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轮死亡审判

出自专栏《怪谈故事汇》

凌晨,豪华游轮航行在黑暗的大海上。

有什么东西从落地窗爬了进来。

我躲在被子里装睡。

那个东西夹起被角,阴测测地说道:「让我看看哪个宝宝还没有睡啊?」

「滴滴!」手表不合时宜地响起来……

1.

晚上 11:50 分,豪华游轮里,我和两个室友正在玩游戏,突然传来广播声。

「大家好,我是本船的船长。我们的『罪恶号』已经开到了公海,规则开始生效。请大家注意规则,十二点前闭门不出,直到太阳出来。」

规则,什么规则?

我想起上船前,有个小丑在分发传单。

他当时笑得阴阳怪气:「小姑娘,记得一定要看规则哦!」

我起了身鸡皮疙瘩,随手把传单塞到了口袋里。

我把传单摸出来一看,上面写着:

欢迎各位来到「罪恶号」游轮,您将度过难忘的五天四夜,请务必遵守以下规则:

1. 游客们在晚上 12 点后请紧闭门窗,保持安静,不要走出房间,听见人呼救不要理睬。直到看见第一束阳光,才能走出房间。

2. 如果看见阳台或者窗户外有什么东西,请不要和「他们」对视,也不要尖叫。

3. 如果忘记关窗,让某种东西进入房间,请尽量装睡,不要做任何多余的动作,否则自求多福。

4. 手表是船上唯一的通讯设备,不可以损坏,也不可以摘下,否则会有很严重的后果。

5. 游客们每天必须参加「审判」,不参加的人将会被「处理」。

6. 船长的话就是规则,请严格遵守规则。

7. 船上没有小丑,船上没有小丑,船上没有小丑。

此规则仅限于船行走在公海,能否顺利下船,取决于你的运气。

这是什么?恶作剧吗?

看着有点膈应。

这艘船叫「精神号」啊,怎么变成「罪恶号」了?

王悦探头瞅了一眼这张纸,不以为意道:「肯定是游轮的惊喜,说不定是剧本杀游戏呢。」

会是这样吗?

看了眼手表,距离 12 点还有 7 分钟。

「再次提醒,请注意规则。」

第六感让我觉得很不妙,我催促她们赶紧走。

我们的客房在七层,现在我们身处四层,来得及赶回去吗?

「修羽,瞧你个胆小鬼,说了是个玩笑啊。要回你自己回!」王悦的眼睛没有从游戏机上挪开过。

船长的声音再度响起:「没有遵守规则的人,会死哦!」

规则六:船长的话就是规则,请严格遵守规则。

我看见有人慌张地往电梯跑,电梯只有几部,不挤上去真的就来不及了。

我一巴掌拍在游戏机上,把她俩吓了一大跳。

「只有五分钟了,不想死的跟我回去!」

可能人都有从众心理,大家一窝蜂抢电梯,我们也飞速挤上电梯,在走廊上一阵狂奔,回到了自己房间。

关上门看一下手表,刚好 12 点。

2.

电灯闪烁了几下,突然就灭了。

整个房间陷入了黑暗之中。

谭嘉怡说道:「搞什么?怪瘆人的。」

「停电了?外面有电吗?」王悦想去拉开房门,我一把按住了她的手。

规则一:游客们在晚上 12 点后请紧闭门窗,保持安静,不要走出房间,听见人呼救不要理睬。直到看见第一束阳光,才能走出房间。】

走廊外突然传来嘈杂的脚步声,有人在奔跑,有人在哭喊。

「救命,不要过来……」

「那是什么,怪物,呜呜!」

「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血肉撕裂的声音,哭喊声戛然而止。

「砰!」什么东西打在了我们的门上,把我吓了一个激灵。

「求求你们,开开门,救救我!」是个女人在哭喊。

见我们没反应,她又去拍其他的门,但没有人开门。

紧接着,一声惨叫,外面彻底没声音了。

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吹了进来。

我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走廊上的光从门底下透过来,吸饱了血水的地毯,将红色蔓延进了房内。

我忍住呕吐的冲动,迅速爬到床上,「快睡觉!」

她俩也赶紧效仿我,躺床上用被子盖住了脸。

有一阵风从阳台外刮进来,我才意识到,忘记关阳台门。

12 个小时前,上船 check in 的时候,前台贴心帮我们把内舱房升级为阳台房。

现在想来,这更像是一个陷阱。

咸湿的海风刮了进来,伴随着浓烈的腥臭味,我们听见了什么东西有节奏地敲击着船体。

「砰砰!」「砰砰!」

外面是漆黑不见底的深海,会有什么东西在船舷外呢?

