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虐为主全靠妈

出自专栏《零秒出手:犹如闪电在握》

我穿到一本虐文里,成了女主的妈。

当我撞见女主被霸凌者围在墙角,我二话不说,上去就是几脚,打得霸凌者措手不及。

事后我拉着女主的手,认真严肃地说:「要是别人问起,你就说人是你打的。」

女主惊讶地看着我,眼里充满不解:「妈?」

我轻轻拍了拍她的头:「乖,你是未成年,打架不犯法。」

1.

我穿到一本虐文里,成了女主的妈。

原书女主爹不疼娘不爱,读书时遭到校园霸凌,长大后被渣男当做替身,为爱嘎腰子,最后胃癌去世,真是要多惨有多惨。

我决定给她当一次亲妈,为她逆天改命,走上爽文之路。

我穿书的第一天,因为女主打架,我被班主任叫去了学校。

我走进办公室的时候,齐薇正低着头站在角落,脸上还有明显的巴掌印。

而她的对面,站着三个趾高气扬的人,仿佛在审犯人。

我不动声色,走上前去跟班主任打招呼道:「老师你好,我是齐薇的妈妈,请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戴着眼镜的男人冲我微微点头,语气不冷不热:「我们怀疑齐薇偷了黄瑾瑶的手机,所以找你来处理一下。」

我转头看了一眼对面站着的两个人,应该就是黄瑾瑶和她妈。

我点点头,指了指齐薇脸上的巴掌印:「那这个是怎么回事?」

班主任扶了扶眼镜框:「这个嘛,因为齐薇偷了手机,黄瑾瑶同学一时情绪激动,两个人就打了起来。」

听了这话,我心里只觉得好笑。

刚刚还是怀疑齐薇偷了手机,这下倒是直接给定罪了。

我再看向黄瑾瑶,她从头到脚干干净净,没有一点伤痕。

倒是齐薇,她脸上那明显的巴掌印就不说了,校服上也到处是脚印和灰尘。

但凡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这就是一场以多欺少的霸凌。

我压住心里的怒气,询问班主任:「老师,偷手机也好,打架也好,是不是该查看监控呢?」

班主任摇头:「教室里没有监控。」

呵呵!闹了半天,原来他们是在代替警察办案,帮助法官行刑 — 真拿自己当回事儿。

我看向齐薇:「薇薇,他们说你偷手机,你偷了吗?」

齐薇抬头望着我,一脸的委屈,眼里还有泪水,声音颤颤巍巍的:「我没有,那是我的手机。」

我点点头,抬手想拍拍她的脑袋,安慰一下她。

可我刚一抬手,她就不自觉地往后退。

啊……这……你退半步的动作认真的吗……

我的手停在半空,有些许的尴尬。

唉,也不怪她。原著里齐薇对我这个妈,有一种本能的害怕。

我慢慢来吧……

2.

我收回手,对着班主任和黄瑾瑶母子道:「既然咱们各执一词,那就报警吧。」

我看着黄瑾瑶,表情严肃:「不过有一件事情需要说明,手机价值超过三千,真的小偷可是要被抓去坐牢的。黄瑾瑶同学,这你知道吧?」

黄瑾瑶被我这么一问,愣了愣,明明心虚却还嘴硬:「要抓也是抓齐薇,你看我干吗?」

我扯嘴一笑,这是跟我玩儿谁是卧底呢?!

我可是看过原文的,还能不知道谁是狼人?!

我掏出手机,输入 110,大拇指按在拨出键上,挑衅地看着黄瑾瑶:「成,那我可就报警了。」

我心里数着 1、2、3……

不出所料,黄瑾瑶开口制止了我:「等下!」

我扬了扬眉:「怎么,你想起手机是谁的了?」

毕竟年纪小城府浅,黄瑾瑶此刻已经满脸通红,吞吞吐吐地说:「是……是我看错了……齐薇的手机跟我的很像……」

听黄瑾瑶这么说,她妈和班主任也终于明白了过来,赶紧上来跟我说好话。

黄瑾瑶的妈:「齐薇妈妈,小孩子闹着玩儿的,不能当真的。」

班主任:「是呀,这都是小事,我们学校就能处理,何必惊动警察呢。」

我眯着眼,斜看着他俩:「成,那您说学校要怎么处理?」

黄瑾瑶的妈和班主任面面相觑,犹豫了半天:「那就让黄瑾瑶写个检讨,跟齐薇道个歉吧。」

呵呵……检讨能当饭吃吗?道歉有用的话,谁还看爽文?

