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舍友

昨晚睡到半夜,我被吵醒了。

朦朦胧胧我看到靠窗左手边床铺,两个舍友,坐在一张床上,有说有笑地聊天。

我看了看表,凌晨 3 点。

有病吧!

大半夜不睡觉聊天打扰其他人休息,烦死了。

我在心里骂了一句,翻个身继续睡。

然而第二天我起床,发现靠窗左手边的床铺,空了。

1

我们宿舍是四人寝,上床下桌那种布局。

我睡在进门右手边,昨晚两个舍友聊天的床铺上,睡的是张艺,济南人。

我看她床铺空了,就纳闷地问了一句:「张艺去哪儿了?她床铺怎么空了?」

我其他两个舍友,一个在拉屎,一个在化妆。

化妆那个叫林彩彩,她从镜子里瞅我,「什么张艺?」

我指了指靠窗左手边的床铺,「就睡这个床的张艺啊,你傻了?」

还「什么张艺」,没睡醒吧!

林彩彩回过头来,阴沉着脸,「吴迪,你抽风了?那个床哪有人睡?」

我一脸问号。

「张艺啊!睡这个床的张艺啊,咱四个从军训就住一块,天天一块吃饭的张艺啊!彩彩你失忆了?别闹行不行?这种玩笑没意思!」

林彩彩看我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精神病。

「吴迪,你说啥胡话啊?是不是睡多了?别开玩笑行不行?」

这时,拉屎的戴春妮也从厕所里出来。

我急忙拉住她问:「戴戴你说,住这个床的是不是张艺,张艺平时跟你最好,你不会开这种玩笑,你摸着良心说,这个床是不是睡的张艺?昨天晚上是不是你俩在她床上聊天聊到三点还没睡?」

戴春妮被我问得脸色发白,一脸蒙,「什么张艺?我昨天八点就睡了啊,一觉睡到天亮,跟谁聊天?这个床不是没人睡吗?」

我真是无语了。

「不是,你俩有意思吗?北影毕业的?今天也不是愚人节,开这种玩笑干吗啊?咱四个人天天睡一个宿舍的,都睡半个月了,你俩非得说这个床没人睡?咒人家张艺不存在?缺不缺德啊?」

戴春妮看了一眼林彩彩,然后很郑重地告诉我:「吴迪,咱宿舍一共就三个人……哪来的四个?咱是咱班女寝最后一间宿舍,咱班一共 23 个女生,分到咱们宿舍,正好少一个人,导员说学校宿舍多,不用跟别的班拼了,就让咱们三个住就行了,你忘了?」

「行,你俩厉害,这么爱演是吧?」

我从手机相册里翻找,我们四个在宿舍拍过很多自拍。

戴春妮跟张艺关系最近,因为她俩都是济南的,我记得我还给她俩拍过合照。

照片总不会骗人吧?

「我把照片找出来,要是有张艺这个人,你俩请我吃一个月的食堂,敢不敢?」

林彩彩还想怼我,被戴春妮打断了。

「彩彩,你让她找。」

我手机刚买的,照片也不多,很快就找到了合照。

但当我打开那张四个人的合照,我蒙了。

原本四个人的合照,居然变成了三个人!

只有我,戴春妮,和林彩彩……

2

中午我一个人在宿舍吃的饭。

戴春妮和林彩彩直接把我孤立了,她们觉得我有神经病。

吃了午饭,她们干脆连宿舍都不回了,去了自习室。

我自己也开始怀疑,我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

可是宿舍明明就是四个人,怎么突然之间变成三个了,而且只有我一个人记得「张艺」这个人的存在?

昨晚跟张艺聊天的人,又是谁?

为什么所有合影里,都没有了「张艺」这个人,仿佛她没有存在过?

「张艺」仿佛在所有人的记忆里消失了一样。

上课的时候,我专门问了班里每一个人,不管男的女的,她们居然没有一个记得「张艺」的存在了。

我才意识到,这可能不是室友跟我开玩笑。

我又去找了导员,导员给了我一张班级入学名册,里面有所有人的名字和高考成绩。

名单里并没有「张艺」这个人。

可如果真的是我记忆出现了问题,我又怎么会清楚地记得,军训的时候,张艺因为身体弱中暑了,导员安排她单独坐在旁边休息,看我们军训。

我记得导员还给她递过矿泉水喝。

「吴迪,你先回宿舍休息休息吧,如果不想上课,我可以给你开病假条,你可能是高考压力太大,突然放松,又来军训,受到一定的刺激,如果再不舒服,我会安排校医给你看看。」

我努力接受了导员给我的解释,也许真像她说的,是我自己的精神问题。

我不再想这件事,回到宿舍打了一下午游戏,放松放松脑子,到了晚上,戴春妮她们回来了。

林彩彩看到我,估计是想到早上发生的事,也不主动跟我说话。

戴春妮倒是比较和善,主动跟我示好:「吴迪,你别多想了,多休息休息,别让自己太累。」

我回了她一个微笑。

林彩彩却很不满意,「戴戴,你也太圣母了吧,明显是吴迪装神弄鬼吓唬我们,你搭理她干什么?」

「彩彩,你别这么说,谁会开这么离谱的玩笑,都是一个宿舍的,有困难大家相互帮助才对。」

林彩彩白了她一眼,自顾自地去洗漱了。

三个人没再说话,晚上 11 点,宿舍熄了灯。

我躺在床上,眼风能瞥到斜对角原本「张艺」的床铺,空空的床板,连褥子都没有。

难道真是我脑子出问题了?

