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清醒CEO整治恋爱脑

出自专栏《点到为止:浅虐人间小趴菜》

我穿越到了一个顶级恋爱脑的身上。

刚醒来,面对吃我的喝我的,对我目使颐令,威胁压迫分手的男友,我点点头说了句「好」。

然后在他惊异的眼神中,我让保镖把他从别墅扔了出去。

1.

「顾司!你起来给我说清楚!」

一个男人突然把还在睡梦中的我摇醒。

我睁开眼睛,看见的是完全陌生的面容。

我一把将他推开,终于看清了周围的环境。

这是哪里?我本来不是在睡觉吗?

我还在思索着,男人被我推开的动作弄得一愣,又惊又怒:「顾司!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顾司?这不是我昨天晚上看的小说里的角色吗?

顾司在小说中可谓是美强女主的对照组,她有疼爱自己的父母和哥哥,却硬是要嫁给一个凤凰妈宝男——徐言,和家里人作天作地。

她成功嫁给徐言后没几年,徐言就靠着她吞并了顾家的财产。

并且以不孝敬他的母亲为由,和顾司离婚了。

所以说,我现在是穿越了?

我看着眼前的男人,只能算凑活的的一张脸,五官还因为愤怒而变得扭曲,显得更丑了。

我在原来的世界可见过不少美男,当即嫌弃地反问:「你说什么?」

「你这是什么态度?」徐言有些惊异于我的语气。

但以往的经验让他底气充足,「我妈好心去和你的家人商谈婚事,你和你的家人却这样羞辱我妈!」

原来是这件事。

我想起了原情节中,徐言的母亲来找顾家父母商量婚事,言辞中对我多有贬低,狮子大开口要顾家给他们房子和股份,还要生完儿子后才能结婚。

顾家父母忍不下去,直接翻脸走人。

徐言母亲立马找到徐言告状,徐言这孝子当然是立即来找顾司麻烦了。

「和我妈道歉!」他盛气凌人,「要不然就分手!」

如果站在徐言面前的是真正的顾司,恐怕早就开始道歉挽留了。

可惜,我不是真正的顾司。

2.

我只是用一种看弱智的眼神看他,叫门外的保镖进来。

「有什么事吗?小姐。」人高马大的男人进来。

顾家父母有钱有势,对孩子们的安全也很重视,给女儿请了不少保镖。

只不过万万没想到,女儿却在感情上跌了个跟头。

我指了下待在一旁的徐言:「不要让陌生人进我的屋子,让他出去。」

保镖之前就对徐言有所不满,但因为雇主本人对徐言的态度,只能忍下。

这下见我的神色认真,上前就要把徐言请出去。

「你什么意思,顾司?」

徐言还没有认清状况,不知道为什么,平时对他百依百顺的舔狗冷淡了下来。

他冷笑几声,自信说道:「你在欲擒故纵?别玩这些小把戏。」

之前的顾司究竟给了他多少自信啊?

「等一下。」

我看到了徐言果然如此的表情,可我下一句话打破了他的幻想。

「不用把他请出去了,直接把他拖出去。」

徐言的面色转为青白。

保镖可不给他反应的时间,直接拉着他要走。徐言挣扎着,反而被保镖压制,真的物理意义上被拖走了。

别墅里的帮佣看到徐言被保镖拖下来,全都遮不住惊异,谁不知道顾小姐把徐先生当神仙一样哄着?

保镖的行动干净利落,把徐言拖出别墅后直接锁上门,留徐言一个人在地上躺尸。

「顾司!」徐言脸上充满怨恨不甘,在外面大喊,「以后你就算跪着求我,也别想我原谅你!」

我揉了揉耳朵,听到动静的管家在我身边欲言又止。

「打电话报警。」

「啊?」

面对管家的疑问,我皱眉:「太扰民了。」

管家听我的话,老泪纵横,欣慰地去打电话了。

3.

过了差不多十分钟,门外徐言的声音停止了,我才有闲心回到我的房间里。

我一大清早面对渣男,心情都不好了。

我还得理清现在是什么情况呢!

