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澡要完

出自专栏《柴米之争,少女必胜》

(1)

晚上十点,我刚在峡谷结束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室友拎着个洗澡篮子气冲冲地走进了宿舍,一边走还一边念叨着:「恶心死我了,恶心死我了。」

宿舍其他三人见状瞬间都紧张了起来,寝室长最先发问:「咋滴,你又在浴室里看见奥利给了?」

我们大学宿舍没有独卫,洗澡要去专门的浴室,我这个室友每次都喜欢等到浴室快关门的时候才去洗澡,原因是那时候人少水流大。

室友前几天踩着点去洗澡,一进浴室就直奔常用的隔间,没想到冷不丁看到了一坨褐色不明物体。

那天室友恶心得澡都没洗,直接拎着洗澡篮子狂奔回了宿舍,声泪俱下地告诉我们:「三排末尾以后不能再去了!」

那天我们宿舍都很伤心,毕竟三排末尾那个隔间是我们宿舍公认的浴室最佳隔间,水流不大不小正适中,因为处在浴室末端私密性也很好,可能这也是导致它惨遭毒手的原因。

「不是,比那还恶心。」室友的脸都变绿了,咬牙切齿道,「我这次,在浴室里看到了一个老头儿。」

「老头儿?」另一个室友疑惑道,「女浴室里怎么会有老头儿?」

「就是老头儿!」室友咬牙切齿地又重复了一遍,「真是恶心死我了!」

因为我这个室友老遇见奇葩事儿,以下就称呼她为奇奇吧。

奇奇深呼吸了几下,开始跟我们讲她刚才去浴室的经历。

我们学校浴室冬季是晚上十点半关门,九点半左右,奇奇拎着洗澡篮子出门,五分钟后,她到达浴室,经过一番仔细勘探,选择了一个各方面都还不错的隔间。

此时一切都很顺利,浴室里也没几个人,大家都在用心地洗澡,正当奇奇往头上抹护发素时,突然听到了一个男声问:「里面还有人没有?!」

这声音听起来很近,似乎已经进了浴室,奇奇吓得一激灵,连忙大声道:「有人!」

另外几个女生也跟着大喊「有人」。

那个男的没再吭声了,似乎已经走了。

但奇奇此时也没心思慢慢洗了,匆忙冲去了身上的泡沫,开始擦身体准备穿衣服。

奇奇刚穿好衣服就听到了一声尖叫,随后一个女生光着身子跑了进来,同时还伴随着刚才那个男声带着口音的叫嚷,具体奇奇没听清他说的什么,但大致意思应该是:这人怎么光着身子往外跑,浴室快关门了还不赶紧走,等等。

我们浴室有两个部分,一个是更衣区,一个是淋浴区,那个女生洗完澡打算去更衣区穿衣服,没想到有个老头儿拿个拖把在更衣区站着!

此时奇奇无比庆幸自己没脱光了才进来,她只把外套放在了外面更衣区的柜子里,毛衣裤子都放在自己隔间里了。

女生一边哭一边请求奇奇帮她把衣服拿进来,奇奇连忙穿好衣服走出去,没想到那个老头还拿个拖把在更衣区站着,双眼还一直往淋浴区里面瞅。

奇奇怒了,这老头明摆着是故意的。

奇奇直接跟老头说里面还有人在洗澡,这里不能进,让老头赶紧出去。

没想到老头比奇奇还凶,叫嚷着现在时间到了,让浴室里的人赶紧都走。

此时另外也有女生出来,说现在还不到十点,距离浴室关门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他不能随便就进女生浴室。

