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直都在

第二天杨岁起床时,整个人都有些晕晕乎乎,甚至有些怀疑昨天发生的事是不是自己的幻觉,总感觉那么不真实。

直到手机收到了丁瑞安发来的消息。

「岁岁,早安。」

杨岁侧过脑袋,愣愣看着这则信息半晌,同时余光又瞥到手腕上的手表,才回过了神,也回了消息:「早安。」

今天是新年第一天,杨岁倒是没有给自己安排什么事,吃完早饭后,坐在书桌前看了一会书。

没过一会,手机又响起,来电显示上是林音音的名字,杨岁划过屏幕的手指一顿。

虽然她与林音音之间的关系有所缓和,但极少会有其他交流,所以她不明白为什么林音音会在新年第一天给她打电话。

犹豫片刻后,杨岁还是接起了电话。

「新年快乐,杨岁。」林音音的声音透露着一些激动。

「新年快乐。」

杨岁的语气很淡,依旧听不出任何情绪。

林音音到嘴边的话突然又说不出来了,似乎是在害怕被拒绝,过了好一会之后,她才小心地开口:「你等会有空吗?」

「有什么事吗?」杨岁没有直接回答有没有空,而是等林音音回答具体什么事后,再决定有没有空。

没必要不要紧的事,自然是没有空。有必要又要紧的事,就算没有空,她也会挤出时间来。

「我们约了几个高中的同学,打算一起吃个午饭。大家这么久没见了,肯定有很多话要说,你也一起过来吧,人多热闹些。」林音音说道,语气中有些期待。

「新年第一天的中午,同学聚会?」杨岁微微蹙眉,总觉得有些奇怪。

电话那方似乎沉默了一会,才开口回答道:「有几个人过完年,明天就要去其他城市了,只有今天能聚得比较齐。」

「抱歉。」杨岁想了一会,还是开口拒绝道,「我今天有其他事需要处理,而且,我并不认为我和高中的同学有什么可以聊的话题。」

「其实,大家现在都成熟了,也都对以前做的事情感到很抱歉,所以今天是有人想跟你道歉。」林音音态度很诚恳。

「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道歉没有什么用了。」杨岁继续翻动着书本,对面久久没有说话,似乎是因她的话,而有些失落。

杨岁翻动书本的手指一顿,抿了抿嘴,想到了前不久林音音曾经在帖子上替她说了一些话。她想了想,尽可能放缓了语气,说道:「如果是真的想要道歉的话,打个电话或者发个消息都可以,不需要特地组织一场同学聚会。」

「哦……好。」林音音说道。

「那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先挂电话了?」杨岁问道。

「没什么事了。」

林音音说完这话后,电话那头多了其他细微的声音,但杨岁已经挂了电话,也没有细想。

杨岁正要继续看书,快递的短信发了过来,应该是之前托人买的书到了。

杨岁穿上羽绒服,出门时,眼睛又正好瞥到了挂在衣架上那条淡黄色的围巾,本来想着就一点路,没有必要戴围巾,但最后还是取下了围巾,一圈一圈严严实实地围绕在脖子上。

小区统一的快递点,在小区外面的小巷里。

今天天气很冷,即使带着厚厚的围巾,冷风还是能找到缝隙钻到衣服里。杨岁吸了吸鼻子,走得很快,想要早点回到温暖的房间。

在离快递点还有几十米的时候,杨岁听到了马路对面激动的喊声。

「杨岁!」

杨岁顺着声音的方向,停住脚步,望了过去。

林音音穿着红色的大衣,头上戴着粉色的毛线帽子,两颗帽子上连着的毛茸茸的圆球挂在耳边。她正兴冲冲地向着杨岁招手。

杨岁侧过身子,继续看向林音音身后。

一个熟悉的身影缓缓从林音音身后探出,她眼睛直直地看向杨岁,眼中还带着一抹讥讽。她笑了笑,也跟着林音音,向着杨岁的方向招了招手。

「吴雯?」杨岁瞳孔微微一缩,话语中不难听出其中的警惕。

吴雯翘起嘴角,眼里却看不到丝毫笑意,就像是一个无底深渊,能一口将人拖进其中。

林音音也似乎察觉到吴雯有些不对劲,转头疑惑地看向吴雯。

明明是吴雯联系她,说想跟杨岁好好道歉,希望她能把杨岁约出来。

但又不肯让她提及吴雯这个名字,说什么怕杨岁听到这个名字,就不肯出来了。

虽然高中的最后一段时间林音音不在学校,但是也知道吴雯做了什么事情,给杨岁带来了怎样的伤害。所以当吴雯说出想要道歉的这个想法时,她自然是举双手赞成。

要是杨岁能跟吴雯摒弃前嫌,成为好朋友,那就更好了。

所以林音音很乐意答应下来。

可是,现在站在她旁边的吴雯,没有任何愿意道歉的姿态,林音音再迟钝,也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她正要回头时,余光瞥到马路对面,一个人手上紧紧捏着一块红褐色的板砖,快步朝杨岁走去。

