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尔含光

出自专栏《恋爱吗,我超甜》

我直播王者,五楼补位瑶,被打成 0-5。

队友开麦:「女的就是菜。」

我:「你是塑料袋吗,那么能装?先把战绩打正了再和你爹说话!」

我被他粉丝骂蹭热度。

结果他邀请我双排:「骂得不错。」

1

最近过年,其他主播都停播了,只有我一如既往地当劳模,每天直播十个小时。

没办法,谁让我只是个刚开始直播没多久的小透明呢。

上线火速开了一把单排,娱乐局,所以用的星耀小号。

五楼队友一上来就预选打野澜帮抢,随后发了上把的战绩,五连绝世。

结果一楼队友非常自信,毫不犹豫地选了打野典韦抢了位置。

不过五楼脾气很好的样子,一声不吭。

我也没管,根据阵容,在二楼选了个边路花木兰。

所有人都选好了,只剩下一个辅助位。

这时候五楼突然发了句:「小号,我没有辅助位置的英雄。」

三楼暴脾气,瞬间炸了:「你不早说?」

五楼:「不好意思,刚刚上厕所去了。」

四楼狂妄地道:「没事,选个瑶跟我就行,我带飞。」

五楼屈服了,在最后一秒选了个补位瑶,这把游戏就这么开始了。

原本我以为这是一把平平无奇的游戏,谁知道开局五分钟,卧龙凤雏就出现了。

典韦强势反野并且开麦指挥队友。

十秒后,敌方老虎四连超凡。

此时我还在对线,真是人在家中坐,噩耗天上来啊。

我看着对面老虎的经济:「兄弟们这把高端局,开局一个痛苦面具。」

虽然我把对面对抗路压着打,但是队友已经完全被打炸了。

除了我没一个正战绩,瑶更是 0-6。

队友在互相甩锅,最后怒气集中到了瑶的身上。

2

中单先手一个地图炮:「女的就是菜,就会玩个瑶混分,不知道有什么用。」

打野不甘示弱:「就是,上把的战绩不知道是哪个野王哥哥给你打的。」

瑶:「……」

此时嚷嚷着选瑶带飞的射手一声不吭。

我看了眼我的战绩,很好,4-0。

这把有绝对的狗叫权。

开地图炮是吧?女的菜是吧?

我直接开麦:「你是塑料袋吗,那么能装?」

突然出现的女声让聊天区里安静了一瞬间,随后中单恼羞成怒开麦:

「你在狗叫什么?打个 4-0 有什么了不起的?」

我冷笑:「先把战绩打正了再和你爹说话!」

手下利落地收掉敌方对抗路的人头:「现在是 5-0 了,不是我说,你的手都用来打字了,游戏是嘴在玩吗?」

「放技能那么慢,是用的假肢吗?」

打野出来当老好人:「我们送的哪有瑶多,你凭什么只说我们?」

我独自一人收下暴君:「叫什么,还没轮到你呢,十分钟的游戏九分钟在野区,你在给你家人采灵芝吗?哦,剩下一分钟在送死的路上,你在峡谷刷微信步数吗?」

「还有,不是你抢了人家的位置还打得这么菜吗?刚刚那个说选瑶带飞的人呢?怎么不说话了?你是千年的王八,不会出气?」

射手恼羞成怒地开麦:「他连盾都不会刷,玩得这么菜我怎么打?中单也不来支援我,你自己上路单机是爽了。」

中单一听立马开麦反驳:「什么叫我不支援你……」

我懒得听这群死男人甩锅,关闭麦克风打字:「瑶,来跟我。」

瑶火速从射手头上跳下来往我这边走,还抽空打了一行字:「谢谢,我来了。」

我语音转文字:「客气啥,都是姐妹。」

话音刚落,蹲草秒了对面的老虎和辅助。

瑶:「……」

3

虽然队友菜得跟心脑血管堵死了一样,但是我杀得比他们送得快。

打团先秒双 C,再加上花木兰高额的免伤,直接拿下比赛胜利。

打完我照例看了一眼弹幕,结果被快速滚动的弹幕惊到了一瞬。

平时我的直播在线人数只有几百,弹幕更是寥寥无几。

今天这是怎么了?我塌房了???

随后我摇头,我这粉丝体量,没房可塌。

我仔细看了一眼弹幕,大都是陌生的 ID。

含光的爹:「谢谢谢谢,骂得好,爽死了。」

儿子真乖:「确实,为那不会骂人的儿子操碎了心啊。」

含光的圈外女友:「啊啊啊姐姐好帅啊,给我们女生争气了!」

含光?

