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将死未死的老公

当知道老公死亡的消息,我一下子就晕了过去。

我却没想到,第二天我看到他在厨房给我做早餐。

「想吃什么?」他笑着看着我。

他的牙齿尖锐而洁白。

1

「嫂子,请节哀。」

当听到老公张毅死亡的消息时,我的心中一片空白。

我觉得可能是在做梦,又或者是什么人在搞拙劣的恶作剧。

张毅怎么可能会死?他上午刚出门上班!他还错拿了我的红围巾,让我非常生气。

「别开这样的玩笑。」我皱眉。

「嫂子,你要撑住……这是真的。」张毅的好友钱杰悲哀看着我,「一辆车子朝他冲了过去,抢救无效……真的对不起。」

张毅……死了?

早上还活生生的人就这样死了,我要成寡妇了?

血管里的血液好像突然凝固,我木然看着钱杰,捂住了胸口。

我晕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早晨 7 点。

我头疼到快要裂开,还是无法接受张毅居然意外身亡。

我和张毅是相亲认识的。我是培训机构的音乐老师,张毅是律师事务所的新秀律师,两家算得上门当户对。

和一般的爱情故事不一样,我对张毅并没有一见钟情。我觉得他的性格太过沉默,但我妈劝我他很适合过日子,再加上我年纪大了,我就和他结了婚。

婚后,我们相处的还算平和,除了一周前他莫名其妙不理我,两个人开始冷战。

我一直等着他哄我,可是世事无常,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我为什么要那么任性?为什么非要等他来哄我?我为什么要让他带着遗憾走?

没有他的日子,我该怎么办?

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我的眼前一片模糊。我觉得胃疼了起来,想到厨房倒一杯水喝,却发现一个男人在厨房里。

是……张毅!

张毅熟练地煎鸡蛋,时不时伸手擦拭一下汗水,而我心中起了惊涛骇浪!

怎么回事,他居然没有死!

或者是……鬼魂?

「甜甜,你醒了,想吃什么?」

厨房里,张毅微笑着看着我,而我紧张到说不出话来。

当张毅到我身边的时候,我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张毅奇怪看着我:「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我……」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时张毅伸出手,试探了我的额头。

「没发烧啊。」他自言自语。

他的手是暖的。

鬼魂的话,应该是冰冷的,他根本没有死!

什么啊,我居然会信这样的鬼话!

失而复得的惊喜,让我突然放松了。我用力抱住了张毅,张毅愣了下笑着问:「怎么了?」

「没什么。」我哽咽地说。

钱杰居然开这样的玩笑,真是太过分了,一定要让张毅和他绝交!

不,说不定是张毅为了结束冷战,找他的好哥们儿一起吓唬我。

真是太过分了!

我想着,再次推开了张毅,冷冷地说:「你自己吃吧。」

「甜甜?」

「我去上班了。」

我想起被张毅欺骗,就没什么好心情,张毅发消息给我,我也没回复。

晚上,张毅来接我下班。见我一路冷着脸,他终于知道了我在生气,问我为什么心情不好。

呵,他还有脸问我!

「张毅你有意思吗?你为了不哄我,联合钱杰一起骗我?」我生气地质问。

「甜甜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骗你了?」张毅一脸迷茫。

「你说你死了!」

「我怎么会这么诅咒自己。」张毅微微皱眉。

「哟,敢说不敢做!」

见张毅死活不认账,我再也不搭理他。

晚上,张毅想搂着我睡觉,但我拒绝了。他没有再过来,过了很久轻轻叹了一声。

活该!我愤愤地想。

明天收拾你!

我做好了第二天大吵一架的准备,可当我醒来的时候,却发现张毅已经不在床上了,桌上也没有往常准备好的早餐。

行啊,他还来劲儿啊!

这次我主动和他说话,我是他孙子!

我准备洗漱上班,去洗手间的时候撞见了闺蜜李沁。李沁见了我吓了一跳,犹豫地问:「甜甜,你不再休息会儿吗?」

「都十点了,休息什么啊。」我觉得莫名其妙,「你怎么来了?」

「是你叫我来的啊。」

我什么时候叫她来?

我觉得有点奇怪,但是没细想:「快去吃饭吧,我真是饿死了。我和你说,张毅可厉害了,和我吵架了都不给我做早餐!」

我越说越气,李沁沉默了。我疑惑地问:「真是我把你叫来的?我怎么没记忆?」

「这几天我都在你家陪你。甜甜,你还好吗?」

「我当然好啊。你的脸色怎么那么难看?」

李沁欲言又止:「张毅的父母一会儿会过来。一切都准备好了,你不要太难过。」

李沁说着,抱了抱我,她的眼睛红红的。

一种不安再次把我包围。我走到客厅里,发现客厅上居然挂着张毅的遗照,真是被气笑了。

「李沁,我没想到你也被买通了。张毅给你们多少钱,我给双倍。」

「甜甜……」

「有意思没意思啊,还和我玩装死。」我真是气到不行,「这不是恶作剧,这也太过了!」

「甜甜你精神状态不好,要不要吃点药?」

「吃什么药啊,你当我有神经病吗?」

就在我们争执的时候,门开了。

张毅的父母和钱杰一起进来,他们都穿着黑色的正装,精神极为疲惫,张毅妈更是分分钟要晕倒的样子。

张毅妈看着我,苦涩地说:「甜甜,一会儿我们就要出发去火葬场了。不管张毅在不在,妈妈都会当你是儿媳。你一定要撑住,好吗?」

什么啊。张毅玩的那么花,把爸妈都请出来了吗?

不,一定是特型演员!看来这次他够拼的啊!

「当然好。」我笑容灿烂,「走呗,咱一起去送送他。」

2

去火葬场的路上,大家都很安静,只有我在玩手机打游戏。

我玩的是连连看,手机里时常传来欢乐的音乐声,李沁时不时担心看我一眼。

「你没事吧。」李沁欲言又止。

「没事啊。」

我能有什么事,我就要看着你们表演!

见我态度强硬,李沁不再说什么。

我没想到,车子真的到了火葬场。这里到处都是悲伤的人,还有响亮的哀乐,压抑的气氛让我浑身不适。

在这里,我看到了钱杰和张毅的其他同事们。钱杰的眼睛红红的,见到我就扶住了我,其他人则扶住了张毅的父母。

「嫂子,你来送他最后一程了。张毅在天之灵,一定会保佑你们的。」钱杰哽咽地说。

「唉,张毅是事务所最杰出的律师。之前的案件多亏了他,才会让那几个轮奸幼女的混蛋入狱,谁想到……你节哀。」

张毅的同事们挨个儿对我表达慰问,张毅的父母泣不成声,我终于觉得不对劲。

张毅的恶作剧,可能让那么多人帮忙,还惊动了领导吗?

