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一名合格绿茶

出自专栏《恋爱吗,我超甜》

「只有我心疼 geigei~」我嗲声嗲气地对程煜说。

旁边的女人气得脸都绿了。

我继续往程煜身上贴:「哥哥~她好像生气了耶~」

女人气走了。

回家,我一边抠脚一边给闺蜜打电话:「搞定了,纠缠你哥的女人被我打发了。」

闺蜜暴怒:「搞定?等了你一晚上,你跑哪儿去了?」

经过交谈,我发现,自己勾错了人。

1

「不会吧?就在星巴克啊,穿着黑衣服,长得特别帅。旁边跟着一女的,穿着白色连衣裙,长头发……都对得上啊!」我极力狡辩。

「你去的哪家星巴克?」

「咱们经常去的十字街区那家。」

「赵可可!这次我们去的是龙山广场的星巴克!」

闺蜜程青的声音从手机钻进耳朵,差点儿把我耳膜震飞。

我瞬间心虚气短,赔着笑脸道:「对不起啊……」

「你个粗心大意的死丫头,亏你长得一副妖精的漂亮模样,连勾引都不会!」程青大骂,「浪费你的大胸 E!」

我得意地挺挺胸:「下次嘛,下次一定帮你。」

「你最好搞定,不然送你的包包给我退回来!」

「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一听程青威胁,我赶紧保证。

打完电话我很纳闷儿,既然认错了人,那黑衣男人为什么从头到尾没否认呢?任由我坐在他身边叫他哥哥,各种绿茶他女伴。

萍水相逢,我很快将男人抛诸脑后。

第二天程青特意开车接我去她家,生怕我又找错地方。

「我哥要娶那个女人进门,那女人看起来柔柔弱弱,其实就是朵绿茶!除了漂亮点儿,会讨好男人,一无是处!」程青恨得咬牙切齿。

她口中的绿茶叫苏音,据说手段非常厉害,把她哥骗得晕头转向,才交往两个月就给苏音开了一家美甲店,又给她买奢侈品!

据说还要给她买房!

程青都快气死了。

她从小和程煜一起长大,程煜都没给她买房开店,结果居然为一个才认识两个月的女人开店花钱,还要买房。

而且那女人看中的房子三室一厅,比较大,首付得两百多万,幸好程煜手上没那么多钱,不然早买了。

「这么厉害?」我听完细节,倒吸一口凉气,「你为什么讨厌那个女人呢?万一两人真心相爱呢?」

「她是我大学同学!抢过我男朋友!苏音什么德行我清楚得很!」程青气愤不已,「可无论我怎么解释,哥哥就像脑子中邪一样信任她!」

一路回到程家的小别墅,里面灯火通明。

「待会儿你使劲勾引我哥,我就不信了,对着你他还能不动心!」程青碎碎念。

我:「保证完成任务。」

然而刚走进客厅,灿烂的水晶灯下,我看到一名眼熟的男人坐在沙发上,和程青的父母有说有笑。

男人头发短而浓密,高高的颅顶下,眉眼深邃。他一边声音温和地和程家父母说话,一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修长指节干净漂亮,皮肤冷白,如同玉石雕刻而成。

我如遭雷击——这不就是昨天我在星巴克费劲儿勾引的男人吗?

「小叔叔,你来啦?」程青欢快地奔过去,对男人说。

我木木地站在一旁。

小叔叔?

辈分这么大?

男人抬头看了我一眼,深邃眼眸似笑非笑:「嗯?这不是我青梅竹马的邻家妹妹吗?」

我:「……」

昨天我坐他身边,就是这般自曝身份的。

如今从他嘴里说出来,我尴尬得想抠脚。

2

程青问:「你们认识?」

男人张口,我想也不想地冲上去捂住他的嘴,生怕他把我昨天的糗事说出来。

现场一片静默。

等我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恨不得钻进地缝去。

掌心柔软而炽热。

我脑子极力思考该如何化解尴尬,男人开口道:「你要捂住我的嘴多久?」

我迅速收手,镇定地说:「刚才你嘴上有个蚊子,下意识上手了……你不会怪我吧?」

男人浓眉微挑,嗓音低沉:「不怪你。」

我悄悄松了口气,迅速转移话题,假装无事发生。

程青目瞪口呆。

片刻,程青悄悄问我发生何事,我赶紧跟她说了,示意她帮我解释。

程青走过去对她的小叔叔——程必方——说了几句话,男人黑眸朝我望过来,微微点头。

这是答应帮我保密了?

