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节 这个女儿,我不要了!

  在我重病在床的时候,我二十岁的女儿在病床边和男朋友打游戏。

  她手机没电后,拔了我的呼吸机,给手机充电,导致我窒息而亡。

  我死后变成灵魂才发现,这一切都是她听她爸的话故意为之。

  后来,我重生了。

  我看着十四岁就和我搞雌竞的女儿,冷漠开口:「这个女儿,我不要了。」

  1

  我刚醒来,就听见了李洁的声音。

  「你就一个肮脏的洗脚婢,我才不要跟你。

  「我爸是大学老师,他肯定能好好教导我的!」

  李洁嫌恶地瞪了我一眼,「疯女人,你赶紧走,走了爸爸就是我一个人的了!你可不要阻止我和爸爸的幸福生活!」

  昏暗的灯光下,十四岁的李洁神色狠厉,就像是个恶魔。

  我摸了摸头上的退烧贴。

  我不是死了吗?

  辛辛苦苦将李洁养大,身体落下毛病。

  住院的时候,让她帮忙递口水,她都嫌弃我打扰她玩游戏。

  在她手机没电后,她拔掉了我的呼吸机的插头给手机充电。

  我在她一边打游戏一边兴奋和她的老男友调情的声音里,挣扎着走向死亡。

  我的动静影响到了她,她猛地瞪了我一眼:「关键时刻,你能不能别烦?」

  我死了,灵魂飘在空中。

  我死后,她也害怕了一瞬。

  随即就给她爸打了电话。

  那会儿我才知道,她一直都背着我,和她爸联系紧密。

  她养在我身边那么多年,花了我那么多钱,始终是一个白眼儿狼。

  我看着李洁取完了我所有的钱,最后将我的骨灰,随手一扔。

  回过神来,我双手握紧拳头,迫使自己冷静下来面对这个十四岁的李洁。

  李洁肚子咕噜一声响后。

  她又朝着我吼道:

  「你究竟要躺多久啊?我和你说话你听见了吗?

  「我饿了,你个废物还不赶紧去给我做饭!

  「你以为你装虚弱,我爸就会多看你一眼吗?」

  我发烧了,身体都是软的。

  上一世,是什么情况呢?

  我忍着身体难受,给她做了饭,但因为我说了句让她吃完去写作业的话,她一把将菜全部都打翻了。

  这种来报仇的孩子,不要也罢。

  我挥了挥手:「你先去看会儿电视吧。」

  李洁看着我,以胜利者的姿态,得意洋洋。

  我起床,化了妆,换好衣服,直接出门。

  上一世,在病床上躺了那么久。

  那段时间李洁说来照顾我,我却只能吃她剩下的饭菜。

  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剩饭都没有得吃。

  我真的饿狠了。

  出门,我吃了一顿美美的火锅。

  忽然才想起来今天是我的生日。

  上一世我的生日怎么过的呢?

