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分享一下你的暗恋故事吗?

我暗恋了三年的男生跳楼自杀了。

他的尸体摆在殡仪馆没有人去认领。

整整七天,没有一个亲人朋友出现。

我用光身上所有的钱付清了所有的费用。

那一刻,他好像属于我了。

01

一觉醒来我发现我穿越了。

回到了贺林朝自杀前的一个月。

在他手机里,警察找到了一条对所有人封闭的朋友圈:这个世界没人爱我。

这一次我要向全世界诉说我对他的爱意。

但他听完我的告白只是礼貌地微笑,然后表示谢意。

「能给我你的微信吗?」

我死缠着他不放,他最终无奈妥协。

贺林朝是我大二暗恋的学长,因为他太优秀,我一直没敢向他表白。

为了跟上他的脚步,我废寝忘食地学习才勉强和他一样考上了本校的研究生。

但我还没来得及叫他一声「师兄好」。

他就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贺林朝,我是来爱你的。】

打招呼的第一句话,我就单枪直入。

那边却迟迟没有回应。

猜测他肯定害羞了,我准备再发一句话,却发现对面把我删掉了?

红色的感叹号提醒我刚刚的言辞像个变态。

再次添加他,他把我拉黑了。

我被禁止加好友。

出身未捷身先死,我的时间只有 29 天了。

当晚我做了个梦,梦里循环他死去的样子。

我拉不住他,他总是穿过我的身子一次次往下跳。

直至我最后崩溃,随他一起跳了下去。

强烈的失重感将我从梦里惊醒。

室友问我做什么噩梦了,汗流不止。

「梦到小时候养的鱼被我舅舅炖汤喝了。」

室友明显不信,一条鱼而已。

初见贺林朝就是因为一条鱼。

他蹲在卖鱼的小贩面前,让老板卖给他那条炸鳞的小鱼。

老板不卖,说他是个傻子。

这鱼活不了多久。

我好奇地看着这个傻子带着炸鳞的鱼绕了大半个城市。

最后来到一个湖泊边。

「最后的时光快乐去吧。」

那时候我以为他是个单纯善良的人。

现在回想,那句话何尝不是他对自己说的呢?

那他呢?最后的时光快乐吗?

02

学校并不大,我找到贺林朝简直轻而易举。

「你到底想干嘛?」他终于对我的跟踪行为忍无可忍。

我扬了扬手机:「加回我。」

「不加。」

「那我就一直跟着你。」

贺林朝瞥了我一眼也没妥协:「随你。」

就这样,我成了贺林朝的小跟屁虫。

就算他不理我,我也乐得自在。

假如他一直不理我,至少会因为我盯着而不会自杀吧?

一大早我就蹲在他寝室楼下。

和以往不同,他这次没有直接无视我,而是停在我旁边。

「吃早饭了吗?」

我摇头。

怕他躲我走得太早,我六点就在楼下蹲点了。

一瓶牛奶砸在我怀里,「快过期的,不喝浪费。」

我当然知道这是他口是心非的关心。

屁颠地爬起来跟在他后面。

「今天可以加微信了吗?」

「不行。」

「贺林朝!」

他回头皱眉看着我:「干嘛?」

「我比昨天更喜欢你了哦!」

他赏了我一个白眼自顾自地去找自己导师去了。

等送完他,我才慢慢回寝室补觉。

室友不解,贺林朝对所有人都谦卑有礼,怎么对我就偏偏小气得很。

可这才是原原本本的他,没有伪装成一个正常的人的贺林朝。

因为早上起来得太早,导致我直接睡到了中午。

完全错过了贺林朝开会结束的时间。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跑到了他教学楼。

站在教学楼前被太阳直晒的傻子不是贺林朝是谁?

我小步跑过去将伞举在他的头顶:「怎么不去遮阴处等我?」

他扭头睥睨着我问:「谁等你了?」

OK,fine~

没有等我,只是有人喜欢晒六月的太阳而已。

也不知道贺林朝闹哪门子的脾气,走得飞快。

一路小跑我才勉强跟上他的步伐。

看着他餐盘里全是炸鸡块,我语重心长地劝导他要饮食营养均衡。

「哦。」他虽应着,但完全没有理会我的意思。

继续往餐盘里夹炸鸡块。

「贺林朝,炸鸡吃多了会上火。」我贼心不死地劝诫他。

「夏楠,你不要在一个医学生面前糊弄你那并不高的生活常识。」他端着餐盘像盯着一个白痴一样盯着我。

学精神医学也是医生吗?

