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接到了警察的电话:“你房子外有杀人狂!”这时门外有人喊“你房子里有杀人犯!”你怎么做

我家门口来了一个杀人狂,好紧张,好刺激!想要在杀人狂刀下求生,就必须获得杀人狂的偏爱。

先跟他玩几局游戏缓解一下气氛吧!

没想到因为我太菜了,杀人狂抢着要帮我氪金。

有了杀人狂对我的放纵,我逐渐嚣张,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最终使得门外的杀人狂逐渐暴躁起来。

就在门外的杀人狂准备破门如入时,我卧室里缓缓走出一人。

怎么回事?两个杀人狂?这还不得争风吃醋?

「有什么事大家都坐下来谈啊,今天你们当中只有一个幸运儿能得到我。」我开口道。

1

「你房子外有杀人狂!赶紧锁门,无论对方说什么都不能开门!」

我接到了警察的电话。

可就在此时,门外有人喊:「我是警察,杀人狂溜进你家里了,快出来!」

我脑袋快速转动。

给我传递信息的两个人当中,肯定有一个人说的是假话。

我的推理时刻来了!

这种能过一把侦探瘾的机会我是万万不能放过的。

首先,我假设门外的人说的是真话,那么打电话的人说的就是假话。

也就是说,门外没有杀人狂,杀人狂溜进我家里了。

既然杀人狂溜进我家里了,那肯定要杀我啊!

也就是说我跟杀人狂现在在同一屋檐下!

那我岂不是凶多吉少?

这个假设怎么能成立?

所以我立马否决了这个假设。

很好!

那么照这样看来,打电话的人才是警察,门外的人是杀人犯。

这样一想,我顿时安心了不少。

杀人狂就站在我的门外。

说实话,有点激动。

吾自孩童时期以来,还没碰见过杀人狂。

今日有幸窥其真面目,死而无憾矣。

「你想要我给你开门?」

我强压内心的喜悦,稳定自己的情绪后,开口问。

「不是,我是想让你出来,我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

杀人狂冷漠回答。

「有劳你费心,但我喜欢听天由命,你让我自生自灭吧。」

「我不能眼睁睁看你死掉,你必须出来。」

呦呵,还挺犟,我喜欢!

我就喜欢这种不达目的不罢休,意志坚定的人了。

这种想做坏事,还非要给自己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可以看出,这个杀人狂不是一个随随便便的人。

这种有条理的杀人狂,最适合跟我玩斗地主了。

「加个微信呗,你跟我玩几局游戏我就给你开门。」我说。

「行。」

我跟杀人狂加了微信,然后邀请他斗地主。

第一局。

不出我所料,我的牌烂得跟一串电话号码一样。

人品太好了,没办法。

这牌正如我意。

我的小命今天可就要靠这一手烂牌才能保住了。

虽然我牌烂,但并不妨碍我抢地主啊。

上帝为我关上门,总会为我打开窗。

我成功抢到地主。

这就完了吗?

不,我还敢明牌。

我非要让大家看看我这一串电话号码。

这时,我听见门外「噗」的一声。

紧随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噫!

那么大人了,杀人狂喝水都能呛到?

随地喷水,看我不找机会去物业举报他?

「你会不会玩?!」杀人狂问我。

「你不懂,这是背水一战,这是战术好不好?」

「人家背水一战最起码有点背水一战的条件吧?如果非要形容一下你,就是一个人赤手空拳朝千军万马里冲。还背水一战?你这是往地上一瘫差不多。」

历经千辛万苦。

闯过九九八十一难。

上完刀山,下完火海。

即使杀人狂疯狂放水。

也不能在我作死的路上力挽狂澜。

我输了!

输得彻彻底底。

「哎呀,这不科学啊!」

我仰天长叹。

谁知门外传来两声冷笑。

「你赢了才见鬼呢。搞快点,下一局!我还赶时间。」

「秋豆麻袋!」

「什么意思?」

「等一下,我欢乐豆没了,要看广告。」

杀人狂没说话。

应该是被我整无语了。

时间过去了五分钟。

杀人狂等我等得不耐烦了。

「你看完了没有啊!」

「没有没有,虽然我不喜欢看广告,但是它给我推荐古言诶!我的天……『嫁入王府三十年后,我才发现自己不过是一个替身,如今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再也不愿意重蹈覆辙……』我的天,这个重生文好看!」

「看你个头啊!你一个男生看什么脑残古言?」

「要你管啊,老子喜欢!行了行了,服了你了。勉为其难再跟你玩一局吧。」

说完,我依依不舍退出了广告界面。

第二局。

我丢!

