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那种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的小说?

大学时,我跟暗恋的男神表白。

只要和我在一起,我就帮他解决家人的医疗费。

这位贫困学霸屈辱地跟了我四年。

后来我家破产了。

分手时他依然冷淡,一句挽留都没有。

再后来,我在 KTV 端盘子还债,他成了科技新贵,和当年的班花在一起了。

他问我:「后悔吗?」

「不。」

「可我后悔了。」

01

毕业这么多年,我没想过会以这种方式和杨璟之重逢。

上果盘时,我低着头,生怕他看到我的脸。

徐晚星坐在他旁边。

郎才女貌,很配。

「服务员。」杨璟之叫我,「把橙子切一下。」

我背对他,将橙子切成一片片。

很久以前,我很喜欢吃橙子的时候,杨璟之都会替我切好。

他刀工很好,能把每一片都切得大小均匀。

那时候我以为他爱我。

后来我才知道,那只是他的习惯,他切橙子的时候,想万物,唯独不会想我。

四年未见,好像隔了半生。

不知怎么的,客人们聊到学生时代的恋情。

有人说:「听说杨总大学时有个谈了四年的女朋友。」

我手一顿。

杨璟之「嗯」了声。

「真好啊,四年,一个完整的大学时期呢。」

杨璟之没接茬。

那人便有些尴尬,没话找话:「谈了四年,应该很难忘吧?」

沉默像静谧的河流。

不知过了多久,杨璟之轻轻一笑。

「不至于。」

02

「璟之不讨厌她就不错了。」

徐晚星施施然解释。

「我和璟之一个学校,当年真是……唉,辛苦他了。要不是前女友碍事,我和璟之至于现在才走到一起吗?」

「对对,徐小姐可是大明星,前女友再好,能好得过明星?」

气氛又热络起来。

我压了压帽檐,只想赶快离开。

水果刀划破手,我「嘶」了一声,引来客人的注目。

「怎么回事?连个水果都切不好?」徐晚星抱怨。

「对不起,我去换盘干净的。」

我端上盘子就要跑。

「等等。」

杨璟之忽然叫住我。

一字一顿。

「回个头。」

03

我的身体仿佛钉在原地。

一秒,两秒。

领班适时走了过来。

「不好意思,我们这个同事新来的,工作还不熟,今天果盘全部给您免费。」

领班冲我挤眼:「还不快去端新的来?」

我得以逃脱。

随后,领班姐姐跟我说。

「下次遇事机灵点,大家都是从新人过来的,要是被投诉,你今晚可就白干了。」

「谢谢您。」

「不客气,那间 VIP 房尤其小心,一屋子都是贵客,尤其中间最年轻最帅的那个,是一家创新科技公司的老板,我们都得罪不起。」

「姐,我有点害怕,能帮我把橙子送过去吗?」

「可以。」

我松了口气。

如果说,这世界上有哪个人,早已经把杨璟之得罪个透,那只能是我了。

我就他口中那个讨厌的前任。

04

犹记得,大一那会儿。

杨璟之穿着洗到发白的旧衣服,站在新生堆里,格格不入。

他肉眼可见地穷。

也肉眼可见地挺拔。

我喜欢他说话时清清冷冷的音调。

也喜欢他看着我时,低垂下来的薄薄眼皮。

杨璟之很缺钱,贫困生补助名额还被辅导员关系户抢走了。

于是在某个晚课后,我如狼似虎地牵住他的小嫩手。

「杨璟之我喜欢你,你跟我在一起吧,我挺有钱的,生活费咱俩一块用。实在不行,亲一次也给你钱。」

当然被拒绝了。

但彼时,我的人生顺风顺水,还不懂什么叫挫败,他越拒绝,我越缠得紧。

直到拉扯他长大的爷爷病危,我眼都不眨,替他结掉了医药费。

杨璟之终于向我低头。

我傻乎乎地以为,自己帮了大忙。

很久后我才明白——

我得到了他,却也击垮了他。

我俩在一起后,他依旧每天打工赚生活费。

他没怎么用过我的钱,情况却变得更糟。

学校里传出了杨璟之的流言。

说他为钱献身。

