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影帝爸爸

出自专栏《炸裂出拳:惹我试试就逝世》

我妈是被全网黑的前顶流女星,带我和弟弟参加亲子综艺。

却撞见我的亲生影帝父亲在别人家扮演好爸爸形象。

他没想到,我们都继承了他的演技。

我们要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撕开那对绿茶狗男女的真面目。

1.

我弟弟放学回来的时候,我妈跟我说公司给她报名了一档亲子综艺。

她不愿意参加,告诉我们如果经纪人问我们意见的时候也说不想去。

我和我的龙凤胎弟弟对视一眼,乖巧地点点头。

转头回屋就查清楚了老妈为什么不愿意上这档综艺。

我妈早就没工作安排了,能接到活或者综艺是她最大的心愿。

查了节目组预告后我们知道了。

因为我亲生爸爸也在啊。我亲爸是影帝,当年我妈隐婚嫁给他,顶着骂名生下我们姐弟。

结果我们刚出生他就要和我妈分手,转头娶了我妈多年的死对头苏可。

当年苏可和我妈是风头最盛的两大顶流,分手后舆论一边倒地说我妈出轨怀孕,我爸被骗感情无奈分手,苏可风光地嫁给了我亲爸成了全网祝福的对象。而直到现在苏可的粉丝还追着我妈骂。

要说这不是一个局我都不信。

我和我弟互看一眼,立马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我们果断打电话给了经纪人阿姨,请她务必帮我妈报上名。

我们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那对幸福家庭的假象也应该破灭了吧。

很快,我妈要参加《亲爱的,家人》综艺的消息立马蹿到了热搜第一。

不愧是昔日的女顶流,我妈打个喷嚏都能上热搜,天然的热搜体质,这点也是她对家苏可最气的。

只不过评论区里都是对我妈的谩骂。

「祝柔又上热搜啦?热搜包年大户,一年一部作品都没有,能上 800 个热搜。」

「老女人给我滚好吗?她孩子连爹都没有凭什么上亲子类综艺啊?」

「内娱第一白莲花,谁还记得她当时怎么陷害苏可女神的吗?」

后来「祝柔滚出去!」「祝柔你配吗?」的热搜冲上了榜一。

可惜了,他们骂得再凶,我妈都不在意。

虽然被全网骂白莲花,但她却是不折不扣的缺心眼女星。

2.

很快,我们被接去节目录制地录制。

经纪人嘱咐我妈好几遍:「你少说话,别什么时候上了别人的套都不知道,还有离陆辰苏可那对夫妻远一点儿。」

我妈点点头道:「你有什么要对两个孩子嘱咐的吗?」

经纪人阿姨摇摇头道:「没有,他们比你心眼多多了。」

我妈很挫败。

我们的车子和苏可一家的车子是前后脚到的。

车子停的地方离录制现场还有一段距离,这段路上有工作人员帮忙提东西。

毕竟之后我们要在录制地待十天。

苏可他们一家人刚下车,所有的人都争先恐后地过去帮他们拿东西。

我们亲爸陆辰和苏可的独生女陆曼曼穿着高定品牌款款下了车,俨然一个骄傲的小孔雀。

陆曼曼下车就有人拍她,她高傲地抬起头扭着各种姿势,以为这里是红毯现场。

我和弟弟下了车,主动帮妈妈提过包,默默地往录制现场走。

结果突然有人喊道:「那是祝柔一家!」

然后我和弟弟背着包的画面被咔咔拍了下来。

有几个记者打扮的人冲上来对准了我妈:

「祝柔是来录制节目的吗?为什么让两个孩子背这么重的包啊?」

我妈被问得猝不及防,这时我和弟弟挡在了记者身前:

「妈妈说过,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这些都是我们两个的东西。」

记者恍然大悟,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转而把镜头对准了陆曼曼。

陆曼曼的身后至少跟了五个工作人员帮她提东西。

不远处的苏可意识到了记者要拿她女儿做文章,赶紧让女儿自己拿东西。

没想到陆曼曼轻蔑地瞥了苏可一眼:「疯了吗?我才不拿。」

苏可尬在了原地,脸上带着笑,亲手接过工作人员手里的东西,营造随和的形象。

而陆辰,我们的亲爸爸,正不时地偷看我们。

3.

