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回归

出自专栏《高调宠爱:于黛色正浓时爱你》

新年拜年,我犹豫好久拨通了初恋的电话。

接电话的却是个小孩。

等他的声音传来,我问:「这是你儿子?」

他笑得嚣张:「对,爷自己生的。」

1.

受疫情影响,这个春节有些冷清,吃过团圆饭我回到房间玩手机,突发奇想打电话拜年。

通讯录里的好友寥寥可数,其中宋寅礼三个字格外显眼。

跟他分手三年,微信 QQ 都拉黑了,唯独手机号还没有,我舍不得。

我想了很久,一咬牙点开了他的电话。

几十秒后电话接通了,却传来了一道非常稚嫩的童声。

「请问你找谁?」男童吐着泡泡说。

我记得宋寅礼没有什么弟弟啊,而这声音听起来也不像是邻居家小孩……

我如遭雷劈,当即脱口而出:「你不会是宋寅礼儿子吧?」

那边传来一阵骚动。

片刻后,男童叹气般「嗯」了一声。

我快晕过去了。

好啊,这才三年,连儿子都生上了。

我故作洒脱地说:「行,也没别的什么事,就是你爸欠了我 500 万。算了我不要了,拜拜~」

就在我即将挂断电话的时候,那头传来了一道闲闲的声音:

「楚少虞,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欠你 500 万?」

2.

突然听到这个声音,我有瞬间的失神。

但我很快反应过来反唇相讥:

「还没恭喜你连儿子都有了,什么时候结的婚啊,也没说请我喝杯喜酒?」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男人的轻笑。

宋寅礼的笑声一如既往地嚣张又欠揍:「结什么婚?小爷我自己生的。」

「……」

有病。

我干脆地挂断了电话。

3.

不过挂断电话后我心里还存留着一丝小确幸。

原来他也没拉黑我的联系方式。

这说明我俩还有戏,对不对?

然而很快这个想法就随着我的脸色一起黑了。

因为我在微信里看到了大学时一个女生发的朋友圈:

「震撼我全家,校草宋寅礼居然给我发新年快乐的祝福短信哎!」

她底下同样有人激动万分地评论表示自己也收到了。

大家都不禁感叹宋寅礼这个人太有良心了,真是个好人。

「……」

成,都收到了,就我没收到。

亏得我还有心给他拜个年。

没心没肺的东西。

4.

当初和宋寅礼在一起,是我先主动要的他微信。

彼时少年在足球场上挥汗如雨,点球成功后更是博得满场喝彩,那时的他每根头发丝都在闪光。

就在其他女生都爱慕羞怯只敢欢呼不敢上前的时候,我在众目睽睽之下拿着一瓶水走过去,递给他。

「宋寅礼同学,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楚少虞,多少的少,虞姬的虞。」

他身边的哥们开始扯着嗓子起哄,还有人故意重复我的话,都被他一巴掌拍开。

宋寅礼注视我片刻,眼皮掀了掀,嘴角浮现出了一抹坏坏的痞笑:

「哦,小虞同学,我记住了。」

他没有接其他人递来的水,唯独拿了我的。

此后在一起多年他都执着于喊我小虞,从来不肯和别人一样叫我。

我当时也没有在意,只是顺道问他要不要加个微信。

他凝视我片刻,慢悠悠点了点头。

那时的我佯装淡定,实则内心欣喜若狂。

我对他的喜欢一点也不比场上其他的迷妹少。

后来我们聊得渐渐多了,出去玩了几次,也就顺理成章在一起了。

宋寅礼确实是个很合格的男朋友,我们一起度过了一段非常甜蜜而幸福的时光。

我怕狗,邻居家养狗后他便总会在清晨等在我家门口,带我去城隍庙吃我最喜欢的小笼包。

我喜欢汉服,他便在我二十岁生日那年花光所有零花钱为我准备了一场明制婚礼。

他说一堂缔约,良约永结,我们已经穿着汉服结过婚了,他迟早要把我娶进家门。

但他好像对我的任何决定都不抗拒。

以至于毕业,我提出分手,他也只是用那对漆黑的眸子注视了我片刻,点头。

连理由都没有问过。

……

心里突然涌上一阵酸楚。

我果断关机睡觉。

5.

