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节 背刺游戏:仇恨姐妹

  毕业那天,所有人都被困在了礼堂之中。

  原本在台上说话的校长,突然变成了个全脸腐烂的女鬼!

  而空荡的礼堂中间,也出现了一具被铁链捆住的棺材!

  就连打着「恭喜毕业」的显示屏上,也变成了那么一句血字……

  【该死的,是谁?】

  只有回答正确的人,才能活着离开……

  1

  面前的黑色屏上,此时正闪动着血字——【该死的,是谁?】

  不用抬头看,我就已经明显感觉到了。

  【来了,她居然来了!】

  一道目光正死死地跟随着我,而那道目光的主人,此时正站在讲台上。

  接着,那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毕业快乐!」

  「不过在正式毕业前,你们还差最后一场考试哦 ~」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题,快,告诉我!」

  「该死的,是谁?」

  「只要答对了,你们就能活着离开哦 ~」

  那个家伙的脸,虽然已经完全腐烂,但是光听着这声音我就能猜到她是谁。

  在这个世界我和她不过是四年多没见,但是换算到那个世界的话,怎么说也有至少百年的光阴了。

  没想到现在的她,竟然变成了这个模样,果然和当初……不大一样了!

  只不过我真的以为她会彻底消失在那个恐怖的世界里,却没想到我竟然小瞧她了。

  她,居然能找到这儿来!

  她,居然……还活着!

  而在这个时候,在我的前面,一个男人的声音也是传了过来。

  「这、这是什么?!」

  「你们这些年轻人,这是在开什么玩笑!」

  「真的是太不像话了!」

  「好好的毕业典礼,居然弄了具棺材过来,实在、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只不过,他的话刚说完,从台上就传来了一阵幽幽的冷笑。

  「呵呵 ~」

  「玩笑?」

  「我可一点儿都不喜欢开玩笑啊 ~」

  说着,一道身影快速地从讲台上飘了过来。

  随着她飘浮了过来,那个男人也是一下子愣住了。

  接着,我就看到那张完全腐烂的脸,就这样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每个人回答的机会,只有一次哦 ~」

  「既然你觉得这是玩笑的话,那么就让你第一个来回答吧!」

  「该死的,是谁?」

  一边说着,女鬼的手已经抓住了男人的脖子,一把把他提了起来。

  但此时,虽然她说的是让那男人回答,但是那男人的脖子却是被她死死给锁住了,根本发不出完整的声音。

  只能「呜咽」「呜咽」地叫着。

  隐隐约约听着,似乎在说什么「放过我!」「救命!」之类的话语。

  但话语并没有说得很清楚,因为下一秒……

  「哎呀,你怎么一直都不回答我啊 ~」

  「你这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我说过了,我可不喜欢开玩笑哦 ~」

  一边说着,女鬼的声音越发低沉。

  「既然答不出来,那就……」

  「死吧!」

  接着,她一把把男人的头给拔了出来,毫不在意地扔到了棺材的上面。

  血液连着骨头,将这里的座椅和棺材的顶上染成了一片。

  「好了,下一个……」

  「是谁呢?」

  女鬼伸出了长长的舌头,舔了舔溅射到嘴边的鲜血。

  她的眼睛扫视了周围一圈,最后落在了我的身上。

  此时,礼堂里陷入了一片死寂,随后便是几声尖叫。

  几个离得近的女生,直接就吓哭了,跑着赶紧离开了座位。

  所有人都弄不清楚现在这是什么情况,但只有我知道,她来了……

  我的妹妹夏寻雪,她化身成监考老师,过来找我了!

  2

  我现在的名字叫做夏寻雪,但一开始这个名字并不属于我。

  其实我的真名叫做夏雪,多年前我被卷入了恐怖的血色考场。

  那场考试中,只活下了我一个。

  我通过背刺他人活了下去,但是最后却被那该死的 443 号监考老师算计,成为了新的监考老师,被惩罚永远困在那血色考场之中。

  误入血色考场的人,要么惨死,要么被算计成为监考老师,很少有人能够平安离开的。

  但是幸运的是我很聪明,在努力许久后我终于找到了方法。

  而且更加幸运的是,在我失踪后,我的爸妈又生下了一个妹妹,一个与我几乎一模一样的妹妹!

  妹妹的名字叫做夏寻雪,意思是寻找失踪的夏雪,所以她生来就是我的替代品!

  阿寻几乎和我长得一模一样,而且和我血脉相连的她,是我能逃离的最好的躯壳。

  所以,我借助着诡异的力量,将她卷入到了血色考场之中。

  我化身为监考老师,诱骗着和我长相一致但心思单纯的她,相信了我的话。

  在最后的考试中,她做出了和我一样的选择,背刺他人。

  她以为只要遵守约定,她就能成为唯一的幸存者,离开这里。

  但是,她却不知道我的契约里存在着漏洞,一个可怕的漏洞!

  因为我是她的姐姐,所以即便从未见过面,但是她依旧是完全信任了我。

  她和我签订了契约,最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帮助我完成了灵魂的替换,得以让我成为了她,逃离了那个世界,重获自由!

  但代价是,她成为了监考老师,永远地留在了那个世界。

  当然,这些事情我是不会告诉爸妈的,好不容易有的自由,我怎么可能会放手呢?

  只不过,原本我以为她是肯定不能找到我的了。

  毕竟血色考场的时间流速和这里是完全不一样的,而且异世界那么多,想要再次通过考试找到我,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而且,我的妹妹阿寻成为了监考老师后,要么泯灭人性,不停地拉更多的人进入地狱。

  要么就是和从前那些孤魂一样,选择将身份继承给下一个胜利者,自己则是魂飞魄散。

  像她那样的笨蛋,大概率就是要死在那个世界的,却没有想到她竟然能熬过去,找到了这里来!

  只能说,她不愧是我同父同母的亲妹妹啊!

  但,她想要赢我?

  还早得很啊!

  我很清楚,这场游戏中最不能做的就是将信任交托给他人。

  而她想要算计我?

  还,早得很呢!

  就在这个时候,那阵熟悉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好了,游戏继续。」

  「咱们,还有很多时间继续游戏呢 ~」

  说着,我看见妹妹阿寻在全场扫视了一圈。

  我能够感觉到她那饱含恶意的眼神扫视到了我这儿,但面对着那浓浓的恶意,我没有闪避。

  她既然想要玩这场游戏,那我就陪她去玩!

  做过多年监考老师的我很清楚背刺游戏的规则。

  【要么背刺他人,换得一人的胜利。】

  【要么就放弃背刺,用自己的死换取别人的平安。】

  【或者最难的,答对真正的题目得到真正的胜利!】

  而这一次,阿寻明显是冲着我来的。

  可就算是失去了那些神奇的能力,此时作为普通人的我也是绝对不会认输的。

  好不容易得来的自由,我怎么可能会那么轻易地交还回去?

  【我要胜利!】

  【只能,是我胜利!】

  我不是笨蛋,怎么可能看不出她现在的想法?

