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有佳人

出自专栏《江湖庙堂与市井,都是不省油的灯》

安王府的小安王是个傻子,愁煞了安太妃。

狗皇帝给皇叔母出了个馊主意:

或许是林太医的药重了,小安王才变成了傻子,不如让林太医的女儿嫁给小安王抵债。

于是,一台花轿,就将林珑嫁进了安王府。

旁人脑补林珑委屈憋闷的时候——

俊美的小安王:好东西给夫人留着;

贴心的安太妃:我们府上是王妃做主的;

吃瓜的王府仆婢:我们王爷啊,是个傻子,喜欢一个人,就要宠到天上去。

1.

安太妃的命不好,英武的丈夫早逝,留下她和一个傻儿子。

安太妃的命又很好,丈夫一心只爱她,儿子虽然傻,但很乖巧懂事。

四十岁的安太妃看淡了权势,看淡了生死,唯一惦念的,就是自己傻乎乎的儿子,小安王赵怀南。

赵怀南今年二十有一,身高八尺,容貌俊美,如果不是个傻子,哪怕混账一些,也定然会有数不清的姑娘喜欢。

可惜,这样一个好看可爱的孩子,心智始终只有七八岁。若是有些早慧的孩童,还要比他成熟些。

安太妃憋闷得很,攀附权贵的俗物她瞧不上,她想要的世家贵女也不愿意嫁过来,这才导致了赵怀南的皇帝堂弟都生了三四个孩子,赵怀南还是光杆一个。

赵怀南是一人吃饱,万事不愁,可安太妃愁啊,她的身体不算好,若是她走了,儿子可怎么办呢?

所以安太妃没事就到皇帝那里哭诉,最近更夸张,直接哭晕了,被金吾卫送回了安王府,还打发了一位宫中待诏的女医来瞧病。

女医林珑,是已经致仕的林太医之女,她手脚麻利地把脉开药,轻声细语地嘱咐好太妃和侍女注意事项,还贴心地将自己的汤婆子送给手脚冰凉的安太妃,这才离去。

安太妃看着林珑窈窕有致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若是本宫有这么个女儿便好了。」

一旁的嬷嬷急忙安慰:「咱们小殿下好歹是个男丁,能守住王爷的爵位。小殿下天真可爱,从不闯祸,娘娘不必过于烦心。」

正说着,远处一个丫鬟步履匆匆向这边跑来,还高声喊着:「娘娘,不好了,殿下落水了!」

安太妃急火攻心,捂着心脏就要晕,还好被嬷嬷扶住了,又按着人中,强行撑起来去唤人。

等安太妃和侍卫们疾步走到湖边时,正见一个浑身湿透的年轻女子双臂直撑,用力按压着地上青年的胸口。

那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安太妃的心肝宝贝赵怀南,而年轻女子则是刚刚出门的林珑。

安太妃赶紧吩咐侍卫离开,又凑了上前,看着儿子被连续按压十几下,咳出了几次水才悠悠转醒。

白皙俊美的青年睁大了眼睛,纤长卷翘的浓密睫毛上还沾了些水珠,显得分外无辜,他看着眼前的女子,一头扎进她的怀里,喃喃道:「仙子姐姐,是你救了我!」

安太妃愣住了,鬓发皆湿的林珑很快地反应过来,轻轻拍了拍怀中人的头,缓声道:「先去洗洗吧!」

小安王乖乖地听话,依依不舍地告别仙子姐姐。而林珑则被带回太妃的居所换下湿衣,临别之际,林珑郑重对安太妃俯身下拜:「臣女斗胆,恳请娘娘将今日之事彻查。」

不用林珑说,安太妃也是要责问众人的,小安王虽然痴了些,但还是知道避开水火的,怎么会落水?

这一查问不要紧,竟给查出来一个侍女不安分,觊觎小安王。

小安王热得无法,只能投到湖水里去凉快,他又不会水,扑腾的时候被林女医看到,这才救了下来。

安太妃勃然大怒,当时就发卖了那名侍女,还惩处了当时院子里所有的仆婢。

平素最为善良的小安王没有能给他们求情,因为他正睡在屋里,脸蛋红红。

2.

