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定抽卡系统以后

出自专栏《五年怨种三年逆袭》

我穿越后绑定了抽卡系统。

自己用了锦鲤附身卡后中了五千万,妈妈用了貌美如花卡嫁给了首富。

我们日子越来越好,家暴、出轨的父亲却找上门来要钱。

我用空中飞人卡让他翻了一百多个后空翻。

「砰砰砰——」

满屋子都是他老当益壮的身影!

01.

穿越后我绑了个抽卡系统,它说完成剧情能获得道具卡,还能给我一千万。

但是我试用张锦鲤附身卡买彩票中了五千万。

我兑奖那天,外面雨好大,系统哭得好大声。

系统:「你你你,你怎么能这样!」

系统:「呜呜呜……我让你试用不是让你完结!你欺骗我……」

我一边面无表情地领奖,一边心里和它交涉。

我:「你再给我一张卡,我给你完成剧情。」

系统:「你骗人!我不会再相信你了!」

我:「说到做到。」

系统抹了抹眼泪:「真的?」

我:「你还能绑定别人去?」

系统一噎,没敢让我自己选,自己背着身子在道具卡堆里挑挑拣拣,给了我一张貌美如花卡。

我猜它是想让我用在自己身上,让我变得貌美如花去勾引男主,然后再让男主打我脸以彰显男主对女主的一往情深。

我偏不。

02.

领完奖回到家里,妈妈正在厨房里忙碌。

原身很小时父亲就去世了,妈妈拉扯她长大,一直没有再嫁。

我走去厨房:「妈妈辛苦了。」

妈妈又惊又喜,还有点儿害羞。

妈妈:「你,你这孩子,突然说这个干什么?快去洗手,马上吃饭了。」

我:「好~」

我甜甜地一笑,去卫生间洗手,系统在我脑子里咆哮。

系统:「你骗人!你怎么把貌美如花卡给你妈了,那是我为你——」

我:「嗯?」

系统缩了缩脖子,哽咽:「你说过帮我完成剧情的!」

我:「你在教我做事?」

系统:……

我慢悠悠地甩掉水珠:「我又没说不帮你走剧情,慌什么?」

系统:……

我:「你刚刚吓到我了,给我一张卡压压惊。」

系统瞪大眼睛不敢置信:「你上辈子是个强盗吗?!」

03.

系统没给我卡,没关系。

系统告诉我男女主之间的好感度就是剧情完成度。

于是我用了个法子让男女主提前见面,前期不需要阻力,男女主感情稳步升温。

我以为系统会快乐。

系统却哭得很大声。

因为我妈要结婚了。

和 C 市首富。

我们要搬进大 House,享受大泳池,妈妈再也不用在厨房忙里忙外。

系统:「你骗我!你又骗我!」

系统气得赖在地上撒泼打滚:「你们搬进大 House,你肯定要转学到大 School,你这个大骗子!怎么帮我完成剧情!」

我淡定地等它哭完:「我可以不转到大 School。」

系统泪眼朦胧,一下捂住自己的小口袋:「你不会又要卡吧?」

我:「你看看男女主好感度。」

系统看完,吸吸鼻涕,背过身去鼓捣半天,给了我一张一飞冲天卡。

我猜它是想让我用在自己身上,让我在考试的时候一飞冲天,冲进男女主的火箭班,近水楼台阻挠她们的感情,为剧情添砖加瓦。

我偏不。

04.

我妈妈出嫁的前一天,我跟妈妈坦白了买彩票中奖的事情。

我把四千万彩票奖金分成两份,其中一份给了我妈妈。

「妈妈,如果邬叔叔欺负你,你一定不要忍着,我们有钱了。」

「没有他,我们一样可以很好。」

那天晚上妈妈抱着我哭了一宿。

我知道她哭什么。

原身爸爸是个家暴男,稍有不顺心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原身很小的时候差点儿被爸爸一脚踢断气。

这也是原主妈妈迟迟不愿再嫁的原因之一。

不过幸好,他死了。

我咧嘴。

死得好。

05.

婚宴当晚我和妈妈搬进了大 House,还在帅老头家里看见了他的大儿子。

他穿着宽松的居家服站在楼梯上居高临下,神色高傲冷漠。

虽然长得很帅,但是莫名地很讨人厌。

06.