又拿到一串电话号码。

套路还是之前的套路,我又走了一遍刚刚的流程。

杀人狂在门外狠狠踹了我的门一脚。

呵!

他对于我这种强者无可奈何,只能欺负我家门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者了吗?

「你又要看广告了对吧?」杀人狂问我。

不错,孺子可教也!

看来他已经摸清楚流程了。

我没有给他正面回复,盯着广告页面。

时间又过去五分钟。

我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杀人狂再次忍无可忍开口。

问我是不是又在看古言广告?

可惜不是!

但不得不说,这个广告页面实在太懂我了。

我看着看着,忍不住念出声来:「今天一早,我睁开眼睛,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变了。一位年轻貌美的姑娘端着一个装满黑色液体的碗向我缓步走来。『大郎,该喝药了。』那姑娘对我说。听到这话,我一个激灵,难道我穿越了?还穿越成了武大郎?那么,眼前这位岂不是潘金莲?」

「够了!」

杀人狂在门外朝我吼。

「这种浪费时间的书就那么能吸引你?以后别看广告了,我给你充十块钱豆子!」

要知道。

十块钱在斗地主这个游戏里可以算得上巨款了。

虽然杀人狂的话很霸道总裁,但并不能打动我。

在斗地主这种游戏上氪金,还是十块钱这样的巨款。

这是对我游戏水平的侮辱!

就在我思想斗争的时候,杀人狂已经给我转了十块钱。

有钱白送我怎么会拒绝?

得到今日的第一桶金。

顿时,我心生一计。

2

「看到你这十块钱,我想起来周小美。她,我曾经爱过。可惜,她走了。她携带我那十元巨款走了。她夺走的我的爱或许会回来,但她夺走我的那十元巨款,再也不会回来了。啊,我好难过!」

我紧贴门板,对着门缝大声说话。

生怕门外的杀人狂耳朵不好使,听不见。

「所以呢?」

杀人狂反问我。

「我一难过,我就想一个人待着,我就不想出门。」

「你要多少钱?我转。」

我揣摩,此时的杀人狂肯定在想:不论如何,你这个倒霉玩意我今天杀定了!

我告诉杀人狂,让我开心是有一定概率的,是随机不确定事件。

但是我看在他是新用户。

打算给他一个新人大礼包,首充只要六百块。

杀人狂二话不说,给我转了六百块。

上一个这么爽快给我转钱的人,还是我的爸爸。

「恭喜你获得一个抛骰子的机会!请抛骰子!」

我给杀人狂发了消息。

杀人狂抛出一个三点。

「十分遗憾通知你,你没能中奖。但是没关系,你刚刚购买了新人大礼包,礼包里有再来一次的机会,你确定使用吗?」

「确定。」

于是杀人狂再次抛出骰子。

这次是一点。

「十分遗憾通知你,你没能中奖。但是没关系,由于你刚刚购买了新人大礼包,新人大礼包里面还有一个游戏转换卡,你确定使用吗?」

「确定。」

于是,我开始跟杀人狂用手机玩起了石头剪刀布。

可惜!

他人品不行。

输给了我。

我只能再次遗憾通知他,他已经使用了新人大礼包里面的所有道具,已经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不知道咋的,杀人狂还来劲了。

他为了不让自己之前的钱打水漂。

他追问我如何才能继续游戏?

「那没办法,只能充钱了。」

「让我开心的概率大概是百分之十,保险起见,您可以先充十次的量,不够再续费。因为您已经不是新人,那么充十次的量大概要两千块,所以我这边建议您先充一个 VIP。如果您是 VIP 的话,我们这里可以给您打五折,就是充十次的量只要一千块。我们 VIP 的充值价格是五百块,这一整套下来大概是一千五百。您大约可节省五百块。所以,您考虑怎么样呢?」

杀人狂没回话。

直接给我转了一千五百块钱。

我就喜欢这样的!