望着他找座位的背影,我悻悻闭嘴。

只好给自己打了双份的菜,准备一会分给他。

只是我没想到,打个饭的工夫,位置就被别人占了。

原本应该属于我的位置,现在坐着别的女生,还是三个!

也不知四个人在聊啥,其中一个女生笑得合不拢嘴。

对她们,贺林朝完全没有对我的毒舌,反而体贴得很。

时不时也会附和地笑两下。

我望着他的方向,明明看上去这么正常的人,究竟为什么才会自杀呢?

正出神,胳膊被人撞了一下,绿豆汤洒在我胳膊上。

「同学,不好意思。」撞我的男生连忙道歉,替我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汤碗。

「我帮你再去打一碗吧。」没等我拒绝,他就重新拿了个碗跑去排队打汤。

贺林朝那边已经没有空位置了,我只好就近坐下,顺便擦擦被打湿的胳膊。

察觉到对面坐了个人,我还以为是刚刚的男生。

抬头一看是不知何时注意到这边的贺林朝。

「他是谁?」贺林朝愠怒地质问。

我表示真的不认识,只是他不小心撞到我了。

说曹操,曹操到。

男生端着汤碗就赶到了我面前,又说了声抱歉才离开。

我顺势将汤推在贺林朝面前:「我是两碗端不稳才被打翻的。」

但他依旧看着面前的碗不动。

直到我将我俩的碗交换,他才浅尝了口。

我谄媚地追问:「好喝吧?我最喜欢这个食堂的绿豆汤了。」

贺林朝早就收起了刚刚那副模样,一本正经地吃他的炸鸡。

我开始分配自认为营养非常均衡的菜给他。

他满脸抗拒,却又在我的淫威下不得不吃了口青菜。

「贺林朝,你别挑食。」

好半天他才勉强咽下那口菜,好像吃蔬菜真的能要了他的命。

03

贺林朝虽然看起来和常人无异,但经过我整整两个星期的观察,他好像没有特别要好的朋友。如果说没有朋友是因为他将人与人的分寸感掌握得很好。

那么他的家人和导师呢?

他保送的研究生,起码导师再怎么也会对这个学生关爱有加吧?

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出席在他的葬礼?

好奇的东西太多,但我没有时间去搞清楚了。

因为距离他自杀的日子只剩 15 天。

我的微信还没有被他从黑名单里放出来。

「贺林朝,你什么时候才能把我从黑名单里放出来啊?」我舔了口手里的冰淇淋。

如果不是时间紧迫,我是真的很享受和他这种隐秘暧昧拉扯的感觉。

「看心情。」

他嫌弃地擦了擦因为融化得快而滴在他手上的冰淇淋奶油。

他好像很讨厌甜食。

「唉,我晚饭不能和你一起吃了。」

他狐疑地望着我,明明想知道原因,却打死也不愿开口。

「下午有个小组会议,需要帮助一个小学设计校服。」我佯装很遗憾地说,「那这样我就会一整个下午和晚上都没有你的消息。」

手机传来一声响,我打开一看是他的添加好友的消息。

贺林朝脸上依旧没有别的表情。

死闷骚,憋不死你。

等我去开会才发现,那天撞到我的那个男生也在。

看到我,他主动打招呼:「那天真对不起啊,我走得太急了。」

我表示没关系,毕竟是我站在路口走神了。

交谈中才知道他是服装设计的大三学生,我导师是他爸爸的朋友,被带着一起做项目贴金。

「你也不必这么直白地告诉我。」

我咋舌现在的关系户都不用隐藏自己是关系户这件事了吗?

罗浩表示这件事也没啥好隐藏的:「毕竟我实力也摆在这里。」

开会期间,我不忘开小差给贺林朝发消息查岗他晚饭吃了什么。

他没回我,只拍了张照片。

上面是我给他说的晚餐吃得营养的标配。

【真听话!那我奖励一会我开完会来你寝室楼下见你一面吧。】

我忐忑于发这么直白的话会不会再次被他删掉。

好在不仅没有,还收到了他的回复。

【。】

这个句号,大概表示他已阅吧。

开完会已经九点过了。

一出门我就在教学楼大厅看到了穿着黑 T 的贺林朝。

一旁的罗浩还在闹嚷导师不人性化,白天不开会专挑晚上。

他一看到旁边的人扭头就走。

跟罗浩说了声抱歉,我连忙跟上他。

「贺林朝!」

他没搭理我,坐在了一旁的石凳上。

「他是我导师朋友的孩子,跟项目贴金的。」

「我不喜欢他。」他闷闷地憋出一句话。

我赞同地点点头,顺便往他旁边靠了靠,「我也最讨厌关系户了,我跟关系户不共戴天!」

他没接我话,我俩又陷入长久的沉默。

不远处的情侣趁着夜色在树林里亲亲。

我咽了口口水试探地问他:「贺林朝,我能牵手吗?」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默,我撞起胆子轻轻地靠近他的手。

