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慕你笑颜

出自专栏《满级女主虐渣日常》

亲戚聚会,舅妈请了个大人物,说我最没出息,赶我去一边吃。

正乐得清静,大人物进来了:「夫人?!」

他吃惊地看着我,不敢上主位,一边端着碗坐在我旁边的小凳上,一边打电话汇报。

「慕总,夫人在相亲。对方给她介绍的是个四年离了三次婚的渣男。」

「关键是……夫人还不能上桌吃饭!」

我那护犊子的男友听后立马炸了:「在哪儿?!我马上到!」

1

大年初一,外婆一家齐聚一堂。

我和我妈将饭菜端上桌后,舅妈招呼道:「大家稍稍等一等啊。周总马上就到了。」

仿佛忙活了大半天准备饭菜的是她一样。

我妈自从和我爸离婚,住回外婆家之后,她就对我妈和我百般看不顺眼。

今天这顿饭还是我妈和我一起张罗的。

外公外婆、舅舅舅妈、表哥表妹都落了座之后,才发现位置只剩下三个了。

舅妈看向我:「笑笑,等下你去茶几上吃。」

论年纪,我比表妹大。

论功劳,今天我准备的饭菜,也不该是我不上桌。

之所以让我去,是因为我和我妈寄人篱下,没人撑腰。

我还没应声,她连忙又连珠炮补了一句:「这里就数你最没出息,在公司做个小职员,又不会说场面话。」

大过年的,不贬低我就少了个节目似的。

「我……」我刚想开口怼,我妈连忙拉了拉我衣角,朝我使了个不要使性子的眼色。

算了算了,照顾我妈面子。

亲戚之间有摩擦,用尽全力往下压,降降降!降血压!

我看了一眼矮茶几,它离沙发有点儿远,要在那边吃饭得坐矮矮的小凳子。

好在,茶几正对着电视。

「行,我有密集恐惧症,不能靠近心眼多的人。」我说。

我原以为坐那边电视机一响就不用听他们攀比,更不用听他们挤兑了。

可我算盘打错了。

我才刚坐下呢,只听得舅妈声音高亢地笑着:「小吴、小李,你们来了!」

「快,小黎,过来,先和小李聊聊天。」

正在炫砂糖橘的我被 cue 到了:「笑笑,你这丫头,怎么就只记得吃呢?舅妈给你介绍了个对象!」

「对呀,吴哥可好几次向我问了你的号码呢。」表妹苏黎帮腔。

「吴哥可喜欢你好久了!」

吴一帆是我们小镇上有名的花花公子。

四年里结了三次婚,也离了三次。三个孩子,全判给孩子的妈了。

听说到现在一直没断过女朋友。

苏黎这个心机女,言外之意是在提醒大家我和吴一帆是一类人。

我妈一看她们介绍的是吴一帆,脸色都变了。

2

舅妈见我脸色不对,斜我一眼,转头打着哈哈:「小吴,让你笑话了。这丫头从小没规没矩的。这不,没爸爸没人教,这大过年的自己还先吃上了。」

「谁没爸爸?你才没爸爸!」

我终于忍不下这口气,开怼了。

「舅妈,你看鱼都摆桌上了,赶紧吃几口!我看你挑刺是个高手!」

我吃个砂糖橘怎么了?

「我客客气气对你,是希望你能用同样的方式和我相处,不是让你表演什么是得寸进尺。」

「颜笑笑!你这没教养的……」

她还没骂完,外公拐杖狠狠一跺,清了清嗓子:

「我妈说得也没错啊,客人来了都不打声招呼,表姐最基本的礼貌总要有的吧?」表妹苏黎白了我一眼,嘴角不屑地撇了撇。

「苏黎,你新公司卖水管的吗?」我一本正经地问。

「啊?」她没反应过来,张着嘴看起来和小时候一样傻。

「管那么多!」

她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我在骂她,脸色一阵红一阵黑,好不精彩。

介绍全镇有名的大渣男给我,害我,我还要感恩戴德?

笑死。

吴一帆见我牙尖嘴利,笑嘻嘻地凑过来:「笑笑,没想到几年不见,出落成大姑娘了,现在这么漂亮了?」

「你额上的疤怎么现在弄得这么好看了?」

说起这个疤,还有苏黎的功劳。

那时候我们才十来岁,我和慕烁在山坡上玩,她在我背后推了一把,我滚落山坡时额头被树枝给拉了一道深深的口子。

慕烁为了将我拉起来,自己也滚进了深坑里。

一直到半夜,家人才将我俩找到。

后来伤口好了,疤却一直没消除。

年前我去纹了一枝梅花,恰到好处地盖住了原来的疤痕。

「今晚上和哥出去看个电影?听说《交换人生》不错。」

「不去。」

我看着他搬了小凳子往我身边挤,连忙往一旁撤。

「吴一帆,你可真厉害。」

他以为我在夸他,乐颠颠地:「今晚哥请客,带你出去玩。」

我不动声色将椅子又往后撤了老远,笑眯眯地说:「年纪轻轻就知道用脸吓唬人。」

吴一帆脸色立时就拉下来了,我蓄势待发,准备开跑……

3

吴一帆的拳头已经硬了,青筋暴起。

「大人物」却走了进来!