同学看他的目光都变了,有人给他取难听的外号。

彼时我依然乐观天真,拉着他的手说:「别理他们,都是嫉妒。」

……

我活在自己的象牙塔里,从未意识到,杨璟之在孤军奋战。

大四那年,我家破产了。

我没告诉杨璟之。

我只是把他叫出来,说:「分手吧。」

「为什么?」

「腻了。」

「好。」

就这样,我们分开了。

我猜他当时是开心的,因为终于重获自由。

分手的当天,我掰掉手机卡,注销微信,坐上去往其他城市打工还债的火车。

直到三个月前,我才回到这里。

杨璟之看起来很好。

他本就是学霸,大学时降维打击全系的那种超级天才,毕业才四年,他已经是能登财经杂志的科技新贵了。

徐晚星以前是我们班班花,大三就出道了。

没想到他俩在一起了。

挺好挺好。

我捂着胸口,强压酸涩。

凌晨四点,我下班。

我是最后一个走的,同事以为没人了,早早就把灯熄了,电梯也停了。

我烦躁地按着电梯键,希望能点亮它。

「打个电话吧。」

杨璟之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

05

我僵硬地给同事打电话。

电梯重开,我和杨璟之站在逼仄的空间里。

「你们下班这么晚?」

他不冷不淡地问。

「等客人都走了,我们才可以走。」

「这里工资高?」

「还好。」

我低着头,帽檐压着我的脸。

杨璟之好像没认出我,随意聊了几句,然后看了看手表:「这电梯真慢,我女朋友估计等急了,她很粘人,也很爱撒娇。」

我一怔,意识到他说的是徐晚星。

「你呢?这么晚下班,男朋友不来接你?」

「我住得近。」

电梯到了。

门一开,我赶紧往外跑。

平静了好几分钟的杨璟之,终于在这一刻爆发怒意。

「跑什么?」

「你还能跑到哪里去?虞茗。」

「一走了之,人间蒸发,好玩吗?」

06

杨璟之步步逼近。

他还是我记忆中那个少年,只是青涩褪去,变得更为成熟克制。

「微信注销,电话空号,连老师都找不到你,虞茗,你真厉害。」

我慢慢抬头,对上他的视线。

「你应该……用你的人脉打听过了吧?我家破产了,我爸陷入经济纠纷,至今没还完欠款……」

「为什么当时不肯告诉我?」

我哑然。

「是因为抹不开面子吗,虞大小姐?」

「不——」

话音未落,徐晚星走了过来。

「咦?虞茗!真是你啊!」

她比大学时更漂亮,精致到每一根头发丝。

「好久不见,班上同学都在找你,你怎么四年一点消息都没有?」

「我去南方了。」

「怪不得,」徐晚星打量我身上的衣服,惊讶,「虞茗,这不是你大三那年买的羽绒服吗?都跑绒了,怎么还在穿?」

我以前买衣服,只穿第一年就扔掉。

她这么问,想让我下不来台。

但我已经麻木了。

「没坏,还能穿的。」

徐晚星了然:「你现在是不是生活困难?早说嘛,老同学帮你。」

她抽出一张卡。

「拿去用,不用还。」

「谢谢,但是不需要。」

我看看她,又看看杨璟之,静静一笑。

「我快结婚了,到时候记得来。」

话音一落,杨璟之整个人都错愕了。

07

KTV 只是我的兼职,白天我还要上班。

周一,公司来了个客户。

同事们在八卦:「听说这个客户是天才,他最初创建这个系统,是为了找人。」

「啊?找谁?」

「前女友吧。」

我眼皮子一跳,隐约有不好的预感。

「那他找着了吗?」

「不知道啊,目前系统还没做完,大佬们都投了不少钱,前景无量。这不,我们老板也想合作。」

我整理好资料。

接待室门口,杨璟之声音传出来。

「关于合作,我要再考虑考虑。」

我推门而入,将资料放在桌上。

杨璟之目光灼灼:「你怎么在这?」

「上班。」

这是我的主职。

领导好奇:「小虞,你跟杨总认识?」

我斟酌一下,回答:「见过。」

「只是见过?」杨璟之又生气了。

不知道他在气什么,分手那天头也不回的,难道不是他吗?

