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节 穿成霸总文的管家后

  我穿成了霸总文中的管家。

  我穿来的时候,霸总含情脉脉地安慰流产的金丝雀:

  「宝贝,不就是流产吗?再生就好了。」

  随后转头看向我:

  「把流掉的孩子重新放回子宫,否则我要你陪葬。」

  1

  我穿到了一本书里,成为了男主南宫霸天的别墅管家。

  南宫霸天是深情的,他正在安慰流产的金丝雀苏棠:

  「宝贝,不就是流产吗?再生就好了。」

  「生了儿子,咱们就去领证,你最乖了。」

  我的白眼还没翻完,南宫霸天就站到了我面前:

  「把流掉的孩子重新放回子宫,否则我要你陪葬。」

  站在一旁的齐医生试图拯救男主的智商:

  「南宫先生,流产是指胚胎或胎儿尚未具有生存能力而妊娠终止……」

  话没说完,南宫霸天就开始怒骂:

  「简直是庸医,十个月后,我要是看不到儿子,就让你陪葬。」

  果然,管家和医生是霸总文的两大易陪葬职业。

  我换上一副职业表情:

  「先生放心,为老板解决问题是我们管家的基本职业素养。」

  南宫霸天张狂地告诫我:

  「如果十个月之后看不到我的儿子,我就徒手掏出来你的子宫。」

  ……

  南宫霸天离开后,齐医生操着他的川普问我应该怎么办。

  「完个球球了,我是看过结局穿过来的,南宫霸天压根没有啷个孩子。你要搞啥子啊?」

  说着他的眼睛亮了亮:

  「你了解剧情?是不是有哪里我漏掉了?」

  我叹口气:

  「我只看了个开头就穿了啊。」

  不知道剧情,那我就创造剧情。干吗一定要等到十个月之后给他整个儿子出来,趁这十个月的时间里,攒够钱赶紧跑路,难道不香吗?

  为资本家打工兢兢业业,人家觉得是理所应当,倒不如给自己搞钱,看着银行卡的余额不断增多,那才是真正的快乐。

  我和齐医生敲定了合作,我们一同致力于在南宫霸天这个冤大头那里搞钱,反正他的智商看起来也不像能守住钱的样子。

  「齐医生,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叶岁,怎么称呼你?」

  齐医生叹口气:

  「好鸡儿丢人,我在原书里没有自己的名字,就是个炮灰。」

  我拍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

  「没事,你是个专业的医生,会有你的 show time。」

  2

  南宫霸天对苏棠的身体情况很是担心:

  「你这么瘦,不会影响我儿子吸收营养吧?」

  我装作不经意地提起来:

  「我听说齐医生的团队正在研制高科技产品,只要孕妇吃了,生下的孩子五岁会解微积分,七岁破格进清北,十二岁就能拿下诺贝尔。」

  南宫霸天的眼睛亮了亮:

  「还不赶紧拿来给苏棠吃?」

  我装作很为难的样子:

  「但是这产品的价格是很高的啊。」

  南宫霸天不屑一顾:

  「这天底下还有我买不起的东西吗?」

  我内心暗爽,果然上钩了。

  我一把捂住嘴巴,露出震惊的表情:

  「天啊先生,所以无论多少您都会全款一次性不讲价付清是吧?只有这样才能彰显出您的身份。」

  南宫霸天对我的追捧很是受用:

  「你去把负责人叫来,多少钱我都出。」

  我立马站到了南宫霸天面前:

  「先生,再次给您介绍一下我的身份。我兼职齐医生团队的销售顾问。」

  「产品一共两百万。」

  「十个月?」

  「一个月。」

  南宫霸天顶着一副阴暗的表情给我转了两百万,大爷似的让我明天带着产品简介去给他讲讲。

  「我总得看到产品的效果和前景才能确定要不要坚持吃吧?」

  我露出职业微笑说这是应该的。

  抠搜的资本家,给自己找借口。

  我和齐医生连夜注册了营业执照,给我们的保健产品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花东子。

  我们找大师算了,这个名字一听就能赚很多钱。

  齐医生的专业能力不容置疑,醉心实验室做营养大补丸。

  主要成分就是猪蹄和排骨,主打补充营养。

  一切都在顺利推进的时候,我接到了别墅的电话。

  苏棠哭哭啼啼地告诉我刚刚南宫霸天又吼她了。

  这不是苏棠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上次在别墅里,苏棠陪着南宫霸天玩游戏,输了一把,南宫霸天就语气不好地怪她。

