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布洛芬

出自专栏《摆烂后,我突然一夜爆红了》

我阳了,浑身疼痛,想起妹妹有十盒布洛芬。

妹妹很久后才给我回消息:

「虽然是用你的钱买的,这时候想要回去了?」

「朋友同事都不愿意分你点吗?」

「把钱转给你就是了,切。」

后来,她流落街头,求我给她一个住的地方。

1

妹妹经常大姨妈疼,要靠布洛芬止痛。

上次吃饭时,她抱怨每个月工资太少,又刚刚交了房租,手头就剩下吃饭的钱了。

我说:「身体重要,你去买吧,钱我给你报销。」

她立刻去了对面的药店。

看着她提出来十盒布洛芬,我扯了扯嘴角:

「用得着买这么多吗?」

她笑嘻嘻地耸耸肩:

「反正我有个好姐姐,会给我报销。」

2

没想到她囤的布洛芬,现在成了香饽饽。

我不幸中招,高烧 39.4 度,浑身疼得像遭受了满清十大酷刑。

药店里的布洛芬被抢购一空,网上也没有货,而且这时候快递也不一定能发过来。

这时候我想到了妹妹手里的药。

我甚至提前想好,要叮嘱她骑电动车过来,不要打车或坐公交,把药放在门口就行,做好防护,避免接触。

迷迷糊糊睡了两觉,我才等来妹妹的消息。

郑婉滢:「不就花了你一点钱,你不会这时候想要回去吧?」

我:「我要一盒就行。」

郑婉滢:「朋友同事都不愿意分你点吗?虽然我没阳,也得留着以防万一。」

看到这里我气得手抖,嘶哑着嗓子语音骂了回去:

「十盒布洛芬,你留着当饭吃呢!」

她接着发来好几条语音,声音是一贯的清脆甜美。

「姐姐,我不像你一个人住,还有两个室友呢,万一她们阳了我得先给她们吧?」

「把钱转给你就是了,切。」

一笔转账待接收,还给抹了零头。

我蜷缩在破旧的出租屋里,感觉自己快死了。

3

郑婉滢比我小七岁。

我们家在农村,我中考那年,爸爸妈妈突然在某个晚上吵得很凶,把家里的电视机都给砸了,惊动了睡熟的街坊邻居。

郑婉滢吓得嚎啕大哭,我劝不了爸妈,只能抱着妹妹远远躲着。

第二天妈妈就不见了,再也没回来过。

用邻居的话说是……跑了。

爸爸坐在台阶上,猩红着眼睛,无助地望着家里的一片狼藉。

「爸爸,妈妈去哪里了?」

郑婉滢扯扯爸爸的衣角。

爸爸看到郑婉滢的脸后,神色突然大变,转身从厨房里抄出菜刀就往她身上砍:「老子砍了你这个小杂种!」

郑婉滢惊叫着连忙躲到我身后。

其实我也害怕极了,但我是姐姐,再害怕也得豁出去挡在她身前。

我哭着说:「爸爸,别杀我们,妈妈会回来的……」

爸爸的神色一下子僵住,手上的菜刀「哐当」坠地,一把将我抱过去。

「孩子,你妈去找别人了,以后咱们两个相依为命。」

「还有妹妹……」

「她不是你妹妹。」爸爸偏过头去,恶狠狠对郑婉滢说:「这里不是你的家了,给我滚出去。」

郑婉滢被这么一吓,哭得更厉害了。

我明白了。

郑婉滢不是爸爸的女儿,是妈妈跟别的男人的孩子。

但她还是我的妹妹啊……

她才九岁,什么都不懂,妈妈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她如果被赶出去,根本活不下去。

但是爸爸执意不要她,我只好跟妹妹一起走。

数九寒天里,雨水夹着雪花落下,街上连个人影都没有。

郑婉滢冻得两腮通红,我只好把外衣脱下来套在她身上,然后抱着她取暖。

爸爸出来骂我好几次。

我异常执拗,要回一起回,要走一起走。

就这样,郑婉滢和我一起回去了。

4

郑婉滢在家里的处境很不好。

爸爸不给她交学费,我跪下来求他,让妹妹读完初中。

爸爸不给她买东西,郑婉滢只能穿我的旧衣服,用我的旧书包。

郑婉滢数学不好,我就耐心地一点点地教她。

郑婉滢被同学欺负,正好她的班主任是曾经教过我的老师,我就拜托老师多照顾她一下。

我把零花钱省下来,偷偷塞给郑婉滢。

后来,郑婉滢考上了县里的高中,爸爸无论如何都不肯给她出学费了。

幸好,那时候我已经上大学了。

郑婉滢不愿意住在家里,我把奖学金和勤工俭学的钱全都打到妹妹卡上,硬是让她读完了寄宿制高中,顺利考上大学。

我逢人就吹,我培养了一个大学生。

因为这不可分割的血缘关系,因为从小长大的情谊,因为她的可怜无助,为她付出竟成了一种习惯。

我从没想过,她会不会把我对她的好记在心里,将来报答我。

姐妹一体,谈什么报答呢?