谁知道那老头还倚老卖老,指着女孩们的鼻子开始骂人,说她们不懂得尊重老人,说现在大冬天的他等到十点半会很冷,手脚都冻烂了吧啦吧啦的。

反正一通胡言乱语蛮不讲理。

女孩们让他先出去,说这里是浴室更衣区。

谁知老头闻言却梗着脖子道:「这又不是你们洗澡的地方,我为啥不能在这儿?!」

奇奇说到这里咬紧了牙关:「那臭老头子实在太恶心了,比屎恶心一百倍!」

宿舍其他人闻言也都义愤填膺地点了点头。

老头儿就是不走,女孩们没办法了,留几个人在楼上看着老头,另外几个人下楼找了看管浴室的阿姨。

阿姨上来第一反应是,她不知道老头偷摸上来了,接着又好言好语劝走了老头。

那老头走之前还骂浴室里的女孩们,说她们还大学生呢,不知道尊重老年人,没素质,应该给她们记处分。

女孩们都很生气,纷纷跟阿姨说不能再让这样的人来打扫女生浴室,阿姨说这是学校招的人,还说她之后会好好说说老头儿,保证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

「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我们走的时候那老头还没走,还在浴室门口瞪我们。」

奇奇咬牙切齿道:「咱们学校浴室真是绝了,骚操作太多。」

其他人纷纷点头,七嘴八舌地开始骂学校的垃圾浴室。

在 XX 理工大,只要你吐槽浴室,绝对会引发一大票附和。

我们学校浴室有个诨号—「皇家」浴室,同学们都笑称浴室是有钱人才去的地方,毕竟随随便便洗一次澡都要十块钱打底。

浴室是插卡出水,校园卡插上就秒扣一块钱,随后按时间计费,扣费快就不说了,关键是浴室里的水流还特别小,让你想快点洗完都没办法。

除了水流小扣费快,浴室的水温还经常阴晴不定,有时候烫得要死有时候又变成了凉水。

前几天我去洗澡,前半段洗得好好的,正打算冲头上泡沫时,热水突然变成了凉水,我慌忙躲到一旁,本以为过一会儿水就会重新变热,但我看着校园卡足足跳了三块钱,水温都没有再次变热。

最后我没办法,只好用凉水冲干净了头上的泡沫,回来后直接就感冒了。

校园表白墙上也经常有人吐槽浴室,但根本没什么用,浴室依旧是那副鬼样子,现在还又叠加了一个色老头 buff。

吐槽归吐槽,但又不能不洗澡,同学们也只好咬牙默默忍耐。

(2)

