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恶毒贵妃摆烂之后

出自专栏《刺客爱人:甜虐反转的古言故事》

我成了小太子的继母。

所有人都以为我会讨好小太子,小太子本人似乎也是那么想的,对我嗤之以鼻。

可,我只想摆烂啊。

小太子要吃饭,我让他自己学做饭。

小太子要练武,我让他自己找师傅。

把敷衍大法贯彻到极致之后,我突然等来了封后圣旨。

皇帝面色温柔,「照顾太子,你辛苦了。」

1

我进宫那年十六岁,封了贵妃,后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但没想到皇后突然没了,皇后留下的五岁小太子自然而然到了我的膝下。

我的地位一夜之间水涨船高,离后位只差一步。

我爹笑成了麻瓜,叫我好生哄着太子,但我却笑不出来。

就在进宫前,我觉醒了,我只不过是一本男频文里的恶毒贵妃,在捧杀男主,也就是小太子失败之后被男主他爹皇帝打入冷宫,得了个凄凉的结局。

既然我逃不过进宫的命运,那就只能摆烂了。

「太子殿下,这位就是贵妃娘娘。」当云欢领着一个身着白服的小少年到御花园时,我下意识抬眸看去,恰好对上一双冷漠的眼神。

小太子元忱溪,前皇后所生,生得倒是俊俏。

我身边围了一圈莺莺燕燕。

太子一到,各样目光都落到我身上,淑妃小声嘀咕:「这就开始讨好太子了呀,还真是着急,皇后娘娘的尸骨都还未寒呢。」

「可不是,若不是仗着有将军哥哥,宰辅的爹,她怎么能一进宫就是贵妃?」

此起彼伏的声音落入耳中,我眼皮都没动一下。

这都是之前和皇后娘娘关系好的,正常。

只要没当着我的面指着我鼻子骂,我都无所谓。

「见过贵妃娘娘。」小太子的声音还有些稚嫩,但能听得出冷漠。

我略颔首,继续涂丹蔻。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发现,小太子还没走。

我回头看去,就见他腿小幅度地抖动,皙白的脸更白了几分,似是在忍耐什么。

我:「?」

云欢离开小太子凑到我耳边,耳语道:「娘娘,太子殿下刚刚为先皇后跪了许久,现在可禁不住久站呀。」

我一愣:「??」

虽然我不打算捧着他,但也没打算折磨他。

「太子也受累了,回去吧。」我忙不迭开口。

快走吧,快走吧。

我托腮,我都有点饿了,想想等会儿吃什么好。

闻言,元忱溪低垂的头瞬间抬了起来,探究的视线落在我的脸上,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冷哼了声转身就往外走。

他一走,站在我另一边的子鸢看着我欲言又止。

四周的妃嫔也愣住了。

大概是想,我怎么没按她们想象的走。

见我无动于衷,子鸢急了,压低了身子,用只有我们能听到的声音说:「娘娘,进宫前老爷千叮咛万嘱咐,叫您哄着太子殿下,您这倒好,刚来就给他一个下马威,这往后的日子可怎么办呀?」

我:「那就吃猪蹄吧。」

能怎么办?当然是该吃吃该喝喝啦。

我是贵妃唉,他能奈我何?