「杨岁!小心!」林音音意识到之后,排名地朝杨岁大喊道。

可,太晚了。

杨岁只看到林音音焦急又慌张的神色,忽然间眼皮跳了一下,脑后猛地传来一阵刺痛,眼前只剩一片漆黑。

林音音急红了眼,眼睁睁看着杨岁被重击后脑勺,又眼睁睁看着杨岁倒在路边。她想跑去对面的时候,手臂却被拉住。

「没看出来了啊,林大小姐这个时候倒是学会关心人了?」吴雯眼中迸发出恨意,死死盯着林音音,「看来,我在受苦的时候,你们两是成为好朋友了?既然这样,林大小姐也跟着杨岁一起来吧。」

「一起来?」林音音睁大双眼,显然还没有完全明白目前的情况。

直到一辆面包停到他们面前,杨岁被人拖到车上,她也被吴雯扯了上去。

她才清楚地意识到,这是绑架!

「吴雯!你疯了?!」林音音掏出手机,想要报警,可吴雯却先她一步拿到了她的手机,随后降下车窗,将手机随意扔到路边的草丛中。

吴雯看了一眼,刚刚用板砖重击杨岁的高个子男人。高个子男人意会,也将杨岁的手机掏出,扔了出去。

「我没疯。」吴雯做完一切后,又将目光转向林音音,整个人都显得无比冷静,「林音音,我没疯,我现在无比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林音音害怕地咬住下嘴唇,她实在想不明白,吴雯怎么会变成这样。

以前虽然也会干一些坏事,但都是一些小打小闹,怎么现在像是变了一个人。

「呵呵——」吴雯笑了笑,似乎很享受林音音的害怕,低低笑出了声,「我本来也可以不是这个样子的,我本来也可以在很好的大学,接受很好的教育!我本来也可以在过年的时候,和我爸妈阖家欢乐地吃年夜饭!我本来也不用变成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人!都是杨岁的错!都是你的错!都是你们的错!」

吴雯说到一半,眼中的恨意越发明显,音量也提高到一个几近夸张的程度。

「亏我以前把你当作是我最好的朋友,可你呢?又把我当成过你的朋友吗?我被带到警察局,高考落榜到只能去偏远城市上一个三本大学,父母对我失望到不认我这个女儿……林音音,这些时候,你在哪里?你连一则短信,一个电话都没有!你从来都没有把我当成你的朋友!」

「所以……」吴雯的目光从杨岁紧闭双眼的脸上掠过,最后冷冷地落在林音音身上,「比起杨岁所作所为,我更应该恨的人其实应该是你。」

话音刚落,林音音脸瞬间白了,握紧的双拳都在止不住地微微颤抖。

「不过,我倒是没有你那么绝情。」吴雯看向林音音,片刻后,好似大发慈悲般笑了笑,「我刚刚想到一个很有意思的游戏,我想游戏的选择人应该更会偏向你吧。」

「什……什么游戏?」林音音忍着惧意,问道。

「什么游戏啊。」吴雯故意重复了一遍林音音的话,又看了一眼还晕倒在车内的杨岁,似乎想到了什么,眉头微微一皱,朝高个子男人问道,「没死吧?」

高个子男人探了探杨岁的鼻息,摇了摇头。

得到高个子男人的回应后,吴雯又回到了刚刚那个话题,继续说道:「总之,这是一个百分之百偏向你的游戏。等到地方,等杨岁醒来,我再跟你们一起讲。」

百分之百偏向她的游戏?

林音音垂下脑袋,总有些不好的预感。

而杨岁还躺在地上,后脑勺上的头发湿成一簇一簇的,林音音下意识地伸手去摸了下,这才发现那是血!

她惊恐地看着自己一手的血,恐惧和害怕死死围绕着她。

杨岁后脑勺流了那么多血,她会死的!

吴雯似乎是看出了林音音的想法,发出一声嗤笑:「你放心,秦小磊干这事可熟练了,他说死不了就是死不了,最多……最多也就是变成一个傻子嘛。」

那个叫秦小磊的高个子人,看了吴雯一眼,什么都没说。

车子开了两个多小时,开到了一座荒僻的山上。

秦小磊面无表情地把杨岁拖到废弃工厂内。

吴雯不耐烦地用脚尖踢了踢杨岁,发现她毫无反应,于是直接用铁皮桶从水缸里勺了一桶水,泼在了杨岁身上。

刺骨的寒冷瞬间袭来,杨岁无意识地蹙眉,缓慢地掀起了眼皮。

林音音看到杨岁醒来,松了一口气。

「好了,既然杨岁也醒来了,那我就宣布一下接下来的这个游戏。」吴雯笑了笑,居高临下地看着倒在地上的杨岁,「音音喜欢周裴对吧?但我最近好像听到,周裴和杨岁之间也有些关系。这样吧,这个游戏就叫做二选一,我把选择权给周裴,周裴让谁活谁就活,剩下的那个人就陪我一起去死吧。」