赵怀南不喜欢自己的侍女小婵。

因为小婵总会趁人不在的时候偷偷捏他的脸,说他生得好看,可惜是个傻子。

赵怀南最讨厌别人说他是傻子,所以小婵的话他没有和别人说,但是他会偷偷躲开小婵。

小婵却不依不饶吓得他赶紧跑掉,想找个地方凉快凉快。

整个王府里最凉的就是石桥上的白玉狮子,赵怀南左脸贴完右脸贴,一个不小心就跌到湖里去了。

赵怀南在湖里忘记了身体的燥热,却也呛了不少水,他用力地拍水引起浪花,终于有一个影影绰绰的倩丽身形跳下来救他。

那是一个很瘦很温柔的女孩子,周身暖暖的,像是蒙上了一层会发光的白雾。她的手臂结实有力,一手揽着他的腰,一手划水,将他带到岸上。

赵怀南很委屈,一脱离危险,他就急急忙忙扑到她的怀中。

出场会有光,还这么善良的仙子姐姐真是好人,希望仙子姐姐保佑,不要有人再欺负怀南了。

换完衣服,赵怀南心满意足地睡着了。

还好仙子姐姐走得早,不然她就会发现,赵怀南这个小畜生,在梦里还亵渎了神仙。

安太妃听说了儿子醒来就嚷嚷着要换衣服被子,心里既欢心于儿子长大了,又担忧如何为儿子娶一门好的亲事。

赵怀南却羞涩地低下头:「娘,我都抱过仙子姐姐了,我是她的人了。」

太妃曾经和他说过,男人抱女人就会生孩子,赵怀南一琢磨,仙子姐姐抱了他,他也是会给仙子姐姐生孩子的吧?

安太妃在家歇了一天,还是决定进宫和皇帝商量商量,儿子到了年纪,真的该成亲了。

没有世家贵女也不要紧了,那位女医林氏,她瞧着就很好,儿子也喜欢,不然就这个吧。

皇帝答应要帮着问一问林氏,若是能成,就赐下婚事。

安太妃人还没走远,正在当值的林珑就被叫到了御书房。

皇帝问道:「安太妃诚心求娶,怀南亦是一个不错的郎君。林氏,你可愿嫁给安王?」

在皇帝眼里,他的堂哥再不济也是皇亲国戚,林珑这种比普通平民好不到哪去的小门户女子应该会毫不犹豫地答应。

林珑跪在地上,言辞温柔,说出来的话却很冰冷:「臣女早年受凉留下病根,恐不能生育,臣女已经歇了嫁人的念头,还请陛下恕罪。」

皇帝一愣,微不可闻地皱了下眉头:「你容朕想想。」

3.

林珑是林太医的独女,因是老来得女,所以分外宠爱。无论女儿是想跟着父亲学医,还是进宫后没有做宫侍而是成了医待诏,林氏夫妇都无有不允。

但皇帝召见,问林珑愿不愿意嫁给小安王,还是让林家很是头疼。

林太医撂下筷子,叹了口气:「阿珑,你和爹爹说实话,你跳水救下安王的时候,真的没有想过要嫁给他?」

当朝男女大防并不算严苛,所以林珑救完赵怀南也没想过要人家负责。且安太妃十分周到,遣散了侍卫,也不至于被人乱传闲话。

对她来说,哪怕是一只小猫小狗,她力所能及都会救,何况是一个大活人呢。

林珑也恳切道:「爹,您老人家还不了解我吗?随性惯了,哪能嫁到高门大户去?我只想做一介江湖游医,赚些钱财。」

林母则是眉眼含愁:「若是人家安王非要你呢?越是孩子气的人越执拗,恐怕这一关没那么好过。」

事实真如林母所说,虽然皇帝没有赐婚,安太妃也没有上门提亲,但皇帝敕令林珑每日去安王府为太妃请脉,相当于直接值守安王府。

这倒是有让林珑和小安王培养感情的意思了。

林珑不知道安太妃是怎么看待她的,只是暗自奇怪,该不会是皇帝没有告诉安太妃她不能生育吧?