再趁他不注意一把握住。

感觉他并没有反抗的意思,我胆子直接大了起来,扭头直盯盯地问:「那我们能接吻吗?」

他轻笑了一声:「夏楠,你害不害臊啊?」

我用另一只手虚指小树林的情侣,示意他们都可以为什么我们不可以。

「人家是情侣。」

他好像试图唤醒我的色胆。

「那你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

察觉到我抓住的手微愣了一下,我死死抓住他的手,害怕下一秒他就抽开。

他久久不回复,害我丧失所有耐心,刚准备张口追问,就被他另一只手死死捂住。

「不准说。」

然后他就以一只手牵着我,一只手死死捂住我嘴的奇怪姿势将我送到了寝室楼下。

「不说话我就松开手。」

我点点头,却在他松开我嘴的瞬间凑在他耳边轻声呢喃。

「贺林朝,我今天也比昨天更喜欢你了。」

04

项目占的时间越来越多,我跟贺林朝单独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

以前是我等他,现在是他等我。

室友说我这叫苦尽甘来,但我的心每一刻都悬在刀尖上。

直到罗浩找到我。

我本不想跟他有太多的交集,因为贺林朝会不开心。

好巧不巧,他找我来的目的就是贺林朝。

我再一次骗了贺林朝,说我要忙到通宵让他早点回去。

「你知道贺林朝的爸妈吗?」罗浩开门见山地抛出了我一直以来的疑虑。

「他爸妈是亲兄妹,不过好像他爸在他出生后不久就跑了。我觉得他心里多少有点变态,学姐你以后还是……」

「谢谢你告诉我他的事。」没等罗浩说完我就打断了他,「但他是怎样的人,我比你更清楚。」

「你说他为什么学精神医学,难道没有自己有病的原因?」罗浩越揣测越离谱。

我实在听不下去他对贺林朝的污蔑:「我很谢谢你告诉我他的事,但是我们也不是太熟,你这样恶意的诽谤过界了。」

原本还在喋喋不休的罗浩不解地瞪大了双眼,慌忙解释是为了我好。

「学姐,我只是让你防范一点。」

知道他是一片好心,我也不好再说重话,只好敷衍地回答我会注意防范着。

偏偏这句话让贺林朝听到了。

「防范什么?防着我吗?」

我还在想着怎么解释这件事,就被他不由分说地拽走了。

他手力气大得很,攥得我生疼。

直到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他才将我放开。

「夏楠,是你说你是来爱我的。」

我本以为他会对我发火,没想到他只是轻声指控我,好像我做了很过分的事情。

我一时不知道该怎样接话。

见我没有话,他自嘲一笑:「算了,你走吧。别来找我了。」

说完他就转身欲走,我连忙冲上去从后面抱住他的腰。

「贺林朝,以前的事情很委屈吗?」

感觉到他身体僵硬了一下,我怕他想起更多不愿意和别人分享的事。

「没关系,你不告诉我也没关系。我陪着你就行。」

贺林朝将我扯进他的怀里,好半晌才开口说话。

罗浩说的话是真的,他爸妈确实是不伦之恋。

倘若别人有一个过目不忘的神童儿子,肯定会开心得不得了,但贺林朝的爸不这样以为。

儿子异于常人的表现,时刻都在提醒他他做了什么恶心的事。

终于他受不了内心的煎熬,撇下母子二人跑了。

因为两人当初执意要在一起,家里人早就和他们断绝了关系。

没有了亲人,也没有了爱人。

贺林朝的妈妈把全部的错误都归结在了这个意外到来的孩子身上。

肉体的折磨远比不上自己妈妈语言上的恶毒。

察觉到自己精神不对劲是在他高中的时候。

白天他试图假扮一个正常的人,晚上不得不受精神的折磨,贪享自残带来的快感。

一次夜晚,他在百度搜索如何没有痛苦地死去时。

弹出来一小句话让他想到了自救。

这个世界虽不完美,但总有人守护着你。

「当时我就想,再等等呢,如果真的有人愿意来爱我呢。」

「贺林朝……」我听完这番话有些心疼地摩挲着他背。

「所以夏楠,你现在还可以反悔,只有这一次机会了。」

我坚定地摇头:「我不会反悔的。」