这件事发生后没多久,有一天我忙社团活动忙到太晚,去浴室的时候也接近十点了,奇奇跟我一起。没错,即便遇到了两次大无语事件,奇奇依旧没放弃踩点去浴室洗澡。

去之前我还有点担心,跟奇奇说咱不会遇见那个老头吧。

没想到一语成谶,洗到一半儿那老头还真来了,这次他更嚣张,先是一声不吭直接走进淋浴区,接着大声叫嚷道:「时间到了,浴室要关门了,里面的人赶紧都出去。」

浴室里响起一片尖叫声,有个女生怒斥老头,让他滚出去,没想到老头直接走到了女生的隔间前。在此提一下,我们学校浴室虽然是隔间,但并没有门。

所以那个死不要脸的老头,就直接站到了正在洗澡的女生面前。

女生吓死了,大声尖叫着让他滚,老头就站在那儿,指着女生骂她没教养什么的。

此时我已经穿好了衣服,见这情景再也忍不住了,跑到女生跟前挡着她,问老头想干什么。

老头还特别有理,说:「我要干啥,我让你们赶紧走,每次都是你们拖延时间,现在要关门了,赶紧滚蛋!」

我气得脑袋瓜嗡嗡的:「该滚的是你!那么大年纪了还不要脸,在女生浴室偷看别人洗澡,老流氓死变态!」

老头一听恼了,瞪着眼还想动手打我,此时奇奇和浴室里的其他女生都围了过来,老头看了看四周,转头就想走。

众人岂能这样放过他,奇奇一把拽住了老头的衣服,老头死命挣扎,对拦住他的女生们污言秽语地辱骂。

此时楼下负责看管浴室的阿姨总算长出了耳朵,跑到楼上问咋回事儿。

阿姨看到老头儿后苦着脸道:「陈师傅,你怎么又跑上来了?」

老头还一脸不服气,说:「我咋跑上来?你说我咋跑上来!我来打扫卫生的!一群 X 娘养的还骂我,没素质的东西……」

看他那副从头到尾都理直气壮的模样,仿佛他趁着别人洗澡的时候进女浴室天经地义,真是人至贱则无敌。

阿姨让老头少说两句,接着又用老一套糊弄我们,保证这种事不会再有下一次,让我们先回去。

奇奇闻言不服气道:「上次您也是那么说的,这中间还没隔一个星期呢,就发生第二次了,谁敢信你的话!」

阿姨噎了下,有点恼火地看着奇奇:「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

「你拿什么保证,下次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怎么办?」

「你这孩子怎么那么犟呢?那你们说现在要怎么办?他都那么大年纪了,你们总不能打他一顿吧?」

此时刚才那个被骂的女生怒道:「我要报警,这死老头的行为已经违法了,你们管不了,警察总能管!」

阿姨一听连忙道不能报警不能报警。

老头此时也用力挣扎了起来,女孩们合伙按住了他。

被骂的女生直接拨通了报警电话,阿姨一听急了,慌忙道:「别报警,他是你们学校刘主任的亲戚,报警了事儿就闹大了。」

好家伙,我说这老头怎么那么猖狂,敢情是有亲戚当领导。

女生没搭理她,继续打电话报警。

阿姨见状叹了好大一口气,埋怨道:「不就是被看了几眼,至于那么较真吗?」

我闻言冷笑道:「要是你自己被这老头看光了,或者你女儿被这老头看光了,你还说得出这话?」

阿姨翻了我一眼,说:「你们就是认死理儿,行,我也懒得管你们,反正回头受影响的也不是我。」

奇奇闻言道:「那你就闭嘴吧,还在这哔哔啥!」

我们学校是新校区,附近的警察局过来需要一段时间,其他的女孩陆陆续续都走了,就剩下我、奇奇还有刚才那个女生,后来知道她叫严婷。

我们仨一起等着警察来,其间阿姨还一直劝我们算了回宿舍吧,我们没搭理她。

没过多久,来了两个学校保卫处的人要把老头带走,说事情他们已经了解了,会好好批评教育一番老头。

一开始我们还以为他们是警察,但他们只带走老头不要我们跟着,我就意识到事情不对劲了。

我问他们是哪个警局的,他们含糊其词,我举着手中的手机道:「冒充警察可是违法的,你们想清楚了再说。」

那两人才说他们是学校保卫处的。

好家伙,这是在演我们啊,为了个不要脸的色老头,至于吗?

那两人也加入了劝说我们算了的队伍,我们一概不理,专心致志等着警察叔叔来。

大约十几分钟后,警察终于赶过来了,警察过来后先通知了我们的辅导员,然后带着老头和我们一起去了警局。

由于老头态度嚣张,且情节恶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老头最终被罚款五百元以及拘留五日。

事情结束后,我们辅导员也过来了,奇奇和我虽然跟严婷不是一个专业的,但是同一学院同一个辅导员。

辅导员过来后第一句话是:「发生那么大事儿,你们怎么不事先跟我说?」

我们仨面面相觑,浴室的问题早就被反映烂了,学校也没管过,我们下意识就觉得学校里的管理人员不会管这件事儿。

辅导员叹了口气:「你们还年轻,有很多事不知道怎么妥善处理,太容易冲动了,以后再有类似的事件,记得先跟我说知道吗?」

严婷闻言道:「夏老师,我觉得这件事我们处理得挺妥善的,我们报警让变态得到了处罚,难道不对吗?」

辅导员道:「这件事你们不报警学校也会处理,但你们报警了,就会对你们和学校造成影响。」

「学校要是会处理,那老头就不会那么猖狂了。」

「你们又没跟我说,怎么知道学校不会处理?」辅导员说着说着还来了火气,「你们就是太自以为是,我理解你们年轻容易冲动,但做事前总要过过脑子吧!」

严婷闻言也火了:「我觉得我们跟学校说才是不长脑子,学校浴室扣费快水流水温问题同学们反映过多少次了,有人管过吗?学校的那些领导有设身处地为学生考虑过吗?你们只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反正被变态偷看、被迫洗凉水澡的又不是你们。」

