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宿舍养丧尸

出自专栏《以爱之名,许你一世如初》

我是丧尸界里的奇葩,别的丧尸变异后,开启无差别自助餐模式,而我偏生丑的不吃。

被咬后,我清醒地穿梭在丧尸潮里,寻觅着末世下我的美男,啊不……美食。

直到看见了南大的校草,陆屿。

嘿,想到生前我没能把他泡到手,真是普天之下大憾。

但现在的我不同了,我可是丧尸头头,这不得对他来个手到擒来、强取豪夺本?

1.

陆屿不愧是曾经被评为南大最酷炫的男人,跑起酷来,没几只丧尸能追得上。

他拎着包一路在学校阶梯、小平台上狂奔,有不少零食从被抓破口子的包里散出来。

士力架、咪咪、巧克力掉了一地。

瞅他这样,应该是寝室里没粮食了,然后他被抽签选中,负责今天来给其他室友带饭。

只不过这次出来,闹了不小动静,半个学校的丧尸都被他吸引来了。

群尸追他的场面,很像世界还正常的时候,那些明星粉丝疯狂追星的场景。

但丧尸这玩意能始终精力充沛,而陆屿是正常人,是会累的。

所以没跑多远,他的速度就慢了下来,有冲在前头的几只丧尸,揪住了他,把他摁在地上上下……其手?还准备亵渎他那鲜嫩的脖颈?

这这……我这仍旧拥有和谐社会思想的丧尸,能忍下如此欺压良家妇男的恶霸行径吗?

铁定不能啊!

我冲过去一把撞飞那几只丧尸,而后揪住视死如归的陆屿,打算代替先前那几只好好享用他。

可是,当我看着身下帅气如旧的陆屿时,多少有点儿下不去嘴。

虽然我如今是丧尸了,但我的胆儿还是有点小,不敢侵犯……咬他。

而许是没等到疼痛降临,陆屿睁开了眼睛。在看到是我后,他明显地错愕了一下。

他伸手轻轻抚摸我的脸,看到我浑浊的大眼睛时,眸光里是一片心疼。

额。

但是!他这样,确定不是在吃丧尸我的豆腐?

就在我白眼一翻,准备咬他脖子、给他点教训时,他突然像是反应过来了似的,连忙塞了一根树枝到我嘴里,把我牙差点给崩了。

他扶我起来。

然后一拳一脚打飞重新围堵过来,企图咬他的丧尸。

只是,他一直没把我松开。

他从包里取出了匕首,利落地扎在一个个丧尸脑袋里,丝毫不见手软。

我傻了。

我怎么给忘了,陆屿是退伍兵,是回到学校里继续读书的。

呜呜,我乖巧地把从嘴里取下的木头,重新含泪咬住。

我知道,他应该是不想杀我,所以才给我塞个木头防止我咬他。

如果我扯下木棍了,他应该也会毫不犹豫扎我一刀。

而后,他拉着我快速穿梭在这校园里。

整个画面诡异得不行。

2.

我被陆屿一路带回了他的男生寝室楼。

男生寝室楼里,除了满墙的血迹,基本看不到丧尸。

有的,也都被关在一个学习活动室里。

陆屿把我带进里头后,关上了门,而后看着「神志不清」的我,用包里藏着的湿纸巾帮我把脸上的血迹都给擦干净了。

我朝他嗷呜一声,他摸摸我的头。

「初枳乖,外面没有可怕的丧尸了,这里很安全。」

我:???

他知不知道我是丧尸啊?

我这浑浊的卡姿兰大眼睛,被毒素吞噬的经脉纹路,跟他闹着玩的?

「不过我室友可能接受不了你,所以你要乖一点,进去后不要吼不要叫。」他拿来绳子捆住我的手,然后带我往二楼走。

进到他们寝室时,我还没吼还没叫呢,陆屿的三个室友已经吼起来了,各个爬树似的飞奔到了床上。

他们怒吼——

「陆屿,你要死啊,带个丧尸回来!」

「陆屿,你这人看上去人模人样的,怎么还有养丧尸癖好呢?」

「陆屿你丫的快把她丢出去,是要吓死谁啊!」

陆屿倒是很淡定,他把我绑在他的……床上,然后就把包里剩余的食物全部丢在了地上。

「我们明天必须得转移了,整个超市就剩下这些了,如果继续待在这里,会死。」

可那些室友比起明天会不会死,更害怕现在的我会不会咬死他们。

他们斥责着陆屿,让他赶快把我一刀嘎了。

这句话,直接触到了陆屿的逆鳞。

他把小刀子往桌子上一戳:「谁敢?」

那时候,宿舍里一片寂静。

谁也不知道陆屿突然抽的什么疯,我睁着浑浊的眼睛,看着站在我面前高大的背影,忽然觉得陆屿又高大了许多。

「她是我女朋友,死了也是。」

嗯?女朋友?陆屿不是没答应跟我在一起吗?

