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节 云周心晓

  穿书后,系统让我救赎反派。

  我指着巷子口阳光开朗大男孩说。

  「你确定这货需要拯救?」

  可后来,他车祸残废,被家族抛弃。

  性格也变得偏执暴躁。

  「这个小瘸子确实需要拯救。」

  1

  我站在门外,看着屋内隐匿于黑暗中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心情是说不上的复杂。

  想到多年前,我刚穿进这本书里。

  系统让我救赎反派傅云周。

  而我指着巷子口那个跟人侃侃而谈的他说:「你确定这货需要拯救,他比我都阳光。」

  如今剧情走上正轨。

  傅云周车祸残废,被家族抛弃。

  只得将自己画地为牢在这所别墅。

  他变得沉默寡言,性子也在日复一日中变得偏执暴躁。

  好在当时的我还是选择和他交朋友。

  现在我有一个非常合理的身份出现在他身边。

  一个回国看他的老朋友。

  2

  「傅云周,好久不见了,你怎么变成这副鬼样子了。」

  我调整好面部表情,进去先一步把他的窗帘拉开了。

  阳光隔着巨大的落地窗映进来,也落在他身上。

  或许他很久没有见过阳光,他不舒服地抬起手挡了挡。

  然后是十分暴躁地出声:「把窗帘拉上,然后出去!」

  我不为所动,反而走到他身边,半蹲下来,仰头看着他。

  「傅云周,我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来看你,你这是什么态度?」

  他不和我对视,偏过头:「出去。」

  又是这两个字,我站起来,双手托住他的脸。

  「傅云周,你是不是觉得你生病了,我就不敢打你了?」

  「宿主,你别刺激他啊,我是让你救赎他,不是让你逼死他。」

  系统被我的操作整迷糊了,连忙出声。

  我不理它,反而使劲 Rua 了 Rua 傅云周的脸。

  「当然你也可以反击,前提是你得振作起来,不然你只能任我蹂躏欺负,就像现在这样,懂不懂?」

  「唐晓花,你怎么从国外回来更不要脸了。」

  他实在被我气得不行。

  「还行,我反正就是这么个人。」

  我松开他,退到门外:「今天就聊到这,毕竟我很贵,明天见。」

  他闭上眼睛,并不想搭理我。

  「行了,别装深沉了,你不适合。」

  「滚!」

  3

  我在傅云周的别墅里绕着圈。

  系统在我脑海里絮絮叨叨:「宿主,你怎么能那么做呢,你应该饱含深情,泪眼朦胧地握住他的手,然后说,云周,这些年你经历了什么,你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振作起来好不好。」

  我想了想那个场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只是他朋友,又不是女朋友,还饱含深情,泪眼朦胧,系统,你苦情剧看多了吧。」