我翻个身,闭上眼,希望第二天起来,发现自己只是做了个很长的梦。

迷迷糊糊,我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朦胧中,我再次被聊天声吵醒!

宿舍黑漆漆一片,大半夜里,有人在聊天……

就和昨天晚上一样!

我假装熟睡中翻了个身,然后眯着眼,往声音的来源看,是戴春妮的床铺。

戴春妮的床和我正对着,我是靠门右手边,她是靠门左手边,所以这一次,我看得很清楚。

戴春妮坐在蚊帐里,和一个人在窃窃私语咬耳朵,甚至还有说有笑的。

跟她说笑的,是个女生,长头发,看不清楚脸,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个人我不认识,她绝对不是我们宿舍的!

而且我 90% 可以确定,昨天跟张艺半夜聊天的,就是这个人!

如果我不采取行动帮助戴春妮,很有可能明天早上起来,戴春妮就会像昨天的「张艺」一样,从所有人的记忆里消失。

我必须想办法制止。

几乎是下意识地,我快速伸手,摸向墙上的电灯开关,打开了灯。

3

就在开灯的一瞬间,我蒙了。

对面那个跟戴春妮聊天的人影消失了!

戴春妮躺在床上,闭着眼,睡得好好的……

「谁啊?有病啊!开灯干吗?」

林彩彩也被吵醒了,她坐起身,一脸怨念地看着我。

「吴迪,怎么又是你?凌晨 3 点开灯把人吵醒,你没完没了了是不是?」

戴春妮也坐了起来,如梦初醒地揉了揉眼睛。

「吴迪,是你开的灯吗?你干吗啊……」

我急忙解释:「灯确实是我开的,我看到有人坐在戴戴的床上跟她聊天,那个人我不认识,我才开灯看的!」

林彩彩一脸的鄙夷和不相信,「什么人?宿舍大门都锁了,咱们是 6 楼,也不可能有人爬上来吧?」

我不理她,直接问戴春妮:「戴戴,你自己说,刚才是不是有人在跟你聊天?」

戴春妮一脸无辜,「我一直在睡觉啊,我也是被灯晃了一下,又听到彩彩的抱怨,才醒的,哪有人跟我聊天啊?」

「怎么可能?!」

我明明亲眼看到她和一个陌生女生坐在床上聊天,我跟她床之间就隔着一个这么近的过道,正对着,我怎么可能看错?

如果说昨天是我看错了,或者做梦了,还说得过去,我可以安慰自己是压力大了,精神错乱了,可是今天晚上我可是看得真真切切的!

林彩彩厉声质问我:「吴迪,你是不是存心的?我们什么时候得罪你了?你从今天早上就开始折腾我们?我们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你就不能直说吗?非要用这种方式折磨我们?」

我急忙解释:「不是,彩彩,戴戴,你俩听我说,我是怕吓着你们才没有说,其实昨天晚上我就看到那个人了,她在张艺的床上跟张艺聊天,我以为是你俩中的其中一个,我就没当回事,结果早上起来张艺就不见了,我担心同样的事情会再次发生在戴戴身上!」

林彩彩捂着耳朵,不想听,「我真无语了,说了多少遍了,咱们班没有张艺这个人!没有!没有!没有!!」

「可是……」

林彩彩不听我的解释,直接下床,跑到戴春妮床铺这边,要拉她走。

「彩彩,我们走,我真受不了吴迪了,我快让她折腾成神经病了,我不想再跟她待在一个宿舍里,走!我们去找舍管去!」

4

林彩彩非要闹到一楼舍管那里去,吵得一楼女寝的同学都出来看。

舍管阿姨遇到这种事情从来只会踢皮球,「调宿舍我没有权力,得你们的导员批,你们先回去睡吧,还有不到三个小时就天亮了。」

林彩彩一脸沮丧地跑回了宿舍,戴春妮跟我走在后面。

「戴戴,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解释,但是请你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话……」

戴春妮出奇地镇定,「吴迪,我愿意相信你。」

我挤出个微笑,正准备走,戴戴突然叫住了我:「吴迪,其实刚才守着彩彩我没说,在你开灯之前,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个女生来我床上找我聊天……」

我大惊,「是不是黑头发的,披散着头?」

「我记不清了,好像是吧,我看不清她的脸,只记得是个学生模样。」

我急忙追问:「你还能记得她都跟你说了什么吗?」

戴春妮努力回忆着:「前面好像都是闲聊,后面她问我要不要一起吃饭,一起上自习,一起去图书馆什么的,我刚想答应,你就打开灯了……」

我听完顿时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要不要一起吃饭。

一起上自习。

一起去图书馆?