  她的心思那么明显,我当然猜得出来!

  【她在赌!赌我不敢写!】

  【该死的,是谁?】

  【答案只会是那一个啊!】

  【该死的是,只会是我!】

  但,曾经作为监考老师多年,我很清楚这场游戏的规则。

  答不对,会死!

  成为答案,也会死!

  她,可真的是给我下了一个必死局啊 ~

  真不愧,是我的亲妹妹啊!

  3

  这个时候,女鬼突然转头看向了一个女生,此时那个女生正趴在已死的男人身边。

  「好了,你爸已经死了,接下去该是你了 ~」

  「陈欣语,你觉得,该死的是谁呢?」

  听到女鬼喊出了她的名字,陈欣语的脸色也是一下子就变了。

  「你、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只不过令她惊慌的不只是这个,下一秒,女鬼抓住了她的一只手。

  然后只见到她的指甲变得更加尖锐,然后一下下在陈欣语的手里刻画了起来。

  「啊!」

  剧烈的疼痛,一下子就让陈欣语叫喊了起来。

  「别、别杀我!」

  「我不想死!」

  陈欣语疯狂地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可是她的整个人却是被女鬼死死地抓着。

  「我问,该死的是谁?」

  「你想好了吗?」

  一边说着,女鬼一边举起了她的手,在所有人的面前像是炫耀一样地挥舞了起来。

  只见,此时陈欣语的手上已经是血淋淋的。

  但上面却是清晰可见一个字……

  是【死】!血淋淋的死!

  展示完之后,女鬼一下子凑近了陈欣语。

  很快,她阴冷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你觉得,该死的是谁?」

  此时的陈欣语就像是一个被玩烂了的娃娃一样,手上身上都是血迹。

  「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求求你!求求你,放了我!」

  但是对于女鬼来说,所有的哭喊呼救都是没用的。

  「陈欣语,你真的想不出来谁该死吗?」

  「想一想,你难道没有怨恨的人吗?」

  「你说出来,我就不杀你,改杀她了啊 ~」

  听到这句话,陈欣语一下子停止了哭泣。

  「啊,该死的是夏……」

  一边说着,她转头看向了我。

  只是她的话语还没有说出来,身旁的女鬼却已经一把扭断了她的脖子。

  「呵呵,这么简单的问题,你还要犹豫那么久?」

  「而且你的正确答案都已经没有了,还想要回答些什么呢?」

  「真是,废物啊!」

  女鬼一下子将陈欣语的身体给甩了出去,很快那具棺材就像是长了嘴巴一样,一下子就将陈欣语给吞噬进去了。

  「桀 ~ 桀 ~」

  「你们要记住,我,可没什么耐心啊 ~」

  「好了,休息一下,等会儿,咱们再继续玩 ~」

  说完,女鬼就一下子消失了。

  就在她消失的同时,礼堂里的尸块也消失了。

  一下子礼堂里乱作了一团,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也被一个人死死抓住了。

  「阿雪,你没事吧?」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欣语刚刚是不是想要说你?」

  「她,真的是太狠毒了!这个时候,还想要害你!」

  「幸好她死了,不然……」

  身边看着我的人,是我的男朋友钟诚。

  也是,我从陈欣语手里抢来的男人。

  4

  虽然我觉得我的妹妹就是个笨蛋,并且我也不觉得她能有办法来报复我。

  但我一向喜欢做好万全的准备,就算我觉得她再笨,再不可能来复仇,但是该有的应对措施,我却是一点儿都没有落下。

  而现在,这些应对措施,无疑帮了我的大忙。

  想要活过这个背刺游戏真的很难,但并不意味着里面就没有生路。

  第一条生路,答对题目。

  可惜,答错了会死。

  成为答案了,也会死!

  很显然,这次的答案是我,如果我真的回答了的话,那就是自找死路。

  所以,我必须找到其他方法胜利!

  当然,万一别人说出了我的名字,我不是也要陷入险境了?

  所幸我早就做好了准备,他们绝对不可能答对我的名字。

  因为除了少数人之外,谁会知道现在的我早就已经改名了。

  在身份证上,我不是【夏雪】,也不是【夏寻雪】,而是【夏天晴】!

  第二条生路,是背刺他人换得一人的胜利。

  但这个烂把戏,我已经栽过一次了,怎么可能会再选择背刺呢?

  当初我就是选择了背刺他人,结果成为监考老师生不如死地活着。

  还有我的傻妹妹阿寻,也是因为同意了背刺游戏,结果变成我的替身,被永远留在了那个世界的。

  所以,我怎么可能会和我的傻妹妹再玩一次背刺游戏,让自己变成砧板上待宰的肉呢?

  因此,只剩下了最后这一条生路……

  最后的这一条生路!

  5

  最后的这一条生路,那就是——【让背刺之人放弃背刺,自愿用他的死换取我的平安!】

  当初我就是利用背刺游戏让我那个傻妹妹栽了跟头的,所以不用想,我就知道,这一次她肯定会用这一招来报复我的。

  【谁,会成为背刺之人?谁,又能背刺我呢?】

  想到这里,我立马抓紧了身边男友的手。

  「钟诚,我、我好害怕……」

  「她,真的来了……」

  回答我的,是他抓得更紧的手。

  「阿雪,你别担心!」

  「我一定、一定会保护你的!」

  「就像之前我说过的,就算是要用我的命,我也绝对绝对不会放开你!」

  听着这个答案,看着他的眼睛,我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好,很好!】

  【不愧是……我最忠诚的狗啊!】

  我那个傻妹妹肯定不会想到,为了防止任何意外的发生,我早就培养了一条最忠诚的狗。

  只要是谎言,一定就会有破绽。

  唯有真诚,才是永远的必杀技。

  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不允许自己留有破绽!

  钟诚,是我精心挑选的对象。

  他忠诚、善良,最重要的是会无条件地站到我这边。

  面对着这样的人,我选择用真诚来对待他。

  早在很久之前,我就将自己的经历告诉了他。

  只不过我是把自己描述成了在黑暗世界中,为了自保而不得不沾满了血污的小女人。

  是盛开在恐怖的血色考场里的一朵无助的小白花。

  而他,则是我在这个世界里唯一的光明,是我可以完全相信的存在。

  用了四年的培养,终于现在,他,能被我用上了!

  「阿雪,你放心!我绝对绝对不会让她伤害你的!」

  看着面前恨不得把心剖出来给我看的钟诚,我忍不住点点头,更加握紧了他的手。

  「嗯,我信你!」

  【钟诚,不愧是我花了大心思,养成的第一条狗啊 ~】

  【妹妹,我预判了一切!】

  【你,能预判我的预判吗?】

  6

  「寻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那个声音、那个声音好、好……」

  此时,坐在我身边的妈妈也反应过来了,一下子抓住了我的手。

  看着她惊慌的样子,我赶紧拍了拍妈妈的背。

  「妈,您别害怕。」

  「没事儿的,我一定会带您出去的。」

  虽然对于我来说,死人已经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情了,甚至我自己做过比这个更加残忍百倍千倍的事情。

  但我妈只是个最最普通的家庭妇女,现在的她明显是被吓到了。

  妈妈说大学的毕业典礼,一辈子只有一次,所以即便身体不好,她依旧是跨越了好几个省市,来到了这里,为的就是见证我的成长。

  只是她肯定是没有想到,这次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只不过看着妈妈惊慌的样子,我也是有些心疼,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阿寻想要报复我,这很正常,但她实在不该将妈妈牵扯进来!

