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真千金女配后

出自专栏《觉醒法则:我的满分剧本》

我是真假千金文里的真千金女配。

我的亲生父母找上门来,扔出一张五百万的支票:

「500 万,不要再出现在小宁面前。」

我的养母反手也扔出一张支票。

「十个亿,离我女儿远点。」

1

「女儿,妈终于找到你了!」

谢夫人红着眼眶扑上来,就要将我抱住。

我早有准备地侧过身子,不动声色地后退了几步:

「阿姨,你们认错人了。」

一旁的中年男人此时走了上来,「小宁,我们是你的亲生父母。你出生没多久就被人抱走了,我们找了好多年才终于找到你。」

放屁,你们五年前就发现自己抱错了,只是一直装作不知道而已。

要不是现在你们的宝贝女儿谢诗瑶需要换脏器,你们恐怕永远也不会想起来自己还有个亲生女儿。

我面无表情地点点头,「这样啊,我知道了。」

没想到我反应如此冷淡,谢夫人讪笑了一声,「小宁,你终于找到亲生父母了,难道不高兴吗?」

「瞧您这话说的,」我边说边掏出钥匙,打开了家里的门,「我什么时候找过你们?不是你们现在自己巴巴贴上来的吗?」

谢城俊脸色一沉,「你就这么对爸爸妈妈说话?你养母怎么教的你?」

「不爱听可以选择当聋子,谢谢。」

说完,我不带任何迟疑地走进屋内,反手将他们关在了外面。

2

约莫过了半小时,我估计外面站着的两人应该学好说话的艺术后,才将他们放了进来。

「坐。」我下巴一扬,示意他们在沙发上坐下。

谢城俊面色还是不太好看,但没有再说什么。

谢夫人则又开始抹起了眼泪,「小宁,你不知道这些年我们有多想你。妈妈知道你在这里受苦了,等回去后,你要什么爸爸妈妈都会补偿你……」

我边观看着她的表演,边贴心地递了包纸巾过去,「慢慢哭,不够纸还有。」

谢夫人哽了一下,「小宁,你是不是怪我们没有早点认出你?」

「没这回事。」我大度地摆摆手,「少往自己脸上贴金。」

谢夫人被我堵得一时说不出话来,有些求助般地看向谢城俊。

谢城俊脸上露出一抹成功中年男人特有的自信笑容,「小宁,你可能不知道,A 市有名的诚华公司就是咱家开的。等你回来后,就是我们掌上的明珠,我们谢家的小公主。你想要什么就要什么,再也不用住在这种破房子里了。」

「真的吗?那我想要一艘航空母舰。」

我慢悠悠地抿了口茶,欣赏着对面两人发青的面孔。

气氛有些僵持不下的时候,门忽然被推开了,我妈走了进来。

看到沙发上坐着的两人,她挑了挑眉,坐到了我身旁。

谢城俊立刻调转矛头看向了她,「陈女士你好,我们是小宁的亲生父母,今天是来接她回家的。」

说着拿出一份亲子鉴定报告,又讲了一通出生时护士抱错孩子之类的陈词滥调。

全程我妈都没应声,而是一脸平静地用一种,「哦,所以呢?」的表情看着他们。

谢夫人坐不住了,从一旁的包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支票:

「这五百万是为了感谢陈女士这些年帮我们养大小宁。但相应的,我们希望你收下这些钱之后,不要再出现在小宁面前。」

我冷笑一声,就要从裤兜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一张一亿的支票,狠狠甩在对方脸上。

可下一秒,我妈不动声色地掏出一张支票。

「十个亿,离我女儿远点。」

3

客厅的空气有片刻的凝滞。

我相信在此之前谢家夫妻肯定去调查过我养母,知道她只是一个普通的纺织厂女工人,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钱。

因此,谢城俊冷笑一声道,「陈女士是不是电视看太多了,以为随便搞到张支票,在上面写上一串数字,就真的能领到那么多钱了?」

谢夫人也终于不再装出一副柔弱可怜的样子,拉下脸道,「陈君姝,当初小宁被抱走一事,鬼知道是医院弄错了,还是你心怀不轨故意将我女儿掉包。我们不跟你计较已经够仁慈了,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妈还是一脸平静,「我已经给过你们选择的机会了,既然你们自己把握不住,那就别怪我了。」

随后,她轻咳了一声,门外竟涌进来十几个黑衣大汉,将完全没有搞清情况的谢家夫妇架起来拖了出去。

我看着重新变得空荡的家里,手还卡在裤兜里夹着那张支票,不知道该不该拿出来。

过来好一会,我才咽了咽口水,看向一脸深沉地望着窗外,摆出一副「天凉了,该让谢氏破产了」神情的我妈道,「妈咪,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钱了?」

妈妈深沉地看了我一眼道,「如果我说,你外公家其实是隐世巨富,你妈我刚继承了他的大笔遗产,你信吗?」

4

我信你个大头鬼!