吴雯说得十分轻松,就好像口中只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游戏。

杨岁脸白得不正常,后脑勺又传来一阵阵的刺痛,使她意识有些模糊。

林音音听完吴雯的话后,眼底闪过一瞬的喜悦,但是在看到杨岁虚弱的样子后,羞愧又袭满了她全身。

「听见了吗?」吴雯走到杨岁身边,蹲下身,又一字一句地在杨岁耳朵重复道,「你这么聪明,应该能预料到,在这里游戏周裴会选择谁吧。」

杨岁沉下眸子,余光粗略地扫视了这个屋子。

屋子不算很大,里面的东西很少,一张行军床,还有几桶吃剩的泡面盒子,以及坐在门边的沉默寡言的高个男人。

秦小磊似乎也注意到了杨岁的目光,拿起水杯的手停顿了一下,随即又恢复如常。

行军床只有一张,也就是说明,有很大概率晚上吴雯和高个男人之间只有一个人会留守。而且丁瑞安和她约了晚餐,那他应该很快就能发现不对劲。

所以,现下要做的就是保存体力到晚上,再观察时机。吴雯现在对她恶意很大,说不定真的会做出更严重的事情,所以,只要对方有任何的松懈,她就必须要自救。

她绝不会把自己的命交在别人手中。

吴雯看到杨岁游神的模样,皱起眉,伸手在杨岁脸上拍着,力度不大,更多的是想要羞辱杨岁。

「听到了吗?大学霸杨岁?」吴雯只要一想到往事,就觉得自己的前途都是被杨岁毁了,所以现在她只要一逮到机会,就不会放过任何羞辱杨岁的机会。她享受杨岁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只能扬起头颅看她的样子。

杨岁眼珠缓慢地动了一下,忽然低咳起来,一张脸涨得通红,眼睛上布满血丝。

「听到了。」好不容易缓过气后,她说道。

杨岁这幅可怜兮兮的模样,彻底取悦了吴雯。

吴雯低着头笑着,心情好到连肩膀都在微微抖动。

林音音听到吴雯怪异的笑声,心中一惊,悄悄往杨岁那处挪动了点位置。

杨岁浑身又冷又疼,被冷水扑湿的羽绒服早就已经不保暖了,湿淋淋地粘在身上,只有刺骨的寒冷。她甚至觉得,照这样下去,即使吴雯不做什么,她也会冻死在这里。

「杨岁……」林音音又凑近了点,在这种陌生又可怕的环境中,她只有在杨岁身边才能感觉到一点点的心安。

杨岁脑袋转得很缓慢,在听到林音音发颤的声音后,她才意识身边的林音音很害怕。

一个从小生活在幸福家庭里,父母捧在手心上的小孩,怎么可能不怕呢。

杨岁想了想,费力伸出一只手,轻轻覆盖在林音音的右手上。

林音音整个人瑟缩成小小一团,突然觉得手被什么轻轻握住,她低头一看,是一只白皙到连青筋都清晰可见的手。那只手很冰冷,甚至还沾了几滴已经干涸的血迹,但林音音莫名的有些心安。

「现在到我面前来演什么姐妹情深?」吴雯被这一幕刺激到眼红,仰着头大笑。等她停下笑之后,眼角还挂着什么亮晶晶的东西。

吴雯拿出手机,在拨号页面按下周裴的号码,又将手机高高举起,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杨岁和林音音。

「喂,哪位?」电话那头响起熟悉的声音。

林音音激动地大喊出声:「周裴!」

「林音音?」周裴的声音有些迟疑,又问道,「怎么换了个电话号码?」

「周裴,中午好啊。」吴雯将食指抵在嘴唇,对着林音音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

周裴一愣,显然没有想到对面会传来吴雯的声音,他忽然间有些不好的预感。

「周大公子,还记得我的声音吗?」吴雯呵呵一笑,冷漠的眼睛却一直盯着地上两人,「高中的时候,我可是你和音音最忠诚的走狗啊。」

「吴雯,你想做什么?」周裴眉头紧锁。

「我没想做什么啊。」吴雯心情愉悦,似乎很开心听到周裴紧张的声音,她微微翘起嘴角,「不如你先猜猜,我这里除了音音之外,还有什么客人。」

吴雯等了一会,却没有听见对面的声音。她可惜地叹了口气,抬起手,特意瞄准杨岁后脑勺的伤口,用了些力气敲了敲。

杨岁额头上立刻冒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虚汗,双手紧紧握拳,指甲陷进肉里,终于还是忍不住闷哼出声。

吴雯很满意地扬起嘴角。

「杨岁?」周裴听到这声音后,心脏瞬间被紧紧揪起,双唇颤抖。随机他立即意识到,杨岁的声音不对劲,没有一点生命力,他眉头越皱越紧,「你到底要做什么?想要钱还是什么?」

「钱当然也是要的。」吴雯依旧慢吞吞地说着,「我不多要,两百万,但是你只能选一个人。」

「什么意思?!」周裴怒吼。

「我说的不够清楚吗?」吴雯脸上依旧笑嘻嘻的,似乎没有因为周裴的坏脾气而破坏了好心情,「林音音和杨岁,这两个人中你只能选一个。周裴,脚踏两只船是不对的啊,我是在帮你明确心意呢,你还得感谢我呢。」