「哎呀呀,周总新年好,周总您来上座!」

全家人都齐齐站了起来,就连我外公外婆也配合着。

吴一帆显然也是认识周总的,连忙也凑上前去打招呼。

只有我,因为解除了被揍危机,还坐在小板凳上继续炫砂糖橘。

给苏黎介绍工作的,关我什么事?

苏黎从小到大害了我那么多次,我没搅局已经是最大的修养了。

终于可以开饭了,在他们热烈吹捧苏黎的时候,我默默起身去厨房装了一碗饭,夹了点没上桌的菜,坐回矮茶几前打开电视开始屏蔽一切,炫饭!

只听得一道惊讶的声音传来:「夫人?!」

嘈杂的人声顿时安静了,电视机里海绵宝宝叫章鱼哥的声音贱贱的,异常清晰。

我诧异地转过头来,却见周总端着碗正向我走来。

「夫人,您怎么不上桌?」

「周总,您认错人了。」舅妈和苏黎连忙跟过来,还不忘介绍一下我,「这丫头从小有人养没人教,见人连叫人都不会,这不,刚才她相亲对象进来时也一声不响呢……」

「就是就是!没有爸爸教的人,初高中时候我们全班都不喜欢她,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不讨喜。」

靠!又阴阳我爸妈离婚!!

我怒了,可脸上却笑嘻嘻的:「舅妈、苏黎,我小时候被狗咬过,你们现在这样子,我好害怕哦。」

她俩气得就要上前来扭我。

周总一把拦住她们,转过身,声音中已夹杂了一丝惶恐:「相亲?!哪个是您相亲对象?!」

我指了指吴一帆。

「完了完了……」周总战战兢兢坐在了吴一帆刚才坐的凳子上,拿出电话开始汇报情况。

「慕总,夫人在相亲。对方给她介绍的是个四年离了三次婚的渣男。」

「关键是……夫人还不能上桌吃饭!」

我那才确定关系没两天就恨不得马上领证的男友,登时便炸了:「让夫人接电话!」

我接过电话,慕烁阴恻恻的声音传来:「不是说好初八去你家商量婚事?」

「你现在给我偷偷相亲?」

「怎么?离了三次的渣男很香?」

我叹了一口气:「慕烁,不是我不想和你在一起,是我舅妈和苏黎非要给我介绍。」

「苏黎?!」他惊讶道,「就是那个高中撺掇朱珠霸凌你的心机女?!」

我嗯了一声。

他冷哼了一声:「在哪儿?!我马上到!」

4

读初三时,我和我妈搬到了外婆家。

过起了寄人篱下的生活。

因为,我爸妈离婚了。

他们领离婚证的前一天,我爸眼神坚定地拍着我的肩膀:「笑笑,爸爸要去做一件伟大的事。不能连累你和妈妈,你能相信爸爸吗?」

我点点头:「我相信您。」

他笑了,抱了抱我:「记得爸爸以前教你的。人应该为自己的理想和信念活着,闲言碎语不能打倒一个真正的勇士。」

可我脖子里却留下了温热的泪滴。

隔日,家里便闹开了锅。

我爸有新欢了,要甩了我妈和我。

那个姑娘年轻又嚣张,嚷嚷得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一样。

我爸间隙间瞥向我的目光,有沉痛、愧疚、难受和毅然决然的决绝。

他走了,和我妈撕破脸皮后揽着姑娘的腰一走了之。

我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就想起当初他教我的事例。

那时,我才九岁,放学回到家,全家人都指责我打碎了花瓶。

任凭我解释、哭泣、撒泼、打滚,他们依然一口咬定是我打碎的。

后来,我知道不能改变他们的想法后,停止了哭闹,从地上爬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回到房间开始写作业。

爸爸进来先向我道了歉,然后告诉我以后我的人生道路上也许会遇到很多比今天还要过分的事。

他们可能将所有的脏水都泼在我身上。

他问我如果面对那样的情况,我该怎么处理。

我似懂非懂地说:「做好自己该做的。」

他摸了摸我的头,将我紧紧搂在怀里,呜呜地哭了:「笑笑,爸爸对不起你……」

「但你要相信,爸爸永远爱你。」

他们都说我爸是个渣男,只有我不信。

那个走在坡上见人拉三轮车也要推一把的男人,那个将流浪狗抱回家好好照顾的男人,那个曾经对背叛深恶痛绝狠狠臭骂渣男的男人……

他自己怎么可能是渣男?!