如果戴戴答应了,会不会就像张艺一样,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了?

我想起来以前听过那种民间鬼故事,如果半夜走在路上,有人喊你名字,千万不要答应,答应了,就会被脏东西迷惑了……

难道,我这几天看到的,真是脏东西吗?

这时,戴戴又想到什么,「哦,对了,我还记得她的校卡上的学号,好像写的 08 级。」

我一愣。

08 级……

我们是 18 级,08 级,岂不是 10 年前?

可 10 年前的人,现在应该都快 30 了,怎么可能还是学生模样,又怎么会出现在我们宿舍里?

难道,真是脏东西……

我急忙问她:「你既然看到她的校卡上的学号,有没有看到她叫什么名字?」

知道名字,也许能查到些什么。

戴戴摇了摇头,「本来就是做梦,实在记不清了,但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如果你这两天看到的那个人,就是我梦里的那个人,那也太可怕了,我们不能再在宿舍里住了……」

我点头赞同,拍了拍她的肩膀宽慰她:「马上天亮了,天一亮我们就去找导员说明一下情况,实在不行,咱们就报警。」

戴戴略带哭腔地点了点头,「明早再告诉彩彩吧,大晚上的,别吓着她。」

我们回到宿舍,林彩彩已经睡了,我看戴戴也被折腾困了,躺下没多久就传来沉重的呼吸声,我想着明天还要去找导员,也闭眼睡了。

第二天,我起床,发现已经 10 点多了。

我居然睡过头了,该死!

昨晚入睡后,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累的梦,但是醒来却什么也记不得了。

我只记得昨天睡觉前,跟戴戴约定好,今天要一起去找导员说明昨天的怪事。

我扭头看了看戴戴的床铺,这一看顿时傻了眼!

戴戴的床铺,居然也空了……

5

宿舍门开了,林彩彩走了进来。

「醒了?大姐你可真能睡啊,我都上完课回来了你才醒,今天上课老师点名了,我给你喊的到,你怎么谢我呀?」

我人整个傻了,因为林彩彩对我的态度仿佛换了个人一样。

我还抱有一丝希望地问她:「戴戴人去哪儿了?」

林彩彩果然一脸问号。

「什么戴戴?」

她果然不记得了……就像她不记得张艺了一样。

戴戴和张艺一样,在所有人的记忆里消失了。

我再次确认了一下:「咱们宿舍,是不是只有咱们两个人住?」

林彩彩瞅了我一眼,「废话,除了咱俩还有谁?」

果然……

这一次,我没有和她争论,也没有辩解,因为我知道,我辩解也没有用,争论都是徒然。

就像张艺消失的那天早上,无论我怎么争论,在其他人的眼里和记忆里,确实就是从未出现过这个人。

如果戴戴还在,我们一起把这两天发生的事告诉大家,也许还能有人试着相信。

而如今,只能说百口莫辩了。

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保证彩彩不要再出事了!

「彩彩,咱们别住宿舍了,要不咱们先请个假回家住一段时间,或者我今天出去找房子,我们出去住一段时间好不好?」

林彩彩当然不愿意。

「请假回家?你逗我吗?才刚开学第二天啊大姐,住宿舍咋了?我觉得很好啊,她们都羡慕死了,咱们分到咱宿舍刚好剩两个人,比别的四人间爽多了,这么好的宿舍你不住,你傻啊?」

「不是,我觉得咱们宿舍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

「就是……」

我想给她解释,可是第一次的时候已经解释过了,林彩彩属于神经大条大大咧咧型的,脾气还很犟,即便我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给她原原本本地讲一遍,她也一定会像昨天早上一样,觉得是我在搞怪吓唬她。

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查清楚真相。

戴戴昨晚说,看见那个跟她聊天的女生,是 08 级的,我想症结一定就在这个女生身上。

于是我托了学生会同乡的大四学长陈志鹏,我谎称自己有个邻居姐姐,小时候挺照顾我,后来搬家了,我只听人说她考上了我们学校,但我一直联系不上她,能不能帮忙给查查。

他在教职工圈混得还不错,经常给团委书记打下手,平时主要帮老师整理档案资料,我通过他,顺利地进入了学校的档案处。

「我这边只能帮你找到 08 级所有专业的毕业照,照片背面都有名字,你看看你要找的人在不在上面。」

「谢谢学长,我找到了一定请你吃饭!」

然而我找了一个下午,都没有任何线索,因为我根本不知道那个女生叫什么,她的模样我也看不清楚。

我们学校文理科加起来一共 74 个专业,每个专业若干个班,要找一个我根本不知道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的女生,简直就是大海捞针。