上一次,因为我的胆怯,永久地失去过他一次。

这一次不仅是上天给了他一次重生的机会,也是给我的一次机会。

我再次坚定地开口:「贺林朝,我不会后悔。」

他没再说话,只是将我搂得更紧。

好半天我才鼓起勇气问:「那现在你是我男朋友了吗?」

这话直接让他松开我,刚刚还哭唧唧的人一下子恢复到了之前的傲娇样。

「不是。」

「为什么?你都抱着我占我便宜了!」我狂怒。

这厮不慌不忙地将手插外套兜里:「你还没有给我表白。」

我不是天天都在表白吗?

「正式的。」

我惊讶于一个男生怎么还这么计较流程,更何况一般不是男生给女生准备吗?

「男生不能有仪式感了吗?」

我嘴上虽吐槽,但心里已然已经为他策划了一场浪漫的告白。

05

日子过得飞快,一个月时间很快到了。

我将告白日定在了他原本自杀那天。

我想告诉他,这不仅代表着是我俩的纪念日,也代表着他的重生。

此后年年,我们都在庆祝贺林朝的新生。

我早就打听好了哪个教室这天没课。

早早地在里面放了很多打印的图。

我对他说的每一句喜欢的截图。

我偷拍他的背影。

以及我不在他身边时,他给我报备的每一顿饭。

虽然早知道他肯定会答应我,但由于我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

还是紧张得不得了。

这一天我本应该更加严谨地看护他,却也因为我的紧张,让他独自去找导师。

在教室苦等了两个小时,他都没有来。

发出的消息全部都石沉大海。

我准备去寻他,正在下楼梯就看到窗外贺林朝的导师匆匆跑过。

想着他们的事应该谈完了,我的脚步变得更轻快起来。

「我靠,前面有人跳楼了。」

「谁这么缺德,在学校跳楼?」

路人的话让我腿软得差点跌下楼梯,一种强烈的不安感涌上心头。

我跌跌撞撞地跑去那栋楼下,扒开围观的众人。

躺在血泊里的人早就面目全非,身上的衣服我却熟悉得不得了。

「贺林朝……」我低声喃喃,踉跄着想冲上去抱住他,却被周围人拦住了。

突然眼前一阵刺眼的白光,我彻底昏死过去。

06

我好像陷入了循环。

当我再次从贺林朝跳楼的梦中惊醒过来,发现自己仍旧躺在寝室床上。

打开手机一看,离贺林朝跳楼的日子还有五天。

我连忙准备给贺林朝发微信,我想见他,很想。

但翻遍了通讯人也没找到贺林朝。

「靠!」我小声咒骂,觉得上天在玩我。

我跑出寝室,凭着记忆找到了当天贺林朝应该在哪上课。

好不容易挨到了他下课的时间点,他却装作不认识我的样子径直路过我。

「贺林朝……」我拉住他的手,却被他生疏地抽离。

「你是?」

贺林朝脸上的友好笑容让我呆滞在原地。

他不记得我?

那就是说这一次是从 0 开始拯救他?

还是说原本就是我臆想出来的梦境?

我走入了一个死循环,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我已然分不清楚。

但我感觉贺林朝的死并不是自杀那么简单。

明明一切都在变好,明明他也在自救。

漫无目的地在学校溜达,试图找到什么线索。

直至我导师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开会。

他导师!

我突然想起好像每次他见完导师后脾气都会更阴戾。

以及贺林朝出事那天,我看到他导师的背影。

这件事一定和他导师有关!

得知了一个新线索,我整个人都愉悦起来,连去开会的路上心情都变得轻松。

会议室里,又遇到了老熟人罗浩。

我本以为这条时间线我俩不熟,也就没和他打招呼。

谁知他主动靠近我问:「怎么样?贺林朝没缠着你了吧?我就说他是个变态吧,还得我出手。」

??

「你说什么?」我揪住罗浩衣角追问,「什么叫贺林朝缠着我?」

罗浩眼里满是不可思议:「不是你说最近贺林朝一直缠着你,说什么疯言疯语吗?什么后悔之类的。」

听完这句我呆滞在原地。

除了我掉入这个世界,贺林朝也进入了循环?