我放下心。

十分钟后。

「爸妈,我带苏音回来了……啊,小叔叔也在?」又惊又喜的声音。

我转过头,看到大门走进来一男一女两道身影,男的高高帅帅,面容英俊,大大的眼睛里带着清澈的愚蠢。

女的穿着白裙,黑发披肩,仿佛苍白纤弱的文艺美女,长相清秀美丽。

「那个是我哥。」程指着和高大男人套近乎的男人,又用眼神暗示那个白裙女人,「苏音。」

「长得挺漂亮。」我实话实说。

程青:「她脸蛋没你漂亮,身材更不用比!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上!」

我:「怎么会?」

苏音似乎注意到了我,冲我礼貌点头。

「看,她很会装吧?」程青不屑。

我立即撩了撩大波浪秀发,冲苏音露出一个妩媚的微笑。

苏音眼里瞬间出现警惕和厌恶的情绪。

这种嫉妒的眼神我见过太多了,一下子就能捕捉。

嗯,看来苏音果然不是个什么善良角色。

「哥,这是我闺蜜赵可可。」程青将我介绍给程煜。

程煜和他爱答不理的小叔叔聊完,转头看到我,眼里露出一抹惊艳之色:「你好。」

「你好。」我开口。

旁边的苏音不动声色地钻到我和程煜之间,挽住程煜的胳膊。

程煜注意不到她的小动作,我却一清二楚。

我什么都没做呢,用不着这么防备吧?

一家人坐在沙发上聊天,通过闺蜜得知,她小叔叔程必方非常厉害,当初一个人跑去闯天下,到缅甸赌石,居然赌赢了,后来创办珠宝品牌,又接连开了几家公司,如今身家几个亿。

苏音听到介绍,望向程必方的眼神异彩连连,频频向他搭话,在我看来意图略明显。

这是端着碗看锅里?

程必方爱搭不理,她便聪明地停止试探。

旁边的程煜一无所知。

吃饭时,程必方忽然给了我一个眼神,我居然瞬间明白他要我坐他身边的意思。

刚想拉开椅子坐下,结果一道身影抢先一步,坐在了我的位置上,又招呼程煜坐她身旁。

是苏音。

她的动作快而优雅,根本看不出是在抢位置。

程必方另一边坐着程家父母,我只好坐到程青身边默默干饭。

程煜先和我说话:「赵小姐别拘束啊。」

我说不拘束,他又客气了两句。

吃完饭,我去卫生间补口红。

不一会儿苏音进来了,沉下脸道:「你怎么好意思勾引我男友?」

我惊了,我什么都没做,怎么就勾引她男友了?

「你在饭桌上勾三搭四,我不瞎。」

我无语,是程煜先搭话的吧!

「你这种攀龙附凤的女人我见得多了,先和富二代的姐妹做朋友,再接近她的家人朋友……」苏音轻笑一声,「程煜是我看中的男人,你最好识相点儿,别碰他。」

我立即反驳:「谁看中程煜了?我看中的是程必方。」

说完我推门而出,迎面看到程必方站在门口,似笑非笑地对我说:「原来你看上了我?」

我:「……」

程家买得起别墅,为什么不把卫生间搞成男女分开的啊!

3

就在我尴尬时,苏音走出来,眼睛红红的,像是受到多大委屈。

我无语。

程必方果然开口问道:「苏小姐,怎么了?」

苏音吸了吸鼻子道:「程先生,没事,我们女孩子之间发生了一点小误会,相信赵小姐以后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一番话直接给我定罪,呵呵。

我向来不会乖乖受气,反驳:「我犯了什么错?程煜主动和我说话,我回答他而已,这就叫勾引你男友?」

苏音红着眼睛,楚楚可怜道:「赵小姐,要是清清白白的好女孩,知道男人有女朋友,就该懂得避嫌好吗?不会故意说话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正经的女孩子,绝不会和男人打情骂俏。」

她一副「我是良家妇女,你是不正经女人」的态度,暗地指责我风骚。

很多男人认为,女孩子和别的男人说话就是不正经,假如程必方也有这种心理,恐怕马上对我充满偏见。

苏音以为这样说,我就再也不和程煜说话?

算盘打错了!