电话那边突然静了下来,只能听得到周裴急促地呼吸。

吴雯在看到林音音表情越来越沉重的时候,嗤笑了一声。

「现在还决定不了吗?没关系的,今天晚上八点把现金准备好,带到我说的地址里,不许报警,到那个时候再决定救谁也可以。」吴雯蹲下身,仔细欣赏着林音音变得煞白的脸,片刻后,又警告周裴道,「报警的话,这两个人,你谁也别想救。」

说完后,不再给周裴说话的时间,吴雯直接挂了电话。

「音音啊,我有时候也觉得你也挺可怜的。」吴雯做作地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本来以为,周裴会坚定地选择你呢,哪知道他居然在犹豫。看来,你对他而言倒也没有多么重要。我现在真的很期待,晚上的时候,周裴到底会选择谁。」

林音音因害怕,眼里布满泪水,恐惧到说不出任何说。

「二选一……」这个时候,杨岁的神智稍微清醒了些,喃喃重复道吴雯的话。

女主和女配之间的二选一,古早小说里经常会出现的情节,难道是这本书又临时创造出来的阻碍。

可目的是什么呢……

不出意外的情况下,周裴在最后关头一定会选择林音音,而她则会……

所以目的是,彻底抹杀她。

杨岁瞳孔猛然放大,后脑勺一片温热,伤口又开始渗血。

可她还不想死,她不能死。好不容易才可以触摸到幸福,好不容易未来的日子才渐渐清晰有希望,好不容易有了朋友和喜欢的人,她还没有珍惜这一切,她怎么能死。

必须把命掌握在自己手上,必须离开这里。

杨岁眸光暗了几分,不动神色地观察着吴雯和秦小磊。

吴雯的状态几乎发狂发疯,而秦小磊,在她清醒过来到现在,一句话都没有,杨岁根本没有办法琢磨他的性格。

吴雯通话中的意思很明确,晚上八点就是最后的关口,也就是说,杨岁必须在八点前完成自救。

杨岁侧过脑袋,瞄了一眼手腕上上的手表,现在是中午十一点,她还剩九个小时。

在杨岁露出手腕的时候,吴雯也被那块手表吸引了过去,轻而易举从杨岁手上摘下了那块手机,兴奋地戴在自己手上。

「这个牌子的手表,少说几万块。杨岁,你哪来的钱啊。」吴雯看到杨岁轻蔑的目光后,脸上的笑容凝固,拽起杨岁的头发,就将她脑袋全水缸里塞。

一瞬间,窒息的恐惧感疯狂席卷着杨岁。

涌进的冰水就像一把把小刀,密密细细地在喉咙鼻腔里划下一刀又一刀。眼前越来越模糊,后脑勺的伤口因为冰水的刺激,更加的疼痛。

杨岁只觉得无力感伴随着黑暗铺天盖地而来。

她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那她以往的付出和努力算什么呢?她这些拼了命得到的荣誉算得了什么?她想要的从来都得不到!

只要是这本小说想,那她所做的一切就都能轻而易举地抹杀。

她做的事,甚至于她的命,都不过是小说作者笔下寥寥几行字罢了。

她真的太累了,也不想再做任何没有希望的努力,她想好好的休息一会……

吴雯下了狠劲,杨岁本来挣扎得很厉害,可刚刚却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甚至好像放弃了挣扎,软绵绵的身子趴伏在水缸上。

吴雯的指尖微乎其微地抖了一下,就这在片刻之间,杨岁又突然拼命挣扎起来,挣扎的幅度比之前更加猛烈。

在快要溺死时,杨岁眼前突然又浮现出了以往和丁瑞安、丁纪喻在一起的一幕幕。

忽然间,她舍不得死了,她还没有活够。

杨岁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灰败。

吴雯把杨岁拖出水缸,盯着杨岁半死不活的样子,忽然笑了笑。

「差不多行了,别做过火了。」秦小磊猛吸了一口烟,默默注视着吴雯的举动,说道。

吴雯瞥了一眼秦小磊,似乎懒得多说什么,走到了大门口,坐着开始玩手机。

废弃工厂忽然静了下来,只偶尔能听到手机传来的游戏声。

林音音看见吴雯走远之后,赶紧哆哆嗦嗦地扶起杨岁,将杨岁的头枕在她腿上。

「杨岁,这样会好受一点吗?」林音音小心翼翼地轻声问道,生怕惊动了门口的吴雯,「我们只要坚持到晚上,周裴一定会救我们出去的。」

杨岁闭着眼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可以说得清楚点吗?」林音音低声问。

杨岁刚要开口回答,喉咙处却撕裂一般的剧痛。

「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好不容易忍着疼痛开口,嗓音却哑得厉害,在疼痛的影响下,杨岁无法连贯完整地说完一整句话,只能几个字一停顿,缓慢地说。

