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邀,精神状态良好

出自专栏《偷偷看你:在你心尖贪睡》

娱乐圈出走半生,归来仍是素人。

我摊牌了,我不干了,爱咋咋地吧。

从此放飞自我了。

我去搞直播,他们说我唱跳双废。

无所谓,走自己的路,瞎别人的眼。

打嘴炮我最在行,阴阳怪气更是炉火纯青。

从此娱乐圈多了一股清奇的泥石流。

直播间我靠胡说八道让骗子转我三万块,他让我看看脑子。

上访谈节目主持人被我怼得瑟瑟发抖。

就连人人望而远之的影帝都被我阴阳得嘴角直抽。

网友评曰:路过的狗都得被许知意骂一句为什么不去吃屎。

大家直呼「666」。

「许知意的知言知语很符合我当下的精神状态。」

「发疯文学爱了爱了,话说她真的能在娱乐圈待长久吗?」

「她每句话都落在了我意想不到的地方。」

「如何打败许知意?首先你得捂住她的嘴。」

就这样,姐靠嘴炮火了。

1

我很糊。

摊煎饼忘了翻面的那种糊。

娱乐圈出走半生,归来仍是素人。

我经纪人都不愿意管我,任由我自己扑腾。

「爱咋咋地吧,别犯事就行。能进厂就进,还能包吃住。」

这经纪人原话。

你听听,人言否?

进厂,这辈子是不可能的。

但是生存还是死亡,我还是很容易抉择的。

2

为了混口饭吃,我每天都会准时在某平台上开播。

主要是表演点小才艺。

有时候是唱歌。

我唱得忘我。

弹幕也不忘刷「妈呀,感觉耳朵好像被强暴了」「这位女士,你有考虑过打职业吗」「别开腔,自己人」「别折磨我了,你倒是问我犯了什么事啊!我全都招」等话语来支持鼓励我。

有时候是跳舞。

时下最热门的 K-Pop 舞。

当然我全都不会。

我只会个第三套全国少儿广播体操《七彩阳光》。

弹幕更是齐刷刷地飘过:

「哎妈,瞎了我的钛合金狗眼了。」

「怎么会有人跳个广播体操还忘动作的?很难吗?」

「大姐,同手同脚了。」

「天天看她跳我都会了,她还忘记动作呢。」

「有些人不火是有原因的。」

唱跳双废的我每天都被不同的话语鼓励着。

我很感动,主动将直播延长了半个小时。

粉丝也被我的坚持打动:「我去,怎么会有人主动加班的?」

我明白,我都明白,我也很感动。

3

在我勤勤恳恳地唱了一百八十遍《忘情水》并跳了二百三十场《七彩阳光》后,我惊奇地发现,刚进平台时靠人气攒的十几万粉丝走得只剩几千个了。

掉粉速度堪比塌房。

我清楚地知道,这是他们不懂欣赏。

毕竟,人生难得遇知己。

所以对着直播间里那伶仃的几百人,我兴致缺缺。

一改往日风格,跟直播间的网友们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有个网友问我当明星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我掐指一算:「不到一个亿。」

