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闹剧

出自专栏《点到为止:浅虐人间小趴菜》

我结婚那天,妹妹组了个车队在我的婚车队伍旁拉了个横幅。

「新娘虽然不是我,但是这个新郎我爱过。」

爸爸妈妈说妹妹还小,跟我闹着玩的。

老公说他清者自清,说着就要停车制止。

我笑着拦着他,转手录下视频。

等妹妹结婚那天,将视频放在了她的婚礼现场。

1

两年前,爸爸把养在乡下奶奶身边的妹妹接回了家。

在我满心欢喜的认为自己也有妹妹可以疼的时候。

却发现妹妹并不像我想得那样软萌可爱。

「好羡慕姐姐从小就可以住在这么大的房子里,奶奶说我长大了爸爸妈妈就会来接我,是不是我做错事,所以爸爸妈妈一直不来接我?」

她的一句话惹得爸妈眼眶红了又红。

随后对我交代妹妹吃了很多苦,我要让着她。

李梦比我小五岁,她出生的时候爸爸的生意正火。

找了大师为她批命,大师说她命硬,会克血脉至亲。把她送到乡下养几年,等她的亲情线淡些后再接回来,对于这些我现在是不信的。

爸妈做生意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就把她送到了乡下奶奶身边。

奶奶因病去世,她考上了市里的大学。

爸妈办完奶奶的后事就把她接了回来。

她喜欢我的房间,我要让给她;

她喜欢我的裙子,我要让给她;

可她却明知道陆离是我的男朋友还往他面前凑,我忍不了了。

她在我的婚礼上让我被人笑话。

我就让她在她的婚礼上颜面无存。

妹妹还穿着洁白婚纱,红着眼眶站在妈妈身边。

「姐姐就算再不喜欢我,也不该在我结婚的时候这么做,别人会怎么看我们家,怎么看我。」

爸妈也是满脸的不赞同。

只有老公陆离捏了捏我的手,给我安全和力量。

我嘲讽的笑了笑。

「妹妹,我只是开个玩笑,你别当真。」

2

我这么一闹腾,婚礼上男方父母色都变得不好看。

顺带着看妹妹的眼神也带上了不喜。

我心底那股郁气忽地就消散了不少。

李梦嫁的人,是个富二代,叫余休。

他在我大学时期疯狂追求过我。

但是我跟陆离感情很好,计划毕业就结婚,明确拒绝过他。

我结婚前还收到余休给我发的短信「你一定会后悔的!」

随后李梦带男朋友回家的时候我再一次看到了他。

彼时他已经西装革履,已经准备接手他父亲的装修公司。

我们家是做餐饮生意的,这几年生意红火,在好几个商场都开了连锁店。

也算是门当户对。

余休心术不正,他跟李梦来我们家时,看到我的表情一点惊讶都没有。

脸上的微笑让我觉得很不舒服。

他在见过我父母的第二天,毫不犹豫就向妹妹求了婚。

我曾隐晦的跟妈妈提过,可是不怎的就被李梦知道了。

她哭闹着说我是嫉妒她嫁了个富二代故意给她添堵。

我没有再对她的婚事插过一句嘴。

婚后第二天,我们这里的习俗是女方亲属去男方家里看家。

陆离公司比较忙,只有我和爸妈去了。

在饭桌上,我看到余休的父母不停的跟余休使眼色。

只见余休一杯一杯的倒酒,敬我爸。

谈话间已经将话题从家长里短,引向了最近火锅店的的装修上。

「是这样的爸,听李梦说最近您想把火锅店重新装修,我呢最近也接了我爸手下的工程队,要不您就把这活儿给我?我保证给您做的漂漂亮亮的。」

李梦也在一旁撒着娇助攻。

我看到爸爸的态度几次有些松动。

「这装修可不是小事,将近二十个店面,下来就是几百上千万的项目,爸准备进行公开招标的,妹夫要是想要这个项目,赶紧做竞标书参加竞标。」

原来今天还是鸿门宴。

余家父母脸拉了下来,余休看我的表情也开始不善。

眼看着氛围要闹僵,爸爸打着圆场。

「今天是家宴,不聊工作,不聊工作,小余要是真有想法,明天去我办公室,我们好好说说。」

看到李梦恨不得吃了我的眼神。

我浅浅一笑,你们不开心我就开心了。

3

第二天他们不死心来找爸爸,具体说了什么我并不清楚,但是余休的脸色并不好看。

「余家想吃下全部的店,我没同意,答应只给他们五个店面。」

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装修这件事,懂行的都知道,光是采购这个流程,不能到能有多少油水。