  我帮苏棠说话,南宫霸天冷冷地看向我:

  「什么时候这个家里有你说话的份了?你只是一个管家,认清楚自己的身份。」

  又玩了几把,南宫霸天这边一直输,他骂天骂地,骂苏棠骂队友。

  苏棠搂着南宫霸天的脖子:

  「哎呀别生气了,让一个下人看到你这副模样多不好啊。」

  哦,我好心帮她说话,但是她心里把我当成仆人。

  所以此时我一边应付着苏棠,一边同齐医生交流着大补丸的进展。

  同情心泛滥只会影响我搞钱。

  尊重他人命运,放下助人情结,是我为人的基本节操。

  别墅里,苏棠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告诉我南宫霸天对他越来越不耐烦,身上总是带着香水味和口红印。

  我劝她和南宫霸天分开,她仇视地看着我:

  「你是不是想逼我离开,然后独占他?」

  我一肚子的话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蹦出来一句「哦」。

  别墅里找不到南宫霸天,我去他的公司蹲点。

  连续向南宫霸天介绍了几次产品,他对我的表情开始让我警惕,就像狗看到了肉包子。

  「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他锋利的下颌线让我感觉生理不适。我借口离开,被他拉住手臂:

  「你这是在欲擒故纵吗?」

  「整天为这些产品跑来跑去有什么意思?安心待在别墅里,我会养你。你们女人不就是喜欢化妆品和名牌包吗?我可以给你我的卡,但你不能主动要。」

  我努力控制自己不扇他一个大耳刮,用平和的语气劝他:

  「咱们在这里耽误一分钟,那苏棠就晚一分钟得到营养,您儿子的健康成长就少了一份保证。」

  南宫霸天笑了,笑得很是歹毒:

  「别以为披上了合作的皮,你就能拒绝我,本质上,你还是我的管家,你得听我的。」

  「我看着你的身材也不错,不如我把给我生儿子这项荣誉给你怎么样?」

  「我的要求很简单,三年生两个儿子就行了。」

  我深吸一口气:

  「我可以给你生儿子,但你不能问孩子的爹是谁。」

  南宫霸天用鼻孔看我:

  「女人,你很特别。」

  齐医生蹲在我面前给我分析:

  「当前的局势有点复杂,你莫要轻举妄动哈。」

  我暴走了几步,还是压不下来自己的火气,口音都被齐医生带偏了:

  「这个龟孙惹到老子了,生儿子,生儿子,生个仙人板板。」

  「做个霸总他是心高气傲,敢包养老子他是生死难料。」

  3

  南宫霸天对我很上心,威逼利诱让我和他在一起:

  「你要是拒绝,我扒掉你一层皮不是问题。」

  苏棠哭哭啼啼地拒绝南宫霸天养我做小情人,还用自己并不存在的孩子示威:

  「你要是娶叶岁,我就不让你把孩子放回我的子宫。」

  南宫霸天很是纠结,不停地自我反思:

  「不该让苏棠知道这件事的。」

  渣男,既想要儿子又想要新欢,喜新厌旧,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不应该脚踏两只船。

  南宫霸天烦躁地走来走去,开始呵斥苏棠:

  「什么时候轮到你对我指手画脚了?」

  苏棠气不过,上前理论,被南宫霸天一巴掌扇晕在地。

  我赶紧叫救护车来看看苏棠的情况,南宫霸天只觉得晦气,听到齐医生说苏棠现在的身体不适合孕育孩子之后,大步流星地走开。

  苏棠醒来的时候,先是在房间里环顾了一圈,没有看到南宫霸天的身影后,暗自神伤。

  我拉起来了她的手。

  「和南宫霸天分开吧,你看他情绪不稳定,家暴男要不得啊。」

  苏棠抽回了手:

  「爱能止痛,他打我是因为他爱我,他怎么不打别人?他怎么不打你?」

  我叫叶岁,他敢打我,是想在太岁头上动土吗?