录制现场。

陆辰向我们走了过来。

我妈一看见这个渣男就要走,但陆辰拦下了她:

「祝柔,我想跟孩子们说说话。」

我妈犹豫了一下转过了身。陆辰上下打量了一下我们娘仨。

他走过来摸了摸我的头:「希希,你怎么不拦着你妈妈呢?这种场合带你们来干嘛?」

我笑了笑:「当然是为了赚点通告费,毕竟我俩上学吃饭都需要钱。」

他皱了皱眉:「没钱可以跟我提啊,这样搞得多不好啊,你们还小,不应该进这大染缸。」

我拉着妈妈的手:「我们相信我妈的影响力,谢谢叔叔关心。」

陆辰双目怒瞪:「叔叔?你!」

就在这时弟弟拉来了一堆记者,长枪短炮一下子对准了陆辰:

「陆老师孩子不认你是怎么回事啊?」

「陆老师,刚才孩子说的意思是这些年您没有承担过抚养费吗?」

「陆辰老师这两个孩子最后您有没有去做亲子鉴定?方便透露吗?」

……

陆辰被一时间涌上来的记者问得冷汗直冒,僵在原地。

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和他的经纪人挤破头才把他从记者堆里拉了出去。

陆辰一脸狼狈地再次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和弟弟都在哈哈大笑。

他很明显生气了:「祝柔!这些烂招都是你教的吧?」

我妈刚想解释我立马说道:「不,是我们长大了而已。」

陆辰见怼不过我俩「哼」的一声转身就走了。

这时苏可走来冷笑一声:「祝柔,已经混得惨到要用孩子出来乞讨了吗?想想你当年,不怕孩子跟你一样受伤吗?」

这句话好像触碰到了我妈的神经,她立马站在前面护住了我们俩:

「我就是来正常参加个节目,我们各干各的,但你要是在我孩子身上打什么算盘,我一定让你们一无所有!」

苏可轻蔑地笑了一下:「哎哟!吓死我了?您还以为自己是当年娱乐圈手挡半边天的祝柔呢?我等着你让我一无所有哈!」

看着苏可走远我妈长舒一口气。

这时我和弟弟道歉:「妈妈,我们刚才不应该自己拿主意……」

这次我妈没有凶我们,反而有点欣慰地看着我们:「没关系,你们是为了妈妈好,妈妈不怪你们,就是希希刚才说的你们真的长大了。」

我看时机差不多,在妈妈耳边悄悄道:「妈妈,其实我们有个计划,就是需要你配合我们!」

4.

我跟我弟早在来之前就和我妈的经纪人商量出了一个「祝柔复出计划」。

并不是为了恰烂钱,而是借着这个可以和陆辰苏可同台的机会,把我妈这些年背的锅给当他们面砸烂。

节目正式开始录制。

第一个环节,各个家庭要选房子,陆曼曼戴着耳机头也不回地直接把包扔进了最豪华的屋子里。

主持人有点尴尬道:「我们选房子的规则是每组的孩子进行才艺比拼,根据排名依次挑选,看来我们曼曼对这轮比赛的胜利是志在必得啊……」

陆曼曼有点很不耐烦地又把包拿了出来:「切,不就表演节目吗?好没有创意的环节……」

随后陆曼曼让工作人员给她播放了一曲音乐开始跳舞,陆曼曼的动作确实非常标准优美,一下就惊艳了全场。

陆曼曼展示结束之后的访谈环节,主持人问道:「苏可老师,您平时看来很注重孩子的才艺训练啊。」

「其实舞蹈只是曼曼兴趣之一,她之所以那么注重舞蹈的训练,我想是因为她爸爸是影帝这个名头对孩子既是一种鞭策也是一种压力吧。」

主持人不解:「哦?陆老师是影帝还影响曼曼的舞蹈吗?」

陆辰沾沾自喜地拿过麦克风:「我解释一下哈,因为表演主要就是声台形表四方面,这些也是基本功,舞蹈是曼曼平时练习形体的一种积累,她和其他孩子的兴趣还是不一样的。」

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在镜头前其乐融融的样子我妈不禁有点失意。

我妈叹了叹气:「希希对不起,妈妈没能让你在一个完整的家庭里长大。」

我安慰妈妈道:「妈,那电视拍出来是满满的幸福,咱现场看不就是满满的虚伪吗?」

接下来轮到我们组表演了,所有人都等着看我和陆曼曼对比下的笑话。那我就反其道而行之。

我拉着弟弟上台面对着下面的摄影机:「我们今天带来的才艺是一段小品《铡影帝》。」

弟弟演影帝,我演影帝的妻子。

「对不起,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就因为你拿了一个野鸡电影节的最佳男演员?」

「不!我觉得现在这样影响我们彼此的发展和事业。」

「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外面有别人了?」

「是又怎么样?我只是犯了一个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

当我们演到这里的时候,底下所有人都已经开始捧腹大笑,而一旁陆辰的头低着不敢抬起来。

此时我和弟弟一起转身面向陆辰那边清了清嗓子一起合唱:

「驸马爷近前看端详:

上写着秦香莲她三十二岁,

状告当朝驸马郎,

欺君王,藐皇上,

悔婚男儿招东床,

杀妻灭子良心丧,

逼死韩琪在庙堂。

将状纸押至在了爷的大堂上,

咬定了牙关你为哪桩?」

此时下面此起彼伏的一声声喝彩鼓掌和叫好。

妈妈也被逗乐了,好久没见妈妈有笑得那么开心了。

就不说我们这个节目的戏剧效果,光我和弟弟之前的京剧水平这一小段惊艳一下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而陆辰和苏可的脸完全绿了。陆曼曼因为 get 不到其中的梗还在跟着其他人一起给我们鼓掌。

5.