2

当晚,吃饭的时候,小太子又来了。

也不对,他现在是我名义上的儿子,衣食住行都和我一块。

子鸢给我疯狂使眼色,用口型说:「哄!」

我假装没看见。

小太子在我旁边落座,看着桌上全不是他爱吃的菜,小脸一黑。

我一点都不挑食——因为全是我爱吃的菜哈哈哈。

我吃得贼欢,很快就把一桌的菜吃掉了大半,然后啃着鸡腿,见他脸色越来越黑,伸出筷子,将最后一只鸡腿夹到……我自己碗里。

想了想,对他说:「你年纪小,不能吃太油的,多吃点蔬菜。」

说着,我把一盘子绿油油的炒青菜端到他跟前。

这是子鸢特意给我烧的,说是对肠胃好。

但这个福气,我就给太子了吧。

元忱溪:「……」

他鼓着一口气,一晚上愣是一口饭都没吃。

我吃得满足,最后放下筷子,也不管他,转头就回内殿。

我的画本子好像还没看完。

正好看到刺激的地方呢。

这么一想,我的步子一下加快。

啊哈哈,俊俏的小郎君还在画里等我呢。

见我溜得飞快,小家伙忍不住了,喊住我:「哪有你这样当母妃的!」

我无辜地回头看他一眼,「我也是第一次当别人的母妃,不熟练,请多担待。」

小太子哽住了,气得俊脸都红了,瞪了我好一会儿,见我毫无歉意,愤愤离桌回房了。

我:「……」

嗯,画本子画本子。

3

半夜,守夜的子鸢一把掀开我的被子。

急急忙忙地道:「娘娘,太子殿下偷摸去了小厨房,险些把厨房点着了!」

我睡眼惺忪,「吃的没事吧?」

话音落下。

画面突然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我顺着子鸢的身影往门口看去,就见灰头土脸的小太子正站在门外,皎洁的月光下,那张沾了灰的脸显得更加狼狈。

隐隐地,眼眶还有些红了。

我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个儿说了什么,「咳咳,那什么,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子鸢:「……」

小太子:「……」

「我绝对不要你这样的人当我的母后!」小太子恨恨地瞪我一眼,转头就跑。

我仿佛看到他脸上有泪光闪过。

哎,我认命地下床:「站住。」

他脚步一顿,倔强地没有回头看我。

子鸢伺候着我更衣,等穿戴整齐,我走出去,带着小太子到了厨房。

哦豁。

确实烧了,一面墙都黑了。

但好在守夜的宫人还算尽职,火扑灭得很快。

小太子冷冷地看我,绷着脸道:「就算你现在亲手给我做东西我也不会吃的。」

我:「?」

我指着锅:「你想什么呢?你不是要做饭吗?你去做,我给你看着,以免再走水。」

够贴心了吧。

小家伙真难哄。

但听见我的话,小家伙的表情寸寸裂开,再也装不了沉稳,气得跺脚,「我要去和父皇告状!!!」

4

话音落下。

不等我说点什么,子鸢便率先开了口:「太子殿下莫气,您喜欢吃什么,奴婢给您做,娘娘这人最是嘴硬心软了。」

她这么一劝,小太子的气焰稍微回涨了一点,别着脸不肯看我,无声地抗议我的恶行。

画面僵持了一会儿。

见我没有开腔,子鸢轻轻扯了扯我的衣裳,用眼神示意我哄哄小太子。

我:「……」

我盯着面前绷着小脸的男孩,脑海中不自觉地闪过书里我百般讨好他,最后却遭到厌弃的下场,有些木然。

书里的元忱溪这时候应该冷哼一声拂袖而去,而不是在这跟我犟小孩子脾气?

但我也管不着。

我转过身,「你去告状吧,反正不吃饭的又不是我,烧厨房的人也不是我。」

更何况,我爹是宰辅,我哥是将军,我怕什么。

现在可还没到我王家败落的时候呢。

小太子:「……」

大抵没想到我竟然这么油盐不进,他呆住了,搽着灰的小脸上显得有几分呆滞,好半晌才回过神,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几乎是从牙关里挤出一句话来:「自己做就自己做!劳烦贵妃娘娘指点一二!」

这话一出。

不只是我愣了下,就连子鸢都瞪大了眼,更别提周围眼观鼻鼻观心的太监宫女了。

于是只用了一晚上的时间,消息便传遍了皇宫。

人人皆知,太子殿下住在长春宫的第一晚就被迫自己做饭吃。

这不是最关键的。

最关键的是,太子殿下竟然没闹到陛下那边去,还乖乖受了!

接下来给我请安的妃嫔一个比一个安分,面上没了轻慢,但眼底多是幸灾乐祸。

「没想到这贵妃娘娘还挺有手段的。」

「可不是,但要是传进陛下耳朵里,还不知会怎么惩治她呢,这可是皇后娘娘的嫡子,怎能叫她这么磋磨?」

「……」

但无论她们怎么议论,送到长春宫里的礼物只增不减。

「娘娘您这招漂亮啊,太子殿下到底是个孩子,用一用激将法就好了。」子鸢笑着给我斟茶,说道。

门口处,一箱又一箱的礼物送进来,都是来示好的妃嫔送的。

可……

我真没有啊。

我喝口茶压压惊,照皇帝对皇后的情深程度,短时间应该发现不了我对他儿子不好吧??