我心里乐开了花。

今天因祸得福。

让我遇上这么个傻子。

我问他选择抛骰子还是石头剪刀布?

他选择了石头剪刀布。

第一局,他输了。

第二局,他还是输了。

一直到第六局,他才赢我。

我忍不住跑到阳台叉腰仰天大笑三声。

「恭喜你,我的喜悦值已经达到百分之五十。当我的喜悦值达到百分之一百,那么,我将如你所愿,走出这扇让我与外界隔离的大门。」

「好,再来!」

杀人狂被我鼓舞得热血沸腾。

俗话说风水轮流转。

接下来的几局,杀人狂都赢了我。

「尊敬的 VIP 客户,您的游戏次数已经用完,我的喜悦值已经达到百分之九十九,请问您还要继续吗?」

「要!」

「是这样的,我们的游戏次数都是十次起步,所以你至少还要再购买十次的量才能继续游戏,请问您确定支付吗?」

二傻子二话不说,给我转了一千块。

第一局,杀人狂输了。

第二局,杀人狂赢了。

「恭喜你,我的喜悦值已经达到 99.9%啦!」

第三局,杀人狂又赢了。

「恭喜你,我的喜悦值已经达到 99.99%啦!」

……

以此类推,我感觉门外已经逐渐暴躁。

「咚」的一声。

把我吓一激灵。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杀人狂狠狠踹了我家门一脚。

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暴躁啊?

3

「尊敬的 VIP 用户,请您不要暴躁,我们这里还为您贴心准备了其他服务哦。比如好友助力砍一刀,增加我的喜悦值。或者你可以选择我们的夺命幸运大转盘,参与抽奖,中奖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九哦。」

杀人狂应该是为了不让之前浪费在我身上的钱打水漂,他选择了再相信我一次,又给我转了一千块,参与夺命幸运大转盘的抽奖。

「恭喜您,您中奖啦!」我欢呼道,真心为他感到高兴。

「中了什么奖?」

「再来一次奖。」

「你他妈!」

我从沙发那边抓了一把瓜子,然后重新回到门后坐下,边嗑瓜子边说:「夺命幸运大转盘再次转起,您会得到什么呢?敬请期待哦——恭喜您,您又中奖了!」

「再来一次奖?」

「不是哦,您中了『送你衷心的祝福奖』。接下来,由我——A 市 B 小区 16 号楼 314 号房间的 CEO 为您送出由衷的祝福!我要送你一年 365 个祝福!祝福你,我的朋友,我祝您好运!」说完这段话,我迅速起身后退五步。

果然不出我所料。

「咚」的一声。

杀人狂再次踹了我家门一脚。

杀人狂恼羞成怒。

开始拿东西砸我家的门。

我现在就感觉自己是植物大战僵尸游戏里面,躲在坚果后面的一朵向日葵。

而杀人狂,就是在吃坚果的僵尸。

咋办啊?

我啥也不会啊,也没啥绝活能跟杀人狂抗衡啊!

刚刚我还跟杀人狂犯贱了半天。

等他进来还不得给我碎尸万段?

不行!

我得自救!

我得想办法!

我问我的脑子,我该如何是好?

我的脑子告诉我:你记错了,你没有脑子!

算了!

我还是躺着装死吧。

不行!

我得自救!

我得想办法!

我重新站起来。

如热锅上的蚂蚁,在门后来回兜圈。

余光看见客厅桌上没拼完的拼图。

于是我走到拼图旁边坐下。

开始拼图。

过了五秒钟。

我在干什么啊喂?

外面可是杀人狂啊!

我拍案而起。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从我卧室的房间里走出了一个人。

怎么回事?

两个杀人狂?

我感觉我的人生进入了地狱模式。

我是万万没想到。

电话里的人说的是真话。

门外杀人狂说的也是真话。

等等,有没有一种可能。

门外的不是杀人狂?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外的杀人狂已经破门而入。

「人呢?给我出来!这次你死定了!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那有没有可能门内的不是杀人狂?

