枉春行

出自专栏《且听凤吟:闺中娇娘不好惹》

我那温润如玉的表哥落水后性情大变,非我不娶。「女人总是要靠男人的,我不娶你,你后半辈子怎么活?」

我是相府嫡女,世家千金,乐于躺平。

他全家获罪,家道中落,无比自信。

1

我表哥被穿越男给穿了。

他全家因为谋反罪差不多死绝,能活下来,还是因为我爹哀求皇上,说他和我有婚约,这才保下他这根独苗。

可没想到,他意外落水,醒来后性情大变。

此刻,他拎着半只烧鹅敲开了丞相府的门,让我爹履行婚约。

真是笑话。

我爹官拜丞相,我哥是第一公子,我姐名震江湖。

我从小锦衣玉食,只要不出幺蛾子,一辈子都能做个快乐的躺平大小姐。

凭什么跟着他受苦受难?

2

「你们别看我现在穷,等我将来有了出息,未必就看得上你女儿。趁现在买我这个潜力股,未来等我发达了,一定不会辜负她!」

穿越男一身布衣,神态却趾高气扬。

听完他的话,我爹的脸色很差,但到底养了十几年的外甥,给了他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你应该知道,你落水之前参加的赏花宴,是你舅母在替你相亲。」

沈璟大手一挥,「那又何妨?表妹是正房,其他女人只是玩玩而已,您放心,我最疼的肯定是表妹。」

我爹再次被气到,「不可理喻,你给我滚。」

沈璟被堵住嘴拉下去,我爹捂着胸口,难过得很,觉得外甥被养歪了,他很对不起姑姑。

我只能不断说着好话安慰他。

3

表哥是议亲之时落水,这亲事,说来也是为了我。

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虽有婚约在身,但彼此并无男女之情。

他一直是我很好很好的哥哥。

乐安公主与我不和,长公主的赏花宴上,她说不过我,便将气出在了共同赴宴的表哥身上。

左一个罪民,右一个不配,将表哥踩到了泥里。

表哥好脾气,还劝我:「我避开便是,你莫要为我争执。」

眼看着他是要忍了这口气。

乐安却不知收敛,拿我俩的婚约讽刺我,说我要嫁给一个废物,这辈子完了。

我下意识看向表哥。

与我的婚约,是他的逆鳞。

他本就觉得这婚约会耽误我,这些年深居简出,就是为了让人忘记他,忘记婚约。

乐安却哪壶不开提哪壶。

表哥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暴怒,他先温和地拍了拍我的手,「没事。」

见我没事,才转身怒视乐安,眼神发冷,「公主金口玉言,理当约束自身。为一时之气,害人名声,不是皇家风范。」

乐安被表哥的逼视震慑,随后恼羞成怒,叫嚣着要把表哥扔出去。

我起身跟她针锋相对,谁也不让,最后双双被长公主镇压。

4

沉默着回到府中,表哥朝我弯腰,深施一礼,「这些年是我误了表妹,表妹与小将军情投意合,不该为了保护我,耽误你们的幸福。放心,今日之事,日后绝不会再发生。」

他的眼神带了孤注一掷的决然。

我心惊肉跳看他离开。

半个月后,娘亲张罗着给表哥相亲,表哥虽然面色寡淡,但全程配合。

表哥比谁都清楚,没了婚约,他性命堪忧。

可为了我,还是要议亲。

表哥虽然无法入仕,但才名在外,在京城里,也有个书画双绝的美名。

他的字画千金难求,但表哥有些文人清高,定了规矩,他的字画,只送,不卖。

他说:「书画悦己,不悦人,何必为外面那群庸人,误了自身心境。」

唯一一次打破坚持,是为了给我准备及笄礼。