  我已经绕到别墅大门了,不是很巧,我遇见了本书男主角傅云周的大侄子,傅长屿。

  以及女主角,傅长屿的女朋友,秦书柔。

  傅云周的管家正拦着他们。

  「不好意思,傅少爷,先生不见客。」

  「姐姐,你通融通融可以吗?让我见见傅先生,让我亲自跟他说声对不起。」秦书柔在小声哀求。

  我差点忘了,剧情里傅云周的悲哀和女主家脱不了关系。

  秦书柔父亲醉酒驾驶和傅云周的车相撞,致使傅云周残废,而他在手术中时,集团董事会因为他的缺席,傅长屿的爸爸当选傅家新任总裁。

  傅云周直接失去了一切,身边的朋友见他失势也作鸟兽散。

  无权无势,无亲无友。

  性格怪异的孤家寡人。

  这是文中给他的评价。

  「李管家,这怎么说也是傅家的地方,我连进去的权利都没有吗?」傅长屿有些不耐烦。

  「傅少爷,这是先生的私产……」

  「李管家。」我打断她的话。

  「唐小姐。」

  「跟他们解释那么多干什么,直接叫保安给他们打出去就得了。」

  我看着他们两个人:「他俩在这像苍蝇一样嗡嗡嗡地,吵到傅云周,可不好哄啊。」

  「唐晓花,你不在国外吗?怎么回来了?」

  傅长屿皱了皱眉。

  他一向跟我不对付,原因很简单,他跟傅云周不对付,所以身为傅云周的朋友,也是他的敌人。

  「回来跟你小叔结婚啊。」

  「你要跟他结婚?」

  他的情绪有点激动。

  我很理解他现在的心情,毕竟人在书里,身份是系统给的。

  豪门独生女,家产千亿。

  嫁给傅云周,他就完全有了资本重新夺回傅氏的一切。

  「对啊。」

  傅长屿还想说什么,却被秦书柔拉了拉袖子。

  「姐姐。」她喊我。

  「你能让我进去看看傅先生吗?我想亲自跟他说声对不起。」

  「不好意思,我没有妹妹。」

  我不接她的茬,傅长屿又忍不住了。

  这个男主真的鲁莽。

  「唐晓花,你怎么说话呢!」

  「你怎么说话呢?我马上就要嫁给你小叔,就是你小婶,你现在这个态度就是不尊重长辈。」

  我扇了他一巴掌:「下次再没规矩,就不只是一巴掌了。」

  脸上面无表情,心里暗爽,早就想打他了。

  书里这个男主无脑又自大,一天天我就是最牛的,都得听我的存在。

  真是不知道怎么当上的男主角。

  「你!」

  眼见着傅长屿也要动手,我丝毫不带怕的。

  因为保安来了。

  秦书柔怕出事,只能将傅长屿硬拉走了。

  临走前,傅长屿还跟我放狠话:「唐晓花你等着!」

  而我则挑衅地笑了笑。

  他们走了后,我抬头看了看傅云周房间的方向:「啧,还算他有点心。」

  4

  第二天一大早,我准时到傅云周房间报到。

  带着投影仪和一大包瓜子。

  「你这屋子又大又黑,适合看剧。」

  刚开始他不理我,我也不理他,窝在沙发上,嗑瓜子看剧,偶尔笑几声。

  终于他先忍不住,跟我说话了。

  「唐晓花。」

  「嗯?」

  「听说你要跟我结婚?」

  我吐掉嘴里的瓜子皮,拍拍手,起身走到他身边。

  「骗你那个傻侄子的,给他们点危机感。」

  傅云周又开始沉默,不说话了。

  「傅云周,你不会当真了吧?」

  我笑嘻嘻地反问,还故意凑到他耳边,看他耳朵红没红。

  可惜,并没有。

  「如果我当真了呢?」

  他的回答我有点意外,不过我还是顺着往下接。

  「当真了,我就跟你结婚呗。」

  「当然了,我也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咱们两个做个交易。」

  傅云周还是不甘心的,有我这种上赶着的帮手,怎么可能错过。

  「什么交易?」

  「我跟你结婚,你站起来怎么样?」

  「我只有这一个条件,只要你能站起来,我就跟你结婚,帮你拿回傅家的一切。」

  「怎么样?考虑考虑?」

  傅云周再次沉默,我也不着急。

  他终于开口,但答案却是意料之外:「如果我不同意呢?」

  5

  「随便你呗,反正我觉得你这大长腿也挺适合坐轮椅的。」我佯装无所谓。

  「毕竟……」

  我揽住他的脖子。

  「这样咱俩没有身高差。」

  他和我对视,眸子发冷。

  「唐晓花你说这话是在报复我吗?」

  傅云周这话一出,我就知道,他想到当初借着身高差逗我玩的时候了。

  当时他拿着我的书,举得高高的,笑得很贱:「小矮子,你够得着吗?就咱们这身高差,你这辈子望尘莫及了。」

  如今他反倒矮了一截,又心思敏感。

  估计都认为我在羞辱他了。

  「谈不上谈不上,毕竟我不会跟一个小瘸子斤斤计较。」

  「唐晓花,你刺激我没用。」

  他都这样说了,我也把不正经收了起来。

  十分正色道:「傅云周,我劝你好好考虑考虑,毕竟我的要求很简单。」

  「如果你打算一辈子坐在轮椅上,把自己囚在别墅一生就当我没说。」

  其实我也就是在逼他做选择。