「你别混淆视听,浴室的问题学校一直在想办法处理,我说的是你们擅自行事的问题。」

「都处理一年多了还没结果,就是一直拖拖拖,然后当问题不存在,这就是学校处理问题的方式,这让我们怎么相信学校?既然学校无法令人信任,那我们只能自行解决。」

辅导员闻言冷笑道:「你们是这个学校的学生,所以你们必须相信也只能相信学校,如果不相信学校,那你们为什么还要在这里读书?」

我闻言忍不住道:「夏老师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在威胁我们吗?我们只是报警抓了一个变态老头,我们有什么错?」

谈话就这样不欢而散。

辅导员的态度让我们大跌眼镜,也让我们深刻明白了什么叫做屁股决定脑袋。

事情到这里还没结束。

没过两天我们发现,我们三人被学校浴室拉黑了。

(3)

还是那个看管浴室的阿姨,她把我们拦在门外,禁止我们去浴室洗澡。

我们问凭什么,阿姨说,因为我们严重违反了浴室的管理条例。

我们又问具体违反了什么条例。

阿姨不理我们了,总之就是不让我们进,还说这是领导的决定。

我们没办法,只能给辅导员打电话,问学校凭什么不让我们去浴室洗澡。

辅导员一开始没理我们,过了很久后才道:「现在知道找我了,你们怎么不去报警了?」

奇奇翻了个巨大无比的白眼,硬生生把到嘴边的国粹忍了下去,毕竟大学还剩三年,我们总不能三年不洗澡。

辅导员让我们先回去,他去想想办法看怎么处理。

听他那么说,我们心里不免又对他改观了一些,辅导员虽然屁股有点歪,但好歹没有不管我们。

我们回去后查阅了一番这浴室的来头,才知道我们大学浴室是校外企业承包的,日常的经营管理也由校外企业负责,看管浴室的阿姨,大概率是企业的职工。

同时浴室也受学校基本建设部的管辖,保证企业不会损害学生们的利益。

学校基本建设部,简称基建部,是个存在感很低的部门,但校内几乎所有的商业承包项目,包括新校区的规划建设都由他们负责,可以说虽然存在感低,却十分重要。

我们在学校官网上查了学校基建部的领导班子,很快就看到了阿姨当时口中的那个刘主任,好家伙,这不就对上号了。

此时辅导员也打电话过来,欲言又止道:「我刚才问了,他们说要你们过去跟大爷道个歉,大爷从警局出来后就要死要活,说没脸见人了,这会儿还在医院躺着呢。」

笑死,那老变态还知道要脸?知道要脸就别干那么恶心的事儿啊!

让我们跟那个老变态道歉,门都没有!

辅导员说:「那你们以后都不去浴室洗澡了?你们跟我过去一趟,剩下的都交给我,你们什么话都不用说,我来解决。」

严婷看了眼我和奇奇,我们俩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

严婷对辅导员道:「夏老师,您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但我们绝对绝对不会跟那个老变态道歉,因为我们什么都没做错,这是我们的底线。」

