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罗曼史

出自专栏《恋爱吗,我超甜》

新开业的酒吧做活动,喝够十杯酒就能带走酒吧里的任意一件东西。

我面不改色灌了十杯,然后拉着一旁帅气的调酒师就走。

淡定的中年酒吧老板终于变了脸色。

「小姑娘!你给我儿子放下!」

1

隔壁街装修了好久的酒吧终于开业了,闺蜜兴冲冲地拉着我去看热闹。

「我跟你说,那酒吧老板是个雅痞大叔,真特么迷人。」

我提醒她:「老男人,你把控不住。」

毕竟她上一段失败的恋爱就是栽在了一个比她大九岁的老男人手里。

霖霖撇了撇嘴:「放心,我有分寸。」

「主要是今天酒吧开业,听说还有活动,喝完十杯酒不醉,能带走店里任意一件东西。」

我跟她对视一眼,心中了然。

我遗传了我爸的喝酒天赋,比一般人能喝得多。

所以这趟去,我可能得带点什么走了……

我们过去的时候,酒吧人正多。

气氛热闹极了。

霖霖拉着我跑到前面。

一瘦高男人正仰头闷着一杯酒,面前倒了五六个空杯子。

那杯酒没喝完,男人就猛地一晃身子,冲开人群往厕所跑了。

人群发出一阵嘘声。

「哈哈哈,小伙子还不错,还有人要来挑战吗?」

吧台前有人说话了。

我踮起脚尖看了看。

那人年纪不小了,但长得很帅,穿着西服马甲,半长的头发被绑在脑后。

一旁的霖霖心心眼已经冒出来了。

「啧,真帅。」

下一秒,她一把抓起我的手举了起来:「有人挑战!」

众人的视线齐齐被吸引过来。

我愣了一下,然后扯了扯嘴角:「我……试试?」

帅大叔往这边看了一眼,笑了笑:「小姑娘,我这酒可烈着呢。」

我走到他跟前,面前已经被摆上了新的酒杯。

「试试呗?」

2

一杯,两杯,三杯……

我喝得有多云淡风轻,众人的表情就有多震惊。

喝到第五杯的时候,帅大叔叫了停。

「小姑娘,你悠着点,这是鸡尾酒。」

我摆摆手,伸手又拿过一杯仰头喝了。

他见状便也没再说什么。

周围看热闹的人渐渐没了声音,各个伸长了脖子看我喝酒。

我也不磨叽,没过一会儿,身前的酒杯就空了九个。

我喝完最后一杯酒。

啪——

酒杯落在桌子上。

「好!」

「牛逼!」

「小姑娘酒量可以啊!」

「……」

众人起哄中,我已经在物色该带什么东西走了。

视线在酒吧里扫了一遍,然后在吧台的拐角停住了。

闪烁的灯光下,白衬衫青年低头安静地擦着杯子。

纤长的睫毛在眼下投出阴影,修长的手指拂过杯面。

我看得愣了一下。

「小姑娘,看中什么了?」

我打了个嗝:「什么都行?」

帅大叔轻蔑一笑:「你放心,只要是我这酒吧里有的,你都能拿走。」

我点点头,沉吟几秒。

霖霖悄咪咪拽了拽我的袖子:「拿右后方那瓶蓝色的,那个贵。」

我往那边看了看,然后抬腿走了过去。

霖霖:「对,干得漂……」

她话说了一半卡住了。

不只是她。

酒吧所有人都沉默了。

3

我拽着帅气调酒师的胳膊,大步流星地就往门口走。

向来淡定的酒吧老板在这时总算变了脸色。

「站住!」

「小姑娘!你把我儿子放下!」

我转头看着他。

「不是你说的,酒吧里什么东西都行?」

大叔额角抽了抽:「他又不是东西!」

我又看向我身后的帅哥,语气认真:「他说你不是个东西。」

大叔:「……」

帅哥脸上错愕的表情一闪而过,然后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这姑娘……」

没等他说完,我就反手又拽住了他的胳膊,拉着他出了酒吧大门。

背后传来霖霖的惊叫声:

「艹!这也行?!」

4

我发誓真不是我喝多了。

主要是这位帅气的调酒师,我认识。

我们以前高中出了名的学霸宋沉。

也是我曾经,暗恋了快三年的人……

外面的冷风扑在我脸上,方才还昏沉的脑袋瞬间清醒了。

手掌传来的炙热温度此时有些烫人。

我忙不迭地松开了手。

「抱……抱……」

宋沉挑眉:「抱抱?」

我:「歉。」

我跟他对视了一眼,又很快转移了视线。

喝了十杯鸡尾酒我都能面不改色,现在却忍不住红了脸。

在他眼里,我怕成了一个撒酒疯的怪人了。

啧。

太冲动了。

以前高中时就听说他从小父母离异,家庭情况有些复杂。

按理来说他今年应该正好大学毕业。

又怎么会在这酒吧里打工?

还……还要喊那老男人爸爸?

太侮辱人了。

我没想那么多,只想着先把他拉出来。

酒吧里鱼龙混杂,我下意识就觉得他这样的人,不该待在这……

眼下我跟宋沉面面相觑,气氛着实有些尴尬。

正焦灼着,酒吧里突然追出来一个人。

那人一看见我们,眼睛都亮了。

「这位小姐!」他连忙走上前,「里面那位顾霖小姐是您的朋友吧?」

我点头:「是啊。」

他:「她刚刚一口气喝了十杯鸡尾酒,然后硬拉着我们老板要带他走!」

我:「……」

宋沉转头看我:「林星,你朋友……想当我干妈?」

我没说话,拔腿就往酒吧冲。

霖霖的酒量我清楚得很,最多三杯。

5

冲进酒吧的时候,霖霖正抱着帅大叔的胳膊不松手。

宋沉走到我旁边,朝帅大叔抬了抬下巴:「那是我干爸,魏乔生。」

我点点头:「现在知道了。」

我们在这边岁月静好,那边一阵鸡飞狗跳。

「小姑娘!你从我身上下来!」

魏乔生一声低喝,脸上的风度即将维持不住。

霖霖脸蛋通红,明显已经醉了。

她一边摇头,一边把魏乔生的胳膊抱得更紧:「我不,你自己说的,酒吧里有的都能拿。」

她这句话一出口,酒吧看戏的人齐齐把目光投向了我。

毕竟,我刚刚才从酒吧带走了一位调酒师。

魏乔生也看到了我。

「那个谁!你快点把她带走!」

……

我虎躯一震,一个箭步冲上去。

趁着霖霖不注意就把她从魏乔生的肩膀上拽了下来。

然后,扛着她头也不回地就跑。

太丢脸了。

我俩今天跟当众拉屎有什么区别?

