殃气

出自专栏《魔方大厦》

殃气,指死人喉咙里的那一口气,如果被活人吸入,大凶。

1

过完 85 岁生日,奶奶病倒,卧床几天不见好转。

有一天,奶奶忽然下床了,做饭做家务,手脚麻利。

家人都知道,这是回光返照,都红着眼睛陪老人忙活。

奶奶说不想死在城里,让我们送她回乡下的老房子——爷爷就是在老房子里走的。

临终遗愿,只能满足。

我和爸妈一起,开车带奶奶回村。

刚进老房子,村民们闻声赶来,奶奶见到老朋友,挺开心,一直拉家常。

后来,奶奶喊了一声累,脱鞋上炕,别人说什么也不搭茬了。

我坐在奶奶身边,感觉她瞪了我一眼,随后眼神就定住了,一口气没倒上来,咽了回去。

爸爸提前买好了寿衣,我抬起奶奶的上半身,想帮忙换寿衣。

抬人的时候,我和奶奶的脸很近,忽然听到一声怪响,好像奶奶打了个嗝。

我扭头一看,由于我抬人的动作,奶奶的头向后仰着,嘴巴张开,一股恶臭扑面而来。

我吸进了那股气,顿时觉得喉咙发紧,就像咽下了几根鱼刺,怎么咳也咳不出来。

后来,我才知道,我吸进了奶奶的殃气。

殃气,指人生前的最后一口气,如果被活人吸入,大凶。

2

这时,一个老头大踏步冲进来,胳膊一横,把我爸挡在了旁边。

「不懂就别瞎搞!」

回过头,老头见我还在炕上,手里拽着寿衣,气得眉毛直抖。

「滚下来!」

我被赶到一边,刚要发作,爸爸赶忙拦住。

我爸说,那老头是奶奶的兄弟,按辈分,我得叫他舅爷。

舅爷很快换好寿衣,又吩咐人去弄棺材,以及其他应用之物。

棺材运来,香案摆好,一群人忙前忙后,奶奶也躺进了棺材,只等停灵三天之后,再送去火化。

夜色渐浓,村民们陆续离开,关上大门,院子里只剩下自家人,爸爸终于嚎啕大哭。

我劝爸妈回屋休息,自己站第一班岗。

院子里有一个小棚,被临时改造成了灵堂,距离棺材几步远摆了一个马扎,我坐在上面,盯着长明灯发愣。

夜间凉风吹过,长明灯有节奏地抖动,倦意袭来,我不知不觉睡着了。

咚咚咚。

我听到敲击木板的声音。

莫名地,我感觉棺材里有什么在动,只见棺材板翘起了一道小缝,从里面钻出来一团黑乎乎的东西,颜色比黑烟浓重。

在梦中,我也不知道什么是害怕,只是呆愣愣地看着那团东西,仿佛有生命一样,向我脚下蠕动过来。

我没有躲闪,等着那团东西靠近,它接触到我的小腿,瞬间,一股剧痛迅猛而至……

它在我小腿上咬了一口!

马扎翻了,我摔在地上,以为做了一场噩梦,可是小腿的疼痛仍旧存在。

我穿了牛仔长裤,裤子表面没有任何痕迹,正在纳闷时,我的余光扫到了异样——是那团黑乎乎的东西!它顺着院子的矮墙跳出去了!