是了。

我现在突然发现。

捧杀的前提是捧,那就是说,是对小太子很好。

但就算是这样,最后还是被打入冷宫。

那我现在连这个「表面功夫」都不做了,被打入冷宫的事儿岂不是也马上要被提上日程?

「子鸢啊,今晚就让太子搬出去吧。」想到这,我回头吩咐道。

我养不起祖宗,但可以送走。

可我没想到,我这话才说完,就见从门口晃进来两道一高一矮的身影,与此同时,传来太监的通传声:「陛下到——」

我抬眼看去,就见小家伙扔给我一个高贵的眼神。

好家伙。

还真给我去告状了?

5

这还是我进宫以后第一次见元洲。

我无视元忱溪那示威的小眼神,目光落在容色出众的男人身上,眼底微动。

元洲,庆国的当朝皇帝,和我记忆中的人没什么出入。

当然,我的关注点并不在于他的外表,在书里,元洲少年继位,与皇后是年少夫妻,鹣鲽情深,在皇后薨了之后,元洲几乎不再踏进后宫,醉心朝政,偶尔踏进后宫都是为了看太子,可谓是对皇后痴情一片。

我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一时竟忘了行礼。

直到听见身旁子鸢的轻咳声才反应过来,朝着男人福了福身:「臣妾见过陛下。」

「贵妃免礼。」低沉中透着温润的嗓音自上方传来,紧接着,一双骨节分明的手伸到了我面前,虚虚扶了我一把。

我受宠若惊,下意识把手缩了回去。

对面的人一顿,我明显感觉有道视线落在我身上,心尖莫名紧了紧。

场面一下古怪起来。

就在这时,小家伙略带抱怨的声音响起:「父皇,儿臣不想再和……」

一听这个话头,我耳朵立刻竖起来。

如果我主动把小太子赶走,传出去多少落人口舌,这若是小太子主动提出要离开长春宫,再由皇帝下令让小太子自个儿住东宫去,岂不是妙哉?

我朝小太子那边看去,就见小家伙站在身形高大的男人身边,看看我又抬头看看他的父皇,似乎是注意到我看他,很轻地冷哼了声转过头去不再理我。

我:「……」

好吧,看在你马上要走的份上,我大人不计小人过。

但我没想到,小太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男人淡漠的视线落在我身上,语调不轻不重的:「这段时间后宫无主,按照位分你是最大的,太子就由你照顾吧。」

小太子:「!!」

我:「??」

不是。

我「虐待」小太子的消息都阖宫皆知了,还让我照顾?不怕我把人照顾出个好歹来?

心内思绪千回百转,但身为世家贵女,我面上还是从容端庄地应了声:「臣妾怕是心有余。」

开什么玩笑。

就算太子想,我还不乐意呢!

谁乐意给别人带娃啊。

就在我说完,原本背对着我的太子唰一下扭过头来瞪我。

我瞪回去。

他哽住了,那张稍显稚嫩的脸几经变化,慢慢升腾起红晕,胸膛剧烈起伏起来,死死盯了我一秒,确认我不是开玩笑的,猛地转向元洲,咬牙道:「父皇,儿臣可以自己住东宫!就不劳烦贵妃娘娘了!!」

最后几个字,他咬得格外用力。

我也殷切地看着元洲。

听听。

你儿子都这么说了。

感受到我的视线,元洲瞥了我一眼,眼底似闪过笑意,我看着他薄唇微张,对着太子说:「你年纪尚幼,离不得母亲,贵妃为人和善,你且听话些,朕还有公务在身,晚些再来看你们。」