  因为李洁掀翻了菜,我又做了一次饭。

  想要和李洁聊一下她的教育问题,她直接跑出了家。

  我去找了李洁一下午,晕倒在了路边。

  我从医院醒来,才知道李洁直接去找了她爸。

  那天,我打家里任何人的电话,都没有人接。

  我醒后,她站在病床边耀武扬威地看着我。

  「是我让爸不接你电话的,谁让你总说那些让我讨厌的话呢?」

  现在,家里李洁的电话一个接一个打过来。

  我想她应该是饿了,却根本没有人管她。

  我直接挂断了电话,关机。

  我给自己买了一个美丽的小蛋糕,一个人吃了后,又去看了电影。

  在外面开了一个房间,睡到日照三竿,身体的疲倦感终于消失不少。

  第二天,我去了我开的洗脚城。

  现在,这家店正在蒸蒸日上。

  上辈子,我却因为强行想要孩子的抚养权,将我名下的店让给了李剑仁。

  我带走了李洁。

  李洁却各种嫌弃,各种谩骂,说我害她和爸爸分开,让她没有享受到更好的生活。

  我一直以为,孩子小,可以教育好。

  后来才明白,她的恶根性根本就是随了他爸,一个自私到了极致的人。

  我好不容易将她供她上了大学,她却一直嫌弃我管她太多。

  嫌弃我是个臭洗脚婢,说出去都嫌恶心。

  可是,我的钱,她是一分没少拿。

  2

  前一世,我在离婚这件事情上焦头烂额,根本没有太管洗脚城的事情。

  我从小就是个孤儿,小时候跟着人家帮忙洗脚赚钱。

  大学毕业后的创业风口,我开了一个洗脚店,规模越做越大。

  现在我已经很少给人洗脚了。

  只是回到家,李剑仁还是总说自己上课很累,让我每天给他洗脚、按脚。

  我在他脚边,他神色睥睨地看着我,眼神中全是不屑。

  想起这些事情,我眉眼间就掩盖不住恨意。

  李剑仁说我们就是单纯感情破裂,我太世俗了,他这个大学老师和我没什么可聊的话题了,才离婚。

  可是离婚后不久,他就又娶了一个幼儿园老师,楚云。

  这一次,我仔细将所有的事情都理了一遍。

  我翻到一页员工资料的时候,忽然愣住了。

  这个人竟然是楚云!

  原来,是在这里勾搭上的?

  他出轨,却还说着是我世俗,和我没有话聊。

  真的是恶心啊。

  我找来副店长。

  她是我一手提拔上来的人,倒也算是放心。

  我问了问楚云的情况。

  「楚云就是之前老板你救的那个小姑娘啊。她爸妈要把她卖给五十四岁的老男人,拿钱来给她弟娶媳妇儿。她逃出来上了你的车,身份证都没有,你把她带进我们洗脚城,让大家多照顾照顾那个小姑娘啊。

  「她什么都不会,还在店里学习了好久呢,我们也是看着她可怜,也教了她很多。

  「现在楚云在我们这里做财务,还做得挺好的,人也长胖了些,白了不少,看起来挺漂亮一小姑娘。

  「你和李先生对她还真的是照顾呢。我听他们说,李先生最近还在给楚云找新工作呢!毕竟她现在都已经怀孕四五个月了,估计要找份轻松一点的工作吧。」

  我点了点头。

  努力压制住心底澎湃的恨意。

  李剑仁,真该死!

  这个楚云也是!

  我帮了她,她竟然这样报答我。

  李洁打我的电话打不通,李剑仁和他爸妈的电话就对我开启了轮番轰炸。

  我电话关了机。

  我找了律师,咨询了保存财产方面的问题。

  又找了私人侦探,调查楚云和李剑仁的关系。

  做完这些,我又好好休息了两天,把身体调节到了最佳状态,终于把手机开机。

  回到了那个地狱一样的家里。

  几天没有回来,家里已经乱作一团。

  李洁觉得她父亲好,是因为李剑仁根本不管她。

  这两天,已经习惯当甩手掌柜的爷爷奶奶,第一次见识到了李洁的破坏力。

  见到我回来,所有的人像是瞬间找到了发泄口。

  李剑仁的父母:「你这是怎么当妈的?

  「你眼里究竟还有没有这个家?还有没有这个女儿?」

  李剑仁:「我们之间的事情,和孩子没有关系。你这样,我怎么敢把孩子放心交给你?」

  李洁拿出扫把,直接一把打在了我身上。

  接着她又用扫把一下一下推着我,要把我赶出去。

  「我才不稀罕有你这样一个洗脚婢当妈!

  「说出去都恶心!

  「我只要爸爸就好了!

  「你给我滚出去!」

  李洁说这么难听的话还对我动手,全家人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这个家,从头到尾,都烂透了,发黑发臭了。

  我一把夺过扫把,顺势就朝着李洁打了下去,一棒一棒打得李洁嗷嗷大叫。

  李剑仁不满地看着我:「你这么多天不回来,回来就打孩子?孩子是要用爱感化的!」

  我笑了。

  上辈子我用爱感化,任由李洁在我头上作威作福,甚至是害我惨死。

  这一辈子,我还是她妈,打她一顿谁敢有异议?

  我拿着扫帚的上方,直接用扫帚堵住了李剑仁喷粪的嘴。

  「我不仅打她,还要打你。

  「打你们这恶心的一家子,所有人靠着我吃饭,还好意思瞧不上我。

  「你那不到一万的工资,可是一分钱都舍不得花在这个家。」

  我又笑着看向二老,「你们两个这些年,要求我每个月给你们安排出门旅游一次,还要两个保姆。」

  看向李剑仁,「你开的新车,也是我买的。

  「既然大家都看不起我这低贱之人赚来的钱,把钱还给我就是了。」

  李剑仁听到我说这话,一把夺过我手中的扫帚,就准备对我打来。

  我朝后一退,我身后两个健硕的保镖站了出来,李剑仁只能将扫帚一扔。

  李剑仁的妈听见我谈钱,瞬间受不了:「什么你赚的钱?这都是这个家庭的钱!我可是去了解过,结了婚,就都是夫妻共同财产!