爸妈闻声赶来,我才意识到自己叫出了声。

我说了刚才发生的事,他们没信,只说我太累了,让我进屋睡觉,他们继续守灵。

失去亲人的痛苦,占据了他们的全部身心,再没有地方容得下其他故事了。

炕上铺着老旧的被褥,我穿着衣服躺下,感觉小腿还在隐隐作痛。

在我脑海中,那团黑东西始终挥之不去,它从奶奶的棺材里出现,然后去了哪儿,代表着什么,我想不通。

彻夜未眠,村里公鸡打鸣后,舅爷登门。

爸妈把舅爷让进屋,我不好再躺着,翻身下炕,结果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这才发现,被那团黑东西咬过的左腿,已经使不出力了。

舅爷问怎么回事,我把昨晚的事情说了,没等爸妈反驳,舅爷的脸色一下子黑了。

「把裤腿挽起来,我瞅瞅。」

我听话照做,当我挽起裤腿,屋里的四个人一起傻眼了。

在我的小腿皮肤上,赫然显现出两个深红色的半圆,齿痕清晰,这是人的牙印。

爸爸惊恐更甚,他用手指点着,似乎在查牙印的数量。

查过一遍,爸爸的眼睛似乎要瞪出血来,又反复确认了几次,随后扑通一声,双膝跪倒。

「上排牙第六颗,下排牙第八颗和第九颗,是后来镶上去的……这是我妈、是你奶奶留下的牙印!」

妈妈想起了什么,掏出手机,她说:「老太太镶牙的时候,是我领着去的,当时还拍了片子,我手机还存着。」

找出口腔 X 光片,牙齿的长短、间隙,都与我小腿上的牙印吻合。

无法解释,已经死去的老人,难道会在夜里暴起诈尸,像对待冤家仇人一样,隔着牛仔裤,在我腿上留下了齿痕。

舅爷沉吟半晌,哑着嗓子说:「老太太……是善终吗?」

3

爸爸说,老太太死于多器官衰竭,属于常见的老年病,而且家庭和睦,也没有烦心事。

在老太太过身之前,甚至还有说有笑的,昨天在场的邻居们都可以作证。

舅爷听后愁眉紧锁,嘴里念叨着:「既然不是横死,家里又没什么可操心的,我这老妹子……她为啥要回来呢?」

听到「回来」两个字,我们一家三口心凉半截。

难道说,我昨晚撞见的是……

舅爷追问:「除了棺材里钻出来的黑影,还有没有其他遗漏的事?」

「别的?除非算上我的嗓子,」我费力地吞咽口水,「特别疼,就像有人用针扎我的喉咙。」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就昨天,奶奶离世的时候,我给她换寿衣,听到奶奶打了一个嗝……」

舅爷的眉毛竖了起来,说话声音也变了:「闻到味儿了吗?」

「确实有一股臭味。」

我刚说完,舅爷狠狠拍了一下大腿:「坏了!」

在城里工作生活的人,往往不了解生老病死的说法,舅爷作为村里有名的大了,却对这类事情烂熟于心。

事已至此,舅爷索性坐在炕上,三言两语,为我们说清原委。

按照传统说法,人生前的最后一口气,正好卡在喉咙里,称为殃气。

殃气不会永远留存在尸体中,在某个时间点会自行排出体外,这个过程叫做出殃。

很多人在网络上分享灵异经历,说自己误打误撞,走进了停尸房,结果听到了「死人叹气」——其实就是讲述者好巧不巧地遇到了出殃。

民间传说,出殃是指引逝者的三魂七魄离开尘世,重入轮回的关键步骤,这个过程……

不用想也知道,活人最好离得远一点。

正因如此,「死人出殃、活人避煞」的说法得以流传至今。

具体怎么个避法呢?

