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耻的代价

出自专栏《荆棘女王:铸造自己的王冠》

过年走亲戚,姑姑当众给我女儿发了个大红包。

可里面装的却是冥币。

我找她对质,她却说——

「大家都是亲戚,走个过场而已,你不要那么斤斤计较。」

后来姑姑生日,我给她送了套寿衣。

1

年初二去姑姑家拜年。

碰巧姑姑家还有别的亲戚在,我们就没留下来吃饭。

临走前姑姑当众给我女儿发了个大红包。

捏起来有点分量的,我估摸着最少得有上千块。

路上我忍不住跟老公宋翊嘀咕道:「往年这个姑姑给甜甜红包,最多也就是五十块,怎么今年突然这么大方了?」

我们这边过年给小孩儿红包,通常都是一百起步的。

宋翊笑了一下,说:「因为今天有人在吧,想充一下面子。」

我侧身看向宋翊,问道:「今天在她家的是谁啊?」

当时的气氛有点怪,所以我们坐一会儿就告辞了。

宋翊道:「你没认出来?咱前表嫂的哥哥和妹妹啊,他们估计是陪前表嫂来看孩子的。」

我顿时懂了。

当初我那前表嫂生完二胎坐月子期间,表哥跟他们公司里的一个小姑娘勾搭上了。

所以表嫂一气之下就跟他离婚了。

看来姑姑给这么个大红包,是想在自己的前儿媳家人面前装一回阔气。

不过我还是太天真了。

回到家后,我把红包拿出来拆,准备看看有多少钱。

结果却发现姑姑这个大红包里面装着的全是冥币!

我们之前每年都是初二去她家拜年。

所以这个红包肯定是姑姑特意给甜甜准备的。

我简直快要被气死了。

「她这是什么意思?大过年的恶心谁呢?」

宋翊迟疑道:「会不会是给错了?」

他将冥币都接了过去,「我问问她吧。」

我勉强压下心里的怒火,道:「我来问!」

2

我当即给姑姑打了电话。

「姑姑,你给甜甜的红包是不是给错了?」我隐晦地道。

姑姑却答非所问地道:「你们到家了是吧?明天我带着小飞和小颖去你们家拜年,记得做好饭等我们。」

闻言,我几乎可以肯定,红包里装的是冥币这事儿,姑姑是知情的。

我的火气蹭地一下就上来了。

「这红包你要是不想给可以不给,大过年的给人发冥币你什么意思?故意恶心谁呢?」

电话那头的姑姑沉默了一会儿。

随即说道:「大家都是亲戚,走个过场而已,你不要那么斤斤计较。」

言下之意,就是这冥币是故意给的!

就跟道具一样。

我简直要被她这话给气疯了。

「小飞和小颖每年来我家,我红包没少给吧?你做事这么缺德,就不怕遭报应吗?」

真的晦气死了。

大过年给人送冥币。

姑姑辩解道:「我这不是看每年给压岁钱都是你吃亏,所以就想着今年走走过场就行了,你不理解我的苦心就算了,咋说话还这么难听呢?」

姑姑这话说得特别理直气壮。

我还没说什么,姑姑就开始扯过往了——

「许乔,我告诉你,你们一家子能有今天,全是因为我的牺牲。」

姑姑的语气越说越激动。

「要不是当年我放弃读大学,你们一家子哪来的今天?」

「如今你们条件好了,就开始嫌弃我这个当姑姑的了是吧?许乔,做人要讲良心,不然是会遭天谴的。」

3

听姑姑又在跟我扯以前,我隐忍已久的怨气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你还好意思跟我说以前?」我冷笑连连,「你该不会以为我不知道当年你为什么放弃读大学的吧?」