我昏昏沉沉地睡着,以为自己睡了很久,醒来发现天还是亮的,居然才过了两个小时。

身上的汗已经濡湿了被褥。

已经一整天没吃东西了,但是也不想吃,疼得抓狂。

每痛一分,对郑婉滢的失望便深一分。

不知道如果我就这样死了,她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我暗下决心,以后再也不要对她好了。

她不值得,她不配!

正想着,接到同事姐姐的电话:

「小羽,听说你也阳了啊,我想着你自己住,没人照顾,我家正好有点药,你发个地址,我给你送过去。」

半小时后,我拿到了门口的大包裹。

退烧药和感冒药各一盒,布洛芬半盒,还有很多水果和速食食品。

同事姐姐还特意发消息解释:

「家里只有两盒布洛芬,我家里人多点,给你半盒别嫌弃哈。」

我捂在被子里哇哇大哭。

5

一星期后,我「阳康」了,顺便减肥八斤。

郑婉滢跟能掐会算似的,突然给我发消息:

「姐姐,你好了吗?我很担心你。」

我嗤笑一声,没有急着回复。

上次聊天记录还停留在我问她借药的那天,整整一星期,她没有关心过我一句。

再往上翻,发现基本是我找她的多,跟她分享我的喜怒哀乐,叮嘱她好好照顾自己之类。

一般我说好几句,她才「嗯」一下,或者发个敷衍的表情包。

这种感觉怎么形容呢,就像是……舔狗和女神的聊天。

而她几乎不主动找我。

为数不多的几次找我,分别是要钱,问我要公司发的电影票,以及拼夕夕砍价。

很多事早已昭然若揭,而我后知后觉。

不知道她这次找我,是哪种情况呢?

我纯属好奇,敲出一个问号。

郑婉滢立马打电话过来了,带着哭腔:

「姐姐,我们公司要裁员了,要裁撤一半的员工……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工作,现在这经济形势上哪儿找新工作,你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你不是跟我们老板很熟吗?」

哦,对了,她的工作是我帮忙找的。

她的老板原来是我公司的同事,跟我同一个办公室,我帮过他很多忙。

去年他辞职出去单干,一直想把我挖走。

我不想换工作,多次婉言拒绝,今年郑婉滢毕业,我就把她介绍过去了。

我面无表情地听完了郑婉滢的哭诉,缓缓勾起唇角,用惯用的语气,温柔道:

「放心吧,婉滢,我这就给葛老板打电话。」

电话接通的那刻起,葛老板立马来了顿哭诉,道:

「说实话啊,你那妹妹实在是不踏实,整天跟同事宣扬她姐跟我是朋友,连部门经理的话都不听……」

「既然你电话打我这里了,我不能不给你面子,你好好说说她。再就是她的工资得降点,现在中小企业难干啊……」

「不用。」我打断道:「请您一定要辞退她。」

6

郑婉滢接到裁员通知后,疯了一样地给我打电话、发消息。

我电话不接、消息不回,她索性到公司门口堵我。

她穿着新买的小短裙和光腿神器,搭配卫衣和长筒靴,看起来天真烂漫。

「姐姐,你怎么搞的?姓葛的居然把我辞退了,你没跟他说吗?我才工作了半年,现在上哪儿找工作?」

她冲上来拽我的胳膊,声音太过尖锐,引起了周围很多同事的侧目。

我道:「没说。」

郑婉滢抓我胳膊的力度松了几分,慢慢变了脸色,质问道:

「为什么?他不听你的话了?还是你忘了说?」

我沉默不语。

「我知道了,你故意没说。」

她轻笑一声,鄙夷地看着我。

「嫌我没给你药?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姐姐,你可真小气,这点小事都要记我的仇。」

