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寒彻我骨

出自专栏《且听凤吟:闺中娇娘不好惹》

我被太子退婚了。

更过分的是,太子不仅当众来向我退婚,更是把他口中的挚爱带到了我面前来耀武扬威。

那女子挑衅的看着我:「你们这些封建制度下的可怜人。」

呦呵,还是个穿越女。

好像谁不是一样。

1

我被退婚的消息很快就席卷了临渊城的大街小巷,因为我已经二十岁大龄了。

据说太子晋凌跪在上书房三日,粒米未进,生生的晕了过去,人消瘦了不少。

皇上执拗不过,最后是皇后不辞艰辛,亲自到晋国公府来赔的罪,

顺便退婚。

我身为百年世家晋国公府的嫡女,自是不可违了天家的旨意。

只是大凛百姓都知我爱晋凌入骨,非他不嫁,此番被悔婚。

众人除了赞颂我的品德以外,更多的是对我的同情。

毕竟,我是晋国公府培养的最合适的未来皇后的人选。

若是皇后没在临走前,深深的看我几眼。

我也以为自己是爱晋凌入骨的,但其实斐然。

我只是遵循皇命,对晋凌照拂有加。

此番他为外来人悔婚,我倒也没什么感觉,只是可惜了我这些年来做的那些香囊吃食和衣衫了。

2

我依旧在府里我行我素,对外界的传言置之不理。

不过半年,那女子的名头在临渊城彻底打开。

兴酒楼,纵商道,品歌马,诗才佳,才能高。

世人都道普天之下无人可与未来太子妃柳香凝相提并论,称她为天女。

然,还有更多的是,与临渊城各个世家公子在酒楼畅谈,与他们结友。

我掰着指头算了算,临渊城里但凡有钱有颜有才的公子,约莫都拜倒在了柳香凝的石榴裙下了。

皇后终于将我提溜进皇宫了。

她高高在上的看着我。

「你就这么放任不管了?」

我小口抿着茶望向她,犹记得她刚穿过来知道自己是个十几岁孩子的母亲时,差点疯癫。

但她实在太佛了,什么都不想管。

但柳香凝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太过于超格,皇上已经来她面前耳提面命的说过几次了。

「皇后娘娘都不管,他是你的儿,又不是我的。」

一杯滚烫的茶盏猛的掷在我脚边,茶水浸湿了我的衣裙。

「宣沐!这毕竟是未来国君,现在大凛海晏河清,你真的要看着一个穿越女毁了这大好的盛世么?」

是的,大凛如今的皇帝真可谓是兢兢业业,将大凛治理得国泰民安,百姓称道。

晋凌算是捡了个漏。

「皇上那边怎么说?」

皇后恼怒的捏了捏眉心:「不惜一切代价。」

见我欲走,皇后又加了一句:「那个,皇上还说,那些世家公子们,能掰回来也是最好的。」

「皇后娘娘怎么就确定我一定做得到?」

皇后冷哼了一声:「区区一个穿越女,怎斗得过百年世家培养出来的嫡女?」

这是连带着把自己和我一同骂了。

3

晋国公府被针对时我就想出手了,但好在,不过只是被斥责,降爵,罚俸,这些无伤大雅。

正好让本族兄长们都歇息一下。

但柳香凝不该趁我本族兄长领兵驻守关外时,撺掇着晋凌夺了我本族兄长的兵权。

害我本族兄长在一个根本没有领军才能的人手下做事,只因那个人是草包太子的人。

还美名其曰,功高盖主,是为我们好。

她屡屡针对于我,无非是现任对前任的看不惯。

这种小女儿心态,就注定她成不了大事。

就算皇后今日不找我,我也绝不会让她好过的了。

只是柳香凝还是有些想不到的,她夺了临渊城中大多数贵女未婚夫婿的眼。

为何只有少部分沉不住气的贵女才来找她麻烦。

她的胜利找不到人炫耀,就时常来恶心我。

三月春猎,是大凛一年一度的盛宴。

围猎长达整月,晋凌把柳香凝也带来了,皇上围了不少的草地扎帐篷。

五品官以上的大臣自行携带家眷。

大家品酒烤肉围猎,好不快活。

彼时我刚猎得几只兔子,马不停蹄的就回帐子里架火烤肉。

柳香凝身着华服,一身珠光宝翠的到了我的面前。

我只是抬眸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帐子里还有不少和我交好的贵女,看着她也没有什么反应,但多年的教养,也让她们做不出更出格的举动来。

4

我将烤好的兔子递给下人:「拿去给各位姐妹们尝尝,直接让她们用小刀划着吃,更过瘾。」

做完,我才站起身看着柳香凝,显然她对我淡然处事的样子很是不爽。

不满的啧了一声:「你们这些封建制度下的可怜女人,被人抢了婚事,就这般自怨自艾了。」

她到底哪只眼睛看出来我哪儿自怨自艾了?