他买了字画,给我买了一只镯子,温温柔柔的,祝贺我长大成人,终于能和心上人议亲。

就是这样的好哥哥,竟然被一个普信男穿了。

穿越男来的当天,我连夜去了大相国寺,求那些大师做法。

甚至顾不得可能会被发现自己也是穿越者。

只可惜,那些所谓的大师,谁都没看出来表哥被换了芯。

5

沈璟不愧是普信男,上午被我爹拒绝,下午自信地来攻略我。

「表妹是吧,我有礼物送你。」沈璟一脸施舍地取出一只做工粗糙的发钗,有意无意地把伤痕累累的手在我面前晃了一眼,然后故意藏在身后。

这种拙劣的把戏,以为我是什么没见识的小女生么。

我带着端庄且疏离的笑推开了他想亲手给我簪上的手,后退两步。

「表哥亲手制作的礼物,应该留给表嫂才是,何况我堂堂相府嫡女,怎会用这种粗鄙之物。」

我态度高傲地摸了摸头上姜唯止送来的暖玉簪,坠着极品红珊瑚的坠子。

沈璟只要眼睛不瞎,就能分出高下。

「我喜欢你戴我这个,你头上那个我会帮你处理掉的,女人还是要学会讨男人欢心,你好好学着,以后我也能更喜欢你。」

他看着我的发钗眼睛都直了,自说自话就要拿走,给我换上他那只有几文钱的木头棍。

你别过来啊。

我步步后退,后背贴在了院墙上,他伸手给我来了个壁咚。一撩头发一仰头,鼻孔对着我一收一放。

当时我害怕极了,就怕我冲动之下把他打死。

6

沈璟到底没有被打死。

我的小将军姜唯止一身甲胄,横枪挡在我前面,杀气不客气地朝沈璟涌去,流露一股凶辣的狠意。

沈璟下意识惊惧后退,恼羞成怒,「你谁啊,我跟我媳妇说话有你什么事,知不知道这什么地方,识相地赶紧给我滚蛋。」

姜唯止的长枪重重地磕在地上,我心疼地看着我冬暖夏凉的青石板,姜唯止不赔我个更好的,这事没完。

「我是她未来的丈夫。」姜唯止一脸桀骜将我搂在怀里。

竟然看姜唯止一脸同情,「眼瞎就去治,她明明和我有婚约,对我一往情深,刚刚还学怎么讨好我,你丫的算哪根葱。」

我:呕——

「你们的婚约,」姜唯止嗤笑一声,「京城谁不知道,你沈璟就是靠这个婚约才侥幸捡回来一条命,怎么,你还当真了不成。」

姜唯止边说边低头和我对视,完了,这个心比针眼还小的男人吃醋了。

都怪你,我狠狠瞪了沈璟一眼。

他像得到了什么暗示一样昂首挺胸起来。

「表妹,我就知道你稀罕我,你等着,我这就去叫人,今天一定要让这家伙吃不了兜着走。」

沈璟边说边跑,话说完,连个人影都没了。

7

「人都跑了,还看。」姜唯止凉凉的语气让我浑身一僵。

这么把这位大爷给忘了。

姜唯止反手把我按在墙上,表情危险得很。

「说,怎么回事?他怎么好像鬼上身了?」

不愧是我的心上人,一语中的。

我垂下头,三言两语,告诉他表哥落水后被鬼上了身。

「鬼上身?」姜唯止觉得荒谬,却还是选择相信我,「他要是再来骚扰你,告诉我,我去打他!」

我点了点头,「你不说我也会的,啰唆。」

姜唯止被我气笑了,头越来越低,铺天盖地的吻袭来。

这吻又凶又急,带着姜小将军鲜明的狠厉特色,像是要把我拆吃入腹。

我宛若一叶扁舟,只能牢牢搂住他的脖子,并不客气地回吻。

一走就是半年,我也确实想他了。

我气喘吁吁地靠在他怀里,好奇地询问他的来意。

姜唯止诱敌深入,以少胜多的事迹,被编成了话本子,在京城里被说书人讲了半个月。

今日新帝犒赏功臣,他当首功,该为参加宫宴做准备才是。

「将士们等着发赏金,丞相掌管户部,我来问问,一会儿还得回去亲自发钱,别人我不放心。」

我翻了个白眼,我爹做事,他不放心,还这么大咧咧说出来。