巨大的恐惧把我包围,但我还是在微笑:「你们演戏演上瘾了啊。」

他们都震惊看着我。

「一开始说他死了,现在都弄到火葬场了,这可真是大手笔!张毅,你在哪里,你怎么那么无聊啊!」

我说着,想在人群中找张毅,或者找到隐藏的摄像机,可是我什么都没有找到。

他们难过地看着我,有人想把我扶到一边,还有人打电话给医生。

「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张毅你别开玩笑了,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嫂子,你冷静点。我知道这件事很难接受,但是人死不能复生……张毅哥真的已经离开了。」

「我不信!」

我推开钱杰,往灵堂跑去。有很多人来抓我,但是我不管不顾,就连摔倒了也不怕。

我跑到了灵堂,在水晶棺材里看到了张毅的脸。他的脸色惨白,好像还带着微笑。

「张毅!」

巨大的恐惧把我包围。我还想掀开棺材看一眼,可惜我的身体不受控制倒了下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

我想说话,但是声音沙哑到说不出来。李沁见我醒了,急忙给我倒了一杯水,问我有没有好一点。

我点点头。

我此时才觉得膝盖钻心地疼,掀开被子一看发现膝盖满是划痕,应该是之前跌倒的时候摔破了。

李沁要帮我包扎,我摇摇头,苦涩地问:「张毅真的死了吗?」

「是。」李沁轻轻点头。

「什么时候?」

「10 月 12 号,他开车去事务所的时候,被一辆车撞到……那个驾驶员已经被抓起来了。」

「这样啊。」

当悲伤到极点的时候,我的心脏是一片麻木。我站起身,看着客厅里张毅的遗像,心中还是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我不信,一个和我同床共枕的人就这样死了。

他明明还在和我冷战,还和我睡在一张床上,还企图搂着我……

他怎么就死了?

我缓缓走到了洗手间,发现柜子里放着不少精神类的药品,看起来已经吃了不少——但我对此毫无印象。

我还注意到房间里有个台历,上面画了一些红色叉叉,对此我也毫无记忆。

难道我的精神出问题了,所以才产生会看到张毅的幻觉?我出现了记忆空白,也是因为药物作用吗?

我昏昏沉沉打开衣柜,准备去洗澡,却没想到看到了张毅的衣服。

我的目光在那身运动装上停留,突然想起和张毅第一次见面,就是在羽毛球场。

那时候,我刚工作没多久。家里催婚得厉害,说要给我介绍一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男人,还让我好好把握。

我穿着小裙子去和他见面,没想到他打电话来说突然有事,约我在羽毛球馆见面。

我满肚子怨气走到了那里,看到他满头大汗朝着我走来。他抱歉地说,他要来这里调查取证一些东西,改天请我吃饭。

见我脸色不好,他犹豫地说:「那要不你在这里打会儿羽毛球?」

我被气笑了——他能看到我穿着小裙子和高跟鞋吗?

他再次犹豫地问:「那你要么等我忙好了?」

我倒要看看他想做什么,真的在一边等他。我看到他拿着笔记本很认真记录一些东西,突然觉得他这个样子居然挺好看。

他带我去吃了夜宵,保证下次再打羽毛球,还要教我打比赛……可是,这样的男人,怎么就死了?

「甜甜,你在做什么?啊呀!「

李沁发现了张毅的运动装,眼明手快把它收了起来。她抱歉地说:「甜甜对不起,前几天整理遗物的时候漏了这个……甜甜?」

李沁哑然,因为我捂着脸哭了起来。

真是奇怪。当听到他死讯的时候,我不可置信。当在火葬场看到他的时候,我觉得在做梦。

但是看到这件,即将被处理的运动服时,我破防了。

被刻意压抑的情绪就这样被释放,我终于知道这一切不是一场梦。

他死了,我们再也见不到了。

我失去了我的丈夫。

我抱着运动服,哭到不能自已。

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在床上睡着,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觉得头晕脑胀。

我木然走到了客厅,看到餐桌上放着我平时最爱吃的皮蛋瘦肉粥,泪水再次涌了出来。

我想和李沁说,以后别准备这些了,因为谁做的都没有张毅做的好吃。

我胡乱擦干眼泪,想叫李沁的名字,这时一双手从后面搂住了我。

「甜甜,我想你了。」张毅在我耳边说。

我浑身冰凉。

我亲眼看到了他的尸体,但是他又活过来了。

他就在我的身后。

3

当恐惧到极点的时候,我反而平静了。

我深吸一口气转过身,鼓足勇气回过头看着张毅。他的脸上没有可怕的尸斑,他的脑袋也没有像西瓜一样裂开,这让我松了一口气。

我颤抖着手,握住了张毅的手,是暖的。

他还活着。他还活着!

巨大的喜悦让我抱住了张毅,久久不分开。泪水不知不觉就弥漫开来,张毅奇怪地问:「甜甜,你到底怎么了?」

「有个学生气到我了。没什么,我已经好了。」

我觉得说出来真是丢人,就随便撒了个谎,张毅笑了:「那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张毅总是这样。

在我难过的时候,他只会说「要打起精神啊」,在我不舒服的时候,也只会给我端来热水,问我要不要看医生。

大家都说这样代表张毅是个老实的男人,而我一直嫌弃他没有情趣。

但今天不一样。我只觉得被我打碎的限量版花瓶现在恢复如初,失而复得的快乐让我几乎要哼唱一首歌。

「等我去洗把脸,换件衣服。」

我后知后觉不好意思了起来,去卧室选了一条漂亮的连衣裙。

我穿裙子的时候,看着我光洁的膝盖,那上面根本没有伤痕。

张毅的死亡是假的,葬礼也是假的。

我真是太蠢了,居然把梦境当真了。

一定是最近压力太大了吧。我想着,拍了拍面颊。

作为培训机构的老师,我并没有学校老师的薪资待遇,有些学生和家长对我缺乏尊重。有几次,我和他们起了冲突,要不是保安大叔帮忙我说不定都会被打。

所以,我才会产生了幻觉。

当我走出卧室门的时候,张毅的眼神明显亮了。他说:「甜甜,你很少这么打扮。」

「还不是因为我化不化妆,你都看不出来?」

张毅没有还嘴,憨憨笑着,我的心情也美妙了起来。我们一起去吃了牛排,还一起抓了娃娃。

因为张毅总是沉默寡言的关系,我从没邀请他玩那么幼稚的活动。我没想到,他很快就上手,给我抓了好几个娃娃。

「张毅,你也太棒了吧!」

因为张毅不爱说话的关系,我总是对他冷冷淡淡的。我从不找他一起逛街,我们唯一的交谈就是在餐桌上。

我真没想到,他孩子气的一面那么动人。

晚上回家的时候,我的心情还是很好。我想洗个澡,和张毅一会儿翻云覆雨,突然发现洗面奶用完了。

我打开柜子准备拿新的的时候,却看到了之前从未见过的一瓶药。

那是治疗精神病的药。和我梦境中的一模一样。

一整天的喜悦,就好像气球一样被戳破,我突然没有力气站立了。

我不可置信看着自己光洁的膝盖,忍不住想我是不是精神有问题,不然为什么要吃药,又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幻觉?

从头到尾,有问题的都不是张毅,是我?

我觉得恶心了起来,我对着马桶撕心裂肺地呕吐,张毅问我有什么事,但我只是摇头。

我没办法告诉他,他被骗婚了,他的老婆是个神经病。

一切不是因为他有问题,是我有问题!我居然还怀疑他是个死人!

「我们……我们离婚吧。」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这样说。张毅愣愣看着我,没有说话,转头进了房间。

我也回到了房间。

我背靠着他睡觉,感觉到他来抱我,但我没有理他。

夜色中,张毅轻轻一叹。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张毅果然又不在房间了,对此我已经习以为常。

我看到了李沁在厨房给我做早餐——但我不能确定,这个是李沁,还是我想象出来的。

我在洗手间拿出了药,按照说明书吃了,除了觉得有点困之外,好像没有其他反应。

我甚至能继续看到李沁的身影。

她到底是真人还是幻觉?