  「你这样一个洗脚的,能嫁给大学老师,不知道是多少年修来的福气。你赚来的钱,也就是给我们用,我们才不嫌弃脏。」

  李剑仁沉着脸:「我爸妈养我这么多年,孝敬他们一点怎么了?

  「他们可怜你是孤儿院出来的,这些年对你和李洁,难道还不够好?」

  我听着这话,都笑了。

  被他们的无耻,气笑了。

  李剑仁一家,重男轻女,因为我生李洁后身体受损,不能再生了,对我就各种挑刺。

  更是各种不重视李洁这个孙女。

  我怕李洁难过,为这二老花了多少钱,才维持住了现在表面的亲情。

  李剑仁心底只有自私的享受,他从来就不会对这个女儿上心。

  他对李洁,就像是一个小宠物,想起来的时候逗弄一下,最喜欢看的就是李洁争宠的模样。

  李洁在这种刻意的引导下,却越发喜欢这个父亲,甚至是和我搞起了雌竞。

  就因为如此,上辈子即使知道李洁不愿意跟着我,我净身出户也要将李洁带走。

  我舍不得我的女儿,在这个吃人的家里,精神慢慢被蚕食。

  3

  李剑仁就是看准了我这一点。

  他拿捏人性,拿捏得恰到好处。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我:「我知道你不肯离婚是想要李洁的抚养权。

  「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机会。

  「你把洗脚城给我,净身出户,我就把李洁抚养权给你。

  「你看李洁那么喜欢我,就算是上了法庭打官司,你也不能争到抚养权的。」

  我在李剑仁志在必得的眼神下,笑着看向李洁。

  我问她:「你愿意跟着我吗?」

  李洁朝着李剑仁的背后一躲,看我的样子,就像是看仇人。

  「我才不要跟着你!

  「你不许带我们家任何东西走!你给我滚!赶紧滚!」

  李剑仁看着李洁的态度,更加肆无忌惮:「你要是答应净身出户,我可以帮你好好劝劝李洁。」

  前世,我拼命抓住的东西,已经让我尝尽苦楚了。

  现在,我只想拯救我自己了。

  我无所谓地摆了摆手:「不用了,李洁已经十四岁了,她愿意选择谁就和谁住在一起吧。

  「这个女儿,我不要了。」

  说着,我从手中拿出一份我的律师拟定的离婚协议。

  「离婚按照这个协议走吧,这个房子该我的部分按照市场价给我钱就行。你父母住的房子,是我全款买的,还给我就行。

  「还有我开的洗脚城,是我的婚前财产,不涉及婚后财产分割。」

  李剑仁一瞬间将我这份离婚协议撕得粉碎。

  我笑着拿出楚云和李剑仁出轨的资料:「你忙着娶这个楚云吧?毕竟已经五个月大,查出来肚子里是个男孩了。

  「你不想签这份离婚协议,到时候我闹得你们学校人尽皆知,闹得你没了工作,闹得这个楚云掉了孩子,那样就不好了吧?

  「离婚协议你可以撕,我还打印了不少呢。」

  我云淡风轻,准备出门,「你想好了,再给我打电话,我们就去离婚。」

  我关门的瞬间,一个花瓶瞬间砸到了门上。

  接着里面传来了李剑仁暴怒的嘶吼声:「秦婉,你就这么想要整死我?」

  我都走出好远,还能听见李剑仁在家发了疯砸东西的声音。

  我太理解他了。

  他不后悔,只是恼羞成怒这件事情这么快被我发现。

  只是恼羞成怒,我脱离他的掌控。

  这是一个毫无能力的男人,被人揭穿,恼羞成怒的表现。

  后来,我听邻居说,李剑仁父母劝了李剑仁许久,才将他劝住。

  邻居在我面前绘声绘色表演李家二老那尖酸的嘴脸:「你别管秦婉那个小贱人了。

  「你这么光宗耀祖的工作可不能丢啊!

