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小白花的班主任后

出自专栏《妖怪情书》

我穿成了小白花女主的班主任,原书中我因为屡次刁难女主而被男主们记恨,最终家破人亡。

我吸取前辈的经验教训,战战兢兢地当我的鸵鸟班主任,没想到还是被男主们盯上了。

只不过,这次他们不是要把我搞得家破人亡,而是让我快乐似神仙(?)。

1

一觉醒来,我发现我穿书了。

没有穿越成小白花女主,也没穿越成恶毒女配,而是穿越成为了女主所在班级的班主任。

女主安雅所在的班级是盛德私高的国际班,这个班里的学生非富即贵,同样脾气也很差,个个不服管教。

而安雅因为被男主们看上,被迫转入国际班。

原主平时被这群小姐少爷欺压,好不容易来了个出气筒,自然使劲儿欺负。

却没想到动了男主们的逆鳞。

最终男主们冲冠一怒为红颜,把我搞得家破人亡,充分展现了一波男友力,从而使女主真正意识到自己的内心,接受了他们。

之所以加了个「们」,是因为男主有两个,还是一对双胞胎,分别叫池昭和池泽。

我充分吸取前辈的经验教训,决定老老实实地当我的鸵鸟班主任,坚决不去招惹男女主。

然而生活往往是,你不去招惹麻烦,麻烦却主动来找你。

2

某天我肚子痛,在女厕蹲坑。

突然外面一阵吵闹,紧接着有人被推搡在了我蹲坑隔间的隔板上。

一个尖锐的女声响起:「安雅,你不是很能吗,平时谁也瞧不起,就知道勾引池昭池泽。

「我最看不起你这种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人,你也不瞧瞧你的身份,简直是痴心妄想!」

我默默地攥紧手指。

我真的很不理解为什么校园欺凌一类的事情偏偏要挑厕所,不臭吗?

而且这样打扰别人上厕所,很过分诶。

对于安雅的安危我倒没多担心,毕竟女主有危险必定会有男主从天而降,英雄救美。

于是我提起裤子,安静地站在隔间,打算等男主救美后再出去,这样三方都不招惹,明哲保身。

然而,直到我听见隔壁的女生们已经把安雅的衣服扒了,女厕门口依旧毫无动静。

怎么回事?

这届男主们有点不称职啊。

总不能和我一样拉肚子去了吧?

见死不救的话,我的良心实在过不去。可要是出手搭救,我的钱包和我过不去。

我悄悄溜出去打算看看男主们在哪,没想到正巧偶遇年级女教导主任。

我连忙拉住她说明了情况。

教导主任还是有一定威信的,她进去以后,拎着那群校园霸凌的女学生去了办公室。

等人走光以后,我又折返回女厕。

看着隔间厕所角落瑟瑟发抖的安雅,我叹了口气,把我蹲坑剩下来的两节卫生纸塞到她手里。

随后功成身退。

安雅本来正在努力克制自己眼底的恨意,感受到不一样的触感时,愣了一下。

她抬眼,却只看见一段皓洁的手腕,手腕上方有一个微小的红痣。

3

那天的事情并没有引起什么波澜。

穷人是没有权益可言的,而富人们总有许多特权。

女学生们只是被训诫了一番,连检讨都没写。

带头欺负安雅的女生叫周琼洁,她经过我办公桌旁边,恨恨道:「可恶,让我逮到是谁打的小报告,我绝对不让她好过。」

我打了个寒噤,立刻看向主任。

主任朝我比了个手势,示意我安心。

我长舒一口气,暗自庆幸盛德私高对于监控这方面把控得还是很严的,除特殊情况,一般人不得私自查看。

晚上,池家兄弟的公寓内。

池泽看着监控里的身影,眯眼笑了:「哥哥,我好像发现了一个更有趣的玩具。

「一只……带有利爪的小猫咪。」

池昭不置可否地笑笑。

4

我负责教授的科目是数学。

讲课过程中,我习惯性地来了一句:「那么这道题有没有同学知道答案呢?」

显而易见,这群小姐少爷压根懒得搭理我。

我习以为常,正想自然而然地把这个话题带过去,却被人打断了。

池泽单手支撑下巴,一眨不眨地望向我:「√3。」

我:「??」

见鬼了?