高二暑假很快地过去,我背着书包回到了原来的学校。

这些天系统一直在我耳边念叨不许转学,不许转学,念得我耳朵都出茧子了,今天终于消停了。

它搓搓手,很兴奋的样子。

但是它很快地就兴奋不起来了。

考场里,因为我把那个一飞冲天卡用在了女主的青梅竹马学渣身上。

系统没想到我会这么操作。

系统:「你你你,你又干了什么!」

我无聊地支着下巴,看着考场上刚刚还一筹莫展的男生突然下笔如有神。

我:「我我我,帮你走剧情啊。」

系统:「可是——」

我安慰它:「不要在意过程。」

07.

过了几天,分班结果出来。

原来吊车尾的学渣居然考了全校第一,而且还是满分。

学校居然找不出一点学渣作弊的证据,即使重出一套试卷,在所有老师甚至校长的监视下,学渣依旧考了满分。

于是学渣被分到了男女主所在的火箭班。

我坐在教室里打盹,听系统唠叨男女主的感情进展。

我:「一看你就是个社畜。」

我:「我这是资本家思维,别人干活我拿卡,分工明确,多好。」

系统背对着我哀怨:「你是好了,剧情快百分之五十了,我连我男女主的面都还没见到!」

我:「你见到我不就够了吗。」

系统:「我不是够了,我是够够了!」

「给!」它拍我手里一张卡,有点儿幸灾乐祸。

我一看。

劲歌热舞卡。

这是什么卡?

没意思。

我:「再给我一张,我让你离开前见你男女主一面。」

系统:「我不见!」

系统:「我死都不见我也不会让你得逞——」

它没说完,我脑子里弹出一个对话框。

剧情已进行百分之五十,奖励抽卡一张。

然后,我有了一张诚实守信卡。

系统快要气疯了。

系统:「啊西巴!!!西巴!!!」

08.

我兜里揣着两张卡,银行里存着两千万,还有工具人帮我完成任务。

啧。

哪个恶毒女配有我过得潇洒?

我拄着脑袋,盯着黑板心里美滋滋地想。

老师:「你们也高二了,马上面临高考。」

老师:「我知道课程越来越繁重,你们都很累。」

老师话音一转:「但是再累也要坚持下去!」

老师:「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你们不仅要过去,还要风风光光地过去!」

老师:「正好明天下午,学校安排了市重点高中的学长来给你们做学习分享,拿好笔和纸,好好地记!」

老师:「下课!」

老师一下课,我前桌立马回头推推我:「姜姜,你说会是哪个学长来咱们学校?」

前桌同桌:「我希望是邵卓学长!」

前桌:「邵卓学长是体育生,你想什么呢?我猜是邬航学长,他可是市里有名的学神!」

前桌:「姜姜,你觉得会是谁?」

是谁?

爱谁谁。

我困得不行,摆摆手:「你说是谁就是谁。」

睡过去的前一秒脑子里只有——

好耶,明天下午不用上课了。

09.