我想着,掐了李沁一下。李沁愤怒看着我,但是没说什么。

脾气那么好,她一定是假的。我就是个神经病。

我想着,悲哀了起来,越想越难受,给了李沁一巴掌。李沁也给了我一巴掌,真疼。

「对不起对不起。」李沁很懊悔,「你没事儿打我做什么,我这是条件反射……你没事吧,疼不疼啊?」

对,这才是李沁——难道神经病会幻想出有人抽她的巴掌?我的想象力那么丰富吗?

这时,李沁说:「甜甜,你一定要撑住。一会儿,我们要去医院验尸,这个流程实在没办法……」

等等,验尸?葬礼都举行过了,怎么验尸?

「张毅……去世多久了?」我终于问。

「他是昨天出意外的。甜甜你怎么了,你是不是压力太大了?」

「没什么。那个,今天是礼拜几?」

「礼拜五。」

李沁同情地看着我,一定觉得我的神经出了问题,但我知道不是这样!

我赶紧拿起手机,发现今天确实是 10 月 13 日,周五。

可我分明记得张毅举办葬礼的日子是 10 月 19 日,周四!

我怎么会回到了 10 月 13 日?

对了,娃娃……如果是我精神分裂的话,不可能有娃娃!

我想着,冲到了卧室里,没有看到娃娃。我急忙打开衣柜,把所有的衣服都往外丢,终于在角落里看到了那个娃娃。

我没有做梦,我也没有精神病!

我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4

张毅的车祸发生在 10 月 12 日(周四),葬礼的日子是 10 月 19 日(周四)。

我第一次看到张毅的日子我不记得了,但是抓娃娃的日子一定是 10 月 6 日(周五)。

我为什么那么肯定?因为这个娃娃是限量版,10 月 6 日以后就全部被收回了!所以我才会那么想要得到它!

原来,我在不知不觉中,穿越了时空!

这算什么,电视剧?

不,这一定是上天给我的机会!让我救回张毅的机会!

一想到这个,我就觉得心脏跳到不行。

我摸摸肚子,再看李沁糟糕的厨艺,说:「我们出去吃吧。」

「你,你愿意出去?好好。」

李沁好像怕我反悔一样,急忙带我去用餐。我很努力吃着,心想下一次回去的时候,告诉张毅不要在 10 月 12 日开车出门就好。

这样,一切都解决了。

我救了张毅,救了我的丈夫。

一想起我的使命,我就激动不已。我并没有张毅去世后的悲伤,因为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暂时的,我可以改变未来!

我把桌上的食物一扫而空,过好的食欲让李沁一直担心地看着我。

饭后,我要去逛街,李沁也陪我去了。在我抓娃娃的时候,李沁终于忍不住问:「甜甜你没事吧?」

「我没事啊。真是的,怎么又输了,还是让张毅给我抓吧。」

我说得很自然,李沁看我的表情越发奇怪。

我终于意识到,在众人眼里,「张毅死了」是既成事实。他们并不知道这件事即将改变,所以一定觉得我的反应不对劲,甚至有点恐怖。

我没必要对他们解释。也没必要让李沁担心。

我想着,主动说:「我累了,回去睡吧。」

我想让李沁回家,但是李沁死活不肯。她原来想和我一起睡,但我拒绝了——这是张毅的床位,他一定不喜欢别人来睡。

李沁犹豫了下,去隔壁睡了,一直叮嘱我有什么不舒服的,或者想和人说话了,一定要找她。

她悄悄锁上了窗,还把厨房里的刀具都收了起来,估计是怕我自杀。

我真是很无语,但我也不想解释——这种事,有谁会相信?

快睡觉。第二天醒来,就能见到张毅了。

我想着,闭上了眼睛。

因为心事重重的关系,我直到后半夜才睡着,早晨醒来的时候觉得脑袋昏昏沉沉。我没敢睁开眼睛,因为我害怕看不到张毅的身影。

求求你,让我看到你。

求求你,让我回到张毅出事前!

我在心里祈祷,鼓足勇气睁开了眼。

我看到了张毅熟睡的面容。

张毅睡觉的时候,总是侧着睡,从不会搂着我。以前,我总是默默生闷气,今天我却只觉得他睡觉的样子看起来是那么踏实。

我拉起张毅的胳膊,主动钻到他的胸前。

张毅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吓了一跳:「甜甜,你干什么?」

「就是……想你了。」

这句情话让我不好意思了起来,张毅也很吃惊。他过了一会儿,问:「是不是没钱了?」

我:……

我下意识踹了张毅一脚,这是我以前根本不会做的。张毅嘿嘿笑了起来,起床给我做早餐的时候还哼着歌。

我看了下日期,今天是 10 月 8 日礼拜天。是张毅出事前的日子。

我吃着热乎乎的皮蛋瘦肉粥,心里又是甜蜜又是发酸。

我真是后悔之前对张毅的冷淡。他虽然不善言辞,早出晚归,但是承担了一切家务,再累也不会忘记给我做早餐。

我们这套房子是他的婚前财产,但是婚后他毫不犹豫加了我的名字。

他这么好,我以前为什么没意识到?

我想着,对张毅说:「张毅,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我的表情很严肃,张毅也正了正神色:「好。」

我愣住了:「你也不问问我是什么事?」

「你要我答应你的,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我一定会做到。」

我只觉得心中一暖,眼睛也酸涩了起来。

我看着张毅,认真地说:「下周四,十月十二日,你不要出门。」

「为什么?」张毅的表情变了。

我知道张毅是工作狂,说其他理由他不会信,只能说:「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你那天出车祸死了。」

「只是梦而已。」

「你答应我好不好?」

「好。」

我知道张毅一向说话算话,松了一口气。张毅看看时间上班去了,晚上约我一起看电影,我高兴答应了。

当我到了培训机构的时候,脸上不自觉带着笑意。

保安大叔和我打招呼,笑着说:「沈老师,有什么好事儿,那么高兴?」

「晚上要去和老公一起看电影。」我笑着说。

「感情真好。」

「那当然。」

因为心情美好的关系,就算学生调皮,我也丝毫不介意。张毅接我下班后,和我一起看了一部动画片,我们还一起吃了夜宵。

晚上,我再次想和张毅亲近,但张毅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拒绝了。

他犹豫地说:「我有点累……」

「没事,那下次吧。」

我有点不高兴,但我没有表现出来。晚上,我搂着张毅的胳膊入睡,张毅不太习惯但是也试探地搂住了我。

他的身上有着好闻的味道。

我好喜欢他。我在婚后,爱上了我的丈夫。

我甜蜜想着,闭上了眼睛。

我却没想到,第二天是被李沁叫醒的。

5

当看到李沁的时候,我的心就猛地一沉。

我不愿意去想那个不好的答案,自我安慰说,可能是李沁不请自来,但到底呼吸都急促了。

我冲到厨房,没有看到张毅的身影。

我不死心推开了洗手间,推开了书房……他都不在。

而客厅中央,挂着张毅的遗照。

我的身体一软,瘫倒在地。

为什么,为什么我明明让他不要出门,意外还是发生了!