这些人的名字前面,确实带着含光的粉丝牌。

我在脑海里搜索着含光是谁,半晌,没想起来,幸好有度娘。

原来是王者游戏区的一哥,前职业选手,现已退役。

不过也有异样的声音:「什么啊,一个小主播,之前都打的巅峰赛,今天开始打小号了,还这么巧遇到了含光,是不是故意狙击,想蹭含光热度啊。」

这波节奏带得飞起,瞬间开始有大批人嘲我。

我那零星的粉丝替我解释,结果发出来的话瞬间被淹没。

谁让我是个小透明,粉丝量还不到含光零头的零头呢?

不过我也不是忍者神龟,直接读出了该用户的 ID。

笑眯眯道:「你们可想清楚,你们这行为是在给我带来热度,而且,你们可不是我的粉丝宝贝,你们骂我,我可是会骂你们的哦~」

弹幕安静了一瞬,随后刷得更加快了。

我正准备挑几个怼回去的时候,屏幕上弹出一个页面。

「好烦下雨天邀请您组队排位。」

我顿了顿,看了一眼弹幕,原本我这个号是想单排上分的,不过既然这群粉丝骂我,那我还偏偏要气他们。

我点了同意,不过他没有马上开始游戏,过了一会,他头顶上亮起了一个小喇叭。

一个略带笑意的声音传来:「骂得不错。」

4

我愣了愣,没想到这个含光声音还挺好听的,我这人没别的,就是有点声控。

而且我认识的男主播很少有声音好听的。

他都主动开麦了,我也只好清了清嗓子打开麦克风:

「没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我以为你是女生,他们几个说话也太恶心了。」

含光轻笑一声,说了句谢谢随后点了开始排位。

我看了看直播助手,上面显示我的粉丝是十五万。

要知道,我开播前的粉丝数才八万,这才开播多久,就涨了七万粉丝。

不得不说,含光算是直播界的顶流了。

弹幕上刚刚在叫嚣着骂我的人这会儿少了很多,我就没继续在意了。

毕竟是吃这碗饭的人,这些人都是我的工资来源。

拿着比别人多几倍的收入,骂我几句怎么了,只要别太过分人身攻击就行。

我不知道的是,刚刚没拉我之前,含光在直播间跟粉丝说,只是恰好排到了而已,让粉丝不要随便说别人蹭热度。

这局游戏他运气还行,排到了一楼,他毫不犹豫地选了李白打野。

我刚刚百度的时候,好像看到他是国一李白,除了李白,还有好多个国服。

五楼叩了个问号后,就没说话了。

我也没在意,二三楼拿了边路和法师。

我虽然是全能型选手,但是打的星耀局,我肯定是拿 C 带飞的,就选了个站桩射手伽罗。

五楼则是秒锁瑶,加载页面看到他是白板+原皮。

这时候气氛依旧正常,结果进入局内的时候,他先是在泉水挂机了两分钟,才慢悠悠地动起来。

此时我们已经是劣势了。

原本按照我和含光的实力,这种段位就是在炸鱼,但是可能碰到了通天代。

对面的打野中单辅助可能是三排代练的。

原本实力相差得就不是很大,再加上我们这边少了人,所以三分钟就落后了一千经济。

李白野区直接被对面中野辅反烂,我也已经尽量猥琐了,但还是被抓死了两次。

瑶直接挂我头上连体,丝毫不管李白正在被反野。

看含光红蓝 buff 都没拿到,只能打三猪捡垃圾,还被小乔一扇子收走的样子,我有点不忍心。

于是语音转文字:「瑶,你去跟着打野帮他守一下野区吧。」

谁知道瑶直接来了句:「你在教我做事?」

我:「……」好中二的发言。

这时耳麦里传来含光的声音:「没事,我自己可以,让她保护你吧,你是后期大爹。」

我的耳朵仿佛再次被电了一下,于是含糊地嗯了一声。

但是没我们想得那么简单,这个瑶简直了。

我经济低了对面射手一千,正在尽力弥补经济,他却跳下头就直冲对面射手。

死了以后开始喷我:「不知道你在玩什么,人头送到你嘴边你都拿不到,这么菜还抢位置干什么?」

这是第一次和含光一起打游戏,我也不想每局都在吵架搞心态,于是选择没理他。

结果他以为我怕他,更变本加厉了。

「就你这样的射手,屏幕上撒把米,鸡都打得比你好,趁早回去玩 4399 吧别出来坑人了,服了。」

我挑眉,蹬鼻子上脸,给脸不要脸是吧?