「这太危险了,吴雯已经彻底疯了,我们还是乖乖等周裴吧,他一定会来救我们的。」林音音一双眼睛里面盛满恐惧,她不敢想象,逃跑失败之后的后果是什么,是不是她能够承受的。

「我,不信,周裴。」杨岁缓慢睁开眼,痛苦折磨依旧没有消灭她眼中的那份坚定,「你,要和我,一起吗?或者,在这里,等周裴?」

林音音是这本书里的女主,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可她不一样,她无法相信周裴。

所以,杨岁并不打算非要林音音怎么做,是走还是留,由她自己决定。

林音音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抉择,她从来都没有遇过到这种情况,她只能用哭才发泄害怕的情绪。她想等周裴来救她,但如果杨岁成功离开了,那这里就只会剩下她一个人孤零零的。

两个人怎么都比一个人好,她害怕一个人孤立无援。

林音音紧紧握住杨岁的手:「我和你一起。」

杨岁点了点头,目光却穿过空荡的废弃工厂,又落到了秦小磊身上。

秦小磊戴着一顶鸭舌帽,看不出具体年龄,但是应该比他们大不了多少。

他外套口袋里的钱包,露出了一个小小的角,上面贴了好几张小猪佩奇的贴纸,尤其是他指甲上还有些花花绿绿的颜色,一看就是小女孩用水彩笔涂上去的。

因此,不出意外的话,秦小磊有一个女儿。

并且,他很爱他女儿。

那秦小磊到底为什么愿意铤而走险,接下绑架这个活。

——「差不多行了,别做过火了。」

杨岁脑中又响起了这句话。

秦小磊并不是亡命之徒。

吴雯是因为恨,而秦小磊应该是为了那两百万赎金。

所以离开这里的切入点,就在秦小磊这里。

「吃面。」秦小磊面无表情地拿着泡好的两桶泡面,放在杨岁和林音音面前,随后又立刻回到了到门口的小板凳上。

林音音哭到打嗝,眼睛红肿的不像话,她看着面前这桶泡面,提不起任何食欲。

杨岁深吸了一口气,忍下所有的不适,从林音音的腿上起来,拿起了面前的泡面,一口接一口缓慢地下咽。

「吃。」杨岁将另一桶泡面又往林音音面前推近了几分,哑声道,「不吃,没有力气。」

这里很明显是一座荒山,离开这里必须要存留体力。

林音音望向杨岁,才后知后觉地颤着手,捧起了泡面。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黑了几分,吴雯起身叮嘱了秦小磊几句,就开走了门口的面包车,估计应该去拿赎金了。

秦小磊依旧默不作声地坐在板凳上,眼睫低垂着看着手机,一只手在地上比划着什么。

「你们是大学生吗?」过了片刻后,他转头问道。

林音音还沉浸在恐惧中,提到声音后,眼泪婆娑迷茫地看了过去。

「是。」杨岁点了点头,神色冷静。

秦小磊走了过来,蹲了下来,将手机举到杨岁面前:「这个英文你会翻译吗?」

手机上是有一道极简单的英语翻译题,发送题目的人头像是小猪佩奇。

杨岁看了一眼,说出了答案。

秦小磊在手机上敲打下答案,片刻后,又把手机举起,问道:「这个翻译成中文是什么?」

杨岁继续回答。

差不多有七八道题后,才结束掉了一问一答。

「谢谢。」秦小磊收起手机,轻轻抛出这句话。

杨岁看着秦小磊明显好起来的脸色,小声问道:「是你女儿吗?」

秦小磊离开的脚步一顿,犹豫片刻后,点了点头,同时点开了手机弹出来的语音。

——「爸爸,你今天怎么还没有来医院看我呀。」

——「爸爸,我有好好吃药,好好打针,我好想你呀。」

即使秦小磊已经把音量调低,奶声奶气的女孩声音还是被杨岁听到。

「她……是什么病?」杨岁问道。

「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秦小磊继续坐在板凳上,愣愣地看向手机。

他以前只知道一个白血病,不知道原来白血病其实也分那么多种类。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这个名字从医生口中说出来的时候,秦小磊觉得天都塌了。