我原本是知名企业的 CEO,在闲暇时间翻了翻妹妹看的小说,结果穿越到了这本小说里,成为了里面的女配角顾司。

顾司的父母是著名企业家,膝下只有顾望和顾司这一对兄妹,从小对顾司就是万千宠爱。

只不过顾司在上大学时遇到了徐言,千金大小姐甘愿做穷小子的舔狗,给徐言包吃、包住,还找工作。

最后她落了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我用指纹打开手机,首先扫了下电话、信息和微信,发现大部分都是和徐言的互动。

我想了想,把聊天记录截了图,再把徐言拉黑了。

顾司的微信好友很少,基本局限于家人、朋友,大多数朋友圈更是只和徐言相关。

【已分手】。

我在朋友圈发送了三个字。

不一会,有个电话打了过来,上面显示「大哥」二字,我犹豫一下,点了接通。

「你和徐言分手了?」电话对面的人听起来很着急。

我说了声「嗯」,为了防止误会,补上一句:「是我提的分手。」

「没事。」顾望沉默几秒,语气不可避免带上几分轻松,「今天中午要不要回家吃饭?爸妈虽然不说,但他们最近很想你。」

之前因为徐言的事,顾司和顾家父母闹得很僵,这也是顾望小心翼翼的原因。

我说了句「可以」,对面人开心地嘱咐了我几句后,才挂掉电话。

毕竟我还要知道更多有关于顾司的信息,书中的顾司毕竟是个女配,描写得不够全面。

还有另外重要的一点,我想搞清楚自己为什么穿越,找到回家的方式。

我翻完手机,给公司人事发了条信息,让他解雇徐言,又记住了其中的大部分信息后才下楼。

4.

餐桌上早早备好了食物,只不过我刚才被徐言恶心到,没注意。

我一边吃着早餐,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管家闲聊,从他口中套出不少有关顾司小时候的事情和性格。

这样大概不会露馅了。

我准备睡个回笼觉好好打扮一下,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上面显示备注「妈妈」二字。

「顾司!你有没有良心?」

接通那一刻,电话里瞬时传出尖刻的声音,我把手机从耳边拿远。

我还以为这电话是顾家的,没想到是徐言的母亲,要不然早把她一起拉黑了。

「我告诉你,我是不会认你这恶毒的女人做我们家媳……」

「嘀——」的一声电话被我挂断,我熟练地将电话拉黑。

「我上去睡觉,等到快要中午叫我,我要回家吃饭。」

徐言和他母亲的冲击力太大,我得修养好心情。

我回到顾家客厅时,沙发上正有两个人坐等着,在见到我后眼睛迸发出巨大的惊喜。

他们已经从顾望那里听来我分手的消息。

「都瘦了。」顾母上前来,把我在来的路上打乱的头发整理好,轻声温柔道:「赶快进去吃饭吧!」

顾父站在顾母的身后,虽然强装紧绷着脸,但也不自觉地把视线放在我的身上。

顾家是典型的严父慈母家庭。

我跟着顾母的脚步入座,顾望此时也从公司赶了回来,刚好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

「小司之后想做什么?」顾母很疼爱自己的女儿,没多久就给我夹了一碗菜。

「我想进公司学习。」我淡淡回答。

5.

饭桌上有一刻沉默,顾父把碗筷放下,语气严肃:「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好了好了,孩子才刚回来就训话是怎么回事?」顾母有意打圆场,拍拍顾父肩膀后,随即又把头转向我,「怎么突然想去公司了呢?」

「想和哥哥学习。」

这可不是我瞎编的,而是看过顾司的备忘录和日记,里面有几笔写出她对哥哥的仰慕和隐含的几丝嫉妒。

「……」顾母停顿了几秒,「哥哥要做的事情很多很累,我怕你太辛苦。」

顾父也跟着附和:「你就是想一套做一套,之前的小提琴课程先别落下。到时候有个相亲会,你去参加一下。」

顾父顾母是早年白手起家的,思想偏传统,教育方针是男孩子要好好教育,以后继承公司;而女孩子要学习音乐,绘画方面符合淑女印象的内容。

顾司曾在小时候也想和哥哥一起学习,但顾父顾母只说她是家里的小公主,不用学那么累的东西。

可是顾司在长大后,没有成为顾父、顾母理想中的名门淑女,而是和徐言纠缠不清。

说实话,我能理解她想摆脱父母影响的想法,但我无法认同,她摆脱的方法居然是向另外一个烂男人投诚。

「不用了,我想进入公司是认真的。」我有模有样地放下碗筷,「从基层做起。」

这下没等顾父、顾母答复,顾望先说话了。

「我觉得小司的提议挺好。」

我看向他,他朝我一笑。

「爸,妈,我是认真的。」我与他们两个对视,最先败阵下来的是顾母,揉了揉我的头发。

「如果累了的话,不要硬撑着。」

顾父看另外两人支持我,自然也没有反对的理由,只是提点了我几句,饭桌上又回到其乐融融的氛围。

6.