  原剧情里,傅云周一辈子将自己困在轮椅上,这是他的枷锁。

  剧情后期又正式开启反派之路。

  光绑架女主就绑架了五回。

  甚至为了得到傅氏用了一大堆上不得台面的手段。

  直接进入了一个更深的深渊。

  最后受到制裁,又被男主找人搞死了。

  尸骨无存。

  而如果他改变主意,后面的一切都能避免。

  光明的未来向他展开。

  可惜就是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了。

  傅云周又是长久不搭话。

  有一说一真的很消磨耐心。

  之前他当机立断的样子哪去了。

  好在我还是凭着仅剩的耐心听到了他那句:「我答应你。」

  「只不过,要假结婚,我可不想把我的后半辈子托付给一个女神经。」

  真结婚假结婚我都无所谓,反正完成任务就行!

  我继续毫不在乎地跟他开玩笑。

  「傅云周,我谢谢你没说病字。」

  「哦,女神经病。」

  「……」

  「不跟你聊了,明天康复中心见吧。」

  我跟傅云周挥挥手,直接转身朝着门外走。

  只留给他拂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的潇洒背影。

  「宿主这就完了?你这就走了?」

  「不然呢?」

  「我是想说你瓜子和投影仪没拿。」

  系统的话让我硬生生止住脚,然后转个弯回去。

  傅云周问:「还有事?」

  「我……拿东西。」

  当我抱着投影仪和瓜子出门后。

  雄鹰般的我,内心掉下了眼泪。

  好丢撵!

  不为别的,就为傅云周这个狗男人说。

  「你在我眼里英明伟岸的潇洒背影突然碎掉了。」

  不是说阴郁吗?

  就不能维持人设,不说话吗……

  6

  康复医院里。

  我对傅云周完全亲力亲为,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在陪着他。

  医生说:「我们给傅先生做了全面检查,傅先生只要配合我们的康复治疗,是完全可以站起来的。」

  「行,那就麻烦你们快点制定方案了。」

  我朝医生表示感谢后,就先带着傅云周离开了。

  他很安静,包括检查时都没有多说一句话。

  直到到车上。

  他突然问我:「唐晓花,你这么大费周章到底图我什么?」

  我打量了他一下:「你觉得你浑身上下还有值得我图的地方吗?」

  「我就是心疼你,曾经阳光开朗的傅云周变成了这么个鬼样子,而且身为你的朋友,你都这么被欺负了,帮你找回场子是应该的。」

  我拍拍他的肩,一副哥俩好的模样。

  「唐晓花,你真够缺心眼的……」

  7

  不知道是不是车上那番话触动了傅云周的某根神经,他真的开始好好康复。

  大概康复了三个月,他能自己试着站起来。

  只不过也经历了一次次摔倒,虽然挺狼狈,但是好在就只有我一个人看到了。

  我从来没笑过,继续鼓励他。

  终于他能自己站着走几步也不会摔了。

  性格也恢复了以前的两三分。

  「果然,我就得站起来,用大长腿碾压你。」

  「……」

  只不过,我就是一天没陪着他,他就出事了。

  8

  我赶到的时候,李管家守在傅云周的门外。

  我拧了拧门把手,被锁上了。

  「李管家,今天发生什么事了?」

  李管家连忙把今天发生的事全部告诉我。

  今天她跟傅云周去康复,碰上了傅长屿以及秦书柔一家。

  秦书柔的爸爸当初受了伤,也在做康复训练。

  傅云周本不想搭理他们,但是架不住傅长屿故意找茬。

  只因为,傅云周没有接受秦书柔的道歉。

  然后傅云周跟傅长屿有了争执,傅云周被傅长屿推了一把,摔在了地上。

  「什么争执?」我问。

  李管家不肯说:「你还是自己问傅先生吧。」

  「系统,能不能查到?」

  「能,等下。」

  很快系统将信息传给了我。

  傅云周因为没接受秦书柔的道歉,让傅长屿不满。

  刚开始他并没表现出来,可在送走秦书柔他们后,他又折回来。

  并且故意推了傅云周一把,让傅云周摔在了大庭广众之下,狼狈不堪。

  傅长屿极尽嘲讽地说:「小叔,就你这样的废物也只适合坐在轮椅上了,站又站不住,不是白白给自己丢人。」

  「我听说那个唐晓花要跟你结婚,真好笑,就你这鬼样子能护住谁?别耽误人家了。」

  他把傅云周仅剩的尊严踩得支离破碎。

  甚至言外之意都是让傅云周认清现实,别妄想不该妄想的。

  比如傅氏。

  9

  「宿主,你尽快吧,反派黑化值高了,如果黑化百分百,他就能搞死男女主,这个世界就塌了。」

  「难道不应该搞死他们吗?」

  「别开玩笑了宿主,虽然男女主人设不好,但是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依靠他俩成立的,所以他俩绝对不能死,而反派是因为怨念颇深有了黑化值,才需要救赎一下。」

