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社死拿下老板

出自专栏《偷偷看你:在你心尖贪睡》

打台球时,我不小心把球打到了老板腚上。

滑雪时,我不小心摔倒在了老板裤裆下。

他摆摆手说:「没事。」

我内心直夸老板大度。

谁知当晚我就看到了老板在某书上发帖「被员工打到腚后续之裤子被扒了」。

1

周末太无聊,和闺蜜一起去台球室打台球。

周围人都撅着腚沉浸在台球的乐趣中。

因为我第一次玩这个,不是很熟练。

所以当我弯下腰用杆撞击球时,力度没有掌握好。

只听「咻」的一声,它正以一种势不可挡之姿直直跃过桌台。

我拿着杆子眼睁睁地看着球狠狠地打到了一个男人撅着的腚上。

正中靶心。

我彻底傻了。

那位不幸的男士穿着一身灰色休闲服,他正捂着腚回头四处找寻凶手。

面容铁青。

也就是我这个罪魁祸首。

我们相对视的那一瞬间,我感觉心都快跳出来了。

竟然是我新公司的老板沈鹤。

完了完了。

我拿出当年跑八百米的速度冲到他面前然后深深地鞠了个躬,疯狂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真的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我内心欲哭无泪。

幸好老板大度,他摆了摆手说没事,最后把球还给了我。

但是我决定,以后再也不碰台球了!

2

又是一个周末,我和闺蜜打算出去找点乐子。

自从经历了上次台球室那件尴尬事件后,我对于去哪儿十分谨慎。

坚决不碰自己不擅长的领域。

最终选择的是滑雪场,我以前玩过几次,还算比较熟练。

我开开心心地穿上装备开始滑雪。

此时的我还没有意识到接下来事情的严重性。

起初很好,按既定的方向发展。

只是当我经过一个下坡时,雪地实在是太滑了。

然后我手忙脚乱,人仰马翻得直直地缩进了一个男子的裆下。

我尴尬地抬头一看。

入目是一张涨红的俊脸。

真巧啊,又是我的冤种老板沈鹤。

我僵硬地朝他打了个招呼:「老板,你也来滑雪啊。」

他偏过头:「你先起来。」

声音十分清冷禁欲,只是耳朵尖红得不像话。

我点点头,羞红着脸想要爬起来。

但滑雪场地实在是太滑了,我到处寻找着力点。

为了摆脱这个尴尬的场面,我双手无意识且飞快地抓着能让我站起身的东西。

这时手不知道抓到了什么,总之我心中一喜,用力扯着那东西想要离开沈鹤身边。

但等我快站直时,脚下又是熟悉地一滑。

这该死的雪。

我的腚再次回到了地面,只是跟我一起的还有……

还有老板的裤子。

现场气氛有些诡异。

我的脑海中有一瞬间静止了。

然后我灵光一闪,大声喊道:「老板今年是您本命年啊?这大红色的秋裤真喜庆,很衬您的气质。」

刚说出口我就后悔了,我这嘴不会用还不如捐了呢!

老板他飞速地提上裤子,同时面色复杂地看着我。

最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咬牙道:「是的。」

然后快速逃离了现场。

我也在众人爆笑声中落荒而逃。

临走之前,我不禁感叹:不愧是老板,真有气度。

3

回到家后,我内心还在乐呵地想着沈鹤真好,我能摊上这样的老板真是祖坟冒青烟了。

但等我快乐地刷着某书时,却在推荐上看到了一个十分眼熟的帖子。

标题是「打台球被员工打到腚后续之裤子被扒了」。

我:危!

我抖着手点开这条万赞帖子。

只见全文内容是:「上次玩台球时被员工打到了腚,没想到这次去滑雪场又碰到了她,她摔倒在我裤子底下就算了,还扒了我的裤子,我怎么招了这么傻乎乎的员工,这个公司没我迟早得完!」

如果说沈鹤发的帖子只是让我脸上臊得慌,那网友的评论简直让我两眼一黑。

热评第一是:该员工第二天因左脚先迈进公司而被辞退。

两千多条评论,沈鹤只回复了这条。

他说:「好办法。」

我:完蛋。

我紧张得连视频都不刷了,一骨碌地爬起来打开和老板的微信聊天界面。

我打开键盘又放下,犹豫了快半个小时才组织好措辞。

等我要发过去时,下一秒,聊天界面突然弹出一条消息:「如果是因为今天的事的话,没关系的,我不会告诉其他人,我们就当作没发生过。」

看见这句话我气死了,老板你不道德,明明都发到网上了,现在大家都知道了!

