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禾尽起

出自专栏《脑洞故事盒:从不做人开始》

我把苏禾的骨灰撒在大海时,我哥才发现好久没见到苏禾了。

他过来装作无意间询问我。

「苏禾那个作精又跑哪野去了?」

我笑了笑:「她死了啊,你再也见不到她了。」

没想到我哥来了一句。

「真死了倒好,就怕一会出来诈尸。」

我真想看他发现苏禾真的死了时,他究竟是什么表情。

1

新年聚会那天,苏禾穿着一件红色的水貂绒毛衣。

将小脸映衬得亮白亮白的。

她过来搂着我的腰,软糯的音调轻柔扫过耳畔:「念之,你说十安一会来了,我要不要直接和他表白啊?」

我捏她脸颊上软肉:「羞不羞?就这么想当我嫂子呀?」

苏禾的脸一秒从脸颊红到耳垂:「念之!」

我赶忙安抚:「嘿嘿,嫂子嫂子,是我想让你当我嫂子,也是我哥想娶你做媳妇!」

她这才将作势掐我脖子的手放下,又端正坐好。

我妈和我爸招呼苏禾先吃:「禾禾,你胃不好,先吃吧,别等十安,十安一会儿就来了。」

苏禾摆手:「没事干爹干妈,我不饿,等十安来了一起吃吧。」

话音刚落地,邵十安说话的声音就传了进来。

「新年快乐啊家人们。」

他穿着一件白色羽绒服,漆黑的短发下面,是一双多情的桃花眼。

苏禾起身,欢快地往他身边走。

「十安哥,外面冷不……」

话音在邵十安拉着另一个女孩进来时,戛然而止。

2

自从邵十安和叶舒落座起,家人的脸上,再没了笑意。

我眼见苏禾脸色煞白,惊慌到几次想站起来走人,可又害怕受到过多关注,而生生钉在椅子上。

饭桌上,只有我哥单方面输出。

「爸妈,今天我正式领着叶舒过来,认认门。小舒,我妹邵念之,你见过,旁边坐的这个,苏禾,你也不眼生吧?」

叶舒听见苏禾的名字,唇角勾起一个嘲弄的弧度。

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在她和我哥之间流转。

我妈一脸担忧地望向苏禾。

我忍无可忍,拉着苏禾的手,站起来就想走。

可此时进门就没开过口的叶舒,说话了。

「十安,我还没同意和你好呢,叔叔阿姨大可不必这样。还有你这个名义上的妹妹,叫什么苏禾是吧?真是烧得一壶好茶啊,你把她当妹妹,她可未必想认你做哥哥,做哥哥,也是想做个情哥哥吧?」

