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入豪门后,我靠摆烂爆红



出自专栏《摆烂后,我突然一夜爆红了》


穿成恶毒女配后,我摆烂了。

和豪门老公参加明星夫妻旅游综艺。

别的夫妻每天出门营业,忙着在镜头前秀恩爱。

我天天窝在酒店打游戏,还劝老公和我离婚。

然而,我们这对假面夫妇居然红了。

网友纷纷表示:「真夫妻没有工业假糖,kswl!」

1

我穿成小说里的恶毒女配,一个娱乐圈作精。

对深情男二宋知宴一见钟情,死缠烂打。

而女主赵芊芊嫁给了别人,于是宋知宴像找个挡箭牌一样,随手和原主结了婚。

婚后,女主接了一档夫妻综艺,原主为了争风头,也主动参加。

原主在节目里掐尖要强,处处和女主作对,被女主不断打脸,成了衬托女主幸福婚姻的对照组。

不仅被网友群嘲,也惹得宋知宴忍无可忍。

综艺结束后,两人迅速离婚,原主郁郁而终。

倒霉的我穿过来的时间点不佳,剧情正进展到综艺开拍,嘉宾们集中入住。

节目组给大家准备的房间很大,进去后都是两室一厅的套间。

宋知宴和往常一样和原主分房睡。

但我醒过来时,正躺在宋知宴的床上。

他刚冲完澡,浑身带着湿气,浴袍一丝不苟地系好。

不愧是小说里人气最高的禁欲系。

好身材只有女主能看。

宋知宴头发随意地搭在额前,刘海稍微有些遮眼,但完全阻挡不了看向我时锐利的眼风。

「干什么?」

他语调冷冰冰。

呃……我尴尬地从床上爬起来,没了被子的遮掩,一身性感的吊带睡裙也露了出来。

美色当前,宋知宴丝毫不为所动,反而更嫌弃了。

「许若,我警告过你,我们之间没有感情,互相保持距离才好。」

我一下子顿住想要出门脚步。

倒贴确实不对,可你不喜欢原主,还和人家参加夫妻综艺,这种行为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我点点头,嫌不够有气势,还鼓了鼓掌。

「说得真对!」

「既然要保持距离,还参加什么综艺啊,我们现在就和节目组说不录了。」

2

我这话说完,轮到宋知宴愣住了。

他皱起眉,细细看我打量。

呵呵,看什么看!

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钮钴禄·一心离婚·许若。

宋知宴眼神凌厉,看得我气势弱了下去,又不甘心地叉腰回瞪。

片刻后,他开口:「节目是一定要录完的。」

我撇嘴。

在小说里,他参加这档节目就是为了亲眼看看女主婚后是否幸福,现在还没见到女主人影,肯定舍不得离开。

形势逆转,现在是他落于下风。

我冷哼一声:「那你可要好好表现才行。」

啪地关上门。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我舒适地趴回床上展望未来。

综艺录半个月,录完就和宋知宴离婚,到时候在娱乐圈当个小演员,简直美滋滋。

反正我也不想和宋知宴增进感情,只要学会摆烂,半个月的时间嗖嗖就过去了!