于是我赌气删掉原先编辑的话,转而回复道:「老板,今天的事非常抱歉,我爸本命年时还剩下两件大红色秋衣,跟您裤子很搭,我明天给您送过去,您看合适吗?」

等按下发送键后,我才回过神来。

天哪,我刚刚都干了什么!

对方沉默了。

半晌后,我看到沈鹤又发了一条帖子。

看到标题后我心肝一颤。

上面写着「讨厌这种没有边界感的员工」。

配图是我和老板的聊天记录。

配文是:「真的没人管管吗?这个班我是一天都不想上了!」

看完后,我脑子里自动翻译成:这个让我社死的员工我迟早得开了她。

我掩面痛哭。

上班没多久就得罪老板,真是造孽啊。

我躲在被窝里愣是没胆再去触老板的霉头。

至于秋衣……

我目前还不想失去这份工作。

好不容易睡着后,还梦到第二天我因为左脚先迈进公司而被辞退。

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沈鹤义正词严地指责我应该先迈右脚。

而我像只鹌鹑般缩着头不敢吭声。

真是丢了工作又丢了人。

4

第二天我才得知老板出差的消息。

终于不用提心吊胆了,我心安理得地摸了半天鱼。

5

鉴于前两次社死经历,这周末我和闺蜜决定去美美地泡个温泉。

这次我们准备去泡男女分开的那种温泉。

我就不信在这儿还能遇到老板!

彼时我还不知道,过不久生活将会狠狠地为我的无知上一课!

周三晚上,我提前试穿那件准备周末穿的战袍:sexy 黑色泳衣。

吊带的设计很好地露出了香肩,中间部分采用的是修身镂空设计,露出了一节白嫩嫩的细腰,而短裙裙摆下是一双笔直的大长腿。

黑色大波浪随意慵懒地散落腰间,整个人显得既妩媚又清纯,sexy 迷人,魅惑万分。

我满意地点点头,对着全身镜看了许久。

最后我臭美地摆了个 sexy 姿势,拍了张美照发给闺蜜。

不仅如此,我还故意夹着嗓音娇滴滴道:「乖乖~明天老地方见哦。」

发完后我便不再看手机,而是继续欣赏着美貌。

只是过了一会儿,手机还没有消息发送过来的提示音。

我疑惑不已,周鱼这是怎么了?

按平常来说不应该是疯狂发信息打电话轰炸我吗?

怎么这会儿还没动静?

我纳闷地拿起手机,但等我看清屏幕后,我蓦地瞪大眼睛,然后吓得把手机扔了。

整个人社死地钻进被窝躲起来。

造孽啊!!!

我把闺蜜置顶了,而我恰好又有把公司老板置顶的习惯。

所以我不小心把消息错发给了老板。

想到那张照片和那做作的语音,我恨不得立马钻到地洞里去。

这跟在大街上拉屎有什么区别。

之前是让我和老板双双社死,这次专逮我一人薅是吧!

丢脸,太丢脸了。

缓了半晌,我才战战兢兢地起来给老板解释。

态度十分诚恳:「老板,我真的非常抱歉,照片和语音我原本是想发给其他人,但因为我的粗心却不小心发给了您,非常对不起,很抱歉这么晚了还来打扰您。」

沈鹤秒回:「发给谁?」

我愣了,这个好像不重要吧。

沈鹤紧接着发了句:「这个社会上坏人很多,我比你年长几岁,帮你把把关。」

我心里觉得有一丝奇怪,但兜兜转转又挑不出错,所以就老老实实地回复道:「发给闺蜜的。」

对面满意了:「这么晚了,快睡吧。」

6

第二天起床时,我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进了公司。

昨晚根本没睡好,一闭上眼,脑海中就自动浮现遇见沈鹤的一桩桩社死事件。

每一件都是能把我尬出地球的程度。

谁料一到公司腚还没坐热,就听到了一个惊天噩耗:

老板竟提前回来了!

救命!

