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老公

出自专栏《滚尘:婚姻的耳光正响亮》

老公做了心脏移植后就像换了个人,生活习惯全变了。

他每天睡觉前格外注重鞋子的摆放位置。

一天,闺蜜给我发消息:「他不是你老公,你老公早心脏移植手术失败去世了!」

我上网发帖:「什么情况下会十分注重睡前摆放整齐鞋子?」

回:「鬼会根据床前鞋子的摆向来判断床在哪里?」

1.

我手心开始出汗,望向正仔细摆放自己鞋子的马毅,后背发凉。

三个月前的马毅还是个粗线条的直男,上床睡觉从来都是把鞋子乱甩的。

做完心脏手术后,他格外注重保养。

会定期护肤,皮肤都比之前白了很多,但是看起来有点不健康。

我总以为是做完手术之后带来的后遗症。

「怎么了,一直看着我。」

他忽然把脸贴得很近,死死盯着我。

「没事,我看看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哦?谁给你发信息了?」

他斜着眼看我手里的手机。

我吓得立刻按灭手机,干笑道。

「没有,陈晨问我明天要不要逛街。」

「哦,可是这段时间我想你多陪陪我,我感觉不是特别舒服。」

他捂着心脏,意味不明地看着我。

「可是,我和陈晨都已经约好了。」

我想去找陈晨问清楚短信的意思。

「是吗?」

就在我紧张的时候,他一把抢过我的手机。

他知道我的密码!

他利落地解开手机,应该是看到那条消息了。

他忽然把鼻尖凑过来在我脸上嗅着味道,可我却感受不到他的呼吸。

我注意到他眼睛的黑色瞳孔部分居然开始缩小。

他就这么贴着我的脸,把嘴一路滑到我的耳朵旁。

小声地在我耳边说,「老婆,撒谎可不好。」

那种感觉既诡异又恐怖,我全身鸡皮疙瘩立起来。

就在我想着现在怎么逃跑的时候,他忽然笑出声。

「老婆,你怎么这么不禁逗啊!和你开玩笑呢。」

他宠溺地摸着我的头。

「你不会真的相信陈晨说的话吧?你可是全程陪着我做手术的,我死没死你还不知道吗?」

确实,马毅自从要做心脏移植手术我就全程陪同。

如果他手术失败,我怎么可能会忘记呢?

我不知道为什么陈晨会忽然给我发这种消息。

看着马毅熟悉的脸,我还是选择相信他。

「嗯,她应该在和我开玩笑呢,我相信你。」

听到我这么说,马毅很开心。

他搂住我,「好了,快睡觉吧。」

我习惯性地窝在他怀里,听着他心脏的跳声。

一声一声,很平稳。

看来是我想多了,我安稳地睡去。

半夜我被一股冷气冻醒。

我还是在马毅怀里,但现在的他浑身散发着寒气,没有一丝温度。

脸色青白,就像一具死尸。

我颤抖着用手去探他的鼻息。

没有呼吸!

我脑子里又开始想起白天陈晨给我发的消息。

「他不是你老公!」

我连滚带爬地去了客厅,开始拨打陈晨的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才接通。

陈晨好像知道我要问什么,急切地说。

「小云,马毅早就死了,你在三个月前亲自举办的葬礼,我来参加过的。」

「什么?我为什么没有印象?」

「现在的马毅不是你老公,你一定要小心他!」

「你说清楚,他是谁?」

短短两句话已经信息量爆炸,我很想知道真相。

「老婆,你在和谁打电话啊?」

听到马毅的声音,我吓得一哆嗦。

转过头,就对上他的眼睛。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的身后,头就虚搁在我的肩膀上!

我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

心脏疯狂地跳动,我硬着头皮说。

「陈晨半夜睡不着在找我唠嗑。」

「嗯,这么晚就别唠了,小心明天精神不好。」

他虽然这么说着,但眼睛却吊在我的手机界面上。

「呵呵,好」我干笑两句,直接挂上电话。

「你先去睡,我先上个厕所。」

现在这种情况我是真的睡不着,只能随口扯理由。

「那行,你早点来睡。」

他踮着脚往房间里走。

没错!他踮着脚后跟在走路!