我在被窝里笑出声。

第二天是自由活动时间,我一觉睡到 11 点。

别人直播间里,上午已经把健身,做饭,探索小镇周围的景点……等事情全干了一遍。

赵芊芊也和她老公,已经贡献了节目第一个出圈镜头——厨房喂食。

她是人气小花,又嫁了个家境优渥的富二代,弹幕都在嗷嗷叫甜。

「被豪门老公宠上天,芊芊真是人生赢家!」

「许若在干嘛呢?平时那么爱作妖,这会完全不见人。」

「一直在睡觉,没见她出现过。倒是她老公一大早有事出去了。」

「她居然嫁给了宋知宴!身材像男模,长得也巨帅,家里也超有钱的宋知宴!哭!」

我对这些弹幕完全免疫,简单洗了个脸,就下楼了。

大厅里,赵芊芊和老公李承皓还在厨房亲密互动。

切几片黄瓜就要甜蜜对视,洗几片菜叶子就要抱在一起。

他们自告奋勇要负责大家的午餐,现在看起来,不等大家饿死肯定是吃不上了。

「我们的小懒虫若若终于起床啦。」

赵芊芊看到我身影,假装亲密地打招呼。

我:……

不用你刻意提醒,网友早知道我睡懒觉了,已经骂过我了。

我去冰箱找东西吃,赵芊芊迎了上来。

「你早上没起床,宋知宴都没早饭吃,还是我从冰箱里他拿了个三明治。」

她那张标志的小白花脸上泛着担忧的神情。

「你结了婚,不要再像以前那么任性了,妻子的责任还是要承担的。」

看到这一幕,弹幕果然激动了。

「天呐,我们女神真是人美心善,居然还设身处地为许若考虑,也太善良了吧!」

「许若这种人不值得。但凡看过她耍大牌的新闻,就知道这种人没救了。」

「早晚得离婚,我等着看!」

我打开冰箱,里面整齐摆着三明治,饮料,还有各种食材。

我拿了个三明治尝了一口。

见我没答话,赵芊芊一脸受伤,委屈道:

「你是不是嫌我多事啊?对不起,我只是不忍看他饿着。」

我额角青筋一跳,懒得在镜头前和她玩花样。

「嗯,是挺多事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给他做了个三明治。」

「而且宋知宴花生酱过敏,吃不了这个。」

赵芊芊脸色变白,无措地眨了眨眼睛。

「我只是一片好意。」

嗯嗯,就像在综艺里主动做饭的好意一样。

做了两个小时也没做好,最后还是一起出门吃。

不过是想多抢点镜头罢了。

我:「谢谢你的好意,午饭不用准备我的。」

3

小说剧情里,宋知宴去处理工作,很晚才回来。

原主一个人参加活动,又成了网友群嘲和同情的对象。

「嫁入豪门又怎么样,没有爱情,照样过得卑微可怜。」

嗯嗯嗯,我最卑微最可怜,离婚之后拿了一亿赡养费又怎么样,我没有爱情啊!

我窝在房间客厅玩游戏,出门组晚上都没回来。

我给自己点了份外卖,随手点开首页推荐的豪门八卦视频配饭。

套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一天没见人影的宋知宴回来了。

他穿一身风衣,宽腰窄背,配上将近 1.9 米的身高,气势逼人。

刚好也是这么倒霉,宋知宴进来的时候,视频内容正好介绍到他。

「总之,宋知宴就是豪门天菜,长得帅,能力强,而且从来没有任何花边新闻!」

我:「……」

我视频声音开得挺小的,他应该听不见?听不见?听不见吧!

显然,宋知宴听力正常。

他走到我对面坐下。

视频里的 UP 主还在继续。

「宋知宴唯一的缺点就是已婚,不过没关系,帅哥千千万咱们看下一个。」

我手忙脚乱把视频关掉了。

气氛尴尬,我埋头吃饭,就当一切没发生。

可宋知宴的视线一直落在我身上。

「咳咳。」我战术性咳嗽:「你不要误会,我现在对你已经没兴趣了。」

「刚刚看那个视频,只是在物色再婚对象,和你毫无关系!」

宋知宴眉头微蹙,眼神紧盯着我的每个表情,试图找出我撒谎的证据。

我一脸坦然无畏地和他对视。

现在的我只图赡养费,对你身子一点不馋!

我起身收拾餐盒,准备离这个捉摸不定的霸总远一点。

刚站起,宋知宴突然开口:「你最近有点不一样。」

「嗯,我识趣了。」

我一脸诚恳:「清楚认识了自己的斤两,再也不会骚扰你了。」

宋知宴没回答,目光沉沉打量我。

我回到房间,照常准备刷手机,又看到那个惹祸的视频。

气不过,发了条弹幕。

「别急,他很快就要到市场上流通了。」

「无暇,全新出。」

4

咸鱼放飞的第一天结束了,行程满满的第二天我更摆烂。

早上 8 点集合。

我随便穿了件套头薄毛衣和牛仔裤,打着哈欠下楼。

女主赵芊芊穿了白色连衣裙,很符合她小白花的称号。

另一个女嘉宾丁影后 40 出头,外表很年轻,她也穿了条素色裙子。

我一出场,弹幕有意见了。

「好心机啊,故意穿得不一致,显得自己多突出似的。」

我坐在大厅沙发的另一端,离宋知宴要多远有多远。

他倒是一反常态,几步走了过来,坐到我身边。

我:???