家里的店面是分批装修的,先动工的就是分给余休的那五家店。

设计方案早就好了。

是陆离趁着休息时间做出来的。

他原本就是一家建筑公司的设计师,设计火锅店的店面就是手到擒来。

还不到一个月李梦忽然给我打电话,语气中透着殷勤和讨好。

「姐,阿休有一个店面装修好了,你在家里呆的时间长,爸爸的要求你肯定都清楚,你帮我们参谋参谋呗。」

我不懂装修,看不出什么。

只能就厨房排水系统,店面装潢上给一些简单的建议。

李梦和余休带着装修队的队长跟在我的旁边。

好像我就是来验收的一样。

我心里一咯噔,留了个心眼,打开手机开着录音。

这件事过去大概半个月,我去外地出差。

听妈妈说余休的手艺不错,店里完工的时候挺满意的。

一个月后,爸爸给我打电话说「出事了。」

客人用餐的时候头顶的吊灯忽然掉了下来,砸进锅里。

滚烫的锅底溅起大半,直接烫伤了正在吃饭的一家三口。

大人还好,小孩比较严重,几乎整锅锅底都溅到小孩身上。

还好送医及时,没有生命危险。

但下巴到脖子那里基本没有一块好皮,创面让人心惊。

「我们是按照姐姐说的方案整改的,万万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刚到家门口,就听到李梦的话。

眉心狠狠跳了跳。

看到我进门,李梦仿佛说人家坏话被抓包了一样,小声嘀咕

「本来就是这样嘛。」

我冷笑,本来就是哪样?

4

「我的方案?你说说我什么方案?让吊灯掉下来的方案?」

我冷哼一声,看到李梦往余休身后瑟缩了下。

「姐,验收的时候你可是点过头的,你说的哪些问题也都整修过的,当时装修队长都在,这你可抵赖不了。」

余休满嘴胡言乱语,势必要把整个锅背在我的身上。

还好我早有准备。

掏出手机播放录音,那天在火锅店所有对话一字不落的放了出来。

「真够要脸的,敲竹杠都敲到我身上了。」

余休和李梦的脸阴一阵白一阵。

「你怎么还录音,你这是犯法的。」

我轻笑的看着李梦。

「不好意思,阴沟里翻船翻多了,就怕被贼惦记,这不刚好就用上了。」

直把她怼到哑口无言,拉着余休就走了。

问过爸爸后才知道,工程验收的时候,李梦跟他说我已经提前看过了,点过头的。

他出于对我的信任,就在验收单上签字了。

他也没想到自己的小女儿联合外人欺骗自己。

看着爸爸头上斑驳的白头发,好像一瞬间老了十岁。

我叹了口气到底没说怪他的话。

出事的店面已经被工商局查封了。

我沉吟下,做主将余休接手的剩余四个店面也暂停营业。

另外通知财务部门,装修尾款先不要结。

想了想打电话给陆离,他们公司有专业的房屋装修鉴定团队。

我愿意付钱请他们来鉴定。

我上午刚交代完财务,下午李梦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李筝,你凭什么不让财务结尾款,验收都过了你还压着,你信不信我去法院告你。」

电话那头传来李梦不满的吼叫,震得耳膜直跳。

「那你快点儿去告我,你不去我瞧不起你。」

满意的听到电话那头熄了火。

「你怎么糊弄爸过了验收你自己心里清楚,我找了专业团队来进行装修鉴定,不想弄得太难看就给我老实呆着。」

5

这一家火锅店的事故直接影响了其他连锁店的生意。

妈妈急火攻心,多次晕倒,送到医院调养。

好在我还有陆离,他知道我忙,就请假过来帮忙照顾。

这都还不是最棘手的。

棘手的是有心人将火锅店事发的视频爆在网上,网络舆论和人心都在往我们不利的方向发酵。

网上的法外之徒,『正义使者』现身说法。

说像我们这种只顾生意不顾客人死活的店最好倒闭。

解铃还需系铃人。

爸爸在店里撑着,我去医院看望受伤的孩子。

小朋友脖子以上包着厚厚的纱布,只露出了五官。

病床在医院的走廊上,小小的身体缩在被子里,触目惊心。

孩子的家长坐在床边,一边安抚着小朋友。

一边对因挡着路而撞着的护士说对不起。

我深深呼了一口气才忍住没爆粗口。

听说是余休将受伤的孩子送到医院的时候,我就直觉不好。

没想到竟然连个病房都没有,直接扔在了走廊上?!