  我又拉起来了苏棠的手:

  「这世界天才太多了,你必须为傻逼争口气是吗?」

  苏棠对我的嘲笑不满,我换了语气同她讲道理:

  「你好好想想南宫傲天真的爱你吗?你都怀孕了,他还不和你领证给你名分,硬生生地要求你生儿子,他家是有皇位要继承吗?」

  「现在孩子也没有了,就是一个绝好的和他切割的机会。你留下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后面你会怀孕,为了生儿子不停地努力,而南宫霸天根本就不会在意你,他同外面的比你年轻比你貌美的人打得火热,放任你产后抑郁。他只会轻描淡写地埋怨你小题大做,说同样都是生孩子,怎么只有你这么矫情。」

  「你坚持不下去了,想自杀又怕孩子看到,只好跑到厕所里悄悄割腕。但是孩子一哭,你又舍不得。所以你身上新伤旧伤不断,但是南宫霸天不知道身处哪个温柔乡。他会觉得你丑你烦是个黄脸婆,他会躲你躲得远远的。」

  苏棠的神色犹豫。

  我接着劝她:

  「你要知道,在自己身上找到幸福并不容易,但是在别的地方找到幸福是根本不可能的,你要自救,从缺爱的圈子里跳出来。」

  苏棠的眼中蓄满了泪,问我怎么知道她缺爱。

  「如果不是缺爱,怎么会紧抓不放眼前来自南宫霸天的零星温柔?」

  苏棠将信将疑:

  「可是离开了他,我应该怎么办呢?我什么都不会。」

  「来跟我和齐医生一起干,我们的花东子最近在发掘隐形客户,正缺人手呢。」

  苏棠赶紧告诉我她害怕和人打交道。

  我也急了:

  「怕个铲铲,你怎么哈戳戳的?」

  4

  我安排苏棠去旅游了,见了大好河山,才能明白格局。不能把自己困在自己所认为的世界里。

  苏棠离开后,南宫霸天打扮得和开屏花孔雀一样出现在我面前:

  「你故意把苏棠打发走,是不是想独占我?」

  「今晚你跟我去聚会,我带你去见我朋友。你好好表现,给足我面子。」

  我夹着声音说话:

  「和你在一起我很没安全感的,你看看你那么优秀,我那么普通,我时常觉得自己配不上你。」

  「你能不能给我一个证明,证明你爱我啊?」

  南宫霸天被我哄得心花怒放:

  「你说你想怎么证明?」

  「不如我们搞个情侣纹身吧。有纹身的男人最酷了,这可是身份的象征呢~」

  南宫霸天的眼皮跳了跳。

  我一边下单纹身贴,一边听着齐医生的忠告:

  「聚会在啥子地方啊,不要去咯。」

  「说什么呢?能和南宫霸天玩到一起的,想必脑子也不怎么灵光,这可是个发财的机会。」

  我给自己贴上了纹身贴,胳膊上贴了醒目的「南宫霸天」四个大字。

  又找齐医生要了巴豆粉,浩浩荡荡奔赴我的战场。

  聚会现场,南宫霸天的朋友们看着他胳膊上的「叶岁」两个字,纷纷嘲笑他是恋爱脑。

  我也跟着笑,他是真去纹身了啊。

  被嘲笑的滋味不好受,南宫霸天对着每个人爆了句粗口。

  我贴心地给他倒了杯水润润嗓子。

  喝完后,他就捂住了肚子,面目狰狞地往洗手间的位置狂奔。

  我挑了挑眉毛,齐医生不愧是专业的,巴豆粉的效果这么好。

  南宫霸天离开后,他朋友同我说话的语气不对了:

  「叶岁是吧,能哄得霸天团团转,还去纯爱搞纹身,是床上功夫过人吧?你开个价,兄弟们一起玩玩。」

  果然,傻逼的朋友还是傻逼。

  在他的眼里,女人就是男人的附属品,床上的玩物,可以共享,也可以随意丢弃。

  今天我就得改改他们的认知。

  我佯装生气:

  「这位先生不要乱说,我和南宫霸天是工作上的关系。」

  「哦~什么工作啊,说给我听听。小妞,我的那方面工作也不错的,你试过就知道了。」

  我拿出来印着花东子 logo 的名片耐心介绍:

  「先生最近是否会腰膝无力、四肢冰冷?是否会有听力或者记忆力大不如前的情况?」

  对面的人收起来了玩笑的神色,郑重地问我:

  「小妞你怎么知道的?应该怎么办?」

  我笑了笑:

  「请叫我叶经理。」

  「叶经理你好,我叫上官傲天,你说的症状已经困扰我很长时间了,请问你有什么办法吗?」

  他们这种人就是这样,瞧不起不如自己的人,又极其跪舔能给自己带来好处的人。

  永远做不到对任何人都一视同仁。

  我管理着表情,不让他看出来我对他名字的嘲笑:

  「不如尝试一下我们花东子最近推出来的套餐 A,坚持一个疗程,相信您的情况会得到改善。」

  南宫霸天从厕所里出来的时候,我已经谈成了好几笔业务,发展了好几个忠实客户。

  而他,被他的朋友们嫌弃着身上的气味。

  齐医生好奇地问我,怎么会知道上官傲天的病症。

  「我说的不过是肾虚的表现罢了,像他这种满嘴生殖器的人,怎么可能不肾虚。眼袋都快垂到啤酒肚上了。」

  5

  打通了上官傲天这个口子之后,我陆续收到了几笔他们圈子里的订单,有了一定的积蓄。

  我向南宫霸天提出辞职,今后我就不是他别墅里的管家了,我要从他的住所里搬出去,购买自己的房子。

  这层雇佣关系必须脱离开,否则南宫霸天永远会觉得我低他一等。

  是满足他们上层人欲望的小玩物。

  南宫霸天放狠话挽留我,可惜说到一半就跑去厕所了。

  得给齐医生提奖金。

  可惜我低估了南宫霸天的战斗力。

  我刚刚成立了花东子工作室,放鞭炮庆祝呢,就有一个大妈在我的开业典礼上拉起来了横幅,横幅中央写着几个大字,说我介入别人的感情。

  大妈的嗓门贯穿方圆几里,大声宣扬着我是南宫霸天的小三,故意赶走了正室苏棠谋求上位。

  我心下一沉,今天是工作室开业第一天,若是周围的人被谣言洗脑,将来怎么发展我的业务。

  所以我喊得比大妈声音还大,露出来真情实意的伤心表情:

  「妈啊,我的亲妈,你不要因为爸他出轨了,就觉得全天下的女人都是小三。我是你的女儿啊。」

  周围人开始小声议论,对着大妈指指点点。

  大妈开始为自己解释:

  「你们别听她乱说啊,我老伴和我关系很好的,这个女的一看这模样就是破坏别人家庭的人呢。」

  我上前拦住了大妈的胳膊:

  「妈,你怎么开始搞雌竞那一套了啊。爸他只是夸了我一句做饭好吃,你不要多想啊。」

  周围人恍然大悟:

  「哦,原来是娇妻文学啊,这么大岁数了还搞什么语言暴力啊。」

  大妈使劲甩开我抱住她胳膊的手:

  「大家不要听她乱说啊,我不认识她的。」

  我拼命挤出了滴眼泪,对着邻居们声泪俱下:

  「你们瞧瞧啊,我妈刚刚说我是小三,现在又说不认识我了,怎么病情这么严重了啊。能不能麻烦打个 120,我要给我妈看病啊,砸锅卖铁我也要治好我妈。」

  好心人感叹我的善良,热心肠的人还带来了医生。

  走在最前面的就是齐医生。

  他朝我眨了眨眼:

  「叶岁,阿姨的这个病,先试试咱们的套餐 B,如果没有疗效的话,再送到医院。」

  我故意吓唬大妈:

  「如果没有疗效的话,是不是就得长住医院了?钱不用担心,妈,我保证让你在医院受到最好的治疗和照顾。」

  我一边喂大妈吃下我们花东子的套餐 B,一边招呼几个身强力壮的中年男人送大妈去医院。

  大妈的神色惶恐,连忙说自己没有任何毛病。

  我痛心疾首地擦着眼泪:

  「妈,这药真的有这么好用吗?你可不要为了给我省钱乱说啊,走吧,我们还是去医院看看,更为保险一点。」

  大妈连连推辞:

  「我没病,我本来就没病,是南宫霸天雇我来你这里闹事的。」

  又是这个诡计多端的男人,这是南宫霸天想的阴招,让我名声扫地,从而投入他的怀抱寻求帮助。

  我使劲扮着可怜:

  「妈,你可不要乱说,你怎么能诬赖南宫先生啊?」

  「看来是我们的产品效果欠佳。你还没有清醒过来,竟然诬赖南宫先生,这让他知道了可不得了啊。咱们得去医院看看啊。」

  「好了好了,我没病了,你的产品真好,你不是小三。」

  大妈慌里慌张地离开了,齐医生朝我比了个大拇指。

  在大妈出现的时候,我就提前联系了齐医生,让他赶紧雇几个人穿着白大褂到现场来,目的就是为了镇场子。

  看着大妈落荒而逃的背影,我眯了眯眼睛。

  我去找南宫霸天的时候,看到了大妈在诉苦:

  「你都不知道啊,那个叶岁胡说八道有一手啊,这事你得给我加钱。」

  我尖叫了一声:

  「天啊妈妈,你怎么能来这里诬赖南宫先生啊?刚刚你在我工作室门口闹了那一出,有人录了视频发给媒体了,不如你就对着媒体的镜头说说真相吧。我相信南宫先生这么温柔善良,一定也想还你一个公道的。」

  南宫霸天面子上挂不住,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把手放在嘴边咳嗽了两声:

  「那什么,这个大妈她,她……」

  我引导着南宫霸天:

  「她有精神病对吧?」

  「那就把她送去精神病院吧,不然在媒体面前诬赖你可就不好了,你说是吧?」

  南宫霸天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让人把大妈拖到了精神病院。

  齐医生早早地等在那里:

  「大妈,说说你今天为什么会去闹事吧?说实话,证明自己没有精神病,自然就不用待在这里了。」

  齐医生把大妈的坦白录像带传给了我,我加密保存,这东西会用上的。

  6

  大妈这么一闹腾,倒是给我打了不少广告。

  不少人在咨询花东子的套餐 B 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这是齐医生团队研发出来的,真材实料,都是补品,对身体是很好的。

  一时间订单激增,我又狠狠地赚了一笔。

  事业搞得风风火火,引来了南宫霸天的母亲丛女士约我见面。

  她直截了当地问我要多少钱才能离开她的儿子。

  这是不是有钱人的通病啊,总觉得自己是最好的,所有人都要围绕着他们转。

  「五百万。」

  我一口开出来了我的价格。

  丛女士冷嗤一声,把支票推到我面前。

  我没有着急接过来,只是露出了我的胳膊,洁净,什么东西都没有。

  「丛女士,据我所知,您儿子的胳膊上是有我名字的纹身吧?从这件事上就可以看出来我对您儿子不感兴趣了。」

  我把支票收到自己面前:

  「丛女士,我不会和您儿子谈恋爱,但是您的支票,我收下,算您的入股。您得在您的圈子里宣传我们花东子套餐。」

  丛女士诧异地盯着我,满脸都是戒备。

  我和和气气:

  「丛女士,我在邀请您加入我们的团队。在您的圈子里,想必是有鄙视链的吧?拍照的时候您是否站在 C 位?合照的时候您是否会被裁掉?您的富婆太太圈里会不会相互比较彼此背的包?穿的衣服?」