我指了指齐薇脸上的巴掌印:「检讨就不必了,谁爱看这种废话。这个巴掌谁打的,让我们打回来,这事儿就算过了。」

听了我这话,黄瑾瑶的妈和班主任都震惊地看着我。

黄瑾瑶的妈试图劝我:「齐薇妈妈,怎么能这样教育孩子呢?」

我脸上摆出一个得体的笑容,反问道:「那您怎么教育的呢?能把黄瑾瑶教成这样。」

听了这话,黄瑾瑶的妈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

我把齐薇拉上前来,拍拍她的后背,鼓励道:「去,打回来,就打脸。」

听我这么一说,齐薇却像只受惊的小兔子,惊惧地看着我:「我……要不……算了吧……」

唉,到底是虐文女主,性子太软。

我叹了一口气,而后一巴掌拍在黄瑾瑶脸上。

几秒钟过后,黄瑾瑶脸上就显出了五根红红的指印,我满意地点了点头。

我向齐薇道:「喏,今天我给你示范。下次你得自己来,懂吗?」

而齐薇张大嘴巴,震惊地看着我。

在场的所有人都以为我会算了,这一巴掌的确是猝不及防。

就连黄瑾瑶本人也半天才反应过来,红着眼瞪着我:「你他妈敢打老子!」

我挑眉看向她,眼里充满警告:「我不仅敢打,下次你要是再欺负齐薇,我还能打得更狠。」

3.

处理完这个小插曲,我带着齐薇出了办公室。

她一路埋着头,也不吭声。

「还疼吗?」我问。

她抬头看向我,摇了摇头,眼神战战兢兢的。

「在害怕?」我又问。

她点了点头,用微弱的声音回复我:「对不起。」

这句道歉倒是意料之外:「你对不起啥?」

齐薇满脸的愧疚:「我给你惹麻烦了。」

我天……这就是虐文的逻辑吗?

女主不仅要受虐,还要心甘情愿地认为错误在自己。

妹妹,你这是被 cpu 了呀。

我无奈笑了笑,双手搭在齐薇的肩膀上,很严肃认真地说:「被狗咬了不是你的错。你今天唯一的错,是没有捡起石头把狗打走,懂吗?」

齐薇看着我,小小的眼睛,大大的疑惑,痴痴地愣在那里。

唉……可能是我的比喻用得太好了,我补充道:「人活着每天都会有麻烦。但你要强大起来,咱不惹事,也不能怕事。」

听到这里,齐薇终于有了一丝反应,急切地向我解释:「我……我没有惹事。」

emmmmmm

得……白瞎了我慷慨激昂的演讲……算我没说。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好,我知道了。你去上课吧。」

我看着齐薇弱小的背影,不禁感叹:虐文改爽文,且得花功夫,任重而道远呀。

4.

从齐薇学校出来,我马不停蹄地往家赶。

原书里,齐薇的爸爸一年前意外过世了。

我这个俏寡妇找了个富老头,自己过潇洒日子,对齐薇不闻不问。

但现在的我可不想去跟老头搞什么黄昏恋,我要培养一个爽文大女主。

可是吧,爽文女主,谁还不是个富二代。

我得赶紧盘一盘手里有多少钱,要不然都不好意思叫自己爽文亲妈。

然而,虐文诚不负我呀。我把齐家全部的存折、银行卡、股票账户翻了个遍,加起来不到 4 位数……

这个家里唯一值钱一点的资产可能就是这栋老破小的房子。

然而,除非这房子拆迁,否则我只能去跟富老头偶遇,齐薇才能成为富二代。

造孽呀……

我呆滞地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一切,只觉得万念俱灰。

就在我以为自己走投无路的时候,电话响起,来电显示是我妈。

我接通电话,对面的老太太语气很不好:「瞿岚,这个月给你弟的生活费呢,为什么还没打过来?」

「什么玩意儿?」

「你跟我装死呢?你弟媳妇都怀孕了,你还欠着孕妇的生活费不给,你要不要脸?赶紧打钱!」

我妈的一席话,惊醒梦中人呀!

我的原身是个扶弟魔呀!她为了给弟弟买婚房,把自己和齐薇爸的工资全部搭了进去。

每个月她还要给弟弟家两口子打生活费,让他们躺在家里,啥也不干,混吃等死。

甚至,她嫁给富老头,也是因为弟弟的儿子要念贵族幼儿园,她实在拿不出钱了。

想到这里,我不禁笑出了声。

「我的妈!听我说,谢谢您!」我愉快地挂断了老太太的电话。

钱啊!这不就来了嘛!

5.

我立马打车到房地产管理局。

我所料没错,弟弟住的房子,目前还在还贷款,绑的是我的公积金,所以暂时还是我的名字。

我立刻申请挂失补办房产证,然后转手就把房子挂到了房屋交易网上。

一顿操作猛如虎。咱就是说,咱离爽文大女主又近了那么一大步!