「……」

有一种和善,叫皇帝觉得你和善。

总结,太子还是归我管。

6

元洲很忙,撂下那话之后,带着来时的一票人呼啦啦又走了。

徒留我和小太子大眼瞪小眼。

他显然有点崩溃,又拘于礼,不好发作,涨红了脸,扔下一句:「总之,我是不会叫你母妃的!你休想我会当你儿子!」

哦。

我其实也不想要。

7

小太子就住在长春宫里,免不了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经过第一次的做饭教训,之后的每一次吃饭,小家伙每一顿都没落下,但因着都是我喜欢吃的菜,小太子忍无可忍,只能自己去做饭。

不知不觉间,厨艺提升了不少。

当然,我是看他每回做的菜色判断的。

「贵妃娘娘,儿臣已经到了练武的年纪。」冬去春来,两年过去,小太子长高了些许,绷着张俊脸立在我身前,面无表情地说道。

子鸢伺候在我身边,默不作声地看着我。

这两年来,我对太子几乎是放养,她嘴巴都说干了也没什么用,现在也只能放平了心态。

「嗯。」我颔首,捏起一块桂花糕送入口中,顺便吩咐子鸢今年的中秋宴会事宜。

元洲一直没有立后,很多事只能我来处理,他倒是偶尔来看看,也不留宿,只和太子待上一会儿就走,和书中写的一模一样。

一想到这样的日子我还会过很多年,我顿时没了好心情,懒懒地瞅他一眼,「练武,那你是不是要找个师傅?」

他眼神微动,点头:「是。」

我也跟着点头:「那你去找吧,我同意。」

小太子:「???」

「噗嗤。」子鸢没忍住笑出了声。

我眼风扫过去,她忍住笑意,别过了脸。

元忱溪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这两年磨炼出的沉稳一下破功:「王时卿!」

好巧不巧。

他怒吼出我大名的下一秒,从门外传来男人的怒斥声:「放肆!」

8

朱红宫门大敞着,一道颀长的身影大步踏进来,面朝向我时,眼神微微柔和下来,示意我不用行礼后扭头看向小脸僵住的小太子,训斥道:「谁教你直呼贵妃名姓的?君子之道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

男人气势骇人。

从出生起便被娇纵着的天之骄子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肉眼可见地,小太子的眼圈一点点红了,连带着嗓音都有些哽咽:「明明是她先欺负我在先……」

「够了,朕知道你对贵妃不满,但这两年她照顾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如今这般实在无礼,从今日起禁足思过三日!」冰冷的斥责声落下,小太子再也没了话,倔强地用含了泪水的眸狠狠瞪了我一眼,扭头就跑了。

我:「……」

不知怎的,心底竟隐隐有些不舒服。

但我明明知道故事走向,他是太子,元洲对他严厉也不过是希望他成才。

而我只不过是个坏人,注定要成为他的垫脚石。

哪怕现在他因为我受了一点委屈,我也不该同情才是。

毕竟,之后更惨的人是我。

「这孩子一贯被宠得无法无天,你多担待。」忽地,耳畔传来男人低沉的嗓音,细听,竟有些温柔。

但彼时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我并没有注意到,我微微摇头:「陛下误会了,太子在臣妾这里很乖巧,每日读书识字,今日也不过是同臣妾说着玩的,臣妾并不放在心上。」

是了。

这段时间,元忱溪虽然对我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但若说当一个未来的储君,那他是合格的。

听见这话,元洲的脸色好了些,但还是道:「他直呼你名字便是对你的不敬,也该罚。」

我抿唇不语,在心里思忖着,到时候你还要把我打入冷宫呢。

现在估计是看我没对太子动手,所以才有几分好脸色。

9

太子住在轩宇殿,等送走元洲之后,我想了想,还是过去看看。

才走近就听见里面有声音传出。

「殿下,您若是讨厌贵妃娘娘,您大可和陛下提,以陛下对您的宠爱断不会容忍她这般放肆。」是一道陌生的女声。

「从前皇后娘娘在的时候,您还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大的委屈!」

这道话音堪堪落下,就听见熟悉的声音,夹杂着几分冷厉:「住嘴,谁说本殿讨厌她了?素和姑姑,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是宫里的老人了,这都不懂么?」