他指着我:「李总,我可以签合同,前提是把虞茗调来给我做助理。」

领导立刻答应,连反驳的机会都不给我。

他们谈了一整天。

傍晚,我拎包准时下班。

杨璟之拦住我:「去哪?我还没让你走。」

「杨总,我今天不能加班,我还有事。」

「什么事?」

「我要去送外卖了。」

杨璟之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08

我以前是娇气到完全不碰外卖的人。

大学四年,杨璟之下了课去跑外卖。

他的晚饭,往往就是外卖公司送的一份盒饭。

有一次我去找他。

在狭小的房间里,他和一群骑手挤在一起,扒着盒子里的米。

我说:「杨璟之,你怎么吃这个?这个不干净。」

他表情很不自在:「干不干净,重要吗?」

「走,陪我去吃牛排。」

我把他拉去了一家新开的西餐厅,人均消费过五百。

他在饭店门口站了半晌,沉默地脱下了外卖服。

家道中落以后,我终于明白了他那天的情绪。

正如今天一样。

下雪了。

地面很滑,我摔了一跤,餐洒了。

给客户打电话解释,却被臭骂一顿。

客户说,你不要找借口,迟到就是迟到。

擦破的手掌在寒冬里疼得刺骨,我却顾不上,连声说对不起。

杨璟之忽然出现,扶起我的车。

他不知什么时候来的,看了多久。

我下意识地把手藏在背后。

「别藏了,」他声音沙哑,眼眶很红,「快去冲洗一下。」

「我要先送餐。」

「上车,我送你去。」

客户住一楼,我把餐到时,对方嘟囔了一声:「靠,开保时捷的也送外卖?」

我还要接下一单。

杨璟之说:「别送了。」

「不行,今晚挣得太少了。」

「那我买。」

「什么?」

叮咚一声,系统自动接了他指派的单。

「我买你今晚的时间。」

09

杨璟之载我去他家。

我站在玄关口,怎么都不肯进去。

「徐晚星会生气的。」

杨璟之说:「你还有功夫管别人?自己都摔成什么样了?」

除了手掌的擦伤,我身上全是脏污的雪水。

「还有,虞茗,你看看我这房间,像有女人来过吗?」

「你们没住一起?」

「我压根就没和她在一起过。」

杨璟之将一份合约甩我身上。

「半年前她找到我,提出合作。她不想被潜规则,让我假扮她男友,同时,她也会帮我应付难缠的客户。」

顿了顿,他怕我不理解似的,进一步解释。

「有些客户喜欢往人床上塞女人,以为所有人都吃这套,我很烦,徐晚星就帮我挡掉那些。」

这份合约写得清清楚楚,不干涉彼此私生活。

杨璟之拉我的手,替我处理伤口。

我看到架子上一排未拆盒的护手霜。

那是我以前最爱用的牌子,杨璟之买了全套放在家里。

「今天,我跟你同事打听了一下。」

他沉沉开口。

「你没有男朋友,上周团建还说自己单身。虞茗,你是故意骗我的,对不对?」

「我没骗你。」

「那你给我看合照,你和那个男人。」

「没拍过合照。」

「你这么爱拍照的人,居然不跟新欢拍合影?」

「你提醒我了,我下次拍了给你看。」

杨璟之被我气笑了。

他忽然手撑沙发,完全笼罩住我,压迫感十足。

我动弹不得,隔着毛衣,依然能感受到他温热的体温。

「我买了你的时间,知道要做什么吧?」

「我退钱给你,杨璟之,我真的要结婚了。」

他顺着我的肩膀摸下去,却在手腕处停下。

「要结婚了,却还带着前男友送的手链,不合适吧?」

10

我手腕上有根链子,随着时间推移,早已暗淡无光。

这是杨璟之送我的第一个礼物。

在我 19 岁那年。

曾有一周,除了上课,我几乎见不到他人。

他奔波在各种兼职的路上,比任何时候都努力。

生日那天,我父母在高档餐厅为我办了个 party,我告诉杨璟之了,但他没有来。

我等啊等,等到晚上,终于等来他的电话。

他说,在餐厅门口等我。

漫天大雪中,我的少年身姿挺拔如松。

他风尘仆仆,如我今日一般,黄色外卖服上沾满泥泞。

彼时,我什么都不懂,只会抱怨他来得太晚。

杨璟之揉了揉我的头,说给我带了生日礼物。

手链是基础款的,不贵,但也完全超出了他的经济水平。

我很喜欢,当场就戴在手腕上,再也没摘下来过。

后来我爸妈叫我,问我在跟谁说话。

他们不喜欢杨璟之,觉得他配不上我。

等我再回头时,杨璟之已经消失在风雪中。

……

时至今日,偶然想起。

——起码十九岁时,杨璟之是喜欢过我的吧?

那根手链,是他没日没夜工作换来的。

他是不是也如我今夜这般,在雪地里奔波、摔倒,却为了这根手链,依然无畏地前进着。

可如今呢?

他压着我,强迫我。

他家里摆着我以前喜欢用的奢侈品。

到底是对我念念不忘,还是在羞辱我?

我想不通,不自觉湿润了眼眶。

杨璟之愣住,顿时开始慌张。

他一向拿我哭没辙。

这点倒是跟曾经一模一样。

他手忙脚乱地擦我眼角:「别哭别哭,是我错了,我只是吓唬吓唬你。今天是你二十六岁生日,我给你买了新的手链。」

「什么?」

我自己都忘了,今天是我生日啊。

杨璟之拿出一个新礼盒。

「看看,喜不喜欢?」

他要帮我换手链。

「虞茗,我们能不能——」

话没说完,门铃响了。

萧徽站在门口,叼着烟:「虞茗呢?我来接她。」

「你谁?」

「我是她未婚夫啊,她没跟你说吗?」

杨璟之一愣,手链掉在地毯上。

11

我跟萧徽走了。

他不开车窗,却一根接一根地抽烟。

呛得我直咳嗽。

我和萧徽以前就认识。

我家没破产时,他跟我表白过,但我那时一门心思扑在杨璟之身上,几次都拒绝了他。

直到上周,他突然来找我。

萧徽说,只要嫁给他,他就帮我还债。

我问为什么。

他得意地道:「我要证明当年你选错了人,能救你的只有我,那个穷小子只会拖累你。」

哦,他要娶我,只是为了自己的英雄主义。

只是为了将我一军。

真可笑。

今天,我迫不得已让他帮我一下。

打个电话就好,我找借口脱身。

也不知他怎么就找上门了。

我冷冷道:「为什么要假扮我未婚夫?」

「有什么区别?反正也快要结婚了。」

「我还没答应你。」

「那你还有别的选择吗?虞大小姐,你清醒点,欠了一屁股债,谁娶你谁就是大冤种,除了我,谁还会要你?刚才那男的?」

萧徽很轻蔑。

「他就是你大学时那个穷鬼男友吧?我跟你说,他就是回来羞辱你的,以前被你压着不敢反抗,现在你落魄了,指不定心里怎么笑话你呢。」

「那也不关你的事!」

「怎么不关啊?以前被他抢了女人,现在不得搓搓他的锐气……」

「萧徽,我不是你的物品!我以前没答应你,以后也不会!」

我下车,萧徽也不阻拦。

「答不答应,是你说了算吗?虞茗,想想家人。」

他轻浮的嘴脸,不知怎么,又让我想到过去。

那些造谣、取笑杨璟之的人,就是这样吧。

是不是在杨璟之心里,我也是这样呢?