今儿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池泽居然会搭理我。

但我很快就反应过来,微笑着夸赞:「非常正确,下面我们来看一下具体的解题思路……」

我本以为这是一个小插曲。

下课后,我收拾好课本,准备离开。

却被人叫住。

池泽双腿搭在课桌上,椅子来回晃荡,显得十分吊儿郎当:「老师,我有问题不会,你可以教我吗?」

5

身为老师,我自然是没有理由拒绝学生请教问题的。

可问题在于,原书中说过,池昭和池泽早就接受过精英教育,高中的这点知识对他们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所以,我是哪惹到池泽了?

我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

于是我只能以不变应万变,同意了池泽的请求。

池泽跟着我来到了办公室。

办公室的另外两位老师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居然都不在。

偌大的办公室,只有我和身边存在感极强的池泽。

池泽随手在空白的练习册上指了道题。

我:……

少爷你好敷衍哦,好歹找道有难度的题吧?

没办法,我只能老老实实地给他讲解。

池泽却显得很不耐烦。

他来回扫视,在看见一册漫画时眼睛一亮。

他轻而易举地把漫画拿在手里,高高举起,笑容里满是恶意:

「啊咧咧,真是想不到啊,一本正经的高校女教师,居然喜欢看 h 漫。」

6

我涨红着脸夺回来,里面果然是一些需要打码的内容。

这是原主的东西,我以为是普通的漫画,就把它压在一堆资料的最底下了,没想到池泽眼睛这么尖。

更没想到,原主居然这么胆大,把这种漫画放在办公桌上。

我努力编瞎话:「这是老师没收学生的,快还给老师。」

池泽翻开看了一眼,笑得肆意:「那为什么漫画上有老师的字迹?难不成是在做批注吗?」

「老师真的好用心呀~」

少年故意拉长声音,显得格外恶劣。

我有些恼怒:「池泽,你到底想干什么!」

池泽这货果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池泽单手搭在我肩上,轻轻在我耳边说:「老师,你也不想被学校开除吧?」

我沉默了,池泽的母亲是盛德私高的校董,池泽还真有能力掌握我的生死大权。

玛德,但凡我有个教师资格证,能去公立学校当老师,都不至于受这气。

由此可见,持证上岗,有教师编的重要性。

见我不说话,他得意地笑了:「只要老师愿意心疼我,我保证,绝对不会动你,怎么样?」

我想了想原主即将要还钱的信用卡,可耻地犹豫了。

「你……想做什么?」

池泽多精啊,见状立刻顺竿往上爬。

他把我禁锢在他的怀里,语气懒散:

「先生、恋をしてくださいませんか~~」

7

「啥?」

我的文化水平有限,只能听出来他说的是日语。

池泽好脾气地重复了一遍:「我是说,老师,请和我谈恋爱吧。」

「啥?」

我又问了一遍。

这次倒不是因为没听清,而是我怀疑自己幻听了。

原书中池泽和池昭自始至终只钟情于安雅一人,从来没正眼看过其他女人,现在这是要崩剧情了吗?

池泽以为我在装傻,没了耐心。

他单手扣住我的脖颈,转过我的头,迫使我跟他对视。

「老师,装傻可是没用的。」他声音喑哑,透露着危险的意味。

「可是,」我抿唇,「你不是喜欢安雅同学吗?」

「安雅?」池泽扬眉,意味不明道,「原来老师是吃醋了啊。」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我立刻否认三连。

「就算你不喜欢安雅,我们之间师生有别,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我努力搬出身为班主任的威严。

池泽挑眉:「师生?所谓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老师哪一点做到了?」

他话语中的嘲讽格外明显。

我气得满脸通红,却没法反驳。

因为我的水平真的没法教给他什么。

「好了,别闹了。」池泽见我生气,放缓语气。

「既然是男女朋友了,老师记得周末来找我约会哟。」说罢,他往我手里塞了串钥匙。

钥匙金属质感的凉意透过我的手心传到了我的心底,我眼底闪过挣扎和犹豫。

在池泽即将走出办公室之前,我跑过去把钥匙还给他,随后砰地关上办公室的门。

「我不同意!」

我没有忘记书中原主的结局,且不说池泽城府极深,我根本斗不过他。

就算他对我是真心的,我们两个也绝不是一个世界的。

下午我如常去上课,却发现班里格外安静。

我坐在讲桌前,正疑惑怎么回事。

脚腕却突然被人握住。

我低头一看,是池泽!