我微微挑眉,忽然靠近程必方,嗲声嗲气地说:「啊?苏小姐居然这么保守呀,可是人家平时都这样啊~我不止和程煜说话,我还一视同仁地和程先生说话哦,是吧,程 geigei~」

程必方转头看着我,眼神一言难尽。

我继续睁着无辜的大眼睛说:「如果我正常说话都让你不舒服的话,那就不是我的问题哦~苏小姐不要这么凶嘛,刚才都快吓到人家了嘤嘤嘤……」

不就是装哭惹人怜爱吗。

我也会哦。

我捂住脸假哭,因为我真没有苏音的演技,暂时哭不出来,只能捂脸。

苏音脸色僵硬,楚楚可怜地看向程必方。

我有点紧张程必方站在苏音那边,不给我面子。

程必方开口道:「你们的事我不想管,现在我只关心一件事。」

「什么事?」我和苏音异口同声。

程必方冷静地说:「能否让开,我要上厕所……有点急。」

我和苏音:「……」

我们迅速从卫生间门口闪开。

在我们的注视下,程必方施施然地走了进去。

下午我们在三楼玩台球。

气氛略剑拔弩张。

苏音先挑衅我,我反击是必然的,中途我俩一直暗暗较劲。

打台球时,我理直气壮地和程煜搭话。

程煜进了一个球,苏音惊喜道:「好厉害鸭~」

一看就很假的表演,但程煜很吃这套。

嘿嘿。

刚巧,我也会绿茶哦。

我惊喜地拍手:「程煜 geigei 好厉害,人家都不会呢~」

苏音沉下脸。

程煜再度进球,我马上捧着脸道:「程煜 geigei 居然会反弹撞球哎,好厉害呀,你是怎么做到的?」

接下来的时间,我变着法花式夸奖,把程煜夸得心花怒放,自信心爆棚,似乎给他一根棍子,他就可以撬动整个地球。

苏音跟我较劲儿似的夸,但我更嗲,她要走清纯保守路线,必须端架子,夸奖方面比不上我不要脸,很快落了下风。

程煜完全看不出我俩之间的斗争,用清澈又愚蠢的目光赞赏地望着我,仿佛我是他失散多年的兄弟:「你真懂我。」

听到这话,苏音的脸绿了。

就在我和程煜侃侃而谈时,程必方从门外走进来,拿起球杆将桌面上的球打了个精光,施施然地对目瞪口呆的程煜道:「有些话听听就好,别当真。」

哼!

我瞪他,这家伙就是来拆台的!

这时候,苏音似乎逮到了机会,开始作妖。

4

「程先生说得对。」苏音捂嘴笑道,「话说得多了,就显得假。」

这不就是在说我吗?

我可不怕她挑衅,马上道:「人家只是看到程煜哥哥打球棒才夸的,连夸人都不可以吗?」

我咬着嘴唇,可怜巴巴地说。

程煜立即说:「当然可以。」

我甜腻腻地叫道:「还是程煜哥哥明事理。」

程煜又高兴了。

程青给了我一个「你牛」的眼神,也在旁边帮腔:「对啊,不就夸夸人吗,哪里不对?苏小姐,你别介意嘛。」

程青说过,当初苏音总是以无辜的表现接近她男友,等她忍无可忍发火,她再一副「姐姐我们是清白的,你怎么可以污蔑我们」的委屈模样,让男友站到她那边。

数次后,程青在男友眼中变成了「总是在小事上发火,又喜欢猜疑的泼妇」,最终分手。

在来别墅的路上,程青给我抱怨了很久。

她说:「很多时候,苏音的确没有出格行为,就和我男友吃吃饭,谈谈话……做一些认真追究起来可以算是朋友的事情,我不闹吧心里膈应,一闹就显得我很计较。」

我问她:「她是不是还总是发一些买东西的照片给你男友,比如戴项链的脖子,问项链好不好看之类?」

程青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我挑眉一笑:「她还发一些试衣服的照片,嗯……一般穿短裙,问你男友这条裙子好看,还是那条裙子好看?」

程青目瞪口呆:「全中!你怎么知道?」

「傻瓜。」我轻笑,「那是经典招式啦。明为看项链,实际秀脖子和事业线,明为让人选裙子款式,实际秀腿……都是我们绿茶惯用伎俩。」

程青停下车,睁着一双大眼睛问:「你们还有伎俩?」

我举起手指道:「当然有啦。听着,接下来给你讲讲绿茶真经。」

「愿闻其详。」

「绿茶第一条,夹子音,见到心仪男生,开始夹。如果男生不喜欢,就随机而动。」

「第二条,心机小动作暗示,比如以看项链的名义秀脖子和事业线,让男生选裙子实际秀腿。人在男生面前,要勾头发,事先喷点儿淡香水哦~。」

「第三条,事事顺着男生的想象。他想要清纯美丽的,你就说你不认识小泽玛利亚,没去过酒吧。男生做任何事情都要找角度夸,哄他高兴。」

「能做到这三条基本原则,女人只要不是太丑,随便都能勾搭几个男朋友。」

「进阶点儿的就是让男人掏钱,绿茶不会一来就要钱哦,一般会先买一些小礼物试探,男生不好意思一般会回复礼物,如果两次还没回复贵重的,绿茶是不会再继续的哦,直接甩掉勾搭下一个。」

程青:「……可可,你好会啊。」

我撩了撩秀发:「还好啦,见多识广。」

毕竟我妈可是有名的绿茶,从小到大我在她身边熏陶长大,能不了解?