叶舒说完,冷笑一声,站起来就走。

邵十安面色僵硬,抬眼瞥了一眼苏禾,冷冷说道。

「苏禾,我们家欠你的,还没还清吗?你这么阴魂不散,想干什么?还有,叶舒是我喜欢的人,谁说都没用。」

邵十安手还拉着叶舒的,害怕她先走。

他站起来后,又对着苏禾说了一句。

「我喜欢坦白直率的性格,不喜欢装模作样,一副小白花惹人怜的绿茶。」

我爸站起来,拿起椅子就往他身边走。

「邵十安,做个人吧,能不能长大了?」

我妈拉住我爸,低叹口气对着我哥说:「那你滚吧,既然你的主意这么硬,那你就别再回来了。」

我哥冷哼一声,没留恋,转身就走。

3

苏禾从始至终没说一句话,却被莫名其妙扣上了绿茶的帽子。

我妈过来,拉过苏禾的手,将她揽在怀里。

「孩子,对不起。是干妈干爹没用,没教好儿子。」

苏禾一直没动。

我抓着她的手,忽然感觉一滴水意。

低头一看。

一滴两滴,苏禾无声无息地哭泣,肩膀克制地轻轻抖动。

就这么一个心软温柔的女孩,被我哥骂做绿茶,装柔弱小白花。

我恨得牙痒痒,揽过她肩膀:「禾禾,咱不喜欢他了,好吗?忘了他吧。」

明明刚开始,是邵十安先招惹的苏禾。

4

苏禾小时候和我们住在一个大院儿。

彼时,她还是个无忧无虑,父母健在的幸福小孩。

苏禾从小美到大,受到的关注比旁人要多得多。

邵十安那时候长得又黑又胖,大我两岁,连我这个亲妹妹都嫌弃他。

自然,苏禾也不喜欢邵十安,那时候小,但眼睛毒。

挺知道谁长得好看,谁长得不好看。

可偏偏邵十安就喜欢逗弄苏禾。

把个人见人爱的小苏禾,欺负得哭了,哇啦哇啦地大叫。

「我再也不要见到邵十安了,他讨厌,我再也不和他说话了。」

那会邵十安就跟有病似的,苏禾不喜欢他,他就上赶着把苏禾哄好了,等苏禾消气了,再次把她弄哭了。

两家大人很无奈,我爸撇个柳条,一下一下往邵十安屁股上抽。

「我让你皮,让你欺负禾禾。」

我和苏禾站在一边,偷着瓜分一把瓜子。

一边嗑瓜子,一边打量邵十安抽痛的表情。

爽得嘻嘻笑。

可这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邵十安屁股好了没几天,继续逗弄苏禾。

就这么一天天的,苏禾后来见着他就躲,连我也不见了。

两家人对此很无语。

「十安和禾禾,真是对欢喜冤家。」

再大一点,邵十安的颜值,突然开始逆风翻盘。

轮廓显形,就连路过的狗,都回头多看两眼。

直到我和苏禾初中那会儿,出事了。

5

我妈和苏禾她妈妈去逛街,都过了吃饭点了,还不回来。

直到我爸接到了我妈的电话,紧接着,苏禾爸爸接到了警察的电话。

那天,所有人都懵了。

苏禾再也没等回来她的妈妈。

我妈和苏禾她妈妈遇到了暴乱,一个匪徒提着长刀乱砍人。

她妈妈其实是可以离开跑了的,只因为我妈不小心摔倒在地,苏禾妈妈返身回来拉我妈起身时,被歹徒一刀捅穿了身体。

弥留之际,苏禾妈妈压在我妈身上,给了我妈生存下来的机会。

那天,凡是周边没跑了的,除了我妈,全部丧命。

苏叔叔那张脸是木的,毫无表情,走路犹如行尸走肉。

苏禾在一旁哭得撕心裂肺,他都顾不得。

我妈夜晚抱着我睡觉,抖成一团,压抑着哭声,用力抱紧我。

「念之,禾禾没有妈妈了,妈妈好难过,妈妈宁愿自己死了。」

我那时候 14 岁,听见我妈说苏禾没有妈妈了,心脏撕裂一般地疼痛。

我无法想象,一个孩子,没有了妈妈,该怎么活?

我发誓,一定一定要对苏禾好,要把苏禾以后缺失的母爱,以一己之力,全部由其他方式给她。

苏禾那时候整个人废了,每天就和兔子一样,眼睛红红的。

常常穿着脏污的白色运动鞋,就连衣服袖口脏了,都后知后觉地没发现。

她连一丝不苟的丸子头都不梳了,直接被苏叔叔领去理发店剪成了短发。

不是她自己不会梳,她说。

「念之,我每次对着镜子梳头发的时候,就能看见我妈妈盯着我,眼神温柔又怜爱,念之,我受不了那个眼神,我真的好想我妈妈。」

她曾是公主,被爸妈宠爱,可现在,只因她没了妈妈。

一切都变了。

也就是那时候,邵十安成了苏禾的跟屁虫。

他亦步亦趋,跟在身后就怕她出什么意外。

一跟就跟了两年。

我爸那时候和苏叔叔开玩笑,调节气氛:「十安这个样子,真以为禾禾是他的小媳妇呢。」

高中了,情窦正初开时。

邵十安瞬间一抹殷红攀上了耳垂。

苏禾更是红着脸,不敢抬头看人。

可好景不长,在一个很平常的下午。

最终苏禾爸爸接受不了她妈妈的离开,和我爸喝了顿酒后,留下一句话,跳楼了。

那句话是:「苏禾乖巧懂事,她好养活,拜托了。」

我爸没细想,以为是开邵十安和苏禾的玩笑话,让苏禾当媳妇呢。

可没想到,大人的感情世界太复杂了。

苏爸爸受不了和爱人阴阳两隔,最终放弃了那个爱的结晶,选择永远地离开苏禾,追随苏妈妈而去了。

苏禾成了孤儿。

从淘气调皮的洋娃娃,变成了敏感又社恐的小白花。

6

那时候,我爸替苏禾做主,把她家的房子租出去了。

然后把苏禾接回来我们家,一起吃住。

明明之前我们关系那么好,可自从来了我们家里,就变了。

她不说话,敏感又多疑。

我妈妈就在私下告诫我们,要多多关注苏禾的内心。

邵十安一听,大包大揽,将苏禾的一切,事无巨细地安排妥当。

能自己做的,绝不让苏禾动一根手指头。

就差亲自往苏禾嘴里喂饭了。

可时间长了,苏禾总是莫名其妙地哭。

夜晚还在梦里大喊大叫,吵醒家里所有人。

我爸妈首先是对邵十安产生了怀疑。

「邵十安,是不是你欺负了禾禾?给她道歉。」

邵十安才不管是不是自己欺负了苏禾,满心满眼都是她。

张嘴就胡乱应付我爸妈。

「是是是,就是我,全都是我的错。我以后不会再让苏禾哭的,你们放心。」

隔天,他就带着苏禾去看心理医生,看她到底是怎么了?