「柳姑娘来此可是有何事?」

柳香凝冷哼了一声:「我就是来提醒你,不日我就要和太子成婚,你别来搞什么幺蛾子。」

我淡淡的点点头:「好。」

「太子还答应我一生一世一双人。」

「哦,恭喜。」

「我在城中受万人敬仰,世人皆称我是天女,我以后会是皇后,会是大凛最尊贵的女人。」

帐中众人皆变了变脸色。

「春月,掌嘴!」

柳香凝愣了一瞬,就被几个婆子按在了地上,大家都看小丑一般的看着她。

这些话,她当闺房乐趣讲给晋凌听,无人会在意。

但现在这里是我晋国公府的围帐,她这话传出去,我晋国公府难辞其咎。

将将打了一巴掌。

晋凌掀帘怒喝:「住手!」

春月看了我一眼,我摆摆手。

晋凌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宣沐!孤已经说过了,退婚后,你我二人从今往后再无瓜葛,你这般对香凝一个弱女子,你居心何在?孤知道你对孤余情未了……」

「殿下不想知道刚刚柳姑娘说了什么么?」

「香凝性子欢脱,常有逆世之言,谁人不知?你就是嫉妒。」

我懒得看躲在晋凌怀里的柳香凝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只想说这货到底是怎么当上太子的?

我掏出锦帕,擦了擦手:「逆世之言?她说她以后是皇后,这话,是逆世,还是谋逆?」

晋凌的脸色变了变,瞪了我一眼:「休要胡言!」

说完,揽着柳香凝直接离开。

我头疼得紧,各个贵女皆同情的看着我。

直到有人不惊不喜的说了一句:「错把鱼目当宝珠。」

众人皆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5

今日日头正好,皇上高兴,特邀请大家一同进膳。

我到时,已经到了不少世家公子小姐。

晋凌携柳香凝姗姗来迟,席间各个世家公子看着柳香凝的眼神,无不憧憬又贪婪。

入席后,柳香凝身旁的宫女立刻跪下行礼。

柳香凝眼疾手快的按住那宫女:「众生平等,无妨,不用对我行礼。」

我摩挲着杯缘,看着晋凌看向柳香凝时,眼底那化不散的浓情蜜意,只觉得讽刺。

抬眸就对上了皇后和皇上沉重的目光,糟糕,差点忘了皇后的嘱托。

对着皇上皇后点了点头,皇上的神情散了少许阴鸷。

柳香凝挑衅的看了我一眼,声音不大不小:「众生平等,可比某些沽名钓誉的人强多了。」

几个贵女都气极了。

我正了正身形,非常赞赏的鼓掌:「柳姑娘之举,当真是有大家风范。」

柳香凝没料到我竟夸奖她,有一瞬间的错愕。

正好各个宫女跪在小桌旁添茶添酒,我随意指了指:「既然柳姑娘觉得众生平等,那可否为我们这些众生添茶布菜呢?」

晋凌恼怒的看着我,柳香凝一时错愕:「你!」

抬眸看向皇上和皇后,只见二人琴瑟和鸣,事不关己,而众大臣不发一言。

是了,哪个高官大臣会喜欢自己的孩子和未来太子妃搅合在一起?

巴不得我发难她,恶人又是我来做了。

「我是未来太子妃,怎可做这些事?」

果然,上钩了。

6

「柳姑娘既说众生平等,我以为,柳姑娘是要与站着坐着的众生平等,原来柳姑娘只是想要与坐着的众生平等啊。」

站着的是奴才,坐着的才是主子。

晋凌起身就要发难,皇后清咳了一声:「凌儿,宣姑娘和柳姑娘想必是想探讨一番,无伤大雅,你就莫去掺和了。」

晋凌死死的瞪了我一眼。

柳香凝抿着下唇,想不到我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发难。

皇上威仪不凡:「素闻柳姑娘诗才绝伦。」

柳香凝听完,连忙起身:「民女愿作几首诗词供皇上鉴赏。」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

一连几首,场上公子们被柳香凝的才情所折服,看向她时,也更加的惊羡。

「好,柳姑娘当真是大才!」

柳香凝眉眼含笑,想来是欣喜到了极致。

我微不可察的摇了摇头,却还是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我这一笑,我邻近的几个贵女皆掩起袖笼笑出声来。