舅爷说,死人出殃的时间看似随机,实则有规律可循,只要是懂行的人,完全可以根据死者的生辰八字,大致推断出殃的时间和方位。

然后,门口挂上白旗,灵堂挂上白纸灯笼,让邻居和路人能够远远看到,注意躲避。

出殃前的一个时辰,屋里不能再留活人,有一位算一位,按照与出殃方位相反的方向,离开家门,能走多远走多远,脚步别停,更不能回头。

离家之前,别忘了在灵前和死者常年居住的卧室,各点上一对蜡烛,如果家人胆量够大,还可以筛一些草木灰,细细地铺在卧室地面上。

等到出殃完毕,家人回来,就能看到草木灰呈现出拖拽、滑行等类似的痕迹——那是死者的三魂七魄,在屋内转悠时留下的脚印。

眼看舅爷讲得兴起,如果不是腿伤与喉咙双双作痛,我真的不忍心打断他。

「舅爷,我这个事,应该怎么处理?」

舅爷叹了口气说:「人死为大,尸体不能随便乱动。换寿衣、装棺材,都有相应的手法,才能保证活人不撞到殃气。你不懂,还非要瞎掺和,让你奶奶提前出了殃。我刚才也说了,殃气是指引三魂七魄的,现在殃气在你身上,你奶奶的魂魄就要上你的身。」

我妈倒吸一口凉气:「上身?有什么后果吗?」

「死人上了活人的身,那还能有好?要么得怪病,几天之内暴毙,要么疯了,想方设法自残自杀!」

舅爷指了指我腿上的伤口:「昨儿是停灵第一天,还不至于太闹腾,只是在身上留了记号,今晚开始就别想消停了。」

我爸阴沉着脸,我妈急出了哭腔,她问舅爷有没有办法破解。

「办法倒是有,只是……」舅爷看向我,眼神像是在看死人,「我怕吓破你的胆。」

4

舅爷说,能不能让奶奶永登极乐,让我免去祸事,关键就在今晚。

熬过今晚,天下太平。

熬不过去,全家遭殃。

随后,舅爷列出几件事,吩咐我爸妈去办。

爸爸听完,一声不吭,单独把我妈拽到院里,两口子吵了一架。

我坐在屋里,只能隐约听到几句,爸爸似乎不相信舅爷的安排,他认为有病治病,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封建迷信上。

我妈只说了一句:「孩子腿上的牙印,哪个医生能解释?」

两分钟后,汽车发动,我爸按照舅爷的指示,赶到附近的镇上,又买了一身寿衣。

这第二身寿衣,是给我买的。

而妈妈的任务,是给我化妆。

农村过年,村民有自己写春联的传统,找根毛笔不算难事。

我妈找邻居借了一根狼毫,又捡出几粒糯米,捣碎,加水,用狼毫笔吸饱糯米汤。

老屋后面的厨房有一口大黑锅,几人合力抬起黑锅,拿湿润的狼毫笔去蹭锅底灰,这就成了「化妆笔」。

妈妈举起笔,在我脸上画线。

舅爷说了,尤其是眼角和脸颊,按照老年人皱纹的形状,画得越夸张越好。

当然,舅爷也有自己的任务。

他搜罗干草枯柴,在灶台旁边点火烧尽,拿簸箕收起地上的灰烬,倒进笸箩里面筛。

柳条编的笸箩缝隙小,筛下来的灰烬很细,吹口气都能飘起来。

由于开始行动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等到上述准备工作完成,天边即将擦黑。

农村天黑得快,舅爷估计时间差不多了,让我在衣服里面塞了几条枕巾,外面再套上寿衣。

有了这几层衣服,再加脸上画的皱纹,我变成了身材走样的高龄老人。

我正觉得新奇,结果听到舅爷接下来的话,顿时头皮发麻。

「今晚,应该会有东西进来。」

舅爷抽了一口旱烟,接着说:「除了你以外,这屋里不能有第二个活人,所以那东西进来之后,你得自己应付。就在炕里边待着,无论发生什么,千万别下炕。」

妈妈眼角泛红,她要留下来陪我,被舅爷大声喝止——今晚万分凶险,必须听他的。

「那东西是大是小?长什么样?怎么才能知道它进没进屋?」我问。

「它长得像……」

舅爷说到一半,突然想起什么,连忙改口:「别管那么多,反正只要它进来,你肯定能意识到。而且,那东西能口吐人言,如果它问你是谁,你就说你是李玉芹。除此之外,无论它问别的什么,你都只说这一句话,『我是李玉芹』。」