  「只要角色关系成立,反派不死,也能保证这个世界正常运行。」

  我叹了口气,让李管家去拿钥匙开门。

  起初李管家还有些犹豫,但很快她就想通去拿了钥匙。

  「唐小姐,你一定要好好劝劝先生。」

  我点点头,拿钥匙开了门。

  屋内漆黑一片,我将灯打开,只见傅云周跌在地板上,轮椅倒在地上。

  我连忙过去扶他,他却不配合,将我甩开。

  「出去!你出去!」

  此刻的他尽显狼狈,除了暴躁的声音,只能无力地捶着自己的腿。

  我向后退了几步,他紧紧地抿着唇,借着灯光,我看到他哭了。

  傅云周哭了……

  10

  他显然也发现我看到他哭了。

  傅云周偏过头,并不想让我看。

  我叹了口气,这个小瘸子真的是……

  重新走到他面前蹲下,将他的脸掰回来。

  「曾经你怎么跟我说的,被欺负了就要欺负回去,不然他就会一直欺负你。」

  傅云周自嘲:「你觉得我现在有什么资本吗?我现在就是个废物,我连我自己都保护不了。」

  「你有我啊。」

  傅云周一愣,我也意识到说得不对,连忙补充。

  「我是说,有我罩着你,姐就是你的资本。」

  我将口袋里的户口本拿出来:「要不是回家取这个,绝对不能让你挨欺负,本来想过几天的,现在估计等不了了,姐带你打回去。」

  他还发愣,我以为他有顾虑。

  「结婚是假,证得真,你放心,绝对不耽误你以后。」

  「除了你,我哪还有什么以后。」

  他说得很小声,凑这么近,我都没听到。

  「你说的啥?」

  「唐晓花……」

  「嗯?」

  「你真是够缺心眼的。」

  「……」

  11

  我终于将傅云周哄回了康复医院。

  我开始全程全天陪着他。

  只不过我上个厕所回来的工夫,正好看到傅长屿。

  他揽着秦书柔,站在傅云周面前。

  「小叔,还没放弃呢?你也不看看你现在,站起来有什么用?」

  「不如坐在轮椅上,说不定还能有点补助金。」

  傅家的人对于践踏傅云周尊严这件事,无所不用其极。

  秦书柔拉了拉他的袖子,显然不想让他说了:「阿屿,小叔现在已经很痛苦了,你不要再说这些话让他难过了。」

  紧接着,她向前走了两步,挣脱傅长屿的手。

  九十度鞠了一躬:「小叔,对不起,我爸爸当初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再次跟你说声对不起,请您原谅。」