12

我回来的消息在同学间传开。

连带着还有我家的遭遇。

舍友文文重新与我取得联系。

她要结婚了,问我还愿不愿意当她的伴娘。

这是我们曾经的约定,后结婚的那个给另一个当伴娘。

婚礼当日,来了许多老同学,我挨个加回大家的微信。

文文穿着婚纱,眼中有泪。

「小鱼,我一直都以为,你会是我们四个中第一个结婚的。」

「我要是结婚了,还怎么给你当伴娘啊。」

「你还敢说,四年,杳无音讯,我都要气死了!」

「我错了!以后不走了,留下来给你赔罪。」

文文破涕为笑:「你当时为什么要人间蒸发?有困难说出来,我们都可以帮你啊。」

我低头看着脚尖。

想了想,把这些年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我这辈子没有受过那么大的挫折,文文,你知道吗,就是整个人生都崩塌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敢面对大家的目光,哪怕是怜悯我都觉得刺痛。也算是一时冲动吧,我就把所有联系方式都抹掉了。」

文文叹了口气:「杨璟之找你找得快发疯了。」

「什么?」我愣住。

「你不知道吗?他几乎用了所有方法,找老师,找校方,就差报警了,他一个穷学生,那会儿也没什么人脉,找不到你,就去了你家。」

文文看我的脸色,才接着说。

「你也知道,他很怕你爸妈……但他鼓起勇气去了,可谁能想到,你们全家都走了,连你爸妈都不见了。」

「那是我第一次看杨璟之崩溃,他坐在你家门口,都哭成狗了。」

「后来,他听说你可能在南方,就去找你,但也没找到,你到底在哪?」

我迟缓地说:「广州、贵阳、昆明……数不清了,很多地方。因为一直被追债,我们家换了名字,几乎每半个月,就要搬家。」

「怪不得,他能找到就奇怪了。」文文啧了啧,「总之,他最后心灰意冷地回了北京,就开始搞他那个寻人数据系统。」

我不明白。

我以为杨璟之丝毫不在意我的去留。

大四毕业前,我曾听到他跟男寝同学的对话。

男同学问他:「毕业后什么打算,跟虞茗结婚吗?」

杨璟之冷淡地说:「不了。」

那天我打击很大。

随后不久,家里落魄了。

我直接提分手,他也没有任何挽留。

可四处找我是什么意思?

失去了才后悔?

我有些迷茫。

文文抛捧花时,我分神,没接到。

捧花落在杨璟之手上。

司仪说:「这位男士拿到了捧花,恭喜恭喜,好事将近,回去会送给女朋友吗?」

「不用这么麻烦。」

杨璟之向我走来。

递出捧花。

13

全场起哄,声浪快把房顶掀翻。

连文文都在尖叫。

我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杨璟之,你都见过我未婚夫了。」

虽然是假的。

「我不信你眼光会变得那么差。」

「你就当我眼光差。」

「好,就算他是真的。」

杨璟之微微倾身,靠在我耳边。

「那你就抛弃他,回我身边。」

低沉的嗓音如同咒语,充满蛊惑的意味。

我差点就妥协了。

就差一点点。

时隔这么多年,杨璟之依然能在我的审美区疯狂蹦迪。

仪式完成后,老同学都来找我喝酒。

我不小心喝多了。

后来就记得自己跑去楼梯间坐着。

无论外面多热闹,楼梯间总是最安静的的地方。

杨璟之找到我:「你怎么在这儿?」

我回头,冲他一撇嘴。

哇的就哭了。

「杨璟之,我累。」

14

杨璟之负责送我回去。

我一直在哭,走不成路,下了车他就打横抱我。

「我好累啊,每天都要打工,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昨天有个客人泼我一身酒,好过分,明明不是我的错。」

