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脸重男轻女奶奶

出自专栏《人都活一次,凭啥惯着你》

堂弟的婚礼上,奶奶撒泼逼我爸立遗嘱。

所有的财产都给堂弟,我这个女儿没有一分钱。

堂弟理直气壮:「我可是刘家唯一的男丁,财产可不能给外人!」

我爸反手给他一个大耳光。

「外人?!她是我亲女儿,你特么才是外人!」

1.

奶奶说要带堂弟和女朋友来城里玩。

老爸像得了懿旨一般,又是订酒店,又是包红包,忙前忙后好不热闹。

我酸溜溜地说:「对你亲女儿也没这么热情过。」

老爸笑着在我额头上弹了一下:「小没良心的,我还不够疼你吗?」

我撇撇嘴,认同了他的话。

老爸是个凤凰男,但一点也不重男轻女,反而是个老婆奴、女儿奴。

家里的不动产,公司的股份,还有大额存款都在我和我妈名下。

不过他确实也有凤凰男的通病,就是每当我和老家人发生冲突,都会让我 「忍一忍」。

老爸再三叮嘱:「他们大老远的来一趟不容易,好好招待是应该的。等奶奶来了,你嘴甜一点,好好孝顺她,知道吗?」

我没有说话,脸上写满了抗拒。

我和奶奶感情很淡。

我出生的时候,她一听是个女孩,转身就走,整个月子都没有露面。

后来还趁着我爸妈不在,把我偷偷抱走,扔到了河边。

幸亏我妈发现及时,否则我早凉了。

看在我爸的面子上,我妈没有报警,只是和奶奶大吵一架,老死不相往来。

她不拦着我爸尽孝,也不会逼我和奶奶断绝关系,但从此不再见老家的人。

我和奶奶见面次数本来就少,后来叔叔生了堂弟,她看我就更加不顺眼。

看老爸给我花钱,简直要了她的命。

每天挖空心思从我家拿钱,补贴她的小儿子、大孙子。

这次带堂弟和女朋友来,还特地提醒老爸包红包,摆明了就是来薅羊毛的。

老爸叹了口气。

「奶奶年纪大了,老观念改不了了,就算说话不中听,你就当耳旁风就行了。」

「她偶尔来这么一次,又不是天天来,忍一忍就过去了。」

「她毕竟是你奶奶啊!」

他看着十分落寞。

他不是没试过改善我们的关系,可既改变不了顽固的老娘,又舍不得太委屈我,夹在当中不知受了多少气。

我不想看老爸为难,只能答应下来。

「好吧。」

没办法,看在老爹的面子上,就忍一忍吧。

2.

到了高铁站,远远就看见一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搂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

他们身边是一个提着行李的老太太,眼里闪着精明的光。

那自然是奶奶和堂弟刘伟他们了。

「大伯,这是我女朋友,罗春芳。」

老爸笑呵呵地迎了上去。

「小伟真是出息了,找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罗春芳没有和我爸打招呼,反而直勾勾地盯着我家车标。

「这就是你说的,有钱的大伯?」

老爸的笑容淡了几分。

「做点小生意而已,谈不上有钱。」

她轻蔑地看着我们,从鼻子里哼出一声。

「还以为多有钱呢,不就开个破奔驰吗!」

我血压噌一下就上来了。

200 多万的奔驰,怎么就成 「破车」 了?!

看她穿着一身粗制滥造的假名牌,明显不像有钱的样子,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大优越感。

我直接怼道:「对不起啊,委屈大小姐了。不过您怎么没让您家司机开着豪车,送您过来呢?是想体验平民生活吗?」

罗春芳瞬间哑火,无言以对。

见罗春芳吃瘪,奶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死丫头,一开口就呛人,懂不懂礼貌?!」

「老大,你可得好好教训她,快给春芳道歉!」

老爸淡淡一笑。

「我女儿被我宠坏了,说话有点直,小罗你多担待一下。」

罗春芳有些不甘心,但老爸有意无意地扫了她一眼,她也只能乖乖闭嘴。

奶奶却不肯善罢甘休。

「既然这车不值钱,就不用过户给小伟了。你改天带他买辆好的!」

堂弟欢呼雀跃。

「大伯,我要玛莎拉蒂!敞篷的那种,也就 200 多万!」

我暗中翻了个白眼。

两万都拿不出来的人,好意思说「也就 200 多万」?!