「郑婉滢。」我喊她的全名。

「你觉得葛老板听我的话,不想想为什么吗?」

「为了你能得到那份工作,我要给她的女儿当一年免费家教,因为她的女儿只听我的话。」

「你的工作是我用一年的业余时间换来的,你下了班在追剧逛街看电影的时候,我要耐着性子哄那个不听话的小孩。」

「在我疼得快死的时候,我的同事开车半小时给我送药,而你住的地方骑车过来不到二十分钟。」

「现在你扪心自问,配吗?」

她站在原地久久不动,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保安过来道:「有话好好说嘛,你看这……」

「她不是我们公司的员工,以后来了就撵出去。」

我背着包,头也不回地走进公司。

7

自从不用管那糟心妹妹,生活一下子变得美好起来。

我在一家大型上市公司工作,收入可观,前些年要供妹妹读大学,所以才租了小破屋,现在完全有能力租个更好的房子。

葛老板不好意思麻烦我当家教了,但人家确实帮过我,我答应教完一年,她也仗义,给我家教费。

偶尔我也会想起郑婉滢。

她毕业后和我在同一城市工作,我一开始想让她跟我住,结果她来我的出租屋转了一圈后,说离她的单位有点远,不如跟新同事一起找房子。

我帮她搬家时,发现她简直租了个豪宅。

她说:「姐姐,这个小区安保系统好,这样你不用担心我的安全啦。再说我们三个一起分担,每人才两千多。」

她花钱大手大脚,手里存不下钱,不知道她会住在哪里。

……管她的,爱住哪住哪。

自那以后,她再也没联系我。

谁知道在两个月后的酒会上,我看到了郑婉滢。

这个酒会美其名曰「X 市板材行业高层交流会」,来的多是当地中小企业的老板,大家互相认识认识,方便将来谈生意。

我们公司是世界 500 强,领导看不上这种花里胡哨的酒会,奈何收了请帖,就让部门王经理和我来走个过场。

郑婉滢突然出现的时候,我正在吃慕斯小蛋糕,惊讶地险些把食物蹭到下巴上。

她脚踩亮晶晶高跟鞋,身穿酒红色高定长裙,一字领恰到好处地勾勒出完美的锁骨。

耳饰随着她的步伐轻轻摆动,在明亮的灯光下熠熠生辉。

被她亲昵挽着胳膊的,是个秃了半个脑袋的大肚中年人。

我倒吸一口冷气。

「周老板啊,又换新人了,一个比一个年轻呐!」

「这是我失散多年的闺女!」他拍了下郑婉滢的肩膀,「来,这是你李叔。」

郑婉滢笑得乖巧且甜美,主动伸出手:

「李叔叔好,我叫周婉滢,以后请多多关照。」

我再次倒吸一口凉气。

脑子嗡嗡的。

郑婉滢竟然找到了她的亲生父亲?

如果是的话,那么,我妈呢?

妈妈当年离开家门,不是去找这个男人了吗?

8

我问跟我一起来的王经理:「那位周老板是谁?」

「不认识,没见过。」

华灯初上,觥筹交错。

王经理和我坐的地方非常偏僻,但还是有很多人过来敬酒。

我连忙收回思路,扯起笑意跟他们寒暄。

刚坐下,一个窈窕身影映入我的眼帘。

「姐姐,参加这样的场合,你怎么还穿得这么土啊?」

郑婉滢晃着高脚杯中的红酒,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一副名媛的姿态。

我还没开口,又听她阴阳怪气道:

「我爸说了,今儿来这里的都是老总,大老板,都是在公司里呼风唤雨的人物,你一个打工的怎么也来这里滥竽充数。」

「大老板」的「大」字是重音。

「滥竽充数」四个字是一个个蹦出来的,极具羞辱性。

王经理正要维护我,我摇摇头。

我悠悠地起身。

抬手便给了郑婉滢一巴掌,力道十足。

她震惊地望着我,被打得还没晃过神来。

酒杯的碎裂声引来了周围人的侧目,纷纷凑上前来。

「你凭什么打我?」

「凭我是你的姐姐。」

郑婉滢恶狠狠地瞪着我,许多人都看着这边,她觉得面子上过不去,咬了咬发白的唇,生硬道:

「我现在是 L 公司周振雄周老板的女儿,是堂堂千金大小金,你敢打我?」

「……」

我又给了她脆生生的一巴掌。

「郑婉滢。」我念出她的全名,厉声道:

「我不仅是你的姐姐,我还养你长大,供你读书,如果没有我,你早就无家可归了。」

「现在你攀上了有钱的爹,就过来对养你长大的姐姐冷嘲热讽,你扪心自问,是不是欠打。」

郑婉滢气急败坏,竟要上来跟我动手。

我攥住她抬起的手腕,手上一使劲,她穿着高跟鞋站不稳,险些摔倒。

「我打你,你没资格还手。」

我说完这话后,冷她一眼,看向那个刚刚过来的那个姓周的男人。

郑婉滢刚刚说,他叫周振雄。

他起先怒不可遏,在得知我和郑婉滢的关系后有过短暂的惊愕,现在又冲上来,要向我兴师问罪。

9

王经理挡在我的身前:「有话好说。」

葛老板也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带着朋友站到我旁边,意思不言自明。

周振雄看我这边人多,不敢贸然动手,质问道:「你们是哪个公司的?」

我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今天来这里的都是同行业的「大老板」,在算账之前,先问好对方什么来头,才能见人下菜碟。

「这位……周老板,」我弯唇一笑,「一点家事而已,跟公司无关。」

郑婉滢立刻哭哭啼啼地蹭上去:「爸爸,她打我,嘤嘤嘤。」

是她的标志性夹子音。

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周振雄还真吃这一套,父爱让他又充满力量,隔空指着我的额头道:

「我命令你,立刻跟我的女儿,鞠躬道歉!」

我嗤笑一声,冷眼扫过郑婉滢,目光最后落在周振雄身上。

「首先,我养了郑婉滢十几年,这十几年里,你这位父亲从未出现过。」

「众所周知,父母有养育子女的义务,但是姐姐没有养育妹妹的义务。」

「如果你想插手我和她之间的事,请你先把这么多年我替你养女儿的债结清了。」

周振雄气得肚子一鼓一鼓的,半天憋出了一句:

「婉滢跟我说,你让她穿你剩下的破衣裳,你算什么姐姐!」

「小时后家境贫困,穷人有穷人的过法,你不曾养育过她一天却过来指责我,未免可笑。」

吃瓜群众看到这里时,大概知道我和郑婉滢是同母异父的关系了,开始窃窃私语。

「喂,这位周老板是谁?以前怎么没见过?」

「一个暴发户罢了,穿上西装在这里装上流社会的人物呢。」

「就是个流氓地痞……」

别人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周振雄面子上不好看,偏偏又不敢对他们发作。

我靠近两步,对周振雄低声道:

「家里的丑事,要在这里说吗?」

周振雄左右环顾,准备带郑婉滢先离开。

郑婉滢急了,挣脱他的手,大喊道:「爸,你干嘛怕她!」

「她就是个农村出来打工的,工作好几年才当上主任,她对你耀武扬威,我们 L 公司的脸往哪里搁?传出去别人会笑话你窝囊,自己的女儿受欺负了,你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闭嘴!」周振雄对她也没了好脾气。

王经理温温润润地开口:「不知这位该称为郑小姐还是周小姐,原来你瞧不起农村人和打工人。」

「你问问在场的这些女士先生们,有多少人是农村出身,又有多少是从打工人做起,他们流过汗、流过泪,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此话一出,立刻引起了众人的点头附和。

王经理继续道:

「这个酒会每年都举办,我来过很多次,在场的大多数人我都认识,我以前从未见过你的父亲。」

「周先生,想必你也是今年有了些成就,所以被邀请来的吧?」

周振雄疯狂点头,完全没听出王经理的话外之意。

王经理的意思是:你个小萌新,也敢在这里上蹿下跳。

王经理年近五十,资历深厚,在行业内的口碑非常好,站在那里就有一种让人信服的力p>「我……我拿来了……好几盒。」

我愣了一瞬,继而笑了。

迟来的布洛芬。

就像夏天的棉袄、冬天的风扇、迟到的亲情。

一点用都没有。

16

我没有原谅周婉滢。

只听说她频繁换男朋友,每个都不欢而散。

很久之后。

我请闺蜜们在我的新房子里做客,点了奢华美食套餐和鸡尾酒。

外卖送到时,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麻烦给个好评,谢谢。」

四道目光交汇。

周婉滢的目光躲了又躲。

最后心虚地看我一眼,道:「能不能别给我差评……」

她逃荒似的离去。

我锁好门,看向我的闺蜜团们:

「姐妹们,今晚不醉不归。」

——亲人,是上天的安排。

朋友,是我自己选的。

但是最终留在身边的,一定是重要的人。

余生,只想把有限的爱放在值得的人身上。

(全文完)

备案号:YXX1m92p4nkcnZJEmnaHLMgK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9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