  这是我们姐妹之间的对决,怎么说都不应该把妈妈牵扯进来!

  就算是我再冷血,能够毫不犹豫地让自己的亲妹妹替我承受所有的苦难,但我却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妈妈。

  对于我而言,阿寻只是一个和我同父同母的陌生人,害她,我没有任何的愧疚。

  但妈妈却给了我生命、苦苦等候了我二十年,是我此生最最重要的人,因此不管怎样我都不会想要伤害她!

  我知道妈妈是我的软肋,也许会成为背刺之人。

  但说实话,我却不担心妈妈会被阿寻骗。

  毕竟,替代了阿寻、拥有着阿寻所有记忆的我很清楚。

  和我比起来,阿寻那个丫头要更加地在意妈妈!

  从小就渴望妈妈的爱的她,就算是要吓唬妈妈,也肯定不会真的去伤害妈妈的!

  毕竟越是得不到的东西,才越会令人珍惜啊 ~

  所以我很确定,我的笨妹妹是绝对绝对不会选择妈妈成为背刺之人。

  她,是绝对不会去伤害妈妈的!

  绝对,不会!

  我唯一的软肋就是妈妈,只要妈妈不会成为背刺之人,那这场游戏,我就绝对不可能会输!

  7

  很快,我就安抚好了妈妈。

  只不过这个时候礼堂里变得更加吵闹了,所有人都在叽叽喳喳讨论着刚刚发生的事情。

  中途,不少人直接想要打开门离开。

  只是在有人打开门的时候,却发现一打开门看到的却是……

  无尽的黑暗!

  而在无尽的黑暗中面色惨白的陈欣语和她的爸爸就那样低着头,死死地站着。

  看到这个场景,不少人都后退了过去,不敢再往前进了。

  但也有不怕死的,想要穿过他们,赶紧逃离的。

  那傻子刚刚往前一步,就被一只鬼手拉到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只有那声声的惨叫告诉着里面的人,里面很可怕,外面也很可怕!

  唯一的生路,只有答对那个题目!

  只不过,看着眼前的场景,我并没有像身边人那样慌张。

  如果被这样的把戏就吓到了,那么我在血色考场的那么多年,也就是真的白混了。

  此时,妈妈的眼睛还有些红,手上不停地盘着珠子,嘴里则是一直念叨着往生咒。

  她一直吃斋念佛,肯定是刚刚的事情又把她吓着了,所以才会忍不住在那边帮着念起往生咒来。

  但死在这场游戏的人,注定永远都要被困在恐怖的轮回之中,哪里能得到往生呢?

  妈妈的行为注定是徒劳无功的,但我是不会告诉她的。

  毕竟妈妈一向善良,要是知道了这些人的下场,说不定会更加难受。

  作为一个好女儿,我怎么可能会忍心告诉她呢?

  「妈,没事儿的。」

  「咱们一定能够逃出去的!」

  说着,我给妈妈递过去了一杯水。

  「真的没事儿吗?」

  「可是、可是刚刚是真的死人了啊……」

  「寻雪,为什么妈总觉得心里惴惴的。」

  说着,妈妈的眉头皱了起来。

  而看着她的模样,我只是抱了抱妈妈。

  「妈,你放心。」

  「我绝对绝对不会让别人伤害你的!」

  虽然说我是早就没了人性的,但妈妈苦苦寻找了我二十年,甚至将妹妹的名字都取作寻雪。

  这样的温情,就算是我,也不由得觉得动容。

  也正是因为她的母爱,在重回自由后,我才能克制住自己那嗜血的冲动,正常地生活。

  因此,这场游戏里,我一定会带妈妈出去!

  我一定会的!

  8

  就在这时,一个响亮的声音传了过来。

  只见一个熟悉的女生站到了讲台上,一头黑发及腰的她,此时正用话筒说着话。

  那人是我们院里的学生会会长韦稔稔,是我的室友兼好友,也是我妈刚认不久的干女儿。

  「各位同学、各位家长,你们好,我是这里的学生会会长韦稔稔,这次的毕业典礼就是我们全权策划的。」

  「原本我们学生会是希望能够将这次的毕业典礼变成大家一生难忘的美好回忆的,但是却没有想到……」

  「没有想到现在竟然会发生这样荒谬的事情!」

  「现在的情况很危险,这是大家都不愿意见着的。」

  「现在,咱们必须赶紧想办法求生!」

  「刚刚欣语已经遇害了,这样的惨剧,我是绝对绝对不想再看见了!」

  「所以,虽然我的阅历很浅,而且现在出头也可能会为我自己带来危险。」

  「但如今在这里,还是希望大家能听听我的建议。」

  说着,韦稔稔的语气变了。

  「咱们现在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我们都不知道等会儿那女鬼回来了会问谁,也许是按着位置,也许是随机的。」

  「但我能确定的是,谁都不会躲过的!所以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大家,我们都必须赶紧找找线索!」

  「我们必须找出谁才是该死的!」

  听到这话,一下子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

  韦稔稔平时在学校里就很有人缘,不然也不会成为我们这一届的学生会长。

  听到她的话,所有人也是一下子叽叽喳喳地讨论了起来。

  随着场子热闹了起来,韦稔稔却是拍了拍话筒。

  「呲呲。」

  急促的电流声传了出来。

  「大家先安静点,咱们现在先想想这线索会是什么?」

  「我平时比较喜欢看恐怖片,所以我这边说一下我的推断。」

  「按照恐怖片里的桥段,这女鬼的出现,大概率是有因果关系的。」

  「她的出现,要么是和我们在场的某个人有关,就像是怨魂索命的恐怖片。」

  「要么就是和有人做过的某件事有关,就像是玩笔仙之类的恐怖片。」

  「所以,这一切肯定都是有线索的。」

  「说不定现场,就存在着女鬼留下来的线索呢?」

  「我的提议是,大家先四周找找,说不定能够找到些什么呢?」

  「而且……」

  说这话的时候,我注意到韦稔稔的眼睛看向了前方的那个东西。

  「这具棺材是女鬼带来的吧?」

  「说不定……」

  「线索就在里面呢!」

  听到这话,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棺材里,会装些什么呢?

  我那个傻妹妹又会怎么出招呢?