  丛女士被我戳中了心思,并不言语。

  「何苦勉强自己进入别人的圈子里,自讨没趣。您费心融入反而受到排挤。有钱才有底气。目前我们的套餐 B 在市场上很受欢迎,想必您也有听说过。有许多富商太太向我打听这款产品。我相信您圈子里的人也会有兴趣的。如果您能给她们带来这些资源,她们对您的态度自然也会发生变化。」

  「人际关系的本质是交换关系,这才能体现出来您的价值。」

  「再者说,您认识上官傲天吧?他在使用我们的另一款产品,我们的产品效果到底怎么样,你可以去问他。」

  丛女士的表情松动,我当着她的面给上官傲天打电话。

  「叶经理,你的产品对我的效果太好了,我还想订购十个疗程。另外,我还有五个朋友,也想在你们这里订购产品。」

  挂了电话,我会心一笑,能不好吗?

  每天规定九点、十二点、晚上七点吃补药,吃药前半个小时要吃饭,吃药后不能剧烈运动。

  这不就是变相规定早睡早起,三餐规律吗?

  所谓的补药,不过就是 VC。

  上官傲天他们年纪轻轻,只要坚持日复一日地自律,哪里还需要什么灵丹妙药的补品。

  7

  丛女士认真听取了我的话,开始兢兢业业地推销我的产品,按照她一我九分的比例,我在家躺着也能赚到盆满钵满。

  我开车去找齐医生时,他还在实验室里研究新产品。

  我发自肺腑地感谢他,如果不是他研究出来的套餐 B 质量过硬,任凭我怎么想方法宣传也没有用。

  齐医生害羞地笑笑,摸摸自己的头发:

  「你莫要夸大我哈叶岁,我晓得。要不是你看到一直站在边边上的我,我还是个炮灰呢。」

  熬过低谷,繁花自现。

  「是你自己有真才实学,所以才有了用武之地。」

  「你的才能是你本身的特征和闪光点,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设定好的剧情并不能抹掉你的才华。给自己起个名字吧齐医生。」

  「啷个名字好啊你觉得?」

  「起个响亮又文雅的,毕竟你是主角嘛。」

  「齐德龙东强。」

  「叶岁你咋子这副表情,这个名字不文雅响亮吗?」

  「……」

  看着我的银行卡一笔一笔地进账,我顿觉自己是阳光开朗大女孩。

  如果南宫霸天不高调追求我的话。

  工作室楼下,他摆满了一圈蜡烛,最中间的位置摆出了一个蛋糕的图案。

  蛋糕上还有我抽象的大照片。

  周围都是花,白的黄的都有。

  南宫霸天站在中间,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收拾得人模狗样,在给我唱走调的生日快乐歌。

  旁边的人兴致勃勃地看着我,中间有的人不知道是被这场景感动的,还是被风迷了眼睛,开始掉眼泪了。

  在我活着的时候能亲眼看到这场面,也算是开了眼了。

  周围人在窃窃私语:

  「天啊,这是什么浪漫小说情节照进现实啊?南宫先生花了这么大力气给叶岁庆生,要是我肯定感动得以身相许了。」

  你是你我是我,不要用你来带入我。

  「他们可真是相配啊,叶岁再也找不到比南宫先生更优质的男朋友了。要是我的追求者愿意这样子给我过生日,我都会觉得幸福死了。」

  那这福气我就送给你了。

  齐医生提醒我:

  「这个龟孙在搞道德绑架啊。」

  「这可太好了,反正我也没有道德。」

  在南宫霸天拉丝的眼神中,我上前握住了他的手,十分真诚地甩了甩:

  「南宫先生,实在是太谢谢你了,昨天我还在和团队商量新品展销会应该以怎样的形式举办,没想到今天你就来打样了。」

  「形式非常好,一看就能体现出来您的审美。」

  「我只想小小地补充一点,再来几个 185 帅哥模特吧,拿着我们工作室的产品拍视频。天啊,这是多么美好的风景线啊。」

  南宫霸天惊讶得嘴巴都合不上。

  我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走到刚刚的蜡烛中间,激情征求意见:

  「大家说说,对我们的模特有什么要求?奶狗还是狼狗?16 块腹肌好不好?会唱歌的要不要?」

  周围人的欢呼声把南宫霸天的声音掩盖下去,他们一窝蜂涌上来在我这里登记对男模的要求,无情地踩灭了南宫霸天点的蜡烛。

  角落里的南宫霸天一副伤心的神色。

  伤心什么,如果不是被这些人踩灭,我也得找城管来浇灭。谁想的主意,这么多蜡烛还摆着我的照片,得现场火化我吗?

  不得不说,185 的帅小伙真是我打入高端商圈的唯一人脉。他们拿着我的产品拍几条露上半身的视频,我刚刚发布在各个平台上,工作室的电话就被打爆了。

  除了女性之外,还有大腹便便的部分男性也被吸引了注意力。

  这群男人连自己的身材管理都做不好,还求什么包养。

  一个 VC 套餐把他们打发了,他们还乐呵呵地谢谢我。

  工作室人手忙不过来,我一边招人,一边帮员工送货。

  路上遇到了南宫霸天和几个人聚在一起。

  我走近去听,发现南宫霸天在找人出主意,怎么才能一举拿下我。

  看吧,这就是感情淡漠的人,你对他掏心掏肺,他爱答不理。

  你晾着他,他反而上了心。

  有人建议他找个替身让我吃醋。

  我冷哼一声,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扯头花,我让你看看谁是爹。

  8

  钱攒得差不多了,我在考察了几家机构之后,决定参与竞标科技培训机构。

  一个齐医生是不够的,只有人才开花才能「齐德龙东强」。

  四处找资料走流程都很顺利,只是在最后一步卡住了。

  我实地考察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果不其然,发现了南宫霸天从中介入。

  我约他到咖啡厅,坐下来好好谈谈。

  他跷着二郎腿,看着我给他磨咖啡,加糖加奶,笑得很荡漾。

  「这些别墅里的事,你做得还是很熟练。」

  「女人嘛,就应该在家里相夫教子,子宫不使用,难道不是浪费?」

  我抿了一口咖啡,有点苦,希望南宫霸天接下来的命运比这咖啡还苦。

  「南宫先生,你也是大企业家了,在社会上有一定的影响力,你为什么没有意识到女性在维持社会关系中的重要性呢?」

  「在当下社会,对于男女关系的认知是非常畸形的,许多真正宣扬的男女平等理念,都会被打上女权的名号。从来都没有真正的男女平等,女性一直都是弱势群体,是被社会固有观念所认定的为家庭牺牲的一方。」

  南宫霸天的表情非常不耐烦,把咖啡杯子重重地磕在桌子上。

  「你倒是和我说说,女人不在家里照顾家庭,还能怎么体现价值?男人赚钱女人顾家,这怎么就不是平等了?」

  我朝南宫霸天坐得近了些,确保他能听清楚我的每句话。

  「你所认为的平等,是肉眼可见的公共场合男女厕所数量一致吗?如果真正关心过女性,就应该知道女性上厕所的时间要比男性长,那么女厕所的面积就应该比男厕所大,因为女厕所的使用频率和时间要长。可是现在呢?公共场所中,排队等待的大多是女厕所会发生的事情。」

  「再说到女士优先这方面,难道企业招工的时候会不考虑到女性的产假生理期优先招收女性吗?凡是提倡女士优先的地方,都是想要通过所谓的不痛不痒的补偿去掩饰不平等这个真正的问题罢了。女性真正需要的并不是男性帮忙开个门、帮忙拧个瓶盖这种细枝末节的小事,而是需要一种认可,一种可以和男性承担同样社会意义的认可。」

  南宫霸天的表情很是迷茫,我赶着促成竞标,买单之后就匆匆离开。

  刚走过一个拐角,突然被人捂住了口鼻。

  我剧烈挣扎也没有用,很快就在迷药的作用下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废弃的仓库里,周围都是没有修剪的树和杂草。