吃完饭,我和顾父、顾母聊了会儿天,便准备回别墅。

顾望提出亲自开车送我,我没有理由拒绝。

「小司变得不太一样了。」他开车,通过后视镜观察我,我丝毫不紧张,点头应是。

我自知是无法百分百完全扮演顾司的,所以在一些方面没有刻意遮掩。

我比顾司在态度上冷淡许多,在顾父、顾母眼里是因为失恋和叛逆。

没有人会刻意怀疑,人的壳子里突然换了一个人。

因此,在别墅门口,顾望只是叮嘱我多多和顾父、顾母联系,好好照顾好自己。

我想起刚刚顾望支持我进公司时,心口流出来的一股暖意。

我好像知道要怎么回去了。

我以一名实习生的身份进入了公司。

说实话,处理公司的事务对我来说得心应手。

我在前世是一名家境不太好的小镇做题家,一路卷到了 TOP1 的大学,后来又在公司从底层一步一步爬到了 CEO 的位置。

如今我作为实习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人事部主管知道我的身份,但我没说,他也不会透露给大家。

这些天我和同事们也相处得蛮不错,不过除了个别人。

「哎呀,你们别夸他了,我都不好意思了。」坐在我对面的陈微涂着手指甲,挥挥手。

旁边围着一群八卦的同事,其中有个人,兴奋提问:「陈姐……你男朋友真是?」

「别瞎说!」陈微娇嗔看了一眼那个同事,语气暗含炫耀,「他现在还在二十层上班呢。」

公司二十层以上是大领导的办公室。

围着陈微的同事纷纷「哇哦」了一声,她满足地把美甲油收起来,凑过来我这边。

「还在做策划案呢?」陈微看了一眼我的电脑,阴阳怪气道:「你可真努力。」

或许是我没有像其他同事一样捧她的臭脚,让她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我身上。

「谢谢夸奖。」我把目光在她身上停了一下,就回到我的电脑上。

她「哼」了一声,转回身在自己的座位上玩手机。

7.

在去洗手台洗手时,在我旁边的小姑娘也是实习生,不过比我早来几个月。

「顾司,你别在意陈微的态度。」小姑娘用力搓手,愤愤不平道:「她仗着有后台,天天在办公室摸鱼吹嘘,不夸她的都会被排挤。」

我安静地听着小姑娘的吐槽,包括她做策划案陈微直接拿走她策划案的点子,以及她要实习生端茶、倒水一些事情。

我更好奇陈微的后台是谁了。

还没想好要怎么钓出陈微的后台,陈微就把这个机会送给我了。

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陈微敲敲桌子。

「把策划案给我看一下,我看看哪里还要改的。」

正如小姑娘所说,陈微做起这种事情是理直气壮,她不太敢压榨公司里的老油条,对于初入社会的实习生可就不一样了。

我乖巧点头,陈微满意地拿走了我的策划案。

她可没问我那个策划案是不是废稿,是哪个活动的策划。

第二天,陈微怒气冲冲地走进办公室,把我拉到楼梯间。

她眼睛瞪大,里面还有血丝,「你玩我是吧?」

「不是你自己拿走策划案的吗?」我当然知道她说的是哪件事,说出了夸奖的语气,「说实话,很少见你这种策划案都不仔细看看的人。」

陈微居然直接把策划案交上去了,虽然这是我计划的,但我还是感到不可思议。

我遗憾地为陈微默哀。

8.

「你以为你这样能对我造成什么吗?我会让你丢掉这份工作。」

陈微嘲讽地看我一眼,当着我的面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阿言,我想你了,我现在在公司。」