经过昨晚那桩社死事件后,这几天我尽量躲着他。

努力当个背景板,降低存在感。

每次看见沈鹤我都心虚得头都抬不起来。

只是令我疑惑的是,老板怎么天天来我们员工区溜达。

我上次抬头时,不经意间对上了老板的眼神,可他却迅速避开,耳朵尖也泛着不正常的红。

我:这是怎么个事儿?

老板一天天这么闲的吗?

后来我悟了。

原来他是想视察监督我们。

真是个贴心的好老板。

躲了几天后,我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

于是我悄悄拉着闺蜜去茶水间,把我昨天跟老板之间的社死经历全都说了。

最后我眼巴巴地望着她:「请支招。」

闺蜜沉吟了下:「要不你请老板吃个饭郑重地向他道歉解释?」

我欣然采纳。

只是当我们准备回工位时,我眨眨眼看着门口。

刚刚是不是有什么大黑耗子蹿了过去?

不过这黑耗子跟老板的马甲颜色好像。

回到工位后,我开始兢兢业业地工作。

十分钟后,手机弹出了一条信息。

老板又又又发了一条帖子。

在发现老板账号后,我火速关注了他。

时刻掌握老板的喜好,保住我的饭碗。

配图是一家很火爆的牛肉粉店。

文案是:「这家牛肉粉很不错,一直想去尝尝,只是没人和我一起。」

我心想:这么巧得吗。

看着这条帖子,我内心逐渐浮现出一个荒诞的猜测。

刚刚那只大黑耗子不会是老板吧。

不会吧不会吧。

沈鹤看起来那么清冷,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应该不会做听墙角这种事吧。

不过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

我正愁不知道请沈鹤去哪儿吃饭呢。

7

回到家老板突然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赵棠棠,你生病了?」

我茫然不解:「没啊,我好得很,吃嘛嘛香。」

对方沉默了下,转而道:「那你刚刚很忙?」

我心中一紧,老板问这个做甚。

难道是想借机开了我?

想到此,我打了个寒战,疯狂自我表现,说自己多么勤勤恳恳,多么爱这份工作,每天忙到脚不沾地,整天都有做不完的事。

等我说完后,老板心情明显愉悦了不少,最后他说了句:「好好干。」

就挂断了电话。

而我也因化解一次职场危机而满面春风。

今天下午确实很忙,忙到我想请老板吃饭的机会都没有。

我连忙给老板发了条信息:「老板,之前的事我感到非常抱歉,我想明天请您吃顿饭表示歉意,您看可以吗?」

沈鹤十分高冷,回了个「嗯」。

「好。」

看到老板答应后,我松了口气。

明天一定要好好道歉!

洗漱完,我躺在床上刷某书。

当我看到关注那一栏的帖子时,我垂死病中惊坐起。

短短几个小时沈鹤已经在某书上发了五次疯。

「好想去啊。」

「真的好想去啊。」

「唉,真的好想去啊。」

「她怎么还不找我?」

「她生病了吗?我要不要去找找她?」

最新那一条帖子发布时间只比沈鹤打我电话时早了三分钟。

我沉默了。

那他刚刚打电话来是想确认我生没生病?

不是开除我的?

那他刚刚还那么高冷?

我撇撇嘴。

小样,还挺会装。

啧,口是心非的男人。

如果不是知道沈鹤的喜好,恐怕我还会误会他喜欢上我了。

但其实他根本不好我这种类型。

我略微思索,他可能只是想找个饭搭子。

请人吃饭总要问问对方的喜好吧,所以我再加了句:「老板,您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餐厅呢?」

然后我盯着聊天框上的「对方正在输入中」看了十分钟。

最后沈鹤磨磨蹭蹭地发出一句:「随你。」

我:6。

嘴还挺硬。

行,你不说是吧?那我也不说!

8

早上起来后,我顺手打开老板的主页。

没想到老板看起来这么高冷不苟言笑,背地里内心世界却如此丰富!

只是这画风有些不对啊。

标题是「好激动」。

配图是一碗炒饭。

炒得粒粒分明,很有嚼劲,一看就是专门练过的那种。

我满头雾水。

我暗戳戳地点开帖子,只见内容是:「昨天激动得一晚上没睡着,半夜起来炒了碗炒饭,味道还是一如既往地好。」

我:……

所以炒饭跟激动有什么关联?

激动又跟饭搭子有什么关联?