这时,从我卧室走出来的男人从腰间抽出菜刀拍在客厅的桌子上。

然后坐下来就开始磨刀。

看得我后背一凉。

看来没有可能了。

他们是杀人狂。

我的希望落空。

现在我的家里一下子就有了三个人。

「有什么事大家都坐下来谈啊,都 21 世纪了,我们做事要有条理,有秩序。你们两个想杀我对吧?我们来分析一下。首先,我只有一条命。那就是说,你们两个今天只有一个幸运儿能得到我。其次,我这人对于杀人狂的要求还是很高的。那种没有素质的暴力方法,我是极其不赞成的,比如说某个带了菜刀的人。」

我话音刚落。

拿菜刀磨刀的杀人狂慢慢停止了磨刀的动作。

默默将菜刀扔到地上。

看见此情此景,被我骗了三千多块钱的杀人狂情不自禁发出幸灾乐祸的三声冷笑。

我接着说:「你们两个人我也不熟,为了方便称呼,我给你们两个起一个名字。我是老大嘛,那门外的杀人狂你就叫小二,剩下的你就叫小三。」

「等一等,我有意见。」

小三举手发言。

「有什么意见?就短短一天时间,有什么不能将就的?」

接下来我站起身。

在书房找了几张白纸和两支笔。

给小二和小三每人都发了纸和笔。

「接下来开始笔试考试啊,你们两个离远一点,不允许作弊。」

我从厨房拿起一个锅铲充当教鞭,用字正腔圆的声音说,「你们需要在纸上写下你们曾经所有的犯罪历史,写得好的,将有机会成为能得到我性命的杀人狂。对了,你们的姓名不要写小二小三啊,写你们的原名,我们做事情要规范严谨。考试时间为两小时,十一点准时收卷,到时间就给我把笔放下,谁敢动笔就算零分。」

气氛被我烘托得差不多了。

小二小三仿佛又再次回到了被考试支配的年纪。

刚开始的半小时他们都表现得挺不错的。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

小三坐不住了。

他开始玩手。

「干嘛呢?干嘛呢?你给我表演手指舞呢?把笔给我拿起来写!」

我朝小三敲了敲桌子。

这时,小二受外界干扰。

把笔一放。

翘起二郎腿开始看戏。

「干嘛呢?干嘛呢?东张西望想作弊啊?」

我朝小二敲了敲桌子。

收卷的时候我不由感慨。

人与人的差距还是蛮大的。

看看小二写的,各种华丽的词藻往纸上堆。

比如「宿醉的天空朝我吐出一口酒气,我只有透过酒瓶才能更好体会这个花花绿绿的世界」。这句,写得多伤感。

而小三。

只会写「某年某月某日,晴,我早上吃了一个包子,中午吃了一碗面条」这样的流水账。

收集好他们亲自写下的证据。

看了一眼时间,还剩四小时。

时间充沛。

说不定还能再解决一件最近让我头疼的事情。

4

我告诉小二和小三。

现在开始进入下一个环节。

我在客厅的电视上投屏 PPT。

PPT 的主要内容是一个连环杀人案。

犯罪嫌疑人有三个,我无法肯定到底谁是凶手?