五十多岁的老阿姨,前半辈子都靠男人养着,过奢侈生活,年老色衰还能换身份证改年龄,号称 40 岁,骗到一个有钱又对亚洲人眼瞎的美国人,拿绿卡去美国享福,这等功力,非常人能及。

台球室内,在我的茶言茶语下,苏音咬咬唇,眼神充满怨恨。

对付绿茶的方式就是走她的路,让她无路可走。

她嗲,我比她更嗲。

她夸,我比她更会夸。

关键我长得比她漂亮。

她毫无优势,不免有点心急,人一急就容易露马脚。

苏音继续道:「可你怎么只夸我男朋友?别人不知道,还以为你是程煜女朋友呢!」

我捂住嘴:「难道苏小姐在吃醋吗?连夸你男朋友都不行?苏小姐不要误会我和程煜呀。」

程煜微微皱眉道:「苏音,这么多人都在,你别胡思乱想。」

苏音似乎想要反驳,最终忍住了。

这种情况和程煜争论,完全没有意义,只要她争就会落下风。

她是绿茶,懂这个道理。

「我可不止夸一个人哦,让你误会了真抱歉。」我贴到程必方身边,嗲声嗲气道,「程哥哥,你刚才好厉害哦~」

苏音:「……」

我的绿茶三连招「哎呀我不知情」「姐姐你怎么能生我气呢」「我和哥哥清清白白」,如今原样用到她身上,苏音的脸青青白白,无话可说。

「赵小姐,你真心夸我?」程必方似笑非笑地问我。

那笑容让我头皮发麻。

我面色不变,微笑着说:「当然啦,程 geigei~」

「那我和程煜,谁更强呢?」他问。

这不是找事吗?

所有人看向我,程煜也看了过来,要是说错话,那我就完了。

但我会怕?

我甜蜜地微笑:「你们各有各的优势耶,程煜的反弹撞球非常棒,角度找得很精确,很难有人做到哦,程先生你的力道控制太棒了,总之你们两人都能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

正常男人,到了这一步都不会为难了!

但我深刻了解到程必方不是个正常男人,他居然又刁难地问道:「我非要你在我和程煜之间分个高低呢?」

我:……狗男人。

旁边的苏音看到我被为难,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微笑:「赵小姐,你说,谁更厉害呀?」

我转了转眼珠,笑吟吟道:「都很棒哦,二位不分伯仲呢,不过,论打球的话……」

我拿起球杆,微微俯身,噼里啪啦将所有球打进口袋。

当最后一颗球进去,我站起身,笑着说:「你们都比不过我哦。」

所有人目瞪口呆。

绿茶最强大法则——当绿茶手段没用时,就靠实力说话。

毕竟,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绿茶毫无意义。

程必方惊讶地望向我,程煜眼中爆发出光彩。

趁着场面被我的气势压住,我问程煜:「程煜,你认为你和小叔叔相比,谁更厉害呀?」

程煜说:「小叔叔厉害,但他比不过你!」

我笑嘻嘻地收杆,撩了撩头发,转头对程必方道:「程先生,程煜说啦,你比他强哦,这个回答满意吗?」

程必方盯着我,眸色晦暗不明。

绿茶伎俩——当遇到无法回答的问题时,赶紧找方法转移注意力,抢夺场面主动权,化解尴尬。

打完台球,程青冲我竖拇指:「可可,你好厉害!深藏不露啊!」

我笑。

绿茶行做美妆视频,在一干自媒体中杀出血路,获得不少粉丝。

后面我还查到,苏音的照片居然是她自己给出的,这就有意思了。

我现在才反应过来,她在引导我调查她。

真够机灵。

她符合我的所有要求,除了家境。

然而我并不看重家境。

我是个理智的人。

哪怕我一开始就心动,但不会轻而易举地开始一段感情。

又派人跟踪了她两个月,验证前面的调查结果是否为真。

后来证明的确如她表现,她是表里如一之人。

到这一步,我放心了,我一定要娶她!

我知道她喜欢我。

她费尽心思勾引我,以为我是因为她的手段动心。

其实,我动心,是因为多年前的缘分。

因为我喜欢她,才愿意接受她的手段,否则,她连接近的机会都没有。

这场爱情游戏,我甘之如饴。

不过我之前诸多考验她,她似乎有点生气,现在似乎轮到她考验我了。

希望我能追到老婆。

备案号:YXX1yB1EeJkfvdMbE1sA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7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