我可是看过全书的人。

原作里真千金陈子宁被哄回谢家后,经历了一番物理意义上的掏心掏肺后,被弃如敝履惨死在了医院里。

而她的养母陈君姝为了替她讨回公道,四处搜集证据,结果反被谢家人设计了一场车祸,紧跟着女儿的后脚就去世了。

如果陈君姝真有一个隐世巨富的娘家,又怎会看着这母女两沦落至此?

更别说,在此之前母女二人过了整整十八年的穷苦日子。

在发现自己穿成书里的陈子宁时,我第一时间就买了张彩票。

我能百分百肯定,这张彩票会中奖。

无他,原作曾经写过,陈母某天在同事的撺掇下买了张彩票,原本她选的数字是可以中头奖的,但因为店员听岔了,才与大奖失之交臂。

书里特地将那串中奖号码写了出来,因此我穿越后第一时间便去买下了那张彩票。

不多不少,也就中了十个亿吧。

拿十分之一打发走谢家人,剩下九个亿够陈君姝母女富足地过好几辈子了。

结果妈咪反手掏出十个亿把我整不会了。

莫非……

我试探着开口道,「你该不会也是穿书的吧?」

妈咪表情一震,「……你也?!」

果然。

经历了一番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认亲环节后,我们对彼此的情况都有了初步的了解。

简单来说,我们都是因为不满作者对真千金女配及其养母剧情安排而在评论区怒骂几千字,结果就莫名其妙穿进了书里。

穿进来前,还有道声音告诉我们,只要能改变女配和她养母的命运,我们就能回到原世界。

我不动声色地将那张支票摆出来,「其实我刚穿过来,就立刻去买了张彩票,中了 10 个亿。」

妈咪唇角一勾,「我也去买了彩票,但我不止买了一次。从半年前穿越过来到现在,除了你中奖的那次,每期我都买了。」

我懵逼,「作者不是只写了一次中奖号码吗?」

「是这样没错。但我发现,也许是因为这个世界的逻辑构成不完整,我按照那组数字去买,居然每期都能中,并且从头到尾没有人觉得这件事不对劲。我管这个叫卡 bug。」

妈咪拍了拍我的脑袋道,「学着点。」

居然还能这么玩!

我眼里闪着小星星,一脸崇拜地看着她,「妈咪!所以你现在有多少钱了?」

妈咪有些不自在地轻咳了一声,「以后没人的时候叫我姐就好了,我穿过来之前连男朋友都还没有呢。」

随后她又有些得意地背靠沙发,慵懒地扬起手指往窗外随意一指,「差不多就是给你一辆超跑,开个三天三夜,都还在咱家的地皮上吧。」

「姐!你就是我的亲姐!」我熊扑上去,在她脸上吧唧了两口。

嘿嘿,这一次,我倒要看看谢家还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5

第二天,我正坐在教室里翻看着刚发下来的卷子,忽然听到有同学喊了一声:

「陈子宁,有学妹找你。」

我抬头望向教室外,映入眼帘的便是女主谢诗瑶那张楚楚可怜的小白花脸。

谢诗瑶和陈子宁虽然同岁,但由于前者体弱多病,留了一级,因此两人一个读高二一个读高三。

在此之前两人从未有交集,这次谢诗瑶特意过来,为的是什么不言自明。

不就是图我的心肝脾肺肾嘛!

我放下卷子,手支着下巴,坐在座位上动也不动。

谢诗瑶在教室门口站了一会,发现我并没有要走过去找她的意思后,便自己走到我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

教室里忽然来了个小学妹,还夸张地鞠了个躬,一时间其他人都投来吃瓜的眼神。

「子宁姐姐,对不起。」谢诗瑶泪眼汪汪地看着我,「我要为先前十八年,占据了你的人生,占据了谢叔叔谢阿姨对你的爱而道歉。我知道你这些年过得很不好,穷困潦倒。而这些苦本应由我来受的,你本来应该众星捧月当谢家的小公主的,都怪我……」

眼看谢诗瑶还要噫呜呜噫下去,我果断打断她,「嗯,好,我原谅你了,还有事吗?」

谢诗瑶哽了一下,显然没想到自己道歉效果竟如此立竿见影。

她顿了一下又继续说下去,「子宁姐姐,如果你真的原谅我,为什么不愿意回谢家?你不知道,爸爸妈妈每天都以泪洗面,他们天天盼着你回家。你是不是介意我住在那里?你要是介意的话我可以搬出来的。你和谢爸爸谢妈妈才是真正的一家人……」