随后的访谈当中主持人问道:「你们为什么会想到表演小品这个形式呢?」

「因为陆叔叔,哦不对,陆老师刚好也在节目现场,我和弟弟从小在妈妈的熏陶下就对表演有浓厚的兴趣,这次想趁陆老师在现场也得到陆老师的指点。」

主持人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真的把话筒递到了陆辰面前:「那陆老师,给两个孩子点评一下吧。」

陆辰磕磕巴巴:「那个,其实刚才他们的表演已经非常成熟,特别是这个京剧的糅入,很有创造力。」

我弟弟笑笑说:「声台形表嘛,我们平时也练。」

投票结果出来了,我和弟弟拿了第一。我们拉着妈妈跑去了那个最豪华的房子,把陆曼曼的包拿了出来,放到了门口。

陆曼曼没办法住最好的房子,大小姐脾气一下就上来了,往地上一坐直接开始闹了。

苏可有点尴尬:「曼曼,其实差不多,我们住另一间就好了。」

谁知道陆曼曼直接把包里的东西往地上一撒:「我不要!我就要那间!」

无奈陆辰走过来和我妈商量:「那个,你看孩子公主脾气上来了,要不帮帮忙换一下?」

我妈笑了笑:「我无所谓啊,主要我们希希公主脾气也上来了我没办法。」

我妈终于开窍了,我也赶紧配合我妈往地上一坐。

陆辰摇了摇头,无奈过去继续和苏可哄陆曼曼了。

进屋之后,我和我妈开始商议怎么样拿下这个节目中插代言广告的问题。

因为上这个节目我们可不想借这种狗血烂八卦再黑红,我们要的是妈妈洗白重回顶流。

毕竟当初我妈被全网黑都是陆辰和苏可导演的一场好戏啊。

我背着我妈,和经纪人一起来找了节目方和赞助方。

我们做了一个策划案,名字就叫《祝柔这十五年》,刚好也呼应的是广告产品方这十五年初心不改,通过一种伪纪录片的形式,让祝柔把息影这十五年背后的秘密分别说出来,有爆点、有创意、有话题度。

产品方和编导一下子有了兴致,产品经理凑到编导耳边:「苏可的合约还没签吧?对接联系一下,让祝柔代替苏可吧,就说有变动……」

我和经纪人一对视,基本上胜券在握啦。

我带着合同回到了屋子,妈妈已经做好了晚饭。

「希希,又跑哪去了,刚才录美食环节你都没在。」

我把合同递到妈妈面前:「给你个礼物!」

我妈看到合同,大惊道:「你们真给谈下来了?」

6.

苏可很快就得知了消息。

节目组正在录制我们一家镜头的时候,苏可怒气冲冲闯了进来。

苏可直接扳过摄像机,面向镜头质问道:「我说找半天节目组不在,原来在这边录番外啊?」

编导稍显尴尬:「那个……苏老师,我们待会儿也会随机去拍您那边。」

苏可冷笑一声再次拉住摄像机:「既然拍着呢我就想问问,为什么我的代言被换了?」

编导赶忙示意摄像关掉机器:「苏老师,这本来也是我们口头上一个意向,又没有最终签合同,再说您这么大咖位像这种素材播出去,没必要吧……」

苏可稍微冷静了一下把目光转向了我妈:「祝柔,我告诉你,不要以为你玩阴的能换来好结果!」

我站在妈妈前面:「苏可阿姨当年没跟我妈玩阴招?」

苏可气得有点发抖:「我们走着瞧!」

苏可走后,我亲爸很快就找来了。

陆辰走过来刻意避开我们,把我妈叫到一旁:

「祝柔,我们之间的事情我希望你不要用孩子做挡箭牌。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私下解决,苏可已经准备向你反击了,孩子们毕竟都露脸了,我希望咱们就正常上个节目,随后你有什么诉求我们私下解决都好沟通。」

我妈一把推开他:「你现在跟我说这些?你别忘了当年最先用这两个孩子做文章的是你们!」

两人不欢而散。

7.