「殿下……」那人似乎还想说点什么,但到底是没再开口。

很快,从宫门内出来一位嬷嬷,见了我,面上划过一道慌乱,忙跪地行礼:「老奴参见贵妃娘娘。」

我站在原地,转头吩咐了几句,这才转头看向她:「下去吧。」

「是。」素和躬着身退了下去。

云欢走在我旁边掌灯,我大步踏进去,目光落在端坐着的人儿。

少年初长成,烛光在那侧脸上打下一层阴影,是我之前未见过的沉稳。

听到动静,原本坐着的人下意识皱着眉转过头,却在看到我的瞬间,眼睛倏地瞪大,连手里的书掉了都没注意。

见状,云欢笑着去把旁边的蜡烛都点亮。

烛火荧荧下,小太子的脸红了又红,似是有些无措,最后梗着脖子道:「你怎么来了!」

我将食盒拿过去,放到小太子面前的桌子上,斜睨过去一眼,「既然答应了要照顾你,那自然要说到做到了。」

小太子:「……」

他默了默,似是想到什么,低下头去,小手不自觉摆弄衣服,声音有些低:「今夜父皇不是应该留宿在你那里么,你为什么会过来?换了别的妃嫔,怕是高兴得找不到北了……」

我一顿,觉得有点好笑。

元洲怎么可能会留宿在我这里?

我把食盒打开,淡声道:「大人的事,小孩少管。」

他:「……」

他:「哼,你以为我想管你的事啊!」

等看着他吃完东西,我转身想走,但不等我走到宫门口,忽而听见从身后传来一道很弱的轻唤声:「母妃……」

我顿住脚步,回头挑眉,却见小少年已经把头埋在被子里去了。

我眉梢微挑,唇角不自觉上扬。

看来这小子偶尔还是挺可爱的嘛。

10

在那之后,元忱溪见了我,没了之前那般「忤逆」。

听云欢说,他在外为人知礼,比起之前愈发平易近人了些,再加上课业出色,常被太傅称赞。

一来二去,宫里的妃嫔见了我,也多了几分恭敬。

转眼便到了中秋佳节前夕。

元忱溪这段时间认了个老将军当师傅,每日卯时出去,可以说是起得比鸡早,我素来贪睡,他倒是好,每日过来一板一眼地和我请示:「儿臣今日要练习到午后,要回来用膳的。」

话说得没问题,如果我不知道他是故意吵醒我的话。

我眉心突突地跳,压着脾气点头:「哦。」

他也跟着点头,又道:「中秋佳节我喜欢吃莲蓉月饼。」

我忍了忍,没忍住:「嗯,自己做!」

等说完,场面安静了一秒。

就在我以为他会不满的时候,就听见他的声音:「你……那你喜欢吃什么,我顺便给你一起做了。」

闻言,我掀开眼皮看他,却见他瞥我一眼,很快转过头去,耳尖微微有些红了。

「我喜欢红烧肉。」我答。

「谁问你这个了,问你喜欢吃什么月饼!」听见我的话,他立刻转过头来,看起来有点凶巴巴的。

我无辜地摊手:「我不爱吃月饼啊。」

什么月饼都不爱吃。

元忱溪被我噎住了,「行!」

于是中秋佳节那天,我收到了来自太子殿下亲手做的莲蓉月饼和色香味俱全的红烧肉。

坐在元洲旁边,我看着太子神色自然地将东西放在我面前,恭恭敬敬地唤我:「母妃。」

我眉心一跳。

果不其然,元洲发话了:「太子何时做得一手好菜了?」

我瞅了一眼暗暗得意的元忱溪,没从他眼底捕捉到恶意,但藏着显而易见的狡黠。

估计是在报之前的仇。

我将月饼推给元洲,笑道:「太子殿下前些日子一直和臣妾说,陛下处理政务太辛苦了,他也想要为他的父皇分忧,所以特意在这中秋佳节为陛下做个月饼,臣妾看着太子私底下练习了许久呢。」