安太妃的身子柔弱,主要还是心病,又要操持王府事务,还总是担心小安王的将来。林珑看起来稳重,几句言语就让安太妃平心静气。

请完脉后,安太妃让嬷嬷带着林珑去暖晴阁休息,在安太妃身体大好之前,林珑每个白天都要在这里当值。

暖晴阁靠外是一间小书房,里面摆放着诸多古籍医书和几案,内侧用一张屏风遮挡,是一方小床榻,刚好供女子身形或者瘦一些的男子休息。

不管安太妃心里有什么想法,林珑都很感激她的周到。她将自己随身携带的药箱摆放在桌面上,从怀中掏出一本笔记来,一边读一边圈画。

这是林太医总结的一些疑难杂症实录,父女二人不出诊的时间会各自琢磨,有了进展再一起商讨。

林珑这本里面是关于呆症的一些案例,安太妃的身体,她有很大的把握调养,所以她把这次值守安王府的重心放在了小安王的身上。

只要她把小安王的呆症治好了,太妃和皇帝就不会执着于让她当小安王的女人了吧?

她倒不是嫌弃小安王,只是不想随便把自己嫁出去,如果碰不到合适的,她宁愿独身一辈子。

王府的待遇很好,林珑一边看书琢磨,一边捏着旁边的小点心送到嘴边慢慢咀嚼,她素来爱吃甜食,但怕上火不敢多吃,安王府的糕点约莫只放了七分糖,不会太甜。

「吱呀——」小书房的门被推开了个缝,青年的半个脑袋瓜怯生生地从门外探了进来。

林珑看着这露出的好看眉眼,也不自觉地带了点笑意,扬声道:「是谁在外面?」

赵怀南像一只没藏好尾巴被人发现的小狗,偏生他还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暴露了的,只好委委屈屈地耷拉着脑袋,小声回答:「仙子姐姐,我是怀南呀!」

林珑招招手:「怀南,进来坐吧!」

赵怀南这才轻轻悄悄地溜了进来,他手里攥着一个油纸包,递给林珑:「仙子姐姐,这个是给你的。」

林珑打开来看,原来是一包雪花酥,或许是攥得太用力了,酥脆的点心外皮已经碎成了屑,露出了里面圆润饱满的花生。

赵怀南惊讶地「啊」了一声,慌慌张张解释:「对不起姐姐,我挑了最好看的,可我不会拿,它都碎了。」

林珑捻起半块点心,送到嘴边咬了一口,虽然没有酥皮包裹,但花生脆香,奶味十足,也不难吃。

迎着赵怀南自责愧疚的眼神,林珑又拾起另外半块碎掉的点心,递给赵怀南:「你尝尝,碎了也没关系。」

林珑的本意是让赵怀南用手接过,但小朋友显然误会了她的意思,直接弯腰低头,用唇舌卷走了林珑手里的酥糖。

「真甜!」赵怀南捂着嘴巴,含混地说。

阿娘不让他一边吃东西一边说话,说是怕食物掉下来不礼貌。他把嘴盖住,不就不会掉了吗。

赵怀南吃得开心,丝毫不曾注意到林珑对他的举动微微羞涩。

赵怀南虽然是小孩心性,但到底是个高挑的青年,她没和男人亲近过,有些羞涩。面对着他无辜的眼神,她甚至内心还要更罪恶。

不可以欺负小孩子的。

林珑从小就是巷子里的孩子王,长大了又经常给妇人幼儿瞧病,对付小孩子很有耐心,赵怀南活泼可爱,心思纯善,她虽不想嫁人,但也知道他什么都不懂,婚嫁之事也定然不是他的主意。