我冲出了房门。

「甜甜,你干什么!甜甜!」

李沁害怕我出事,跟着我一起到了张毅的律师事务所。我是那么奢望张毅会在办公室里,但这到底只是幻想罢了。

钱杰看到了我,急忙走了过来:「嫂子,你怎么来了?」

「我想知道张毅出事的所有细节。所有。」

「嫂子……」钱杰看起来很为难。

「快告诉我!」

也许是我的样子太过可怕,钱杰轻轻叹了一口气:「嫂子,我这就说,你别着急。张毅哥是在 10 月 12 日下午 4 点半出事的,地点在财富大厦前面的那条路上。他是被一辆面包车撞倒的,那个 40 岁的女司机。你放心,司机已经被抓住了,等待她的是法律的宣判……」

我不要法律的宣判,我只要张毅活过来!

不行,不能慌,你还有机会!你一定可以救张毅!

我想着,深吸一口气控制情绪说:「那天有什么着急的事情,非要张毅上班吗?」

「有个阿婆想要咨询——你知道的,张毅哥特别敬业,不管多小的案子都会来。」

「除了这个阿婆外,还有别的委托人吗?」

「据我所知没有。」

「能给我看看那个阿婆的信息吗?」

我这个要求很无理,但是钱杰给了我。他告诉我,这个阿婆就是菜场卖菜的,委托张毅进行遗产分配。

「这样的委托根本没多少钱,但是张毅哥总是接。」钱杰微微一叹,「上次的案子也是,要定那几个男孩的罪实在太难了,但是张毅哥看到那个小姑娘的时候,义无反顾接。为什么,这样的好人就……」

钱杰说着红了眼眶,我也忍不住抽泣了起来,李沁就在一边沉默地拍着我的肩膀。

钱杰突然想起了什么,说:「对了嫂子,我今天整理张毅哥遗物的时候,看到了一份保险。保额是 1000 万。他意外身亡,你可以拿到这笔钱。」

张毅买过意外保险?

我不记得有这件事,恍恍惚惚地点了点头,心里越发难过。李沁见我状况不对,

想带我去喝点东西,但我擦干泪水说:「我还有事。」

「你要去做什么?」

「你别管——放心,我不会自杀。」

我说着,就出了门,去找那个肇事司机。

我以受害者家属的身份,在警察局看到了她。

肇事者是一个中年女人,穿得很普通,据说在一家学校的食堂上班。可能是吓傻的关系,她见到我非常平静,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说。

就是她杀了张毅!

我控制不住冲上前,给了她一巴掌。我对着她又踢又踹,她默默忍受着,没有还手。

警察把我们分开,让我不要太过激动,但我怎么能不激动?

她是凶手!她为什么不去死!

不,我要冷静!我一定可以救回张毅,我也可能避免她成为凶手。

我深深看了那个女人一眼,离开了警察局,到了张毅出事的那座大厦门口。

这里人来人往。有的人在电话,有的人拿着咖啡匆忙走进写字楼,没有人记起这里曾经葬送了一条年轻的生命。

不过,一切即将被扭转!一定会这样!

当我拖着疲惫身躯回家的时候,李沁急忙问我到底去了哪里。我一句话都不想说,躺在床上睡觉。

我是那么期待一醒来就见到张毅。

幸好,我没有失望。

「甜甜?」

当再次见到张毅的时候,我用力抱住了他,简直要把他嵌入身体。

张毅没有了之前的诧异和不习惯,只是摸摸我的头问我怎么了。

这一次,我没有逃避,认真地说:「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你死了。」

张毅脸色微微一变,笑着说:「只是梦而已。」

「这个梦太清晰了。我梦到你开车去财富大厦,因为一个阿婆约了你要立遗嘱。」

张毅震惊看着我:「你怎么知道有阿婆联系我立遗嘱?」

「张毅,这可能是上天给我们的预警。那天你不要出去好不好,求你了。」

「好。」张毅犹豫下,点头。

6

为了防止那天出事,我带着张毅去找了那个阿婆。

阿婆已经六十多岁了,耳朵不太好。她不认识我们,一开始对我很警惕。当知道张毅就是和她电话联系的律师时,她一下哭了起来。

原来,阿婆的身世很可怜。

她的丈夫早早就去世了,有一男一女。按照传统想法,她原来想把财产给儿子,但是儿媳妇把她赶出门,她最后决定把房产留给女儿。

她害怕儿子、媳妇来闹,经人介绍找到了张毅。

张毅当场帮助阿婆起草了遗嘱,让她拿着证件去了公证处做了财产公证,确保女儿的继承权。

一切进行地很快,阿婆握着他的手连连感谢,还一再要请他吃饭。

张毅当然笑着拒绝。阿婆非要塞给他一篮子番茄,他推辞不过只好拿了,但是走之前悄悄把钱放在了阿婆的菜底下。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天啊,他为什么那么温柔?为什么我以前没发现?

我意识到,我根本不了解我的丈夫。而我有多爱他,我的心里就有多难过。

不过,一切都结束了。

张毅,以后我们好好的。

回到家后,我实在太累,昏昏沉沉睡去。第二天,我睁开眼睛,下意识想搂住张毅,但是扑了个空。

我的心跳一下子就停滞了。

我不可置信冲到客厅,也再一次看到了张毅的遗像。

为什么会这样!明明交代过他了,也把隐患排除了,到底为什么!

我无法控制住怒气,抓起玻璃杯就朝墙上砸去,把李沁吓了一跳。

李沁急忙让我吃药,我愤怒地说:「我没病,我不吃药!」

「甜甜,听话。医生让你吃药,这样对你的身体好。」

「我说了我没病!」

我拿起电话问钱杰,张毅到底是怎么死的。

钱杰给我的答案和上次一样。

「他为什么非要去事务所?」

「我不清楚。张毅哥今天没有事情啊。」

钱杰也有些疑惑。当我想找钱洁问清楚的时候,有人来敲门,李沁开了门。

「沈小姐你好,我叫薇薇,是保险公司的代表。是这样的,张先生购买了一份人身意外险,我来核实一些情况。」

这个叫薇薇的女人长得很漂亮,但如今的我无心欣赏,更是不想要这笔钱。

我拒绝和她沟通,什么信息都不肯提供,薇薇只好失望离开。

李沁犹豫看着我,我冷静地说:「张毅不会死。」

「甜甜,你醒醒,张毅已经死了。」

「我说了不会就不会。我要睡觉了。」

我躺在床上,强迫自己睡着,第二天果然回到了过去。

这一次,我醒来的时候张毅已经不见了。

我顿时着急了,见日期是 10 月 5 日才松了一口气。

这是我来的最新的一天。

车祸还没有发生,还有时间!

我给张毅打电话,但是张毅没有接。

我只好请了个假,去他的事务所等他。我不想打扰张毅的工作,就找了附近一家咖啡馆,却没想到看到张毅和一个女人正从咖啡馆走出来。

她是……保险公司的薇薇。

我想和张毅打招呼,但是一种莫名其妙的直觉,让我躲在了一边。我看着他们亲密交谈的样子,心里不太舒服,再次给张毅打电话。

这一次张毅接了。

「张毅,你在哪里?」我问。

「我在事务所忙工作。」张毅自然地说。

「忙什么案子呀?」

「BOSS 找我谈点事情。我先忙,晚点和你联系。」

张毅说着,挂断了电话,和薇薇上了车。我想跟上去,但是浑身没有了力气。

一切的一切,突然想通了。

我终于明白,张毅为什么突然买保险——呵,是给小三儿做业绩吧。

至于财富大厦的旁边,就是一家五星级酒店!