那他佯装跟我不认识是什么意思。

我第一次恨自己不是个理科生,没办法进行完美逻辑梳理。

我猛然站了起来,吓了导师一跳。

「夏楠,你怎么了?」导师用关切的语气询问我。

但我已经顾不上太多,拎起书包就走。

我得找到贺林朝,倘若他都记得那么当天发生的事情他是最清楚的。

他有意识地在躲我,我在寝室楼下蹲了两天都没见到人影。

为了不见我,他连寝室都不回了。

原来之前我能缠着他,不是我聪明。

是他一开始就给了我这个找到他的机会。

我说我来爱他,他不信,却仍在小心赌一次。

已经第三天了,我还是没见到贺林朝人。

时间的逼近让我不得不放弃见他,而是直接去找到了他的导师。

很奇怪,他导师一直给我一种很阴戾的感觉。

我告知了来意后,他才放松原本紧绷的表情,释然一笑:「原来这小子之前说的不理他的女孩子是你啊。」

我有些尴尬,想编一个理由让这件事情合理化。

但发现怎么说好像都不太合理。

「不是的。」

毕竟罗浩说的之前的我非常厌烦贺林朝,如果真的是我,怎么可能厌烦他呢?

想着时间不等人,我也不准备跟他寒暄:「老师,现在找到贺林朝对我很重要。如果您知道的话,麻烦一定要告知我。」

导师沉思了下,告知我一个校外小筒子楼的地址。

我刚道谢准备离开,又想起了那天他的背影,问:「老师您后天找贺林朝有事吗?」

听闻这句话,原本和蔼的老人脸色微变。

但很快又被他掩饰了。

「没事啊,怎么了?」

我假装不经意地打探:「后天是我生日,我想要贺林朝陪我。但是怕您这边有事忙。」

他大方地摆摆手示意我们该怎么玩怎么玩。

07

贺林朝拒绝见我。

任凭我在门外喊破了喉咙他也不愿意开门。

「贺林朝小朝朝我错了!求求你给我开个门吧!」

此刻的我在门外卑微得像小狗。

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霸占了我的身体!还这样对贺林朝!

她作的孽让我来偿还!