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哭?

我爸妈一度觉得邵十安十分靠谱,放心地将苏禾交给他。

而我更是觉得自己就是单纯的电灯泡,能给他俩单独留时间,就绝不会随意出现,破坏我哥和我嫂子感情升温。

直到高三那年,我爸在邵十安书包里发现了一封情书。

他像邵十安小时候那样,撇柳条抽他屁股。

「你知不知道你高三了?不想考大学了吗?还有,你接受别人情书干什么?把苏禾放在眼里了吗?」

邵十安脸颊通红,一眼一眼往苏禾身上扫,小声提醒哀求我爸。

「爸,爸,我没有答应,我也没有恋爱,真的。这是别人塞我书包里的,我根本就不知道。」

苏禾尴尬站在原地,但落寞的神情出卖了她。

她悄无声息地转身走了。

我爸这才情感外露,神色音调里,全是痛楚。

「禾禾她妈妈是因为救你妈妈才死的,其实他爸爸也可以不用死,是我没有听出他的弦外之音,没有及时安抚控制他的情绪。我明明是可以救下他的,十安,好好对禾禾好吗?」

我爸的愧疚与心酸,大概没人理解。

我妈的愧疚和难过,更没人理解。

而我和邵十安,只知道,一定一定要对苏禾好。

我妈那会反复和邵十安确认。

「你要不喜欢苏禾,就不要做一些让她误会的事情,离她远一点,你们做兄妹。要喜欢她,就千万不要辜负她。」

7

我们一家人都以为,邵十安和苏禾,肯定会是一对儿。

因为不是我一个人能看出来,苏禾喜欢邵十安。

大二时,我去苏禾的学校去找她。

宿舍楼下的大榕树那里,苏禾踮起脚尖,仰着头,浓密纤长的睫毛轻轻颤抖。

她任由邵十安的手,紧扣着她后脑亲吻她。

我当时激动又紧张,以为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可没想到,再次见到苏禾,苏禾却摇头说他们没什么。

我没忍住回去问了邵十安,邵十安无奈又无语。

「你眼睛长后脑了吧?我什么时候亲苏禾了?」

他后知后觉,渐渐蹙起眉头,僵着脸冷哼一声:「苏禾,被人亲了?被谁亲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天邵十安喝酒了。

苏禾在第二天侧面试探了一下,邵十安断片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苏禾自此再也没提那天的事情。

有一次,邵十安领着一群大学同学来家里玩。

其中一个就是叶舒。

也不知道叶舒怎么知道苏禾的身世,话里话外说苏禾作。

「真正可怜的人,早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了,哪会哭哭啼啼往人怀里扑?还霸占着别人的家不走人,打着妹妹的称号,做些恶心羞耻的事情。」

叶舒看着说话直爽没有心眼,实则里里外外全是拿捏蠢货的小招数。

苏禾小脸一白,怔怔坐在那里没出声。

我刚要站起身发作。

有人看不过去了,全场唯一一个默不作声,坐在角落的男生出口了。

「你是你,她是她,刚一见面就下判断,你能好到哪里去?有时候说话不过脑子,不是直爽,是脑残。」

叶舒脸一红,却没敢反击。

可邵十安脑子抽风,切了一声。

「夏凌峰,你特么看上苏禾了?要不我给你俩牵牵红线?」

苏禾猛地一怔,纤薄的脊背瑟缩了一下。

她抬眼看向邵十安,死死盯着。

可邵十安根本没看她,只顾着瞪夏凌峰。

我就发现这邵十安怎么年纪越大,心眼儿越坏呢?

没脑子、嘴巴讨嫌、人还讨厌。

我起身,拿了一瓶啤酒想浇他一头让他清醒清醒。

苏禾却起身离开了,像个翩翩起舞的蝴蝶,没引起任何人注意。

只有夏凌峰余光往那瞟了一眼。

苏禾离开后,夏凌峰冷哼一声,随意踢了一脚地上的易拉罐。

那易拉罐就跟长了眼睛一样,啪一下飞打在邵十安一侧脸。

他起身,很不屑地对邵十安说。

「你也就这点能耐了,算我看错了,真是什么刁民配什么愚妇。」

邵十安愣怔在那里,等反应过来,夏凌峰人已经走远了。

8

那天苏禾很晚才回家,我打她电话她都不接。

自此,苏禾与邵十安的关系,降至冰点。

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苏禾在躲着邵十安。

直到有一次夜晚睡觉,苏禾又从睡梦中惊醒,大喊大叫,甚至哭出了声。

等我和我爸妈去了她的卧室,邵十安跪在床边,光着脚,连拖鞋都没穿。

弯腰紧紧将苏禾搂在怀里。

一句一句轻声安抚,极致温柔耐心。

「没事了没事了,别害怕,我在,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苏禾渐渐安静下来,轻声抽泣。