原来这就是他接受了死亡警告,还要出门的原因!

我怎么那么蠢!千辛万苦救一个渣男!

什么意外,这都是报应!

我想笑,但是眼泪不知道为什么涌了出来。

我沉默地去公司上班,张毅打电话来的时候不接,他在门外接我下班的时候,我也不想见他。

保安大叔见我不走,问:「沈老师,你和老公闹别扭了?」

「不是……我再忙会儿工作。」

我装模作样加了一会儿班,终于是受不了同事们异样的眼神,还是走了出去。

张毅手里拎着我喜欢吃的樱桃,但现在的我只觉得恶心。

我目不斜视上了张毅的车。

一路上,张毅企图和我说话,但我根本不理他,到后来他也沉默了。

晚上,我在打游戏,张毅在电脑上打些什么。我走过他身边的时候悄悄看了一眼,发现他

是约好了下次见面的时间吧。

呵,张毅,真有你的!

恶毒的念头在我脑中升起。

我没有告诉他可能发生的事情,而是笑着问:「你今天忙什么了?」

「很多杂事——怎么了?」

「没什么,就问问。」

我冷淡地打着游戏,张毅也继续忙工作。

我紧紧咬住嘴唇,对自己说,忍住,一定要忍住。

现在的张毅还不知道他的命运,我只要漠视,就能让他得到惩罚,还能拿到 1000 万!

这是我几辈子都赚不到的钱!

可是,我真的要看着他死吗?

7

我不知道看着张毅,陷入了迷茫。

在他死之前,我并不爱他。我对着他有诸多的嫌弃,总觉得我和他的结合只是因为彼此的年龄到了。

如果有机会,我会毫不犹豫救他,因为我不想成为寡妇,也不想第二次进入婚姻。

在他死之后,我意识到我之前错的多离谱,我爱上了他。

我不顾一切想要救他,可是他却用行动告诉我,我是个傻瓜。

我到底该怎么办?我要做一个杀人凶手吗?

「甜甜,吃樱桃。」

就在我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张毅递过来一盘樱桃,都是洗干净的。

我吃了一口樱桃,真的很甜。

我看着张毅满怀期待的眼神,叹了一口气。

我到底还是做不到眼睁睁看着他死——即使他背叛了我。

「张毅,我要和你说件事。」我严肃看着他,「我做了一个梦……」

我把事情和他说了,也暗示他就算是要「约会」也绝对不能出门,改期就好,张毅没有反驳我。

我看着张毅沉默的模样,心脏就好像被掏空一样疼。

我好笑地想,我还真是圣母,放弃一千万去救一个背叛了我的丈夫。

因为……我爱他。

就算我恨他,我也不想他死。

晚上,当张毅试探搂住我的时候,我闪躲了。他在床上辗转很久才睡着,我也是如此。

也许,我该直接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要和他大吵一架,问他到底出轨没有,那个女人和我谁重要!

我想着,迷迷糊糊睡去,第二天一摸床边,居然是空的。

我不可置信跑到了客厅,果然见到了张毅的遗像。

这是幻觉,这一定是幻觉!

他到底为什么非要出门?

他就那么想要约会吗?

又或者有什么紧急的事情……比如说,那个薇薇怀孕了,非要见他商量后续处理?

我觉得我都要疯了!

我猛地吃了一口药,药物让我镇定了下来。

我冷静地对李沁说:「我要见那个卖保险的薇薇。」

「好的。有些事情是要处理下……」

「张毅出轨了。就是和她。」

李沁愕然看着我,沉默地陪我去见薇薇。

薇薇看到我,就对我表达了问候,还在解释拿赔偿金要进行哪些手续。

我出神看着她,发现她比我年轻,皮肤比我好,还比我瘦——怪不得张毅会喜欢她。

他们应该上过床了吧。怪不得张毅最近都对我没兴趣。

他们喜欢什么姿势?

我越想越生气,打断了薇薇的话:「你别说了。」

薇薇诧异看着我。

我知道我看起来就好像泼妇,但我实在忍不住了。我看着她,艰涩地问:「你和我老公是怎么认识的?」

「张先生来咨询,所以我们认识了。沈小姐,你问这个做什么?」

「你们好了多久了?」

我极力想让自己笑出来,但是面部扭曲,看起来一定很可怕。薇薇被吓住了,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看到你们一起喝咖啡,然后上了车。你们到底好了多久?」

我再也控制不住,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掌心传来刺痛感,但是我什么都不管。

空气,好像凝固了。不知道过了多久,薇薇终于开口。

「沈小姐……我不知道你是怎么产生这样的猜测的,我可以很肯定告诉你,我和张先生什么关系都没有,他只是我的客户。你说的那天,我们是一起去公司签订合同,不信你可以去公司的前台访客记录看一下张先生出入的时间,以及我出入的时间。张先生是一个很好的男人,如果他单身,我一定追求他。可是,他说得最多的就是你。」

「他……说我?」我愣住了。

「对。除了购买保险外,他还问我,女人喜欢什么礼物。我问他为什么买保险,他说万一出事,希望给你最安稳的生活。沈小姐,我真羡慕你。」

薇薇安静地看着我,看着我悔不当初,泪流满脸。

第二天,我又回到了张毅的身边。

这一次,我诚心对他说了声「对不起」,张毅疑惑看着我,问我怎么了。

「没事。就是……想和你说一下罢了。」

我亲亲张毅的嘴唇,告诉了他那个「梦境」,让他发誓 10 月 12 日不会出门后,去找了肇事者。

根据钱杰给我的资料,我轻易在学校食堂找到了她。

张晓红并不起眼。她穿着统一的学校食堂制服,冷着脸给学生打饭,就算学生嬉皮笑脸哀求,也不能让她的手停止颤抖。

我找到她,告诉她 10 月 12 日不能出门。她根本不想理我,但我说:「如果你能做到,我能给你 5 万块。」

「有这好事?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就问你要不要这笔钱?」

「要。」

张晓红轻易和我达成了协议。

可是,当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张毅还是死亡了。

我不可置信,在穿越到过去后,再一次找到了张晓红。这一次,我托了关系,让校领导说要让她在家开电话会议,张晓红乖乖点头表示一定在家。

可是张毅还是死了。

我不甘心,一次又一次尝试,但是张晓红总是会出门,也会撞死张毅!

这到底为什么,这是宿命吗!

我觉得我的精神都要错乱了。

不,不对,这一切肯定有蹊跷!

我在过去所做的事情,已经改变了未来,不然衣柜里不会多那个娃娃。

可是,我明明见过张晓红,她见到我为什么就好像不认识的样子?

难道……她有什么秘密?

我想着,只觉得浑身一颤。

8

调查张晓红,并不困难。

在钱杰的帮助下,我再一次到了警察局,看到了张晓红的详细资料。我发现,她离婚多年,有一个儿子叫李晟,今年 18 岁。

警察问她,那天为什么要闯红灯,到底要去做什么,她过了一会儿才说要去食堂上班。

骗子。

我了解她的资料,那天明明是她的休息日!

