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香妃

出自专栏《喜欢你时,世界好甜》

我有一个奇怪的体质,一流汗,我身上就会散发出当天吃东西的味道。

大学军训第一天,我成功将隔壁的校草迷晕在我的迷彩裤下。

第二天,教官和校草追着我满操场跑,要我将东西交出来。

1

我的体质很神奇,无论吃什么,一个半小时后,身上就会散发出吃的东西的气味。

喝花茶,身上会散发出花香;

吃水果,会散发果香;

当然,吃臭豆腐,也会发出恶臭……

这个体质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很多麻烦。

「救命!谁在喝牛奶?」

「怎么奶味这么重?」

我低着头,垂下的发丝挡住通红的耳朵。

今天是军训第一天,为了给大家留下一个好印象。

我早上就只喝了一杯牛奶,吃了一小口生煎包。

没想到还是有味道。

我将外套紧紧裹在身上,生怕被人发现味道是从我身上发出来的。

「哔——」随着一声哨响,上午的训练终于结束了。

我松了口气,等人都走完了,赶紧将身上汗湿的外套脱下来。

三四十多度的气温,我身上所有衣服都已经湿透了。

浓郁的奶香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啧,小奶娃。」一道怪里怪气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

我脸色一僵,回头看去,是这几天在新生群很火的一个帅哥。

他叼着一个棒棒糖,正不停地耸着鼻子闻着什么。

「你这是喝了多少奶,奶味这么重?」

他咂了咂嘴,「还是草莓味的。」

我的脸瞬间通红,这个人,是狗鼻子吗!

我没理他,抱着衣服赶紧跑了。

食堂里,我看着面前的窗口,葱烧肥肠,孜然羊肉……口水流了一地。

我吞了吞口水,「阿姨,我要一碗南瓜粥。」

唉,我可不想下午被人问,哪里来的羊骚味。

吃完饭,回到操场训练,一眼就看到上午那个帅哥,他一脸欲言又止地看着我。

我面无表情地将外套拉到嘴巴下。

顶着三四十度的高温,站了四十多分钟的军姿,我身上汗如雨下。

很快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奶味,隐约夹杂着清甜的南瓜味。

吓得我赶紧捂住衣服下摆,生怕味道飘出去。

「同学,能卖点奶给我吗?」

一股带着草莓味的气息抚过我的后脖颈。

汗毛瞬间竖起,我转过头被一张高清放大的帅脸暴击。

「你你你变态啊!」我红着脸后退几步,「我没有!」

他皱着眉,一脸你骗我的模样,「同学,不要这么小气,好东西应该大家一起分享!」

我欲哭无泪,「我身上真的没有牛奶!」

他一脸你就骗我吧,「我都闻到……」

「干什么呢!你们两个!」一声呵斥从前方传来。

教官走过来,「你们两个出列!给我在太阳底下站半个小时!」

听到这话我狠狠地瞪他一眼,欲哭无泪,完蛋了!