我都打算放弃了,学长还帮我一起找,「你邻居你连名字都记不住了吗?」

我心虚道:「太久远了,就忘了……」

他一边翻照片,一边叹气,「唉,这可怎么找啊,就算你能记住她的样子,这么多年了,早就物是人非了吧。」

「是啊……」

欺骗学长说实话我还挺不好意思的。

学长也没心思找人了,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我闲聊:「话说,她们 08 级当年出了个事,还挺轰动的。」

我顿时心头一紧,「什么事?」

「08 年有个女生,给宿舍舍友下毒,然后自杀了,一个宿舍四个女生,全死了。」

6

说完,学长从一堆材料里,抽出一张有些泛黄的毕业照。

「就是这一届,08 级计算机 1 班,你看看这张照片,能不能看出什么古怪。」

我接过照片,扫了一眼,一开始并没看出有啥奇怪的。

可再定眼一瞧,我突然发现,这张照片上,每一排最右边的女生,好像都是 p 上去的……

「她们四个……」

学长心领神会地朝我点点头,「就是这四个人,都是后来 p 上去的,当年学校为了评 985 名额,想办法把这个事给压下去了,据说给了当事人家属不少钱,那一届凡是知情的都被封口了,她们四个的学位证、毕业证都是照常发的。」

我表示无奈,「人都没了,发毕业证有啥用……」

「留个念想呗,给活着的人一点心理安慰吧,听说案发现场挺惨的,四个女生都是喝农药死的,死相很难看。」

他这么说着,我又看了看照片上被 p 上去的四个女生,一个个眉清目秀,正值花样年华,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样的事,会让那个女生走上同归于尽的路。

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第一排最右边被 p 上去的那个女生——

黑长直的头发,披散着,这个打扮分外眼熟……

好像就是这些天出没我们宿舍,和张艺、戴春妮聊天的那个女生!

「是她吗?下毒的那个女生。」我下意识地问学长。

学长一愣,「你咋知道是她……」

我只好说:「看着眼熟……」

学长顿时眉头一皱,「不会她就是你要找的那个邻居大姐吧?」

我没有正面回答她,只是默默翻过来毕业证,找到照片背面那个女生对应的名字。

「陈亦云。」

不出意外的话,这位已故的陈亦云学姐,就是这些天我在宿舍里撞见的那位了。

如果真是同一个「人」,那她又为什么要「带走」张艺和戴春妮呢?

这张毕业照背后,还贴了一张黄色的便利贴,上面记了一串手机号。

学长解释说:「这是她母亲的联系方式,她的毕业资料她家里人一直没有来拿,打电话也没人接。」

我掏出手机把手机号迅速拍了下来,然后追问学长:「你知道她为什么要给舍友下毒吗?」

学长摇了摇头,「不清楚,当年消息封锁得很死,我也是无意间听团委的人说起来,只知道是她们那一届大一上学期发生的事,都快期末了。至于更多细节,老师也不让我们多问,我也是因为跟你同乡才跟你说的,你可千万别把我卖了啊!」

我一边不耐烦地点头,一边厚着脸皮继续问他:「学长,你知道当年出事的宿舍,具体是哪一间吗?」

学长拗不过我苦苦哀求,终于告诉了我:「千万别说出去啊,你自己知道就行了,3 号楼 613,这个投毒的女生,陈亦云的床位就在进门右手边。」

我:「……」

「你怎么了,突然脸色这么难看?」

「我们宿舍就是 3 号楼 613,我睡的就是那个投毒女生睡的床位!」

所以,我在一间发生过 4 人命案的宿舍里,住了一个多月!

7

学长那脸上的表情也像吃了屎一般,但随即又整理好情绪,开始安慰我,给我洗脑:

「当年的事,知情人本来就少,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宿舍一直都有新生住,我要是不跟你说,你都不知道这件事,对不对?别太敏感了,退回一百年,全中国任何地方都死过人的。」

我见他这态度,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五一十地把这几天发生的事全部告诉了他。

包括我诓他寻找邻居姐姐的事,也一并跟他解释了。

学长和我是老乡,对我本来就多了一份信任,再加上他本来就知道那个宿舍发生过命案,所以我把遇到的灵异事件讲给他听,他第一时间就信了。

我们从行政楼出来时,已经是傍晚了。

学长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有些不好意思,他递给我一把钥匙。

「我这里还有一间空宿舍的钥匙,在 7 号楼,团委老师临时留宿时住的,但她一般不住,你可以和你舍友先去那边住,之后再想办法让导员给调宿舍,但你可千万别把当年那件事说出去啊,让老师知道是我传出去的,我在团委就不用干了……」