他怎么可以趁着我变成丧尸后,就开始胡诌瞎编,污蔑他自己的清白?

那三个室友没再说话,但眼里看着陆屿的眼神,都像是在说「你疯了,你真的疯了」。

后来,陆屿拿着匕首出门了。

寝室里,就剩下那三个对我虎视眈眈的室友。

他们也不避讳我这只「丧尸」,开始商量——

「要么,把她给嘎了,到时候等陆屿回来,就说她发狂要吃我们,我们情急之下把她给弄死了。」

「但是陆屿要是知道我们动他女朋友,绝对会嘎了我们!」

「所以不能让他知道,到时候我们自己抓破点皮,卖个惨。」

「那好,就这么办。」

听着他们的交谈,我躺在床上闭目休憩。

很快,我就听到细微的脚步声,朝我越来越近。

在胖子室友即将要刀我时,我直接瞪大了眼睛。

胖子室友被吓到,尖叫一声后退了一步,说不敢下手。

我笑了,轻轻一扯就弄断了束缚在我手上的绳子,然后大步朝那三个瑟瑟发抖的男人走去。

3.

陆屿回来后,发现室友从原来的咋咋呼呼,变得异常安静。

他不知道,那三个室友已经让我教训过了。

我轻易把三个男人叠罗汉在自己的脚下,告诉他们,敢打扰我泡陆屿,就把他们送给学校里咬人最疼的丧尸。

变异后,我的体能是常人的五倍之多,连陆屿都能轻易杀死,何况这三个鸡都不敢杀的。

哪怕这三个一开始还打算反抗,但在我差点一脚把胖子踩出内伤后,他们就不敢了。

不过陆屿也没理他们,而是往我面前丢了块肉。

我:……

三个室友:……

陆屿还揉了揉我的脑袋:「枳枳,知道你现在不爱吃别的,只爱吃肉,所以这是我去学校食堂冷柜里翻的猪肉。虽然不太新鲜了,但总比让你吃巧克力好。」

我闭紧门牙装傻,然后继续摊平在床上。

笑话,让我吃又臭又生的猪肉?还不如他发发慈悲心肠,让我咬一口他的胸肌来得舒坦。

但这些,我也只敢想想,也不能表露出来。

因为我怕我一说人话,陆屿会给我一梭子。

其实我不知道为什么陆屿会把我带回来他的宿舍,不过看他这投喂的情况,我怀疑他这是要包养我。

可是正常人谁看见丧尸不是避而远之?唯独他竟然还有这种把丧尸当宠物养的癖好。

难不成是因为在丧尸世界里压抑太久,疯了?

不过,我没能想到晚上就寝时,陆屿能更疯。

他往我嘴里塞了抹布,而后绑了我的手脚,就这么拥着我入睡。

丝毫不介意我是只丑不拉几、随时能要他命的丧尸。

而另外三个正常人,一开始没说什么,但是后来大约睡到三更半夜,他们就各自从床上下来了。

几个人将寝室里还剩下的一些吃食全部打包带走了。

他们走就算了,还在宿舍门外的把手里套了根铁棍。

纵使他们走远了,我还是能听到那几个人暗戳戳的议论声——

「陆屿他自己该死,自己不要命还想连累我们哥仨。」

「可是我们这会出去不好吧,万一碰见丧尸,我们仨是打不过的。」

「陆屿来来回回那么多趟都能安然无恙,我们能比他差吗,都是男人!冲!」

「可是我们就这么把陆屿和他的丧尸女友关在一起,万一他还活着,下次怕是就来揍我们了。」

「放心吧,陆屿那小子要么被饿死,要么被他的丧尸女友吃了,左右活着我们是不会再见了。」

我将他们的讨论听得入迷,所以没有发现陆屿是什么时候醒来的。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陆屿正怔怔地看着我。

随后,他还伸手轻轻碰了碰我手上被我舍友咬的那一口很恐怖的牙印。

「追了我三年,我刚答应你三秒,你就成这模样了。初枳,你还记得我吗?」

4.