我正准备激情开麦,含光突然打开全部麦说话了:「兄弟,心态别崩,你好好保护她,这把能打的。」

我愣了愣,没想到他会帮我说话,毕竟上把他被那样骂都没说话。

伽罗的人物停在原地,我还抽空看了眼弹幕。

「她今天怎么不太正常?这都不激情开麦?」

「楼上的,今天她可能有点害羞。」

「我错过了什么???」

这两个人顶着温柔的粉丝灯牌,正是我的粉丝团名称。

我顿了顿,继续往下看。

「我有没有听错?含光居然在游戏里开麦了?」

「你没有听错,就是这么稀奇。」

「啊啊啊啊啊自己被狂骂都不理会的人,为什么为了这个小主播开麦啊啊啊到底为什么!!!」

「有一说一,嗑到了。」

「楼上的,别太离谱,含光是绅士好吧,每次遇到女生被欺负他都会帮忙的,之前和梦遇打游戏也帮她说话了啊。」

「就是就是,别什么人都和含光扯上关系好吧?是一个级别的吗?」

「这波啊,叫碰瓷。」

梦遇?应该也是个主播,我好像有点印象。

不过我没想太多,因为游戏里已经吵起来了。

那个瑶一听含光说话,更炸了。

他打字:「你怎么好意思说话的,看看你的战绩,你这技术也好意思抢打野,不嫌丢人,还在这里装逼,你装你妈呢?」

含光:「?我什么时候装了?」

我在组队麦里和含光说:「没事,你专心打游戏,我来。」

含光沉默了下,随后轻笑:「好的,为他点蜡。」

弹幕里也有友好的声音:「啊啊啊注意看,这个女人要开始了!」

「前方高能预警,有骂人需要的建议录屏反复观看!」

5

我打字:「他技术怎么了,要不是你开局挂机,会逆风成这样吗?」「你搁那泉水里一动不动,好像谁家四舅姥爷硬那儿了。」

「求你了,不行找个楼跳一下重开吧。」

「再把你身高尺寸告诉我,我给你找个木匠,再报个唢呐速成班,我最后送你一程行吗?」

我的输出能力瞬间刷屏了交流区,可以看到瑶愣在头上一动不动了。

随后他没再说话,我有点遗憾,但还是继续好好打了。

现在我和对面的射手已经经济差不多了,而对面的辅助也来帮他了,但是现在伽罗已经进入了强势期,所以开始压着对面射手打了。

兵线进塔的时候,瑶点了一下,干扰已就绪,发起进攻。

我没有犹豫,直接开启逐日进塔。

结果他跳下我的头,头也不回地往回跑。

对面的辅助则是开启了干扰,高额的塔伤直接把我打死了。

幸好我换了对面的辅助,不算特别亏。

而瑶回塔下吃了我的血包,得意洋洋地打字:「笑死,真以为自己是个东西了,菜狗,给我提鞋都不配,还敢骂我。」

这时候中单看不下去了,主动道:「你差不多得了吧,开局就挂机,没人说你你还搞队友心态,他们两个玩得挺好的啊,自己菜还爱 bb,女的这么碎嘴子吗?」

我沉默片刻,打开了全部麦:「谢谢你帮我说话,但是结论别下这么早,这傻逼哪里像女孩子了?」

随后我对瑶道:「我是你爹,你给我开麦,正视你爹我!」

瑶一听我是女的,直接破防,开麦骂我:

「你他妈的贱人,怎么跟你爹我说话的,早知道我就把你射墙上了……」

我跟中单说:「看看,别什么勾八东西都扯到女孩子身上,这是又菜又爱破防的男宝一枚呀,这种男宝我见多了,抢不到位置就选个瑶恶心人。」

中单尴尬地发了六个点,含光则是一直没说话。

我继续激情输出:「你是变了质的葡萄,一肚子坏水呀你,你真是那乌龟吃了煤炭,黑心小王八呀你,光屁股推磨,转着圈儿地丢人。」

瑶只会在语音里抓住我是女的这一点开黄腔,我直接屏蔽他的污言秽语继续骂。

直到我骂得口渴了,才停下。

含光适时地开口:「骂累了?口渴了吧?」

我不好意思地一笑:「没忍住。」

我一边拿过旁边的矿泉水喝一边解除对瑶的屏蔽,满是生殖器官的脏话瞬间传入耳中。

我面无表情地屏蔽:「骂得真脏,不能让他污染我粉丝宝贝们的耳朵。」

手下丝滑地举报了他的语音。

哦豁,直接禁止他发言 24 小时了。

手法娴熟无比,嘴上也不饶人:

「屁股朝天有眼无珠的男宝,遇到你爹我算你倒霉,我自己淋过雨,就要撕了你的伞,以后骂人之前先想想自己有几个妈,被禁言是不是要气死了呀,是不是举报我了,然后发现举报不成功?笑死,你段位还差得远呢,我只需要略微出手,就已经是你的极限了。」