  劫匪献宝似的把我绑着送到南宫霸天的面前:

  「南宫先生,都按照你说的做好了。监控我就放在这里,已经打开了。到时候您把她这样那样,又保留着监控,她一定会乖乖听话的。」

  我叹了口气,刚刚和你解释了一大堆,本以为能把你引到正道上来,没想到还是在阴暗扭曲爬行。

  南宫霸天扯着领带朝我猥琐地笑:

  「早早听话不就好了,何必搞成这个样子。」

  「你说待会儿我们拍下来哪些姿势比较好呢?」

  我有些害怕,但我不能表现出来,南宫霸天的这种变态,看到我的害怕,会更加激起来他的欲望。

  「不就是一段录像?你有什么本事证明是我本人?如果证明不了,你就是诽谤,如果证明了,这就是你侵犯我的证据。」

  「什么年代了,还搞荡妇羞辱这一套呢?懂不懂法律是永远坚实的保障啊。」

  南宫霸天发了狂,不管不顾地扯着我的衣服。

  「法律?我看看是法律快, 还是我更快?」

  「我今天就在这里玩死你, 我看你的法律什么时候能找到你。」

  余光中我看到有身影在我背后,保镖们推门而进,门外响起了警车的声音。

  我手上的绳索解开之时,南宫霸天已经被保镖们按在了地上。

  我觉得不解气, 朝着他的裆部就踢了过去。

  我蹲下来拍了拍他的脸:

  「步入资本局, 就得有自保的意识和能力。我早就在日常出行的时候就安排好了保镖。身上也随身带着定位器, 一旦遇到意外,报警、追踪、定位这都是一气呵成的事情。」

  南宫霸天愤恨地看着我。

  我跟着警察去做了笔录, 同时把之前证明大妈受南宫霸天的雇佣而威胁我的证据也给了警察。

  正式联系律师以故意伤害罪起诉南宫霸天。

  既然口头教你, 你学不会,那我就用实际例子告诉你, 为什么法律是永远坚实的保障。

  随后, 我回家睡了个好觉。

  9

  南宫霸天入狱,我趁机清理了他的商业王国, 买下了股东的股权,成为了最大股东。

  南宫家族从此要为我打工。

  上官傲天一众人见了我都要恭恭敬敬地叫我一声「叶总」。饭局上, 第一杯酒, 他们都要敬给我。

  丛女士求到我面前, 希望我能给南宫霸天一条活路。

  我擦干净了她的眼泪:

  「事情一码归一码,你是我的合作伙伴,我尊重你。但是南宫霸天是伤害过我的人,应该付出相应的代价。你可以努力工作,帮助他有资本东山再起,只要不危害我,我都不会上手干预。」

  毕竟咱们可是一九分成啊,你越努力,我才能赚得更多。

  站在花东子工作室门口, 我感叹一句,当初的大师说得真对,这真是一个有巨大利润的名字。

  工作室步入正轨之后,我开始投资学校, 为我自己培养人才, 也是为社会输送资源。社会的资源应该掌握在有文化有思想格局的人手里, 而不是像南宫霸天这种自私无知又普信的人手里。

  除了学校之外,我还投资了孤儿院。算算日子,苏棠也差不多应该旅游回来了, 我打算让苏棠来经营。出了一趟门, 她心中理应有了更多的想法, 心中有了大爱。所以她是孤儿院院长的不二人选。

  我以「齐德龙东强」这个名字买下了一个实验室,有真本事的人应该有一个平台来把自己的所知所学变成实践, 造福一方。哪有人会是天生的炮灰。

  南宫霸天的别墅我也买了下来,留作工作室的仓库使用,用来贮存产品。丛女士问我能不能再给南宫霸天一个机会, 如果他出狱后能够改过自新向我道歉,那么别墅仓库的管家一职,倒是可以留给他。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分工,当然我也不例外, 之前公司里那些 185 奶狗狼狗们还没安排呢,我得去看看。

  我还得看着,女性的真正崛起。

  (完)

添加评论

By ifun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