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

我知道她在说谎,她也知道我知道她在说谎,但是她还是用这么可笑的理由在敷衍我,敷衍警察。

到底为什么?

而且,肇事司机一般都会祈求家属的谅解,她为什么到现在都不求我?

「李晟……这名字好熟悉。」钱杰突然说。

「你在哪里听过?」警察忙问。

「张毅之前处理的强奸幼女案,有个人好像就叫这个。」

「你记错了,那个人叫赵晟。」我说。

「我说怎么那么熟悉……这个晟可不常见。」

钱杰只是随意一说,警察的表情突然严肃了。他说:「这个赵晟,上个月在监狱因为心脏病发作死亡了。」

「天啊!」钱杰吓了一跳。

就在这时,我看到张晓红的脸上出现了悲愤的表情!

她抬起头,怒气冲冲看着我们,眼中的火焰恨不得把整个警察局都燃烧殆尽!

我呆呆看着她,只觉得浑身一颤:「那个赵晟是不是你儿子?」

张晓红沉默。

「他之前叫李晟,后来改名叫赵晟对不对!这根本不是意外,是你蓄意复仇!」

我越说越激动,脑子都开始眩晕。

警察局的女警官扶着我到一边休息,他们火速展开了调查,很快查明张晓红的儿子,确实是那个强奸幼女后,在监狱死亡的罪犯。

他之所以改名,是因为父母离婚后,改了一直照顾他的外婆的姓氏。

「沈小姐,你这是重大发现!你发现,我们一定调查清楚!」

当警察这么对我保证的时候,张晓红却笑了。她轻声说:「不用调查,我就是为了给我儿子报仇。什么强奸幼女,都是那个小骚货勾引了我儿子!要不是张毅帮那个小骚货,他怎么会死?你们,一个个都是杀人凶手,都要有报应!」

我再也忍不住,拿起桌上的公文包朝着张晓红砸去。我冲了上去掐住了她的脖子,就算警察努力拉开我,我也不松手。

我脑中只有一个信念——杀了她,为张毅报仇!

我的脑中一片空白,被警察拖到了一边也朝着张晓红扑去。

钱杰拉着我,大声说:「嫂子你清醒点,张毅哥不想你成为杀人犯!你要相信法律!」

张毅……如果张毅在,他会怎么样?

可是,他不在了啊。

我想着,无力地闭上了眼睛。

当我再次回去的时候,正是 10 月 11 日。

这一次,我拿出了日历。我认真回忆自己每一次穿越的时间,在每个日期上打叉。

我拿出了高中学习数学的认真劲儿,发现我在这段时间里,最早的是 9 月 29 日,最晚的是 10 月 26 日。

也就是说,我的时间跨度是在出事后的前后两周。在这个范围里,穿越是随意的,并没有特殊规律。

令人悲哀的是,日历上的空格只有 10 月 11 日,10 月 12 日,10 月 25 日,10 月 26 日这两次。

也就是说,不出意外的话,我只有两次机会拯救张毅了。

这一次,我必须成功。

一觉醒来后,我没有和张毅说我的梦境,而是直接打电话报警。

当我说,有个人会在未来杀了我老公,让他们去抓人的时候,接线员告诉我这样不能立案。

呵,她一定把我当成了神经病。

没关系,我还能靠自己。

我要去找张晓红。

我到了大学食堂,在角落里安静看着她。

我知道,劝说张晓红放弃杀人计划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那我只有先下手为强。

就是现在了。

我想着,朝着张晓红走了过去。

张晓红还认识我,殷勤问我想要吃什么,但我直接给了她一巴掌。

张晓红震惊看着我,很快就回了我一巴掌。

我们在食堂里厮打了起来。

说来惭愧,我虽然年轻,但是力气不大,根本不是张晓红的对手。

她不断扇我耳光,我只能用尽力气咬她,恨不得咬掉她的一块肉。

张晓红痛得嗷嗷叫,不断把我的头撞击地面,但我就是不松口。

在张晓红疼得失去注意力的时候,我悄悄往食堂菜刀的方向移动,菜刀就在她的面前。

我没有想过要杀她,我想让她杀我。

这样,警察就一定会抓住她,把她关个一年半载,张毅也就得救了。

张晓红,拿起刀对着我,就好像你谋杀张毅一样!

你来啊!

在我的胡搅蛮缠下,张晓红拿起了刀。

在我等待疼痛来临的时候,没想到一个人抱住了我。

「甜甜,我来了。」

9

张毅……为什么是他!

以前的我有多想见到他,现在的我就有多生气!

我不明白,我就要成功了,他为什么要出现,让我功亏一篑!

我怒目而视,而张毅看着张晓红说:「别闹了,你也不想丢了工作吧。」

张晓红摸着脸颊,没有说话。

「甜甜,我们走。」

张毅硬生生把我拉走。他把我带去了一家咖啡馆,给我点了一杯热可可。他没有问我为什么要去找一个食堂大妈的麻烦,只是关心问我有没有受伤。

「没有。」我闷闷地说。

这个张晓红太恶毒了,一直抽我耳光,还揍我的胸口,除了疼痛之外我还真没什么伤口。

不过,我可没白挨打,我咬她那口可是结结实实的!

我想着,愉快笑了起来,笑容又凝固了。

我忍不住想,张晓红毫不犹豫对张毅下手,会不会也有我这次打了她的缘故?

她把对我的仇恨,撒到了张毅的头上?

会不会我反而连累了张毅?

一想起这个,我就浑身发寒。我的脑子乱糟糟的,突然问张毅:「你怎么知道我在那里?今天我应该在上班。」

张毅没有回答。

「你跟踪我?不对,你没那么无聊。那到底是为什么?」

「甜甜,一会儿想看什么电影?」张毅转移了话题。

「我问你话!」

「我定了旋转餐厅,你一直想去吃,但我拖延了很多时间……今天去吧。」

要是平时,我只会觉得张毅有点奇怪罢了,但现在我只觉得他就好像在交代遗言!

遗言……

说起来,我几乎每一次都会警告他,不要在 10 月 12 日出门。

除了之前我误会他出轨,故意冷战的那段时间。

正常人都会嫌我烦,可是张毅一句话都没有说,也没有质问我,就好像习以为常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

「你……你早知道你会死,对吗?」我颤抖着问。

张毅没有回答,只是哀伤看着我,而我瞬间明白了一切。

我能穿越,张毅为什么不能?

怪不得,他突然买了保险,怪不得他总是不肯和我同房!

他是知道自己死亡的命运,故意和我保持距离吧!

「你,你为什么那么傻?」

咖啡馆里,我和张毅抱在了一起。我终于,放肆地哭了起来。

平静下来后,我告诉了张毅我每一次做的努力,张毅也告诉我他都经历了什么。「我是 10 月 12 日那天出车祸死的。我当时最后的想法是,留下你一个人可怎么办,没想到第二天我醒来了以后又看到了你。」

「你回到了几号?」我急忙问。

「还是 10 月 12 日。和你的穿越不同,我又到了我出事的那一天。我认为,重新来一次是上天给我的机会,故意避开了那条路,可还是被车子撞死了。后来,我又醒来。这一次,我没有出门,但是张晓红伪装成快递员敲开门后,把我杀死了。」

「你的意思是,不管怎么样你都会死?」我不可置信地问。

「是的。我想了无数办法,有一次躲到了老家,终于可以逃离死亡。谁想到,当天的新闻是张晓红拿着刀砍死了 5 个大学生,还有 12 个受了重伤。」

「她,她这是报复社会!」

「嗯。我终于查到,一切不是意外,是她的蓄意报复,但是我无力改变。我甚至尝试过抢先一步把她的腿打断,但是回去的路上我还是会出事。我终于知道,死亡是我的必然命运。我也抱怨过,愤怒过,但我后来知道,这一切也是上天给我的祝福。在 10 月 12 日,每一天我都会和你一起约会,然后等待死亡,永远循环。」

所以说,我一次次穿越,而张毅一次次迎接死亡?