烈日下,我和牧野并排站在操场中间,接受众人目光的洗礼。

我难堪地低下头。

旁边的牧野一脸无所谓,撇了撇嘴。

「喂,小奶娃,这么热的天,你怎么还穿外套啊。」

我没理他。

「喂,你怎么不理我?」趁着教官转身,他悄悄朝我靠近。

「喂,奶娃娃,你就卖我一瓶奶嘛!」

「你们两个干吗呢!罚站还不安分!给我出去跑两圈!」教官走过来大声吼道。

整个操场的目光随着吼声都朝我看来,我委屈地低下头,朝着跑道跑去。

「欸!奶娃娃等等我!」

牧野追了上来,脑袋凑到我面前。

「靠,你不会哭了吧!」

「别啊,我不是故意的……」

我红着眼瞅他一眼,脚下加快速度。

都怪他,非说我身上藏了牛奶!这下好了,还连累我罚跑。

「我错了,我不找你要奶了。」他加速几步,倒着跑。

我不想理他,绕到另一边。

「你说你这个奶娃娃,人看着小小的,没想到脾气还吊吊的啊!」

他在口袋里掏了掏,递了个棒棒糖给我。

「别气了,给你糖。」

「哼」我冷哼一声,绕开他跑了。

「诶,你这个奶娃娃……」

「砰──」

话没说完,身后突然传来砰的一声。

我转身一看,看见他倒在地上。

「啊!你怎么了!」我吓得连忙跑回去,晃了晃他。

还是没有动。

「啊!死人了!」我尖叫出声。

教官闻讯赶来,一脸凝重地探了探他的鼻息,然后迅速抱起他朝医务室跑去。

一路上,我满脑子都是「一高校男子在酷暑下跑步猝死在操场」的新闻标题。

帅哥躺在医务室的病床上,脸色惨白,呼吸若有若无。

我眼含热泪地握着他的手,「同学,你要撑住!我们的大好人生才刚刚开始!」

「我……」

「什么?」我擦擦眼泪,凑近他的嘴边,想听听他在说什么。

「给我……奶……」

「啥?」我震惊不已,「同学!你都快死了!还想着耍流氓!」

「快,给我奶……」他颤巍巍地朝我伸出手。

还没等我感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医生就过来了。

「什么快死了,他只是低血糖。」

「啊……呵呵呵……原来是低血糖啊……」我尴尬地挠挠头。

不得已,我从怀里掏出一瓶奶。

「同学你早说你低血糖啊。」我拆开吸管递给他。

「不过你的鼻子可真灵,我都藏到口袋里了,你还能闻见。」

他侧过头,就着我的手,用力地喝了几大口。

脸上享受的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干什么猥琐的事。

「哎——就是这个味,想了我一早上了。」

喝完奶的帅哥体力都恢复了不少,都有力气开始吐槽我了。

「你个奶娃娃,哪里买的牛奶,怎么这么好喝呢?」

「不过,感觉好像没我上午闻到的那么香啊……」

我眼神闪了闪,梗着脖子道:「哪有!就是一样的!我上午喝的就是这个!」

2

第二天,我看着手机上显示的红色高温预警欲哭无泪。

这种温度,我再穿外套,可能真的会中暑。

我去食堂吃了碗牛肉粉,再抱着我的两升超大容量的水壶来到操场。

在军训开始之前,我一口气灌了半壶。

这下应该不会有味道了吧。

水壶里是我从昨晚就开始泡的加浓版茉莉花茶。

「啧,奶娃娃今天不喝奶改喝花茶了?」牧野叼着根棒棒糖走过来。

我扭过头去没有理他,这个狗男人,昨天把我带去军训喝的牛奶全都搜刮走了。

害得我今天只能泡茶喝。

今天的军训内容是学习军体拳。

我同手同脚,左脚绊右脚摔了好几次。

牧野站在我身后,不停地嘲笑我。

「哈哈,你果然是个小脑没发育完全的奶娃娃。」

我摔坐在地上,看见他正喝着我买的牛奶,气得从地上弹起来,想踹他一脚。

没想到刚伸出脚,就被他用一个手指抵住额头。

我气得手脚并用,但无论怎么往前伸往前踹,就是差那么一点碰上他。

「哈哈哈哈!奶娃娃你来啊!你来啊!」

「我就站在这里,你来打我啊!」

牧野嚣张地掐住我的丸子头捏了捏。

「啊啊啊!」我气得跳脚,脑子一热,一弯腰躲过他的魔手,反手蹿到他的背上,死死地箍住他的脖子,用尽吃奶的力气收紧。

「你再叫我奶娃娃!你才是奶娃娃!你全家都是奶娃娃!」

「咳咳——我错了……」牧野一张俊脸被我勒得通红。

「哼!」听到他求饶,我才松开手放开他。

回到位置上,跟着前面的领队练习军体拳。

「喂,奶……咳咳,肖同学。」牧野突然凑近我,鼻子在我头上嗅了嗅。

「干吗?」我防备地盯着他。

「你有没有闻到一股牛肉汤的味道?」

我倒吸一口凉气,瞬间弹射出去,离他十米远。

「哪,哪有!你闻错了!」

完蛋了,早知道就不吃那么多牛肉粉了。

牧野走过来,狐疑地盯着我,「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他朝我逼近,「你怎么看起来一副心虚的样子?」

「我,我,」我扭过头不敢直视他,「哪有……」

牧野越走越近,直至我的背碰到墙,退无可退。

他一只手撑在我背后的墙上,低下头,从头顶的丸子头,一路嗅到我通红的脸颊边。

我甚至能感觉到他的呼吸拂过我耳朵,痒痒的。

「你是不是……」

「背着我……」

3

「喏,就是这家了。」我指着对面的面馆。

牧野狐疑地看着这家门可罗雀的面馆,「你确定是这家?」

我点头,「对啊,我早上就只吃了这个,你快去吃吧,我走了!」

说完我就赶紧跑了。

早上牧野非说我背着他偷吃好吃的,没办法我只能带他来这里了。

也不知他的鼻子怎么长的,跟狗鼻子一样。

无论我捂得多么严实,他都能闻到。

回到寝室后,我开始收拾行李。

上午教官通知,我们下午要出发去训练基地开展更专业的训练。

据说要住半个月呢!