一声一声像只幼猫一样呼唤:「十安哥,十安哥。」

门外的我们对视一眼,都松了一口气,心也跟着落了地。

苏禾也那之后,一个很平常的夜晚,红着脸偷偷和我表明了对邵十安的心意。

「念之,我好像……喜欢上了邵十安,怎么办?」

我哈哈一笑,捏了捏她脸,怂恿她。

「笨蛋,喜欢就上啊,还有,你才发现你喜欢他啊。」

她一愣,反应几秒后,把我脑袋往她怀里摁,不让我看她表情。

「不是不是啊,我就是刚刚才喜欢上的啊。」

我瞎应和几声:「是是是,你是刚喜欢上的,哈哈。」

我原本想,邵十安和苏禾属于双向奔赴。

既然邵十安往后退,那苏禾是不是进一步,他们就会顺其自然地在一起。

可邵十安那个傻缺,特么的脑子有病。

新年这么重要的一天,他带回来一个莫名其妙的人过来。

还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把人搞得七窍生烟,他走了。

我好后悔,怎么当时没拿起椅子,砸死他呢。

9

我趁着苏禾和我妈说话的空档,上个洗手间。

刚出来,就碰见了邵十安。

他就跟没骨头似的,懒散靠在墙上吸着烟。

我并不想知道他为什么还在这里。

更是连个眼风都不想给他。

可邵十安一把拽住我,抽了烟的嗓音有点哑。

「念之,苏禾呢?」

我被这个神经病气疯了,火气腾地一下就上来了。

「干你屁事?和你那绿茶女友滚远点,别让我看见你们。」

邵十安蹙了蹙眉,把烟摁在垃圾桶里。

「叶舒不是我女友。」

我笑了:「怎么,她看不上你啊?有意思。」

「念之!」

邵十安提高音调呵斥了一声。

我刚想继续讽刺几句,身后女厕出来一道声音。

「十安,哥们儿我演得怎么样啊?不是我吹牛逼,就这演技,但凡张导能给我次机会,我就能拿个百花金鸡奖最佳女主角。但你那情妹妹苏禾,我看人家并不把你放眼里啊,我特意盯了她全程,人家连头都没抬。不是我说啊哥们儿,你换个人舔吧,从小到大给人伺候得舒舒服服,人家转头就将初吻送给了别人,你可真是我的冤种大兄弟。」

叶舒直到过了转角,才看见我。

她猛地愣了一下,站在原地有些尴尬,冲我打招呼。

「嗨,念之妹妹,你哥真不是我的菜,我真不喜欢他,你可千万别误杀啊。」

我朝前逼近几步,直到她靠在墙上,冷笑一声。

「叶舒是吧,人活脸树活皮,你脸呢?你知道我哥和苏禾的事情吗?你就乱嚼舌根?什么苏禾把初吻送给了别人,你给我说清楚。」

叶舒猛地推了我一把,冲着邵十安嚷嚷。

「哥们儿,这忙可是你让我帮的啊,怎么到最后反成了我的不是?」

她说完,冲我一耸肩膀,摊了摊手。

「至于初吻送给谁,这就只有当事人清楚了,和我可没什么关系,你着什么急?」

我猛地推了她一下,反手一个巴掌扇过去。

却在半路被人拦截。

,眉眼弯弯:「好啊,送我去医院。」

3

苏禾,她,灵魂附在了已经死了的灵体上,活了下来。

她有了爱她的爸爸妈妈。

还有了,我。

我带着我们一家人,从原有的城市搬离至此。

订婚那天,我开着敞篷车,带她去酒店。

路口等灯的时候,苏禾坐着也不安分,张牙舞爪地要给我唱歌。

我笑她五音不全,还非要嘚瑟。

她双手虚虚拢在我脖子上,作势要掐我,龇牙咧嘴。

「夏凌峰,你竟敢嫌弃我。」

我趁机颔首亲了亲她嘴角,手指抚过她眉眼,哼声说。

「不嫌弃,不嫌弃,我爱你呢。」

无意间视线一转,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

邵念之呆呆站在人行道那里,也不知看了我们多久。

绿灯一亮,车子起步。

她缓缓流下两行清泪,勾起唇角,亮了一个清澈的笑容。

挥手无声告别。

「再见,祝幸福。」

全文完。

备案号:YXX1gN1oGXYSrOGznOuelpO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