我的言下之意很明显。

他都是为了他的父皇做的,可和我没关系哦。

我的话才说完,我明显感觉元忱溪的笑容消失在脸上,眼巴巴地看着那碟莲蓉月饼。

没错。

这个莲蓉月饼可不是做给我的,是做给他自己吃的,就是在他父皇面前打肿脸充胖子。

元洲听完我的话,欣慰地看了眼他,抬手拿起了莲蓉月饼,又递给我一块:「太子有心了。」

我原来是不喜欢吃的,可顶着太子那隐含杀意的目光,笑着接过来,一口咬下,「太子的手艺真是不错,臣妾要多吃几块。」

见状,元忱溪的小脸瞬间黑成包公。

啊哈哈哈。

11

「你呀。」等小太子气呼呼地回到自己位置之后,我唇角刚刚扬起来,就听见耳边传来一句轻叹。

我下意识回头猝不及防间,撞进一双含了笑意的眸子,心脏没来由地跳得快了些。

不是。

他怎么突然离得这么近了?

「溪儿那孩子,怕是吃了你的心都有了,朕还是难得见他这般生气。」就在我胡思乱想时,元洲的心情似乎不错,眉梢扬着,自顾自说道。

「皇后娘娘想来从前待太子是极好的吧?」不知为何,我下意识问道。

这话一出,气氛仿佛一下子凝固了。

「嗯。」他眉眼耷拉下来,应是想到故去的皇后,轻嗯了声便不再说话。

中秋佳节,各家家眷也都在宫里。

等宴会散后,我母亲随着我一同到了长春宫里,待四下无人时便拉住了我的手,「卿儿,今儿看太子对你的态度,似乎很不错,你争口气,坐上那个位置也不是不可能……」

「母亲,陛下的心里一直有先皇后。」我淡声道。

闻言,面前打扮雍容的妇人却是一下来了气,甩开我的手,「卿儿,你爹辛辛苦苦把你送进宫不是让你什么都不做的,前些日子你任性耍脾气就算了,现在太子对你的态度好转,眼见着陛下也有意宠你,你该抓紧机会侍寝,及早诞下皇子,这以后的太子之位是谁的还说不定呢!」

我怔怔地看着面前的母亲,忽而别过脸去。

我一直知道,父亲母亲送我入宫就是为了让我争宠,及早诞下皇子,巩固王家的势力。

但我从没怨言,享着荣华,自然也该背负责任。

可现在,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我为何还要做无用功呢?

在书里,我也想过要和元洲好好过日子,可他的心里只有皇后,怨怼之下,我莫名其妙开始仗着身份高贵,捧杀太子,一心想要自己的孩子登上帝位,可到头来,孩子没有,人也进了冷宫。

「太子会登基的。」心底忽地生出一股无力感,我低声辩驳。

这个世界就是一本书,太子是男主,他注定会称帝,无论我做什么,都是徒劳。

若是以前,我可能还不甘,为什么我的孩子不能成为皇帝,但现在,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我发现以太子的实力和品行,他称帝之后会是明君,这是利国利民的事。

「你!」妇人显然被我气到了。

我淡下眸,转过身去,「母亲回去吧,就当今日从未说过这样的话,女儿也什么都没有听见。」

「子鸢!」我朝外喊了一声。

在门外守着的子鸢和云欢一同推门而入,面带为难地看着丞相夫人:「夫人,请回去吧。」

擦身而过间,我明显感觉母亲投过来的眼神中带着失望。

我敛眸不语,这种不被人理解的感受还挺不好受的。

我转身往回走,没有注意到,长廊里的柱子之后,一道小小的身影伫立在阴影里,久久不去。

12

中秋佳节过后,朝中便有人提起封后之事。

当子鸢把消息说给我听的时候,元忱溪就坐在我旁边背诗,听着子鸢的话,没忍住瞟我一眼。

我眼皮也没动一下。

他握紧了书卷,故作不经意地试探:「你不想当皇后吗?」

「不想,当皇后可累了。」我喝了口茶,慢条斯理地回他。

他愣了下,静静地看我两秒,低下头去,不再言语了。

没过几天便有人传,要将先皇后的妹妹接进宫来,因着先皇后的妹妹与先皇后长得有五六分相似,陛下在朝中也没有异议。

事情似乎板上钉钉了。

「贵妃娘娘讨好了太子殿下又有什么用,这看来陛下心里到底是念旧,这咱们呐,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可不是,我原先还瞧着贵妃娘娘有些机会呢,现在想来,陛下去她宫里只是为了看看太子,哪里是去看她的。」