  9

  一开始大家是左看看右看看,没有人敢去动这具棺材的。

  而在这个时候,韦稔稔却是先拿起了一把椅子,开始往棺材上砸了过去。

  「大家一起来帮忙啊!」

  「这棺材肯定不会就这样平白无故地放在这儿的,里面绝对装着些什么!」

  「不是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吗?说不定女鬼已经将答案放在这儿了!」

  「咱们,赶紧动手吧!」

  韦稔稔在学校里是有很大的号召力的,随着韦稔稔的动作,一下子原本还有犹豫的人们就开始动作了起来。

  很快,几个学生就从礼堂里面找来了工具。

  有从礼堂里搬起来的椅子,也有从后台杂物间里找来的锤头。

  我并没有动,只是在附近暗暗地观察。

  也许是女人的直觉,又或者是我对于她的了解。

  越是这个时候,我越是觉得这棺材里面有诈。

  他们还在砸着棺材,想要破坏上面的铁链,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但好在这东西只是锁着棺材的,只要是能让铁链松动一点,这棺材上面的禁锢也就可以很快解除了。

  就这样,他们噼里啪啦了好一会儿,终于破开了棺材外面的锁链。

  只是,褪去了锁链之后。

  看着就那样摆着的棺材,却是没有一个人敢去打开的。

  而在这个时候,第一个动手的还是韦稔稔。

  「大家都先往后面退一点,如果我出了事儿的话……」

  「至少大家还能先逃远些!」

  听到这话,旁边直接就有人叫了起来。

  「那怎么行!这样的事情,怎么能让你一个女生来呢!」

  「会长,还是我们来吧!」

  只不过他的建议,却是被韦稔稔一口回绝了。

  「没事,这开棺材既然是我的主意,那还是让我来做吧!」

  说着,韦稔稔看向了四周,语气也是变得更加坚决了。

  「大家都后退些吧,我要开棺了!」

  而看着她的动作,那些人也散开了些。

  我也在远处仔细盯着韦稔稔的动作,我们都知道棺材里一定有东西。

  只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棺材里的东西竟然是……

  10

  「啊!」

  韦稔稔推开了棺材,只不过一打开这棺材,韦稔稔却是赶紧叫了一声,随后被吓得大退一步,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而看到她这样,很多人跑了过去,赶紧扶起了还在地上的韦稔稔。

  「会长,你没事吧?!」

  但是,韦稔稔却只是呆呆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唇。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想要去看看棺材里面的东西时,韦稔稔却一下子站了起来,把棺材给盖上了,整个人也一下子挡在了棺材前面。

  「不行!别看!」

  她这么一说,所有人都更加好奇了起来。

  「里面是什么啊?为什么不能看?」

  「里面到底是什么?刚刚把你吓成那样子了!」

  旁边的人们也赶紧询问了起来。

  不过,面对着他们的提问,韦稔稔却只是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摸了摸自己的耳朵,随后终于开口了。

  「里面……里面是那个女鬼!」

  「刚刚我打开的时候,女鬼……已经睁开了一只眼睛!」

  「绝对绝对不能再打开了!再打开的话,女鬼肯定会立刻醒来开始杀人的!」

  听到这话,全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没有人想到,这消失了的女鬼,竟然此时就躺在棺材里面!

  尤其是刚刚负责破开链条的那些人,吓得将手里的家伙事儿直接就放下来了。

  谁都知道,要是吵醒了女鬼,自己肯定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因此现在,人人都在赶紧撇开关系。

  只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了一道目光正死死地盯着我。

  而我看了过去,眼神正好就和韦稔稔的眼神撞在了一起。

  随后很快,韦稔稔的眼睛就躲闪了过去。

  不过……

  刚才说话的时候,韦稔稔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她应该不知道,自己每次说谎的时候,都会摸摸自己的耳朵。

  所以……

  她刚刚究竟看到了些什么?

  11

  既然在棺材里没有找到线索,那么就只能在其他角落里搜寻了。

  就这样子韦稔稔做起了安排,将礼堂分区,让所有人在礼堂里搜寻了起来,坚决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这个时候,我也没有干坐着,自然也是动了起来。

  我作为韦稔稔的好朋友,这个时候自然是和她安排到了一起,就这样我们一起去了无人的杂物间里搜索了起来。

  而钟诚和我妈,则是被留在了外面。

  这样的情况,我自然看得出她是有话要对我说。

  「阿雪,我认识你已经四年了!」

  「这四年里,我们是最好最好的朋友,每天同吃同住。」

  「你看不惯陈欣语欺负我,抢走了她的男朋友帮我出气。」

  「在我遇到难事儿解决不了,在学生会里被欺负的时候,也是你帮我出头。」

  「要不是你帮我出主意的话,我也不可能坐上学生会会长的位子,也不可能被那么多人喜欢!」

  「阿雪你知道的,我爸妈离婚后就各自再婚了,我从小就被抛弃了,也没有什么朋友。」

  「你就是我、就是我最最最好的朋友。在我心里,你甚至比我的家人还要重要!」

  「所以,我相信你是真实存在的,绝对绝对不会害我的!」

  「就算你要害我……」

  说着,韦稔稔死死地抓住了我的肩膀。

  「就算你要害我,我也认了!」

  「但,你能老实地回答我吗?」

  「为什么!为什么在棺材里,我、我会看见你?」

  「寻雪,你到底有什么在瞒着我的?!」

  「难道、难道说,你就是女鬼吗?!」

  说这话的时候,韦稔稔的情绪已经很是激动。

  可尽管此时的情绪激动,她也是死死压低了自己的声音,生怕自己说的话会被外面的人听到。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明白了我那个傻妹妹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让韦稔稔看到棺材里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她,从而挑拨我和韦稔稔之间的关系,让她以为女鬼就是我?

  这样的把戏,和我当初陷害她的差不多。

  没想到在血色考场里面待了那么久,她竟然也只学会了这样老套的把戏!

  真的只能说,妹妹啊,终究还只是妹妹啊!

  【我的傻妹妹啊,你可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只会学我的话,你怎么可能会超越我呢?】

  12

  此时,对面的韦稔稔已经有些崩溃了。

  她一边说着,抓住我肩膀的手,还在不停地颤抖着。

  而面对着这样的场景,我只是向前一步,反手抱住了她。

  「稔稔,你看我的身上都是热乎乎。」

  「我,怎么可能是女鬼呢!」

  「而且……」

  我抬头,眼睛和韦稔稔的对上了。

  「如果我真的是女鬼的话,我怎么会放过背叛我的人呢?」

  「所以,稔稔啊 ~」

  「有些话,可真的不能乱说哦!」

  听完我说的话,韦稔稔的表情一下子凝固了。

  抱着她的我,也一下子就感觉到了她的身子变得有些僵硬。

  不过下一秒,我就笑出了声,直接一巴掌拍到了韦稔稔的肩膀上。

  「傻子,骗你的啦!」

  「我们每天同吃同睡,我怎么可能会是什么女鬼呢!」

  「我刚刚还觉得奇怪,你怎么会突然叫起来。」

  「原来是在棺材里看到了这个……」

  「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女鬼怎么可能直接就将答案放在咱们眼前呢?」

  「而且按照着恐怖片里的套路,这不就是女鬼的障眼法吗?」

  「稔稔,你可千万别被骗到了!」

  听到我这么说,韦稔稔的身子总算是放松了下来,显然是相信了我说的话了。

  「那阿雪,咱们、咱们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呢?」

  和往常一样,韦稔稔遇到难题的时候,又是下意识地想要寻求我的帮助。

  而此时面对着她的提问,我却是沉默了一会儿,很长时间过去才开了口。

  「除非,我们能够找到答案……」

  「不过稔稔,你发现了没有?」

  「那个女鬼一直在问谁是该死的,而陈欣语和她爸爸都没有来得及回答问题,所以就被杀死了。」

  「如果,有人回答问题呢?」

  「而且,如果回答的就是死人的名字,比如……陈欣语!」

  「那个女鬼,会怎么做呢?」

  没错,当初我第一次打开背刺游戏的契机,就是写下了一个死人的名字。

  如果这一次……有人也报出了死人的名字,那会怎样呢?