网友:「……」

网友:「能具体点吗?」

我:「一万八千九百四十六点七七二三八六六。」

网友:「谢谢,够具体了。」

一条夹枪带炮的弹幕飘过:「真能吹啊……」

我莞尔一笑:「那哪能比得上你?呼伦贝尔大草原上奔跑的牛都是你吹出来的。」

网友:「……」

那条弹幕还在跟我杠:「说那么多估计牛排都没吃过。」

我一寻思:「这还真吃过。」

「不会吃的是八分熟的吧哈哈哈。」

我摆摆手:「不不不,我都是每天清晨迎着第一缕阳光追着牛屁股就开啃了。」

那个网友彻底闭麦了。

又有个网友提问:「姐姐,有男朋友吗?」

我反问:「怎么不问我有没有女朋友?」

弹幕瞬间刷了起来,一水的「666」。

网友们八卦上头:「所以你有女朋友?」

我摊手:「没有。」

网友:「……」

我又道:「虽然我没有女朋友,但是我……」

弹幕又开始刷:「有男朋友???」

我一摊手:「但是我也没男朋友。」

网友:「你是懂断句的。」

我羞涩一笑:「别夸,害羞!」

网友:「……」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4

就这样和网友们友好地交流到了半夜。

离下播还有半小时的时候。

手机响了。

我接起,对面是陌生的男声。

「你好,请问是机主本人吗?」

声音四平八稳,甚至还有点好听。

我邪魅一笑,据我小学一年级被骗走糖果、初中被骗走绝版漫画、高中被骗走初吻到大三被骗了近两万块的经验推断,这肯定是诈骗电话。

估计下一句就该说我犯了什么事,需要带着什么证件去什么地方了。

无所谓,我会出手。

笑话,我一个演艺班出身的还斗不过你个业余的牛鬼蛇神。

5

我清了清嗓子:「不是。」

对面愣了两秒,随即道:「那您是机主的亲人或朋友?」

我微微一笑:「也不是。」

这下对面的不淡定了,沉默了近一分钟:「……那这手机是?」

我答曰:「手机刚偷的,我哪知道是谁的。」

对面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弹幕炸了。

我瞄了一眼,嚯,好多人。

弹幕密密麻麻的「666」。

手机里传来声音:「我不是骗子。」

我点点头:「无所屌谓,我觉得是就行。」

「……」

「我没开玩笑,我充话费充到你手机上了。」

我点头:「那充错手机这事话费它知道吗?」

「……」

那头声音明显压着火气:「我不知道它知不知道,我现在就是想跟你商量一下这话费的去处。」

我点点头:「嗯,那你有问过话费的意见吗?它的经历你了解吗?你不了解,你只关心你自己,你只想着自己的钱没有了,你却没想过它千里迢迢从电信局赶往一个陌生的地方,你有没有想过是你对它不好它才选择了离开你,你不要老是埋怨别人,你要在自己身上找找原因。很显然是因为你从来没有关心过它,你只在乎你自己,它忍无可忍才跑到了我手机上。」

「……」

对面:「……话费我不要了,你去二院看看脑子吧。」

我不满:「只让我看脑子?那眼睛呢?那鼻子呢?那耳朵、嘴巴和脖子呢?它们不配吗?你歧视显性器官?哎等一下……」

余光瞄到电脑屏幕。

那弹幕跟疯了似的,前赴后继地涨。

直播间人气直冲百万。

满屏的「666」差点闪花我的眼。

耳朵里传来嘟嘟声,我被挂了。

下一秒,支付宝到账三万元。

我愣了。

直播间炸了。

6

隔天。

我正优哉游哉地接着矿泉水,我的经纪人,哦,就是那个劝我进厂的,「腾腾腾」来到我跟前对我讨好地笑。

「知意宝贝,在干吗呢?」

声音还有亿点点夹。

我看着她刻意地微笑套近乎,又看了看手里的杯子,水流簌簌而下。

我一本正经回答:「尿尿。」

可怜的娃,年纪轻轻怎么就瞎了?

「……」

不愧是带我的经纪人,就短暂地僵了一下,立马恢复了笑容:「……哈哈哈你人真搞笑。」

经纪人的微笑很勉强,能看出来抽搐的嘴角差点都勾不上去。

我抿了一口水,再接再厉道:「哪有你的人生搞笑?」

「……」

经纪人捂住胸口:「别阴阳我了行吗?我找你来有大事。」

我笑了笑:「有什么大事能比得上我拧螺丝?」

经纪人恨不得拿大喇叭吆喝:「你上热搜了,你来热度了,你要火了!!!」

经纪人激动得原地三蹦,结果看我一脸淡然,纳闷道:「你不高兴吗?」

我看着她递过来的手机,热搜前三都是我:

#许知意发疯文学。

#许知意=本人的精神状态。

#许知意知言知语 6 姐。

我又抿了一口水,评价道:「我这一生作恶多端,这都是我应得的。」

经纪人:「……」

7

因为这难得的热度,经纪人起早贪黑地给我接了个专访。

一大早,她披头散发地握着我的肩膀耳提面命。

「记住,这是你翻身的好时机,一定要树立好自己的形象,争取多吸点路人粉!」

无所谓,我已经放飞自我了。

喜欢我的人自然会喜欢我,不喜欢我的再怎么讨好也不见得会喜欢。

专访现场,我早早来到坐在了嘉宾位上。

只不过准备了两个嘉宾位,难道等会还会来个同伙?