这时候,手腕上的智能手表亮了。

这块手表是服务台发给乘客的,既是门锁,也是船上唯一的通讯工具。

我洗澡时试过把它摘下来,却发现它根本取不下来。

手表表盘显示出一行字:2234

随后又出现了一行字:全船的人,都是杀人凶手!

这怎么可能!

我记得前台说过全船有 2234 个人,但怎么可能两千多人都是杀人犯?

至少我和两个室友从未杀过人。

手表上的数字锐减到 1901。

莫非,1901 是幸存下来的人数?

这个数字还在往下锐减。

我看见王悦用手表发过来消息:有东西在阳台外。

我掐灭了手表,偷偷把被子掀开一点点缝隙。

一只巨型螃蟹用它的腿拨开了阳台门,爬进了室内。

黑漆漆的房间里,只能看见它的影子,但还是能分辨,它长着一颗人头,因为它的双眼正发着诡异的红光。

「砰砰!」「砰砰!」

它爬到谭嘉怡的床边,停了下来。

规则三:如果忘记关窗,让某种东西进入房间,请尽量装睡,不要做任何多余的动作,否则自求多福。

完蛋了!她抖得太厉害,连我都看见她的被子在抖动了。

怪物发出鬼魅般的声音:「让我看看哪个宝宝还没有睡啊?」

它用钳子拉起被角,一点点,一点点地掀开了被子……

就在这时,隔壁房间传来开门的声音。

「老子偏不信,老子倒要看看这艘船整什么恐怖游戏!」

螃蟹飞快地撤回了腿,从阳台爬了出去,隔壁传出一声「握草」,然后就是凄惨的叫声。

我迅速从床上跳起来,锁上了阳台的门,不忘把窗帘也拉上。

做完这一切,我跑回了床上。

手表上的数字又往下掉了一个。

室友在小声啜泣,我给她们发了消息:赶紧逼自己睡觉,千万不要发出声音。

也许是过度紧张,我真的睡着了,再次清醒时,天已经大亮了。

我看了一眼手表,上面的数字停留在 1546。

3.

第二天,直到太阳出来,我们才敢打开房门。

隔壁房间房门大敞,里面已经没有人了。

地毯上没有任何的血迹,只有一缕随风吹落的螃蟹黑毛,提醒着我,昨天的一切不是梦。

我们来到餐厅,门口站着一个诡异的小丑,在跟进去的人打招呼。

我们刚准备走进去,有一个男生突然拉住了我。

他压低声音说:「不要进去,昨晚上消失的人,被他们做成了菜。」

谭嘉怡听完就开始干呕。

小丑的头扭转了 90 度,对,就像是猫头鹰一样直接扭了 90 度,望向我们。

【规则七:船上没有小丑,船上没有小丑,船上没有小丑。】

我们赶紧撤退。

男生问我们:「你们的船票也是中奖得来的吗?」

「你怎么知道?」王悦说。

男生告诉我们,他刚才已经问了一圈,得到了一个结论,本船所有人的船票,都是中奖得来的。

「这船人都是被精心挑选的。」他说。

他给我们自我介绍了一下,他叫许淮远。

他皮肤白皙,长得十分清秀,鼻子上架着金丝边眼镜,显得很有智慧。

许淮远推了推眼镜说道:「只是我没想通,为什么说整船的人都是杀人凶手。杀人的明明是船上的怪物。」

就在这时,船长的声音再度响起:「请大家注意,今天的审判开始了,所有人必须参加,否则将会被『清理』。需要参加审判的乘客,请去四楼的剧院。」

船长重复了几遍。

许淮远对我们说:「走吧,让我们看看『审判』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我也很想知道,「审判」到底是什么!

4.