「她白费了这么一番功夫,到头来一场空,当真是个笑话。」

宫里的闲言碎语会长脚,不多时便传进长春宫。

子鸢和云欢都替我不平:「那些碎嘴子,当真是不把娘娘您放在眼里!您再怎么样也是陛下亲封的贵妃!」

我听着,内心没什么波澜,但反应还是要给一个的:「没事,你们想啊,当皇后要处理诸多事宜,贵妃多好,什么事都不用干……」

但不等我的话说完,就听见外面传来通传声。

是聂家姑娘,先皇后的妹妹聂榆聆。

她身边还跟着元忱溪,见了我,聂榆聆福了福身,眼底却没有几分恭敬,「臣女参见贵妃娘娘,贵妃娘娘万安。」

「免礼。」我淡声道。

她直起身,笑着望向我,那张脸生得娇俏,「贵妃娘娘恕罪,臣女方才从陛下那里过来,说起来,臣女跟姐姐与陛下一道长大,这么多年没见,没想到陛下还记着我呢……」

我低头喝茶,并不理会。

她说得起劲,句句不离元洲,我听得不耐烦了,扫了眼元忱溪,见他直勾勾地盯着我,按捺住脾气:「想来聂姑娘定是有什么过人之处让陛下记着。」比如碎嘴子。

哎,当着孩子的面,还是给点面子吧。

好不容易把人送走,我一口气还没松出去,手边就被拽了拽。

低头看去,是元忱溪。

「你怎么一点都不介意……」他的声音很低,我没听清,正欲弯下身子去细听,他就已经松开了手,甩给我一个高冷的背影,「反正没人能和你抢。」

我:「??」

他在说些什么??

13

很快我就知道了。

午后的时候,我午休堪堪结束,眼底尚未恢复清明,就听见一道尖细的声音就从宫门传来:「圣旨到!」

我跪在最前面接旨,听着太监总管面带笑意地念:「贵妃王氏贤良淑德……封为皇后,赐册宝。」

等念完,太监总管将圣旨和册宝一同交到我手里,贺道:「老奴恭贺娘娘,陛下托老奴带了话过来,说您照顾太子殿下辛苦了。」

听见这话,我迟钝的神经一下子被挑动,猛地抬头,我刚刚听见了什么??

14

当晚,等元洲来时我还没反应过来。

我好像什么也没做吧?

为什么突然册封我为皇后,不是说是先皇后母家的妹妹?

百思不得其解时,淡淡的冷香萦绕在鼻翼,低沉的嗓音敲在耳畔:「在想什么?」

「恭送……啊?」我习惯性地想说恭送陛下,话到嘴边突然愣住了,一下惊醒。

见状,元洲又重复了一遍,眸子里含了笑意:「这么惊讶做什么,你这两年也辛苦了。」

不,我不辛苦,我命苦。

不过,乱套了吧??

我傻眼了,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论相貌,元洲的确是龙章凤姿,一双狭长的丹凤眸微挑,勾出冷意,但温柔下来时也让人难以招架。

可我知道的啊,他爱发妻如命,若是没有太子和江山,怕是都要追随发妻而去了。

这样的一个人,现在和我说,要给我皇后之位??

许是我表现得太过惊讶,元洲眉心微皱,「为何这般惊讶?可是在想未来孩子?若是皇子,朕必然会给他封王,若是公主,那她会成为庆国最尊贵的嫡公主……」

谁想这个啊!

我后退两步,咳嗽了两声,「陛下恕罪,臣妾这两日染了风寒,不宜侍寝。」

这走向怎么和书里写的一点都不一样啊!!