8

我没有想到池泽会这么大胆,在大庭广众之下就钻进讲桌底下。

池泽姿势懒散地坐在讲桌底下的空隙里,自在得好像是在他家。

再看着讲台下反常的众人,我立刻明白他这是故意在整我。

我咬牙,强迫自己镇定下来,随后让课代表发卷子给大家做。

有胆大的男生忍不住站起来张望,我面色一变,呵斥道:「坐下!」

说完我心里一激灵,国际班的学生连校长都不怕,怎么可能会听我一个普通老师的话。

果不其然,男生不以为意,反而笑得格外嚣张:「老师,我坐累了,想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

其余人发出嘲讽的笑声。

我有些难堪。

一个清润的声音突然响起:「没听见老师说让你坐下吗?」

男生神色一僵,讪讪落座。

我感激地望过去,却发现帮我说话的男生正是男主之一池昭。

感激之情立刻烟消云散。

池昭和池泽长着一样的脸,但两个人的气质却截然不同。

相比起池泽的锋芒毕露,池昭偏向忧郁温和。

但是!

池昭是个典型的白切黑。

虽然他看上去很容易接近,但是蔫坏蔫坏的。原书中为了让安雅对他们产生好感,他们甚至还故意找人欺负安雅好英雄救美。

安雅被双胞胎男主耍得团团转,不少读者对他们也是又爱又恨。

说不定池泽钻讲桌底下胁迫我就是他出的主意。

我收回目光,专心致志地同讲桌下的池泽做斗争。

也因此,我没有看见池昭一瞬间暗下去的双眸。

「你快趁现在偷偷出去。」我低声道。

现在课代表在发试卷,学生注意力被分散,正是溜出去的好时机。

池泽无赖道:「我只听我女朋友的话,只要老师愿意和我谈恋爱,我就什么都听老师的。」

我被他气得说不出话,偏偏还不敢将怒气表现出来,毕竟底下坐着这么多学生呢。

我猛然意识到,现在摆在我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和池泽谈恋爱,另一个是和他作对,但这也意味着我可能要走原主的老路了。

最终,我做出决定。

「我同意,你快出去。」

9

我本以为同意了以后就没事了。

没想到下一秒,池泽从讲桌下明目张胆地钻出来,光明正大地走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我:「……」

我让你偷着出去,不是哥你懂什么叫偷着吗?

好不容易消停的男生们立刻又热闹起来,不少人发出怪笑声。

池泽坐回座位,瞪了他们一眼:「笑毛啊?」

周围人立刻噤若寒蝉。

我有些头疼地叹了口气。

那把钥匙几经辗转,最终还是回到了我的手里。

到了周末,我视死如归地去了池泽所说的公寓。

我站在门口,犹豫半晌,最终只是敲响了门。

门被打开,几乎立刻,我被人拽了进去,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公寓内没有开灯,黑暗放大了我的不安。