第二天,我妈破天荒要带着我出门。

我激动地收拾收拾跟她出去了。

我以为是她带我出门透风,结果,她居然是给我安排了一个相亲对象。

我妈是懂得替身文学的。

她知道我对宋寅礼一直念念不忘,这么多年也只谈了他一个初恋。

所以,她给我找了一个跟宋寅礼长得有几分相像的男人。

好家伙,还真的有点像,不过面前的男人眉宇间没有宋寅礼那种与生俱来的自信与散漫,看起来文质彬彬了许多。

他自我介绍还没完毕我就忍不住想笑,总感觉宋寅礼是被人恶搞了。

我说了声抱歉就起身去厕所,我拧开水龙头冲手,对着镜子发呆的工夫感觉侧后方进来一个人。

我没回头。那个人好像走近我了。

熟悉的欠揍音调在我耳后响起:

「连我远房表弟都不放过相上亲了,下一步是不是直接准备蹲我儿子?」

6.

男人凑到我耳边抛下这句话就站直了。

感受到他的气息,我全身像是被上了发条一样钉住了。

不知是不是洗手间温度有点低,我看见我撑在洗漱台上的几根手指在颤。

我没有回头,而一张干净的灰白格子手帕递了过来,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把脸上的水擦干净,这个季节容易着凉。」

很平静自然的语气,就像说他早饭吃了什么一样自然。

换做以前,他会哈哈大笑着直接上手去擦我的脸。

我强挤出一抹笑,保持着风度转过身来,刚说了声「嗨」,就看到一抹小小的黑影从我身后冲出来蹿进了宋寅礼的怀抱。

我的笑容僵了一瞬。

而宋寅礼格外张狂地将怀里的萌娃单手举起来,举重似的抛了抛:「来儿子,给你这个阿姨表现一下,叫我声爹。」

「……」萌娃瞪着两粒黑漆漆的眼珠不肯说话。

「原来这就是你儿子啊。」我大方地笑了一声,「长得可真不像你,看着一脸正气。」

「不像吗?」宋寅礼扬眉,莞尔道,「不像也是我生的。是吧,刘嘉旭?」

我敏锐捕捉到漏洞:「你儿子姓刘?」

宋寅礼依旧面不改色地回应我:「我自己生的,我让他跟神仙姐姐姓,有问题?」

几轮唇枪舌剑下来我彻底无语了,我想不到都快二十五的人了还能这么幼稚。

我甩甩手上的水就往外走,洗手间门口,我和一个棕发女孩擦肩而过。

「寅礼,好巧啊,咱们居然在这里遇见了?」

7.

这道声音听起来无比熟悉。

大学时候我和一个叫陈思然的女孩在学校里最受欢迎,我从前没有留意过她,直到我喜欢上宋寅礼后,有次我经过足球场,看到他和一群少年坐在一起看球。

有个男生问他喜欢什么样的。

他仰着脸笑笑,说不知道。

他旁边那个男生说他肯定喜欢好看的,文学院的陈思然那种怎么样?

我记得很清楚,宋寅礼当时大笑了起来,他一边笑一边说:

「行啊,有种你就帮爷去追她,追到了给你包个大红包。」

……

我不知道学校里其余的人是怎么对比我和陈思然的。

总之从那一天开始,我觉得我败给她了。

我羡慕她的单纯、开朗、美丽……以及,她有宋寅礼的爱慕。

……

不过那些都是几年前的事了。

现在的宋寅礼接手家族企业继续当他的富二代,而陈思然也跟着她做艺人的姐姐进了娱乐圈,只有我沿袭本专业在外企做了个普通员工。

我转过头去看他们,正好他俩也望了过来。

我吃痛地想,他们三个高颜值的在一起还真是像一家三口。

宋寅礼不知为何只是一直看着我,漆黑的眼睛像是要说话,可嘴巴却一点也不张开。

对视间,只有陈思然很熟络地打招呼道:「好巧啊,今天我真是见到太多老熟人了,正好我这几天休假不用开工,我请你们去 KTV 玩呗?」

我本能地出口拒绝了。

8.

