打开手机,发现我妈给我发了信息:「今晚回来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我回了一句:「不回来了。」

眼泪终于再也忍不住了。

宋辞叫宋明帮我拎着行李箱,他自己抱着我去了宋明的车上。

宋明把行李箱放进后备箱之后,钥匙给了宋辞,就很识趣地走了。

我被宋辞放在后座,他坐在我旁边,听着我从小声呜咽,变成嚎啕大哭。

「我知道我妈性格包子,也知道她是有点贪财的,但是我以为、我以为她不会这么对我的。」

「那个时候我才刚跟你再遇见,你小长假回家了,然后我妈跟我说我男朋友小宋真不错,我一直以为她说的是你。」

「我以为你人格分裂,还去买了心理学的书,结果我今天才知道,是我妈准备十万把我卖掉。」

「我真的不明白,她爸妈和他哥哥就对她没好过,为什么她还一定要上赶着去讨好他们,就不能自己开开心心过自己的日子吗,没了他们就不能活吗?」

……

我仿佛哭了一个世纪,把所有的情绪全部都发泄了出来。

宋辞递给我一瓶水,拧开瓶盖:「喝点。」

我喝了水,目光坚定了一些:「我不回去了。」

当晚我定了宾馆,买了第二天的机票,回到了我工作的城市。

宋辞陪着我一起回来的。

我妈又给我发了消息:「宋明找我们还钱了,你那里有多少?」

我叫她去找舅舅,毫不意外,舅舅不仅不给,还把她骂了一顿,说她没用,连我都不听她的。

外公外婆在舅舅的怂恿下,也没给她好脸色。

她给我发了语音,哭着说要是我不帮她还钱,她就要把我拉黑,以后就当做没有我这个女儿。

我只回复她,我的户口早就不在她那里了。

工作之后,我把户口迁入了公司。

本来只是为了方便交社保,没想到现在在这种地方也派上了用场。

11.

假期结束之后,宋辞依旧住在我这里。

不仅如此,他还直接退了他租的房子,把所有行李都搬来了我家。

我家一下子就被塞得满满当当。

他美其名曰,节约。

宋明又申请了加我好友,不过验证信息说是宋辞叫他加的。

加上之后,他会时不时告诉我我妈欠钱的还款进度。

宋辞说,虽然欠钱跟我没关系,但还是让我知道一下这个事情。

宋明的信息并不频繁。

圣诞节的时候,我又收到了外卖员送来的一束红玫瑰。

同时我接到了宋辞的电话:「别扔,我买的。」

于是我把它端端正正地摆在我的办公桌上,引来同事一片羡慕。

下班的时候宋辞来接我,我照旧想拉开后座的门时,他叫我以后都坐副驾。

我拒绝了。

我坐车一向喜欢坐后座。

因为小时候看了一个故事,大概意思讲司机开车遇到危险的时候,会下意识打方向盘使自己避开危险。

这个时候,副驾就是最危险的座位。

司机背后的那个座位,才是最安全的。

多年养成的习惯,一时半会儿改不掉。

宋辞很无奈,从副驾把一束玫瑰花递给我:「我买了两束。」

……其实从国庆回来之后,他就不再变态了。

再也没提过偷情,和别人的女朋友。

以前给他委屈坏了。

但是玫瑰花的事儿我和他都很在意,以至于以后的所有节日和纪念日,我都会收到两束花。

他开车带我去吃饭,又开车去了郊外的山顶。

车停在一边,我俩坐在草地上看星星。

他从衣服里摸了半天,掏出来一条项链:

「你看,我又给你砍拼夕夕,又给你借会员,我就是喜欢你,我当你男朋友怎么样?」

我伸手捏住他的下巴,看看他左边的脸,又看看他右边的脸,才点点头:「看在你长得这么好看的份上,我就勉强答应了吧。」

他帮我戴上项链,把脸埋在我肩膀里,然后趁我以为他又要开始煽情的时候挠我痒痒。

我问他,之前知道宋明去我家的时候,为什么不直接去找宋明。

结果他说,我自己开口说的,觉得他和宋明差不多。

……当时我真的以为他人格分裂!

到了元旦的时候,我收到了宋明的信息,舅舅自从不打算还钱之后,至今没给我妈好脸色。

我妈欠下的四万一直还不上。

我舅舅找到了我妈,说我妈一个人过了这么多年,现在女儿也不帮她还钱,不如找个伴。

又是差不多的套路,只不过这次去相亲的变成了我妈。

我妈竟然还真的去了,回来之后终于忍不住对着舅舅破口大骂。

原来对方比我妈大二十岁,身体里还有个肿瘤。

良性的。

舅舅说,那个老头子有存款没儿女,我妈嫁过去老头子就给六万,等老头子死了之后,剩下的存款和房子全都归我妈。

我妈不答应,舅舅带着外公外婆对我妈态度更下一层楼。

12.

快要过年的时候,我接到了我妈的电话。

她说她这些年其实存了十几万,只不过谁都没告诉。

宋明家的钱她还完了。

她跟舅舅还有外公外婆全都断了联系,有好几个朋友怕她手头困难,想资助她。

她说,她头一次知道,原来没有血缘关系的朋友,可以比有血缘关系的家人,对她还要好。

她跟着其中一个朋友去了隔壁城市,在朋友们的帮助下付了一个首付,买了一个六十几平米的小房子。

最近朋友介绍认识了一个对象,正在相处。

最后她问我过年要不要去她那里。

我犹豫了很久。

她的声音有些哽咽:「之前的事,都是我不对。

如果你不想来的话,就不来吧。

要是你什么时候想来了,就告诉我。」

我说好,然后挂断了电话。

宋辞问我,要不要跟他回他家去过年,他妈妈叫他带我回去。

我没去。

我还是去了我妈的新家。

脱离了以前的环境,她不再唯唯诺诺,自信了一些。

朋友们给她介绍的男朋友比她大三岁,也有一个女儿,跟我一样大。

这次她也在,感叹她爸终于要迎来第二春了。

过完年,我回去见到宋辞,开心地扑进他怀里。

他稳稳地接住我:「过年过得很开心啊,想我了没?」

「嗯!」我在他脸上亲了一大口:「什么时候跟我回去见家长?」

他掏出手机按了几下,我就收到了消息。

我被他拉进了他家的群里。

叔叔阿姨看样子早就知道了我的存在,一顿嘘寒问暖,顺便敲打宋辞,叫他好好对我。

我回复他俩的信息,但是回复不过来。

宋辞叫他俩克制点,别吓到我。

于是叔叔阿姨不敢说话了。

宋辞放下手机,把我按在沙发上:「咱们半个月不见了!」

我试图挣扎一下。

挣扎失败。

放弃挣扎。

开始配合了起来。备案号:YXA1w5jM4OaIRG1v8nJiwlN9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2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