我想不通,索性不想了。

有钱人的世界不是我这种社畜能体会的。

9

跟老板约定的时间是中午,为了彰显诚意,我特意提前两小时来到牛肉粉店订好位置等他。

临近约定时间时,沈鹤给我发信息:「到了,注意看门口。」

我十分不解且疑惑,看门口干吗?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简直让我如遭雷击,目瞪口呆。

十个脚趾头都快要抠不过来了。

我们的高冷老板穿着昂贵笔挺的西装施施然迈进店里,全身上下连头发丝都精心设计过,透露着一股高贵气息。

走近后还能嗅到他身上名贵香水的味道。

但是老板你有没有考虑过……

它只是一个普通的牛肉粉店啊!

周围人穿的衣服全是休闲服,你打扮成这样,不像是来吃饭,倒像是去参加婚礼的!

看着老板屈尊降贵地坐在那个逼仄的凳子上,我感觉浑身坐立难安。

然后我诚恳地对着他道:「老板,这是我的不是了,您不应该出现在这儿,而是应该在五星级餐厅。」

沈鹤面色一僵:「我平时比较注重着装。」

我点点头,心想老板就是不一样,出门都这么讲究。

只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看不懂了。

天知道一个平时板着脸的上司在你面前假装不经意扭动身体,摆 pose,是什么体验。

尤其是这个上司还表现出一副娇羞,欲拒还迎的模样。

我只觉得惊悚极了!

难道这就是上天对我上班摸鱼的惩罚吗?

臣虽有罪,但罪不至此啊!

我被雷得外焦里嫩。

幸好这时候面做好端上来了,我赶紧埋头哐哐造面。

只是我没发现,沈鹤正蹙眉盯着我,脸上写满了疑惑。

他在想:究竟是哪一步出了问题呢?

我正疯狂炫面时,却发现老板没有迟迟未动口。

我好奇地抬头一看。

下一秒,「啪嗒」一声,筷子掉了。

我满脸震惊地看着沈鹤假装不经意间扯掉领带,露出半边锁骨。

从我这个角度甚至还隐隐能看到藏在衣服下健壮的胸肌。

在我抬头的瞬间,他还趁机向我抛了个媚眼。

我脑中突然闪过一道荒谬的猜测,老板他该不会喜欢我吧?

被这一想法惊到的我不受控制地开始咳嗽起来。

……

然后喷了老板一身面。

看着沈鹤那昂贵西装上被我染上的红油还有他锁骨沟里的汤水,我心中升起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我点怎么这么背。

我一边起身帮老板擦着身上的油渍,一边又疯狂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老板我真不是故意的。」

沈鹤白着脸哆嗦着手道:「没关系,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10

我心中愧疚极了,于是在老板清理衣服的这段时间,我跑到附近的礼品店给他买了一大袋东西。

只是当我回来时,却看到老板站在门口一个偏僻的地方打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总之老板连外放开了都不知道。

我本不想窥探老板隐私,正打算站远点等老板忙完。

但我突然听到了一些熟悉的话语,成功地让我停下了脚步。

我发誓,我没有在偷听,是声音自动飘到我耳朵里的!

我悄悄躲到一旁听老板和一个男人的墙角。

老板的声音莫名委屈:「你给我出的什么破主意,你知不知道她现在看我就像位阿姨。

我震惊地看着她,然后再退出去看看门牌号。

没错啊。

这是我家。

我正疑惑不已时,沈鹤拎着锅铲跑出来大声说道:「妈,是棠棠回来了吗?」

……

我虎躯一震。

所以我刚刚在超市抢的是沈鹤妈妈的菜,也就是我的未来婆婆?

我瞪大眼睛与沈鹤妈妈大眼瞪小眼。

最后还是阿姨打破僵局,她慈爱地摸了摸我的头:「是个好孩子,就是有点不大聪明。」

这顿饭我吃得战战兢兢的,刚刚趁着空跟沈鹤把这事说了。

他哭笑不得:「每次相遇都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出现。」

「没关系,不用担心,我爸妈对你很满意。」

我这才放下心来。

他们临走之前,阿姨硬塞给我一副翡翠镯子,笑眯眯地拉着我的手道:「小棠打算什么时候和我家小子结婚啊。」

闻言,我脸瞬间红了。

然后我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在旁边竖起耳朵听墙角的沈鹤。

已经提上日程了。

备案号:YXX15rQQoL8TQgN3kBh2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