我再次打断她,并温柔地握住谢诗瑶的手,「没事,你继续住着吧,我不介意。」

「那你为什么不回去?」

「我不回谢家主要是因为我嫌贫爱富。」我脸上露出一个诚恳的笑容,「谢家太穷了,养不起我。」

这话一出,不止谢诗瑶,周围的同学脸上也都写满了「你丫别吹了吧」。

也是,毕竟谁都知道,我是单亲家庭,家里只有个当纺织女工的妈妈,能进这所学校全靠优等生学费减免。

而谢家在 A 市也算得上是个有头有脸的家族,谢诗瑶一直是被当成掌上明珠娇宠大的。

谢诗瑶脸上有些僵,显然对我的油盐不进有些不快,又不好表现出来,只能先退一步。

「唉,我知道姐姐你暂时还想不开。没事的,无论你什么时候想回来了,谢家的大门都永远为你敞开。」

说完她便转身要离开。

「慢着。」我悠悠开口道,「谢诗瑶同学,你被开除了。」

谢诗瑶转头疑惑地看向我。

「我刚刚观察过了,你进门的时候先迈的是左脚。违反了学校第一条校规:所有低年级学生进高年级班级教室不得先迈左脚。所以你现在被开除了,可以收拾东西走人了。」

在谢诗瑶不解的眼神中,我再次露出笑容,「哦,对了。忘记说,这学校现在是我家开的了。」

6

谢诗瑶脸上闪过一抹不耐烦的神情,但很快又变回原本温和柔弱的样子。

「子宁姐,你真会开玩笑……」她敷衍地尬笑了两声,转身就打算离开。

「陈子宁你装逼装上瘾了是吧?」

「宝,与其在这边尬演,不如咱还是多刷几张卷子吧。」

「我替人尴尬的毛病又要犯了,话说陈子宁你家不是厂里打工的吗?什么时候转行开学校了?乐。」

高三课程紧张,难得有乐子,班里的同学都摆出了吃瓜的架势。

虽说有个别说话不太好听,但我并不介意。

刚刚谢诗瑶刚进门,我就给校长发了短信,算算时间,他人应该快到了。

果然,谢诗瑶才刚走出去几步,校长便带着几个保安,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

保安手上还提着书包,举着几摞书,看样子是刚收拾完谢诗瑶的座位。

挺有效率的嘛。

我吹了声口哨。

「不是吧?校长怎么过来了?该不会真的是来开除那个小学妹的吧?」

「你想太多了吧?只是巧合而已吧。」

「怎么可能陈子宁刚说完,校长就真来了。」

谢诗瑶眉头皱了一下,但还是露出一个落落大方的笑容,「校长好。」

面对她温柔可人的笑容,校长却直接劈头盖脸地开口道:

「高二三班谢诗瑶同学,你被开除了。」

「什么?」谢诗瑶下意识地扭头看了我一眼,随后又慌乱地看向校长,「您是不是弄错了?我做错什么了?为什么要开除我?」

对于我那个「低年级学生进高年级班级教室不得先迈左脚」的说辞,她显然没当一回事,但我前脚刚说要开除她,后脚校长就来了,显然谢诗瑶有些懵逼了。

不过女主毕竟是女主,很快就镇定下来,「杨校长,您是不是把其他同名同姓的人和我弄混了?虽然我们学校是私立高中,但也不能空口就开除学生吧?如果您真要开除我,至少也要让我知道原因。否则我家里人知道了,肯定会很生气的。」

一番话有条有理,又暗暗搬出了谢家做后盾。

只能说女主不愧是女主,确实有点情商在,否则原作里她也不可能把陈子宁比成渣,让女配的亲人在掏空她的内脏来为女主续命后,还反过来指责女配心思歹毒,不知感激。

不过,这点小心机,在真正的钞能力面前,一文不值。

杨校长早有准备,铁面无私道,「过去的一个学期里,你的成绩一直是年段垫底,所有学科的分数加起来都不够三位数,谢诗瑶同学,你真的有在认真学习吗?」

谢诗瑶蹙起眉头,泫然欲泣,「那是因为我身体一直不好,只能在家调养。校长,我真的有好好学的,但是……」

校长轻轻叹了口气,「其实如果只是成绩差,学校也不至于就要开除你。我们学校虽然重视升学率,但也绝不会歧视差生。但是谢同学你这一个学期的出勤率实在是太低了,平均下来每周只有一天来学校,已经严重违反了校规第三条。如果对这种情况姑息,以后是不是所有学生都可以想来学校就来,不想来就说自己生病了?比成绩更重要的是态度,我们不歧视差生,但绝不能姑息一些学习态度恶劣的人!」

杨校长的神情正气凛然,但我却只想发笑。

校规确实规定了出勤率过低的同学将劝退处理,但原作里,谢诗瑶哪怕好几个月没来上学,校方也从来没想过让她退学。

无他,谢家有钱罢了。

可现在,更有钱的人出手了,学校才终于想起校规这一回事。

谢诗瑶脸上红一块白一块,显然,她也很快理清了中间的利害关系。

她不怎么来上课已经一年多了,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校长忽然要开除自己?