简直欠打。

即便如此,温存片刻后,我还是放走了姜唯止。

他对将士用心,不让他亲眼见到,是安不下心的。

8

宫宴忙完,姜唯止立刻回来陪我了。

「听说状元楼举办了诗会,热闹得很——」我话还没有说完,姜唯止已经乖觉地吩咐下人备车。

讨厌,这副殷勤样,简直没眼看。

状元楼是姜家的产业,即便来得晚了些,包厢也是有的。

姜唯止细心给我剃鱼骨,我看着下边一群书生互相吹捧。

很是无趣,看他们还不如看看我的小将军。

从头打量到脚,姜唯止身上哪哪都匀称,偏偏那双手,圆乎乎,怪可爱的。

「你再看下去,我就忍不住了。」姜唯止面色不变,筷子不停,声音却有些低哑。

我干脆从对面坐到了他旁边,紧贴着他半边身子,「忍不住什么?」

满意地看他耳朵都红透了。

可姜唯止从不是任我调戏的小奶狗,他用一筷子鱼肉堵了我的嘴。

「好吃么?」

我点头。

「那我也尝尝。」

他不断凑近,我以为他要吻我,眼睛都闭上了,结果半晌没有反应,这家伙吃鱼吃得正香。

见我睁眼,还一脸坏笑,「你在想什么?」

我狠狠踩了他一脚,气鼓鼓坐回了对面。

把注意力放回诗会。

咦?沈璟也来了,还被针对了。

9

二楼的拐角暂时被当成了擂台,沈璟站在中央,指着所有人。

「一起上吧。」

这副全不把人放在眼里的高傲,成功激怒了众书生。

我吃下姜唯止递到嘴边的菜,要跟他打赌下边谁会赢。

姜唯止却一脸不屑,「一群酸书生,谁赢都可笑。」

他是武将,文武相轻,瞧不上下面这些也是理所当然。

不过他是不是忘了,我爹也是个文人,还是名声最大的文人。

他个憨批。

我继续看沈璟在下边虐菜。

他站在杜甫,李白,张若虚这些巨人的肩膀上。

一个接一个的书生落败,他得意得面目扭曲。

「这人倒也有些本事。」姜唯止不知什么时候到了我身后。

「那是自然。」沈璟背后的,可是九年义务教育。

姜唯止搂着我腰的手猛的一紧,「他赢了,你好像很骄傲。」

??误会。

我翻了个白眼,故意气他,「沈璟堵了我半个月的门,整个京城估计没人敢娶我,我提前相看……」

话没说完,姜唯止嘴角稍扬:「就算他不堵门,整个京城,也没人敢跟我抢。」

德性。

我吃痛,不想理他,但这话,倒也没错。

及笄到现在,三年的时间里,被姜小将军收拾过的追求者能绕京城一圈。

只有沈璟,这么自信。

10

沈璟在诗会得了头筹。

他把奖励的银子全都拿去办了学堂。

去他那入学,不分贫富贵贱,家里没钱的还会减免学费。

他做了个教书的先生,那些现代教学理念,更是被百姓吹捧。

沈璟名声有了,事业有了。

差个爱情。

我背后一凉。

「小姐,沈璟让他的学生满大街说你是他——未婚妻,您就不怕被小将军知道了出人命吗!」我一时听不出翠竹在担心谁。

我忍痛把热腾腾的芙蓉糕塞给她一块,希望能堵住她的嘴。

这可是姜唯止一大早送来的,我的最爱。

他好不容易回京,正被他爹拘着呢,暂时出不了人命。

「您就知道吃,这要是大小姐在,还不跟小将军一起把他学堂给掀翻。」

确实。

我边吃边点头。

大姐一身武艺,能跟姜唯止打个五五开。

沈璟干的这事一旦被大姐知道,肯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11

万万没想到,姜唯止不会被动摇,但他爹会。

我发帖约他出来踏青,帖子竟被姜老将军退了回来。

他以前可是公开表示过,我是他最中意的儿媳妇人选。

现在怎么回事?