  「还有,还是楚云和你的儿子重要啊。

  「那秦婉那边,只要李洁还在我们手中,她还能少得了我们的钱?

  「而且现在云云也在她的洗脚城上班,云云挪点钱出来用,又有什么关系?看在李洁的份上,秦婉也就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几天后,我接到了李剑仁的电话。

  他的声音带着咬牙切齿的恨意。

  「民政局,来离婚吧。」

  4

  我声音不急不缓:「忘记通知你了,离婚需要按照协议,将所有的钱一次性打到我的账上。」

  本来准备写欠条的李剑仁瞬间被踩住痛脚:「秦婉,我们夫妻一场,你真的是要逼死我才甘心?」

  我笑道:「你逼我净身出户那会儿,没想到是逼死我呢?怎么到了你身上,就是逼死你了?

  「你把给楚云买的那套房子卖了,不就有钱给我了?

  「当然,你要是不愿意,你给楚云买房子的钱我就法律起诉追回夫妻共同财产。把你婚内出轨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

  十几日后,李剑仁又打来了电话。

  他咬牙切齿:「钱准备好了,来离婚。」

  钱到账后,我出现在了民政局。

  还好,现在离婚没有离婚冷静期。

  李剑仁身边带着楚云和李洁。

  李洁今天穿了一条雪白的公主裙,看我的眼神要多高傲有多高傲。

  她和李剑仁的手紧紧拉住。

  楚云走在他们后面。

  李洁看向我:「你终于肯放开我爸了,离婚了可不要后悔!」

  我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三人。

  李洁看向楚云的目光,带着浓浓的仇恨。

  想来,李剑仁根本没有想到要安抚这个女儿的情绪。

  楚云见我看向她,她眼神有些不自在地挪开了。

  李剑仁看我的眼神,满是恨意。

  无所谓。

  我很快拿到了离婚证。

  拿到离婚证这一刻,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离婚后,我坐在民政局的角落没有离开,准备看戏。

  楚云和李剑仁领了证。

  李洁却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直到,楚云温柔地抚摸着李洁的脸庞,语气间有些得意:「小洁,你以后就可以叫我妈妈了。」

  李洁:「我不。」

  楚云扬了扬手里红艳艳的结婚证:「现在我和你爸爸结婚了啊,你不叫我妈妈叫我什么?」

  她一边说着,一只手还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马上你就会有弟弟了。」

  李洁这才发现,事情好像和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我想到上辈子,李洁知道她父亲另娶的时候,楚云的孩子都已经生出来了。

  她难以接受这样的事情,就将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到我身上。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那会儿她骂我:「就是因为你只会洗脚,抓不住我爸的心!才让他和你离婚!你怎么那么废物?」

  现在呢?

  李洁只能任由指甲狠狠攥进肉里,将拳头攥出血来。

  她恶狠狠地盯着楚云:「一定是你勾引我爸!