这人难道有表演型人格?

不仅如此,我感觉宋知宴今天的视线,总是若有若无地在我身上打转,像在观察我。

莫非听了我昨天的宣言,怕我今天在节目搞事,所以盯着我?

今天的任务是爬山,到山顶再搞野炊。

我直接找到节目组。

「一定要爬上去吗?我想坐缆车。」

工作人员有点惊讶:「这样的话,你们这组素材太少,到时候剪辑出来不够时长。」

没关系,我是那种计较咖位的人吗?

「我愿意无偿把我的时长分给所有人!」

但是节目组不同意,他们花钱请我,就是想搞事。

我和赵芊芊是同一档选秀节目出道,她一开始就是呼声很高的人气选手,我虽然糊,但是背后的经纪公司很会炒作。

仗着我和她有 5 分相似,公司天天给我买通稿,最后成功挤进出道位。

在让我们红起来的仙侠剧里也是这样。

她演白月光,我演她替身。

一路腥风血雨,撕得不可开交。

节目组当然不愿意放弃这样的热度。

签了合同就要按规矩办事,我只好和众人一同坐上保姆车。

丁影后拿了主持人剧本,负责 cue 流程,引导大家聊天话题。

车上众人开始聊起夫妻之间初次心动的故事。

丁影后和老公因戏生情,是娱乐圈模范夫妻。

赵芊芊讲述的版本很电影,讲他们在一次商业活动中擦肩而过,又如何一见钟情。

故事中不经意透露老公多爱她,多有钱,公婆多宠她。

引得弹幕一阵羡慕。

赵芊芊娇羞:「别说我啦,若若呢?」

「我一直对你和宋总之间的爱情故事很好奇呢!」

我和宋知宴的事,当时闹得挺大,也挺难看。

一句话:舔狗没有春天。

赵芊芊不怀好意。

我:「倒贴来的,有了之后感觉不如没有,还是单身香。」

「……」

全场一片静默。

所有人都在惊骇之下保持了演员的良好素养,脸色不变。

只是没有人接话而已。

丁影后率先开口打破沉默。

「哈哈,新婚夫妻总是会有些小摩擦,我当时刚和老陈结婚的时候也是这样,天天都烦他,每天都把离婚挂在嘴边。」

坐在我身边一直当人形立牌的宋知宴接话了。

「其实,我从高中起就暗恋小若了。」

我:???

众人:???

我转头看向宋知宴。

「昨天上午的三明治你吃了吗?」

「是不是中毒了?」

5

丁影后的老公是个导演。

陈哥出来圆场子。

「哈哈哈,小许是不是害羞了?」

气氛一下子轻快起来,他们这两口子咬定我是因为昨天宋知宴没陪我的事情在生气,两人正在闹别扭。

我在镜头拍不到的地方白了宋知宴一眼。

他真像是吃错了药,居然也不生气,墨色的瞳孔盯着我看,薄唇紧抿。

也不知在打什么坏心思。

我被他看得心中烦躁,忍不住伸手把他的脸推开。

温热的手指碰到他冷白的脸,细腻的触感让我指尖发麻。

我被自己的举动吓了一跳,立马别过脸看向车窗外,又默默往角落缩了缩。

这一段都被直播实时转播出去。

弹幕里充斥着各种评论。

「我记得八卦说这两人没感情的,我吃错瓜了吗?」

「你们有注意吗,宋知宴全程注意力都在许若身上,无时无刻都盯着她在看!」

「但许若好像很嫌弃他?霸总委屈中。」

「什么鬼,居然有点甜?我怀疑中毒的人是我。」

……

保姆车开到落英山脚下。

按正常脚程,爬上山顶要 2 小时。

节目组宣布了规则:

爬山过程中,节目组在几处景点设置了拍照打卡点,每一对需要拍下有创意且甜蜜的夫妻合照,谁的照片被网友票选第一,就能获得神秘奖励。

但是,今天中午的山顶野炊,第一对爬上去的夫妻会获得丰盛午餐,最后一名就只能啃面包。

看起来是两难的选项,但其实正常人都会选择拍照。

能拥有更多的镜头,还能拍出唯美的照片圈粉。

一顿饭罢了,娱乐圈里,谁不是十级挨饿选手!