半小时后,KTV 包间里,我坐在宋寅礼和一个男生中间,恨不得捶死自己。

我不是都拒绝了怎么还是被强行带过来了?

而宋寅礼一副看穿我的模样,他凑到我耳边,敛着眉眼看我,懒洋洋开口:

「我知道,你就是想制造机会和我一起,你看你现在挨我那么近,怎么,你是不是想直接钻我怀里啊?」

他甚至直接敞开外套,没脸没皮地说:「来,你敢过来我就敢直接带着你去隔壁开——」

我一拳头捶他大腿上。

他笑了两声,后面的话不再继续说下去了。

我扭过头去跟坐我另一边的男生说话,我单纯是没话找话,而男生也一直红着脸低着头,嗡嗡地应着,明显也很局促不安。

「那个,少虞姐,我敬你一杯。」男生递给我一杯酒。

「行。」我答应了。

然而我的手刚抬起来,就直接被宋寅礼连同手腕抓住。

他的手真大啊,不仅包裹了我的整个手腕,还顺势握住了我的手指。

「坐这边。」

宋寅礼垂着眼看我,下一刻,他不由分说直接跟我换了座。

我看到他笑嘻嘻地拍拍那个男生的脸:「喜欢喝酒是吧,我陪你喝啊。」

然而他俩喝了没一会那个男生就借故告辞了,因为宋寅礼实在是太能喝了。

宋寅礼转头看向我,脸上还带着刚才拼酒留下的几抹红晕。

包间的灯映得他眼神炯炯。

「楚少虞,刚才这个小白脸帅还是我帅?」

我移开目光,假装没听到。

包间里还剩十来个人,大家玩游戏不玩真心话只玩大冒险。

而且大冒险也无比单一,就是喝酒。

输了的人就喝,喝吐了就出去吐干净回来继续喝。

早知道是这么个游戏规则,我就不来了。

更倒霉的是,才玩了不到三局我就被罚喝了两次酒,我本以为宋寅礼坐我旁边会象征性帮我挡一挡呢,结果他压根没有,就跟没事人似的看着我喝。

他唯一有所表示就是在我拿起酒杯的时候说:「叫爸爸,叫了就替你。」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即一饮而尽。

而我的运气一如既往地差下去,每次摸到的牌都全场最差,偏偏宋寅礼运气好到爆炸。

他都快笑飞了,一直感慨自己人帅技术厉害。

在轮到我喝第五杯的时候,我故意装醉,摇摇晃晃地捂着嘴巴往外跑,身后传来一阵哄笑声,我咬着牙加快了脚步。

再这么喝下去我命就要没了,我一边继续装醉一边决定过会我就回家,回去后再发个消息告诉他们我实在不行了。

我正在洗手间拿出手机准备叫车,突然听到走廊里传来一串熟悉的脚步声。

直觉告诉我是宋寅礼,我赶紧把手机塞进兜里装作刚吐完站立不稳的样子。

然而由于太过匆忙,我没扶住洗手台,我踩着高跟鞋的脚往边上崴了下去。

就在我以为我要栽倒在地的时候,一双手稳稳扶住了我,我顺势滑落进一个宽敞的怀抱。

伴随着男人身上好闻的薄荷香味道,仿佛一瞬间驱散了我鼻尖萦绕的酒气。

「居然真喝了这么多。」

男人皱了皱眉,低嗔道。

我索性闭上眼睛继续装晕。

「还好是我。」宋寅礼在我头顶叹了口气。

下一秒,他直接将我打横抱了起来!

我的手心一下子攥紧,拼命忍住没叫出声来。

卧槽这家伙怎么直接上手啊?

我到底现在还要不要装醉?

「真是个傻子。」

男人的声音染了几分沙哑。

他抱着我慢慢地往外走去,一路上,他像是在自言自语:

「喝不掉叫我帮你喝好了,我又不是不愿意……」

我的心中一暖,就在我考虑什么时候睁眼的时候,陈思然突然出现了。

「寅礼,少虞她是个女生,你要带她去哪?」

9.