姜唯止比他爹更离谱,大半夜潜入丞相府,就为了砸我砸窗户,叫醒我后更是扛起来就跑。

身后跟了一串拿着火把的下人。

听听那群人在喊什么:「姜小将军,你快把我们丞相府的二小姐放下。」

他们是生怕别人不知道我被姜唯止劫走了。

姜唯止带着我跑遍了京城,这群人也喊遍了京城。

我苦心经营了十几年的名声,就这么废了。

但我不后悔就是了,计划本就是我先点头,才会实施的,姜唯止反对无效。

就在姜唯止回京那天,他不求什么奖赏,只求新帝赐婚。

但将相和,是君王大忌,新帝拿我的婚约堵他的嘴,摆明了要拆散我俩。

现在牺牲一点名声,就能和姜唯止在一起,值了。

等天亮了,我跟姜唯止拉着手,堂而皇之穿过闹市,双双跪在了相府门口。

爹娘和大哥,全都站在门口等着。

姜唯止直接磕了个响头。

「伯父,昨夜是小子孟浪,但我与笙笙真心相爱,求伯父成全。」

我爹配合很给力。

「罢了罢了,既然如此,那我便把笙儿许配给……」

「我不同意。」沈璟脸色难看,踉踉跄跄跑出来。

我怒瞪沈璟身后的下人,不是安排了蒙汗药么,这人怎么来的。

「表妹喜欢的是我,你们那些什么狗屁贞洁名声,全他么封建残余,她是老子女人,老子要定了。」

沈璟这番话让我有些刮目相看,穿越男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

才怪。

下一秒,沈璟扫视我全身,眼里满是狐疑。

「你没跟他真发生啥吧?」

「滚。」姜唯止眼里带了杀气。

我也忍无可忍地让他滚,但沈璟在自信这方面,着实无人能及。

「怕我在这见到,会嫌弃你是不,别怕啊,就算真有啥,我也不会抛弃你的。」沈璟胸脯拍得响,但他藏表情的本事却没修炼到家,微不可察流露出一丝嫌弃。

我爹反应还算快,直接让下人们把沈璟堵住嘴带走,然后亲自扶起姜唯止。

「贤侄啊,事已至此,我这女儿,就交给……」

「且慢——」

糟了。

12

宫中来人传旨,我被赐封郡主,溢美之词写了一大堆。

皇权大过天的时候,名声好坏其实也就是皇家一句话罢了。

这出戏算是白演了。

而且,传旨的公公话里话外透着警告。

「陛下把二小姐当亲妹妹,这才多有安抚,相爷您也得为陛下着想才是,总不能真让二小姐嫁给一个注定没出息的人吧。」

公公说完话还暗示性地看了沈璟一眼,意思很明显,皇帝不追究今天这出戏,但两家如果执意结亲,他就让我履行婚约,嫁给沈璟。

除了沈璟,所有人的脸色都很难看,姜唯止拳头紧握,我怀疑他要冲进宫里打皇帝。

只能按着他的拳头,不停安抚。

新帝也是我表哥。

在他还是太子的时候,我们的关系还是很好的。

他没有玩伴,伴读姜唯止和经常被召进宫的我,是他仅有的朋友。

甚至于,我和姜唯止的感情,都离不开他的撮合。

如今时移世易,他已翻脸无情。

「笙笙,我一定会娶你的,你不要做傻事。」

姜唯止走之前几番嘱咐我,但天地良心,他不犯牛脾气我才谢天谢地呢。

事已至此,我俩的婚事只能暂且搁置,我更是被我爹禁足在家。

看样子,他对我和姜唯止的事,已经不抱希望了。

倒是沈璟,最近混得风生水起。

他的诗词,还有那天相府门口,骂的那句「狗屁的贞洁」,都让他备受青睐。

他流连于青楼画舫,写下一首又一首诗词,招惹了一个又一个女子。

无论是官宦千金,还是商户小姐,都对他情根深种。

偏偏他在外还表现得对我情深不悔,有脍炙人口的情诗为证,没人怀疑他的真心。

一时间,嫁人当嫁沈郎君的说法甚嚣尘上。

沈璟一脸得意地来劝我别再拿乔,

「现在我肯要你就偷着乐吧,除了我,你看谁还会不在意你的名声。」

13

「哪来的野狗敢在我妹妹面前乱吠。」一身红衣,英姿飒爽的大姐拿着剑,大步流星走来。

沈璟被她毫不客气地拎着脖子,扔出我的院子。

我欢快地扑进她怀里,靠山终于回来了。

大姐是听说了那场闹剧,特意赶回来的。

我拉着大姐进了屋,她大刀阔斧地坐在凳子上,掰着个点心吃得正香。

「我要私奔,大姐你得送我出府。」

大姐被点心噎住,「小妹,要不你再考虑一下。」

我摇头,态度坚定。

这段时间,姜唯止频繁出入军营,跟他的部下联系紧密,估计是想造反。

姜家掌管护城军,造反不难,但如今国泰民安,百姓都只能勉强活着,再打起仗来,我和姜唯止都是罪人。

再见面时,是他成婚那天,他端方有礼,成婚的欣喜被表现得恰到好处。

我在宴会上,听着众人对太子的夸赞从「聪慧有礼」,变成「稳成持重」。

太子表哥说,他只是意识到身为储君,有必须背负的子民,很多事,由不得自己。

他说,他放下了。

他说,让我和姜唯止好好的,将来给我们赐婚。

他说,将来要做一个明君。

姜唯止当场拍着胸脯,保证自己一定会勤学苦练,将来替他守土开疆,一定会君臣相得。

然后他们都目光灼灼地看着我。

「我只希望亲朋安康,一生自在。」

那时候,我们三个都很认真地期许着未来。

后来,太子表哥做了明君。

阿止在老一辈人退下之后,终于能够重返战场,饮马蓝山。

而我,想家便回京城,想游玩找阿止,阿止打仗便找大姐,有了孩子后,更是带着孩子一起浪,这一生确实得了自在。

纵有遗憾与波折,但我们终究都能够得偿所愿。

(全文完)

备案号:YXX1GNy0XdOCxd4evbtd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9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