柳香凝很是恼怒:「你们笑什么?」

礼部侍郎之女捏了捏锦帕掩嘴轻笑:「柳姑娘,您这诗词,怎么感觉短了些?一截一截的?」

柳香凝脸色变了变:「什么短了一截?好的诗词就是这样的。你们终日关在深闺中,哪懂这些,目光短浅。」的封建女人。

「更何况,你们自诩是世家贵族,哪懂我们这种平头百姓读书之辛苦?」

几位贵女皆捏了捏掌心。

我被气笑了,端着酒杯看向旁边的礼部侍郎之女江采悦:「江姑娘,素闻你书法卓绝,不知可否赠我一副墨宝?」

江采悦看了我一眼,淡淡的点点头。

我复又转向柳香凝:「柳姑娘诗才这般绝伦,想必书法也是上乘,不知可否同江姑娘一教高下呢?」

柳香凝捏着手不知我意欲何为。

我早就派人调查过她的诗了,都是二十一世纪耳熟能详,脍炙人口的。

但是她不知是不是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成绩不太好,每首诗都不太完整。

7

「准!」

眼看她要赖,皇后已经命人端上来了两张桌子,江采悦施施然的行了个礼。

走上前去站在桌子旁:「宣姑娘,我自行发挥?」

柳香凝还在向晋凌求助,我直勾勾的盯着她,许久后,她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我淡淡的笑了笑:「别自行发挥了,就写刚刚柳姑娘的诗词。我念,你们写吧。」

江采悦点点头:「好。」

柳香凝松了口气,也点点头:「好。」

二人一同落笔,我在旁缓缓的念着。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

直到我一首李白的《将进酒》念完,江采悦惊讶的看了我一眼,柳香凝握着笔的手在写完第一句后,已经是脸色煞白。

江采悦将一整首词写完,立刻就有宫人呈给皇上看。

皇上连说三个好,后又对着我们两个封赏。

柳香凝站在空地上,踉跄了几下。

看向周遭时,才发现大家的眼神都不大对,转而看着我。

更甚者晋凌惊讶得嘴都合不拢。

再把柳香凝书写的词递上去,像狗爬一样的字,引得好几个世家贵女发笑。

「这手字?也真是称得上精彩绝伦了。」

8

柳香凝捂着脸:「你!你们!」

随后掩面回到原位,晋凌脸色难看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着。

皇后悄悄对着我挑了挑眉,意思是让我乘胜追击。

我无奈的扶额,看向柳香凝:「柳姑娘时常念叨众生平等,不知柳姑娘的众生平等,除了在不用行礼上,可还有其它的方面?我跟随太后娘娘念佛多年,对这类言谈,想必也能和柳姑娘说上一二。」