  「你个坏东西!」

  李洁说着,趁着楚云不注意,一把抢过了楚云的结婚证。

  在楚云想要过来抢结婚证的时候,李洁猛地将楚云推倒在地。

  一个十四岁的壮小孩,力气可不小。

  楚云被推倒在地上,李剑仁终于出现了。

  他一巴掌扇在了李洁的脸上:「是不是你妈教你这么恶毒的?」

  李洁捂着脸,一脸不可置信。

  后面楚云捂着肚子,冷汗直流,急得李剑仁立即抱着她朝外面跑。

  李洁捂着红肿不堪的脸在后面追。

  这一辈子,他们从结婚开始,就是鸡飞狗跳。

  我嘴角微勾。

  他们的「幸福」生活才刚刚开始呢。

  5

  李剑仁的父母也不是好惹的主。

  他们最重视楚云肚子里那个孙子了。

  想来,最近李洁的日子不会好受。

  毕竟,我的手机里有不少李洁给我打的电话。

  当然,我一个电话都没有接。

  我最近的注意力在新店身上,很少回店内。

  副店长告诉我,楚云请了个长假回来了,肚子里的儿子应该没啥问题。

  她已经知道我和楚云之间的事情,提及楚云,语气中皆是不屑。

  「这样的人,还留着她做什么?」

  我捏紧了拳头,又缓缓松开:「当然是留着有用,我马上回店一趟。」

  我回店内的时候,正好碰见楚云在和别人聊天。

  楚云在店内,一直颇受照顾,不少人以为她有后台,纷纷巴结她。

  「楚姐这是春风满面啊。」

  「不像秦姐这几日,天天就板着一张脸,像我们欠了她钱似的。」

  「要是楚姐能当我们老板就好了。」

  有些人以为我就是靠男人,才有的这个店。

  我这个老板,随时可以换。

  面对众人的巴结,楚云满脸得意,又故作害羞:「我当不了你们老板啦,我已经领证了,我老公对我很好,都说不让我上班了。我说在家养胎,实在无聊,求着他,他才勉强答应我来上班的。」

  我冷着一张脸,看了几人一眼:「你们没事儿吗?」

  几人脸上的笑意瞬间僵住,纷纷离开。

  离开的时候,我都还听见楚云小声对别人说:「秦姐中年离婚,我们还是要理解。」

  旁边赶紧有人附和:「心情不好就可以拿我们撒气了?真的有点搞笑。」

  副店长正想要上前来安慰我,我笑着:「把她们名单全部记下来,除了楚云,全部开除,我不喜欢在背后议论老板的员工。」

  我这一辈子,绝不委屈自己,有仇必报。

  我前脚刚开人,后脚楚云就来了。

  楚云摸着自己的肚子,故作柔弱:「秦婉,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才开除了今天那几人。

  「我和李老师之间的事情,是情之所向。你们之间早就没有感情了,不被爱的人才是三。」

  我抬眸,睥睨楚云一眼。

  她眉眼娇俏,确实小鸟依人,怪不得李剑仁会喜欢。

  只是,她的手段,在我面前完全不够看。

  「所以,你想要和她们一起走?你可以马上收拾东西,滚蛋。」

  楚云直接被我一句话堵得说不出来。

  现在,李剑仁所有的钱都被离婚掏空。

  楚云哪里舍得离开这份能捞油水的工作?

  楚云面带委屈,眼泪说来就来:「秦姐,你不要误会……

  「我真的只是太羡慕您了,所以才和李老师多说了几句话,我真的没有想过……」

  副店长听着楚云的茶言茶语都听不下去了。

  「店长救了你,你太羡慕她的生活了,所以抢了她老公?你羡慕,是不是还需要把店长的位置让给你啊?」

  楚云委委屈屈,眼泪啪嗒啪嗒:「我没有,我只是想要这一份工作……」

  看着她这副模样,副店长实在是觉得恶心。

  「我们都是女人,你在这里装给谁看啊?给我滚出去!」

  楚云出去了。

  但是我听见脚步声,她应该还在门口呢。

  副店长不解:「李剑仁究竟爱她什么啊?」

  我不屑道:「不过是逗着玩玩,年轻的躯体,又给他怀了儿子,你以为他还真上心啊。

  「当年我结婚的时候,李剑仁也买了三金、大钻戒向我求婚。

  「婚礼也是毫不敷衍,在当时来说也算是排场极大了,就算是当时他没有多少钱,还是买了新的婚房。

  「你看楚云有什么?直接就哄着她领证儿了。这能有什么爱?」

  副店长听到这里,也跟着笑了起来。

  「是啊,李剑仁爱你怕都比她多!」

  我听见外面的脚步声急匆匆离去,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有鱼,咬钩了。

  6

  很快,楚云就有动作了。

  楚云辞职了。

  还亲自给我发来了结婚请柬,希望我这个前老板一定要参加。

  楚云的婚礼在五星级酒店大办,全场铺满了昂贵的鲜花。

  为了撑场面,全场所有的东西不图最好,只图最贵。

  楚云挺着个肚子,却选了一件十万的掐腰镶钻的昂贵婚纱。

  她手上那个钻石戒指,耀眼又夺目,听说好几十万。

  我听见大家都说,李老师可是爱惨了这个新媳妇儿。

  我只觉得有些好笑,偷盗别人的钱,也能用得如此高调?