老爸哈哈大笑:「大伯可买不起那种车。只能等将来小伟赚了钱,买一辆孝敬大伯了!」

一听要他出钱,堂弟立马闭嘴。

姜还是老的辣,买车这件事就被轻轻揭过了。

3.

老爸存心给堂弟撑面子,带他们去了当地最好的酒店,什么贵点什么。

帝王蟹,马粪海胆,澳洲青龙,雪花和牛,堂弟和罗春芳眼睛都看直了。

罗春芳从进门起就不停地拍照和吃菜,老爸和她聊天也只以「嗯,啊,哦」回应,唯独收红包的时候,才笑着说了句「谢谢大伯」。

堂弟喝得脸红脖子粗,时不时地在朋友圈和微信群发酒店的图片。

就是把奶奶累坏了,全程只盯着我,都没好好吃饭。

我去夹龙虾,她赶忙转桌,把龙虾怼到她大孙子面前。

我去夹和牛,她直接连盘端走,平分给堂弟和罗春芳,就连老爸也没捞到半块。

我好不容易夹到一块鲍鱼,也被她一筷子打掉,把肉抢到堂弟碗里。

「女孩子家,这么嘴馋干什么?哪来的脸和弟弟抢东西吃?!」

她嫌弃地看了我一眼,大方地把壳扔到我碗里,发出「咣」的一声。

「你就嗦嗦壳吧,别浪费了!」

我气笑了。

这顿饭还是老爹请客呢,我就只配吃个壳?

这老太太忙得上蹿下跳,如跳梁小丑一般,生怕我多吃一口,就把她大孙子饿死。

老爸看着奶奶,眉头微蹙,显然也觉得她吃相太难看了些。

堂弟和罗春芳碗里堆得冒尖的海鲜和肉,和我碗里孤零零的鲍鱼壳形成鲜明对比。

他俩一脸理所应当的样子,也没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对。

这些食材我平时也不少吃,犯不着和他们抢。

可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谢谢奶奶!不过这么好的东西,还是给弟弟吧!」

我露出一个无可挑剔的微笑,把鲍鱼壳放堂弟碗里。

「奶奶,您光顾着给我们晚辈夹菜了,自己都没好好吃饭。」

我夹起一根青菜,放到奶奶碗里。

「您也多吃点!这么多菜呢,别客气!」

奶奶瞪大了眼睛,破口大骂。

「死丫头,放着那么一桌子鱼和肉都不夹给我,只给我一根菜叶子?你是存心想饿死我?」

我一脸无辜。

「奶奶对不起,我不是认为你只配吃青菜的。」

「本来想给你海鲜还有肉,可每次都被你夹给弟弟他们了,我一直抢不过您,只能给您夹点青菜了。」

搞小动作被当众揭发,奶奶的脸色一下子和青菜一样绿了。

老爸也趁机教训堂弟。

「小伟!你看你奶奶光顾着你,自己都没吃。这么大的人了,还不懂孝敬老人吗?」

堂弟这才不情愿地挑了半截螃蟹腿,夹到奶奶碗里。

「奶奶,你吃。」

「奶奶不吃,你吃!」

奶奶急了,又把螃蟹腿夹回弟弟碗里。

「看我大孙子吃,比我自己还高兴!让老人开心,这就是孝顺!」

「反而某些人,就只会做表面功夫。」

她狠狠地剜了我一眼,大声道:「没看见我没茶水了吗?!还不快给我倒茶?!」

「还研究生呢,一点规矩都不懂,只顾着自己吃,太自私了!」

「一点都不如小伟懂事!」

我还真不稀罕她嘴里的懂事。

我招手喊服务员。

「服务员,给我们添点茶水。」

「不用叫服务员!」

奶奶指着我,恶狠狠地说:「就你来!我还不信,我就支使不动你!」

我心里堵着一口气。

太过分了,这不是存心为难人吗?!

老爸拼命给我使眼色。

我深吸一口气。

忍!

「好好好,孝敬长辈,应该的。」

我乖乖起身,给她倒水。

可她一会要添水,一会要倒垃圾,要不让我揉肩,存心不让我坐下来好好吃饭。

更过分的是,罗春芳也有样学样,开始支使起我来了。

她一扬下巴,指了指面前的一盘虾。

「你,给我把虾剥了。」

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

我站在原地没动。

罗春芳火了:「我叫你给我剥虾,没听见吗?!」

「以后我和小伟结了婚,这个家就是我做主。」

「劝你识相点,否则将来你被婆家赶出去,我可不会收留你!」

槽多无口,我都懒得反驳了。

老虎不发威,真把我当病猫了?!