睡了一下午,放学回家。

邬叔叔还没回来,妈妈坐在沙发上边吃水果,边看电视。

保姆在厨房准备晚餐。

「姜姜回来了。」

「饿了吗?一会儿晚餐就好了,等你邬叔叔回来我们就开饭。」

妈妈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我感觉,比我刚给她貌美如花卡的时候还美丽、漂亮。

「知道了妈妈,我先上去。」

我回楼上冲了个澡,换了个家居服下去,邬叔叔已经回来了,正和妈妈在下面聊天。

「姜姜,快来快来。」

邬叔叔喊我过去:「你哥哥明天要去你们学校做学习分享。」

邬叔叔:「正好你回家吃过午饭,让司机送你们一起过去。」

邬叔叔很开心,有点儿向妈妈显摆自己儿子的骄傲表情。

我也很给力。

睁大眼睛,一脸惊喜:「真的吗?哥哥好厉害!」

我:「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啊!」

邬叔叔挠挠脑袋:「哈哈哈,姜姜就是会哄人,有什么想要的!叔叔给你买!」

「emmm——」

我假装思考,心里盘算。

「统统,你说明天下午让我的好哥哥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劲歌热舞怎么样?」

「他那个面瘫脸,那要跳起舞来,那画面冲击感……」

系统打了个哆嗦。

系统:「你……不要吧……」

「为什么不要?」我想到邬航顶着那张一本正经的脸,在全校师生面前劲歌热舞的画面就停不下来。

谁叫他平时总是一副老子高高在上,你们都是蝼蚁的表情。

而且不知道为啥,我从见邬航第一面就看他贼拉不爽。

我:「统统,你这劲歌热舞有多热?」

我兴奋:「最好是带脱衣服的那种。」

我:「也别全脱,还得给邬叔叔留儿点面子,而且——」

我:「犹抱琵琶半遮面才带劲儿!」

我正在心里和系统沟通,突然感觉一道让人无法忽视的、瘆人至极的视线盯在我身上。

我一抬头。

邬航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

正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我心里一惊。

「哥哥回来了?哥哥累不累啊?」

「听邬叔叔说你明天去我们学校分享学习,是真的吗?」

「哥哥你好厉害啊!哥哥你怎么学习这么好啊?教教我呗。」

10.

我打定主意明天让邬航劲歌热舞,吃完晚饭,就回卧室休息。

路过二楼的储藏室时,被一双有力的手臂强势地揽进去。

黑暗中,我被压在门板上一动不能动。

过了好一会儿,一道冷漠、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到底是谁?」

我借着风撩起纱帘时月亮洒进来微弱的光看清。

邬航那张俊美异常,又毫无温度的脸。

我眨眨眼:「哥哥你说什么?我是姜姜啊。」

「你是姜姜?」他紧紧地盯着我。

「那统统是什么?劲歌热舞卡又是什么?」

我心里震惊,面上却一脸无辜。

我:「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我:「哥哥你抓疼我了。」

邬航放开我:「不管你是谁,最好安分点。」

我看了他几秒,突然笑颜如花。

我:「我当然会很安分啊,我的好哥哥——」

邬航眸色一凝,已经晚了。

我大喊:「哥哥你不要这样,我是妹妹啊,呜呜呜,妈妈救我——」

11.

不一会儿,客厅灯火通明。

邬叔叔一脸严肃,我妈妈抱着我安慰,看着邬航的眼神充满恨意。

「邬航!你给我跪下!」

邬航倔强地抿着唇,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

「你这个逆子!」邬叔叔气得眼珠子都快从眼睛里瞪出来。

眼看他要上手,我赶紧扑上去挡在邬航面前。

「呜呜呜……邬叔叔你不要怪邬航哥哥。」

「邬航哥哥没有对我做什么。」

「他,他只是把我当成坏人,不小心吓到我了。」

邬叔叔气消了点儿,瞥了邬航一眼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我说我是去找哥哥提前分享学习经验,他以为我是闯进家里的坏人,所以才……

我:「我不怪他。」

我回头迎上邬航的视线:「哥哥给我道个歉就行了。」

妈妈:「道什么道?你不说清楚,我们差点儿误会了你哥哥!你——」

「我道歉。」

邬航垂眸,微微地俯身,突然笑了。

眼睛里一片冰凉,也挡不住笑得那样好看。

「是我吓到妹妹了,我给你——」

我笑眯眯:「嘻嘻,好呀,那你也给我跳个舞吧。」

演讲台上劲歌热舞确实太过,这会儿没几个人,看看乐子不过分吧。

12.

邬航愣了一瞬。

然后,邬叔叔眼睁睁地看着他那个平时喜怒不形于色的儿子,明天还要上台演讲的儿子突然摆出一个骚气十足的 pose。

我吓得往旁边一跳。

邬叔叔立马一脸防备:「邬,邬航你要干吗?」

邬叔叔警惕地盯着邬航,却见他弯腰,像蛇一样地贴上了客厅那根柱子,然后围着那根柱子闪转腾挪,无比灵活自如。

一时间,客厅鸦雀无声。

整个场子都成了邬航劲歌热舞的天下!

邬叔叔好像觉得丢脸:邬航,邬航你道个歉就得了,没,没必要整这些没用的。」

妈妈干巴巴,:「是啊,都是小事,没必要这么隆……」

邬航一个下腰。

邬叔叔一激灵差点儿从沙发上歪下去,捂着眼睛没眼看:「行了行了,我们知道你的道歉的诚意了,你快别跳了!」

邬航不停,甚至变本加厉。

妈妈看了几秒,嘴角疯狂地抽搐,最后也低下头去。

整个客厅我看得津津有味。

我感觉邬航跳完舞会杀了我。

但是我还是受不了他的诱惑。

该死!