下午一点半,我拖着行李箱,背着硕大无比的书包,跟随大部队来到操场集合。

我在行李箱里放了满满一箱子茶包牛奶等,各式各样散发着好闻清香的食物,以确保未来半个月我不会发出什么奇怪的味道。

可是没想到,到达基地后,听到教官说的话,我彻底傻眼了。

「同学们!我们来这里不是来享受的!」

「你看看你们带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教官指着地上打开的行李箱吼道:「零食、水果、面膜,这都算了,吹风机、泡脚桶?

「怎么的!打算来这度假养老啊!

「所有人的行李箱都不准带进基地!」

另一个教官端着一个脸盆过来放在桌上。

「你们在基地所有的生活必需品,将由基地统一发放。」

「除了药品和内衣裤,任何东西都不允许带进基地!」

听到这话,人群里一片哗然。

我的心一凉,这下完蛋了!

打开行李箱,我努力搜寻看看有没有什么能藏起来带进去的。

「啧啧啧,看不出来啊,你一米五的个子竟然能吃这么多东西。」

我回头一看,牧野叼着根棒棒糖,正在打量我箱子里的东西。

「你才一米五!我明明有 162.5!」

瞪了他一眼,看着马上就要到我面前的教官,我心里慌张得不行。

最后我在背包里找到几包健胃消食片,山楂味的,还有半瓶软糖褪黑素,勉强算药物。

教官看了我一眼,勉强让我过关了。

我心若死灰地排队领生活用品,心想接下来的这半个月我该怎么度过。

没想到更可怕的在后面。

找到分配的宿舍后,我刚放好领到的生活用品,就听见门外传来一阵喧哗。

我好奇地朝着门外走去。

「啊!这怎么办!」

「这怎么连个帘子都没有啊!」

「这怎么洗啊!」

我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我走到人群聚集地往里探头一看。

一百多平的超大澡堂。

相当空旷,不要说门了,连块布都没有。

已经能想象到大家坦诚相见的画面了。

这下惨了,偷偷洗澡的方案也行不通了。

到了饭点,我跟随大部队来到基地食堂。

好在食堂的菜相当丰富。

鸡鸭鱼海鲜等应有尽有,让我受伤的心灵得到些许的安慰。

我打了些气味不大的菜,白切鸡西兰花白灼虾之类的。

坐在桌上一边吃,一边想未来的这半个月我要怎么度过。

健胃消食片的数量太少了,掩盖不住饭菜的味道,褪黑素白天也不适合吃。

「诶?你怎么就吃这么些玩意?」

牧野端着堆成山的餐盘放到我对面。

「这里的红烧肉和铁板肥肠都很不错,要不要分点给你?」说着就要夹给我。

我立刻护着餐盘,「不了不了,我吃不下。」

我看着他盘子里堆得都快溢出来的饭,有点疑惑,「你每天都吃这么多,怎么还会低血糖?」

牧野瞥我一眼,「天生的,我有什么办法。」

晚上到了洗澡的时间,我坐在寝室里,和其他三个室友面面相觑。

「走吗?」

「走吧……」

「都是女的,你有的东西大家都有。」

我低头看看自己,「也不一定大家都有……」

最后,大家一起端着洗脸盆走到澡堂门口。

里面已经有许多北方的豪爽姐妹开洗了,甚至拿着搓澡巾在互相搓背。

「来啊集美们!有啥好害羞的啊!」

「嘿嘿嘿!快来让姐姐我看看这曼妙的身姿。」

我红着脸,找了个人比较少的角落,路过有人的淋浴头时,不小心瞥见几处惊心动魄的风景。

羞得我赶紧目视前方心无杂念。

好羡慕啊!