我直接端起那盘虾,扣在她头上。

「给你脸了?!」

4.

「啊——」

罗春芳被我连汤带水地当头浇了一身,发型凌乱,妆也花了,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海腥味,看起来狼狈又可笑。

「你欺负人!」

她哇地一下哭了出来。

我乐了。

刚刚那么嚣张,还以为多硬气呢,结果却是只纸老虎。

奶奶回过神来,破口大骂:「死丫头,想造反是不是?!」

她挥手就往我脸上打来,却被老爸一把攥住了手腕,强行摁回了椅子上。

「妈,您冷静点,别气坏了身子。」

奶奶气得哇哇大叫。

「好啊,你竟然护着这个死丫头,和老娘动手?!」

不等奶奶再骂,我抢先一步开了口。

「奶奶别生气,我这么做可全是为了小伟!」

「这还没结婚呢,就这么嚣张。今天不给她一个教训,以后不得骑到小伟头上去?!」

奶奶立马闭嘴。

如我所料。

老家是重男轻女的重灾区,适婚年龄的女孩非常少,一家有女百家求。

堂弟吊儿郎当的,二十多岁也没有正经工作,高富帅哪样都不沾边,自然在婚恋市场上没什么话语权。

为了传宗接代的大业,奶奶不得不放下三从四德的老观念,竭力讨好罗春芳。

可是本性压抑久了,一旦有机会,绝对会加倍讨回来。

这就叫用魔法打败魔法。

我冷冷地扫了一眼罗春芳。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做我们老刘家的主?到底有没有把长辈放在眼里?!」

「我劝你摆正自己的位置,好好孝顺长辈,照顾小伟。否则就凭我弟这条件,我就不信他找不到更好的!」

不能怼奶奶,我还不能怼你吗?

「我……」

罗春芳哑口无言,下意识地看向奶奶,向她求助。

可奶奶根本不管她,看她吃瘪,反而眼中闪过一丝痛快。

见没有人为她出头,罗春芳委屈极了。

「你们一家人合伙欺负我!分手!」

罗春芳起身就走,可走到包厢门口却停了下来,扭扭捏捏地不肯走。

「走了就别回来了。」

堂弟玩着手机,漫不经心地说:「你今天是沾了我的光,才能来这么高档的酒店吃饭的。错过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

罗春芳又气又急,可环顾四周,显然没有人帮她说话,最后也只能讪讪地坐了回去。

一顿饭都安静如鸡,再也没闹什么幺蛾子。

5.

本以为他们能消停一阵子,可短短半个月后,我就接到老爸电话,说奶奶带着叔叔一家又杀回来了。

而且这次明确要求 ,要来我家看看。

由于我妈早就下了死命令,家里不欢迎任何老家的人,所以只能先把他们一家四口接到了我名下的大平层。

一到家,他们直接大摇大摆地往屋里走,里里外外看了个遍。

甚至连鞋都没来得及换,在雪白的地毯上留下一串乌黑的鞋印。

我赶忙拦住冲在最前面的奶奶,递给她一双拖鞋。

「奶奶,我给你们准备了拖鞋,先换了鞋再进屋吧!」

「换什么鞋?」

奶奶斜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哪那么多穷讲究!」

叔叔也在一旁帮腔:「都是一家人,就别客气了。」

他清了清嗓子,一口浓痰直接吐在了木地板上。

他抬起脚,随意地蹭了蹭地面。

我当场石化。

言语无法形容我现在的心情。

大概是我的表情实在难看,堂弟看不下去了。

「不就是块破毯子吗?摆什么脸色呢?!看不惯就给我滚出去!」

我搞不懂了。

这是我的房子,谁给他的勇气,让我滚出去?!

「小伟,算了,犯不着为这点小事和她计较。」

婶婶笑眯眯地出来打圆场。

「媛媛呀,你看你弟弟马上就要结婚了,你准备什么时候搬走?」

搬走?!

堂弟结婚关我什么事?我为什么要搬走?!