他的如黑夜星辰的眼里都是心疼。

而因为他的话,我忽地就想起了我尸化前发生的事。

我和陆屿虽然是同级,但他比我早进南大两年,前两年他去当兵了。

等我进学校那年他才回来,一回来就是做我们的教官。

其他人还对他怕得要命的时候,我已经从他黑漆漆的肤色里头看出了他惊为天人的帅气五官,开始疯狂馋他了。

铁树好不容易开花一次,我自然是要疯狂追求他的。

所以,他说我追了他三年,这确实是事实。

直到一个月前,我室友去实验室喂小白鼠回来后,像是癫痫犯了,口吐白沫。

我用自己的手指堵在她嘴巴里,防止她抽过去咬舌自尽,但自己的手却被她咬得鲜血淋漓。

在看她平息后,我让其他室友留下来照顾她,自己则硬撑着去学校小广场和陆屿告白。

只是告白着,学校就开始骚乱了。

到处是咬人的怪物。

而我晕倒在了陆屿的怀里。

迷迷糊糊的意识里,我抓着陆屿的手被人拉开,我看见陆屿挣扎着被他三个室友带走,离我越来越远。

再之后,我就想不起什么了。

等我再有意识,便是自己躺在地上,周围有不少被军队射杀的丧尸。

我与其他丧尸不一样,我拥有做人时的记忆,而且虽然看见人也想吃,但我下不去嘴。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丧尸,只是我脸上的纹路和瞳孔跟丧尸差不多,而且丧尸将我视为同类不吃我。

所以这也是我在学校里游荡了近一个月,都还坦然活着的原因。

再后来,我发现自己能命令一些丧尸。

合着,生前默默无名的我,死后还成了丧尸头头。

冤孽啊!

这时,我的思绪又回到了陆屿说他答应了我告白的事。

说实话,我真的一点点都不记得。

要是我记得,我变成丧尸时应该是自带微笑脸,而不是现在这只丧里丧气、很丧的尸。

不过……离这么近,陆屿真的好香啊,真的让人好想咬他一口。

我下意识地朝他的脖颈凑近。

真的好想吃他的豆腐啊,他都说了他是我男朋友了,那么浅浅吃一口,也不过分吧?

就在我凑到他脖颈处的时候,陆屿宠溺地看着我:「枳枳,不能咬。」

我用我浑浊的眼睛看他。

他轻笑:「我听广播说,他们在研究疫苗了,好不容易把你从丧尸堆里逮到了,我们在这等等,等到疫苗出来了,你就能痊愈了。」

哟嚯,所以他今天在广场上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不是意外,而是为了吸引我?

不得不说,逮我还是陆屿会。

只是!

我用手指指了指门,嘴里发出咔咔的声音。

陆屿一愣,起身查看寝室,发现那三个室友已经离开,还带走了寝室里最后的一点食物,走前还锁了门。

不过他今天在外跑了一路,过于累了,所以没有发现。

陆屿又走回来,揉了揉我的脑袋:「枳枳还挺聪明的,知道提醒我他们跑了。」

额……这也值得陆屿夸我一句聪明吗?

我怎么觉得,陆屿在把我当小狗养呢?

想到这,我又开始龇牙咧嘴,企图表现我的「凶」,笑话,我可是丧尸诶,是让男男女女见了都闻风丧胆的丧尸诶。

陆屿却以为我饿了,伸手摁住我的脑袋,差点让我咬了自己的舌头。

他给我递了一块口袋里取出来的巧克力:「枳枳,如果你不爱吃臭猪肉,只能吃这个了。」

他亲手拆了,掰下来一块,喂给了我。

可我知道,这是他接下来唯一的食物了,所以我只吃了一块。

嗯……索然无味。

5.

我以为天亮后,陆屿就会想办法出去。

但他没有,他很淡定地运动、做俯卧撑、摆弄收音机。

好似丧尸爆发后,他的活动就是这样了。

从清晨雨幕,到黄昏日落,他淡定得不正常。

就这样,我们在他的寝室里待了两天。

这两天说实话,我不太好过的。

鬼知道在陆屿洗澡的时候,我所剩不多的丧尸脑里想的是在水里清洗的水蜜桃、沾了奶油的樱桃蛋糕、滋滋作响的八块牛排……

妈的!我现在就想冲进浴室里强行霸占陆屿!要让他知道隔空勾引丧尸下场是不会好的!

但我动不了,我还是被陆屿捆在床上,我要是挣脱绳子下去,陆屿说不准会给我一扎匕首。

心累。

不知道过了多久,陆屿重新出来了,他伸手在我脸上一抹。

「枳枳啊,你这怎么还流口水呢。饿了?」他调笑着,只着了下裤就躺上了床。

我觉得陆屿心理变态了,他为什么想不开要在我这只丧尸面前展示出他那么多肉???

就不怕我吃了他吗!

我和他就这么相拥着一直到了深夜。

他看上去睡得很熟。

但我不一样,我睡不着。

我一闭眼,就像是能闻见陆屿血脉里的腥甜味,很想把他脖子咬断,尝一口那热乎乎的血液。

我被他细嫩的脖颈吸引了此刻全部的注意力。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大不了让陆屿也跟我一样做个丧尸。

我潇洒地吐掉嘴里的抹布,而后挣脱束缚我的绳子就要往他脖颈上凑。

这时,陆屿的声音响起了,他说:「枳枳,咬轻点。」

嗯!嗯?