  一副你不原谅,我们全家愧疚一辈子的样子。

  我看出傅云周真的很无语。

  他转身想走,傅长屿怎么可能让他走。

  就在他要伸手拉傅云周那一刻,我连忙上前将傅长屿的手挥开。

  「两位,在这演戏呢?一个红脸一个白莲,演得不错哎。」

  「唐晓花,又是你!」

  「啧,傅长屿,你怎么不长记性呢,跟你说过没有,我是你小婶。」

  然后我又扇了他一巴掌,清脆响亮。

  不得不说,学点防身术还是管用的,力气比较大,傅长屿的脸直接红了。

  「不尊重长辈就是这待遇。」

  「阿屿!」秦书柔惊呼一声。

  许多人都被这响声吸引过来,傅长屿为了面子又不能打回来,气得不行。

  「傅云周,你躲在一个女人身后算什么男人。」

  「还有你,唐晓花!喜欢谁不好,喜欢一个残废,小心他背后阴了你都不知道。」

  这话对我毫无作用,完全小打小闹。

  「只要他人是我的,一切都还是我的。」

  「至于你……」我打量了一下他。

  「你给秦家填的那些窟窿,还回得来吗?」

  傅长屿这些行为都是瞒着傅家的,我就不信说出来,他不怕这医院里有傅家的人给他打小报告。

  他明显有些慌张,就要拉着秦书柔走,只不过临走还不忘放狠话。

  「唐晓花,这你管不着,我告诉你,迟早有你哭的时候。」

  「你放心,等我跟你小叔结婚,肯定会哭,你到时候来看我是怎么高兴哭的。」

  我朝着他的背影喊。

  直到傅长屿和秦书柔的背影消失。

  我一转身,就看到傅云周神色复杂地看着我。

  「怎么了?」我问他。

  他笑了笑:「没事,就是觉得做大姐背后的男人,真好。」

  「当然,姐罩你,走了,回去继续训练。」

  12

  在傅云周恢复得差不多,能自己拄着东西走路时,我们举行了婚礼。

  婚礼很盛大。

  圈里的商贵全来了。

  只不过他们大部分都是带着其他的心思来的。

  唐家大小姐嫁给被傅家抛弃的废物。

  他们要衡量以后,要攀附或合作哪个「傅」家了。

  婚礼上傅云周是拄着手杖出席的,虽然走起路来还是不太好看。

  「傅云周,你还挺像个绅士的。」

  「没办法,长得帅。」

  贱兮兮的嘴皮子又回来了。

  因为傅云周的缘故,婚礼的流程十分简单。

  而我的父亲,也在这场婚礼上宣布,唐家集团将交给傅云周打理。

  我瞄了瞄傅家的人,他们显然已经有些坐不住。

  而其他人面面相觑之后,也开始自己的小算盘了。

  傅云周本身就是有能力的,不然在原剧情里也不会差点真的得到傅氏。

  就是手段不光彩。

  这次我让他光明正大夺回来。

  他心里那根刺就被彻底拔掉。

  任务不就成了!

  13

  「云周,你结婚这么大的事,怎么也不叫大哥,要不是收到唐家的请帖,大哥都不知道你结婚。」

  「瞧瞧弟妹,长得真漂亮,我们云周有福气啊。」

  傅长屿的父亲傅云山上来就是感情牌。

  全然忘了,他们抛弃傅云周,对他的不管不顾。

  「我记得大哥说过,我不再是傅家的人了,如今你这样,我怀疑你有点图谋不轨啊……」

  傅云山被噎了一下:「云周,你看你这孩子,怎么说咱们也是兄弟。」

  「对啊,云周,你大哥可是时常想着你这个弟弟的,毕竟你们是亲兄弟。」傅夫人跟着帮腔。

  「哦,兄弟,可是大哥,你对我下手的时候,也没把我当兄弟啊。」

  「还有长屿一直骂我废物,估计他都忘了我是他亲小叔吧。」

  两句话把他们噎得哑口无言。

  气氛一瞬间凝滞。

  「开玩笑,开玩笑。」傅云周又缓和气氛,「大哥怎么能害我呢,长屿也是,喊什么都行,我跟他差不了几岁,喊小叔也把我喊老了。」

  「大哥,弟弟的喜酒,你可得多喝几杯,那边还有客人,我们先过去了。」

  傅云山的脸已经是明晃晃的阴沉。

  就在我们走开不久,傅云山带着傅家人离开了。

  看来另有隐情啊。

  「别想了,傅云山派人把傅云周的刹车弄坏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傅云周开车技术有多好,人为的。」