我带着烂醉如泥的霖霖逃之夭夭。

出门前我往后看了一眼。

「桃夭酒吧。」

嚯。

还挺应景。

好了,以后不会再来了。

这让人伤心的地方。

6

跑出去之后就隐隐约约感觉有人在后面追我。

但我此时累得脸色涨红,龇牙咧嘴,实在不堪入目。

于是我憋着最后一口气,带着霖霖迅速逃离了现场。

把她搬回家后,我彻底没了力气瘫倒在地上。

霖霖昏睡过去。

渐渐地,整个屋子都安静了下来。

直到这时,我才能冷静地将今晚的事在脑袋里过一遍。

我从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再次遇见宋沉。

这让我不由想起第一次碰见他的场景……

那年,我们刚上高一。

……

「林星,你上来把这道题解一下!」

正在开小差的我猝不及防被老师点了名。

我虎躯一震。

这所高中是我发挥超常考上来的。

老师教学内容又快又难,我本来就有点跟不上,这次被叫到讲台上做题目,我更是慌了神。

班里安静极了,所有人都抬着头看我。

我冷汗都出来了。

题目看了三遍硬是没看懂什么意思。

「林星?动笔啊,这题不难啊。」

老师在一旁催促了一声。

我:「……」

「报告。」

一声清朗的男声从门口传来。

我下意识转头看过去。

瘦高的男生逆着光站在门口,让人看不真切。

「张老师,我来拿一下我们班的卷子。」

数学老师脸上的寒冰瞬间消融:「是宋沉啊,你等一下,我忘记带了,我去办公室拿一下。」

我了然。

原来,他就是宋沉。

以年级第一考进来的学霸。

老师匆匆忙忙走后,我还站在讲台上,扭头看着宋沉。

台下的同学叽叽喳喳开始开小差。

自然也没人注意我们。

宋沉走近了几步,抬头看了看黑板,又看了看我。

「不会?」

我老实点头:「不会。」

他指着题目中的一个式子:「套用一下诱导公式试一试?」

他直直地看着我。

我仓皇点头,然后看着题目开始思考。

其实我那时候心里只有两个想法。

一是这人真好看。

二是诱导公式是啥来着?

好在,最后我还是把那道题写出来了。

……

我没有记住解题方法。

倒是记住了一下叫宋沉的男生。

然后,心心念念了三年。

嗐。

卑微啊卑微。

7

我没想到,霖霖的脸皮比我还厚。

「你再陪我去一次。」

我摇头:「我已经没有脸能丢了。」

霖霖:「那大叔简直长我心巴上了,就这么放弃了,我太亏了。」

她说她都打探清楚了。

魏乔生虽然名义上是宋沉干爸,但其实年纪并不是很大。

今年也就 37,比她大八岁。

她现在就像那飞蛾,明知是火还要往里扑。

我不行。

我惜命。

霖霖见我软硬不吃,便也没说什么,自己就往酒吧去了。

我喊了一句:「记得别喝酒!」

十分钟后……

我拎着包换了鞋匆匆忙忙就出了门。

霖霖那酒量,我根本不放心。

桃夭酒吧人依旧挺多。

我没敢进去,只能找个对面的咖啡厅坐着。

霖霖要是有啥事给我打电话我也能立马冲进去。

「你好,你点的美式。」

有人走到我跟前说了一句。

我看着酒吧门口头也不回:「放下就……」

「嗯??」

这声音,如此耳熟。

我惊恐地转头看着来人。

「宋沉?你怎么在这?」

他穿着咖啡店店员制服,将手中的咖啡放在了桌子上。

「不明显吗?我在工作。」

我指着酒吧:「你不是在那当调酒师吗?」

宋沉笑了笑:「那边一三五,这边二四六。」

我:「……」

他真勤奋啊。

我真倒霉啊。

8

宋沉忙完后也端了杯咖啡在我对面坐了下来。

我愣了一下。

他问我:「看你一直往酒吧看,在担心你朋友吗?」

我:「她酒量不太行。」

宋沉:「放心吧,老板会帮忙看着的。」

他说的老板是魏乔生。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上次的事实在抱歉,我跟我朋友在你们酒吧闯了祸,搞砸了活动。」

宋沉笑了笑:「没事的,托了你们的福,那天气氛很好。」

我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宋沉:「但我还是想问一句……」

我:「啊?」

他:「你当时是怎么想的?」

我刚喝的一口咖啡差点喷出来。

沉默几秒。

我诚恳道:「我看你长得帅,起了歪心思,但现在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并做了深刻反思,请你原谅。」

笑话。

我总不能说我当时在试图拯救失足男青年吧?

宋沉看了我一眼,眼神意味不明。

我没敢看他,转头看着窗外。

好巧不巧,一道极其熟悉的身影正好从酒吧门口走了出来。

我:「!」

是霖霖。

摇摇晃晃,一看就喝了酒。

紧跟着就有两人在她后面走了出来,不断朝霖霖靠近。

我直接站了起来,推开门往外冲。

还没冲到跟前呢。

就看见魏乔生也出来了。

「喂!干嘛呢?」他走到霖霖身边,看了那俩男的一眼,「我的场子,你们也敢乱来?」

两人对视一眼,缩着脖子晃晃悠悠走远了。

魏乔生扶着霖霖的胳膊:「你这姑娘,酒量怎么这么差?」

霖霖眯着眼睛看他,然后猛地凑上前点了点他的鼻子,笑了:「淘气~我酒量要是好,你不就不出来了吗?」

魏乔生:「……」

我:「……」

啊,我的眼睛。

鉴定完毕。

又醉了。

在魏乔生把她扔进垃圾桶之前,我及时跳了出来。

「魏老板辛苦,魏老板再见。」

我接过霖霖,立马开跑。

身后传来魏乔生和宋沉的说话声:

「那姑娘眼熟啊。」

「上次把我拉着就跑的那个。」

「哦~我就说,小姑娘胆子挺大。」

……

9

在我的谴责之下,霖霖向我保证去酒吧再也不喝酒了。

而且在数次光临桃夭酒吧之后,她给我带来了不少小道消息。

「魏乔生跟宋沉说是干爸和干儿子的关系,其实两个人更像是朋友。」

「魏乔生年轻的时候是混社会的,当时宋沉家里出了点事,他被人欺负时是魏乔生出的头。」

「一来二去,两人就熟了。」

「为了给宋沉撑腰,魏乔生就干脆对外声称宋沉是他干儿子了。」

她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一件事。

……

那是高二下学期了。

宋沉突然请了一个月的长假。

我几番打听才了解到他家里出了事。

赌鬼父亲借了高利贷跑了,留下了宋沉和他奶奶。

讨债的上门要钱,他奶奶一气之下脑溢血进了医院。

没过多久就去世了。

那段时间,好多人都说宋沉怕是要退学了。

我在纠结了一周之后终于鼓起勇气抱着我的小存钱罐去了宋沉家附近。

巷子又窄又多。

我走了没几步就失了方向。

恍惚间听见隔壁传来了打骂声。

「你老子欠了我们钱!他现在跑了我们就找你要!」

「他娘的,你还敢跑?」

「听说你学习成绩还挺好?哈哈哈,可惜了,让你摊上这么一个爹!」

「……」

我心里一惊,循着声音往那边跑了几步。

巷子挺黑,但能看清。

地上抱头缩着的那个,不就是宋沉吗?

我从没想过他那样的天之骄子也会这般狼狈,还……有点可怜。

看着他,我心里没来由地有些难受。

但那些讨债的人丝毫没有放过他的样子。

怎么办?怎么办?

我脑子笨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只能跑远几步扯着嗓子喊:「警察叔叔!就在里面!里面有人在打架!!」

没过多久,我看见那群人骂骂咧咧地从巷尾走了出去。

十分钟后,宋沉也一瘸一拐出去了。

……

霖霖追问:「然后呢?」

我耸耸肩:「没有然后,他没看见我,我也没告诉他。」

「我托人把存钱罐放在了他家门口,但那点钱也许根本没有用。」

不过宋沉请了一个月假后就正常回了学校。

也许在那时,他就已经认识了魏乔生。

好在,宋沉依旧稳坐年级第一的宝座。

回了学校,他依旧是我要仰望才能看到的存在。

……

10

再次光顾桃夭酒吧是在国庆节的前一天。

我们公司聚会,地点就定在这。

还真是,巧了。

喝了没几杯,年轻的女同事们就开始窃窃私语,时不时往吧台那边张望着。

「林星,你看!」同事拽了拽我的袖子,示意我往那边看,「那个调酒师长得真帅啊。」

我朝那边看过去,宋沉正好抬头,视线交错下,他朝我笑了笑。

「卧槽?」

同事忍不住道:「我总算知道这家酒吧生意为什

22 年底,我跟宋沉一起跨年。

漫天的烟花在我们头顶上空相继绽放。

我看花了眼。

宋沉在身后拥我入怀。

我啧了一声。

他将脑袋搭在我的肩膀上:「怎么了?」

我:「总觉得,我们太快了点。」

宋沉没说话,过了一会儿,他闷声道:「原本是打算再慢点的。」

「因为我没有把握。」

他顿了顿,又说:「可那次在西平街的房子里,我看见了你写给我的情书。」

「后来见你那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我便知道,也许我可以再快一点的。」

我虎躯一震。

我的情书……终究还是被他看见了。

宋沉这人,手真欠啊!

我羞恼地踩了他一脚。

宋沉却笑着把我抱得更紧。

「跨年啦!!」

周围群众的欢呼声响起。

一朵极其绚丽的烟花在我们头顶炸开。

新的一年到了。

一元复始,万象更新。

备案号:YXX11bQvMkjFbR9p1RSZvJd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3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