四楼是本船最大的剧院,昨天我们还在这里欣赏了精彩的马戏。

门口有个小丑在抛彩球,三个颜色的球在他手中翻飞,每当有人进来,他就会笑嘻嘻地说:「欢迎光临。」

游客陆陆续续进入了剧院。

过了一会儿,剧院的门关上了,室内灯光全灭。

突然手表亮了,我的表盘显示出蓝色。

抬头一看,黑暗中有红、黄、蓝三种颜色,就和门口小丑的球一样的颜色。

舞台上的屏幕亮了,出现一个人,他戴着诡异的面具,发出电子音。

「大家好,我是本船的船长迈克。欢迎在场的 1451 人,没有到场的人即便藏在本游轮的任何角落,也会被定位系统找到,并自爆而死。」

屏幕上突然出现了很多小画面,全部是藏起来的那些游客。只看见他们的手表发出尖锐的警报,接着一声声爆炸响,这些人全部都炸成了碎片。

在场的游客有的被吓哭了,有的在作呕,有的人甚至被吓失禁了。

画面重新回到了船长的头像,他依然不紧不慢地说:「现在进入审判环节,请仔细听。」

屏幕上同步打出了规则:

【在场的 1451 人被分为了红、黄、蓝三组。手表上的颜色就代表了所在组的颜色。】

【红色和黄色两组分别是 50 人,这些人请在剧院左右小舞台就位。】

【蓝色的组员 1351 人是审判者,请在剧院座位上就位。】

【屏幕上会播放一段小故事,播放完毕,红组和黄组就这段故事进行辩论。一共有十分钟辩论时间。】

【十分钟完毕,蓝组(审判者)会对红组和黄组进行审判。获得投票少的一组,判为游戏失败。失败者将会被清除。】

如果按照规则判断,蓝组是绝对安全的组。而红组和黄组则有可能被蓝组的人杀死。

红、黄两组的人开始哭泣,大喊着:「这不公平!」

可是船长并未理会,屏幕上打出了倒计时,必须在 5 分钟内各自就位。

所有人都知道,不就位会有什么后果。

我和王悦、许淮远都是蓝组,谭嘉怡是红组。

谭嘉怡的嘴唇发白,双腿都在抖。平时她就是寝室里最胆小的人,打个雷都要抱着我。

但此刻的我,根本无计可施。我让她上台先隐藏好自己,我会用手表跟她沟通。

红组和黄组的人刚就位,小舞台的地板突然变成了透明的玻璃,可以看见舞台下面分别关了两只巨大的螃蟹怪物。

它们看见舞台上的人群,兴奋地挥舞着钳子。

人头龇牙咧嘴地笑起来,露出一排锯齿般的牙齿,发出了女声:「哎呀,有好吃的了。」

当场就有人跌坐在地上。

5.

屏幕上开始播放一段画面。

【这是一个女孩小甲的故事,她住在 A 城,而年迈的母亲独自居住在 B 城。

由于疫情,两个城市突然封闭。

母亲患有基础病,常吃的几种药见底了,如果药品得不到补充,后果不堪设想。找不到人送药,她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这时候有个小哥上门给她送菜,小甲哽咽着哀求他给母亲送药,善良的小哥答应了。

因为疫情原因,很多道路封闭,路途遥远,小哥从早上 6 点出发,一直到晚上 12 点多才送到。

小甲把小哥的事迹发到了社交网络上,并附上了 300 元转账的截图。】

故事讲完了,小甲的社交账号打在屏幕上,红、黄两组人可以随意查看。

这是一个温暖且充满了人情味的故事,小哥善良,小甲孝顺。

船长说道:「红组代表支持小甲,黄组代表反对小甲,你们围绕事件展开讨论,十分钟计时开始。」

我看见红组和黄组的人飞速查看小甲账号的内容。

这时候黄组有人说话了:「小哥的善良这么廉价的吗?300 块?路费和住宿费都不止这个价吧!」

马上有黄组的人附和道:「人家不顾一切地帮你,你却打发乞丐,原来人可以这么精明的吗?」

黄组的人兴奋起来,他们抓住了攻击的要点,抢占了上风。

红组的怪物在脚底下躁动着,仿佛上面的人肉唾手可得。

红组的人咬牙回击。

「小甲的这条微博你们看了吗?她是个全职妈妈,已经好几年没工作了,疫情更是让家里雪上加霜,300 块钱怎么了?她已经在量力而行了。」

「换成你们上有老,下有小,还要还房贷,只怕 300 块钱都不乐意出吧!」

黄组脚下的螃蟹发出刺耳的笑声,伸出了长舌头:「认输吧,我等不及了。」

黄组的人脸色唰一下白了,他们又找到了突破点。

「你们看,小甲用的是 iphone 手机啊。一个穷困的人用得起万把块的 iphone 吗?」

「确实啊,你看她双十一收了 100 多个快递呢!却只给小哥 300,小甲这是欺负老实人,又立又当。」

眼看着时间越来越少,黄组始终在攻击,把红组打得毫无招架之力。

谭嘉怡躲在舞台后面,缩成一团,只知道流泪。

我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我想用手表和她通讯,却发现手表除了显示颜色,其他功能已经被锁定。