林珑一边和赵怀南说着闲话,一边琢磨他的病症。

当年是她父亲照料着安太妃这一胎,本来是很稳固的,谁知喝了安胎药反应很大,就作罢了。

赵怀南刚生下来也未见笨拙,反而乖巧讨喜。过了三四年,幼童开蒙,别的孩子聪明伶俐,这才让赵怀南稍显不足。

林珑总觉得赵怀南不是先天的,如今亦没有证据,和赵怀南说了几天闲话,她决定再去探探安太妃的口风。

安太妃和老安王感情很好,成婚三载未有旁人。老安王带兵出征,安太妃有孕,便被托付给了先帝后。

先帝后当时无子,对安太妃格外小心,太医日日请脉,膳食滋补所用均是最好的。

生产后没多久老安王便战死了,安太妃也强撑着身子回到安王府,挺起家业,照顾幼子。是以有孕和产后都有可能是赵怀南病症的根结。

当然,皇室中人更多的是认为老安王杀孽太重,报复到孩子身上。

林珑听完安太妃的话,只觉疑点重重,刚好安太妃当时所用太医是她父亲,便准备回家再问。

不料安太妃是以为林珑对嫁给赵怀南的态度松动了,所以才关心他的病情,便给儿子说好话:「林娘子,我知道怀南不够聪明,但他懂事听话远胜于别的郎君。若是你嫁到我们家来,府里的一切都由你做主,你也可以继续钻研医术,我不会端着婆婆架子规训你,怀南也不会再有旁的女人。」

林珑对柔弱的安太妃很是同情,也对安太妃所说的不困于宅院、夫婿无妾室颇为心动,但她还不想给自己找个儿子照顾。

成婚是想和另一个人互相扶持,度过一生,而不是上司和属官、慈母与乖儿。

之后几天,林珑向皇帝告假,改由林太医为安太妃请脉。林太医本就擅长妇科,要不然当年也不会去给安王妃保胎。

「安太妃不是病,而是虚。」林太医对林珑说,「况且体虚之症不宜进补太过,从前的医者诊不出病就给贵人开补药,这可不行。」

林珑师承父亲,和他的观点颇为相似:「是药三分毒,补药不能乱吃。」

紧接着,她又想起赵怀南的病:「那安胎药会不会有什么负面影响?安太妃吃了安胎药怎么会身体不适?」

林太医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女儿:「安胎药温脾益气,正常人服了不会有任何反应。若是有反应,除非……」

林太医没继续说下去,但林珑已经懂了:安王妃之前服了其他药,和安胎药药性相冲。

有些事,不是不知道,而是不能细想。

大户人家的阴私,林珑没少见过,为了争夺家产,亲兄弟还会阋于墙,何况是真的有皇位继承。

林珑明白,赵怀南的病是不应该治好的,可是他那么好的一个人,真的要蹉跎一辈子吗?

林珑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她要是真想治好赵怀南,怕是困难重重,既要防备别人阻碍,又要避免得罪权贵。

而几天没见到仙子姐姐的赵怀南,干了一件他活了这么久都没干过的惊天大事。

4.

从小到大,赵怀南鲜少出门。

也对,旁的公侯贵子出门,要么是为了政务差事,要么是享乐戏玩。而赵怀南始终是孩子心性,又有什么出门的必要。

安太妃将他保护得很好,他也很听话,从来不吵嚷着要出去玩。所以没人会想到,几日未见林珑的他,会自己偷偷跑出去找人。

林家与安王府相去不远,只隔了两条街。但林家所处的梅竹街住人多,巷口也多。

赵怀南揣着小包袱,兴高采烈地打探着林珑家的位置,他在家也问过了、记住了的,可是他出来以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有那泼皮无赖看他衣饰华贵,又懵懂无知,便起了欺辱的心思,堵在巷子里抢走他的钱袋子不说,还肆意逗弄他。

赵怀南想和他们讲道理,可是讲不过,他们玩闹过后,一哄而散,只留他一个人蹲在角落里。

好难过啊……他应该问清楚,画下来,或者找一个人带着他过来的。

即使落魄脏污,青年的眼神依然是澄澈明亮的,他缩在巷子里面,下定决心:再问一个人,只要再问一遍,如果还找不到珑姐姐,他就回家,求阿娘带他来。

漂亮的大眼睛里包了一团泪花,赵怀南忍着委屈,劝说自己现在是大哥哥了,不可以随意掉眼泪。

泪眼婆娑的赵怀南正在艰难起身之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巷口传来:「小郎君,你是受伤了吗,需不需要帮忙?」

