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出演艺圈

出自专栏《恋爱吗,我超甜》

全娱乐圈被迫参加一档选秀节目,前九名成团永久封杀。

我声名狼藉,高居榜首。

我已经做好回家继承亿万家产的准备了,却在同行衬托下奇迹洗白。

「时绫真是要黑料有笑料,务必让她留在娱乐圈搞笑!」

「全员塌房,只有时绫在废墟上建起了城堡。」

谢谢网友们的大恩大德,我幼儿园拉裤兜子里这件事儿都被扒出来了,艹!

1.

为整治娱乐圈乱象,官方整活儿,举行了一档选秀比赛《逐出演艺圈》。

票选劣迹艺人,前九名直接封杀。

全网参与,规则简单,类比「陶片放逐法」。

投票通道一开,我直接高居榜首。

爱蹭热度,爱炒 CP,多个金主,霸凌惯犯,喜提内娱「作死第一人」。

看着那一骑绝尘的票数,我给自己判了死刑。

这次是不得不回家继承亿万家产了。

我的票数比顶流明熠还要多。

明熠可是黑粉多到都能再造一个顶流,而我的票数还甩他一大截。

四舍五入,我也是个顶流。

退圈前还能喜提一项 TOP1,也算是没白混。

到达节目现场后,周围人都投来幸灾乐祸的目光,好像我被封杀已经成了板上钉钉的事情。

笑吧,等姐回去继承家产后,撤你们的资。

节目组根据初始投票结果分配房间,我、明熠和其他几个声名狼藉的艺人共在一套房。

大家一见面,都有些惺惺相惜的意味。

「你也要滚出娱乐圈了吗?」

「好巧,我也是。」

大家在房间里哄笑玩闹,有种末日狂欢的气氛。

只有明熠静静地坐在一边,眼眸中黑雾翻涌,看起来有些悲伤无助。

代入一下,好不容易杀出一条血路荣登顶流,可能又要因为一些莫须有的事情被封杀。

实惨。

房间的屏幕里,显示着实时直播的画面与弹幕。

「我就说,时绫是个霸凌姐,你看,带着一群人霸凌明熠。」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S 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

我对着摄像机,大呼冤枉:「拜托,这是我第一次见明熠,明明是他一个人孤立我们大家!」

「你怎么这么敢说,不怕明熠粉丝骂你?」

我摆摆手:「反正都是要被封杀的人了,无所畏惧。」

明熠抬眸,直勾勾地盯着我,语气中带着几分玩味:「我没有孤立大家,只是针对你。」

我脑袋当啷一声。

我确实爱蹭,也爱炒 CP。

可我没碰过明熠的瓷啊。

他那么火,蹭他热度必然会糊。

我大脑飞速运作,思考着什么时候得罪过明熠。

「你绿了我。」

短短四个字,信息量很大。

#时绫绿了明熠#这个词条火速上了热搜。

我义正词严地反驳:「明熠,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我哪有这本事?

我都没蹭到过明熠的热度,怎么还给他戴了顶绿帽子!

明熠牵强地弯弯嘴角,回了房间,背影看起来孤独又落寞。

那模样,好像我是什么采花大盗,对他辣手摧花后始乱终弃,另觅新欢。

「我没听错吧?时绫绿了明熠!」

「这俩人八竿子打不着吧……」

「我是明熠黑粉,但我觉得有点离谱荒谬。」

「但也不是没有可能啊,时绫见一个爱一个,男友剧抛。」

「80 姐离我们家小明远一点。」

……

无中生有的事情,让全网又多了一条讨厌我的理由。

我扫一眼弹幕,再对上其他人探究的目光,一口气差点儿没上来。

「鬼知道怎么回事!神经病!」

刚刚还觉得明熠可怜,现在觉得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怪不得头顶几撮绿毛儿,原来是个患有绿帽妄想症的绿头王八。

2.