「我跟你说个秘密,求求你听一下~」为了显得这件事更有吸引力,我凑近门框捂嘴小声说,「之前的人不是我。」

「夏楠,你骗我。」屋子里传来他的声音,情绪听着非常低落。

「我没有骗你。」我继续哄骗着他,「之前的真的不是我。」

「你走吧。」

「我不走!」

为了凸显我的无赖本质,我直接坐在门口,有一种誓死也不离开的决心。

房间里面没有了动静,我试图推了推门他也没搭理我。

没想到天助我也,没过一会天就下起了大雨。

筒子楼的走廊被雨淋湿了个遍,常年失修,走廊的屋顶还漏雨。

我特意站在台子边,等自己彻底淋湿了个透才又去敲门。

「贺林朝,我被淋湿透了,你不给我开门我就要感冒了。」

为了显得自己更加可怜兮兮,我还故意打了两个喷嚏。

「我看到你刚站出去玩雨了。」

……

贺林朝怎么这么闷骚?明明还担心地偷看,却死也不愿意开门。

「那你开门扔给我一把伞,我先回去换套衣服。」

话虽这么说,我早就做好了百米冲刺的准备。

但凡门打开了一丝缝隙,我就钻进去。

门打开了,扔出来的不是一把伞,是一个大浴巾。

大到直接将我整个人罩住。

「擦干净了自己进来。」

说完他就跩得跟个二五八万似的自己进了门。

我连忙狗腿地跟在他后面,生怕他随手关门又将我关在了门外。

房间里气氛让人窒息。

贺林朝倚靠在墙边眼神不善地盯着我。

好几次我都想开口,却由于没有组织好语言又住了嘴。

「说。」

贺林朝扬头示意我。

我长叹一口气,将这件事原原本本地都告诉了他。

从他的第一次死亡开始。

来的路上,我将整件事盘了个大概逻辑。

贺林朝的反应大到和我可以视而不见,说明他其实并不知道自己的跳楼事件。

他没有进入循环,而是他时间线里的我突然消失了。

变成了一个不认识他的人。

一夜之间,他没办法接受这个事情,认为我在玩他。

跳楼这件事一定跟他导师有关系,最起码那天他们不能见面。

但是贺林朝听完一副我在糊弄他的样子,我就知道白说了。

「这听上去很扯,但这就是我正在经历的事情。」

他嗤笑一声:「这么几天,就编了这么个理由?」

我默然,这件事无解,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证明。

「我说了你要后悔了走就是,我当我俩没认识过。」

他从门后拿了一把伞扔在我脚边,然后自己转身进了卧室。

「贺林朝,你信我。」我跟在他身后死命拽住他衣角。

09

此刻我正站在筒子楼楼顶,旁边站着紧拽着我胳膊的贺林朝。

雨还在下个不停,嗒嗒地打在脸上生疼。

我俩浑身都湿透了,雨大到我都睁不开眼睛看清楚他的表情。

十分钟前我跟他摊牌了,他满脸漠然地问我是不是他只要死掉我就会进入循环。

我点头说好像是这样。

「既然你说死不了,那就跳。」

他将我拽上楼顶逼迫我往下看。

筒子楼高八层,若真跳下去基本就没命了。

倘若活下来,也能摔个半身不遂。

我有点害怕地将脚往里面挪了挪,又被贺林朝给按了回来:「既然你说不会死,那我俩一起跳。」

「贺林朝……」

我紧闭着双眼不敢往下看,仿佛再看一下我就会晕厥过去。

可贺林朝却站在高楼,跳了两次。

「你别怕,若是死了算是殉情,要真像你说的那样,我俩还能活过来。」他低头在我耳边以平静到过分的语气说。

好像生死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贺林朝……」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叫着他的名字。

雨越下越大,楼下还有别人看电视的声音。

没有人会在意到顶楼还有两个人。

「呵,」他盯着我嗤笑一声,「怎么?不敢了?」

看着他样子,我心里暗自下了一个决定,准备赌一把。

「贺林朝,不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理你的。」我朝楼边小心迈步,「如果不理你,那个人一定不是夏楠。」

低头朝下看了一眼,我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

刚准备跳下去,被人死死拽入怀里。

「夏楠,你疯了是不是?」

刚刚他让我跳楼证明的时候都没有此刻的怒火大,恨不得将我吃了。

「我他妈要是没抓住你怎么办?」

我回抱住他腰,顺着被打湿的衣服感觉到他的体温跟剧烈的心跳。

「贺林朝,你要一直记得,我永远不会不理你的。」

我一次次地回来,就是为了你,为了来留住世界上的你。

但是这句话我没有说出口。

从楼顶下来我俩回了他的小屋子。

他塞了一套他的衣服催促我赶紧去洗个热水澡免得感冒。

我抱住手里的衣服盯着没门的厕所半天没动。

这筒子楼虽然看上去确实有一些年份了,但是厕所没门我还是不理解。

察觉到我的意思,贺林朝顶了顶后槽牙调戏我:「为了我死都不怕,怕当着我的面洗澡?」

「变态!」

我震惊于这种话竟然能从他嘴里说出来?