  我毕竟做了多年的监考老师,而且我和我的傻妹妹之间,也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默契。

  我知道在这个情境下,越是出头的人,越容易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那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不再去推她一把呢?

  「稔稔,你也知道的,我姐很早以前就死了,我是爸妈在失独之后生下来的,所以他们的年纪比别人的爸妈都要大很多。」

  「而且,我妈这几年身体很不好,如果不是为了我的话,她也不会来到这里,陷入到现在这样的境地……」

  「我、我真的不能让她陷入危险……」

  「要是女鬼找上我的话,我、我就回答陈欣语……」

  「但如果错了的话,是不是我就会和陈欣语一样,要死了?」

  「那我妈、我妈该怎么办呢?」

  一边说着,平日里都没有怎么落泪过的我,直接就在韦稔稔面前止不住泪了。

  而韦稔稔也是一下子手忙脚乱地照顾起了我。

  「阿雪,你、你别哭了!」

  「咱们一定能够出去的!」

  「我保证!你和你妈一定能够出去的!」

  但这个时候,我却是死死抓住了韦稔稔的手。

  「稔稔,咱们真的能够成功吗?」

  「我、我真的不知道!」

  「但如果我出了什么事儿的话,你一定一定要救我妈出去啊!」

  「她是我的妈妈,也是你的干妈!希望、希望你能够替我照顾好她啊!」

  「拜托、拜托了!」

  回答我的是韦稔稔用力的一握。

  「阿雪!我一定、一定会让你们安全离开的!」

  「不是说了嘛,你妈也是我妈,我一定一定会想到办法救你们的!」

  「我发誓!一定、一定会的!」

  我知道,韦稔稔非常非常羡慕我有这样疼爱我的母亲。

  她的父母完全不在意她,因此她不止一次地说过,干妈要是自己的亲妈就好了。

  所以,我相信,这个傻姑娘一定会做出让我满意的行动的。

  一定,会的 ~

  13

  出去的时候,我的眼睛还是红红的。

  看到了我的样子,钟诚赶紧就问我刚刚到底怎么了。

  我只能说,刚刚我不小心撞到脚了,有点疼。

  而我妈,也是直接围了过来,问我到底哪里撞到了,要帮我揉揉。

  此时,看着毫不知情的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却是有点痒痒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

  不过,他们的注意力没有长时间地集中在我的身上,因为很快,她又来了。

  「各位,刚刚休息得怎么样呀?」

  一个黑色的身影已经悬浮在了礼堂的上空。

  「接下来,准备好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该死的,到底是谁呢?」

  「答对了,我就放你们离开哦 ~」

  而在这个时候,女鬼飞到了一个男生的身前,那个人我也认识,是隔壁班的鲍辉,出了名的脾气火爆。

  「告诉我,你觉得该死的是谁?」

  鲍辉就在我不远处,因此我很清楚地看见,随着女鬼的接近,身高足有一米八的他也是一下子愣住了。

  不过很快,从他的嘴里冒出来了一句话:

  「该死的、该死的是、是你!」

  听到这个答案,一旁的女鬼却是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这个答案不错不错!不过……」

  说着,女鬼的眼睛一下子变得血红。

  「你以为你是谁?」

  「就凭你,也配说出这个答案吗?」

  「果然,你这是在挑衅我吧!」

  「看样子,你是真的觉得上两个死得太轻松了啊 ~」

  说着,下一秒鲍辉的身体就诡异地扭动了起来。

  只见他的腰一下子弯折了起来,很快他的腰就碰到了他的头顶,一下子完全没了人形!

  而随着这个动作,一阵凄厉的惨叫也传了过来。

  「啊!啊!」

  「妈!救我救我!」

  一旁,从人群中跑来了一个中年女人。

  「阿辉!」

  很明显,那人就是鲍辉的母亲。

  只不过她还没有碰到鲍辉的身体,下一刻她的身子也一下子悬浮到了空中。

  「好了,这次到你回答了。」

  「说,该死的是谁呢?」

  但,中年女人还没有开口,她的身体就和她的儿子一样,快速地弯折了起来。

  「啊!」

  只不过她的弯折还和鲍辉的不一样,她被弯曲的不是腰,而是……脖子!

  人的脖子怎么可能会像橡皮泥一样被无限拉扯呢?可是她就是这样,脖子一下子被拉长,拉到了自己的腰间。

  一下子,整个人变成了长条气球一样,被拉扯出了极为诡异的姿态。

  而她的惨叫声,只有一声,接下去就没有声音了。

  只是从眼里不断渗出了血水,一双血眼死死地看着下面的我们!

  看着这个画面,我感觉到手上一紧。

  身旁的妈妈已经被吓坏了,此时正死死地抓紧了我的手。

  「寻雪……」

  我知道,她肯定吓坏了。

  只是我安慰她的话语还没有说出口,从天上却是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记住了,这就是挑衅我的下场哦 ~」

  「不过,这题目那么简单,为什么你们现在还没有一个人答对呢?」

  「真的是,想要给你们放放水,你们都接不住啊 ~」

  但是,我清楚地看见,在说到【放放水】这个词的时候,女鬼的眼睛死死地看向了我。

  她在笑,她在狠狠地笑。

  随后,我的耳边传来了这样的一句话。

  「姐姐,这一次换我来给你放放水咯 ~」

  「你虽然对我无情,但我可从来没有忘记……」

  「你,是我的亲姐姐!我,唯一的亲姐姐啊!」

  14

  而更加可怕的是……

  下一刻,女鬼就来到了我妈的面前。

  「下一个,就让你来回答吧。」

  说着,她的爪子就指向了我妈。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这个傻妹妹竟然会想要伤害妈妈!

  下意识地我就想要去阻止她,只不过有一个身影,动作却是比我更快!

  一下子就蹿了出来,死死地挡在了妈妈身前。

  「下一个,还是换我来回答吧!」

  说话的,是韦稔稔!