节目人数太多,要先 pass 一批涉及红线的艺人。

除了童星,所有艺人要互相爆料,爆出的真料,可根据事件严重程度来消减自身的票数;爆出的假料,则增加自身票数;弃权者保送决赛圈,被爆料实锤者将直推封杀。

气氛一下就凝固起来了,我的呼吸都从自动挡变手动挡了。

全场加起来几百吨的心眼子,大家坐在座位上面面相觑,心里各打各的算盘,算盘珠子都能蹦人脸上。

一位瘦小的女艺人率先发声,声线颤抖,语气却无比坚定:「演员舒备,诱奸新人女演员,致其抑郁自杀。」

这句话就像热油锅里加了一滴水,油滴四溅,全场哗然。

舒备握紧拳头,面色阴沉:「你不要胡说!」

舒备是圈里德高望重的前辈,对外一副爱妻爱家的好男人形象,竟然还有这档子事。

女艺人声泪俱下,控诉了舒备对她同公司好友的犯罪行为。

这件事像是拉开了闸门,污水紧跟着倾泻而出。

墙倒众人推,有其他艺人纷纷跟着爆料舒备的腌臜事儿。

偷税漏税、嫖娼、家暴……

舒备在圈里混了这么些年,也不是吃素的,咬牙切齿地带了一大批人下水,还都是法制咖。

一环扣一环,环环相扣结成一张大网,网住了半个娱乐圈的法外狂徒。

这一群人互相残杀,爆的黑料一个比一个猛,接连不暇,我听得目瞪口呆。

节目现场一片嘈杂,甚至有国粹对骂。

弹幕此刻已经铺满了屏幕。

「我靠,我知道娱乐圈一直很乱,只是没想过会这么乱。」

「好男人翻车了?我再也不相信娱乐圈的人设了……」

「那个女孩子好勇敢!」

「谁有录屏啊,我上个瓜还没吃完怎么就有下一个瓜了!」

……

别说网友了,圈内人也属实被震惊到了。

后来那几个爆料我炒 CP、蹭热度的,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在法制瓜前,根本不够甜。

「家人们,咱们先把法制咖送走,其他的先往后稍稍。」

「对!其他的留着,不然节目没得看了!」

「这些事有线索大家一定 po 出来。」

……

明熠突然站起来,拿着话筒,笑得很阴险,一看就是憋着坏水儿:「我还知道一些事情。」

大家都把目光看向明熠,我也不例外。

明熠是顶流,身居高位,肯定知道更多的瓜。

全场安静了,明熠却不说话了。

有人催促明熠快点说,弹幕也都急得不行。

明熠瞥我一眼,勾勾嘴角:「我要时绫求求我。」

我舌尖抵住上腭,觉得不太对劲。

「我求求你时绫,你快求求明熠,我想吃瓜!」

「时绫,这次投票绝对不投你,你赶紧求求他,话说一半太难受了,就像拉屎没拉完一样!」

「明熠怎么回事?给他戴绿帽子还这么一副便宜样儿……」

「gkd!」

……

我时绫铮铮傲骨,能为了几口不知道啥味儿的瓜低头求人?

而且这人还诽谤我给他戴绿帽子,污蔑我的清白。

「我时绫,就算是从娱乐圈滚出去,憋死在现场,也不会吃你的一口瓜。」

明熠挑挑眉,带着淡淡的遗憾:「可惜了,跟你公司的老板有关。」

我公司的老板,是我亲哥啊!

我哥这头大蠢驴还能有什么瓜?

我既紧张害怕,又好奇期待。

这爆出来一溜的法制瓜,我哥的瓜……现在爆出来合适吗?

万一是坏瓜,那我这就是坑哥行为,还抹黑我们时家的脸面。

要是个平平无奇的瓜,对比之下显得没滋没味儿,也是给我们时家丢人。

明熠见我犹豫不决,补充道:「放心,你老板不是张三。」

嘶……

那能是什么事情啊……

我哥这人是个闷葫芦,问他肯定问不出来。

我偷摸摸地瞄一眼明熠,他眼中星光点点,耐心地等我的选择。

弹幕此刻已经刷疯了,甚至有人诅咒我和明熠话不说完,以后拉屎只能拉一半。

咳,那我就顺应广大网民的心意,低下我高贵的头颅,求求明熠。

我挺直腰板儿,以刚正不阿的目光看向明熠,声音中气十足,铿锵有力:「求你!」

话音刚落,全场爆笑,缓和了刚刚凝重的气氛。

明熠表情僵住一瞬,眼里的光都熄灭了,变得蔫儿吧唧,一副萎掉的样子。

「哈哈哈哈哈哈,时绫好像那麻辣女兵喊号子!」

「这动物园里兴奋的大母猴撒娇,都比时绫温柔。」

「时绫跟金主也这么撒娇吗?那金主口味蛮独特的。」

「你别说,这一求有青春疼痛文学那味儿了,不过是让别人疼痛的霸凌姐。」

……

明熠叹口气,扶着额头,半晌没说话。

大家都急得坐不住了,而我更是急急国王,催促着明熠:「你说不说?不说的话,别怪我再求你一遍!」

「我说我说,」明熠受到刺激一样,瞬间抬头,语速开了二倍一样,毫无感情,「就是舒备男扮女装,跟你老板自荐枕席,然后被你老板的未婚妻发现误会了,要退婚。」

难怪我的准嫂嫂连夜扛着火车跑了,边跑还边喊时家传宗接代的任务就交给我了。

我得找机会跟准嫂嫂说一下,我哥这么正直的人,又正又直,肯定没什么问题的。

这种事儿明熠都能知道,难不成,他藏在那张床底下?