三个人都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据。

嫌疑人提供的每一个信息都在说凶手另有其人。

而他们自己是无辜的。

上个月十三号的凌晨一点。

三号大桥的桥头一名年轻的男子遇害。

胸口被刺三刀,其中有一刀是致命伤。

男子挣扎了二十分钟左右死亡。

拐角的那个模糊的身影,沿着霓虹灯最黯淡处走着,走入繁华尽头。

在半小时后,也就是凌晨一点半的时间。

度码街头一名醉酒中年男子遇害。

依旧是同样的作案手法。

胸口被刺三刀,一刀是致命伤。

因为这里周围没有监控,加大了破案难度。

但初步可以判定。

凶手应该是一个人。

时间又过去两个小时,来到凌晨三点半。

璜叶路口的一辆黑色小汽车内,一名男子胸口被刺五刀,其中三刀为致命伤。

根据对现场情况的分析。

可推测作案手法跟前面两个案件相同。

为同一个人多次作案。

奇怪的是。

在二十分钟后,也就是凌晨三点五十的时间。

鸟瞰楼顶楼有一名女子遇害。

法医分析,作案手法与前面三个案件相同。

但是,作案者根本不可能在短短二十分钟从璜叶路口赶到鸟瞰楼。

现在有三个嫌疑人。

A 是一名杀猪老汉。

年龄五十一,身高一米七五。

在凌晨一点出现在三号桥头。

但他并不承认自己与本次连环杀人案有关系,他说他那时不过是在桥头遛弯。

B 是一名中年男子。

身强力壮,身高一米八,年龄三十四。

有目击者说在凌晨一点半看见他出现在度码街头,并在凌晨三点半游走于璜叶路口。

C 是鸟瞰楼遇害女子的丈夫。

年龄三十一,身高一米七六。

监控拍下他于凌晨三点五十九分匆匆离开鸟瞰楼,在最后一个案件中嫌疑最大。

「现在,问题来了,谁是这个连环杀人案的作案者?」我问小二和小三。

小三说,据他分析。

这个凶手能在短时间奔走那么多个犯罪现场进行作案。

说明作案人一定很能跑,肯定是一米八的 B。

理由是 B 在这里最高,腿最长,肯定最能跑。

「分析的很不错,下次别分析了。禁言三分钟,你接下来的三分钟内就别发言了。」我对小三说。

分析什么玩意?

净给我添乱。

小二思考了一会儿。

他问我这些嫌疑人和被害人有没有什么关系?

问到点子上了。

C 与被害女子是夫妻。

被害女子与璜叶路口黑色汽车内的被害男子是情人关系。

度码街头的醉酒男子又是璜叶路口被害男子的朋友。

但三号大桥的年轻男子与其他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我怀疑 C 的嫌疑最大。

因为他有充分的理由进行作案。

可是 C 不可能在凌晨一点、凌晨一点半、凌晨三点半、凌晨三点五十分别出现在三号大桥、度码街头、璜叶路口和鸟瞰楼。

除非他会分身术。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说不定他就会分身术呢。」小三插嘴。

「门在那里,要不你走吧。」我指着门对小三说。

这时小二开口问:「从三号大桥到度码街头半个小时也不够吧?」

的确,这也是一个疑点。

「怎么不够?我知道一条小路,十分钟就能从三号大桥走到度码街头。」小三难得靠谱了一次。

我让他把路线画出来给我。

「以我多年的作案经验,这次连环杀人案对体力的要求还是挺高的。一个五十几岁的人,肯定做不到。那个 A 应该可以排除。」小二说。

我同意小二的看法。

A 确实是嫌疑最小的人。

接下来只要在 B 和 C 里面选就行了。

「选什么?他们都是的。」

「你怎么知道?」我问小二。

「感觉。你去查一下这两个人,他们肯定认识。我如果是他们,就会这样安排:C 先去三号桥头作案,半小时后 B 在度码街头杀掉醉酒男子,然后赶去璜叶路口作案。C 在 B 完成任务后在鸟瞰楼杀掉女子。」

「为什么?」

「目的就是让你现在,坐在这里,绞尽脑汁想哪一个才是凶手。」

「行,你的想法我会考虑的。」

不知不觉。

时间已经到了十二点半。

「好饿啊,咱吃个饭呗。小二你请客!」

我拿出手机,开始看外卖。

「又是我?你才坑了我三千多,还好意思要我请客?」

你不请客,我怎么可能吃午饭这种奢侈的东西?就我的经济水平,骑的自行车都是共享的。

「小三啊,你看小二连饭都不肯请我吃,我怎么能放心把小命交给他呢?你说是吧?」

「算你狠!我请你吃!」

一顿饭我吃了一个小时。

吃完饭已经是下午一点。

还剩两个小时。

「其实啊,我觉得你们也不是坏人,怎么偏偏要当杀人狂?我觉得小二啊,就挺聪明的,出去随便干什么都有出息。那个小三啊,你身体健康,出去搬砖一天还是能有几百块钱的,也没必要当杀人狂啊。」

「他不就给了你三千块钱吗?有必要这样抬高他贬低我?你收款码给我,我给你转四千。」小三气愤道。

冲动是魔鬼啊!