  「哦豁,我还以为女主爸是傅云山雇佣的呢。」

  「想什么呢?」傅云周在我眼前挥了挥手。

  「你刚才还挺会说的。」我胡诌了个借口。

  「三成功力,不值一提。」

  他将手里的酒杯和我的碰了一下。

  「系统,你信不信,傅云周绝对是个腹黑。」

  「你才发现啊。」

  14

  傅云周接手唐氏以后,唐氏开始更上一层楼。

  虽然背地里常有人唏嘘他的身份,喊他「赘婿」

  但是都被他的手段一一折服,心甘情愿地跟着他工作发大财。

  至于我那个老爸卸下唐氏集团的重担,带着我老妈,去旅游了。

  临走前说:「花,你好好照顾我儿子,别让他太辛苦。」

  呃,他是不是忘了,我才是他女儿……

  而傅云周并不着急对傅氏报复。

  因为就凭着他现在,之前走掉的一批人又上赶着讨好他。

  15

  就比如我俩出席了一次宴会,傅云周可以用众星捧月形容了。

  他以前的那些朋友也将他团团围住。

  纷纷奉承他。

  「云周,咱俩可是大学同学,知道你出事,我也是十分痛心啊。」

  「云周,你大哥太不是人了,兄弟无条件支持你。」

  「云周,你看咱们那个合作,你能不能考虑考虑?」

  「云周,你可是咱们这一代里,最有出息的!」

  「云周……」

  就连我都沾了他的光,好多家的总裁太太为了自家的合同,都来跟我闲聊,东扯西扯,就为了让我给他们家公司说说好话。

  俨然忘了,唐氏是谁的公司。

  而曾经众星捧月的傅云山傅长屿则是被冷落得彻底,甚至主家在傅云周面前,多跟他们说句客套话都不敢。

  「唐晓花,你看到了吗?就我小叔这样的,以后身边肯定不缺女人。」

  「而你,说不定不久就要被厌弃了。主要就你这样的,也配不上她。」

  说话的是个陌生女生。

  一时之间,我还真不能确定她的身份。

  「傅云山朋友的女儿,之前喜欢过傅云周,只不过傅云周车祸后,就不跟他来往了。」

  系统为我解答。

  「你放心,至少我敢保证以后他身边的女人不会是你。」

  「有权有势的时候,你上赶着,没权没势,你跑得比兔子都快。」

  「你!」

  恰巧此时傅云周走了过来:「怎么了?」

  「小叔,她欺负我!」女生率先告状。

  小女生的把戏啊……

  只见傅云周皱了皱眉头,问我:「你欺负她了?」

  就在女生满眼希冀地看着他时,他又补充了一句。

  「你欺负她了,晚上可就不能欺负我了!」

  不愧是傅云周,这张嘴无人能比!

  至于那个女生,直接跑走了。

  「完了,你男神的形象破灭了。」

  「没事,我还是你的男神就行。」

  傅云周不要脸皮地笑了笑。

  我白了他一眼。

  这场小闹剧就散掉了。

  16

  傅云周的事业扶摇直上,将近一个月,才有个难得休息机会。

  我俩坐在花园的秋千上吹风。

  下午的清风特别舒服。

  「唐晓花。」他喊我。

  「嗯?」

  「吃软饭真香啊!」他喟叹一声,靠在秋千上,转头看我。

  我发现傅云周的眸子还挺亮,像是有星星般。

  我连忙避开他视线:「我可不管你一辈子软饭,不然你就真成我爸亲儿子了。」

  「唐晓花,你真是缺心眼。」

  嘶,这是他第三次说我了,前两次我忍了,这次我不惯着他。

  直接揽住他的脖子,用力一夹:「小瘸子,事不过三懂不懂?再说我缺心眼,把你打回轮椅上,一辈子起不来。」

  「你好不容易让我站起来,舍得让我坐回去吗?」

  他是懂怎么拿捏我的。

  但我还是嘴硬道:「你以为我不敢?要不试一试?」

  「好了。」他挣脱掉我的禁锢,揽住我的肩膀往后靠。

  「安静晒太阳。」

  「哟,终于不当黑暗中的忍者,也喜欢晒太阳了?」

  我故意逗他。

  「有你在,黑暗忍者我也当不成了啊。」

  他将我的头往他那边又揽了揽,靠在他肩上,他闭上眼睛:「别说话,眯一会儿。」

  说完,他好像真的睡着了。

  午后的阳光温暖又舒服,刚开始我觉得这姿势有点别扭,可惜他劲太大,没挣开,反倒我也不知不觉地睡过去了。

  此时看着进度飙升的系统正想说这个好消息,看到这场景直接沉默了……

  17

  等我醒了后,发现傅云周也醒了,正盯着我看。

  「干……干什么?」

  他移开视线,把胳膊抽回去,揉了揉:「你可算醒了,我这胳膊都被压麻了。」

  我翻了个白眼,表示无语。

  他刚才那眼神,我还以为我对他做了什么,就是胳膊压麻了而已。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把傅家拿回来?」