我很感激学长,从善如流地接过钥匙。

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再在那间闹鬼宿舍里住了。

已经有两个人从里面凭空消失了,再住下去,保不齐下一个就是林彩彩,或者是我……

我拿着学长给我的钥匙,暂时先在 7 号楼住下,一边收拾屋子,一边开始疯狂给林彩彩打电话,一连打了十几个,都没人接,发信息也不回。

团委老师的这间宿舍在 1 楼,我顺着窗往外看,才发现,原来 7 号楼和 3 号楼刚好是正对着的。

我甚至能够看到我们住的那间宿舍,6 楼凉台上还挂着我和林彩彩洗过的衣服。

旁边宿舍的灯都是亮着的,就我们那间是黑灯瞎火的,林彩彩还没有回来。

一直联系不上她,我有点着急,想着再联系不上就去找导员。

结果到了 9 点左右,我终于收到了林彩彩的信息:

「亲爱的,刚看到,我跟对象在外面玩了一天,今晚跟对象在外面住,不回来啦,你自己锁好门哈!」

我看到这条信息,顿时舒了一口气,她出去跟男朋友鬼混总比在宿舍住安全,我也放心,至于宿舍的事,等她明天回来再跟她细说。

想了想,我又给她回了一条:

「好的,明天回来记得第一时间联系我,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商量。」

她回了个 ok 的表情。

我又给学长发了个信息,感谢他的信任和帮助,学长说我有任何需要随时跟他联系,让我早点睡。

我洗漱完,就回床上躺着刷手机,翻出来今天在档案室拍到的那个电话号码,是那个投毒女生母亲的号码。

我心里其实有很多疑问,也许她的母亲知道更多隐情。

好几次想要拨过去,但始终没有勇气,一直折腾到 9 点半多,我有点困了,就去拉窗帘准备关灯睡觉。

就在我拉窗帘的一瞬间,我还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对面 3 号楼 6 楼我们宿舍的方向。

这一看顿时吓了一跳,我们宿舍,居然亮着灯!

8

我第一反应是,林彩彩回去了!

该死,她不是说跟对象在外面住,不回来了吗?!

我赶紧给她打电话,结果又是没人接,真是气死了。

我看了看表,9 点 45,还有 15 分钟,楼下舍管就落锁了,要是让林彩彩一个人困在宿舍,指不定会出什么问题。

我急忙冲出宿舍,一路跑回 3 号楼,一口气爬上六楼,掏出 613 的钥匙准备开门。

就在我打开宿舍门的一瞬间,我彻底傻眼了。

宿舍里漆黑一片,灯是关着的……

我急忙走进去,打开灯,试探性地喊了一声:「彩彩?」

无人回应。

根本没有人在宿舍里。

林彩彩不在,那方才又是谁开的灯?

我很确定我没有看错,因为我还清楚地看到宿舍凉台晾着我的衣服,不可能看走眼,而那时候宿舍里明明是亮着灯的!

我看了看表,已经快 10 点了,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转身准备走,这时才发现门不知何时被关上了。

我急忙去开门,可门却突然怎么也打不开了!

我们宿舍的门没有反锁功能,只要往下一压门把手就能打开了,可我无论怎么按压,这门就跟被反锁了一般,怎么拉也拉不开。

我开始深呼吸,尽可能想让自己保持冷静,可就在这时,我刚刚打开的宿舍的灯突然自己灭了。

我们宿舍 10 点锁大门,11 点熄灯,现在根本不是熄灯的时间,灯怎么突然自己又灭了?!

我急忙打开手机亮光去找开关,可反复开关了好几次,始终不好使。

「救命啊,救命啊!有没有人啊!我被锁在宿舍出不去了!来人帮帮我!」

我开始拼命拍打宿舍门,希望外面经过的人能听见我的呼救。

刚准备加大拍打的力度,门突然从外面被人打开了。

是林彩彩!

她回来了!

「你干吗啊?满头大汗的,站门口吓我一跳,你咋不开灯啊?」

我像看到救星一样抱住她,「彩彩,你怎么回来了!」

「我对象他妈崴脚了,叫他回去,我就先回来了。」说着,她开灯往宿舍走。

我急忙拉住她,「彩彩,我们今晚绝对不能住这里!」

我把宿舍这两天发生的事全部给她讲了一遍,包括宿舍里死过人的事,以及今晚上我看到宿舍无缘无故亮着灯的事。

林彩彩虽然觉得离谱,但听到宿舍发生过命案,多少有些忌讳,便很顺从地收拾了东西跟我走。

但很遗憾的是,我们到一楼大门口,发现门已经锁了。

我们又去找了一楼舍管阿姨,阿姨见我们火急火燎的样子,也不敢轻易放我们出去。

「阿姨,我们宿舍有灵异事件,真的不能住!」

舍管阿姨看我一副快哭了的样子,终于松了口:「这样吧,你们先在我这儿住一晚,明天再去找你们导员说明情况。」

阿姨不仅收留了我们,还给我们找了两床被子。

跟舍管阿姨睡在一起,我突然觉得特别安心,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再次醒来,是被一阵嘈杂的笑声吵醒的。

我睁开眼,四周一片漆黑,天还没亮,不知道几点了。

我看到林彩彩的床上,有个人跟她并排坐着,两个人有说有笑的,不知道在聊些什么。

我正猜想会不会是舍管阿姨,这时,我突然意识到,我此时此刻是睡在上铺的。

而舍管阿姨的宿舍,是上下铺那种老式床位。

我、林彩彩还有舍管阿姨都睡在下铺。

我们怎么会跑到上铺的呢……

两人谈笑的声音还在继续,我必须做点什么!