  李家也对外宣称,楚云以前是幼儿园老师,现在怀孕了身体不好辞职了,在家安心待产。

  台上的新人,恩爱相依。

  只是台下敬酒时,李剑仁才注意到,楚云邀请了他的同事们。

  楚云又没有安排好位置,恰好我就和李剑仁的同事们坐在一起。

  以前我为了给李剑仁铺路,可是不少和他的同事领导们打招呼。

  副校长脸上笑意盈盈,举起酒杯:「听说你之前还在和秦小姐闹离婚,这么快就又结婚了?」

  说着,副校长还别有意味地看了楚云的孕肚一眼。

  李剑仁脸色煞白,瞬间抬不起头来。

  李剑仁咳嗽了两声,有些尴尬地说道:「其实我和秦小姐已经离婚挺久了。」

  参加前夫的婚礼,今天我特意穿了一身五十万的高定礼服,化了精致的妆容,脖子上戴了一条昂贵的宝石项链。

  李剑仁看过来的时候,眼神里闪过一抹惊艳,停顿了好几秒。

  楚云看着我,眼神怨怼:「秦小姐这种场合,也要来出风头吗?」

  我忽略了李剑仁脸上乞求的神情,举起酒杯,有些疑惑地问道:「怎么李老师年纪轻轻就记性不好了?我们这不是才离婚半个月吗?」

  离婚半个月,新媳妇儿已经挺着那么大个肚子了。

  在场的人都忍不住轻笑起来,用鄙夷的眼神看着李剑仁。

  李剑仁脸上挂不住,匆匆敬完酒后,拉着楚云就走远了。

  我听力极好,听见了李剑仁骂楚云。

  「你在搞什么?是生怕我不够出名吗?」

  楚云声音委屈到快要哭出来了:「我就是想要得到你同事们的认同啊……

  「你刚才还一直看着秦婉,你是不是还想着她?」

  两人吵了一架。

  但敬酒还没有结束,李剑仁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敬酒。

  中途又遇见了李洁想要上来捣乱。

  本来就生气的李剑仁,直接一巴掌扇到了李洁的脸上:「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你能不能滚远点?」

  李洁愤怒地盯着楚云,眼神凶狠:「爸爸,你现在都不想看见我了吗?」

  「滚开!」

  李剑仁现在哪里有时间来哄李洁,走过李洁的时候,一把就将她推开,将她推倒在地也没有注意。

  婚礼进行到尾声。

  大屏幕上出现了几个字:「欠债还钱」。

  在楚云挪用了我店内我最后一笔钱后,我就立刻收集了所有的证据。

  楚云挪用了两百九十八万三千六百七十八元。

  我调查清楚了资金用途。

  又去走访了楚云的老家,楚云的弟弟根本不懂什么叫作经济犯罪。

  知道楚云拿了我店里的钱,还四处宣扬他姐有本事。

  李剑仁和楚云的用钱记录就更简单了。

  我笑着走上台:「我本来不想破坏这么个大好日子的,只是我也没有什么机会见到二位,只能借此机会问一声,楚云小姐你在我们洗脚城做会计期间,盗用公司金额共计两百九十八万三千六百七十八元,请问你什么时候归还?」

  听到我提及这件事情,楚云瞬间慌乱。

  但在看向他们身后站着的李洁,和李家的人,楚云瞬间来了底气。

  「秦姐,现在养个孩子,哪里不需要钱?

  「你养过李洁,你也知道她花钱的本事。我这也是拿钱给她用啊,我们都是为了小公主,秦姐你就不要斤斤计较了吧。」

  他们还觉得,我爱惨了李洁这个女儿。

  只要他们手中捏着李洁,我就不会对他们怎么样。

  李家父母在这个时候想要冲上前来将我拉下去,我身边有人挡住了他们的路。

  我笑着:「我不知道楚小姐是多有钱,两百九十八万对你来说是斤斤计较。李洁的抚养费,我和李剑仁有白纸黑字的合同,就不用楚小姐担心了。

  「你要是还不上钱,我会依法起诉你。」

  楚云看着我,眼神里充满恨意。

  「李洁还在我手上,你确定要和我撕破脸皮?以后我不会让李洁有好日子过的!」

  我脸上依旧带着笑意:「你不还钱,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我调查了你的金钱用途,除了用于补贴你弟弟,还有就是用于结婚。我不会让你寂寞的,我会连同你老公和你弟弟一起告的。」

  李剑仁听到我要起诉他,脸上瞬间怒不可遏。

  「秦婉,你是什么意思?就是故意在我结婚的时候来恶心我们吧?