含光的听筒一直是打开的,我骂完才有些不好意思:

「我跟有什么倒霉体质一样,很容易碰到这些傻逼队友,骂人都是在挨骂里练出来的。」

含光头像上的小喇叭闪了一闪:「没关系,听你骂人会觉得很爽,一句脏话都没说,又好像什么都能说了,我不会骂人,这方面还得跟你多学学啊哈哈。」

而中单听得一愣一愣的,随后在聊天区叩了个 6。

瑶气得站在野区一动不动,我没管他,一边好好打一边看弹幕。

「有一说一挺爽的,那些男宝玩个辅助好像能死一样,就拿个瑶搞人心态,瑶的名声都是被这种人败坏的。」

「谢谢柔姐,小本本已经记满了,这就去开一把游戏。」

我跟弹幕互动:「哈哈,希望不会六分钟后见。」

「楼上的带我一个。」

「话说,才注意到主播叫温柔,会不会和你的性格太过南辕北辙了一点……」

我脸皮超厚:「人家不骂人的时候,就是很温柔的啊!」

6

此时含光突然说了句话:「瑶,你别挂机了,你来跟我,我带你赢。」

我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是在语音转文字。

刚刚我们吵架的工夫,他已经拉平经济,扭转局势了。

现在战绩是 11-3-5。

瑶挪动了两下,到底还是想上分,跑到李白身边上去了。

我的心情有点复杂,毕竟刚刚和瑶吵过架,含光还主动跟他说话。

像小时候朋友跟讨厌的人说话那种心情,虽然有点幼稚,但是控制不住。

我默默关闭了组队麦克风,赌气地跑去把李白红区全刷了。

刚才逆风,为了他能发育,十分钟游戏红区我碰都没碰。

正在打红的时候,突然传来播报声。

瑶被防御塔击杀了。

含光则操控着李白帅气地一技能回到原地去打龙了。

我一脸懵逼,随后瑶因为没法发消息,开始疯狂地点含光的头像,吵到我把他游戏消息也屏蔽了。

此时一直沉默的上单打了一行字:「李白你带他去送泉水干什么?好不容易要赢了你这样搞,他等会儿挂机了你就满意了?」

啊,原来是故意带着瑶去送水晶了啊。

我刚要停止打红,红已经死了,我看了看红的尸体,在原地站了会儿。

含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了,耳边传来他的声音:

「没事儿,本来就是留给你的,柔神带我飞。」

我这才操纵伽罗去推塔,此时弹幕已经炸了。

「我看见了什么!含光什么时候干过这么幼稚的事儿!」

「不得不说挺爽的……」

「怎么感觉含光和温柔打游戏和平时不太一样啊,有点嗑到了。」

「等等,我的关注点是,温柔你在笑什么啊啊啊!看你不值钱那死出!」

看到这条弹幕我愣了愣,我笑了吗?

我扭头看向电脑显示屏旁边的镜子。

妈的,我还真的在笑……

看起来是挺不值钱的……

不管是在生活里,还是游戏里,我都是强势的那一方,头一次体验到被别人保护的感觉。

你别说,还真挺不错的。

含光又再次开麦回应上单:「好不容易赢了有他的作用吗,挂机就挂机吧,没他我一样赢。」

说完这句话,上单就默默闭嘴了。

猥琐了这么久,我也终于起来了,这把游戏也四打五取得了胜利。

可能是我的霉运用完了,接下来的几局,没有再遇到傻逼队友。

我和含光排到了凌晨,直到两个人都上了王者。

退出的时候,他轻笑。

我问他:「你真的喜欢我吗?」

他没回复,直接打了个语音电话过来,声音很委屈:「我到底做错什么了你这么久了都不信任我,我不管,你伤我心了,必须给我一个说法!」

我笑道:「好啊,给你个说法,我想想,给你个说在追我的机会怎么样?」

语音那边的许含光似乎直接跳了起来:「真的吗!」

我:「不信?那算了。」

许含光直接挂了语音,十分钟后,他发了条微博。

截图了「温光夫妇」和「腼腆小狗和他的暴躁姐姐」,并配文:

「谢谢,虽然还没追到,但是 CP 名我很喜欢。」

评论区:「王者 CP 嗑了这么多对,第一次嗑到真的了。」

「结婚,谢谢。」

「一胎三宝,谢谢。」

还有很多人艾特我:「老公你出来说句话啊。」

行吧,也不能让腼腆的小狗一直主动。

我转发他这条微博,配文:「我也喜欢这个 CP 名,温尔含光,流景扬辉。」

全文完

备案号:YXX1YmbBKeQtjoMg3oIMXe4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