我赶紧给齐薇打去电话,这种令人振奋的消息,可不得同步给女主开心开心嘛。

可是,我连续打了三个电话,齐薇都没有接。

我眉头一皱,感觉事情不妙。

我今天扇了黄瑾瑶那么响一个巴掌,作为霸凌者,她多半是要报复齐薇的。

想到这里,我三步并作两步,赶紧打车往学校去。

可是下班高峰期,出租车在路上堵得死死的,把我这暴脾气给急的。

我下车拦了一辆摩托,一个健步跨上后座:「师傅,八中门口,给您 50 不用找。」

摩托车师傅戴着头盔,阴恻恻地看了我一眼。

我拍了拍他的头盔,火急火燎道:「赶紧走呀,我去救命的,去晚了只能收尸了!」

师傅也算讲究人,听了这话,连红灯都不等了,一个加油,冲了出去。

当我赶到八中门口,掏出 50 元大钞,拍在师傅的胸口:「大恩不言谢!」

然后转头往学校门口的巷子飞奔而去。

6.

我快速跑到巷子口,看见齐薇正被黄瑾瑶带着的一帮子人堵在墙角。

黄瑾瑶手里拿着美工刀,对着齐薇威胁道:「给老子跪下道歉。」

齐薇流着眼泪,全身颤抖,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对……对不起。」

黄瑾瑶伸手在齐薇的脸上拍了拍:「下贱坯子,还敢惹我。」

随后,黄瑾瑶给旁边的男生递了一个眼神。

那个男生会意地走到齐薇面前,拿出一瓶黄色的液体:「你把这瓶尿喝了,我们今天就不打你。」

齐薇抬头看向那个男生,眼里全是惊恐。

「对不起,对不起……」

齐薇开始疯狂地道歉,一边说对不起,一边给这群人磕头。

她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求他们放过自己。

可是这群人看着卑躬屈膝、磕头认错的齐薇,反而更加兴奋和猖狂。

那个男生抓住齐薇的头发,把她的头揪起来:「都说了,把这瓶尿喝了就不打你,你怕什么呀。」

说完这话,黄瑾瑶一群人哈哈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骂:「真是贱骨头。」

看到这一幕,我气得牙痒痒。

我捡起来旁边的板砖,冲上去对着那个男生的脑袋就是一砖头:「欺负女人还这么得意,我看你才是贱骨头!」

那个男生捂着脑袋,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盯着我:「你他妈谁呀,敢打我?」

我走过去扶起齐薇:「甭管我是谁,今天我就帮你妈教育教育你,让你知道什么才叫男人!」

说完,我一个拳头砸在他脸上。

穿书之前,我可是练过综合格斗的,金腰带是我的教练。

我这一拳下去,那个男生直接倒地。

黄瑾瑶看到这一幕,忍不住了,喊了一句:「一起上!」

几个魁梧的男生率先冲了上来,被我两三脚踢了出去。

趁这个空当,我把刚刚的板砖递给齐薇:「拿着。」

齐薇一脸懵逼地接过砖头,六神无主地看着我。

我叹了一口气:「愣着干嘛,动手呀!」

说完这一句,我跑上去,先帮几个男生把胳膊脱臼了,然后朝着那几个女生,一人一个大耳刮子。

黄瑾瑶是个精明的,根本不敢跟我对线,跑到齐薇那里去欺负弱小。

黄瑾瑶龇牙咧嘴地对着齐薇拳打脚踢,齐薇却怯生生地连忙往后退。

我在前面疯狂输出,她在后面被一直偷家,把我给气的。

我怒吼一声:「齐薇,你今天要是不拍她一砖头,就不许叫我妈!」

齐薇听了这话,终于鼓起勇气,在黄瑾瑶冲她出拳的时候,拿着砖头在对方脑门上比划了一下。

……

只能说,动作很漂亮,但是没啥伤害……

唉,算了。这也算是齐薇迈出的一大步了。

我收拾完手头上的人,过去拎起黄瑾瑶的领口,把她甩在一边,而后转头看向倒得四仰八叉的霸凌者们。

「今天我是手下留情,还有下次,可不会这么轻松。你们好自为之。」

说完,我拉着齐薇走了。

7.

走到巷子口,我跟齐薇被刚刚的摩托车师傅拦住。

师傅取了头盔,剑眉星目,五官挺拔,身材高大健硕。

他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年纪,算是个中年老帅哥。

我不禁回忆起刚才给钱的时候,慌乱之中 50 大洋拍在师傅的胸肌上,手感确实也还不错。

可惜呀,帅是帅,就是长了一张嘴。

他看见我,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我已经报警了,你站着别走。」

「???」

大哥,我伸张正义的时候你不报警,现在已经结束了,你搁这马后炮呢?