「杨璟之,我想吃三文鱼和甜虾,呜呜呜,我都快忘记它们的味儿了。」

酒精作用,我语无伦次。

杨璟之耐心哄我,但哄了什么,我都听不进。

记忆最后,他把我放到他家的沙发上。

他问我:「那个男的到底有什么好?」

我迷迷糊糊回答:「他帮我还钱。」

「我也能,虞茗,我比他更好,我知道你的喜恶,知道怎样能让你开心。虞茗,我求求你,再也别消失了好吗。」

后面我就一点都记不得了。

第二天,我在杨璟之床上醒来。

未着寸缕。

15

餐桌上摆满刺身,各种种类。

还有一盘橙子,切成大小均匀的片。

杨璟之说:「替你请假了,今天不用上班。」

「哦。」

等我坐下来,又猛地弹起。

「你替我请的?」

「对。」

「你跟我领导说的??」

「怎么了?」

「他会误会的!!」

「你我之间,都是真的,有什么是误会?」

「……」

竟无言以对。

「我跟你领导打听过了,你不做编程岗,是为了方便兼职?」

「嗯,编程岗虽然工资高,但总要加班,我多兼几个职,每个月挣得比编程岗多。」

「下个月开始,你回编程岗吧,兼职都可以辞掉了。」

「不了,」我婉拒,「很久不写代码,我都生疏了。」

「没关系,我再教你。」

他低头专注地剥虾壳,蘸好调味,放我碗里。

就跟以前一样。

他总是悉心地替我剥好每一只虾壳。

大学时,编程课我其实学得并不好。

但有一个天才男友免费补习,想差也差不到哪去。

我小声说:「真的都忘记了。」

杨璟之在纸上随手写了几行,坐到我旁边。

「这是一些基础的,我带着帮你回忆。」

这一刻,好像真的回到过去。

我的少年坐在我旁边,温柔地给我讲题。

吃完饭,我要回自己家。

没让杨璟之送我。

地铁上发着呆,突然收到徐晚星的微信。

「小鱼,不要再让璟之伤心了,好么?」

我:「什么意思?」

「这些年,他其实一直想偿还你。」

「偿还什么?」

「钱啊。」

徐晚星发来一张截图。

杨璟之在大学寝室群里,说:「还清了,松了口气。」

其他人:「恭喜~」

「总算卸下这么大个包袱。」

「以后心灵上就自由了,哈哈。」

我正发懵。

一条债务短信进来。

「欠款已经全部还清,代还人:杨璟之。」

16

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我拿着手机的手,一直在颤抖。

回想种种——

杨璟之发了疯地找我。

重逢后,提拔我,给我涨薪。

说过的话,做过的事。

包括昨晚。

原来,都是为了还债!

仅此而已!

对啊,在 KTV 的时候,徐晚星说他讨厌我来着。

或许那才是真话。

杨璟之不喜欢亏欠别人。

从始至终,我只是他心里面的大包袱,是个债主。

这一刻,无穷无尽的难过吞没我。

我甚至不知该如何怪他。

八年前,是我亲手将他拉到与我不对等的位置上去。

从此后,再难纠正。

他很正直,没有理所当然地享受我的付出。

他礼貌地记到了现在。

却还不如忘了。

心里有团无名火,我指尖发抖,给杨璟之发消息。

「谁让你擅自替我还债的?」

「还了不好么?以后就不用打多份工了。」

「我不需要。」

「虞茗,你别倔,其实我早该这么做了,爷爷生前的医药费,我也一直想还给你。」

他的话再一次刺痛我。

「这笔钱我会攒下来还你,以后除了公事,我们还是不要再联系了。」

杨璟之随后给我打很多电话,我都不想接。

我多请了一天假,把自己关在屋里,睡得昏天黑地。

好像要把这些年缺的觉都补回来。

等第二天早上,我妈才告诉我。

杨璟之在楼下站了一夜。

我坐地铁去上班。

杨璟之放弃了他的保时捷,陪我一起坐地铁。

晚上我照例去 KTV 兼职。

他就开一个小包间,坐在门口,看我进进出出。

他像一尊会动的石像,我去哪就跟到哪。

如此重复了好几天。

我终于忍不了,说:「不要再跟着我。」

「不跟着,你就消失。」

他掰着指头数。

「消失去其他城市,消失去楼梯间,消失不接电话,你让我放不下心来。」

我噎了噎,说:「我答应还钱,就不会再消失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有吧?」

杨璟之皱了眉:「你说什么?我不用还钱。」

他依旧当我身后的影子人。

直到周五,他没出现。

徐晚星气汹汹地打来电话。

「杨璟之打人了。」

17

杨璟之揍了萧徽。

起因是今天他们一起参加了一个行业聚会。

没在一桌,萧徽估计没看到他。

突然有人说起销声匿迹的虞家。

萧徽侃侃而谈:「虞总有一个女儿叫虞茗,长得可漂亮了!以前有多难追,现在就有多好搞,他家不是欠债没还清嘛,我答应帮虞茗还钱,她就乖乖跟我。那姑娘,就算花这么多钱买回家也不亏啊……」

话没说完,杨璟之的拳头就落在了他身。

当着那么多业内人的面,他把萧家的富二代给打了。

诊疗室外面,徐晚星责怪我。

「璟之没有背景,单打独斗到现在,比任何人都不容易,可现在因为你,他注定要得罪一些人。」

徐晚星恼火:「虞茗,你不帮他就罢了,能不能别祸害他。」

祸害?