  刚刚出来的时候,韦稔稔就和我说过了自己的想法。

  与其继续这样坐等被杀,不如主动出击。

  我们可以想到陈欣语这个答案,说不定别人也能够想到。

  所以,为了抢夺这来之不易的生路,她想要主动去回答问题。

  「可是、可是,万一答错了,你不就……」

  看着我担心的样子,韦稔稔却是抿嘴笑了笑。

  「反正,我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不是吗?」

  「阿雪、干妈,我是真的把你们当做家人的。」

  「与其大家一起等死,不如让我来帮你们找找生路!」

  「不过……」

  说到这里,韦稔稔却看向了我。

  「阿雪,我可以再抱抱你们吗?」

  「这,当然可以啊!」

  说着,我就主动抱了抱她。

  接着,韦稔稔又开口了:

  「干妈,我可以再抱抱你吗?」

  「我,能不能喊你妈妈?」

  「从小到大,爸爸妈妈都不要我,我、我从来都不知道妈妈的怀抱是怎样的……」

  听到这个,我妈也是摸了摸韦稔稔的头,随后抱了抱她。

  「妈,我真的好开心好开心遇到了你们!是你让我知道,原来妈妈的味道是这样的……」

  「稔稔,你是个好孩子……」

  对于这最后的温情画面,我自然是不会吝惜的。

  毕竟很快,韦稔稔这颗棋子就会发挥她的作用了。

  我真的不介意,在最后再给她编织一场梦境。

  对于韦稔稔,我比谁都要了解,她,是绝对绝对不会背叛我的一条狗。

  如果是她成为背刺之人的话,一定会说出所有的真相,换我们大家的平安的!

  【妹妹,这一次的背刺游戏,应该是我赢了哟 ~】

  只是,我万万没有想到,我这个傻妹妹这一次竟然会那么聪明!

  15

  韦稔稔说出那话后,很快就换来了一阵女鬼尖锐的笑声。

  「哈哈哈哈!没想到,你们之中还有那么愚蠢的家伙啊!」

  「我的学生会会长,你在这个时候还想要逞英雄啊?」

  「哈哈哈哈哈,那我就来成全你!」

  一下子,整个礼堂都暗了下来,而面前的地板也是一下子变成了血色的海洋。

  「韦稔稔,你说到底谁才是该死的呢?」

  韦稔稔就站在我的身边,我可以看到她的脸上正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一滴滴地垂落了下来,被女鬼直直看着的她,呼吸也变得十分急促。

  最后,直接就是闭着眼睛喊出了那三个字。

  「陈欣语!」

  一下子,周围都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了一阵阵的笑声。

  「哈哈哈哈,竟然是她!」

  「好!很好!」

  下一秒,女鬼就从天上俯冲到了韦稔稔的面前,然后一阵阴冷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很好,这个答案我收下了。」

  「你,现在可以离开了!」

  听到这个,全场都沸腾了起来。

  「什么!答案竟然是她!」

  「那,我们、我们是不是也回答陈欣语就能离开了?」

  「会长果然是会长啊!真的最聪明就是她了!」

  因为女鬼的这番话,所有人都兴奋了起来。

  毕竟这韦稔稔能够离开,也就意味着别的人也能回答这个离开了。

  只可惜……

  「嘘 ~」

  女鬼的手指在嘴唇轻点,一下子全场都安静了下来。

  「作弊可不行哦 ~」

  「一个答案,我只收下一次哦 ~」

  「下一次的答案,我可不要再听到是死人的名字了哦 ~」

  这,也就意味着……

  只有韦稔稔是那个幸运儿,可以在说出陈欣语的名字后离开了。

  而我们,对于真正的答案现在还一无所知!

  但对我而言,更加可怕的是……

  【找出 BUG 的韦稔稔,居然并没有立刻开启背刺游戏!】

  【那也就意味着……】

  【背刺之人,另有其人!】

  第一次,我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要脱离我的掌控了!

  16

  就在这时,韦稔稔的声音传了过来,但是却有些颤抖。

  「能不能……能不能把这个离开的机会给别人?」

  一开始有些颤抖,到后来她直接就是闭着眼大声地说了出来。

  「哦 ~」

  女鬼的声音有些戏谑地传了过来。

  「这个机会,可只有一个哦 ~」

  「韦稔稔,你真的不想让自己离开吗?」

  听到这个,我的心里也是「咯噔」一下。

  一方面,我觉得妹妹绝对不可能这么好心!这里面一定还有陷阱!

  另外一方面,我又觉得也许这会是一条新的生路……

  【毕竟,阿寻就算是想要针对我,她也不会真的想要害死妈妈的!】

  「嗯!我、我想要让寻雪和她妈妈一起离开!可以吗?」

  说到这个的时候,韦稔稔的目光和我对视了一下,我明显地看到她的眼神变得越发的坚定。

  我知道,她是真的想要帮我们!

  只是,我亲爱的妹妹,显然不打算如她的意。

  「可是,这是考试!」

  「代考,也是作弊哦 ~」

  说着,女鬼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残忍的微笑。

  随后她的手轻轻往韦稔稔的方向一指,一下子韦稔稔就整个人飘了起来,被卷到了大门口。

  「走吧,这是你的选择,所以是只属于你的奖励 ~」

  「可别,让我后悔哦 ~」

  这话一出,谁都知道韦稔稔的打算没有成功,女鬼显然是不打算放过我和我妈的了。

  「稔稔,走吧!」

  「妈,知道你的心了。走吧……」

  「替我们好好活下去!」

  妈妈的声音传了过来,而随着她的话语落下,韦稔稔也是别过了头,缓缓打开了大门……

  只是,随着大门打开……

  出现在面前的,却是那一个惨白的身影!

  陈欣语的鬼魂,竟然还站在门口!

  此时她的脑袋只剩下了半边,完全没了人样。

  「再被杀一次,真的太疼了!」

  「主人答应放你离开了,可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韦稔稔整个人一下子愣住了,还来不及反应就被拖入了无尽的黑暗!

  只留下了那声声的惨叫……

  「不!」

  17

  不知道什么时候女鬼已经消失了,而韦稔稔的惨叫也停止了。

  只是大门自己缓缓地关上了,关上的时候,还肉眼可见门上那一道道吓人的血迹。

  看到这个场景,我身边的妈妈情绪已经是极度崩溃了。

  「阿雪……」

  「怎、怎么会这样!」

  「稔稔、稔稔!稔稔,她是为了救我才死的!」

  「稔稔,稔稔!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妈妈的嘴里不住地喊着韦稔稔的名字,我知道现在的她一定心里非常愧疚。

  此时的她肯定觉得,要不是韦稔稔的话,现在惨死的人,可能就是她了。

  而面对着这样的情况,我只能赶紧让自己的脑袋冷静,同时揽过了妈妈的肩膀,安慰着她。

  只不过,我总觉得刚刚有哪里不太对劲。

  「妈,这、这不怪你……」

  「就算不是为了你,稔稔也是一定会去回答题目的,这、这都是那个女鬼的错!」

  「妈,我一定会想到办法的!一定会的!」

  我知道妈妈已经被彻底吓坏了。

  如果说之前死的还是陌生人的话,现在,原本妈妈以为肯定会活下来的韦稔稔却在我们眼前遭遇了不测。

  这,对于妈妈来说实在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尽管我试图安抚她,但是妈妈却是一下子呆住了,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之中,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而现在,看着妈妈这样,我也没有办法继续一直安慰她了。

  因为我知道,韦稔稔的死,就是阿寻对我发出的号角。

  我们之间的对决,就要开始了。

  而我,绝对绝对不会让自己一直处于这么被动的状态!