我拼命想起身去开灯,可身体却完全动不了,想大声呼喊,却一丝声音也发不出来,就像被鬼压床了一样。

我听着那嬉笑的声音一直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然后,宿舍突然就安静了。

与此同时,我能动了,我挣扎着起身,打开灯。

发现我根本不在舍管阿姨的宿舍。

我的床单,我的被子,全是原来 613 宿舍的。

我居然还在 613 宿舍里!

而且除了我的床位,其他三张床位,全部都空了……

9

我打开手机相册,原本我和其他三个舍友的四人合照,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这下学校我是再也不敢待了。

我连夜买了火车票,回老家找我姥姥。

我姥姥是村子里有名的神婆,比较懂这些,村子里谁家有个什么疑难杂症解决不了,都会找她看看。

我把事情原原本本讲给她听,她甚至一点也不意外。

「你那三个舍友,应该是被那个女生带到另一个世界去了。」

我不解,「啥叫另一个世界……」

姥姥抽了口烟,「这个我也不清楚,每个世界都不一样,得你自己尝试。」

「姥姥你尝试过?」

她点了点头,「咱家女人,多少都带点这种体质,你妈也出过事,去到另一个世界,差点回不来了,你说的那个投毒的女生,应该是借你的身体,来到咱们的世界,又借你的身体,把你的舍友都带到她那边去了。」

我也是惊呆了,没想到我还有这种体质……

我急忙追问:「那,我那三个舍友,就回不来了吗?」

姥姥指了指我,「你可以去那边亲自把她们带回来。」

「可我怎么去那边啊?」

「闭上眼睛,集中精力,你想过去,就能过去。」

我在老家住了几天,安全感爆棚,但始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我尝试着给那个投毒女生陈亦云的母亲打电话,接电话的,却是她姐姐。

她说她母亲不用这个号了,有什么事可以联系她。

她现在人刚好就在离我老家几十公里开外的县城,我直接打了个车去找她。

她姐姐叫陈亦风,比陈亦云大五岁,如今也 30 多岁了,在县城一家电器公司上班。

我没有把我遇到的事讲给她,一来怕吓着她,二来也不想惹她伤心,只是说我在学校负责档案工作,所以联络到她。

她跟我细细讲述了她们的家庭情况:

「我父母很早就离异了,父亲嗜赌,法院把我俩判给我母亲,但是我母亲也不管我们,我妹妹大学学费都是我打工出的,我妹出事以后,她就出过一次面,就是学校给钱想息事宁人的那次。」

「我跟我妈说,这钱咱不能拿,妹妹会走上极端,学校也有责任的,不能就这么私了!但是我妈不听,只想拿钱走人。」

我一愣,「学校也有责任?」

她点点头,「我妹妹从开学就被她三个舍友霸凌,因为我妹妹穷,努力学习,勤工俭学,就跟她们三个格格不入,经常被她们三个嘲笑戏弄,有一次,还被污蔑偷东西,她们在我妹妹床上倒水,被褥全湿了,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我妹妹晚上哭着给我打电话,我说让她去找导员换宿舍,可是她导员不仅不帮她,还说她性格孤僻不合群。」

我听完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如果这个导员当初能尽职尽责,可能悲剧就不会发生。

「那时候我确实也没钱给她买手机,只能等她用学校公用电话打给我,她最后一次联系我,哭得很伤心,说不想上学了想回家,我挺生气的,说我这个姐姐没上过大学,每天累死累活赚钱供她上学,她才第一学期就想辍学,我在电话里怪她不懂事,我一直都很后悔,如果那时候我接她回来,可能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

她说着说着就哭了,用手去抹眼泪,我看到她手腕上有一道很深的割痕,猜测这位姐姐在妹妹出事之后,一定每天都活在痛苦和悔恨之中吧。

10

我告别了陈亦云的姐姐,连夜回了学校。

我没敢回 613,而是回了 7 号楼 1 楼学长给我安排的宿舍。

我顺着窗户看向 613 的凉台,那里黑着灯,我晾的衣服还挂在外面。

我拉上窗帘,躺在宿舍里,回想起姥姥跟我说的话:

「闭上眼睛,集中精力,你想过去,就能过去……」

我试着按照姥姥说的,闭上眼睛,集中精力,在心中臆想一个根本不存在的所谓「另一个世界」。

尝试了半天,也没个结果,就在我准备放弃的时候,我再次睁开眼睛,发现宿舍突然变得漆黑一片!