  「我毕竟是孩子的爸,你拿点钱给我们用又有什么关系?更何况,钱又不是我偷的,又没有用在我身上,你凭什么告我?」

  李剑仁脸上盛怒,甚至还有些歇斯底里,想要上来扇我。

  但不好意思,带了保镖。

  我笑着:「我专门挑这一天,当然是恶心你们。不过除了恶心你们,该走的法律程序我也会走的。」

  我看见他们整个一家,哭天抢地,全世界最恶毒的诅咒和话语,他们都用在了我身上。

  我让他们失望了。

  我早就不想要李洁了,哪里还能让他们如此有恃无恐?

  在这一刻,我被保镖们围在中间,终于露出舒心的笑意。

  他们这只是秋后蚂蚱无能挣扎罢了。

  不知道谁,看了一眼李洁,有些心疼地感叹道。

  「唉,这个孩子才是可怜啊。

  「这些钱,本来都应该是她的。

  「好好一个家,就这样散了。」

  李洁不知道听到哪句话受到了刺激。

  她走到了楚云的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抽出一把水果刀,直接朝着楚云的肚子插了进去。

  她一把将刀插进去,又抽出来。

  她眼里全是嗜血的杀意:「要不是你,我爸爸还是只爱我的!」

  她收起手中的刀,跑开了。

  「啊——」

  楚云捂着肚子,正好在我脚边蹲了下来。

  李剑仁没有跟在她身边,她乞求地看着离她最近的我,想要伸手来抓我的衣裙。

  我毫不留情一巴掌对着楚云扇了下去。

  「你的脏手,别来碰我。」我嫌弃地看了她一眼,「我的高定礼服五十万呢,别给我染上人渣味了。」

  对楚云这样恩将仇报的人,我是半分同情都生不起来。

  周围嘈杂了起来。

  有人打了 120,有人已经开始追李洁了。

  李剑仁本来在和父母说收到的礼金,听见喧闹急匆匆出来。

  李剑仁刚出来,正好被李洁撞上。

  李洁恶狠狠地盯着李剑仁胯下,她手中的小刀又在此时,快狠准地削了下去。

  李洁就是一个天生的犯罪者。

  她恶狠狠地将李剑仁的罪恶割掉。

  她眼里全是疯狂:「爸爸,都是这东西害人。

  「要是没有这东西,你就只能是我的爸爸,你就只能爱我了。」

  李剑仁捂住下体,直接痛得晕厥了过去。

  7

  上辈子,我对李洁谆谆教诲,李洁这样的天生坏种,也能拔了我呼吸机的插头。

  李剑仁以为他的女儿能是什么良善之辈?

  这场婚礼,真的是荒诞至极。

  新郎离婚半个月,新娘怀孕六七个月。

  新娘说是幼儿园老师,却盗取新郎前妻财物,两百九十八万多。

  新郎被亲生女儿削了命根子,新娘孩子被捅死。

  太荒诞热闹了。

  就连我都没有想到事情是这样的发展。

  警察很快就来了。

  李洁这个时候,好像终于是怕了。

  她看着我,像是瞬间看见了救星。

  「妈妈,你救救我吧?

  「我还没有成年呢。」

  我甩开了她上来想要拉我的手。

  我看着她这副样子,就想到了上辈子她找我要钱的样子。

  每次要钱的时候,总是装得很乖巧。

  背后却格外狠毒。

  今天她十四岁能犯罪。

  上辈子二十岁能拔掉我呼吸机的插头。

  看吧,她不管十四岁、二十四岁,抑或者是八十四岁,都会是这样恶劣。

  因为她的根早就烂透了。

  她就是个人渣。

  谁也拯救不了的人渣。

  警察依法将她带走了,对此事进行调查。

  8

  这场闹剧过后。

  我忙着我的新店开业,根本脚不沾地。

  这会儿,李剑仁终于知道怕了。

  不停给我打电话。

  李剑仁和楚云的关系也急转直下。

  楚云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了。

  李剑仁怪楚云偏要举办这个婚礼。

  楚云怪李洁没有教育好。

  没有楚云这个孩子,李剑仁就不想再捧着楚云了。

  楚云还在医院的时候,李剑仁就带着一身伤跪在了我的面前。

  我新店生意不错,我让原店的副店长来管理新店。

  她做得得心应手,把新店发展得不错。

  李剑仁走过来就跪下:「秦婉,我错了。

  「秦婉,你回来吧,我和小洁都离不开你啊。

  「你离开的这些日子,我真的很想你……」

  我眼神冷漠:「你错在哪里了?」

  李剑仁拉着我的裤腿子,只求我多看他一眼:「老婆,我不该被人勾引,我不该和你离婚,我们明明那么相爱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巴掌狠狠朝着自己脸上扇。

  我又想起来上辈子,李剑仁高高在上,嘲笑地看着我。

  他那个时候怎么说的呢?