我记得有一个说法,鬼会踮着脚走路。

说真的,现在的情况来看,陈晨的话真实性比较大。

我反锁住厕所门,坐在马桶上开始发帖子。

「什么情况下会十分注重睡前摆放整齐鞋子?」

几分钟后,帖子就陆续有人回复了。

大多数都是没有什么借鉴性意义的内容。

直到有个叫谨心道长的人回复。

「鬼会根据床前鞋子的摆向来判断床在哪里。」

「那有什么办法可以测试对方是不是呢?」

谨心道长回复说,「那我就教你一个最简单的吧,就是你晚上上床睡觉时,一定要记得把两只鞋子摆得头尾不一致。」

「好,谢谢。」

我把平台里的所有币都打赏给他。

深吸一口,我鼓足勇气打开厕所门。

房间里静悄悄的,马毅居然不在房间。

我看着床前他被摆放得整整齐齐的鞋子,上前把他的鞋子前后里外朝向都打乱摆放。

接着我上床假寐。

十几分钟后,马毅走回房间,脸色如常。

可是他迟迟不上床,不停地在床边绕圈打转。

「怎么了?」我问。

马毅在床边绕圈,问道,「老婆,床在哪,我怎么找不到了?」

和帖子里说的一样,他找不到床的位置了。

我挪到床边,用脚把他的鞋摆正,之后又躺回去。

马毅这次很自然地走回他睡觉的位置。

「刚刚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被人蒙住眼睛一样。」

他靠在枕头上奇怪道。

「可能是你刚做完心脏移植,会有一些后遗症吧。」

我极力忍住嗓子里的尖叫,一本正经地回答。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我时刻注意着马毅的一举一动。

他总是在我起床之前就跑去厕所,每次会呆上很久。

这次也不例外,我小心地走到厕所门外,趴在地上。

透过缝隙看他,结果对上一双眼白极多的眼睛。

他还对着我咧嘴笑,可是那不是马毅的脸!

啊!

我跌坐在地上,死死捂住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接着门就打开了,马毅出来了,是我熟悉的那张脸。

「怎么坐在地上?」

他伸手把我拉起来,猛然加力。

我被狠狠按在他怀里,只听他用冷冷的声音说道。

「刚刚看到什么了吗?」

「没有。」我矢口否认,心慌得要死。

他把手按在我的心脏位置,用指尖在我的胸口一下下点着。

「老婆,你的心跳告诉我它在说谎,怎么办?」

汗毛直竖,就在我想用力推开他,破罐子破摔的时候。

他又轻笑一声,捧起我的脸。

眼里满是深情,他轻吻我的额头,说。

「老婆真可爱,这么不禁逗。」

「你要吓死我,我还以为你变成别人了。」

我故意这么说,注意着他的反应。

他面色如常,捏着我的鼻子说道。

「我当然是你亲亲老公啊!」

「下次可不准这么吓我了,对了,老公,妈让我去家里拿点东西,她给我们买了点吃的。」

「那你去吧,我不是很舒服最近,不能陪你了。」

听到他这么说,我非常高兴,我要去找陈晨。

马毅走出几步之后,转过身面无表情地对着我,缓缓开口。

「不过,老婆你不要骗我。不然,我会生气的。」

我听懂了他的威胁,点头。

「放心吧,我拿完东西就回来陪你。」

2.