我急忙看向窗外,对面 3 号楼整栋楼都是黑的。

我走出宿舍,原本嘈杂的宿舍走道,现如今黑布隆冬,一个人影也没有,安静得让人窒息。

我随便敲了敲旁边宿舍的门,门是锁的,没有任何人回应。

我又跑出宿舍楼,发现马路上也一个人都没有。

整个校园,就像废弃了很久一般。

我下意识地猜测,我应该是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我壮着胆子,来到 3 号楼,门口舍管阿姨的房间空无一人。

我顺着楼梯一层一层往上爬,来到了 613 宿舍。

门是虚掩着的,我轻轻拉开门。

宿舍里没有开灯,黑暗中,除了进门右手边,每个床位下的桌子前,都坐着一个人。

我壮着胆子上前一瞧,她们竟然就是之前消失不见的张艺,戴春妮,和林彩彩!

她们三个一言不发,挺直了身子坐在桌前,对着墙壁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我拍了拍戴春妮的肩膀,「戴戴?」

她像个人偶一般,僵硬地转过脖子,脸上像抹了面粉一样惨白,还泛着阴光,眼睛瞪得老大,像是要把眼睛瞪出来一般,她的嘴咧成一个诡异的弧度,朝我笑……

我吓得往后退,与此同时,张艺和林彩彩也以同样的表情和姿势,扭头看向我。

这时,有人从宿舍洗手间走了出来。

我定眼一瞧,那人正是之前出现在宿舍的披头发女生!

「你是……陈亦云学姐?」

她没有回答我,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我已经被困在这里十年了,实在太孤单了,我不想再被人孤立,不想再被人欺负了,你看,我给自己找了三个新舍友,她们都愿意跟我做朋友。」

我打了个冷战,无奈道:「对不起学姐,我很理解也很同情你的遭遇,可她们是我的舍友,她们原本都有属于自己的人生,她们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你没有权利把她们留在这里,我必须带她们离开。」

说完,我上前去拉戴春妮她们,可是她们就像断了线的风筝,怎么拉,都没有任何反应。

而且她们的身体冰冷得就像刚从停尸房里出来一般。

陈亦云学姐突然不可遏制地大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她脸上的表情愈发狠绝和狰狞。

「你以为,你还走得了吗?

「为什么,我只是想多几个人陪着我,你都不能成全呢?

「凭什么我就活该被人欺负,死了以后还要被困在这个鬼地方?你说,凭什么?」

11

陈亦云看了看戴春妮她们,然后伸出手指头,指向我说:

「我亲爱的舍友们,这个人想破坏我们宿舍的和谐,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不能让她出现在这里,杀了她!」

她说完,戴春妮,林彩彩和张艺三人,就像收到指令的机器人,灵敏地齐刷刷转向我,张牙舞爪地朝我扑来,嘴里还在不断默念着:

「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

戴春妮和张艺一左一右抓住我的胳膊,让我动弹不得,林彩彩从正面,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

「彩彩,松手啊,我是吴迪!你……清醒一下!我是吴迪啊!」

「戴戴,张艺,放开我啊!我是吴迪!」

戴春妮和张艺快把我胳膊给拧断了,林彩彩瘦弱的双手,劲却出奇的大,我感觉随时都要窒息了。

陈亦云站到我面前,得意地对我说:「这就是你多管闲事的下场。」

我绝望地看着她,「你姐姐,肯定不希望看到你变成这样。」

我这句话果然起了作用,陈亦云听到我提起她姐姐,立刻脸色变得紧张起来。

「你见过我姐姐?」

我涨红着脸回答她:「她很自责,没能在你最需要她的时候,为你挺身而出,她很后悔,没能在你向她发出绝望的求救时,给你依靠……」

陈亦云双眼瞬间闪出泪光,「姐姐她,过得好吗?」

我摇了摇头,「她每天都活在自责和悔恨中,你的死是她这辈子的遗憾,她甚至割腕自杀过,想着陪你一起去了……」

陈亦云彻底绷不住,眼泪成串地落了下来,终于蹲在地上,放声大哭。

「我怎么会怪她呢,是我太没用,不能帮她分担压力,姐姐为了供我上学,已经很辛苦了,我还一直给她添麻烦,是我自己没用,我只是……太苦了,她们在我枕头底下藏针,在我水杯里吐痰,在我被子里倒冷水,还把我洗澡的照片发布到网络上……我真的过不下去了……」

她说话间,我感觉我脖子上的力道松了,两边抓我胳膊的人也松开了手。

我一边揉着吃疼的脖子,一边扶起来陈亦云,安慰道:「你和你姐姐都没有错,你们都是在努力为彼此着想,是那些霸凌你的人太坏了,你不该拿她们的错误来惩罚自己,她们根本不配你为她们赔上性命!」