然而,我抱怨也没有用,警笛声很快响起。

慌乱之中,我拉住齐薇的手,非常认真严肃地说:「薇薇,一会儿警察问话,你就说他们都是你打的。」

齐薇惊魂未定,听了我这话更是懵逼,直愣愣地望着我。

我解释道:「你是未成年,打架不犯法,警察蜀黍也会体谅你的。」

听了这话,齐薇惊讶地看着我,有些不敢相信地喊了一句:「妈?」

我拍了拍齐薇的脑袋:「薇薇乖,就这么决定了昂~」

摩托车师傅在一旁听见了我们的对话,小声嘟囔了一句:「真是亲妈。」

他的语气充满了不屑。

我朝他翻了个白眼。

他懂个屁。

大女主能屈能伸,更何况齐薇有主角光环。

就是不知道虐文的主角光环好不好用……

8.

很快,我和一群高中生被警察蜀黍带走了。

摩托车师傅叫南汀,他拍了齐薇被霸凌的视频,给警察作为证据。

至于后面打架那段,好像是他手机出问题了,没录下来。

总之,这件事情,齐薇是受害者。

虽然警察很不相信,齐薇一个人单挑了一群人(我的证词)。

也不相信我一个柔柔弱弱的家庭主妇能打趴一群人(黄瑾瑶们的证词)。

但我下手是有轻重的。黄瑾瑶这一群人被打了之后,除了觉得疼,身上也检查不出啥问题。

所以,这件事情以调解终了。

走出警察局,我感觉空气格外清新,就是看着这个南汀有些膈应。

他倒是不觉得自己碍眼,厚着脸皮过来跟我打招呼:「你学过格斗?」

我白了他一眼:「怎么,想跟我打一架?」

南汀脸上挂着笑:「还生气呢?我报警是为齐薇着想。」

我斜眼看着他:「哦?」

南汀耐着性子解释:「这群人今天吃了亏,之后保不齐还会找齐薇的麻烦。报警是给他们警醒。你看我不是也没把你打架的视频放出来吗。」

「……」

我觉得他说得有道理,继而皱着眉,警觉地看向他:「你不会想要钱吧?我先声明,我很穷的。」

听了这话,南汀仰头大笑,从黑色防风夹克里掏出一张名片。

「我不仅不要你的钱,我还可以给你钱。我开了一家 MMA 的训练馆,正缺教练。你很专业,我想高薪聘请你过来当教练。」

我看了看手里这张镶着金边的黑色名片,确实很有格调。

我扬了扬眉:「高薪有多高?」

南汀伸出两只手:「每月保底 10 万,干得好还有提成。」

「???」

开武馆这么赚钱的吗???

我那个房子,挂牌卖出去也才 200 万。

这样算下来,齐薇的大女主之路,岂不是又双叒前进了一大步。

我立刻握住南汀的一只手:「成交!明天我就去报到。」

9.

在格斗馆上班之后,我把齐薇也薅去学 MMA。

那些个霸凌者,天天欺负齐薇,无非是因为她无力反抗。

等齐薇的拳头够硬了,那些人自然知道滚,比啥都好使。

于是我让南汀给齐薇开个免费私教课。

南汀对此表示不解:「你为啥不自己教?」

我跷着二郎腿:「你没听说过吗,儿女都是自己的祖宗,我怎么教得了?」

南汀一脸的不相信:「就你这坑娃的样子,你才是祖宗吧。」

其实南汀说得不错,我确实也不拿谁当祖宗。

但是我和齐薇的关系才刚刚缓和了一点。我去给她上课,又给她摔几个狗吃屎,那岂不是拉仇恨。

我懒得解释,直接跟南汀说:「你教不教吧。不行我就换个格斗馆上班。」

南汀只好屈服于我的淫威之力感。但我想告诉你,没有人的命运是注定的,就算你拿到了虐文剧本,也一样可以改变未来。」

齐薇听了这话,眼里闪过震惊,却很快恢复了平静。

她的反应倒是出乎我的意料,我问道:「你不惊讶吗?」

齐薇点点头:「惊讶。但这好像缸中大脑理论,我们的世界本就是虚无,只是我们的想象。」

齐薇顿了顿继续说:「可那又怎样。我依旧热爱我的生活,期待明天的太阳。与其去思考那些我无法控制的事情,不如把握当下,享受现在。」

我看着齐薇的样子,心里说不出的感慨。

当初那个弱不禁风、毫无主见的小丫头,如今变得如此睿智和勇敢。

她或许还不是爽文里那些大杀四方的大女主,但她一定是独立果决的成年人。

齐薇抬头看向我:「那你可以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吗?」

我答道:「其实,我只是一个路见不平的普通读者。」

我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或者,你可以叫我——尊贵的盐选会员。」

【完】

备案号:YXX1YmbBPBFjoMg3oIMXe4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8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