早些年我家的条件确实很一般,但也不是供不起她跟我爸读大学。

但是我这位好姑姑,高三的时候,因为早恋,成绩一落千丈。

原本考个本科还是没问题的。

可因为一心谈恋爱,最后连大专都没考上。

她那位小男友高三读完就出去打工了。

我姑姑为了跟小男友在一起,死活不肯复读。

甚至悄悄偷了我爷爷奶奶的钱,南下去找她的小男友。

那会儿我爸已经出来实习了。

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牺牲自己的前途,供我爸读大学。

后来她被小男友抛弃,又灰溜溜地跑回来。

我爷爷奶奶一直都觉得是他们疏于管教,才会让姑姑变成那样。

时常自责。

连同我爸,也都觉得自己有一定的责任。

所以这些年来,对于这个姑姑,我一直多有忍让。

哪怕明知道她喜欢贪小便宜,逢年过节的时候,该有的礼数也都会有。

每次带着侄子侄女来我家,除了红包,我还会给他们买衣服鞋子。

过去我总觉得,孩子是无辜的。

但却没想到,一片真心,最后换来的却是我姑大过年给我女儿送冥币。

4

许是因为心虚,姑姑一声不吭地挂掉了电话。

但我这次不准备把这口气咽下去了。

我把红包连同里面的冥币一起拍了张照片。

往家族群里一发,并艾特了姑姑。

「大过年的给人发冥币,是你要死了怕没人烧纸,先找我预存,好帮你烧纸吗?」

我其实不是很擅长骂人。

这已经是我所能想到的,最恶毒的话了。

家族群里平时热闹得很。

但我这话发出去之后,却一片寂静。

我妈当即就给我打了电话。

「乔乔,你群里发那个照片怎么回事啊?」我妈关切地问。

不等我回答,我妈又问:「你姑又干了啥?」

我勉强压下心里的怒火,道:「今天我跟宋翊带着甜甜去她家拜年,她给甜甜发了个红包,结果里面装的全是冥币。」

听言,我妈迟疑道:「会不会是弄错了?你姑那人虽然讨厌,但应该不至于干着缺德的事儿吧。」

我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已经打电话找她确认过了,她就是故意的。」

接着我把前表嫂去她家看孩子的事情说了一遍。

我妈听后,也怒不可遏。

「真是个没皮没脸的东西。」

「我也不缺那几十块钱,可她这么做,真的恶心到我了。」我说。

我妈气愤道:「等会儿你爸回来了我就跟他说,让他去帮你骂她。」

「嗯。」我应了一声,「这个亲戚我以后不会再认了。」

我姑的行为已经触及了我的底线。

不往她家大门上泼油漆都算我有涵养的了。

把她当亲戚继续往来?想都别想!

5

但我还是太低估了我这姑姑脸皮的厚度。

第二天上午,她竟然又带着自己的孙子孙女来我家拜年了。

和往年一样,她就拎了箱杂牌饮料。

价值不超过四十块的那种。

小飞和小颖都穿得很少。

过去每年他们都是这么来的。

我实在看不下去,就会让宋翊去家附近的商场给他俩一人买件羽绒服。

他们来的时候,我跟宋翊都在厨房准备午饭。

开门的是女儿甜甜。

姑姑一来,就跟个大爷似的坐在了沙发上。

她看了眼茶几上的瓜子和坚果,有些嫌弃地道:「甜甜,去把你们家的车厘子洗点出来吃啊。」

小飞和小颖虽然没说话,但也眼巴巴地往我们家厨房的位置看。

我跟甜甜都喜欢吃车厘子。

每年冬天,家里的车厘子就没断过。

我姑每次来拜年,都会先把车厘子当饭一样吃一顿。

走的时候还要把家里的存货都全带走。

像这种事情,我心里虽然不舒服,但也没多和她计较。

但这一次,我不准备再惯着她了。

我把她拎来的那箱杂牌饮料丢到她脚边,冷冷地道:

「我长这么大以来,还真就没见过像你这么脸皮厚的人。」

昨天才刚给我女儿送了冥币,今天竟然还好意思觍着脸来我家蹭吃蹭喝。

我指着门口,道:「拿上你带来的垃圾滚吧,我家不欢迎你。」

6

我姑把那箱杂牌饮料接了过去,但屁股却跟钉死在沙发上了似的,动都没动一下。

她张嘴就开始数落我——

「许乔,我发现你是越来越没教养了,都快三十的人了,这么跟自己的长辈说话,你觉得这像话吗?」

「我没把冥币当红包发给你,就已经很有教养了。」

如果不是看小飞和小颖可怜,表哥又是个不靠谱的,我还真的挺想这么做的。

「再说了,长辈没个长辈的样子,就别想得到小辈的尊敬了。」

这些年来,我们家对她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我本身就不是那种逆来顺受的人。

每次要发火,我爸都会说「你姑她也挺可怜的,忍一忍吧」。

但很显然,我们一家的忍让并没有换来任何好结果。

反倒是让我姑越发地变本加厉了。

以前还只是占点小便宜,时常找我们借钱啥的。

现在都直接在大过年给我女儿送冥币了。

「你还学会跟长辈顶嘴了?」我姑一脸的不敢置信。

她指着我,说:「我待会儿倒要去你家问问你爸,是怎么教育孩子的,这么没礼貌。」

我努力克制着往她脸上来两巴掌的冲动。

「少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赶紧滚,别逼我跟你动手。」

我已经处于随时都要爆发的边缘了。

大过年的遇到这种事情,真的晦气死了。

7

或许是见我真的动怒了,姑姑臭着脸带着她的杂牌饮料灰溜溜地走了。

小飞和小颖依旧穿着那身单薄的衣服。

但这一次,我没有再像以前一样心软了。

平时我爸给甜甜买衣服,都会顺带帮他们兄妹俩买。

又不是真的缺衣服穿。

更何况我姑把小飞这个孙子看得很重。

之所以穿成这样来我家,不过是想让我给他们买新衣服罢了。

心疼极品亲戚的孩子,等于倒霉的开始。

我要把这句话刻在脑门上,印在心里!

但我没想到,我们一家三口刚才吃完午饭,准备去看个电影,我妈的微信就来了。

「你姑带着俩孩子来家里闹了……」

我当即把甜甜交给宋翊,自己开车去我爸妈那儿。

好在当初买房子的时候,为了方便回去,就没买太远的。

春节城里的车流量也小,开车十来分钟就到了。

我刚打开门,就看到我姑正指着我爸骂。

「你们家现在有钱了就看不起我这穷亲戚了是不是?」

姑姑看到我进来,神情越发激动。

「你这个当哥的看不起我,你女儿也看不起我,但你们可别忘了,你们有今天,那也是因为爸妈把遗产留给了你们。」

「我也是爸妈的女儿,他们的遗产,理应有我一份!」

姑姑随手拿起茶几上的饮料,仰头喝了一口。

「反正大家已经撕破脸了,今天就把爸妈的遗产分一分吧。」

8

听我姑提起爷爷奶奶,我爸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你还有脸提爸妈?」我爸的语气很冷。

在我很小的时候,爷爷奶奶就先后去世。

爷爷走在前面,没两年,奶奶也因病去了。

但我清楚地记得,奶奶去世前,我这姑姑还跟她老公在外面旅游。

当时医生说老人家活不了几天了,建议我爸把人带回家。

住在医院也是浪费钱。

但我爸仍执意让奶奶住在医院。

他不是怕奶奶死在家里。

而是想让奶奶撑到我姑回来。

可我姑那会儿一心觉得我爸催她回来,是想让她出钱给我奶奶治病。

不相信我奶奶真的病危。

直到我奶奶病故,我姑姑和姑父才从外地赶回来。

我爸也第一次跟我姑吵架。

但我奶奶的后事办完,我爸仍旧遵从了我奶奶的意愿,把家里唯一的一套房子给了我姑。

我爸妈的婚房是他们两个一起买的。

但我姑因为没学历,自己还不努力,找不到好的工作,收入不高。

所以我奶奶选择把房子留给我姑。

家里的存款给我奶奶治病也花得差不多了。

我爸几乎什么都没有继承。

可即便是这样,我姑仍旧觉得,我奶奶悄悄给我爸留了别的。

所以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把自己放在受害者的位置。

我本想骂我姑,但我妈却把我拉到了一旁。

「让她闹。」我妈冷哼了一声,「正好让你爸看看,他的忍让到底值不值得。」

9

想了想我爸这些年的忍让,我顿时不吱声了。

我姑都闹成这样了,我爸要是还跟以前一样,那我非得让我妈跟他离婚不可。

他自己一个人包容也就算了。

凭什么我跟我妈还要对我姑忍让再三?

兔子急了还知道要咬人呢。

我跟我妈又不欠她的。

不过这回我爸没有再像以前一样让着她了。

他从房间里拿出来一个盒子,丢到我姑跟前。

「自己看吧。」

隔得有些远,我只能看到里面装着的似乎是些文件一样的东西。

但上面具体写了什么,我却是看不清的。

我妈见我一脸疑惑,便低声道:「那是当年你奶奶住院的缴费单,还有她的银行流水。」

我愣了愣,「这么久了,你们一直留着?」

我妈恨铁不成钢地道:「你爸是个心软的,我要是不留着,时间久了,你姑再闹,他上哪儿找证据去?」

我对着我妈竖起了大拇指。

心道我妈能忍这么多年,对我爸也算是真爱了。

然而我姑又一次用事实证明,我真的太小看了她的无耻。

她看完那些东西后,直接往沙发上一躺。

「少拿这种东西来骗我,你们肯把那套房子给我,难道不是因为你们现在住的这套地段更好?」

「当初这套房子肯定是爸妈买给你们的,所以这套房子理应有我一份。」

「你们今天要是不补偿我,那我以后就搬过来跟你们一块儿住!」

我妈二话不说,直接进房间,把家里的房产证拿了出来。

她把房产证怼到我姑眼前,道:「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这房产证上写的是谁的名字。」