他起初连这个复杂的病名都说不顺,而在瑶瑶生病的这短短两个月,他连那些拗口的外语药物都能说得出来。

他的瑶瑶,善良聪明天真。明明才只有八岁,怎么会得这种这种病。一月一次的化疗,瑶瑶掉光的头发,巨额的债务,无不彻底压垮了他。

否则,他又怎么敢做这种事。

杨岁看向秦小磊,问道:「绑架是为了要赎金救你孩子吗?」

「化疗的钱,还有换骨髓差不多要一百万。」秦小磊抬起粗糙的手指,擦掉脸上温热的眼泪,「我没那么多钱,就只能做这种事情,不然瑶瑶只能等死。」

「可是,即使你有了一百万,也只不过是有了能换骨髓的门票。可什么时候骨髓才能配适成功,你又什么时候能等到合适的骨髓。」杨岁一边看着秦小磊,一边说道。

秦小磊的脸色越来越白,全然失去了血色。

杨岁收回眼神,继续缓缓说道:「或许瑶瑶此时更需要的是,你能陪在她身边。能与家人在一起,比起一个人孤独的等待,重要且有意义的多。」

「你懂什么。」秦小磊低垂着脑袋,一张脸埋到双手中,声音哽咽,「没有命,就什么都没有了。瑶瑶那么聪明,她说要上大学,要找个好工作,给我买大房子……」

「绑架并造成恶劣后果,你觉得你还能看到瑶瑶上大学,找到好工作吗?你还有机会住进瑶瑶给你买的大房子吗?咳咳——」杨岁喉咙里猛地涌上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止不住地剧烈咳嗽起来。

林音音见状,一边哭,一边一只手轻轻在杨岁背后拍着,以此希望能减轻杨岁的疼痛。

「我,可以,帮你写,受害者谅解书。」先前因为说了太多连续的话,杨岁的喉咙早已跟针扎一样疼,现下更没有办法讲出一句完整的话。

「受害者谅解书?」秦小磊嘴里念着这几个字,眼神温柔地看着手机中女儿的照片。

很久之后,他紧皱的眉头渐渐舒缓,随即转头若有所思地看了杨岁一眼,说道:「我去后面抽根烟。」

秦小磊走出废弃工厂后,却将门留下了一条缝。

杨岁从秦小磊的最后一眼中,看出了他的示意。

她拉上还在哭泣的林音音,强忍下后脑勺传来的剧痛,一路小跑离开了废弃工厂,跑进了偏僻的山中小道。

「那个男的会不会追出来?」林音音呼吸急促,脸上喜悦和害怕交织着,压低声音问杨岁。

杨岁摇了摇头,破碎的喉咙已然再也多说不出一个字。

夜色笼罩着这座山,还能听到不远处传来动物的吼叫声,林音音死死拽着杨岁的衣角,颤着嗓子说道:「杨岁,我们走大道吧,小道太可怕了。」

随着林音音的讲话声,不远处的大道上传来车子开过的声音,以及一道刺眼的灯光照了过来。

杨岁回头赶忙捂住林音音的嘴,拉着她蹲下。

寂静的山林间,似乎只能听得到心脏的跳动声。

片刻之后,车子的声音越来越远,直至听不见。

林音音脸色惨白,浑身颤抖,两只脚像是被钉住了一般,一动也不能动。

在黑夜中,杨岁瞳孔亮晶晶的,她轻轻拉住林音音的手,费力却温柔地说道:「别,害怕。」

「杨岁,你别说话了。」林音音低低地哭出了声,急说道,「我知道你喉咙疼,你别说话了。对不起,杨岁,我太没用了……」

杨岁一愣,似乎没有预料到林音音会说这话,一会后,她笑着笑了笑头,示意她没事。

林音音忍住哭泣,擦干脸上的眼泪,拉住杨岁冰凉的手,继续在山路上小心且缓慢地走。

一开始是杨岁带着林音音走,现在变成了林音音扯着杨岁的袖子。

杨岁的眼睛越来越不聚焦,反应也越来越迟钝。

不远处又响起了车子的声音,与刚刚不同的是,车辆的声音告诉杨岁,路上的车子起码有四五辆。

要么是周裴报警了,是警车;要么就是其他上山的车子。

不管是哪种可能,她们的生机都来了。

杨岁手上被冷汗浸湿,她犹豫片刻之后,走到了马路边上。在看到是一辆辆警车之后,紧绷的表情终于松懈。

警车上下来了很多人,有很多警察,有周裴,有神色的紧张的林父林母。

林音音又瞬间被一群人环绕。

林母紧紧抱住她,给她披上了毛毯。林父在一旁眼睛通红,一遍一遍看着林音音是否有任何的受伤。

周裴目光落在被人群隔开的杨岁。杨岁孤零零地站在背光处,脸上看不清是什么表情。周裴心脏骤然一疼,他想上前抱住杨岁,想问问杨岁有没有哪里伤到……

可当他只往前了迈了一步,一股无名的力量却将他拉回,拉到林音音身边。

杨岁已经不太看得清东西了,她茫然地站在原地,眼睛望着模糊的人群。

她指尖不受控制地微微发颤,片刻之后,闭上了眼睛。

「杨岁!」

「杨岁!」

好像有什么在叫她。

杨岁缓慢地掀开眼皮,她看不清现在这个温柔的怀抱是谁的,可她却知道面前的人一定是丁瑞安。

丁瑞安下车的时候,就只看到杨岁一个人站在一处,浑身都是湿淋淋的,冷到发抖。脸上,头发上,全是血迹和泥点,好像一个支离破碎的娃娃,随时都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他紧紧抱住昏迷的杨岁,袖子处却被轻轻地拉住。