李玉芹,是我奶奶的名字。

就在我消化信息的时候,舅爷掏出几根手指长的钉子,在炕沿封边的扁木条上,整整齐齐钉了一排。

不等发问,舅爷便自言自语地说:「这是棺材钉,上好的材料,原本是给我自己准备的。」

「炕沿钉棺材钉,这有什么用?」

舅爷幽幽看了我一眼,说:「防止那东西上炕。」

5

舅爷让我爸妈先出去,自己一边向后退,一边在地面铺上草木灰。

等舅爷退到门口,地表已经铺满了一层灰烬,他抬头看了我一眼,没再叮嘱什么,转身离开了。

与城里的光污染不同,村里的夜晚,黑得更加纯粹。

村里没有路灯,眼看着窗外变暗,村民们各自回家,生火做饭折腾了两个小时。

电视也不会看得太晚,很快,每家每户熄灯上炕,窗外仅有的微弱光源也黯淡下去。

耳边也变得清净,除了零星的几声狗叫,周围安静得要命。

墙上挂着石英钟,借着隐约的月光,可以看到此时临近夜里十点。

依舅爷的意思,我不能带着手机,没有了习以为常的消遣,就这样缩在炕上坐着,难免脑袋发沉。

为了防止瞌睡,我提前备了一个茶缸,里面泡着浓茶。

几口浓茶下肚,心率加快,脑袋是精神了,可小腹也跟着发紧。

糟了,忘了问舅爷,他不让我下炕,那上厕所的问题怎么解决……

偷偷溜出去方便,如果手脚麻利,浪费不了多长时间。

但是我右腿被咬过,那个牙印像是某种封印,腿上使不出一点劲。

正在我犯愁的时候,院里突然传来响动。

是墙头砖块的动静,有人翻墙进来了。

农村平房,一般是南炕挨窗,北炕挨墙。

这个老房子采用的是北炕格局,我向后靠在墙上,正前方五米远,就是对着院里的窗户。

院子不大,如果有人翻墙进来,在院内走动,我可以透过窗户看到对方。

可是,月光下的小院里,空无一人。

我所在的位置,存在视觉死角,唯一看不到的就是西墙。

而西墙,就是昨天那团黑东西,钻出棺材,袭击我之后跳走的那堵墙。

它回来了,它回来找我了。

我揪了两个纸团,塞进鼻孔,这也是舅爷嘱咐的,不能让那东西察觉到活人的气息。

心脏狂跳,双手止不住地发抖,我举着纸团塞了半天,紧张得居然找不准自己的鼻孔。

在我转换到用嘴呼吸之后,平房的正门吱呀呀响起,紧接着,卧室外的走廊里,传来有节奏的声音。

啪嗒、啪嗒。

仿佛有人在光着脚走路,只是频率更加缓慢,不像活人的步伐。

声音由远及近,那东西与我仅有一墙之隔,距离最近的时候,除了脚步声之外,我似乎还听到了爪子刮擦墙壁的声音。

听得我心里发毛,头皮就像过电一般,每个毛孔都涨得生疼。

到底是什么东西?有人类的脚,还有爪子?