「对啊,我就是变态,所以你永远都不要骗我。」

话虽这样说,他已经将被单扯下去绑在厕所门那里,做了一个简易的布帘门。

「快去,别真感冒了。」

等我出来的时候,贺林朝已经换了一条干的裤子,以及裸着上半身。

「你干嘛?」我看着这场景大叫起来,眼神却还是死死盯着在他精瘦的身体上。

他倒是一点都不在乎地说自己湿透了总不能穿湿的衣服吧。

外面的雨已经下得很大,我最终选择在他这里留宿。

贺林朝主动说自己可以睡地上,却第 N 次向躺在床上的我抱怨地上又冷又潮湿。

我实在忍无可忍了,咬着牙让他上床来睡。

「那怎么能行,名不正言不顺的。」

我不想搭理他了,今天的一遭确实让我很累。

「那你就在地上躺着吧。」

见我没有再劝的意思,他还是自己爬上了床,小心翼翼地朝我这边挪。

我直接转身钻进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他身体僵硬地不敢动。

「贺林朝,我真的好困。」

我闭着眼睛抱着他撒娇,他才放松下来将我紧紧搂住。

睡得迷迷糊糊之间,我又听到他反复叫我名字。

「怎么了?」

「我怕醒来你又不是你了。」贺林朝头埋进我脖子彻底蹭醒了我。

「不会的。」我摸了摸他的头,「如果我消失了你等着我就好了,我一定会来找到你的。」

「你发誓。」

「我发誓!」

10

我俩在筒子楼腻了两天,最后一天,我紧张得不得了。

说什么也不愿意出门,也不肯他出门一步。

哪怕他导师催得不行,我也不肯放手。

「明明他答应我今天不找你的!」我有些郁闷,怎么还带说话不算数的。

贺林朝好笑地望着我:「那怎么办呢?」

「不准去!你要是去了,你就再也找不到我了。」

我负气地非要让他二选一。

恰好他导师又打来电话,我死命地盯着不准他接。

贺林朝直接关了机调侃我:「你跟个老头吃什么醋?」

我再次跟他讲了我的怀疑,总觉得他导师不像个好人。

「你看他答应了我的事,还是千方百计想要你出去。肯定不怀好意!你不准去!」

「好。」

贺林朝答应得干脆,倒是让我有点意外。

「话说你有没有觉得你导师很奇怪?」我试图唤醒他对导师的一些怀疑。

结果他摇摇头:「我导师其实很好的,遇到你之前每次我不正常的时候都会去找他,而且他也都知道我所有的事。」

那就奇怪了,我思绪停在这里。

决定看两部推理电影找找逻辑。

想到年初刚上映的《唐人街探案 3》我还没看过,索性窝在贺林朝怀里看起来。

故事很俗套,那个长泽雅美一出来我就知道她是凶手。后面越看越乏味,结果贺林朝倒看得津津有味,时不时还和我讨论起剧情来了。

直至后面,秦风被诬蔑是凶手,我被气得不行。

「完美杀人案怎么可能推人下去?」

他从我手里抓了一片薯片漫不经心地说:「我导师就经常说他研究了一辈子人类精神学,就想看到一个人被逼到精神极限会干嘛。」

「我跟他讲如果真能逼得一个人精神极限,那人铁定自杀,这估计就算是完美杀人案了。

「不过他说这么多年他想试试,但一直没找到试验品。」

???

贺林朝短短几句话让我醍醐灌顶!

贺林朝根本不是自杀!他明明这么想活下来的!

无人问津的尸体,出事后匆匆离开的身影,都在一一验证着这个实验品是贺林朝!

这也完全说得通为啥他最后被判定为自杀,因为他导师明明就是教唆杀人。

这就是他制造的一场完美杀人案!

我后怕地拂了拂胸口,幸好今天没有让他去找导师。

不过他导师为啥非要今天?我不理解。

但是贺林朝听完满脸震惊,想着他对导师的依赖,我也没准备强求他接受这件事。

「你就当我是小人之心吧。」

谁知贺林朝抓住我的手放在他胸口诚恳地说:「我信你。

「夏楠,不管你说什么我都无条件信你。

「不管你和谁我都选你。」

这话听得我有点害羞,我第一次听到贺林朝对我说情话。

还有点不适应。

正当我搂着他脖子准备亲他一口的时候,他一把捂住了我的嘴将我头推开:「没告白,不准亲。」

「下次补上行吗?」哪有这么磨叽的男人?

「不行。」

为了他的安全,他甚至用衣服在床上打了个三八线。

我是真的会谢。

11

我俩在床上窝到天黑,要不是考虑到他会饿,我今天死也不会带他出门。

「待会我们直接打包回去,外面太危险了!」我紧紧拉着他的手,不敢懈怠一刻。

他没说话,在外面他依旧是那副跩上天的样子,不过也紧紧地拉住了我。

回家路上,我整个人都呈现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但人算不如天算,明明都是今天最后两小时了,还是发生了意外。