难道……

她看了我一眼,眼神有一瞬间的不敢相信。

「好了,谢同学,东西已经帮你收拾好了,你可以打电话让你家里人来办理退学手续了。」

谢诗瑶拿着手机,神情晦暗不明。

而我只是靠在她耳边轻声道,「所以说,以后进门的时候再也别先迈左脚了,记住了吗?」

7

「我去,那个学妹居然真的被开除了?」

「陈总,你该不会真把学校买下来了吧?」

「蛙趣,你家该不会真是什么隐世富豪吧?」

校长一行人刚离开,我们班的同学就一个个围了上来。

啧,我只觉得有些聒噪,便打了个哈哈,「其实是我早上路过校长室的时候,正好听到她们在谈论要开除学生的事情,所以刚才说出来吓唬她的。没想到校长居然正好过来了,真巧哈。」

这个答复显然比我家是隐世富豪更容易让人接受一点,周围的人跟着感慨了几声后,又开始问起了我和谢诗瑶什么关系。

我转了两圈笔,思考了片刻,将我们之间的关系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

其实这些事本就没什么可隐瞒的,理亏的又不是我。

原作中,陈子宁被谢家父母糊弄,觉得这是家丑不能外扬,便一直遮遮掩掩。

而谢家对外的说法也是暧昧不清,有意误导让人觉得谢诗瑶是他们的亲生女儿,而陈子宁只是养女而已。

谢家的长子谢琛还特意在学校里放出谣言,说陈子宁嫌贫爱富,在被谢家收养后就对自己的亲生母亲不管不顾,让周围的人都认为陈子宁人品有问题,渐渐疏远了她。

在学校里造谣,在家里又各种 PUA 打压,在陈子宁精神崩溃,完全失去自我后,哄骗她为谢诗瑶捐献内脏。

陈子宁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狼心狗肺没良心的人,当场就答应了,结果是她直接死在了手术台上……

这一次重来,我自然不可能重蹈陈子宁的覆辙,我就要明明白白地将谢家的丑陋嘴脸摆到台面上,让所有人都看看狼心狗肺的究竟是谁。

我心平气和地将前因后果原原本本地讲了出来,既不添油加醋,也不愤愤不平。

还没讲完,前桌就直接翻了个白眼,「我去,刚刚看那个学妹走进来喊你姐姐,我还以为是你堂妹或表妹呢,没想到居然就是个鸠占鹊巢的东西,她哪来这么大脸啊?还姐姐妹妹的,宫斗剧看多了吧?哪来的小白莲啊。」

「你亲生爸妈让你回家,然后没把那个女的赶出来?他们怎么想的?该不会想让你和她同住一个屋檐下吧?」同桌一脸无语,「别怪我说话难听啊子宁,你那爸妈要真对你有感情,就不会让那个便宜妹妹跑来找你,这不是纯纯地恶心人吗?她占了你前十几年的人生,难不成还要你心平气和地跟她做姐妹吗?但凡他们在意你的感受,就应该第一时间跟那个假女儿断绝关系。」

看着她们义愤填膺的样子,我只是笑了笑。

是啊,这么简单的道理,怎么原作里女配就是不懂呢?

真正爱你的人,怎么可能完全不在意你的感受,让你跟偷走自己人生的假货共处一室?

也就是陈子宁太过单纯,才会被耍得团团转。

现在

「嗯哼。」我从手术床上爬起,和陈君姝击了个掌,「合作愉快~」

12

没过多久,谢家人的审判结果就出来了。

谢父判了十三年,谢母十年,谢琛六年。

又过了半年左右的时间,谢诗瑶因为没能找到匹配的肾脏,衰竭而死。

在她咽气的那一刻,我和陈君姝都不约而同地出现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仿佛自己的灵魂正在被抽离躯壳,从这个世界剥落一般。

我马上意识到,这是任务完成了,我们终于可以回到原世界了。

虽说这半年里,靠着彩票中奖的钱,我和陈君姝过着纸醉金迷的快乐生活,但也该到了离别的时候了。

「姐妹,我在 s 市,电话号码是 183xxxxxxxx,微信和电话同号,到时候别忘了来找我玩啊!」

在意识被彻底抽离躯壳前,我拼尽全力却陈君姝大喊道。

我看到她同样拼尽全力地朝着我的方向点了点头。

那么,现实世界再见啦,朋友。

(全文完)

备案号:YXX1GNy03k5ixd4evbtd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