这个瓜说完,反响平平,甚至有一种「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的遗憾感。

在场的艺人不仅波澜不惊,甚至还能冷静地给出即时点评。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舒备当初为了上位就是男女通吃的。」

「但敢去招惹星娱总裁也是牛波一。」

「星娱总裁,南桐天菜!」

「蛙去,你是南桐?」

「怎么了?我寻思着性取向也不该成为一个人的黑料吧!」

「确实不能是黑料,但那几个代孕生子的人,就是黑料了。」

「谁?谁代孕生子?」

……

点评谈笑间,又有一批人因为违法代孕强制下线。

遵纪守法是基础,这些人还敢在红线上兴风作浪,也难怪官方要出面整治。

「哔了狗了,我的房子全塌了,地基都裂了的那种……」

「剩下的人应该是良民了吧?我家崽看来是清清白白干干净净。」

「那可不一定,不犯法不代表着不缺德。」

「这么一对比,剩下的人看着顺眼多了……」

「话说,有人统计过可能下线的影视作品吗?我有点担心我的电子榨菜……」

「靠,我去缓存!」

……

我也打了一个激灵,在脑海中细数我参演过的影视作品。

无一幸免,都受到了牵连。

出道五年,归来仍是新人。

草。

3.

相关部门把涉事人员统统带走调查,阵仗很大。

本来整个节目现场乌泱乌泱的,现在没了一大半,只剩下我们这些没犯法但缺德的人。

回到房间,S 组很神奇,都全员在线,彼此也更亲近了些。

当下大火的女团 C 位跟我们击掌:「你们怎么也没死?」

我捏捏她又软又滑的脸:「呸,避谶懂不懂!难怪咱们都是在 S 组,要么太假招人恨,要么太傻讨人厌。」

「那要怎么说?」

「你们怎么也不活着?好像也不太对……」

一位老前辈笑呵呵地摇摇头:「唉,多好的俩姑娘,可惜长了嘴!得找个机会把你们毒哑,这样就不会招黑了!」

我综合被黑的经验,赞同地点点头。

这位老前辈挺冤枉,点评了几个流量明星的演技后,又惨遭节目组恶意剪辑,就被他们的粉丝送上了榜。

现在这个节目若不是全程直播,我们的日常对话又不知道会被剪辑成什么样,然后再被营销号断章取义大肆宣扬,成功吸一大波黑粉。

明熠抱着胳膊,笑意盈盈地看我和几个小姑娘打闹。

那目光实在是直白热烈,眼中闪烁的怕不是水光,而是浓郁香醇的老酒。

「天哪,明熠这眼神,我没了!」

「明熠好惨一男的,被绿了还对时绫念念不忘。」

「蹭姐别来沾边,明熠的眼睛看狗都深情好吗?」

……

我被看得有些不自在,脸颊燥热难耐,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看什么看,」我挠挠脖子,和明熠对视上,「再看把你眼珠子抠下来盘着玩儿……」

「我未来的妻子,不能亲不能抱就算了,还不能看看了?」明熠气定神闲,云淡风轻,「你这嘴还是老样子,一直不饶人。」

这话说得,我俩跟旧相识一样,关系进度好像就差领结婚证了。

房间里其他人的眼中燃起熊熊的八卦之火,想问个究竟。

明熠拨弄一下头顶上的绿毛,羞赧一笑:「等好事将近后,会邀请各位前来参加我们的婚礼的。」

我一头雾水,上下打量着明熠那臭屁样儿:「明熠!你狗掀门帘子,全凭一张嘴,老婆饼里有老婆都比我是你老婆可信。」

明熠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你一定是。」

我嗤笑一声,十分不屑:「呵,那我宁愿相信蚊子空手接住了原子弹。」

明熠不可能是我未来的丈夫,因为我有个素未谋面的神秘未婚夫。

我逐梦演艺圈还有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为了延缓即将履行的婚约。

据说我的联姻对象,家庭比较传统,可能难以接受一个戏子。

现在我马上被逐出演艺圈,也就意味着我要去履行婚约了。

「笑死了,时绫这嘴能批量生产吗?」

「有点想嗑家人们,我没嗑过这么直球的 CP。」

「先冷静,万一下一期节目有个挂掉的,或者俩人直接双双挂掉呢……」

「服了,真的有人会嗑霸凌姐和皇族的 CP 啊。」

「明熠你在干吗?对得起粉丝吗?脱粉了,再见。」

「锁死,尊重祝福,蹭姐傍上皇族就不要再来祸害我家哥哥了。」

「话别说太满吧,节目还在继续,指不定下一个走的就是你家哥哥。」

……

明熠显然不在乎这些外界的声音,信心满满,对我志在必得。

我却对明熠兴致缺缺。

娱乐圈是个大染缸,能有几个干干净净的?