一月后,传来了他的死讯。

我妈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压抑地哭得眼睛红肿,出了门却要强撑着笑告诉大家:「渣男活该!真是现世报!!」

仿佛自己真因为我爸的死而感到很开心似的。

5

搬到外婆家后,苏黎就常常以我是渣男的女儿为由挤兑我、贬损我,甚至陷害我。

其实我知道,这不过是个借口,她嫉妒我成绩比她好。

因为我曾经看见她悄悄将我只扣了三分的英语试卷给撕成碎末。

第二天,上课时,老师让我们拿出试卷,我拿不出来。

她在一旁说:「老师,颜笑笑昨天晚上将试卷撕了,她说她的英语作文写得那么完美,老师为什么要鸡蛋里挑骨头扣她三分。」

不得不说,她在耍心机方面是个天才。

小小年纪就知道我们英语老师多疑,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从此让老师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

要是有一点小错,就会抓住不放,在班级里用极其尖酸刻薄的话大批特批。

仿佛我犯的是天大的错误一样。

如果心理脆弱一点,被这样针对,很难不讨厌这个老师进而讨厌这门学科。

可惜,苏黎的鬼把戏没有成功,我是从小被我爸用奇特方法教大的,根本不在乎旁人的眼光。

老师的针对非但没让我英语成绩下滑,反而刺激了我精益求精。

中考英语竟然拿到了满分。

苏黎知道我成绩之后气得两天没吃好饭,天天在家哭哭啼啼,烦死个人。

舅妈更是一天到晚在家里阴阳怪气:「我们苏家的灵气全被外人给吸走了!」

「英语满分?作文都不扣分的吗?是不是改错了呢?」

「颜笑笑,你妈是走后门去了吧?把你成绩改的满分吧?」

在她不知道在我耳旁酸里酸气过多少回之后,我从书本里抬起头来,笑眯眯地说:「舅妈,您这样让我想起了钱钟书先生的一句话。」

她自己年轻时因为考不上职高,初中毕业后就进厂拧螺丝了,后来嫁给我舅舅才过上了好日子,哪里知道什么钱钟书。

因此,愣愣的样子看起来还真有些符合那句话。

「舅妈,寸草不生的头脑,你想还会产生什么旁的东西?」

「要怪,只怪她没我幸运,没有一个脑子里有墨水的妈妈!」

就因为这句话,她将我撵了二里地!

可惜,她太胖,追得气喘吁吁满头是汗也没追到我,反而憋了一肚子的气。

6

暑假,慕烁约我去学游泳。

我因小时候大冬天跌落过水塘对水有心理阴影,便答应在岸上看着他练。

他接受能力很快,没几天就能在水里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了。

我看着像是条白鲦般的他,眼中尽是羡慕。

苏黎知道后,也出现在了游泳馆。

「慕烁哥哥,你怎么学得那么快?」

「人家好笨哦,学了好久都学不会,你能教教我吗?」

yue!

听着她茶腔茶调地叫慕烁,我就反胃。

不过,慕烁一向以嘴毒著称,怼得她眼睛通红。

「你那四肢各干各的,没脑子统筹调配学得会才怪。」

「脑子是个好东西,现在长也来得及。」

每每被慕烁怼,她的脸色就像是开了家染坊似的,霎时间各种颜色不断变换,好不精彩。

更可气的是慕烁每回见她红着眼眶嘟着嘴,总是会冷笑着说一声:「6!」

于是,她脸上的表情就会更精彩。

这一天,我坐在泳池边沿用脚拨水,她走过来坐在我边上。

「颜笑笑,你妈可真不要脸。听说她已经搭上育才高中的校长了,就为了把你塞进育才高中!」

我回过头:「塞?苏黎,你以为我是你?还要靠妈妈塞?」

「育才昨天打电话来问我是否有意进他们学校。我正在考虑。」

也不知是不是这句话刺激到她了,她突然压低声音恶狠狠地对我说:「颜笑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靠和慕烁的关系,才接到的电话!」