光是想象这个场景,我就觉得浑身发冷。

我抱住了张毅,轻声问:「疼吗?」

张毅的身体微微一颤,说:「不疼。」

「骗人。」

我握住了张毅的手,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张毅帮我轻轻擦拭。他继续说:「我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一天醒来的时候,发现是 10 月 12 日——但是,是一年前。」

「啊?」

「我很高兴,认为一切可以重来,只要我不帮助那个女孩就好——可是,在看到她在医院的样子,我还是不忍心。我帮了她,迎接属于我的命运。我很犹豫,我很想和你好好过,但是我怕你到时候忍受不了分离,所以也不敢和你太亲密。每一天,我都很难熬,到后来偷偷去看了心理医生,也把药瓶藏了起来。」

我明白了,之前的那些药物都是张毅的!而不是我的精神出了问题!

我想着,张毅继续说:「当你告诉我那个梦的时候,我知道,你的身上也发生了神奇的事情。」

「张毅,你明知道自己的命运,还是去帮了那个女孩。你是不是傻?」

「对,我是傻瓜。你也是傻瓜,明知道命运无法改变,还一次次救我……我们都是傻瓜。」

张毅把我搂在怀里,用力亲吻我。周围的人都投来异样的眼神,但是我们根本不在乎。

「我不甘心。」我声音沙哑地说,「如果你的命运是死亡,为什么要在你我身上发生那么神奇的事情?这就是上天给我们的机会!」

「没用的,甜甜。我尝试过弄断她的腿,但我还是会死……真的没有用。那 1000 万你好好留着,足够你下半生的生活……」

「好。」我点头。

10

张毅没想到我那么好说话,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但是他根本不知道我的打算。

既然把张晓红弄残没有用,那么杀了她就好了。我想。

我不怕成为一个杀人犯。

因为,我要保护我的丈夫。

这一晚上,我们酣畅淋漓地做爱,好像要把彼此嵌入身体。

当张毅熟睡后,我悄悄走出了房间。我拿着一把刀,这一次我不是想要张晓红进监狱,而是想直接了结她肮脏的性命。

一想到这个,我就激动不已。

我戴上口罩和帽子,到了张晓红的家里。我看着她家那盏昏暗的灯光,悄悄咽了下口水。

加油,沈甜甜,你可以!你是正义的使者,你一定行!

我在心里不断给自己打气,在张晓红出门的时候,悄悄跟了上去。

当她倒垃圾时,我拿着刀就冲了上去,没想到张晓红警觉回头。

她冲了过来,飞速把我按倒在地。我慌乱地想反抗,但是根本打不过她。

这一次,没有人帮我。

在危机时刻,我抓住了路边的砖头,狠狠砸在了张晓红的腿上。

张晓红发出了哀嚎,但是她用力掐住了我的脖子。

周围的人围了上来,很快有人报警,我们一起被抓到了警察局。

让人尴尬的是,张毅被警察从睡梦中叫醒,到警察局来捞我。我看着他不敢说话,张毅轻轻一叹,对警察说:「抱歉,我老婆她……精神有问题。」

「胡说,她就是想杀我!」张晓红阴霾地说,「她还有刀!」

「那是玩具刀。」

让人诧异的是,我那把刀真是玩具刀,一定是张毅偷偷换的。我对张毅怒目而视,张毅对我嘿嘿一笑,笑容居然有些调皮。

张毅严肃地说:「我老婆只是走到你身边,你就突然袭击她,你这样是涉嫌犯罪了——你别否认,就是你先动手的,监控都拍下来了。」

张晓红撇撇嘴,想解释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

我不甘心地说:「警察,这个女人想杀我老公!」

「你胡说什么。」张晓红冷哼。

「抱歉,她真的有精神病。」张毅一本正经地说。

当张毅带我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我用力抱住了张毅,问他如果不睡觉会怎么样,是不是这一天就无法过去了。

张毅苦笑说,他也试过这样,但是到了时间就会强制入睡,时间也会重置。

我满怀希望地说:「张晓红受了伤,明天她肯定没办法开车。」

「甜甜,在 10 月 12 日不断循环的时候,我试过,但是每一次都会死……我之前也不能接受,但我希望你要清醒一点。」

「你让我怎么清醒?你答应我要好好照顾我,要带我去环游世界,你说话不算数吗?」

「对不起。」

「说不定……这一次就成了呢?」

「也许……会成吧。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你好好活下去。」

张毅的笑容是那么哀伤,我用力抱住了他,死死不肯放手。

我不让自己入睡,但是到了 12 点还是失去了知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再次看到了张毅的遗像。

一切……还是没有变。

看看日历,今天是 10 月 20 日,是张毅葬礼后的第二天。

而我只有一次回到过去的机会了。

那会是 10 月 12 日,也是张毅真正死亡的日子。

我要……亲眼目睹他的死亡。

巨大的无力感把我包围,我发现我已经没有了流泪的力气。我真的不明白,张晓红是怎么一次次找到张毅,而且即使受伤了都能把张毅杀死。

这就是宿命吗?

如果是宿命,为什么安排我们一次次穿越?

为什么明明给了我们希望,却要让我们绝望?

我越想越难过,到了警察局。

我看着张晓红,她也木然看着我。

我沉默了很久,说:「赵晟的死,我也很难过。」

张晓红显然没想到我会说这个,震惊看着我,过了一会儿沙哑地说:「是你们把他害死的。」

「在张毅死后,我明白了你失去儿子的心情。你也是做母亲的人,你想过如果你的女儿在 10 岁的时候被几个男生强奸的场景吗?」

张晓红没有说话。

「离婚的时候不带他走,把他交给你的爸爸妈妈。看着他养歪但是不管,他死后报仇……你真是奇怪。」

「你懂什么!」张晓红激动了,「是我不想把他带走吗,我不打工怎么养活他!他那个畜生爸爸就是个没用的东西,孩子死了连个屁都不敢放!要不是,要不是我逼着他帮我,他到现在还……」

「你说,你还有帮凶?」我愣住了。

张晓红不再开口。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张晓红明明受伤,却能杀死张毅了!

她还有帮凶!

也许那天开车的人就不是她!

我急忙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警察。警察很重视,一再看监控,发现肇事司机虽然打扮成张晓红的样子,但是下来查看的时候走路有些八字脚,并不符合张晓红的习惯。

而且,车子开走后,根本不知道车上有几个人,说不定真的有帮凶。

警察郑重表示,他们一定会找到真凶,我也相信他们,但是来不及了!

明天就是最后的机会!