我错愕地看向陆屿,却见他温柔地笑着,眼里没有了求生的欲望。

他苦笑说:「下午广播说,疫苗研究站已经沦陷了,世界没有希望了,我爸妈也都联系不上了。与其饿死,不如让你饱餐一顿,也不用出去被灭尸大队爆头了。」

我强力地把自己从那种想要撕咬他的本能里拉出来,很是不解。

所以,他这是觉得反正都要死,还不如被我咬死?

可我、可我说实在的,并不想让他死。

陆屿要好好活着,他在这末世里好不容易努力活下来的,怎么能死在这寝室里呢。

我伸手摸着他脸颊,试图说出完整的句子:「鱼鱼……活、活下去。」

陆屿惊愕地睁大了眼睛。

这时候,广播滋滋地响起,很快一条播报响起——

「军方预计明日清晨六点,在风行市投下燃烧弹,全面进行对丧尸的消杀,还请存活下来的公民继续努力活下去,胜利的希望就在眼前。」

陆屿一动不动。

我使劲推了推他,他也没有任何动作。

我怒了,直接从床上翻身而下。

这时,陆屿握紧了我的手,蹙眉疑惑:「枳枳,你?」

我甩开他的手,一脚踹向宿舍门。

宿舍门轰然倒塌,还裂开了一条缝。

陆屿从床上起来,看了看我,又看了那条缝。

我咔咔出声,走过去抓起他的手,又指了指外面:「去……」

而他见我这样,眼里的光总算回来了些,他回去收拾自己的包,重新跟我踏上了逃生之路。

6.

离开南大的时候,我和陆屿遇上了他的三个室友。

嗯……

恶人自有恶人磨。

那三个人室友如今都已经成了丧尸里的一员,在这学校里终日游荡。

我朝他们龇牙了下,于是周围的老丧尸们将那三只死死围住并开始狂殴。

是的,我在这短短一个月和许多丧尸打好了关系,有不少跟我一样保留人类思想的丧尸,还挺帮我的。

这一个月我没饿死,也是因为它们去觅食的时候,会叫我去附近的超市里搜吃的。

我带陆屿一路狂奔离开。

虽然也有狂暴丧尸想吃陆屿,但都被我一脚踹飞开去。

呵,我的男人,只能我来吃!

不过陆屿显然没有尸化的我这么傻,他知道光靠我们两条腿是出不去的,于是在路上找了一辆车。

后来我们一车一人一丧尸,开启了漫漫的逃亡之旅。

为了防止我心里头时不时升腾起想吃掉陆屿的念头,我还拿了个厚口罩给自己戴上,还在脑后打了死结。

陆屿见了,笑说:「我呢,你想吃就吃,大不了陪你做丧尸,这打打杀杀的日子,我实在过够了。以后等我变成丧尸,还能让你罩着我。」

我回了他两个字:「咔咔(好的)。」

后来,陆屿带我去隔壁市找他的爸妈。

比起南市,这里显然没有那么惨烈。

街上散落了一街道的宣传海报,大意是这个街区的人都在最早一批撤离了。

如果还有人活着,可以一路向西,在一块旷野处用能用的东西标出 SOS,政府看到了,会派军队来接。

随即,陆屿又带我去了那个旷野。

我们在地上用红油漆泼了 SOS。

第二天军队来了,但在看到他身边不太正常的我时,也就没有接走陆屿。

在新基地醒来后,我和陆屿被当作了观察实验对象。

每天不是打针就是吃药。

好在,我和陆屿被关在一起,倒也不算什么痛苦。

我以为那次军方开枪后,我和他是一起死了。

谁知道,是给我和陆屿打了疫苗。

疫苗药效过后,我和陆屿都没事了,而从我俩身上研制出的抗体,也被派去全国通用。

大约一个月后,我和陆屿顺利出院。

还搬进了世外桃源里的一间公寓。

说实话,变回人类,我还是不太能适应,以前弄伤手我都没什么感觉,现在切菜割伤手,我都嗷嗷叫。

不过这时,陆屿都会过来帮我处理。

看着眼前这个坚定地跟我经历过那么多的男人,我忽然关了室内的灯,凑到他脖颈处,轻声对他说:「陆屿,怎么办,我的丧尸基因好像没处理干净,很想咬你诶?」

耳边传来他了然的轻笑,他在我耳边回复:「都说了,我这个人呢,你想咬就咬。」

(完)

作者署名:雨小姜

备案号:YXX1rMmRwEjFYK1rMKSJ4Zj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6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