15

封后的消息很快传出,在宫里掀起了一片波澜。

我原以为元忱溪应是第一个不同意的,但没想到,等第二天见到的时候,他表情倒是镇定,只不过时不时偷看我一眼,见我无悲无喜,到底是忍不住了:「你都当上皇后了,为什么一点也不开心?」

「是你去说的?」我看过去。

我昨天想了一晚上,元洲最在乎的大概就是这个儿子,若是元忱溪主动说要认我当母后,他也没有什么道理不同意。

被我拆穿,元忱溪手抵在唇边轻咳了声,嘴硬得很:「不是我,是父皇自己的想法。」

最多,最多,他就是没有不同意而已。

我瞅着他,也不继续往下问,忽而想到什么,问:「你不喜欢你姨妈吗?」

听人说,先皇后的妹妹和先皇后生得很像,我没见过先皇后,但想来应是像的。

「她又不是我亲姨妈。」小家伙一句话脱口而出。

对上我讶然的眸子,他一下反应过来说漏嘴了,微张了张嘴,后又像是想到什么,低下头去,破罐子破摔似的:「皇后娘娘不是我亲娘,她和父皇的关系也没有外人说的那么好,父皇喜欢的人一直是你,我在父皇的书房里偷偷看过你的画像……」

「??」这下我是彻底震惊了。

似是怕我不信,元忱溪四下望了望,确定没人,这才看向我,低声呢喃:「我之前偷听到别人说过,我不是父皇的孩子,只不过是父皇仁厚,让我当了这个太子,兴许哪天就会被废掉了……」

他的声音很低,全然没了从前的骄傲,像是随时会被人丢掉的小狗。

我眉头皱了皱,把人拉进怀里。

「你……」他瞬间抬头,眸光剧烈晃动起来。

我摸了摸他的头,「你若是愿意,以后我就是你的母后,你也一直会是太子。」

闻言,他别过头,耳根红了红,小手抱住了我,「嗯!那我就勉强同意吧!」

我:傲娇鬼!

16

知道了事情真相,再次面对元洲时,我有些不知所措,给他让了个位置,局促地站在一边。

见状,他握住我的手将我拉到床边,喟叹了声:「你是不是不喜欢朕?」

啊?

我猛地抬头看他,对上那双含了幽怨的眼神,下意识摇头。

其实我最初见元洲,还是在他当皇子的时候,彼时我被父亲对家的女儿推到了池塘里,爬上来时一身的脏污,是他将自己的披风给了我,还一言不发站在我身侧替我挡着风。

之后我才知道,他只是个不受宠的皇子,自身都难保,却还是为我出头。

正是少女情窦初开的时候,说不心动是不可能的。

可那时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娶别人。

似是猜到我的心思,他轻叹了口气:「皇后是先皇定下的,我没有选择的权力,皇后身子不好,我和她没有什么感情。」

我抿唇不语。

这我已经知道了,元忱溪没必要骗我。

身子被掰过去,与他面面相对,那双狭长的眸底蕴含了我看不懂的情绪,「当初我只是不受宠的皇子,保护不了你,也不敢将你接进宫,现在,你还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吗?」

他的神色极为认真,我心尖微颤,可还记得他每回来长春宫只是来看太子,扭头道:「但你每回来长春宫都只是来看太子啊。」

现在说得那么好听。

元洲:「?」

看出他的惊讶,我挑眉:「难道你不是来看太子的吗?」

闻言,他也顿了下,忽而笑了,「傻子,我当然是来看你的,看太子只是顺便,你大概不知道,太子并非我和皇后的孩子,是七年前战死的我弟弟的遗腹子,当初是他把皇位让给了我,选择了保疆卫国,所以现在朕立忱溪为太子,算是还了他。」

我傻眼了,这是什么皇家秘辛!

他轻声说着,眸光认真地凝着我:「阿卿,当我的皇后好不好?」

他用的我,而不是朕。

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像是带着蛊惑,我下意识点头:「好。」

闻言,他面上绽开一个笑来。

他笑得很好看,我红了脸。

忽地,自窗棂处传来响动,我立刻抬眼看去,只听见很轻的一声哎哟声,紧接着便是熟悉的声音:「看来还是父皇的美男计好使,我的母后稳妥了。」

我挑眉看向元洲。

只见男人黑了脸,霍地站起身:「这小子没大没小的,朕要罚他!」

我没忍住笑出声。

有这父子俩在,看来以后的日子好像也不是那么无趣了。

(全文完)

备案号:YXX1j1YYMNPUaX3ZvaGu9dAG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33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