我小心翼翼地试探:「池泽?」

搂着我的人没有应,只是低头寻找我的唇。

他精准地封控,入侵,强势地不容拒绝,却又慢条斯理,仿佛是在逗弄一个势在必得的猎物。

我无力地捶打他,却更像是一种情趣。

「啪」的一声,灯被打开。

刺眼的灯光使得我下意识地闭上眼。

不远处,出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少年。

他只下身围着浴袍,头发半湿,戏谑地看着我所在的方向,似真似假地抱怨:「当着我的面和别人打得火热,老师真让我伤心呐。」

少年一开口,我就确定了他的身份。

「池泽?」我有些懵懂地看着我身边的少年。

既然对面的是池泽,那么抱着我的就是……池昭。

10

我立刻和身旁的池昭拉开距离。

池昭目光幽幽,不复平日那般温和,像是头狼,只想把猎物拆卸入腹。

这样的他,看起来比池泽危险得多。

反射性条件反射地后退,看向池泽:「你说要和我谈恋爱,没说还有你哥。」

「可是老师,」池泽的声音带着些许的散漫,「我和我哥密不可分,池泽即池昭,池昭即池泽。」

池昭扣住我的手腕,把我重新带回他怀里:「这样可以享受双倍的快乐,老师不开心吗?」

我哑然。

我不是傻子,原文中两兄弟对安雅做的混账事多了去了,来公寓意味着什么我心知肚明。

可我自认不是女主,没有那么大的魅力,池泽不知道发什么疯,池昭那么自傲,肯定看不上我。

但万万没想到,我失算了。

「老师在想什么?」池泽走了过来,心情大好地轻啄了一口我的面颊。

「如果我后悔了,你们会放过我吗?」

「你觉得呢?」

这天晚上,我好像被一面镜子包围,无论如何挣扎,眼前都是少年们清隽的面庞。

清晨,我幽幽转醒。

「醒了?正好吃早饭。」少年将手里的餐盘放在床头,不笑的样子让我有些陌生。

「你是……」我有些拿不定主意,「池昭?」

「老师,看来经过一晚的负距离接触,并没有让你对我产生深刻印象。」池泽歪了歪头,露出了招牌的痞笑,我却敏锐地察觉他在生气。

「不是,」我弱弱解释,「你和你哥长得有点像。」

岂止是有点像,我在心里编排。

「是我疏忽了,小猫是需要调教的。」

少年开始脱衣服。

他慢条斯理道:「既然这样,老师就不要吃三明治了,我请老师吃肉肠。」

11

凭借着我敏锐的直觉,我立刻意识到此肉肠并非彼肉肠。

我起身,不顾浑身的酸痛,身手敏捷地拿了一个三明治:「这是你做的吧,好好吃!」

池泽被我浮夸的表演逗笑了,好心地放过了我。

「好想让老师永远留在我身边啊。」吃过早饭,池泽搂住我,轻轻把下巴放在我的肩膀上,亲昵道。

我脑海中警铃大作,立刻想到原书中他们把安雅囚禁起来,不让她见别人的情节。

虽然耳边的少年语气轻松到仿佛是随口一说,但我并不觉得他是在开玩笑。

我呵呵干笑:「我们天天在学校和家里见面,这和永远留在你身边有什么区别。」

「也是。」这么一想,池泽兴致又变得高昂,「那就听老师的好了。」

池泽笑眯眯道:「老师,我这么乖,你不打算夸夸我吗?」

我有些无语,这人是怎么好意思往自己脸上贴金的。

没办法,我憋了半天憋出来一句:「你牛波一。」

我在池泽他们公寓待了两天,直到周日晚上才被允许离开。

回到家里,我有些疲惫地闭眼,开始回想事情为什么会演变成如今这种地步。但无论怎么回想,我也想不出原因。

我不知道我做了什么,突然就引起了池泽和池昭的兴趣。

好在我接受程度一直不错,更何况他们两个长得也很帅,至少我不算吃亏。

我苦中作乐地想。

12

过了周末,我也回归到了正常的生活轨迹。

我和他们约法三章,让他们在学校和我保持距离,我只有周末才会去他们的公寓。

虽然池泽和池昭在床上不怎么像个人,但好歹还算有点良心,同意了我的要求。

因为和他们不清不楚的关系,导致我看见安雅总觉得有些不自在。

在平时的教学和生活中,我也会下意识避开、忽略安雅。

直到某次放学,我撞见好几个小混混在群殴一个女生,女生穿着我们学校的运动服,但看不清楚是谁。

我脑海里立刻闪过无数解决方案,可都是远水解稳居年级第一,因为月考考了第二打击过大服安眠药自杀的新闻,不禁感慨万分。

我和旁边的池昭闲聊:「你们学习好的都这么疯狂吗?」

池昭抬眼看我,一脸无辜道:「不知道啊,我没考过第二。」

顿了顿,他接着问:「你考过吗?」

我:「……」

羞辱人其实可以换种方式。

我是没考过年级第二,因为我学生时代最高的排名也只在年级第七。

4

后来我生了一个女孩,池泽吵着闹着要取孩子的名字。

偏偏他取的名字五花八门,池宇、池嵩、池渊,就是没一个是正儿八经的女孩名。

气得我都懒得理他。

偏偏池泽说结婚这件事他吃亏,孩子的事必须他来决定。

一天晚上,他过来跟我商量孩子的名字,我一连串都否决了。

池泽趴在我腿上,不知道睡没睡着。

他突然小小声道:「老师,我总觉得留不住你。」

「你好像谁都不爱。」

备案号:YXX1vrkpKzt8A1PQ0td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