走廊通往后厨,它很快转了回来,显然,后厨没有它要找的东西。

脚步声在卧室门外停下了。

我压住狂跳的胸口,眼下心率高得可怕,还伴随着强烈的耳鸣,我意识到自己呼吸困难,但我无能为力。

吱呀呀。

门框合页发出让人牙酸的噪音,开启了一道门缝,外面是浓重的黑色。

仍旧是那团黑色东西,但它现在变得更大、更高,它像液体一样,顺着狭窄的门缝挤进来,最后露出……漂浮在那团黑色上方的脸。

皱纹堆叠,须发皆白,一对圆眼亮着精光,四处乱转,随后迅速锁定在我身上。

它咧开嘴,像是露出了笑容,嘴里红得瘆人,牙齿残缺不齐。

「你是个谁?」

是奶奶的声音。

最初看到那张脸皮,我感觉似曾相识,但是眼前诡谲的场景,让我不愿相信,直到它说话……

「你是个谁?」

它走近了,那张脸愈发清晰,但是与奶奶生前不同,那张脸皮上有蛆虫留下的孔洞。

我终于明白,舅爷说起「那东西长得像……」的时候,为什么要改口了。

它的声音很像奶奶,但是更尖锐、更扭曲,重复那句话的时候,好像每个字都在刮擦我的耳膜。

我说不出来话,即便舅爷已经告诉我如何作答,但我真的说不出来。

「你是个谁?」

它已经走到了炕边,我和那张惨白的脸,只有不到两米的距离。

我尝试着张开嘴,但是发不出任何声音。

得不到回应,它似乎变得更加开心,笑容变得更加夸张,嘴角咧到了耳朵,整张脸几乎一分为二。

黑色侵袭到炕沿,它要上炕,完全没看到舅爷留下的棺材钉。

突然,就在那团黑色接触到棺材钉的瞬间,它触电般地向后躲闪,随后又尝试了几次,棺材钉依旧把它挡在炕下。

它的笑容消失了,嘴角向下弯曲,哭丧着脸,露出活人绝对做不出来的表情,比刚才恐怖更甚。

它低头去看棺材钉,仿佛知道那是无法逾越的屏障。

有救了,多亏了舅爷,要不然我今晚肯定要交代在这里……

在我暗自庆幸时,它始终没有离开。

然后,从那团黑色之中,探出了两只爪子,长满刚毛,爪尖泛着寒光,比狼爪更大,比鹰爪更尖。

咔咔、咔咔。

它在用爪子,去刨炕沿的扁木条。

木条年深日久,早已糟朽不堪,木屑翻飞的动静,直往我的心缝里钻。

不过几下,扁木条承受不住它的利爪,当啷一声,一段木条,连同钉在上面的钉子,掉在了地上。

一条上炕的通道,就这么被清理了出来。

再没有任何阻碍,那张白毛老太太的脸,咧着血盆大口,向我扑过来。

6

夜间的经历,在我的记忆中戛然而止。

我昏睡过去,心脏不再狂跳,小腹的鼓胀感也消失了。

直到下半身的不适感和刺鼻的骚臭味,合力将我唤醒。

清晨的阳光投射进来,我发现自己倒在炕上,牛仔裤里泡着屎尿。

舅爷第一个冲进来,看到棺材钉掉在地上,连喊了几声「坏了」。

又凑到我面前,盯着我的眼睛,确认我还是我,体内没有其他东西,这才松了一口气。

爸妈见到我的惨状,都吓得脸色发白,问我昨晚的情况。

听我讲完夜里的恐怖经历,舅爷连连摇头,他没想到那东西这么邪我这个孙女,她所有能给的疼爱。

但是,失去老伴的痛楚,是无法磨灭的。

据舅爷所说,因生男生女一事,导致丈夫病故,是奶奶深埋在内心的执念。

临终前,奶奶瞪我的那一眼,便是她卸去所有伪装,把我视为「杀夫仇人」的表现。

死后出殃不顺,更加重了这种执念。

而在荒山上,殃气离体,魂魄回归片刻的清明,丈夫与孙子的坟包让死后的她思念起家人的种种。

对儿子儿媳的关切,对孙女的疼爱,终于战胜了片刻的黑暗。

……

开车离开村子之后,重新驶上高速公路,爸爸说,让我把舅爷的话当放屁。

我反问,那在老房子里发生的一切,要怎么解释?

爸爸扭过头,大骂野蛮超车的司机,把我的问题晾到了一边。

后来,我偶尔会梦到奶奶,她在梦里只是看着我笑,一言不发。

我偷偷给舅爷打电话,问这有没有什么说道。

舅爷说没事,寿终正寝的人,在梦中是不会说话的。

备案号:YXX119JGkp2ILblj4bCDdGr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