  其实,从一开始我的心里就有了一些推测。

  首先,现在的情况对我来说非常的不利。

  游戏一直没有结束,也就意味着要么背刺之人已经埋伏在了我的周围,要么就是阿寻压根没有寻找背刺之人。

  背刺之人的前提是,他一定是和我很亲近的。

  妈妈、钟诚、韦稔稔,没有一个人现在是背叛了我的。

  尤其是妈妈,刚刚的表现都证明了妈妈还是和我想的一样。

  她虽然有求生欲,但是更多的还是希望我们这些年轻人能够活下去。

  所以,她绝对不可能是背刺之人。

  钟诚就更加不可能了,因为……

  就在刚刚,我的耳边出现了那熟悉的声音。

  「姐姐,下一个就是你了哦 ~」

  下一个要回答问题的是我,那也就意味着钟诚他不可能要回答问题,那就不可能会是他要来背刺我!

  至于韦稔稔,我很确定她已经遇害了。

  既然这样,她就更加不可能会是那个背刺之人!

  所以现在,我的应对措施显然已经全部失败了。

  因为……

  根本不存在那个背刺之人!

  【唯一的生路,只有答对题目!】

  【阿寻,我真的是小瞧你了!】

  【你竟然预判了我的预判!】

  【你怎么可能预判了我的预判!】

  18

  「题目的答案,到底是什么?」

  此时一旁的钟诚,脸色也变得很不好看。

  钟诚的爸爸,此时在帮着安慰我妈,而我也有时间可以和他思考着问题的答案。

  此时,我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首先,答案不可以是死人……」

  「如果回答的是那个女鬼,或者是已经死了的人的话,就会像稔稔一样……」

  提起这个名字,不远处的妈妈忍不住又念了一句经文,而我也不忍再说下去了。

  「那么,如果答案不可以是死人的话,那么就只能是活人!」

  「你们还记得刚刚那个女鬼说的话吗?」

  「快,咱们把刚才女鬼说过的话都记录下来!」

  所有的谜题一定会有答案,所有的答案一定会存在着线索!

  我将自己重新入到了监考老师的身份中去,仔细回忆了起来。

  我的思维也变得更加不一样了。

  如果,我是阿寻的话,现在一定会想要用从前我对付她的方法来对付我!

  首先,是让人误解。

  其次,是用真话组成的谎言,来拖我入局。

  那么,如果说阿寻说过的这些话都是真话的话……

  「只要答对了,你们就能活着离开哦 ~」

  「玩笑?我可一点儿都不喜欢开玩笑啊 ~」

  「每个人回答的机会,只有一次哦 ~」

  「答不出来,那就死吧!」

  「你爸已经死了,接下去该是你了 ~」

  「你难道没有怨恨的人吗?你说出来,我就不杀你,改杀她了啊 ~」

  「而且你的正确答案都已经没有了,还想要回答些什么呢?」

  「记住了,这就是挑衅我的下场哦 ~」

  「不过,这题目那么简单,为什么你们现在还没有一个人答对呢?」

  「真的是,想要给你们放放水,你们都接不住啊 ~」

  ……

  看完这些后,有什么东西好像终于串起来了!

  一,答对题目就能够活着离开,成为答案的人死,答错题目、挑衅女鬼的人死!

  二,题目被放水了,答案非常非常简单!

  三,正确答案,是会消失的!

  陈欣语的正确答案消失了,所以即便她想要拉我下水也说不出了!

  鲍辉死的时候,他妈也跟着被杀死了!

  所以……

  答案是——【母女相杀!】

  【只能活一个!】

  【母女之间只能活一个!】

  「活一个……」

  我无意识地说出了这句话,而就在我说完之后,整个世界安静了下来。

  随着一个响指过后,整个礼堂扭曲了起来,变成了一片诡异而又熟悉的彩色世界。

  抬眼,那个和我一模一样的少女,就这样飘浮在我的面前。

  「姐姐,你不愧是我的亲姐姐啊!」

  「这么快,就被你发现我在放水咯 ~」

  「这本来就不是一个问题,而是一个选择呀 ~」

  「你猜……」

  说着,她的脸一下子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们的眼睛直直地对着。

  而她的脸上,则是勾起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姐姐,你猜,妈妈能够认出来你是谁吗?」

  「你猜,她又会选择谁呢?」

  19

  这不是一个问题,这、这是一个选择题!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阿寻那个家伙竟然会那么疯狂!

  而且……

  「姐姐,这个世界也太无聊了。」

  「总是考试,也太无趣了 ~」

  「之前你说每场游戏里能够存活的人只有一个是吗?」

  「你看现在多好啊!」

  「只要他们选择杀死家人,就能活下去,多好啊 ~」

  「姐姐,你说,我这个选择题是不是比你的考题来得要有趣多了啊 ~」

  「哈哈哈 ~」

  看着面前那个疯狂的女人,即便我觉得自己早就不是什么正常人了,现在也不免觉得有一股寒意从脚底上涌了起来。

  【疯了!她……绝对是疯了!】

  「你疯了吗?!」

  我直直地看向了对面的她,眼神也不禁沉了下去。

  「你要报复就冲我来,为什么,要牵扯上妈妈!」

  「你根本不是要让她做选择!而是……」

  「要让她死啊!」

  「你怎么能这么做!她是你的亲妈!是将你养大的亲妈啊!」

  说这话的时候,我已经忍不住抓住了她的胳膊,尽管现在的我很清楚,我不会是她的对手。

  但不管怎样,这是我们的事情,夏寻雪不该牵扯上妈妈!

  妈妈的性格我很清楚,对于韦稔稔她能够放弃求生,一心让她安心离开。

  而如今这选择题给了她,她……根本就不会选择生!

  但是比起这个,我觉得更加可怕的是接下去阿寻的话。

  「姐姐,让我们来看看,妈妈到底有多爱你吧 ~」

  「这一次,咱们也来个背刺游戏。」

  「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说这话的时候,对面的阿寻已经抓紧了我的手。

  她的目光直直地和我对上,随后她的眼睛一下子变得乌黑一片。

  「这一次,只有被妈妈选择了的人,才可以活着离开!」

  话语说完,我只感觉自己被死死地控制住,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穿着黑袍的她和穿着学士服的我,死死地连在了一起!