她瞥了我一眼,「我在公司被欺负了,你现在快来公司好不好?」

挂断电话后,陈微抬起下巴,高傲地对我说:「你现在在办公室里,当着大家的面对我道歉,我还能原谅你。」

我立刻答应了这要求,「好啊,那我们现在回去吧。」

陈微有些意外,不过她很快认为我是怂了,一步一摇地走回了办公室。

「好了,现在你可以说了。」

陈微进去后大声地说了一句,办公室其他人停下工作,打量着我们两个。

「嗯……说你抢实习生策划案,让实习生为你端茶、倒水,对不顺眼的同事进行排挤?」我笑眯眯。

「说实话,你蠢得有些惨不忍睹了。」

我说完前面几句后,办公室有一瞬间的寂静,与之配对的是陈微又青又白的脸色。

「说得好!」

不知道是哪个小年轻出来支援了我一声,昨天在洗手间吐槽的小姑娘眼睛亮晶晶地看我,鼓起了掌。

陈微本身在公司的人缘不太好,若不是她有后台,部分人才懒得陪她演戏。

此刻见有人敢当面反驳陈微,大部分人都站在我这边,跟着小姑娘一起鼓掌。

办公室响起的掌声刺激到了陈微,她用颤抖的手指着我:「你……」

「怎么回事?」

背后的办公室门口传来熟悉的声音,陈微和见到救命稻草一样,冲过去,委委屈屈地诉说:「言哥,这个实习生乱写策划案,还跟我顶嘴。」

「别听她瞎胡说!」旁边的同事忍不住插嘴,替我说话,「明明是她……」

即使早有预料,可听到徐言的声音时,我还是绷不住了。

「这里没你插嘴的份。」徐言没有认出我的背影,不耐烦地走过来,「公司不需要这种实习生……」

他见到我的脸时停下嘴巴。

「言哥?」旁边的陈微拉他的手。

「我不知道我们公司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一位领导。」

我勾唇轻笑,「你是我们公司的人吗?」

9.

徐言这几日都没来公司,反正公司的职位是顾司给他挂名的。

他不想来就不想来,也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辞退了。

「小司。」他反应过来后,眼神不自觉地带上哀求,「别在这里闹,回去我们再谈谈行吗?」

陈微不可置信地想要拉回徐言,却被他一把甩开。

我厌恶地看着他们两个拉拉扯扯,说了句「滚」。

「小司,陈微她不是故意的。」

徐言皱起眉来,他愿意放低姿态做戏,前提是我永远在下面给他做垫。

在他眼里看来,他刚刚已经给我台阶下了,是我不识好歹。

「你善解人意……」

「我是说你们俩一起滚。」我已经打开手机,打电话给门口的保安。

「人事没有告诉你,你已经被辞退了吗?」

徐言愣住了,随后才打开微信,拉到下面,看见人事发来的消息。

他之前虽然和我吵架了,却依旧认为过不了多久,我会去求他。因此这几天醉生梦死,压根没有看微信。

意识到我是认真的,他也顾不得什么脸面了,本来按照他的学历,是没有资格进公司的,他之前这么嚣张,只不过吃准了顾司。

「小司,我错了,我不应该对你说重话。」徐言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变脸速度令人咂舌,「都是陈微蒙蔽了我。」

陈微在旁边站着,不知道事情为什么发展成这样,听到徐言指责她,眼眶都红了。

但她不敢说徐言,只能把矛头对准我:「言哥,她不识好歹就算了,你不用这么温柔。」

「我对曾靠女友吃饭,还把小三带来的凤凰男不感兴趣。」我退后了几步,又看着陈微,「你也不用舔了,他早就不是公司的人了。」

我之前只是翻了顾司原来的手机,不知道还有这样的情况。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徐言是拿着顾司的钱和人脉去养陈微。

我也不是什么好心人,懒得替他们遮掩。

周围人哗然,看徐言陈微二人跟看奇葩似的。

「你以为我稀罕这份工作吗?」徐言见面子已失,而我又不再像之前一样,终于撕下伪装的面具。

10.

他忍受不了他人异样的目光,想要离开办公室,却被陈微拦住,打了一巴掌。

「你这个王八蛋!骗子!」陈微把桌子上的资料打在徐言脸上,「说什么你是公司老总,就一吃软饭的小白脸!」

「哈?我是小白脸?」徐言将陈微推倒在地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有本事你别拿我送你的包啊?臭不要脸!」

「你混蛋!」陈微上去抓花了徐言的脸。

刚刚还在我面前情投意合的男女厮打起来,有些人看热闹不嫌事大拿出了手机录像,直到保安来了,他们才被制现。

程思在见到我后愣住了,随后也带上笑容。

如同许久未见的老友般,在握手之后给我一个拥抱。

合作谈得很顺利,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算得上是程思一手教上来的徒弟。

4.

「谢谢你。」在谈完正事后我又郑重地向程思道谢,上次分别得实在突然。

「如果没有你的话,我可能真的一直跟在徐言屁股后面,做出各种蠢事。」

「那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她反问我,那双眼睛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很好。」我毫不犹豫。

「要改变自己的道路,仅仅依靠他人是不够的,当然要自己率先做出改变。

我会把更多的心思放在工作上。

即使这样很累,我却总是能在看见公司正常运转时收获快乐。」

程思听完我的话后笑而不语,举起酒杯。

「你现在可以出师了,合作愉快。」

我怔住了,随后和她相视一笑,同样也举起了酒杯和她一碰。

「合作愉快,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

备案号:YXX1401692Zs29XGd9IJnXR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