走出被遮得严严实实的家,我长呼一口气。

好像自从马毅做完手术,我就一直陪着他,很久没有出去过了。

我拨通陈晨的手机。

「陈晨,我们在老地方见吧,我有很多东西想问你。」

「行,马上来。」

我先抵达了之前一直和陈晨约的咖啡厅,点了一杯美式。

陈晨来得很快,她走过来第一句就是感叹。

「小云,你终于能出来了。」

我对她这句话感到有点莫名其妙。

「我之前是因为要一直照顾马毅,那段时间他情况很凶险。」

陈晨听到我这么说,皱眉拉过我的手。

「小云,接下来我说的话你要好好听着。

千万别相信现在的马毅,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又活过来还是怎么的。

但是,小云,三个月前,马毅就手术失败去世了。

还是你亲自举办的葬礼。

只不过葬礼之后我就再也联系不上你了。

后来听你说在照顾马毅,你还忘记了之前的事情。

这不对劲,小云,你仔细想想。」

「我真的没有一点记忆,我只记得马毅手术很成功,之后我就一直陪着他休养。

不过他的很多习惯都变了。」

「小云,我带你去马毅的墓地去看看吧,看完你就知道了。」

我跟着陈晨去了一处墓园,密密麻麻的碑墓看得我一阵心慌。

兜兜转转,我看见了墓园中心靠左位置的墓碑照片。

穿着白衬衣,笑得很斯文的男人。

照片上是我的丈夫,马毅。

「这张照片是我选的吗?」我眼角有点酸涩。

「嗯,你说你喜欢他笑。」

我上前摩挲着照片上的马毅,从眉毛到嘴角。

是啊,这张照片是在校园的时候拍的,那时候的他很可爱。

「我其实早就发现不对劲了,现在的马毅怕光,走路踮着脚。他好像连人都不是。」

「那你要怎么办?」陈晨担心地看着我。

「我要看看他究竟要干什么。」

3.

告别陈晨之后,我在商店随便买了些东西回家。

家里静悄悄的,好像没有人。

我把东西放在客厅里,检查了一遍,还是没有发现马毅。

趁着这个机会,我走进他的书房开始翻找。

没有找到我想要的东西,我准备去另外一个地方的时候。

发现角落里有一个保险箱。

保险箱是秘密的潘多拉魔盒,我试了很多密码都显示错误。

鬼使神差地我输入了马毅死的那个日期。

嘀!

保险箱开了。

里面没有多少东西,是几张像人皮面具一样的东西。

还有几瓶我没见过的药瓶,上面写着氟哌噻吨之类的字样。

我拿出手机搜索,发现是一些治疗精神的药物。

可是谁会有精神病呢?

我把东西放回原位,关上保险箱的时候。

马毅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老婆,你在找什么呢?」

我僵住,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后的。

压下心慌,我转身嗔怪道。

「还不是在找你,我回来就没看见你,你去哪了?」

「我?我在卫生间呢。」

他在撒谎,厕所刚刚连影子都没。

「走吧,妈妈给你买了几件衣服,你去试试。」

我快步走到他前面,往客厅方向走。

他跟上来,试穿着我在商场买的衣服,换衣服的时候我看见了他胸口上的手术伤疤。

见我盯着他的伤疤看,他握住我的手放在他的疤痕上。

「老婆,你要相信我。我知道今天其实你根本没有去找妈妈。」

我吃惊地抬头,他居然知道。

「我打电话给妈妈了,她身体不错,而且很想我们,说是很久没见我们了。」

「是,我是去见陈晨了,她说你早就死了!」我忍不住质问。

「死的不是我,是她!」

马毅把我的手使劲按向他的胸口,迫使我不断摩挲着他的疤痕。

「那时候我做完手术不久,陈晨就出车祸去世了。

她和你关系很好,你接受不了事实,之后精神出现问题。

忘记了那段时间的事情。」

「不可能!我今天才看见过她。」

明明陈晨还握过我的手。

「欸」马毅叹气道。

「你这段时间一直很排斥我,药也停吃了。

为了不让我发现,还把它藏在保险箱里。

你的病情需要控制了。」

「不,今天我还去墓园里,看了你的墓碑。」

「你真的看见的是我的墓碑吗?你好好回忆一下,在墓园中心靠左的位置。」

我被他说得开始怀疑起来,好像是真的。

今天和陈晨见面的时候,她什么也没点,包括她最喜欢的慕斯蛋糕。

我在说话的时候,总是有人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而且那个墓碑上的照片在我记忆里也变得模糊起来。

「我亲自带你去看看吧。」马毅给了一个提议。

再次来到熟悉的墓园,一模一样的位置,一模一样的墓碑。

但照片里不是马毅,而是陈晨。

她洋溢着微笑,这张照片是我给她拍的,她很喜欢,一度设置成屏保。

「你说一定要选一张她最喜欢的照片,她爱美。」

我不得不相信他,毕竟事实摆在我面前。

看来我确实出现了问题,我忘记了很多事,还出现了幻觉幻听的状况。

「对不起,老公,辛苦你了。」

我抱住马毅,把脸埋在他的脖子上,轻声道歉。

「没事,我们回去吧。」

4.