老爸也一脸茫然,显然并不知情。

「我为什么要搬走?」

「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

婶婶不满地说道:「如果你不搬走,小伟怎么拿这房子结婚?」

「这房子虽然不小,但将来小伟和春芳生个二胎、三胎,可就住不下了」

堂弟嫌弃地看了我一眼: 「你也快三十岁了,快点找个人家嫁了算了!别一天到晚赖在娘家!」

叔叔大手一挥:「这房子你住了这么久,看在一家人的分上,就不收你房租了。」

「如果春芳同意,还可以给你留个小屋,免得将来被夫家赶出来,没地方去。」

他们理直气壮的样子,直接把我气笑了。

合着这家人在打我房子的主意。

而且一个个都魔怔了,动不动就幻想我被丈夫赶出来,无家可归的局面。

就不会盼着我好。

既然他们不要脸,那我也不怕撕破脸。

我直视着他们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 「这是我的房子,我不会搬走,也不会让刘伟住进来。」

「想要房子自己出钱买,别总惦记着别人的东西!」

「我有自己的房子,没人能赶得走我,只有我赶别人。只要惹我不高兴,无论是未来的丈夫,还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亲戚,都给我滚出去!」

6.

「死丫头,反了天了!」

奶奶气得一蹦三尺高,指着我的鼻子大骂:

「一个赔钱货,要什么房子?!等将来嫁出去,白白便宜了外人!」

「家产传男不传女,这可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

她气呼呼地看向老爸。

「老大,你今天就给我个准话,这房子,到底给不给小伟?」

我静静地看着老爸,等着他的回答。

如果他拎不清,连房子都给堂弟,那我就得提醒老妈早做准备。

好在老爸果断拒绝。

「这房子是她妈买给她的,我也做不了主。」

奶奶理直气壮:「那就再给小伟买一套!」

老爸双手一摊,故作为难地说:「钱都在她妈那儿呢。」

老爸是个孝子,对奶奶一向大方,赡养费这方面从来没含糊过。

可他也不是冤大头,一旦索要的金额过大,就会把老妈拉出来当挡箭牌。

奶奶虽然不甘心,但领教过老妈的彪悍,也只能作罢。

奶奶气急败坏:「没用的东西!被女人管得死死地!」

堂弟忽然插嘴道:「只要大伯和伯母离了婚,应该可以分到财产吧?这样就有钱给我买房了!」

哟,他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老爸的笑容消失了。

「所以为了小伟结婚,先得把我家搅散了是吧?」

见老爸真的动了怒,叔叔一家三口吓得大气也不敢出。

「行了,少废话。」

奶奶不耐烦地说:「我问你,小伟结婚,你到底能出多少钱?」

老爸伸出一只手。

「5 万。算是我这个做伯父的,给后辈的关怀了。」

叔叔气得跳了起来。

「才 5 万?打发乞丐呢?」

我忍不住怼道:「看不上这点钱,那就别要了呗!」

叔叔转向我,眼神充满了怨毒。

「死丫头,是不是你挑唆了我哥,他才不给钱的?」

「今天我就代替大哥,好好教训教训你!」

他抬手就要冲过来,却被我爸直接撂倒在地。

老爸暴喝:「敢动我女儿,一分钱都没有!」

叔叔发出一声惨叫,婶婶和堂弟吓得愣在了原地。

「杀人啦!」

奶奶立马躺倒在地上,开始撒泼打滚。

「你这个不孝的东西!竟敢打弟弟!」

「你爹死得早,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结果养出个白眼狼!!」

「小伟结不了婚,老刘家的根断在我手里,有什么脸去见老头子哟!」

「快打,连我一起打!我也不想活了!」

老爹叹了口气,眼底是说不出的疲惫。

爷爷去得早,是奶奶含辛茹苦把他们兄弟俩拉扯大的。

所以每次奶奶一闹,他总会妥协。

奶奶也吃老爸和叔叔已经反目,根本不会出钱养这个孩子。」

「法律规定,就算父母双亡,叔伯也没有抚养孩子的义务。更何况侄孙呢?」

「你年轻漂亮,以后有大好人生,何必被一个孩子拖住?」

罗春芳想了想,痛快答应了。

罗春芳流产之后,我特意去探望了奶奶。

老太太精神很好,看见我就破口大骂。

「小贱人,看我不打死你!」

她挥舞拳头就要打我,可被医生注射了安定,绑在了床上。

我贴着她的耳朵,轻声说:「叔叔婶婶死了,堂弟在监狱里被打成了太监。」

「罗春芳今天做了流产手术。」

「你心心念念的老刘家的根儿啊,断了!」

老太太愣住了,随后发出了一声野兽般的哭嚎。

我没有理她,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精神病院。

后来听说,老太太精神上真的出了问题,情绪激动,攻击性强。

整天只能被捆在床上,注射安定。

凡是有因必有果。

她也是自食其果了。

备案号:YXX1njrZ0NLTkmeJp6UG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