赵怀南瞪大眼睛向声源处望去,正撞上女子温柔探求的目光,二人对视,皆是一惊。

「怀南?」林珑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小安王,青年精致白嫩的脸上还带着擦伤。

赵怀南身体先于意识,直接飞奔过去,伸手抱住了眼前的人:「珑姐姐!」

他双臂紧紧环住林珑,头埋在林珑肩上,大颗泪珠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我可算找到你了。」

林珑只好拍拍他的后背安慰他,顺便把他带回家里上药。

脸蛋擦破了皮,嘴角也磕红了,青年可怜兮兮地在林珑面前坐直了身体,睫毛低垂,问道:「珑姐姐,你这几天都不来家里,是不是怀南惹你不开心了?」

林珑轻笑着摇头,手里没有停下上药的动作:「没有啊,怀南很乖。但我爹爹医术更好,更适合给太妃看病。」

赵怀南急忙道:「可是我的病只有珑姐姐才能治啊!」

林珑那一瞬间几乎以为他说的是呆症,这么说倒也没错,别人不敢治,也不想治,只有她动了心思——

「我见不到珑姐姐,心口就痛得厉害。见到了珑姐姐,身上的伤都不痛了。」青年认真的样子让林珑以为真的有这么回事。

可是,这哪里算什么病!

若是其他轻浮男子,林珑早就赏他一耳光了。可是赵怀南那么单纯,他也只是不懂男女情爱,把她当成了相思病的对象。

林珑摸了摸他的脑袋瓜,道:「怀南这不是病。」

只是思春了而已。虽然来得晚了点,还把她当成假想人选。

赵怀南连忙去握林珑的手:「珑姐姐,你不能不要怀南啊,你都抱过我了,我都有了你的孩子……」

门外进来的林太医一个趔趄,险些被门槛绊倒。

这是什么小祖宗!家里找他都翻了天了,安王竟然在他林家调戏他的亲女儿!

5.

林太医黑着脸向小安王传授抱一下不会怀孕的生理知识。

小安王一脸纯良,歪头看着他:「那怎么样才可以给珑姐姐生孩子呢?」

林太医气得拂袖而去,回到房里夫人还在劝他:「他只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

林太医老泪纵横:「他若不是孩子,岂不是要把我女儿娶走!」

辛辛苦苦培养的优质白菜啊,继承了他理想和事业的完美女儿,就这么被猪给惦记上了!还是一只出身高贵的傻白甜!

林夫人默默想:小安王就算是少儿心智,也不耽误他娶妻。

比起林太医的感慨万千,林夫人对林珑的未来更加担忧。

送走了安王府前来接人的仆从,林氏夫妇又拉着女儿谈心。

林夫人无限忧虑:「这下安太妃怕是不会放过珑儿了。」

比起这个,林太医更在乎的是另一件事:「当年小安王初显呆滞,先帝曾经暗示过我,这个锅要我来背,安王府难道是想报复我,才拿我儿开刀?」

身上的担子,由夫君来管账。」林珑将一沓账本放在了赵怀南的面前,不怀好意地笑了。

赵怀南一边抱着女儿一边往后退:「珑儿,等孩子大些我再接手吧!」安王如今是女儿专用的奶爹,孩子的吃喝拉撒都是他在管着。

小郡主已经长开了,白白嫩嫩的,还有一双漂亮的眼睛,逢人就笑,很讨人喜欢。幼崽可看不出什么不怀好意,见到娘亲冲着她和爹爹笑,便扬起藕节似的小胖胳膊要娘亲抱。

林珑抱起了孩子,赵怀南只好委委屈屈地翻看着账本,不过半个时辰就全部看完了,一边洗手一边显摆:「我都看好了,有几家铺子的出入对不上,我已经做上了记号,明天咱们两个一起去看看?」

林珑目瞪口呆:「怎么这么快?」

小郡主在娘亲怀里颠了颠,被娘亲嘬了一口肉脸蛋,正凑到娘亲脸上要还,就被她爹爹截胡抱走。

「因为我聪明呗。」赵怀南得意洋洋,将娘俩都拢在怀里,十分开心。

至于从此以后,他要经常趴在桌子上看账计算,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正文完】

备案号:YXX119JG60cLblj4bCDdGr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