他体谅地拍了拍我的背,拉着我走出墓园。

回到家,我给马毅煮了一锅他最喜欢的汤。

「老婆,你炖的汤我真的永远喝不腻。」

「喜欢就多喝点。」我继续往他碗里添了一勺汤。

看着他大快朵颐的样子,我也很高兴。

饭后没多久,马毅觉得有点困。

「老婆,我先回房间休息一会。」

「好,你先去休息吧。」

大约十分钟后,收拾完厨房,我不紧不慢地朝卧室走。

马毅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睡得很沉。

我的药起作用了!

如果不是我把脸埋在他的脖子上,可能我真的被他说服了。

就在我道歉的那时候,我忽然看见了他耳后卷起的皮肤。

想到保险箱里的人皮面具,我毛骨悚然。

轻声走到床前,我弯下腰,视线在他的脸上徘徊。

和马毅一模一样的脸,毫无破绽可言。

我伸出手在他脸上摸索,果然耳后位置有一个衔接处。

沿着那个位置慢慢撕开,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出现在我眼前。

就在这时,本该昏迷的『马毅』睁开眼睛。

有点微微下三白的眼睛紧紧盯着我,邪笑道。

「怎么办?被你发现了。」

「你是谁?」

我极力压制住恐惧,开始往后退。

「我是你老公马毅啊!」

他注意到我的举动,也不着急,还是半靠在床上。

「你到底是谁?

你把我老公怎么样了?

假装成我老公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就说为什么像变了一个人,这完全就是换人了。

他缓缓起身,朝我走来。

我转头跑到门口,用力开着门,可是门怎么也打不开。

「别白费劲了,打不开的。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是谁吗?好好看着我啊!」

他冲到我面前,用力捏住我的脸。

脸贴在我脸上,好像夫妻之间的亲密举动,他呢喃道。

「我不好吗?比你那个死了的老公对你好吧。」

一种既黏腻又湿冷的感觉停留在我脸上,放大的五官此时慢慢扭曲。

「你到底是谁?」

我怎么也想不通他是什么时候替换成马毅的。

最关键的是我的记忆为什么是马毅手术成功。

「不管我是谁,我现在就是你老公,马毅。」

他轻咬我一口,随后在怀里掏出一张我看过的人皮面具戴上。

熟悉的面容又回来了,我甚至怀疑那张人皮面具就是从马毅脸上剥下来的。

他还掏出一个挂坠样式的东西,在我眼前晃荡。

马毅的脸和之前那张陌生的脸在我眼前不断交替,我开始变得迷糊。

之后就晕过去了。

再醒过来是躺在床上,马毅温柔地拿着毛巾给我擦脸。

「怎么这么不小心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我只记得从墓园回来,有点难以接受陈晨已经离世的事实伤心地窝在沙发上。

「可能有点累,就睡着了。」

「来,把药吃了。感觉你最近神经太紧张了。」

马毅拿着一粒药递给我。

「我不是很想吃。」

看着那颗药我心里有种强烈的排斥感。

「对你目前的情况是有利的,这样才不会老是出现幻觉,我不会害你的。」

他鼓励地看着我,好像我不吃下去就像是/p>

「呵!那个蠢货可永远都不会好。

毕竟连杀人都不敢,要我出手。」

9.

徐芝看着林云的背影,心里很欣慰。

自己是一路看着林云走过来的,还是希望她能早点好。

她关上门,转身想处理桌子上的杯子。

她发现杯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扔进垃圾桶,杯身已经被捏地挤压变形。

不对!

林云从来没有这个习惯!

一直都是温温柔柔的。

她赶紧调出办公室的监控,观察林云的一举一动。

监控里的林云虽然说着话,但嘴其实一直都是微翘的。

脸上一种不屑和看猎物的神情。

就像。

一个男的!

徐芝开始回忆警察和自己说的当时的案发细节。

她当时杀死了一个比她壮硕的马亦。

快狠准。

还杀死了副人格,正常的林云不敢动手的。

除非,他不是她!

(完)

作者:呼神守卫

备案号:YXX1OjvM42Ks36Db4vUK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3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