听到陈思然的声音我差点一骨碌滚下去。

宋寅礼察觉到了,他立刻将我抱得更紧了些。

我现在整张脸都埋进了他的胸膛里,都能随他的呼吸而震动。

我感觉到宋寅礼的气息紊乱了几分。

而陈思然走近了。

「需要我送你们吗?我开了车,刚好今晚我没喝酒。」

陈思然是那种温柔大方的女孩子,眼神很清澈,无论跟谁打交道都是礼貌而细心,真的不怪有那么多人喜欢她。

相比之下我的个性古怪得多,平时朋友也少,不喜欢跟人来往,还总是敏感多疑。

「不用了。」

宋寅礼的声音也柔软了很多,一点都不是平时他跟我说话那种张狂的口气。

「我自己送她回去就行。」

宋寅礼已经抱着我开始往前走了。

经过陈思然的时候,女人突然说:「你今晚没事吧?刚刚少虞出去的时候,你连喝了四杯酒。」

我缩在宋寅礼怀里,闻言愣住了。

而宋寅礼平稳地经过陈思然,只道了一声:「借过。」

10.

我就这么一路装醉被宋寅礼抱上车,听他叫了个代驾。

代驾来之前,我感觉到滚烫的视线一直落在我脸上,把我盯得发毛。

代驾来了之后,他在我耳边叹了口气,凑过来帮我系上安全带。

动作很轻,是跟他外表毫不相符的细心。

然后他坐在我旁边让我倚在他肩上,就这么保持姿势不动了。

而我忍不住胡思乱想他刚刚与陈思然的对话,感觉他对她也不是很有意思嘛,反而他刚才抱着我走的时候,嗯,胸肌还是很好靠的……

但我有关他的美好畅想很快就被迫中场停止了。

因为我收到了公司领导的工作问询微信。

没人性的企业就是这样,大晚上也会给你派活。

自打陈河作为老总的儿子海外留学归来,空降我们单位,我们这些社畜的苦逼生活就开始了。

真是人不可貌相,陈河这位看起来如此俊美的混血王子,却是个十足的累死人不偿命资本家。

他说一不二,各种铁血手腕令人叹为观止,没人敢忤逆他。

看到他消息的那一刻我已经没有装醉的心情了,我从车里摸着头坐起来。

还有二十分钟的车程到家,但我已经归心似箭恨不得立刻拿出电脑开启工作了。

「哟,这是看到谁的消息让你一下子就清醒了?」

宋寅礼凉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我还没来得及合上手机,他就直接凑了过来,整个人的气息铺天盖地覆盖而上。

「是谁的消息?」

「宋寅礼你别那么幼稚,我是要工作,没心情给你开玩笑!」

可他不听,从一开始的执着于抢手机,到后面,直接是在闹我。

「你们小情侣还挺有意思的。」代驾大叔忍不住乐呵呵地回应。

「我跟他才不是——」

我第一时间就否认,而宋寅礼径直将胳膊搭在我肩膀上将我勒进了他怀里。

「我们真的不是情侣吗?」

他深深地望着我,摸狗一样恶作剧似的将我头发揉乱,嘴角一抹坏坏的痞笑:「乖,安分点。」

我稍微一动他就力气更大,迫使我在他怀里停止动作。

染了路灯微光的树影飞快地从道路两侧退却,我吹着傍晚的夜风,看到他唇畔勾起的那抹弧度,心脏忍不住错跳了半分。

然而下一秒,他恢复了欠揍的原形,抬着头对代驾大叔一字一顿地说:

「我是她爹。」

11.

最令人崩溃的事情发生了。

我怎么也想不到,大魔王陈河居然会因为我没及时回消息而直接驱车到我家找我。

而他此刻站在我家楼下,手里还拿着一件崭新的女士外套!