「徐晚星,你以什么资格问责我?」

徐晚星一愣。

我:「你们只是合作,不是说好不干涉彼此私生活吗?」

「他居然连这个都告诉你……」徐晚星备受打击。

没一会儿,她红了眼眶,变得十分委屈。

「虞茗,我和璟之虽然只是合作关系,但我是真心喜欢他,你都消失这么久了,那就继续消失下去,把他留给我,好不好?」

「你喜欢他?」

「对啊。」

这是我意想不到的。

因为——

「可当初,不就是你带头,在学校里传杨璟之的谣言吗?」

徐晚星的脸,瞬间惨白。

18

「我只是消失了,但不是失忆了。」

我冷冷看着她。

「杨璟之和我在一起后,你曾把我堵在女厕所,当时说的话,还记得吗?」

「你说——虞茗,你花多少钱包杨璟之。」

徐晚星惊慌不已:「我、我不记得了……」

「后来有人当面叫杨璟之鸭子,你是不是也忘了?这个难听的外号,也是从你这里流传出去的吧?」

「不,没有,你信口喷人。」

「我不懂你们那个圈子的规矩,如果爆出大明星曾经语言霸凌同班同学,粉丝会怎么想?」

「虞茗!」徐晚星拔高声音,「你现在才是造谣!」

「哦?那要我找几个同学来作证吗?」

她刹那间泄了气。

「求你了虞茗,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不要再提这个事了好么?也不要告诉璟之,我那时候年轻不懂事伤害了他,但我现在是真的喜欢他,我可以弥补。」

「到现在你都觉得,你只是伤害了他?」

我无奈地摇头。

「徐晚星,你也伤害了我。」

「那我跟你道歉!」她慌乱不已,「求你了虞茗,不要告诉璟之,不要破坏我在他心里的形象……」

话音未落,诊室的窗帘突然拉开。

杨璟之站在窗口。

他似乎已经在那儿很久了。

19

徐晚星被赶走的时候,失魂落魄。

杨璟之才不是大度的人。

他恨透了当年那些谣言,对徐晚星自然没有好脸色。

杨璟之平时不怎么说脏话。

但他是学霸,能不带一个脏字,就让对方产生终生阴影。

徐晚星估计此后都不敢再见他了。

「你没事吧?」我看着杨璟之,他伤口很浅,也都处理过了,「会影响你的公司吗?」

「放心吧,问题不大。但萧徽要缝针。」

「缝针都便宜他了,祝他丫的毁容。」

杨璟之倏地笑了:「这样才对。」

「什么?」

「这样才是你,你已经多久没说过这么任性的话了?再说几句吧,我想听。」

「去他妈的做生意,都是一帮骗子。」

「还有呢?」

「猪肉又涨价了,这日子还让不让人过了?」

「很好,继续。」

「加他娘的班啊,我想在家看电视睡觉。」

「……你是在抱怨我吗?」

「我没有,我哪敢。」

「就你敢。」

阳光打在雪上,我俩拌嘴拌了一路。

忽然就好像回到学生时代。

我把这几年压抑的情绪全发泄出来,说着说着就哭了。

「你等等我好么?我会把钱都还你。」

杨璟之又开始手忙脚乱。

「你在说什么?还有,之前怎么突然就生气了?我擅自替你还钱是不对,但你也不能不理我啊。」

「你把我当成包袱,我怎么敢理你?」

「包袱?」杨璟之皱眉,「谁说的?」

「徐晚星……」

等等,不会是她挑拨离间吧?

但截图肯定不假。

我把聊天记录翻出来。

杨璟之看得很生气。

「我说的根本不是你!」

20

杨璟之拿出自己手机里的聊天记录。

他跟舍友说,还清了公司一批超时项目款。

随后才发生了那些对话。

聊天记录不知怎么传到徐晚星手里,被她一截,就曲解了个意思。

「可她怎么知道,你要帮我还钱呢?」

「替人还债,她有这方面的经验,我就问了她一下。」

杨璟之把车开到他家。

第三次来这个地方,却跟之前完全不同的心情。

「趁着今天,我们把话说开吧。」杨璟之给我倒了杯咖啡,「虞茗,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你。」

「你问。」

「为什么分手?」

「我成了累赘,想来想去,分手比较好。」

「不是因为玩腻了?」

愣了片刻,我想起来,「腻了」是我分手时说的理由。

这两个字出来后,杨璟之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沉沉道:「我以为你把我当成玩物,四年,你玩腻了,加上家庭变故,我又帮不上什么忙,你就不要我了。」

他怎么会这么想?

我张了张嘴,还没回答。

杨璟之就抢先道:「就算是这样,也没关系。」

他怕听到答案似的,率先露出底牌。

「虞茗,我已经想好了。」

「哪怕只当个玩物,我也想一直留在你身边。」

21

杨璟之眼睛黑润润的,一如当年。

我把他的话,消化了好一会儿,才出声:「你误会了。」

「嗯?」

「那是气话,杨璟之,我从来没把你当做玩物,我是认真跟你谈恋爱的。」

「为什么是气话?」

「毕业典礼前,你跟舍友说,不会娶我。」

这下换杨璟之怔了。

他回忆了半天,哭笑不得。

「我当时的意思是,刚毕业,我还没有能力结婚。其实……我很早就开始看钻戒了,只是我的确买不起。」

我俩对了一桩桩事。

发现彼此都做了错误的理解。

为什么会这样?