「随便你怎么想。」

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她会更加愤怒,以至于突然之间扑向我,我俩滚落了水池。

童年的阴影瞬间袭来,在沉下去的那一刻,我仿佛看见了自己身穿红色羽绒服滚入水中那一刻。

为什么会滚进去我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但是入水时那种恐慌惊惧感依然历历在目。

我挣扎着扑打,想要抓住什么,可握得再用力,也只是一握就溜走的水流。

恐慌、惊惧、无助包裹着我。

7

我在挣扎中往下沉。

一道身影向我游来,他绕到我背后,胳膊圈住了我……

醒来时,一个人正对着我吹气。

他的唇比我暖多了,我睁大眼,看着他即将又一次俯下。

他见我醒来,抹了一把自己额上的水珠:「6!」

「坐在水池边都能掉进去。」

说完,他朝一旁的苏黎扫了一眼:「为什么要和她坐在一起?几年前掉下山坡还没让你长记性?!」

不需要我解释,他已经将责任全都推到了苏黎身上。

苏黎浑身湿淋淋的,眼神怨毒地盯着我,一把甩开旁边询问的救生员:「滚!」

「颜笑笑,你真讨厌!」

「讨厌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才缓过气来的我还是改不了本性,回怼,「多长几个脑子,争取得个第一。」

她脸色越发青了。

呵呵,就这点气量,为什么还要在太岁头上动土?

回到外婆家,她恶人先告状,说我在泳池边推了她,害得她落水。

舅舅舅妈一听,当即就不干了。

舅妈扯着我就要动手,舅舅冷着脸:「姐,你们住在这里还要威胁到我女儿的安全,那我可不敢让你们继续住下去了。」

就连我外婆,也是向着苏黎的。

只有外公一跺拐杖:「笑笑都还没说话!」

「外公,泳池边有监控,你们可以去查一查。」我说。

舅妈当时就想往外冲:「查就查!查到了别怪我赶你们出门!」

「要是不是笑笑推的,有人栽赃,我老头子一定拿家法好好处置!」说完,外公就将藤条拍在了木桌上。

苏黎做贼心虚地看了一眼藤条,不敢真让舅妈去查,连忙拽着她的衣角:「妈,我记错了。」

「是泳池边有点滑,我和表姐玩耍的时候不小心掉进去的。」

我妈不依了:「笑笑她从小怕水,怎么会……」

外公厉声喝道:「知道表姐从小怕水,你还带着表姐去游泳池边?你是主她是客,你是怎么当好这个主人的?!」

说完,一藤条就朝她抽了过去。

在场所有人没一个敢拦的。

外公已经看明白发生了什么,不去查监控便将苏黎打了一顿。

一来他是维护我,二来他作为大家长是想维护苏家的脸面。

傍晚,本来就已经受了多重打击的苏黎,又受到了重重一击。

育才高中给我的录取通知书送到了。

她哭了整整一个晚上,吵着闹着也要去育才。

8

舅妈整个暑假隔三差五往慕烁家跑,终于将她给塞进了育才。

运气是真「好」,我和苏黎竟然又分到了一个班。

育才除了领航班 45 名同学是挑选了尖子生组成的之外,其余所有班级都按成绩轮流平均分配。

苏黎因为是塞进来的,便成了我们班的第 45 号同学。

而我,则是 2 号。

虽然是 2 号,但我知道我的总成绩大概要排到全校百名左右了。

因为我们有 24 个普通班。

高一一开学,我便玩命地学,就是为了哪一天能不和苏黎同一个班。

听说领航班有同学要出国,我想去慕烁所在的班,当凤尾也没事。

可谁知道我天天埋头认真学习的样子,被苏黎拿来大做文章!

他们给我取了个外号——「丑八怪卷王」。

高一时,大家除了叫叫外号之外并未做更过分的事。

一秒钟!」我壮着胆子大声说。

气势不足,声音来凑。

「颜笑笑。」他声音像是裹了霜雪,我打了个激灵。

「不够?两百!脸让我亲一下!」

「五百!」我又拍了三张。

「一千!一千块一秒,已经够多了啊?」

慕烁冷哼了一声,对正在拍视频的斯湘说:「斯湘,你先出去。」

斯湘出去了,我看着他朝我走了过来,看着他恨不得掐死我的表情,豁出去了:「五千!不能再多了!」

慕烁将我逼到墙角,一把将我手中的五千块全都薅走了。

「来,亲!」他说着,自己打开了手机录像。

我亲了他的脸一下,但他却一侧脸,唇贴了上来。

大概五分钟之后,他喑哑着嗓音说:「给你一个亿,给我亲二十四小时!」

那天当然没能消费掉二十四小时,剩下的他说先存着。

但此人有些腹黑,晚上就发了我亲他的视频在微博上:「向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慕夫人。」

「我夫人爱笑,大家以后见了她多笑笑。」

备案号:YXX1YmbBKyzfjoMg3oIMXe4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8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