这会我拼命祈祷他别认出我,我遮着脸走下车,试图趁着夜色蒙混过关悄咪咪钻过去,然而陈河抓住了我的胳膊:

「楚少虞,你躲什么?」

「干什么呢?!」

宋寅礼随即下车,快步走到我旁边将我与陈河隔开,一脸敌意地看着他。

我丝毫不怀疑,按宋寅礼此刻的表情,他一定很想上手揍陈河一顿。

「这位先生,你这个反应显得我像个流氓。」陈河好脾气地笑了起来,他指指我道,「我是楚少虞公司同事,我来找她有工作的事。」

「有什么事非得大过年晚上说?」

宋寅礼拽拽地转向他,高大的身影将我完全遮住,他看了眼陈河手中的衣服,冷笑了一声,直接脱下自己的外套罩到我头上。

「不好意思,她只穿我的衣服。」

「……」

我手忙脚乱把他的衣服弄下来,看到陈河的表情都僵住了。

此刻我知道,我一定得说些什么了。

于是我说:「两位大哥新年快乐大吉大利恭喜发财万事如意啊!」

「不行我刚喝了太多酒胃里难受,先失陪啦!」

说完我就一副喝多了酒要呕的样子,径直冲上了楼。

而宋寅礼笑吟吟地朝着我喊:「新年快乐啊。」

也许是为了气陈河,他故意说:「今晚表现不错。」

我真想回头杀了他。

站在电梯门口等电梯的工夫,我听到旁边两个年轻女孩一脸惊叹地说:

「哎,想不到咱这小区也能同时看到两个开迈巴赫的富二代。」

我心想可不是嘛,两个贵少还都个顶个的脾气大,任何一个我都惹不起。

这天晚上不知为什么,陈河居然也没再给我提工作的事情,我回复他说保证完成,陈河只是回了淡淡的几个字:

「不用了,好好休息。新年快乐!」

而宋寅礼也发来了阔别三年的微信好友申请。

备注是:

「爹来了。」

我通过后就屏蔽了他。

到了睡前,我才看到宋寅礼发来一个视频。

里面是他在自己家别墅院子里放小型烟花,还被他爸骂了一顿。

我看着这个视频忍不住笑出了声。

视频下面,他说:

「楚少虞,宋寅礼祝你新年快乐。」

12.

这个春节,除了宋寅礼发来的视频外,依旧没有光明正大的烟花可看。

我总忍不住去想大学时候,那时候最期待过年了,因为每次过年,我都会被我妈关房间里包元宝祈福,可宋寅礼总会跑到我家楼下偷偷叫我,然后带我从二楼翻出去看烟花。

他真的很贴心,他知道我怕黑,我家楼前的那一条小路都被他摆满了蜡烛。

风的温度就是他牵我手时掌心的温度。

宋寅礼是那种有点小坏、嘴损却又会很细心的男孩子,他会给我准备很多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带我一路看烟花一路吃各种小吃。

用他的话来讲,他看到什么都会忍不住买给我。

路上的情侣很多,基本囊括了人生的各个阶段,我仿佛看到了我和宋寅礼的以后。

或许若干年后,我们也会从两个人变成三个人,推着婴儿车漫步在夜晚的灯下。

或许再过几十年,我们的腰都弯了,有他来做我的拐杖,而我也是他的拐杖。

他拉着我穿梭在人群里,我永远不会担心自己迷失方向。

那些年的夜晚很美,风也很温柔,少年的侧脸更是像画一般。

我始终认为,大学时候我跟他穿过的每一件衣服都是情侣装。

卖糖葫芦的老爷爷总会对着我们呵呵地笑,感慨一句青春真好。

我真该死,既然她不叫我那我应该主动替她喝啊。

我真该死真该死!

然后我追出去了。

……

有点开心,抱到她了。

香香的软软的,就像只小奶猫一样。

我突然想一直这么抱着她。

其实想想,这三年我本来该有无数机会找她的,我怂什么呢。

我本来天不怕地不怕,可唯独怕了她。

楚少虞,你真行。

……

关于那天中午的事,我不想再提了。

再回想那天,一想到我会差点失去她,我就几近疯掉。

万幸,我的女孩没事就好。

她此刻,正在我怀里酣睡。

做了三年的梦终于成真,我不敢闭眼,怎么看她都看不够。

我忍不住轻吻她的唇角,为她挽起耳边鬓发。

楚少虞,这次是你先回头的。

你肯上前一步,我便会十步百步走向你。

你回头一次,那我这辈子都不会再放开你的手。

备案号:YXX19aKLljzcG923lKU6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