根本原因,还是现实条件悬殊太大。

杨璟之以为,我接济他,是为了图个乐子。

而我以为,杨璟之是心里过意不去,不得不跟我在一起的。

我都不相信对方爱着自己。

绕回当下。

杨璟之问:「虞茗,你为什么宁可接受萧徽的帮助,也不想要我的?」

「因为我喜欢你,不想跟你发展成这样的关系——」

我忽然明白了。

杨璟之点头:「没错,当年我也是一模一样的心情。」

「等等,在我表白的时候,你也喜欢我吗?」

「对,虞茗,我喜欢你,其实在你之前。」

22

「新生报到第一面,你说你叫虞茗,我就记下了……」

杨璟之的叙述,让我重新认识了当年傻乎乎的自己。

他比我更早心动。

只是表白晚了一步。

而我示好的方式,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我拿他最欠缺的东西去利诱他。

他便很难开口。

他其实说过很多次,他喜欢我。

只是没人相信。

所有人都觉得,他说的是假话,是讨好我的话。

久而久之,我信了,连他自己也都快信了。

——喜欢的是虞茗,还是爷爷的医药费?

无数次被嘲笑、无数次意识到我们之间的差距后,杨璟之自己都搞不清楚了。

他矛盾而拧巴着,日复一日地折磨自己。

谁都可以帮他。

唯独我不行。

因为金钱会使喜欢变了味。

杨璟之但凡不这么要强,就可以在我身边安稳躺平。

可他没有。

正因没有,他才是我喜欢的少年。

杨璟之拿起一个橙子,开始慢慢地切。

我忽然想起重逢那天。

「你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你能说气话,我就不能吗?我以为你玩腻了,把我甩了,还直接消失四年,就跟故意躲着我似的……我还不能生个气?」

好像可以。

「但徐晚星说你讨厌我。」

「对不起,这是我的错,没及时反驳她。」

杨璟之慢条斯理地切好最后一片橙。

轻轻叹了口气。

「毕竟,我以为你是真的……不要我了。」

窗外飘雪。

将屋内衬得干燥而温暖。

这一刻,我终于确定,在时光的河流里,少年向我跋涉而来。

23

母校校庆时,我跟杨璟之都回去了一趟。

他作为优秀毕业生代表,要上台宣讲。

学校还是那个学校,只是青涩的面庞换了一茬又一茬。

永远有人年轻。

永远有人为了理想,风华正茂。

毕业生名牌从口袋里掉了出来。

一个大四生帮我捡起,惊讶地说:「学姐,你就是虞茗啊?」

「你认识我?」

「我在杨学长的公司实习,你可是我们公司的名人。」

「真的吗?」

我去过一次杨璟之的公司,就坐在前台等他。

前台登记我名字时,也是一样的反应。

「你就是虞茗?」

只是到今天,我都不知道为什么。

学弟说:「公司那个项目,曾经有一套底层核心算法,据说是杨学长刚做这个系统时写下的。」

「他留了一句备注。」

「如果你遇见虞茗,请替我告诉她,我爱她。」

「对接过这套算法的人,都看得到这句话。」

我愣神许久,就听见学弟开心地说:「真好啊,学长终于找到他要找的人了。」

演讲结束后,我和杨璟之沿着曾经的生活轨迹,慢慢散步。

我们走到了图书馆门口。

杨璟之看着左旁的大树:「你当年就是在这里跟我表白的。」

「嗯,我记得,我那会儿可真勇。」

他怔怔望着,回忆似乎飘了很远很远。

「杨璟之,你大学过得快乐吗?」

他奔波过,被诋毁过,也落寞过。

我想应该是不快乐的吧。

可杨璟之说:「很快乐。」

「因为有你在,痛苦都变成了快乐。」

他转身,一如当年那般,垂眸看向我。

「虞茗,现在换我来说。」

「我喜欢你的第九年要到了,给我个机会,好不好?」

又开始下雪。

雪花落在他头上。

我弯唇一笑:「新的一年,请多多指教。」

新年快乐,我的少年。

新年快乐,我的青春。

纵使留有遗憾,但我们,永远是最好的模样。

番外(男主视角)

第一次见到虞茗,在新生报道会。

她穿着洁白的裙子,穿过被阳光浸润的走廊。

从此以后,我的所有绮念和幻想,都有了具体的模样。

我喜欢她,但我知道,她跟我不一样。

我们来自两个不同的世界。

她是象牙塔尖的公主,率真纯粹。

她的双足未曾踏入尘世,纤尘不染。

她是月光,是我的可望而不可得。

是我一切自卑的来源。

我怎么敢奢望她。

奢望一下,都是死罪。

爸妈很早就去世了,只有爷爷拉扯我长大。

去年冬天,爷爷的腿冻伤残疾,再也不能干活养家。

所有担子都落在我身上。

我需要学费,还有他的医药费。

失去贫困补助名额后,我仿佛被人踩进深渊中,对公平这件事产生了疑问。

万万没想到,月光在这个时候照了进来。

她说喜欢我的那一秒,我浑身血液都沸腾了。

可她说亲一下可以给钱时,我又凝固了。

并且彻底进入冰窖。

她把我当成什么了?

花钱就能在一起的人吗?