「丁瑞安……丁瑞安……」杨岁意识模糊地一遍又遍地喊着他的名字。

丁瑞安红着眼,轻轻亲了杨岁的额头,将她抱起到车内。

「我在,岁岁,我在。」

他一直都会在。

杨岁昏昏沉沉,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时就闻到了浓烈的消毒水味。

手腕处被什么东西紧紧地抓着。

杨岁微微侧过脑袋,就看到丁瑞安头枕在病床的一侧,已经睡着了,手却还紧紧拉着她的手腕。

杨岁轻轻扯了扯,没能扯出来。

她望着丁瑞安熟睡的模样。

丁瑞安眼睛旁边一圈的青色,应该是最近几天都没有睡好。头发和衣服都不如以往那样精致利落。

杨岁斜侧身子,后脑勺还是隐隐作痛。她费力地抬起另一只手,轻轻覆盖上丁瑞安的手。

丁瑞安手掌上传出来的温度,令人安心。

「岁岁……」轻微的动静,吵醒了丁瑞安了。他睁开双眼,里面遍布红血丝。看向杨岁的时候,眼里还带着一丝模糊,直到好几秒之后,他才反应过来,杨岁是真的醒了。

离上次绑架已经过去了六天。

杨岁在 icu 躺了四天,又转到普通病房躺了两天。

医生说,后脑勺的伤口并不是最严重的,严重的是在冬天长时间穿着湿衣服而引起的反复低烧,以及肺部感染。

唯一幸运的是,四天后杨岁的生命体征都回归正常。

丁瑞安紧绷的神经,才得以放松。

而现在杨岁虽然脸上还是没有血色,但至少活生生地在他面前。

「丁瑞安。」杨岁微微扬起嘴角,似乎在她身上已经找不到六天前被绑架的痕迹,笑着说道,「你是不是很累啊?」

「不累。」丁瑞安摇了摇头,握住杨岁的手又紧了几分,问道,「脑袋和喉咙还疼吗?饿不饿?」

「不疼,不饿。」杨岁总觉得丁瑞安似乎瘦了一些,应该这几天不仅没有睡好,也没有吃好,于是她继续说道,「可是我想喝一点排骨汤,你过年时候炖的排骨汤很好喝。」

「好,你等我一会。」丁瑞安也笑了笑,将原本握着的杨岁的手,放回到被窝里,「你再睡一会,排骨汤好了,我再叫你。」

杨岁点了点头,在丁瑞安出门后,拿起了抽屉里放着的纸和笔。

在开头,缓缓写下「谅解书」三个字。

杨岁答应过秦小磊的,就不能食言。但谅解书并不是因为可怜同情秦小磊,而是因为瑶瑶。她虽然没有见过瑶瑶,但杨岁能想象得出,一个八九岁的孩子在得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情况下,却依旧能保持乐观努力学习的样子。

这对一个成年人来说都很难,更何况是一个孩子。

半个小时后,杨岁写好谅解书,在最下方签上了名字,同时手机响了起来。

「杨岁,我听医生说。你醒了?」

林音音的声音跟平时不太一样,似乎有一种解脱之后的放松。

「嗯。」杨岁将谅解书折好,上面压了根笔放在桌子上。

「我想了很久,还是打算把这件事告诉你。」林音音手里拿着登机牌,望着航班信息,继续说道,「你也知道,这个世界是一本小说对吗?」

杨岁指尖一顿,微微蹙眉。

「杨岁……」林音音沉默了一会,手指搅动着登机牌,深吸一口气,「其实,我很早就知道这个世界是一本小说,而我是小说里的女主,我能很轻易地得到别人一辈子得不到的东西。」「起初,我很享受这一切,享受所有人的偏爱,享受一次次的好运。同时,我也知道,你会因为我而遭受不幸的。我曾经自欺欺人,告诉自己,那些小挫折对你而言不算什么。所以,我心安理得地享受这一切。」

「我也曾经尝试过去摆脱这个光环,但是我发现我做不到……杨岁,我需要这个光环。」

「我很羡慕你,可我又无比清楚地知道,我不可能成为你,也不能有你那么强大的内心。」

「杨岁,真的很抱歉,过去那么多年,因为我身上的各种光环对你造成的影响。」

林音音一口气把心里的话都说了,感觉整个人都好受了很多。

经过这次的绑架,她才终于明白,对她来说主角光芒是蜜糖。可在她品尝甜蜜的同时,总要有人来替她承受来自主角光芒的不幸。

可只要这个世界现在,主角光芒就永远不会消失。

也就是只要她与杨岁呆在一起,总会时不时地发生这类事情。再加上她虽然极为幸运地被保送,但实际上根本跟不上 a 大的教学进度,期末挂了好几门课,很有可能毕不了业。

所以,在父母的同意下,林音音打算去国外继续念书。

她不想在依靠主角光芒来绑架任何人了。她总得长大呀。

对面那边依旧是长时间的沉默,林音音眼底泛着泪光,尽量让自己说话的语气正常:「我打算去国外念书啦……杨岁,你终于可以做自己了。」

「在国外,要一切顺利。」杨岁缓缓说道。

过了很久,电话那边终于传来熟悉的声音。林音音忍住眼泪,可温热的液体还是滑过脸颊,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高兴点:「我要登机了,再见,杨岁。」