「告诉我,你的帮凶是谁,求你了!」警察局,我对张晓红跪下。

「我死都不会告诉你。」张晓红得意地说。

11

我再次一觉醒来后,是 10 月 12 日。

也是张毅出事的日子。

我一醒来,就看到张毅在看我。

他的目光是那么深情,带着一丝不舍和哀伤,我也同样是如此。

我不知道要怎么告诉他,我找到了事情的真相,但是我无能为力——我不可能靠着那些细微的线索,找到张晓红的前夫,警察也不可能在现在帮我。

我怎么那么蠢!

如果我早点发现这个,我一定可以救张毅,我为什么就那么蠢!

「对不起。」我轻声说。

「甜甜,我又死了,是吗?」

我咬着嘴唇点点头。

「今天是我们在一起的最后一天了……」

张毅的声音变得哽咽,我也几乎要落下泪来。张毅沉默了一会儿,用轻松的语气说:「准确地说,还有不到 18 个小时,我们可别浪费。」

「张毅……」

「走,别浪费时间。」

张毅带着我,去了我之前心心念念的游乐场。

在游乐场里,他陪我做了摩天轮和旋转木马。他给我买了 100 个气球,所有人都羡慕地看着我。

他们一定在想,真羡慕这对情侣,可是他们怎么会想到张毅就要死了?

不,不要哭。

我要让张毅看到我最漂亮,最快乐的样子。

我努力保持笑容,就算胃里一直犯恶心,还是拼命吃着张毅买给我的爆米花。

张毅看着天空,似乎在最后感受属于人间的烟火,而我用力抱住了他。

「张毅,我舍不得你。」

「甜甜,今天的风,真舒服。」

张毅拉着我的手,和我一起感受着和煦的风,这时我的手机响了。培训机构打电话给我,说有个孩子的家长非要见我。

我下意识拒绝,可是张毅说:「去吧——我陪你。」

「可是……」

「你总要继续生活。」

我没有反驳,和张毅一起到了培训机构。

当那孩子的家长,感谢我保护了她的女儿,没被那个叫亮亮的小男孩欺负时,我笑着说这是我应该做的。

张毅也骄傲地看着我。

女孩家长嫌弃地说:「听说,亮亮家是离婚的。唉,离异家庭的孩子,就是性格奇怪。」

我一向不爱和人争执。要是以前,我会沉默,但经历了那么多事情的我已经足够坚强。

「不是这样的。每个孩子都是一张白纸,家长的教育尤为重要,这和是不是单亲家庭毫无关系。」

「沈老师,我也就是随便说说。」女孩家长尴尬了,「有些家长一味溺爱孩子,只会让孩子以后闯大祸。就好像之前那个强奸幼女的,叫什么来着……他就该死!」

家长是那么义愤填膺,我只觉得心脏剧烈疼痛了起来。

我轻声说:「他的父母也一定很难过吧。如果,他还有改过自新的机会就好了。」

「沈老师,你可怜那个畜生?」家长诧异地问。

「我只是在想……算了。」

我也不知道,我在惆怅什么——可能是张晓红那绝望的眼神,让我也忍不住陷入了情绪。

我看着张毅,张毅也对我微笑,我们眼中有彼此才懂的东西。

这时,我看到人群中的保安大叔一直看着我。

见我注视他,保安大叔对我招手:「沈老师,我在给大家把脉,你要不要来?」

「你还会这个?」

「我以前可是赤脚大夫。」

保安大叔看起来很热情的样子,我微微犹豫了下,就朝着他走去。

保安大叔苍老的手搭在我的脉搏上。他把脉了很久,几乎让我觉得我得了什么绝症。

「我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我紧张地问。

「不是。沈老师的身体,要比一般人都强壮很多,简直让人不可置信。」

听到保安大叔这么说,同事们都发出了善意的笑容,张毅也笑了。

张毅过来拉着我的手,接我一起下班。这时保安大叔问:「沈老师,你说死者有意识吗?他们的愿望是什么?」

「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最近看了个电影。」保安大叔憨憨笑着。

「应该……是希望生者好好活下去,不要忘记他吧。」

我说着,和张毅一起走出了教室。现在,距离出事的时间,只有 1 小时了。

一想到张毅就要离开我,我简直心如刀绞。我哀求看着他:「能不能不要开车出门?」

张毅悲哀看着我:「躲在哪里,都躲不掉。」

「我们现在就去外地……」

「张晓红会报复社会。甜甜,我不能让这件事发生。」

「大学生的命是命,你的命就不是命了吗!张毅,你有没有为我想过?」

我再也忍不住,歇斯底里大喊,可张毅不为所动。

他温柔地说:「甜甜,我能重来那么多次,已经是上天的恩赐。我爱你。以后,好好活下去。」

「张毅!」

我想拉住张毅,可是张毅给了我一个绵长的吻后,毅然走向了车子。

这是他给我最后的告别。

他多么温柔,都不想让我看着他凄惨的模样。可是,我怎么甘心?

我毫不犹豫打车跟了上去。

我让司机开得快点,再快一点!我要阻止张毅的死亡!司机见我激动,也拿出了看家本事,抄近路到了那个路口。

我下车后,看到了张毅的车子开来,也看到熟悉的面包车朝着张毅的车子冲了过去。

我狠狠咬住了嘴唇,挡在了面包车面前。

车子朝我碾压了过来。

一切,都好像放慢了。

张毅,对不起,我太蠢了,我没办法救你。

我没有你那么伟大,愿意救那些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但我愿意为了你死。

那么多次轮回,你一定很疼吧,而我还想过要放弃你。

对不起,直到现在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直到现在才爱上了你。

呵,想这些做什么,说不定我也能穿越?

如果有下辈子,一定要找到我啊。

我乐观地想着,准备迎接疼痛,也果然被撞倒在地。

「甜甜……」我听到了张毅叫我的声音。

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不是在家里,而是在医院。

这一次,我的身边不是李沁,而是张毅!

时间居然是……10 月 13 日?

是张毅死亡的第二天!

我再也忍不住,猛地坐起身,动作太大牵扯到了伤口。

我「哎唷」了一声,张毅立马睁开了眼睛。

「我没死?」我激动看着他。

「你没死。」他含泪看着我。

「你没死?」

「我也没死。」

「傻瓜!」

「你才是。」

在护士诧异的眼神中,我们诡异对话,紧紧抱在了一起。

后来,张毅告诉我事情的真相。

原来,张晓红的前夫不是别人,正是培训机构的保安大叔。没有人想到,这个沉默寡言的老好人,会有一个如此恶毒的妻子,也有着一个疏于管教的儿子。

「他其实一直不想复仇,可是张晓红一直骂他没出息,还说离婚后他不管教孩子,孩子才会这样。在张晓红的刺激下,他才答应为儿子报仇。」张毅感慨地说。

「那他为什么这一次放弃了?」

「可能是因为,你说死者更希望被记住。也可能是因为,你怀孕了。」

「我,我怀孕了?」

我不可置信摸着腹部,终于明白为什么最近一直恶心!

张毅看着我,眼中都是泪水:「对,你怀孕了。当你冲出来的那刻,保安心软了,改变了方向……副驾驶的张晓红和他扭打在一起,一起被警察抓走了。甜甜,谢谢你。你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病房里,张毅用力吻我,而我也终于笑着落泪。

死亡循环终于被打破了。我和我深爱的丈夫,永远不会分离。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2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