柳香凝看着我:「有的,男女同等地位,没有奴婢和主子的区别?大家都是一样的。然后……」

「男子只可娶一位妻子,一生一世一双人。还有……」

嗫嚅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但大家显然还是被她惊世骇俗的话语,惊呆了。

我笑了笑:「想不到柳姑娘说的众生平等这般浅薄?我以为会再深奥一些。」

皇上朗声:「朕竟不知,晋国公的孙女还有其它见识?说来听听。」

我施施然的站起身,行了个漂亮又规矩十足的礼:「话赶话的,那臣女就献丑了。」

皇上和皇后对着我鼓励的点点头。

「沈将军家的嫡长女,十三岁入战场,金卫一战,被困于林冠七日,日日和士兵饮雪水,食草根,最后以少胜多,巾帼不让须眉。」

沈姑娘起身,飒爽英姿,对着众人极威严的点了点头。

「付院首的小女儿,十六岁青州瘟疫,以身染病,以身试药,和青州百姓同吃同睡数月,最后更是协助付院首编纂了《经医》一书,现今还被奉为医界圣书。」

「制器局司局之妹,和司局一同研制火铳炸药,保我大凛强盛不受外敌小觑。」

「搭粥棚,施草药,织布衣……」

「……」

我一字一言,众人皆对场上的贵女们有了不一样的认识,我们只是低调,不是不做事啊。

「臣女以为,何谓众生平等,与民同,方可与民平,柳姑娘口口声声众生平等,但自到了临渊城后,结交的皆是显赫贵族,柳姑娘,您真做到了您说的众生平等了么?」

「不行跪拜礼,就是众生平等了?可我看您享受下人们的伺候时,可没有半分的众生平等的意思?」

「你都没有到百姓中去过,何来众生平等呢?」

「在酒楼和旁人吟诗作对?和文人才子们说上几句诗词?管理几间商铺?就是众生平等了?」

9

说完,我施施然的又坐下,堂上久久没有声音。

但那些世家公子们的眼神都变了变,更有甚者直接满脸通红的低着头,恨不得钻桌子底下去。

我抬眸看向皇后,皇后点了点头。

柳香凝脸色惨白已然是要晕过去了,晋凌深深的看着我,像是要将我看透一般。

我无所谓的轻抿着茶水。

直到皇上说他困顿了,让众人散了。

起先围着柳香凝的人,也没谁再围上去了,她引以为傲的诗词。

没我好。

她的逆世之言,自己都做不到。

我就不信,今日过后,谁还会奉她为天女?

众人神色各异,几家贵女对着我使了使眼色。

我也干脆利落的带着人离开。

走到林边,平复了些许心情,也没了什么感觉。

转身就去了马厩。

还未走到,就见到柳香凝正在那对着晋凌哭诉。

一众世家公子耐着性子哄了几句。

见到我们,柳香凝瞪了我一眼,挺身向前,晋凌想拉已然是没拉住。

「你不就是嫉妒我和太子殿下在一起么?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训斥我?你以为你是谁?」

我懒得和她多言,转身就想走。

柳香凝直接走到我面前来,伸手就要来拉我:「我告诉你,再过不久你……」

「啪!」

我反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这一巴掌让在场众人皆愣了愣。

几个世家公子想要上前搭话,却是不敢。

毕竟在场比我大一两岁也好,小一两岁也好,多少人被我收拾过。

柳香凝跌倒在地,披头散发,嚎啕大哭的指着我。

我掏了掏耳朵,气愤到极致,我已经多年没有发过火了。

反手又是一巴掌:「闭嘴!」

「柳香凝,这话我只说一次。」

「你要和太子双宿双飞我不管,你要和这些公子哥们风流快活我不管,你要挣才名,赚钱银,博美意我统统不管。」

「但我只一条!你再撺掇太子和这些草包公子去进犯列国,我绝对拼尽我晋国公府满府之力,将你凌迟!」

几个世家公子连忙嗫嚅了两句:「沐姐姐……」

「闭嘴!」

我这一出,连带着晋凌都变了变脸色。

要不是知道柳香凝还有这等野心,我是懒得淌这浑水的,毕竟这晋凌不是我儿子。

10

「太子殿下,开战对你来说不过是纸张上寥寥几字,数万生命在你面前也不过尔尔,你们听着这妖女畅谈众生平等。」

「你们知道打仗意味着什么么?你们知道一场仗多少百姓要流离失所,多少小家要失去父兄儿子孙子,你们不知道!」

「你们坐在高位上,睥睨众生,就以为众生平等了?」

「荒谬!」

「太子我只再说一次,管好你的女人!再让我听见她一句胡诌妄言,再撺掇这些草包在民间散播打仗的谣言,我割了她舌头!」

柳香凝被吓得瑟瑟发抖,几个世家公子的脸色也变得何其难看。

二十年前的战役何其惨烈,我穿越而来,一睁眼就出生在边关。

宣家军二十万大军,连带着我宣家阿爷叔伯阿父婶娘母亲。

我出生后和宣家的小辈们被暗卫护送着回临渊城。

那场战役的惨烈程度超乎想象,尸山血海,断壁残垣。

才换回了大凛二十年的国泰民安。

而我晋国香凝安分了不少。

出嫁那日,十里红妆,整个大凛都向我二人道贺。

晋朝骑在高头大马上,威风凛凛的样子让我恍惚想起几年前我送他上战场的样子。

撩起轿帘经过拐角,看到了那抹鲜红的衣袍。

晋凌定定的穿着大红色喜服站在那,我忙放下帘子,他今日这般离经叛道的在我和晋朝的婚礼上穿喜服。

我生怕他又做出什么不妥的事情来。

但好在,直到我和晋朝入了洞房,晋凌都没有见过我们二人一眼。

晋朝揽着我,在我耳边轻声道:「迟来的深情比草贱,他以为穿着喜服就相当于和你成婚了么?可笑!」

我累得不行,瘫在他怀里沉沉的睡去。

海晏盛世,不论是现代还是古代,谁不想在太平盛世下出生长大老去。

若是柳香凝早日明白这个道理,她和晋凌也不失为一对眷偶。

但他们现在离心,无非是风花雪月对上了权谋利益,一个看不透,一个猜不明罢了。

备案号:YXX1rnAgz6AFE86yAYSD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3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