辅导员有点急了:「你们仨小姑娘怎么那么倔呢?你们只要跟我走一趟,这件事就解决了,就做出一点儿妥协都不行吗?」

严婷道:「不行!如果我今天选择妥协去道歉,我可能会膈应一辈子!」

辅导员见说不动,只好让我们再好好考虑考虑。

挂断电话后,我们三人都沉默了,毕竟我们三人都是正值妙龄的青春美少女,对于三年不能洗澡这事儿还是挺惆怅的。

片刻后严婷突然道:「走,我请你们去市区做大保健!」

大保健是不可能大保健的。

我们去了一个普通的浴室,现在时代变化了,普通的澡堂子早就没落了,这家也没几个客人。

因为人少,浴室里面也格外干净,淋浴着温度适中且强劲的水流,奇奇满意地舒了口气道:「这是我来学校后洗得最舒服的一次澡。」

此时我脑海里突然有了个想法:「要不然,咱们在学校周边开个浴室吧。」

奇奇闻言道:「咋整?」

「你们看,咱们学校的浴室又贵又不好洗,同学们早就不满了,如果我们在学校周边开一家各方面条件都很好的浴室,一是肯定会有市场,二是也能方便同学们。」

「可我们要怎么开?我们没有钱,对开浴室也一窍不通。」

还没等我说话,严婷就率先开口道:「我们可以找浴室老板合伙,现在家家户户都有暖气热水器,普通浴室在市区几乎没市场了,但在大学周围可是刚需,至于钱方面,学校有大学生创业资金,我们还可以找同学们众筹!」

「众筹?」

「对!众筹!」我激动道,「众筹可以,毕竟同学们苦那个狗比浴室久矣,我相信会有人支持我们。」

严婷也跟着道:「我在学校创业就业处工作,申请大学生创业资金这事儿包在我身上!」

「说干就干,那我们回去就把项目计划书先搞出来!」

我们三人说完都很激动,出去后首先找老板商讨了一番,浴室老板听得津津有味,表示这个项目听上去很可行,如果我们能成功做出一份计划书,并且筹集到钱,那他可以帮助我们一起经营浴室。

(4)

我们仨干劲儿十足,一回到学校就开始忙活起来了,同时,我们也得到了一员大将的协助,学校就业处的吴老师听完我们的计划后,表明会全力帮助我们。

我们写的计划书,也是她帮我们修改了许多稿过后才搞定的。

与此同时,我们找到了学校的学生会主席,一名大三的学长,帮助我们筹备众筹的相关事宜。

然而正当我们热火朝天地忙活着建校外浴室时,辅导员突然让我们去他办公室一趟。

我们问是什么事。

辅导员说见面再说。

把我们仨同时叫过去,还能有什么事儿。

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这种情况,我们也只能硬着头皮过去,进办公室之前,我和严婷打开了手机录音,奇奇则提前拨好了报警电话。

做好一切准备后,我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门,办公室里就三个人,辅导员、变态老头,还有一个肥头大耳跷着二郎腿的中年男人。

我们刚进去,辅导员就把我们身后的门关上了。

办公室里三个坐着的地方,辅导员和中年男人是女中豪杰,就是做事太莽了些。

严婷还有点不好意思,说那时候情急只能想到这个办法,现在想想也觉得太冲动了。

学校北门也很快就放开了,然而老板还没开心两天,学校突然下发文件说要整改浴室。

如果学校浴室整改好了,北门就算放开也无济于事,学校浴室仅凭在校内距离近这一点就能秒杀熹光浴室。

但又不能不让学校整改,毕竟这是好事儿。

我们无奈,只好紧急给熹光浴室转型,仿照市面上的洗浴中心,缩减洗浴区面积,增添桑拿房、电竞区、桌游区等项目,没有按摩技师,却有免费的水果饮料,把熹光浴室打造成了具有学生特色的洗浴中心。

这种改革让熹光浴室很好地生存了下来,即便后面学校浴室整改好了,熹光浴室也依然有可观的客流量。

半年后,刘国志因利用职务之便侵占公共资产锒铛入狱,学校趁着暑假好好修缮了教学楼的外墙,其他各项生活设施也都在逐步整改。

而作为熹光浴室投资人的我们,摇身一变成为了小富婆,剩下的大学生活过得别提多滋润了,这也是因祸得福吧。

备案号:YXX1ZwPwYpC35danAUr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2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