王悦突然对我说:「我想起来了,我看见过这个报道,小甲最后跳楼死了,就是因为受不了网络暴力。」

许淮远压低声音对我们几个道:「红组要败了。」

时间到,船长冰冷的声音再度出现,提醒蓝组的人该投票了。

「得票数少的那一组,将会被清除。倒计时 1 分钟。」

红组的人哭了,他们跪下来祈求蓝组的人把票投给他们。

手表上出现了红和黄两个按钮,可我往下一滑,居然发现还有一个灰色的弃权按钮。

船长没有告诉大家,其实还有弃权的选项。这个弃权按钮出现在这里,必然有它的意义。

灵光一闪,我猛地站起来,大声喊道:「大家安静,听我说。这个审判有必胜法,不用死任何人!」

等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我深吸一口气,继续说:「所有人把手表屏幕往下滑,可以看见弃权按钮。只要弃权,红组和黄组的人都不用死!」

前面一个光头男嗤笑道:「你说什么傻话呢!万一弃权后蓝组的人死呢!你是想把我们所有人都带死吧!大家别听她的。」

我继续说:「规则是获得投票少的一组,判为游戏失败。弃权不会触犯规则。675 人投红色,675 人投黄色,我可以 1 个人投弃权票。」

「臭娘们儿,你给我闭嘴!」光头怒了,跳起来准备给我一拳,许淮远在他胸口推了一把。

刚才始终没有出声的船长说道:「在场斗殴,直接处决。」

光头这才停手了,他故意在我面前按下了黄色按钮:「没空听你胡扯。」

其他人也如梦初醒,然后剧场里又嘈杂起来。

「快投票,来不及了!」他拽着我的手表,帮我按下了红色按钮。

1 分钟结束,投票结果出来了,黄组以压倒性的票数获得了胜利。

黄组的 50 个人抱在一起欢呼。

谭嘉怡绝望地看着我,突然脚下的玻璃裂了,红组 50 个人全部落了下去。

「修羽,救我!」她刚喊了一声,就被螃蟹夹住,撕下了头颅。

人群绝望地呼喊,螃蟹化身绞肉机,撕开了一个又一个人的身体,肢体混着内脏,流了一地。

一只温热的手匆忙捂住了我的眼睛,是许淮远的手:「别看,不要看。」

可是眼角的泪水已经如泉涌出。

我没能救下我的朋友,那个连打雷都会怕的温柔女孩。

她会在我肚子痛的时候帮我打热水,会在我逃课的时候帮我点到,会在寝室里和我一起看肥皂剧追 CP。

可惜她已经死了,还死得这样惨烈。我真的是……太没有用了!

我握着那只遮住眼睛的手,大声哭泣。

船长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恭喜黄组顺利通关,今日的审判结束。一切恢复正常,大家可以正常吃喝玩乐,只需要注意不要触犯规则。」

人们慢慢往剧院外走,我听见有人大声议论。

「这种审判活下来的概率很大,也没什么值得担心的。」

「小甲那事儿我知道,我骂过她,热度上来就跳楼,贱不贱啊,她死了是活该,哈哈!」

我愤怒地扭过头去想抽死他们,许淮远一把拉着我,把我拉出了剧院。

手表的数字定格在 1401。

6.

在房羽。」

16.

第五天的清晨,游轮靠岸了。

上船的时候有 2234 人,下船的仅有 6 人。

船长的声音回荡在船舱里:「由衷地感谢各位游客参加此次『罪恶号』游轮之旅,请带好自己的行李,有序下船,希望下次再见。」

下次可千万不要再见了!

我和许淮远手拉手,拖着行李从三楼甲板往外走。

甲板角落好像站了一个人,在偷窥我们。

我只捕捉到了他的衣角,有点像小丑。

规则七:船上没有小丑,船上没有小丑,船上没有小丑。

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又来了。我低下头,赶紧和许淮远下了船。

外面的雾太大了,我什么都看不清。

等我们 6 个人站在陆地上时,我还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有些不对劲,这个码头不像是我们离开的码头。

浓雾中有许多的人影一字排开,像是在等着我们,而且等了很久很久了。

备案号:YXX16jgQQxMTg3m4a3uD1Jp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8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