走向护士台,要了单人病房,听护士说医药费还没交齐。

补了医药费,又预交了 20 万。

这才走向了刚定的单人间。

还没到,就看见两个熟悉的身影。

余休和我亲爱的妹妹,身边还站着一个抱着相机的女人。

是记者。

他们站在之前受伤孩子病床的位置,拉着一个护士在问什么。

我不禁在心中庆幸自己来早了一步。

来到单人病房的时候,孩子家长正在跟帮忙的护士道谢。

说明来意后,他们一开始很生气。

好在他们都不是难缠的人。

「一开始我们确实生气,孩子受了伤,我们当家长的也不好受,把我们送到医院就不管了,我都想去曝光你们这些黑心商家了。」

我一再道歉,并答应了孩子住院治疗包括后期恢复的前一并我们付了,并且会赔偿一笔赔偿金,孩子家长的火气才算下去。

协商同意之后,就叫律师来拟赔偿协议。

掐好时间,出病房门的时候正巧堵上了余休三人。

「好巧啊姐,你也在医院。」

我倚在门框上,看着我亲爱的妹妹试图将拿着相机的那个女人往身后藏。

轻笑。

「不巧,我在等你们。」

6

不同于余休和李梦难看的表情。

拿相机的记者一看到我眼睛就亮了。

她上前一步走到我面前,亮出记者证。

「你好,我是市电视台的记者于沐,您是这次火锅店伤人事件的商家负责人吗?我可以就这件事情采访您一下吗? 」

看到于沐的动作,余休脸色铁青。

「于记者我们不是说好了今天来采访受害者的吗?而且商家负责人我们不是说好采访火锅店的小女儿李梦吗?」

闻言李沐疑惑的抬头:

「刚好双方当事人都在,而且火锅店那边我打听过了,现在能做主的是老板的大女儿李筝。」

扑哧,原来是没谈拢。

看到李梦和余休的脸色愈加的差。

我差点笑出声。

面前的记者一脸严肃,我心下微动。

现在舆论对我们很不利,我正想着用一个什么办法挽回我们在消费者心中的形象。

还真是打瞌睡有人送枕头。

我请于记者进门,身体挡住了余休和李梦。

「有这歪门邪道的心思,你们还不如想想怎么补一下你们工程上的漏洞。」

李梦有些不服气,正要梗着脖子跟我理论。

却被明显有些慌的余休拉着消失在医院走廊。

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思。

于沐不愧是电视台的专业记者,得到采访允许后,将机位架好。

孩子父母第一次见到这种仗势,显得有些局促。

又怕自己说错话影响到我这边的赔偿。

我安抚性的冲着她们点头。

「你们不用顾忌我,实话实说就好。」

他们这才松了一口气。

等他们采访结束,天色已经不早了。

律师也将拟好的赔偿协议送了过来,看着他们签了字我才放下心来。

跟于记者约好的单独采访时间,我正准备回家。

接到了老公陆离的电话。

「阿筝,鉴定结果出来了,待会儿我发你。」

我听出他的话语间有些犹豫。

「结果有什么问题吗?」

陆离沉吟许久才开口。

「装修队用的都是不符合行业标准的材料,很多材料都含有大量的微量毒元素,可以这么说,长时间待在这种环境里,很容易导致人中毒,而且装修技术也不达标,他们再一些角落里发现的裂纹。」

「阿筝,还好爸没有把全部的店都交给余休。」

「我怀疑余休是要毁了你们家的生意。」

7

将陆离发过来的资料打印了下来。

这么大的事,必须跟爸爸通气。

他一直不肯相信自己的亲生女儿和亲女婿会害自己。

这几天他一边操心着店里,一边忙着跑医院照顾我妈

身上的衣服都没换过,胡子都来不及刮。

有些不忍心。

「爸,要不然你带着妈妈回乡下静养一段时间,听说老家那里开发的新景区,环境不错,你们忙了这么多年,刚好趁这段时间休息一下,店里都有各个店长看着,出不了什么大事。」

他疲惫的点了点头,明白了我的意思。

好像又有什么不忍,但是在看到我眼中的坚决时,沉默了下来。

第二天的新闻头条上,我看到了于记者的采访。

但是对舆论的引导作用并不明显。

大部分网友都持怀疑态度。

甚至还有的人在视频底下评论:

「如果你们是被胁迫的就眨眨眼。」

紧接着一篇传说中『视频真相』的帖子在网上被一个大 V 号爆了出来。

这篇图文断章取义了受害家庭在医院走廊治疗的场景。

指责我们火锅店不负责任、冷漠。

成功的再一次激起了民愤。

我们市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一个污点,足以让一个品牌如流星般坠落。

从余休主动找爸爸接下几个门店的装修,到出现事故他主动将受害人送到医院却不管,甚至还想找记者曝光抹黑。

我相信这次的黑料,也是他的手笔。

我主动约了他们夫妻见面。

在自家的火锅店。

等了他们两个小时,他们姗姗来迟。

余休一进来就抬头看饭桌上方的吊灯。

坐下的时候还下意识的将椅子向外挪了挪。

这几十家店的格局基本一致,我选了之前出事故的那个位置。

看见他的小动作,我轻笑。

「怎么,你也怕我在灯上做手脚?」

8

慢悠悠的给自己倒了杯茶水,抬眼看着面前的两人。

有时候你觉得亲情可以羁绊一切,但是别人却不会这么想。

我念着一丝亲情,不把李梦的小打小闹放在心上。

可却换来她的变本加厉。

我定定地看着她的脸,直到把她看的心虚不敢抬头,才转移了视线。

仰着脸看头顶上的灯,思绪却飘到了很远。

「你出生那年我才五岁,爸妈生意刚有起色,查出怀孕的时候本来是想去流掉的,还是没狠得下心。」

「你生下来以后,爸妈找了高人来给你算命,算命仙说你命硬,留下来克亲人,最好是把你送人,爸妈不舍得。」

「虽然说是把你送到了奶奶身边,可是没有一个人亏待你,妈妈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是先想起你,为了能经常回家去看你,爸爸出资修了老家那条泥泞了几十年的路。」

「为了给你开家长会,爸爸连新店开业的仪式都没参加。」

收回思绪,我试图在李梦的脸上找到一丝动容。

却失望的发现什么都没有。

「你除了不在爸妈身边,你什么都有了。」

「姐姐,你忽然提起这些干嘛,都是过去的事了,我虽然小时候在乡下长大的,但是我是凭本事考上市里的大学的。」

她紧张的看了看余休的表情,生怕他知道自己在乡下长大瞧不起自己。

我替爸妈不值。

「我已经将爸妈送到乡下了,那里环境好,适合妈妈修养。」

「不可以!」

李梦听到我的话,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一不小心碰掉了桌上的茶具。

而后注意力全部转移了过来,大声反对着。

看到我狐疑的目光,她像是忽然反应过来了一样,给自己倒了杯水,抵在嘴边。

像是故意解释给我听一样喃喃道:

「我的意思是乡下的条件不好,爸妈过去没人照顾,我担心——」

她的话并没有消除我心中的疑惑,反而在我心中埋下更深的种子。

但现在来不及思考这些。

「那你可真警察收到视频后,由于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现在李梦精神失常无法判罪,要求监护人将她送到精神病院加强对她的看官和治疗。

妈妈偶尔来精神病院看看李梦。

爸爸一次也没去,一边是自己的母亲,一边是自己的女儿,他的内心很煎熬,几个月的光景好像老了几岁。

「小筝,你说爸爸是不是错了,不该把你妹妹接回来,甚至都不该把她生下来?」

我看着爸爸不再年轻的脸,眼中还带着些自责和内疚。

我轻轻的说:

「爸,错的不是你,也不是这个世界,是不可捉摸的人心。」

后记:

一年后。

我辞掉了我的工作,接管了父亲的店。

每年都会将分给李梦的那一份分红给医院用来支付住院费和医药费。

余家父子最后判了无期徒刑,调查员查到了他们这些年的生意牵扯到了人命。

于沐的直播节目一炮走红,帮助了一批又一批苦难的人。

我相信,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是它始终会到来。

备案号:YXX1XAEYLBCOx4bKxI963Q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8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