  而下一秒,妈妈就被传送到了这个空间之中。

  接着,我的嘴巴完全脱离了我的控制,只听见我们俩的声音重叠在了一起。

  「妈妈,您要选谁呢?」

  20

  我的身体不能动弹,但是我却明显感觉到对面的妈妈,浑身都在颤抖着。

  「阿雪、阿寻,是你们吗?」

  妈妈说完就想要向前,但是身体却被一束光墙死死地挡住了。

  下一秒,我只听到我和阿寻的声音再次重叠在了一起。

  「妈妈,我好害怕……」

  「妈妈,你到底要带谁走?」

  「时间,不多了!」

  听到这话,我看见对面的妈妈,止不住地颤抖了起来,一只手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为什么?为什么?」

  显然选择对于妈妈来说,是一件极为痛苦的事情。

  「作孽啊!真是作孽啊!」

  一边说着,妈妈一边捶着自己的胸口。

  只是,留给她的时间却是不多了。

  「妈妈,到底你会选择谁呢?」

  「最后,一分钟了!」

  「妈妈,救我!救我!」

  听到这个声音,妈妈闭上了眼睛,最后手指指向了一个方向。

  「我,选择她!」

  这,正是我的方向!

  21

  随着这个选择,整个世界开始缓慢崩塌了!

  我原本和阿寻紧紧握着的手也一下子松开了。

  这个时候,我知道,我……还是赢了!

  最后获得自由的人,是我!

  只是,就在我想要上前拥抱住妈妈的时候,却听到妈妈说……

  「阿雪,放手吧!」

  「我不知道你到底遭遇了什么,但是我知道二十多年了,你,已经不在了!」

  「一开始,我以为是我们太忽略阿寻了,所以阿寻才会产生姐姐的人格。」

  「但母女之间的感觉不会错的!后来我一直感觉四年前,回来的不是阿寻,而是你阿雪!」

  「所以后来我总是在念经,后来我总是在喊你寻雪。」

  「因为我总觉得,你不只是阿寻,你也是阿雪……」

  听到这话,我才恍然明白,为什么刚刚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自从回来后,妈妈从来没有喊过我阿雪,但是在刚刚目睹了韦稔稔的死后,她,喊了我阿雪!

  接着,妈妈朝向了我,眼里的泪光更多了。

  「阿雪,之前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

  「也是刚才,我才终于确认,你根本不是阿寻,而是阿雪!」

  「阿雪,妈妈真的真的很开心,你能够再回来。」

  「我能够看见你重新住进了那间小房间,我能够看见你上了你梦寐以求的大学!这真的是我做梦都想再见到的事情!」

  「但,阿雪……」

  「你的妹妹是无辜的啊!」

  说到这里,妈妈的声音已经有点哽咽了。

  「你已经占据了她的身体四年了!」

  「你既然已经离开了二十多年了,那么现在你就好好安息吧!」

  「从小你就是妈妈的宝贝女儿,妈妈什么时候都在选择你,但对于阿寻……」

  「妈妈真的是亏欠太多太多了!我不想、我不想她像稔稔一样,死前都没有感受过妈妈的爱……」

  「阿寻,她还从来没有吃过我做的起司蛋糕,我还没有带她去坐她一直很想做的摩天轮!」

  「我、我还从来没有好好抱过她……」

  说着,妈妈就朝着阿寻的方向走去了,然后这一次,再也没有光墙阻隔了。

  妈妈,紧紧抱住了阿寻。

  「阿寻,妈妈错了……」

  「妈妈忘记了我不只是阿雪的妈妈,也是你的妈妈!」

  「以后妈妈一定、一定去学着做一个好妈妈!我一直想着你姐姐,都忘记了你,以后妈妈一定好好陪陪你!」

  「阿寻,不管是你,还是你姐姐,都是妈妈的孩子!」

  「我不知道阿雪到底对你做了些什么,但是,一切都结束了。」

  「不要怨恨了,咱们,回家吧!」

  「这一次,该死的是你姐姐。」

  「以后,我们重新开始生活吧!」

  那一瞬间,我只觉得脑袋里一片空白。

  妈妈,不要我了……

  22

  最后,我还是活着出去了。

  只是当我出去的时候,礼堂里已经躺满了尸体,不知道多少个家庭,在这道黑暗的选择题中,变得支离破碎。

  幸好,我的身边还有钟诚。

  「阿雪, 一切都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他紧紧地抱着我,而不远处, 则是他父亲已经冰冷了的身体。

  现在, 我终于了解了我那个亲妹妹是怎样可怕的存在了。

  从始至终, 她没有想让别人来背刺我,而是……

  要我来做这个背刺之人!舍弃我心中,仅存的温暖!

  而妈妈最后做的选择中,她原本以为是要选择该死的人。

  却不知道,最后的选择题中,被选择的人才能活着离开。

  背刺游戏是凌驾于所有规则而言的,但是题目的本质没有变化。

  这是一道选择题, 一道我和妈妈之中注定只能活一个人的选择题。

  我活了, 自然妈妈也就要永远留在那里了……

  不过,也没有关系了。

  毕竟, 她选择了要陪阿寻。

  直到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她会吃斋念佛, 为什么这几年她都不能安睡。

  原来,这一切都是为了阿寻!

  而这一次她总算可以永远永远地陪着阿寻了。

  我永远会记得黑暗消散的时候,妈妈脸上带着的浓浓笑意!

  这一次, 她终于可以有机会做阿寻的好妈妈了……

  只是,我呢?

  好不容易我才觉得自己要过上正常的生活了,到头来却发现,这依旧只是一场泡影。

  此时,虽然有温暖正从我的手心传来,身边是关切地看着我的钟诚。

  但我的脑海中, 却是不自觉地回放起了最后阿寻说的那番话。

  「姐姐, 从现在开始,你要好好习惯失去是什么滋味了哦 ~」

  「因为,这还只是一个开始哦 ~」

  23.阿寻的番外

  「这次做得不错啊 ~」

  「如果没有你的牺牲, 妈妈也不会这么快回到我的身边呀!」

  话语说完,从黑暗中走出了一个黑发及腰的精致娃娃,一下子蹦到了她的怀里。

  小娃娃极为亲昵地用脸碰了碰她的手掌心, 随后窝进了她的怀里。

  「我的好姐姐,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以为的棋子, 到头来会是我的鬼偶吧?」

  「韦稔稔,哦, 不, 该叫你原来的名字了。」

  「小阿寻,你这次……做得可真不错啊!」

  「她自以为聪明,怎么连韦稔稔是伪人,都没有猜出来!」

  「要不是你安排了那些家长到场,要不是你勾起了妈妈的愧疚,我的计划也不会那么顺利!」

  「全场只有你没有请来家长, 她怎么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呢?」

  「本来, 我还想说给姐姐个惊喜呢!可惜了,到最后,都没有派上用场!」

  「桀 ~ 桀 ~ 桀 ~」

  「小阿寻, 你说下一次,我该让姐姐,再付出什么代价呢 ~」

  - 完 –

  □ 故事鸥

添加评论

By ifun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