  「是我错了,我不该期待一个洗脚的能和我在生活中有共同话题的。」

  现在我嘲讽地看着他:「不是你错了,是我错了。

  「我以前怎么可以期待和一个罪犯能一起生活呢?」

  李剑仁听到罪犯两个字,脸上瞬间挂不住。

  他站起来, 又控制不住情绪了。

  他来不过是为了让我念及旧情,别告他。

  可是,我连李洁都不要了。

  和他还能有什么旧情?

  保安很快上前来将他制住。

  我冷漠开口:「将这闹事的人扔出去吧。」

  李剑仁眼眶发红:「秦婉, 你就真的那么狠的心吗?你就那么想要逼死我?」

  我让门口的保安看清楚一点,以后这人都不能再放进来。

  等我稍微空闲下来,楚云和李剑仁都出院了,我向公安机关起诉楚云等人盗窃罪。

  公安机关对此立案侦查。

  证据我方都早已保存好。

  很快,检察机关将此案移送给法院进行审理。

  尽管李剑仁已经卖房偿还, 但完全不够。

  楚云、李剑仁、楚云家人等盗窃公私财物,数额特别巨大。

  最终楚云判刑十年。

  李剑仁判刑八年。

  楚云弟弟判刑五年。

  李洁虽然不满十六岁, 但她故意伤人情节严重,最终顾及年纪小,判刑四年。

  想来, 楚云一个人在牢里也不会孤单寂寞了。

  楚云被带走的时候,她满脸愤怒。

  她恍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你是故意的!

  「你早就知道, 你故意说你婚礼如何如何……」

  我嫣然一笑:「我不知道楚小姐在说什么。

  「希望楚小姐在牢里好好改造, 重新做人吧。」

  9

  重生而来, 我抓住各个赚钱机会,认真搞钱。

  我的产业已经不仅仅是洗脚城这一个项目了,各方面都有所涉及。

  李洁出狱后, 没钱用, 盗了爷爷奶奶所有钱财。

  后来, 李家的人听说女娃子卖出去能卖三十万,直接将人给卖了。

  人被卖到缅甸了,却迟迟没有收到钱。

  李家父母没有收到钱, 去警察局告人家诈骗。

  李家父母也因买卖人口, 坐牢了, 李洁也没能找回来。

  听说他们一家人在牢里相聚了。

  我特意带着身边的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奶狗和我去了一趟监狱,还给他们带了不少东西。

  我笑着看着李剑仁:「你们一家人整整齐齐,我也来给你们庆祝一下啊。」

  瞧着李剑仁在里面发疯, 我笑了。

  一开心,我又资助了不少孤儿院。

  当天,我又带着我们孤儿院的小朋友们换到了更大更好的环境里。

  孤儿院的小朋友们看着我来, 一窝蜂地围了上来。

  「秦姐姐,你好久都没有来啦。」

  「秦姐姐,我好想你啊。」

  「秦姐姐, 这个新的家, 真漂亮!」

  孤儿院院长笑着将我迎了进去:「这些孩子可真喜欢你。」

  我嘴角微勾。

  钱花在这些地方,可比之前给那些白眼儿狼好多了。

  几年后,我已经开始享受退休的生活了。

  在豪华别墅里被管家叫醒,用了五星级大厨做的早餐后,又睡了个回笼觉。

  想去旅游了, 随便选个地方, 让人安排好,叫几个姐妹陪我去旅游。

  觉得无聊了,什么清纯的、狂野的、禁欲的、乖巧的二十多岁的小帅哥们纷纷凑上来想陪我玩游戏。

  后来,有人提及李洁和李剑仁出狱后互相残杀, 一死一伤,剩下的那个又进局子了。

  我笑着:「大好的时间,提及这些晦气的人做什么?」

添加评论

By ifun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