  我扯了个话题。

  「再等等,不着急。」

  「有一点,傅长屿他们得活着。」

  男女主活着,这个世界才能不崩。

  但是傅云周我还真拿不准他。

  毕竟现在的他,搞死一个傅家轻轻松松。

  就是字面意思上的「死」

  「你想什么呢?我可是守法好公民。」

  「我肯定让他们好好活着。」

  可我怎么觉得,他想的可能并不像他说得随意呢……

  18

  这一等又是三个多月,傅家被多方打压得已经岌岌可危。

  傅云周才下场,吃掉了这口肉。

  傅氏集团成了唐氏的子公司。

  同时,秦书柔找上了我。

  她对我打感情牌:「小婶,你劝劝小叔,别做得太绝了,说到底我们都是一家人。」

  「而且,我也有了傅家的下一代,小叔也要给我们留条活路啊。」

  我看着她微微隆起的肚子,有些复杂。

  现在的傅长屿一家,有别墅住,有车开,虽然生活没以前好,但肯定不差。

  傅云周已经手下留情了,怎么还说不给他们活路呢……

  我不理解。

  「宿主,你忘了,男主如今被打压得啥也不是,没有成长,他还要帮秦家还那些欠债,以前有傅家,都是小意思,现在只能保证自己的基本生活了。」

  「小说中的富家公子和欠债姑娘的情比金坚,我永远不懂。」

  「设定就是这样,无论他们崩成什么样,他们的爱情永远纯洁美好,一生一世,这就是小说男女主。」

  「柔柔,不要求她,她算个什么东西,家底被傅云周搬空的蠢货罢了。」

  傅长屿来了,他不再是之前那般意气风发,昂贵的私人定制变成了普通的牌子。

  虽然也是大牌,但明显的消费降级,让他颓废了不少。

  他拉起秦书柔的手,要带她走。

  只不过走前还得挑拨两句我和傅云周。

  「唐晓花,你也迟早有这么一天的,傅云周肯定把你唐家啃的骨头渣都不剩。」

  我当然不在乎他的话,自顾自地喝了口咖啡,问系统:「进度怎么样了?」

  「百分之九十五。」

  「傅家也回来了,他也阳光了,还差什么呢?」

  系统沉思了一会儿,说:「人都是情感动物,我……」

  「我明白了。」

  「什么?」

  「你不说了情感,给他找个老婆!让他事业爱情树双丰收!」

  系统沉默,最后说了一句:「你是任务者,你看着来。」

  19

  我开始跟傅云周各忙各的,谁也不知道对方在忙什么。

  直到有天他下班早,我才跟他凑到一起。

  「傅云周,快来跟我看看。」

  他一眼没看,拉着我就走:「走,出去遛遛。」

  「外面在下雪。」

  我想拒绝,他却丝毫不给我拒绝的机会。

  司机把我和傅云周送到了一条街上,就离开了。

  晚上的雪在路灯的照耀下,泛着细闪的光。

  傅云周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条围巾,帮我围好。

  「当年你出国前就想送你的,却没送上,如今也算迟到的礼物,物归原主了。」

  黑白色的羊绒围巾,是我当年喜欢的熊猫款。

  「走吧,咱们散散步。」

  傅云周要拉我的手,我佯装无意地避开了,他也不尴尬,将手插进口袋,率先往前走。

  我先是跟在他后面,然后并行:「傅云周,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工作和家两点一线。」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要不要找个老婆,孤家寡人怪可怜的。」