「再见。」杨岁看着已经黑屏的手机,思绪万千。

直到通话前一秒,杨岁都不知道,除了她之外,林音音也觉醒了,也清醒的认识到这是一个小说世界。

尽管过程苦不堪言,可至少她终于可以迎来自己的人生,属于她自己一个人的人生,终于往后的努力都不会是统统作废了。

「岁岁?是哪里又痛了吗?」丁瑞安拿着保温桶走进的病房的时候,就看到杨岁微红的眼眶,他下意识地以为应该是那些伤口又作痛了

杨岁笑着摇摇头:「不痛,哪里都不知痛。」

丁瑞安把盖子打开,排骨汤盛满了小碗,递到杨岁面前,伸手将杨岁过长的头发别至耳后。又仔仔细细地检查了杨岁后脑勺的伤口,确定没有事后,才坐到了一边。

「好喝。」杨岁接过勺子和碗,喝了一口之后,又看向丁瑞安,「你吃午饭了吗?」

丁瑞安拿起餐巾纸,擦掉了杨岁嘴边的汤渍,摇了摇头后,便看见勺了满满一勺汤,递到他嘴边。

「不喝吗?」丁瑞安僵住的样子,使得杨岁一愣,犹豫了一会,又打算将勺子挪回来。哪知,却被丁瑞安抓住了手。

丁瑞安就着杨岁的勺子,弯着眉眼,喝了下去,又笑着说道:「还想喝。」

杨岁看了丁瑞安一会,把手中的碗放到了桌上,又重新拿了一个碗,盛满了汤,递给了丁瑞安。

丁瑞安眼里含着笑,无奈看着杨岁的一举一动。

「我不够喝了。」杨岁感受到丁瑞安的目光,轻轻说道,「我又给你盛了一碗,这样大家都能喝饱了。」

丁瑞安看着杨岁的碗,开始后悔,刚刚给杨岁盛的时候应该用大碗的。

「对了。」杨岁喝到一半,抬头问道,「小喻不知道这件事吧?」

「我没有跟她说。」丁瑞安说道。

杨岁点点头,继续喝汤:「还是不要让她知道了,免得她也担心。」

「嗯。」丁瑞安轻轻笑了笑。

又过了几天之后,杨岁好得差不多了,丁纪喻也从国外回来,没有发现杨岁身上的异常。

大二下学期开学后,杨岁得到了一个国外交流生的机会,交流时间为两年。

丁纪喻得知这个消息后,在机场送别的时候,紧紧趴在杨岁身上哭得死去活来,总觉得杨岁要抛弃她了。

「只是出国,又不是永远不见面了。」杨岁无奈地拍了拍丁纪喻的背,耐心劝道,「你想我的时候,或者我想你的时候,我们可以见面的啊,现在交通多方便啊。」

「我知道!」丁纪喻抹掉脸上的眼泪,委屈巴巴地说道,「可是,这两年我们都没有办法时时刻刻见到了。你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要是有人欺负你怎么办?我又不在你身边,都保护不了你。」

「我不会被人欺负的,小喻,我能保护好自己的。」杨岁笑着揉了揉丁纪喻已经到肩膀的头发,继续说道,「你要好好学习,期末不要挂科。每个星期我都会给你打视频电话,检查你的专业知识。」

「啥?」丁纪喻愣住,没有料到杨岁会在这么煽情的时候,说这些伤感情的事情。

「你不要假装听不到。」杨岁提高了音量。

「知道了!知道了!」丁纪喻气急败坏,「我会好好学习的!反正放假了,我就去国外看你。你在国外好好吃饭,不要经常忘记吃饭!知道了吗?」

「知道了。」杨岁笑着点点头,侧过身子,看向站在丁纪喻身后的丁瑞安。

丁瑞安看了杨岁半晌,上前一步,将她搂入怀中:「学习的同时,也要记得想我。」

杨岁听到丁瑞安的话,笑了笑,很用力地点头,似乎想让丁瑞安看到她的诚意。

杨岁登机后,丁纪喻磨蹭到丁瑞安旁边,皱眉问道:「你们怎么还抱在一起了?我都没有和杨岁抱!」

丁瑞安摸了摸已经被他戴到无名指的小白杨树戒指,笑了笑。

「靠!这枚戒指!」丁纪喻突然明白,开心地大喊,「你们什么时候背着我在一起的!这是杨岁送你的?」

「对。」丁瑞安笑着炫耀:「是岁岁送我的。」

「不是!杨岁这人这么回事!不知道雨露均沾吗?怎么送你戒指,也不送我点啥?」丁纪喻看着丁瑞安往出口走的背影,追了上去,继续说道,「不行!这枚戒指周一三五你戴,剩余的二四六七我戴!」

丁瑞安然扬起嘴角,丝毫不带犹豫地说道:「你想得美。」备案号:YXX1Mbx88ReTd56eyxosRgRr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