他导师开着车,发疯一样朝我们撞来。

我推开了他,自己却被撞倒。

五脏六腑传来的痛感蔓延到了全身,贺林朝红着眼睛要带我去医院。

我张了张嘴,想要他注意下车来的导师,可嘴里只有不停涌出来的腥甜。

他导师手里拿着小刀,一步步逼近,嘴里还在不停地嘟囔着:「杀了你我就可以逃出去了。」

「跑……跑!」我用尽全身力气才吼出来的字,终于让贺林朝注意到了身后的人。

导师毕竟是个老人,根本不是贺林朝的对手。

两三下就被贺林朝揍得在地上爬不起来。

怒气上头的贺林朝抓着导师,捡起地上的刀,意识到他要做什么,我躺在地上绝望地摇头。

如果他手上沾了别人的血,他的一生只会更痛苦。

「贺林朝!我杀不了你那你杀了我!给我个痛快!我再也不想陷入这无尽的循环里了!」

那边导师还在语言刺激着已经濒临崩溃的他。

我感觉他真的能动手,可大脑已经没办法控制我的身体站起来制止。

感觉到我意识渐渐微弱,我只能一遍遍地轻声呼喊着他的名字。

「贺林朝……贺林朝……」

他终于注意到我,将导师扔在路边朝我奔来。

「夏楠,你坚持住,我们去医院。」

他的声音颤抖,试图将我抱起来却因为手抖动得厉害怎么也抱不稳。

「贺林朝,你别怕,我来就是为了救你的。只要你活过了今天就好了……」

感觉我眼皮越来越重,我逐渐坚持不住了。

「对!还没到时间!夏楠你等着我,我们重来。」

贺林朝小心地将我放下,意识到他要做什么,我拼命地摇头也没能唤回他。

「你要记得来找我。」说完这句话,他就扔下我匆匆朝楼梯跑去。

我绝望地闭上眼睛。

彻底失去意志之前听到身后一声巨大的坠物声,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尖叫。

「啊!有人跳楼了。」

贺林朝,真抱歉,我还是没能救得了你。

12

「万家湾站到了,这是本车的终点站,旅客请提前做好下车准备。」

公交车的到站提醒将我直接唤醒,我眼角挂着的泪珠提醒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不管我再怎么努力,也没有拯救下贺林朝。

突然我看到刚下车的身影,跟我梦里的贺林朝一模一样!

这不是梦!!

我再次回来了?

我望着他下车的身影有些出神,刚准备看时间就被司机催促:「妹妹,这是终点站了,都得下车。」

我懵逼地跟着贺林朝下车了,刚准备看时间回到了哪一段日子,就看到他手里拎着的炸鳞的鱼。

我回到了我们第一次见面?

我呆滞在原地,这次给我的时间太长了吧!

还没来得及高兴,前面的人回头皱着眉不满地催促道:「夏楠!跟上。」

「诶!」

我两步追上他,欣喜地在一旁又跳又唱。

他都记得!他没有忘记我!

「贺林朝,我们现在去干嘛?放生鱼吗?」

「不放。」

「那拿着它干嘛?」

「吃。」

我不满地捶他:「炸鳞的鱼有病,不能吃。」

「我说了,你别跟一个医学生讨论你的生活常识。」

真好,贺林朝不用再遇到变态导师,没有以后别的意外了。

从此以后,人间岁岁年年,都只有幸福的贺林朝跟夏楠了。

贺林朝番外

从高中起,我一直在做一个梦。

梦里我一次次从高楼坠落。

我不想死的,我那么努力学习一个正常人,就是为了继续活在这个世界。

为了改变这个状态,我大学选择了精神医学专业。

我不准备做医生,我只想做自己。

我的导师很好,他听了我的过往总是安慰我世界总有东西值得我留下。

但他却又时不时地提醒我,这个世界除了他,没有人再爱我了。

我对导师的感情很奇妙,一方面尊重他信赖他,一方面又很想逃离他。

直到我遇到了夏楠,她说她是来爱我的。

有很多女孩子都是这样跟我说的,然而没有两天,她们又去爱了别人。

我以为夏楠也不例外,却处处给她机会。

我嫉妒她跟每一个男人说话,谁都不行。

可偏偏有人要找她。

那个叫罗浩的人不仅叫她师姐,还告诉了她我的秘密。

我从不在意她知道我的身世,可是我很在意她从别人的口里听到。

但她说,她不会后悔,她会永远爱我。

她还说她还会给我一个浪漫的表白。

谁稀罕?我才不稀罕。

但那晚我还是激动地睡不着。

我还是有人爱的,多年来我一直的坚持就是为了这一天。

但是她骗了我,一觉醒来她说她不认识我了。

我固执地追问她是不是后悔了,她可以直说,结果她说我在骚扰她。

我缠了她两天,她带来了罗浩说是她男朋友。

导师安慰我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我只能信赖他。

但我还是不甘心。

夏楠来找我时,我忍着激动跟她装作不认识。

她说那个人不是她,我不相信。

可她却真的愿意为了证明自己而跳楼,差点,差点我就没拉住她。

我后怕地抱住她,不管她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我都信了。

她说什么我都相信。

可是我没想到我敬重的导师会拿我当他的实验品。

夏楠倒在地上,我第一次慌了神。

她说她是为了救我才来的,而这一刻我宁可她不要来救我。

我宁愿从世界消失,也不想看到她受伤。

既然她说的我跳楼就是一个循环,那么就再来一次吧。

如果是假的,反正没有了她我也活不下去了。

如果是真的,夏楠,一定要来找我。

好在,一睁眼我就看到了她。

她呆呆地站在车站,可她没有叫住我。

算了,这次由我来主动吧。

「夏楠!跟上。」

「诶!」

往后几十年,也请你一定也要这么跟着我。

可以吗?备案号:YXA1mdoeOBmFXlAzZ8EUAjAn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7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