可虞茗的眼睛太纯粹了,丝毫看不出玩弄的意味。

我没有答应她。

直到爷爷病危,要进 ICU,高额的医疗费彻底击垮我。

虞茗出现,眼都不眨一下,就把钱交了。

她又笑着问我:「和我在一起,好不好嘛。」

这次,我答应了。

不是因为医药费。

而是因为,她冲我撒娇,我根本无法反抗。

后来我才发现,虞茗的人生太过顺遂,她甚至不觉得有钱是一种优势。

她接济我,也不是为了展示自己的优点。

甚至在她眼里,钱不是优点,钱只是钱。

所以,她才会比任何人都纯粹。

虞茗很喜欢我,走到哪都要拉着我的手。

她的手小小的,很软,一点茧子都没有。

我很怕我手上的茧会磨着她,可虞茗喜欢,抱着我的手来回蹭。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像个骑士。

公主叫我做什么,我才敢做。

公主不发话,我都不敢贸然靠近她。

虞茗也很主动,她的主动从不让人感觉轻浮,反而透露出热诚与率真。

……

可渐渐地,学校里有了流言蜚语。

就连一向器重我的老师,都暗示我注意道德和作风的问题。

我喜欢虞茗,但我也不想成为他们口中的那种人。

我一度想过分手,但我舍不得。

有谁能舍得虞茗呢?不会有,她就是最好的,是神赐。

流言越来越过分,我让自己沉浸在书本和打工中,尽量不去听它们。

但是有一天,虞茗的爸爸找到我。

他背着虞茗,让我离开她。

他说我我配不上他们家。

我当然没有同意,尽管她爸爸随后威胁过我很多次,只要虞茗不放弃,我就不会松开她的手。

我要拼了命地证明,我可以爱虞茗,我能给她提供一个好的未来。

别人女朋友有的,她也要有。

舍友给女朋友送了条手链,那么,虞茗也得有。

我发狠似的送外卖、做家教,终于攒下一点钱,给虞茗买了一条。

但是,对不起,亲爱的,我不能去你的生日会。

如果我的出现,会让你陷入嘲笑和非议,那我宁可不出现。

……

跌跌撞撞到了大四。

我鬼使神差地看起了钻戒。

好贵,我连边角料都买不起。

只能让虞茗等一等了。

很多家公司都给我发了高薪 offer,如果有人投资,我也想创业。

以后慢慢的,我就买得起钻戒了。

还会买房子,买婚纱,买一切她喜欢的东西。

我的想法被公司高层认可,我有可能提前涨薪。

当我把这个好消息要告诉虞茗时,她却跟我提了分手。

她说,她腻了。

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像个傻子。

我在期盼什么?

期盼月光能怜爱我这个蝼蚁?

不,我只是玩物而已啊。

我走了,气得把自己关了两天。

然后我意识到,我不能没有虞茗。

玩物就玩物吧,我只要比其他玩物都做得更好就行了。

我去找虞茗,然后就发现。

她消失了。

消失得彻彻底底……

我辞掉工作,仅凭各路听说,就钻进陌生的城市打探她的下落。

兜兜转转,她跑得总是那么快,连根头发丝都没留给我。

但我听说,她家破产了。

我没钱,没办法帮她还债,所以离开我了吗?

我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

积蓄花完,我只能先回北京,借住朋友家,开始研发系统。

随着人脉的拓宽,虞家的各种事情都在我面前展露。

我逐渐清醒,想通一件事。

破产,不是说说而已。

虞茗的象牙塔塌了。

她落入陌生的尘世,现在……还好吗?

你看,我就是如此割裂。

一边生着气,一边却又担心她。

……

还是找不到虞茗。

为了避债,他们一家似乎换了名字生活。

我买了很多虞茗以前喜欢的东西。

她用的护手霜,香喷喷的,我买了全套。

还有包、护肤品,只要她回来,就可以继续用。

虞茗消失的第四年,我终于见到她了。

那个晚上,我故意最后一个走,等她下班,才跟在她身后出来。

电梯从二十楼下到一楼。

短短几分钟。

却比我过去二十多年都要漫长。

她为什么假装不认识我?

她为什么总想逃跑?

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吗?

冒着被厌恶的风险,我叫住她。

帽檐扬起,我终于完整地看清她的脸。

她变得好瘦好瘦,眼里没了当年的神采。

她和徐晚星说话时,我只顾着看她的脸,差点连呼吸都忘记。

最让我震惊的是,她居然打了很多份工。

跟我当年一模一样。

她手上起茧子了。

我差点哭出来。

天知道,以前生活难成那样我都没哭过,可虞茗手上起了茧子,我却那么想哭。

虞茗说,她有男朋友了。

我不信,直到那个不怎么样的男人出现在我眼前。

……想揍他。

我这个人,一直以来还算正直。

头一次,我想为自己做件不太道德的事。

我要把虞茗抢回来。

我现在不穷了,我可以给她更好的生活。

那些欠债也不在话下。

我现在很确定自己的心意,我喜欢虞茗,喜欢她过去的纯粹,也喜欢她现在的坚韧。

某些方面来讲,我们两人很像。

……

新的一年到了。

虞茗问我,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最顽强的东西是什么?

我说,月光。

她很不解,看向窗外。

却不知道,我在看她。

我曾认为,月光坠落了。

可我看到她摔倒又站起来,生活搞不死她。

「为什么是月光呢?」她还傻乎乎地看着外面。

「因为即便身处绝境,月光永不坠落。」

我亲吻她的额头。

「我永远都爱月光。」

(全文完)备案号:YXA1v6M5zpQcg2pRw9AFPjP1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