主持人小姐姐踩着高跟鞋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许小姐你好,我是主持人默默,欢迎来到默默访谈直播间。」

我起身握手,微笑点头。

瞥了一眼手机,直播间热度惊人。

已经好多条弹幕了,惹眼的有好几句。

「千万别让她张嘴!」

「6 姐一开口,这天都得抖一抖。」

「主持人小姐姐快捂住她的嘴!」

我:「嗯?」姐是什么洪水猛兽吗?

主持人开口了:「我看许小姐的名字非常诗情画意,想必取的时候一定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吧?」

我没吭声:「……」

没得到我的回答,主持人又叫了一声:「许小姐?」

我摆摆手:「等一下,我查个百度,哦,知意,知一般指知道、相知、知识、见解、知己、友好、知书达理等。意指心思、心愿、愿望、人或事物流露的情态……」

主持人:「……」

我还有最后一句:「本词条解释来源于百度百科。」

主持人尴尬地笑笑:「哦,那许小姐的名字真有韵味,不知道是哪个文化人给许小姐取得名字?」

我一本正经回答:「我。」

主持人愣了:「许、许小姐自己取的?」

搁娘胎里百度……吗?

弹幕满屏的「666」。

我反问道:「难道我不像个文化人?」

质疑我?

主持人尬笑:「……重点不是这个哈哈……」

槽点很多,一时之间竟不知道从何而吐。

我瞥了一眼手机,嗯,人气高涨。

又是满屏的「666」。

还有网友在那煽风点火。

「不愧是 6 姐,这一开口主持人小姐姐都懵了。」

「6 姐勇敢飞,6 友永相随。」

「许知意的嘴可以出租了。」

主持人调整好姿态满面笑容道:「我前段时间看了许小姐的直播,发现许小姐特别喜欢唱歌跳舞呢,这是有什么原因吗?」

我点点头:「有原因。」

主持人顺杆儿爬:「哦?」

我很诚实:「别的我也不会。」

主持人:「……」听出来你很诚实了。

弹幕:

「许知意,其实你唱歌跳舞也不行。」

「哈哈哈,666。」

「她是怎么做到每句话都落在我意想不到的地方的?」

我继续道:「其实我挺喜欢唱歌的,这主要是因为我初中时一位带我的恩师。」

主持人表情很是好奇:「展开讲讲。」

我娓娓道来:「那时的我年少轻狂,懵懂无知,怀着一腔热忱为了热爱的东西赴汤蹈火。我每天都会偷偷溜进我们学校废弃的体育室,在那里练习唱歌。而我的恩师就在附近做木工,他每天都会听着我的歌声做木工,终于他被我的坚持所打动。」

主持人沉思道:「难道他是隐藏的音乐界巨佬,被你的坚持所打动,收你为徒,教你唱歌了?」

我摇头:「他唱得还不如我。」

主持人:「……」

我继续道:「他被我的坚持所打动,终于站了出来,对我说,『孩子,跟我学做木工吧』!」

主持人:「?」为啥是这个发展?

我:「他说他做木工时拉锯的声音和我唱歌的声音很像,就想着我应该是个做木工的可造之才。」

「……」

主持人擦擦汗:「那许小姐会做木工?」

我:「不。我把他打了一顿。」

主持人:「……」我就不该问。

弹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去笑死了哈哈哈哈哈。」

主持人安慰我:「其实许小姐唱歌挺不错的,一直以另类的唱法和独特的嗓音深受大家喜爱。」

我感动地点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主持人:「……」我就客气一下你别当真啊!

弹幕:

「哈哈哈 6 姐的迷之自信。」

「高情商:另类的唱法和独特的嗓音。低情商:跑调且难听。」

「点开之前我从来没想过那么搞笑哈哈哈哈哈哈。」

8

主持人:「其实除了许小姐,今天我们直播间也来了位重量级的嘉宾。」

我点头,果然,接着主持人腾地站了起来:「让我们掌声有请蝉联三冠的沈庭均沈影帝!」

嚯,我也赶紧站了起来。

原来是他……

这可真是,用沈庭均的话来说叫冤家路窄。

那用我的话来说就是,回头草来了哈哈哈哈。

主持人话音刚落,沈庭均走着模特步就上来了,宽肩窄腰,甚是惹眼。

我眼直接黏他身上抠都扣抠下来。

沈庭均礼貌地跟主持人握了握手,一扭头看见我一怔,随之换上礼貌疏离的笑也和我握了握手。

三人就位。

弹幕直接炸了,热度更是一度破亿。

「哇哇哇,沈庭均!好帅啊啊啊啊!!」

「我去,沈庭均都来了,这趟直播没白来!」

「沈影帝今天穿得好辣,超了。」

沈庭均今天穿了个深 V 玫紫色西服,sexy。

我若有所思地瞄了一眼,默默吞了吞口水。

嗯,的确很辣。

沈庭均看着那条评论很纳闷:「超了,是什么意思?」

沈庭均走的是老干部风,平常不怎么上网,现在流行的网络热梗他懂得不多。

主持人慌得直擦汗:「啊这个这个这个……」

我存心想逗逗他,顺嘴接过话茬:「这你都不知道?」

沈庭均慢悠悠地瞥了我一眼,三分薄凉、三分愠怒、三分漫不经心,外加一分对我淡淡的嘲讽。

我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这么多年了,还是开不起玩笑哈。

不知道就不知道嘛,那么凶干吗?

我嬉皮笑脸上赶着讨好:「超就是超越,她想超越自己,说明你的粉丝很有上进心嘛。」

主持人:「……」

主持人笑得生无可恋:「……哈哈哈,是这个意思哈哈哈。」

我是谁,我在哪?help me!

弹幕:

「这个解释 666。」

「这个解释很合理。」

「看见 6 姐和沈影帝脚下的三室一厅了吗?都是主持人小姐姐抠出来的。」

「我怎么感觉这俩人之间的气氛剑拔弩张的?」

「楼上的+1。」

「+10086。」

「+身份证号。」

主持人尬笑半天,看我俩没点动静,尴尬地转移了话题:「听说沈影帝下一部新剧要上了,方便透露一下题材吗?」

沈庭均:「不好意思,不太方便。」

主持人:「……」

主持人恨不得原地辞职。

我有点替主持人打抱不平:「沈影帝,人家难得采访你一下,你这捂得跟商业机密似的,题材是什么很敏感的东西吗?有什么不能说的?」

沈庭均扭头看我:「你什么意思?」

他这句话说得凉飕飕的,显然对我的话很不满。

气氛陷入焦灼,主持人夹在我们中间狂飙汗。

还问我什么意思?

我一拍脑袋,恍然大悟状:「忘了沈影帝刚从美国回来,估计是听不懂中文了,你瞧我这记性。」

我忙又补上中译英:「The lady want caifang you,you see thing.」(这位小姐想采访你,你懂点事。)

主持人 and 沈庭均:「……」

你是懂中译英的。

沈庭均的粉丝闻着味来了,逮着我好一顿骂。

弹幕:

「服了,这女的阴阳怪气我们家庭均。」

「我们沈影帝一下飞机就来这采访,遇到这么个人,心疼均均。」

「有些人有点名气就来蹭我家哥哥。」

看着那些喷我的评论,我心头火起,不能忍不能忍。

啊,你家沈庭均,正宫在此,还敢叫嚣。

还有这个,什么叫「有些人有点名气就来蹭我家哥哥」?

我笑了,张口就来:「有些狗说他主人两句就开始叫。」

主持人忙打圆场:「呃,我们进入下个环节……」

我从口袋里掏出票根,眉开眼笑地交给他。

然后乖巧地等着夸奖。

快夸我,快夸我。

沈庭均看了一眼票根,脸色肉眼可见地黑了:「你买的?」

我点头点得非常用力:「嗯呢。」

沈庭均笑了:「许知意你是真的想复合吗?」

我对天发誓:「比珍珠还真。」

比真金还真!

沈庭均把票甩我身上:「《分手吧前任》?你选的什么破电影?!这就是你的诚意?」

我愣住了,手忙脚乱地接住。

一看票根。

我去,《分手吧前任》。

我记得,我买的时候它明明叫《复合吧前任》。

我看花眼了?不可能啊!

沈庭均冷笑,迈开步子就要走。

我打开手机一搜索,嗯。

的确是《复合吧前任》。

所以是哪个龟孙把我票根打印错了?!

我有苦说不出,一路小跑,边跑边嚎:「误会,都是误会,听我狡辩,啊不是,听我解释啊!」

备案号:YXX1Z9wrbOum1LKv1Sp5e1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9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