小三你还是太年轻了。

我问小三是不是自愿赠予?

小三说是的!

「废话少说,你决定好让谁来杀你了吗?」

小二拿起板斧在我眼前晃了晃。

我决定选择自然……自然死亡可以吗?

「别急嘛,在我做选择前,我们先来玩一个推理游戏放松放松呗?谁答对了,我就选择谁。」

「好。」

小二小三都同意了。

看他们的样子,挺胸有成竹的。

看来这么久了,他们还是不够了解我。

「问,一只猴子爬上树,那么树下会有几只山羊?」

这谁会知道有几只?!

那两个杀人狂保持沉默。

「不会?这都不会。那我换一个,问,秦始皇嬴政养的第一只狗叫什么名字?」

又是漫长的沉默。

「得了,你别问了,收拾收拾准备去世吧。我跟另一个兄弟协调一下就来刀你。」

5

眼见情况不妙。

我急忙偷偷给王队发了消息:速来支援。

王队立马回复我:在路上,坚持住!

我分析了一下路程。

我最多只要再坚持十五分钟就能保全性命。

「实话告诉你们吧。其实,我是警察。」我对杀人狂郑重宣布。

小三愣了几秒。

哈哈大笑:「哈哈哈!笑死了!警察?就你?那我还是超人呢!」

小二冷哼一声。

明显也不相信我说的话。

人有时候就是会不愿意相信对自己不利的情况发生。

如果我真的是警察,那么杀人狂之前写下的犯罪历史就能成为捉拿他们的证据。

他们在之前之所以敢给我写下他们的犯罪历史,就是没打算让我活着从这里出去。

可惜。

他们这次都想错了。

我还真的是警察。

而且他们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跟我耗费了太多时间。

只要我愿意。

这两傻子还能听我啰嗦一两个小时。

我跟杀人狂说我要去给他们找证据证明我是警察。

「行啊,你去呗,我倒要看看你能找出啥。」小三满不在乎地说。

这时,小二略微皱了皱眉头。

于是我走进卧室,蹲下身开始玩俄罗斯方块。

玩了大概有十分钟。

小二感觉有些不对劲,把我喊出来。

「我不陪你玩了,我现在就要动手了。」

小二拿起板斧朝我头顶砸去。

我一个灵活的侧身躲过。

我随手拿起桌边的椅子抵挡攻击。

王队啊,你再不来救我,明年你想我只能去我坟前看我了!

就在这时。

一阵脚步声传来。

「警察!不许动!」

王队前来救场。

在沙发上看戏的小三吓得把手中的薯片洒了一地。

「我什么也没干啊!」小三慌慌张张解释道。

等将那两位杀人犯控制住之后,王队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小庄,你干得不错。」

「不是吧!你还真的是警察?!」得知我身份小三十分震惊。

这时小二也忍不住问:「那我之前写的东西,你要上交?」

我当然要上交。

不然我要他们写在纸上,还要他们签上大名干什么?

「你这个骗子!说话不算话!逮捕我可以,但你先把钱还给我!你这种人真是活该单身!活该周小美离开你!」

我听到这话不乐意了。

我朝他问:「你知道周小美是谁吗?就在这里叽叽歪歪?」

「周小美当然是你女朋友!」

「胡说八道,周小美明明是我养的一只蚊子。为了赶走她,我还花十元巨款买了花露水。」

「我来这里是跟你搞笑的吗?」

「我觉得 I am so sorry 的。」

这时小三开口说:「这么看来我好像还好一点,至少我来这里不是跟你搞笑的,我是有计划的,虽然计划失败了。」

杀人狂被带走了。

我的世界恢复平静。

但是,在晚上九点的时候。

我又接到了一通电话:「你房子外有杀人狂!赶紧锁门,无论对方说什么都不能开门!」

与此同时,我听见门外有人喊:「有杀人狂溜进你家了,快出来!」

怎么,这一天来四个,是要我发家致富啊?!

我给王队发了消息。

我走到了门后,冲着门缝喊:「你想让我开门?可是我现在没心情开门啊。怎么办?你想办法让我高兴高兴呗!」

……备案号:YXA1bKrZ0RaixMjwK1ocPDPy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9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