这个男人如此火辣!

我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邬叔叔期间抬头看了一眼,又生无可恋地低下头去。

时间在这一刻显得无比漫长。

原来这道具是这么玩的。

我:「统统,这卡还有没有?」

我:「我想在我们校长身上用一用。」

系统:……

我:「我用诚实守信卡和你换!」

你当个人吧!

13.

那天之后,邬航身上的气势越发冰冷。

那双眼珠子,就像两个冰球子似的,能把人冻死。

幸好我不在意。

心里只有满满的遗憾。

过了几天,又是一次月考。

这次学渣没了一发冲天卡,考得比我还拉胯。

没用啊。

我转着手里的笔,听着系统在我脑袋里洋洋得意。

「这回你没办法了吧!」

「不能投机取巧了吧!」

「老老实实地走剧情吧。」

我叹了口气,很悲伤:「可是我学习不好,长得又不好看,男主不会注意到我的。」

系统愣了一下,看了我好一会儿,分辨我脸上的表情是真是假。

系统:「你也不要这么说嘛,其实你长得也很好看。」

我:「可是你心心念念就想去见你的女主。」

系统磕磕巴巴:「我,我没有啊。」

我:「你有。」

我:「我从你要一张卡你都那么小气,你心里只有你的女主。」

系统挠头,小心翼翼:「对,对不起嘛,那我补偿给你一张卡可以吗?」

我眼睛弯成月牙:「好啊,爱死你了统统!」

系统瞪着小眼睛看了几秒:「啊西巴!大骗子你又耍我!」

我笑眯眯地朝它伸手。

系统满脸哀怨地在自己的小兜兜里翻了半天。

给了我一张爱意汹涌卡。

我:?

这又是什么玩意儿?

不过——

我:「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儿上,我带你看看你的女主去。」

对于我如此善解人意的行为,系统一点儿也不领情。

系统提防地看着我:「你又要干什么?」

系统:「你不要乱来啊。」

系统:「不去行不行,我还是觉得女主离你远点儿比较安全。」

我:……

14.

不去肯定是不行的。

大课间,我带着系统在火箭班外面转悠。

女主正和她的好朋友在走廊上聊天,我不远不近地看着。

别说,女主就是女主,那小脸长得,跟天仙下凡似的,我要是个我也喜欢她啊。

我心里正感叹着,男主也出来了。

别问我怎么看出来的,男女主就像漫画里走出来的似的,隔着一个次元壁,你来你也认得。

系统:「我的孩子们,呜呜呜,为了你们,什么都值得!」

系统眼巴巴看着不远处青春灿烂的男生女生,用他的话说,只要他的男女主过得好,自己受点儿委屈也无妨。

我抓到重点:「你很委屈?」

系统一个激灵:「不委屈。」

我盯着他:「不,你委屈。」

系统:「我真不委屈。」

我:「不,你真委屈。」

系统:……

系统瞪着豆豆眼瞅我几秒,默默地打开自己的小口袋。

手套划过我的脸颊。

「谢谢你。」

35.

我回过神来,走到男女主面前,找好角度抱了男主一下。

从女主的视角,就像是我亲了男主一样,然后我挑衅地看着女主。

死里逃生,自己喜欢的人被绿茶情敌搂着,女主终于被我激出火气,走上来甩开我,踮脚吻上了男主。

那一瞬间,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务,是否兑换奖励?」

我毫不犹豫地点了是。

紧接着「叮叮叮」好几声。

五张闪着金光的卡进了背包。

我找到其中金光最盛的那张毫不犹豫地用在了圆圆身上。

不一会儿,圆圆在医护人员惊诧的目光下悠悠地转醒。

我远远地看着她。

感觉身体里好像有什么越飘越远。

还没等反应过来,被一股大力死死地抱进怀里。

耳边是邬航还没平复的心跳。

我愣了一下,任由他抱着。

我:「邬航,你不会有受虐体质吧?」

备案号:YXX1vrkpQYT8A1PQ0td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1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