尤其是明熠这种顶流,经历得更多。

唉,或许是顶流当久了,明熠可能养成了什么奇怪的癖好吧。

就像有人是异装癖,有人是异食癖,明熠可能是绿帽癖。

我正这么猜测着,没想到节目组真有个类似的奇葩策划——共享绿帽。

这可真是熊猫点外卖——笋(损)到家了。

4.

根据上一期法制咖提供的线索,娱乐圈里男男女女的关系简直是一团乱麻。

节目组通过向媒体联系,跟知情网友求证征集,加班加点整理出了一张关系网。

除了粉色的恋爱关系,就是他绿她,她绿他,他绿她绿他。

这张关系网,绿油油的,在场艺人基本上全军覆没,还牵扯到一批素人。

再定睛一看——哦豁,你的绿帽,她的绿帽,好像都一样。

我粗略看一眼关系网,一阵恶寒,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这跟我炒过 CP 的男明星,十个里有九根烂黄瓜。

和我签订合约时信誓旦旦地说自己是单身,结果竟然同时谈着三四五六七八个女朋友。

怪不得现在的男艺人看着都那么虚。

根据绿帽守恒定律,绿人者,人恒绿之。

只是不太明白,有些男人对自己被绿那么应激,还总是热衷于去绿别人,就好像那癞蛤蟆追青蛙,长得丑玩得花。

窈窕的礼仪小姐给被绿的人颁发绿帽子,绿帽子上有个二维码,扫一扫读故事,解锁绿色能量。

现场最厉害的人获得了三十顶绿帽子,荣获绿帽王。

绿帽季军亚军都咬牙切齿,红着眼眶拒绝发言。

绿帽王是个地中海的中年歌手,他喜气洋洋,十分自豪:「我终于成为了最有名的牛头人。」

实在是荒谬。

让人忍不住揣测,是不是因为他头顶太冷,才那么喜欢戴绿帽子。

我和明熠是为数不多的几个独立于关系网之外的人。

还好我跟我哥一样,又正又直。

「这里是避难所,塌房了的过来一起哭!」

「我女鹅好可怜,被绿了三次!」

「我靠,我真没想到时绫那么爱炒 CP,却没有一个真的。」

「时绫是戒过毒吗?合作那么多帅哥真忍得住。」

「时绫妥妥事业批啊!不谈感情纯利用,踩着男人上位。」

「我对时绫黑转路,对脏黄瓜就该零容忍度!」

「那明熠的绿帽子去哪里了?」

……

我不服气地斜睨着明熠,用胳膊肘撞撞他:「道歉,你明明一顶绿帽子都没有,还一见面就冤枉我。」

明熠轻笑一声,倒是爽快地道了歉,并且信誓旦旦地表示以后也不会给我戴绿帽子。

我转过脸,明熠的眼眸漆黑,目光坚定,似乎要把我的身影深深地烙印在眼底。

在鱼龙混杂、犬马声色的娱乐圈里,能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就已经是难得了。

明熠自带招蜂引蝶的属性,却是个连花丛过都不过的人,更为可贵没办法。

哥死咬着婚约不松口,哥就永远是正宫。

5.

就……突然想看小猫撒娇。

拿我的合作伙伴当诱饵,让她求求我。

MD,跟想象中不太一样。

风格这么多变,更爱了。

6.

时绫还是没有把我和她的未婚夫联系起来。

但她跟我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知道给我戴绿帽子跟我开玩笑了。

我猜,她是喜欢我的。

果不其然,结束录制就收到了要退婚的消息。

没关系,我绿我自己。

嘿嘿,吓时绫一跳。

7.

我和时绫成了幸存者,肩负着引导新一代的榜样作用。

那么忙,烦死,婚期往后推了又推。

「老公别急啊,忙完这阵子,过了年我们就可以结婚了!」

我心化了。

我就说小猫怎么可能不会撒娇。

她只会撒给我一个人看。

期待和我的小猫走入婚姻殿堂。

备案号:YXX1z0vdxrvivwnAYwCwMJG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2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