  我试探地跟他提了提。

  他一愣,脚步却没停:「我不是有老婆吗?」

  「不是说了假结婚,我可不跟你假一辈子。」

  「我最近还帮你看了几个不错的女孩子,你们站一起绝对郎才女貌,要不你回去跟我看看照片?」

  傅云周止住脚步,转身看着我深深叹了口气。

  「唐晓花,我都明示这么明显了,你怎么不开窍呢?」

  我直直撞进他那幽深的眸子里,心脏突然漏了一拍。

  「系统,我能不能留在这?」

  我对傅云周很早以前就心动过,但因为任务者的身份克制了下来。

  当看到傅云周颓败的那副鬼样子时,复杂的同时更多是心疼。

  我的明媚少年不该变成这样。

  所以这一刻,我将埋藏了多年的问题,终于问出了口。

  「宿主,我一直以为你不开窍呢,任务完成你也要在这个世界待一辈子,跟任务人物谈恋爱,完全可以的!」

  傅云周并不着急我的沉默,相反他十分地有耐心。

  「你喜欢我什么?」我问他。

  他再一次伸手拉住我的手,这次我没有躲。

  他带着我往前走,语气又多了些不正经:「主要当你家赘婿太爽了,背靠大树好乘凉。」

  「再不正经,直接给你打回轮椅上。」

  恰好此时走到一个巷子口,我越看越眼熟。

  这不正是我刚到任务世界,跟傅云周见面的地方吗?

  「事实上,当年就在这我对你一见钟情。」

  「当时你说:『金融系的傅云周同学, 我是你的钦慕者,可以加个联系方式吗?』」

  「一眼就撞进我心里了, 不然我那么傲娇,怎么可能给你联系方式。」

  我想了想, 当年的我明明说的是:「傅云周吗?加个联系方式,常联系。」

  然后他正跟别人聊完天, 呲着大牙就给了。

  丝毫没带犹豫的, 傲娇, 更是不存在……

  20

  「傅云周, 我也告诉你个秘密。」

  「什么?」

  「其实我也喜欢过你。」

  「什么时候?」傅云周有些明显的诧异。

  「当然是你 20 岁的时候了, 年轻开朗,大男孩一个。」

  说着还啧啧两声:「可惜现在你老了。」

  「老?我这叫成熟了, 更有魅力, 明不明白?」

  我挣脱开他的手,往前跑了几步:「二十岁的傅云周和二十七岁的傅云周能一样吗?」

  「不过……」我故意拉长了尾音, 笑着大声说,「老男人, 凑活凑活也行。」

  「唐晓花,你别让我追上你!」

  当然最后我还是让他追上了, 一个小瘸子,我总不能欺负他。

  「我想说的话,全都不用说了。」他将我的手握住, 放进他的大衣口袋里。

  「你想说什么?」

  「骗你继续当我老婆呗……」

  「那你为什么选下雪天?」

  「浪漫呗!」

  这条路很短,我们很快走完了。

  但是未来的路很长,我们要用一生继续走。

  今朝同淋雪, 余生共白头。

  21

  「嘀, 反派救赎任务进度百分之百,任务成功。」

  (正文完)

  番外——二十岁的傅云周

  第一次见到唐晓花,她就逆着光走来,一眼就撞进了我心里。

  她先加了我的联系方式, 那一刻我的心里是雀跃的,但我强忍着没表现出来。

  她应该也没看出来。

  我喜欢唐晓花约我出去玩, 跟她打打闹闹聊天说笑。

  因为跟她在一起永远都很放松。

  她喜欢说:「傅云周, 知道什么叫阳光开朗大男孩不?说的就是你。」

  而我每次笑笑,并不想告诉她实情。

  因为我跟那些人装得很累, 我怕她知道后, 会认为我对她也是装的。

  她还喜欢问我:「傅云周,我是不是你的好朋友。」

  我每次都故意不回答她, 但我的心里却一遍遍在说答案。

  「你是我的好朋友,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但朋友这个词也略显酸涩。

  我更希望的是女朋友。

  直到有天我终于鼓起勇气告白。

  她说喜欢雪, 喜欢新出的一款黑白熊猫配色的围巾。

  我就早早准备好礼物,等待下雪天送给她。

  可是下雪天没等到, 我等到了她出国的消息。

  她说:「傅云周,你可不能忘了我, 我还会回来找你的。」

  我点点头, 只是嘱咐她照顾好自己。

  她拍拍我的肩, 郑重地嘱咐我:「朋友,有事给我发信息,我肯定回来帮你。」

  我只是再次点头, 把她送上了飞机。

  晚上,我看着身侧的礼物。

  或许,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送出去了。

  (全文完)

添加评论

By ifun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