她失魂落魄地看着我,我从她的表情中看出,她心里也知道我说的都是对的。

她又看了看戴春妮她们,向后退了几步,落寞道:「你带她们走吧,我不会再打扰你们。」

「学姐,如果能重来一次,你会不会后悔当初的选择?」

她含着泪朝我点头。

我拉起她的手,「我姥姥说我体质特殊,你当初既然能通过我,来到我们的世界,也许也可以通过我,回到当初那个世界。」

她震惊又不解,「可以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不可以。」

我两只手抓住她的两只手,让她闭上眼睛。

「集中精力,去回想 2008 年,军训刚结束,你的大学生活才刚刚开始,你会遇到一群垃圾舍友,但是别怕她们,勇敢地面对,用你的无视和机智,去打败她们!最艰难的时候,记住你还有一个姐姐,你的姐姐,也同样在为你,努力地活着!」

我感受到她拉着我的手,将我握得更紧,空气中飘来一句若有若无的:

「谢谢你,吴迪。」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眼前的陈亦云学姐,已经消失不见了。

12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把她送回到 2008 年事发前的那个世界,但自从我把三个舍友带回来以后,陈亦云学姐就再也没有在夜间出现过。

而我的三个舍友,就像失忆了一样,完全不记得这几天发生的事了。

我也没有向她们提起过这件事,只当自己也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吧。

我们四个人关系一直很融洽,偶尔有分歧,也都是大吵一架以后,关系反而比以前更亲了。

这种和谐的关系一直维持到毕业以后,我们各自回到家乡就业,依然每天都保持着紧密的联系,群里每天晚上都是消息刷不完。

「吴迪啥时候去上班?」

「下周一正式入职了,在我们老家县城一家国企做文员。」

「不错不错,第一个月工资记得拿出来孝敬我们啊!」

「必须的必须的,见者有份。」

周一上班,人事部的人带我见了我的上级领导,据说是公司的办公室主任。

「陈主任,这是公司新来的同事吴迪,吴迪,这是咱单位办公室主任,也是你的直级上司,陈亦云陈主任。」

我听到这个名字的一瞬间,差点吓出一身冷汗,再抬头看了看这位陈主任。

居然真的是记忆里的那个陈亦云!

只是比当初我见过的陈亦云要成熟干练得多。

她本来伸手要跟我握手,见我反应如此惊讶,有些纳闷,「小吴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她似乎完全没有认出我来。

而且,她的整个状态,都像是个……活人。

可是在我的世界里,陈亦云不是已经死了吗?

「没……就是觉得您特别眼熟。」

这时,旁边的人事突然想起了什么,「哦对了,我记得陈主任也是 A 大毕业的,你们俩还是校友呢。」

陈亦云抿嘴一笑,「是吗?那还真是有缘分。」

回到工位上,我给以前在学校帮过我的那个团委学长发信息,问他还记不记得当初 08 级 3 号楼 613 宿舍投毒事件。

学长给我回信息说:「什么投毒啊?」

他果然不记得了。

中午午休,我特意请我的新领导吃饭。

我刻意问起来当年的事:「陈主任,你当初在 A 大上学的时候,是不是跟宿舍的人闹得不太愉快?」

她很诧异,「你怎么知道?」

我急忙打哈哈,「我有个同乡的姐姐是你们那一届的,她认识你,说你们宿舍的人经常欺负你,她都看不下去了。」

「是吗?她是谁啊?叫什么名字?」

「名字我也忘了……」

她释然一笑,「没什么,都是 10 年前的事了,我都快忘了,确实那几个人对我很差劲,但我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内心特别强大,那段时间就是心里头一直有一个声音,跟我说要坚强起来,无视她们,把她们当不存在,后来我认识了别的系一个女生,她们宿舍正好有空位,我就搬过去住了。」

我欣慰地笑了。

她真的回到了原来的世界。

并且这一次,她没有做傻事。

而正因为她重新做出的正确的决定,导致我生活的世界,也跟着发生了改变……

两个世界,重合了。

她现在看上去是那么强大,那么自信,再不是那个曾经被霸凌到投毒自杀的懦弱女孩了。

「冥冥之中也是自有天意吧,那几个欺负过我的人,下场都挺惨的,一个在校期间怀孕了,被学校发现直接劝退,一个清考都及不了格,最后毕业证都没拿到,还有一个听说是毕业以后工作上得罪了人,被人报复了,现在半身不遂,一直靠父母照顾。」

我一边吃饭一边回应:「这么看,老天还是公平的,恶人自有恶人磨,人还是不能做坏事啊。」

「是啊,老天都看得见的。」

「对了学姐,晚上我请你看电影吧,最近新上了一个悬疑题材的,网评很不错!」

「你刚入职,还是我请你吧。」

【完】

□ 山神庙备案号:YXX1lRBzXwZCYDZ58AzCM1Mb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9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