第二天一早,我看到拉着行李箱的陆辰,站在录制现场。

我和妈妈一头雾水,当正式录制环节开始之后。

主持人宣布说陆辰老师因为通告时间冲突的问题不得不先暂别节目的录制。

陆辰接过话筒对着镜头告别,弟弟吐槽道:「不是家庭节目吗,怎么变成妈妈带娃节目了?」

妈妈冷笑一声:「遇事儿就躲,当年他就是这样的。」

这时妈妈看到远处的苏可给我们这边一个挑衅的眼神。

今天进入的录制环节是「交换家庭」,节目组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安排了苏可家和我们家交换。

弟弟自告奋勇去了苏可那边,陆曼曼则来了我家这边。

一开始我本来打算针对一下陆曼曼的,但是妈妈告诉我不能这样,因为她也是无辜的。

陆曼曼过来就先是一个吐槽:「我上的是度假节目怎么变成『变形记』了?」

我回击道:「节目组安排的条件都差不多,你过来也不会让你受苦。委屈你了大小姐。」

我妈先是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厨艺,做了几个家常菜。

陆曼曼一脸嫌弃,我妈妈夹了一筷子菜给陆曼曼,她怔了一下。

试着吃了一口:「阿姨你厨艺还挺好的……」

我妈妈笑着说:「都是些家常菜比不得你妈妈在家给你做的。」

陆曼曼低下了头:「其实我妈妈没给我做过饭,我们都是请阿姨或者叫外面的饭,我妈也没给我夹过菜……」

我妈笑着摸了摸陆曼曼的头:「你爸妈忙,以后想吃什么欢迎来阿姨家做客。」

就在这时候,苏可怒气冲冲地带着摄像师和我弟冲进来:

「好啊!没想到你儿子是个贼!」

我们一脸震惊地看着弟弟,弟弟一脸委屈都快哭出来了。

8.

苏可怒气冲冲地说:「我好心给你儿子做一顿饭,厨房里忙了两个小时,出来之后我那个钻石戒指就不见了。」

「不可能!他一个小男孩平时连弹珠都不碰怎么会对你的钻石戒指感兴趣?」我妈妈生气地辩解。

「那可不好说,万一孩子是好心想给妈妈补贴家用呢?」苏可阴阳怪气道。

「你!」我妈被气得发抖。

「再说了小孩不会,大人不会教吗?而且我告诉你,那枚戒指是陆辰跟我求婚的婚戒,你们家真是阴魂不散啊,陆辰都被你们逼走了还玩这种下三滥的操作?」苏可继续阴阳怪气。

「证据!你有证据吗?」我生气地问道。

「哼,我就知道你们会这样问。」

苏可让一个摄像拿出一段录像,上面拍得清清楚楚,确实在苏可做饭的时候弟弟去翻动了苏可的柜子。

「你到底拿人家东西了没有!」妈妈向弟弟吼道。

「我没有!」

「你去翻人家东西干嘛!」说罢妈妈一巴掌打到弟弟脸上。

弟弟愣在原地,泪水滑过气鼓鼓的脸庞,然后哭着跑开了。

「我儿子确实翻你东西了,多少钱我赔你,但是你不能说是他偷的。」

「呵,我不差这个戒指钱,但是这戒指可是当年陆辰跟我求婚的婚戒,无价!话既然说到这儿了,当年也是陆辰跟我要结婚的时候你一再过来勾引他破坏我们婚姻,我告诉你这事儿没完!」

苏可转身离开,空留下了一群摄像和编导,而此时的镜头无一例外地对准着我妈妈。

我不经意一回头,看到陆曼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是她很敏锐地察觉到了我的眼神,很快就跑了出去。

等周围其他人都离开,妈妈把门关上,轻轻摸了摸弟弟的脸:

「还疼吗?」

弟弟摇了摇头。

「妈妈跟你道歉,妈妈不该打你,但是你也不要跟妈妈说谎,你实话告诉妈妈你有没有拿那个戒指辰房塌了之后开始被网上的小作文围攻。

多名女粉丝曝光陆辰诱骗她们发生关系。

陆辰缺席了今年的电影节颁奖,而被传唤到了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我妈不再每天起来愁眉不展地看看自己有没有话题和流量,而是把更多的关心放到了我和弟弟身上。

因为她的通告已经排到了明年,经纪人姐姐每天电话被打爆几次,反映让我妈加薪。

我和弟弟成了学校里的话题人物,很多同学拿着海报想让我妈妈签名,我那臭屁弟弟居然用这做起了生意,靠这个营生来让别的同学帮他写作业,而多次被请家长。

对了,陆曼曼转学来了我们班,但是陆曼曼就比较可怜了,本来就孤独的她如今更是被大家指指点点。

但我主动举手,要求跟陆曼曼做同桌,慢慢相处下来曼曼的脸上也开始有了笑容。

这天放学,我妈在门口接我,她全副武装怕被人认出来待会儿又围个水泄不通,我们上车之后,我妈妈把车窗摇了下来:

「曼曼!上车,去阿姨家吃饭!」

陆曼曼愣了一下,露出了笑容:「好!」

备案号:YXX1ZwPwkZMC35danAUr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3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