「亲戚一场,我也不想闹得太难看,现在滚出我家,我还能当无事发生。」

「但你要是继续闹下去,那我就只能报警了。」

我妈收起房本,道:「大过年的,蹲局子的味道可不好受。」

10

听我妈说要报警后,我姑顿时收敛了很多。

她应该也是怕我妈来真的。

因为她之前确实进过局子。

前表嫂离婚前,她对表嫂一直都很不好。

后来邻居忍不住议论了几句。

她竟然悄悄跑去把人家的车子给划了。

甚至还知道提前把监控给破坏掉。

但人家的车子是有行车记录仪的。

事发后不肯赔钱,人家直接报了警……

厚着脸皮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姑姑就带着小飞和小颖走了。

但她前脚刚出门,后脚就在微信群里骂我爸没良心,专门欺负自己的亲妹妹。

我爸嘴笨,性格也软,被我姑这无耻的嘴脸气得面色涨红。

他拿着手机,删删改改,最终却只发了一句话——

「我对你怎么样,大家都有眼睛,能看得到,但我也是有脾气的,以后就当没有你这么个妹妹了。」

11

怕我爸不开心,我给他和我妈报了个旅游团,送他俩去旅游。

我是医生,平时工作特别忙,不然还能陪他们一块儿去。

这天午休的时候,我正在医院食堂吃午饭,就收到了急诊那边的同事发来的微信——

「小乔,你姑姑在急诊这边吵着要见你,你过来一下吧。」

我顿时没了胃口。

还没走进急诊大厅,就远远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姑姑。

她戴着个口罩,时不时地咳嗽一声。

姑姑冲我招了招手,「许乔,你来得正好,我估计是阳了,你给我在你们医院安排个单人病房。」

我皱了皱眉,还没开口,姑姑又说:「现在阳了住院应该跟以前一样不用自己花钱吧?」

我冷着脸,道:「我爸已经跟你断绝关系了,你别说是阳了,就算是病死了,跟我都没有任何关系。」

还安排单人病房?当医院是我家开的吗?

「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难听?」我姑对我的抗拒视而不见。

她朝我走近了些,「我跟你爸是亲兄妹,气头上说的话,那能当真吗?」

「是不是气头上说的,大家都心知肚明,装傻是没用的。」我冷笑道。

外头的风有些冷,姑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她吸了吸鼻子,说:「是不是都不重要,反正你赶紧给我安排给单人病房,否则我今儿就不走了。」

「随便你。」我说完,就直接往医院里走。

跟这种人,我没什么好说的。

真闹起来,我们医院的保安也不是吃素的。

见我要走,姑姑连忙一把拉住我。

「哎,你别走啊,我话还没说完呢。」

姑姑扯着我的袖/p>

而且我觉得他们也不是真心想要那个孩子的。

否则就不会在那么狭小的环境里打架。

……

在我姑姑和表哥拘留期间,我爸妈的新房子也过户好了。

买的别人精装修好的二手房,请了保洁打扫了一下,就能直接拎包入住。

宋翊也问过我,要不要趁这个机会,也换套房子,免得以后他俩出来了,又来我们家闹。

但我拒绝了。

「我们这套房子挺好的,没必要换。」

只需要和物业交代一声,没经过我们同意,不能放人进来就行了。

更何况,他们俩现在惹了一家硬茬子。

等他俩出来后,估计还有得闹呢。

「都依你。」宋翊一手牵着女儿,一手牵着我。

「明天休息,我们一块儿去给爸妈选乔迁礼物吧。」

我莞尔一笑,「好呀。」

闹心的人进去了,就连空气都甜了不少。

所以这人呐,还是不能太包子。

否则就会有受不完的气。

(全文完)

备案号:YXX1vrkpdd4t8A1PQ0td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2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