4

第二天一早,我站在食堂打菜的橱柜面前,看着面前的大肉包,炸酱面、羊肉粉,陷入沉思。

据说今天的训练量很大,不吃的话可能会像牧野那天一样晕倒在训练场。

没办法我只好吃了碗炸酱面,又灌了一大杯牛奶。

有一说一,炸酱面怎么这么好吃!到操场训练的时候,我差点撑得走不动道。

今天的气温格外高,站在树荫下,没一会儿就出汗了。

我低头闻了闻,已经开始有点味道了。

依然是奶味,没办法,食堂里正常味道的东西就这一个。

按照身高站位,我站在女生第一排第一个。

男生的队伍就在我的右手边。

早上训练第一件事就是跑 1000 米。

虽然我站在第一排,但是我的体力非常差,没一会儿我就落在了队伍后面。

站在队尾也有个好处,我终于不用遮遮掩掩,害怕别人闻到我身上的味道。

但还没等我开心一会儿,从另一个方向出发的男生队伍也赶上了我。

我被男生的队伍夹在中间,在与他们擦肩而过的过程中,我被几个男生用力撞了撞。

我踉跄了几步,抬头看见有几个男生回头望了我几眼,指着我说了什么。

其中一个带着耳钉的男生指了指自己的胸,朝我露出不怀好意的笑。

我连忙低头看了看,基地发的衣服是深绿色的迷彩短袖,并没有什么异常。

正在思考刚才那男生的笑是什么意思时,我又被人撞了撞。

一双手拉住差点摔倒的我。

「哟,奶娃娃,你这也太弱了吧!」牧野跑到我前面。

我气得冲上前踹了他两脚,「不要这么叫我!还有,关你屁事!」

后来的训练中,我总感觉有人在背后看我。

是那种不怀好意的视线,让我背后直发毛。

我回头一看,看见身后男生的队伍中,那个刚才撞了我的戴耳钉的男生正看着我,朝我挑了挑嘴角,张口说了句什么。

我仔细分辨他的口型:「奶娃娃,等我」。

一股强烈的不适感侵袭了我,我害怕地往旁边的室友靠了靠。

牧野叫我奶娃娃的时候,我虽然也不喜欢,但我能感觉到他只是偶尔犯贱。

但这个戴耳钉的男生不一样,我在他的眼中感受到了恶意。

联想到他刚才的举动,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训练结束,我拉着室友们,紧紧跟在教官身后一起去食堂。

光天化日的,教官都在,就算那个男生想干什么,也不敢选这个时候吧。

果然,那几个男生端着餐盘过来,看见教官就坐在我们身后,朝我笑了笑就走了。

我松了口气。

吃完后,我拿着洗漱用品准备去澡堂冲一下。

女生澡堂需要经过男寝,路过男寝快走到澡堂门口时,我总感觉有人在背后跟着。

但一转头又什么都没有。

可能是我想多了吧。

中午澡堂里没什么人,我终于可以不用遮遮掩掩,痛快地洗个澡。

洗到一半,我突然听到门外传来响声。

我关住花洒,喊了声:「谁啊?」

没人回答。

我心里有点不安,但是顶着满脑袋的泡泡,也没办法。

我迅速将身上的泡泡冲干净,开始穿衣服。

传到一半,又听到门外传来一阵嘈杂声。

而且声音离浴室越来越近。

我慌乱起来,加快了穿衣服的速度。

刚穿好衣服,就听见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

「砰——」

一声巨响。

「啊——」

伴随着一阵哀号。

两个男人突然冲进浴室。

5

「啊!」我尖叫出声。

看着倒在地上的两个男人厮打起来。

仔细一看,其中一个男人不就是牧野吗!

另一个男的,这个耳钉……

是上午那个撞我的男生!

牧野骑在p>陈萧和张严也被抓了起来。

后来我才知道,陈萧知道我的聚会位置,还是张丽告诉他的。

陈萧和张严他们两个是惯犯,之前上学时,就经常诱骗身上带有少女体香的女孩子。

之前出过一次事,但是陈萧被及时送出国了。

这次被找到满屋子的证据,他再也没办法逃脱,要把牢底坐穿了。

张丽也因为这件事被处分记过了。

而牧野现在成了我的专属「小弟助理」,每天跟我到处拍照。

不过这个小弟每天都对我的一日三餐「指手画脚」

「肖甜甜!说了多少次了!不准在我不在的时候偷喝牛奶!」

我趁他没过来,一口气把剩下的牛奶喝完。

「那你在的话,我可以喝吗?」

牧野过来搂住我,「我在的话,你吃榴梿都可以!」

我嘿嘿一笑,「这可是你说的!」

然后将藏在背后的榴梿拿了出来。

「啊!好臭啊!肖甜甜!你今天是个臭娃娃!」

【完】

□ 针不戳

备案号:YXX1RZ50D22tOZzy0ONU3BL9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