赵芊芊挽住她老公的手臂:「我们再拍一次婚纱照的姿势吧。」

她结婚时放出了九宫格的照片,在热搜挂了一整天,确实拍得很好,路人看了也会觉得很配。

「若若呢,你有什么想法吗?」赵芊芊甜笑问我。

原主和宋知宴结婚小半年,婚后就分居,根本没办婚礼。

我:「没拍过婚纱照。」

赵芊芊惊呼一声:「对不起,是我说错话了。」

我扯扯嘴角,顺势瞥了眼旁边的宋知宴。

他神色淡淡,并没有如我想的那样,站出来呵护女主。

我狐疑的眼神在这两人身上打了个圈。

弹幕又迎来了一波高潮。

「许若每次这样讲话都搞得大家好尴尬,不懂看场合吗?录的是结婚综艺,她这么拆台,节目组想刀了她吧。」

「先撩者贱,还不是赵芊芊故意戳人家伤疤。」

「拜托,节目组爱死她了好不好,就是这样才有节目效果,你看直播间人数一下子翻倍了!」

6

登上山顶有三条不同的路线,由每队随机抽签决定。

抽完后大家分头行动,原本乌泱泱的人群散去,我和宋知宴身边就只剩下三个跟拍的工作人员。

四舍五入就和独处差不多了。

我不想和宋知宴讲话,也想早点爬到山顶吃大餐,于是埋头猛冲。

唯一让我不开心的,宋知宴人高腿长,一步能迈三个台阶。

我爬得气喘吁吁,他就像没事人一样。

路过我们这组的第一个打卡点。

我不情不愿地和宋知宴一起拍了张照片。

「抓紧时间,我说茄子你说 yeah。」

于是,一张游客照就这么诞生了。

只是镜头咔嚓时,我条件反射,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拍完之后,摄影师满意点头,还说我们两个很有 cp 感。

我:「……」

大可不必。

最后一个打卡点是绵延成林的樱花林。

4 月初的天气,阳光正好,风一吹,落樱如雪。

宋知宴站在这片樱花雨里,周身气势都变温和了。

这画面让我心头一动。

人类若有了张好皮囊,就是容易骗到人啊!

我走到宋知宴身侧站定,打算继续随便拍张照。

宋知宴不同意了。

他:「你从 10 米远的地方跑到我身边来。」

我:???

你还动作指导上了?

你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吗?

我把腰侧别着的收音麦克风关了,抬抬下巴,示意宋知宴也照做。

确认节目组听不到我们声音。

我:「你差不多得了,别演了。」

「我们高中都不认识。」

原主和宋知宴的初遇是在片场,他去探班赵芊芊的戏,原主对他一见钟情。

宋知宴沉默未语。

他看向我的目光绝无爱慕之意,反倒藏着试探。

他:「我加钱。」

「赡养费给你加一个亿。」

我:!!!

我激动得忘乎所以,狠狠一拍他胳膊。

「什么钱不钱的,主要是想帮你这个忙!」

7

要在跑动时抓拍到一张好看的照片,这对摄影师的技术要求很高。

幸好节目组请来的工作人员都是芭莎婚庆公司出身,最擅长的就是给假情侣拍出最甜的照片。

我来回跑了好几回,还是没满足摄影师的要求。

一个亿,一个亿。

离婚后能不能躺得更平就看现在了!

宋知宴相当配合。

于是工作人员也开始大着胆子指挥他。

「你们抱一下啊,亲密点,不要隔那么远!」

宋知宴伸手,把我往前一扯,害得我失去平衡,不得已抓住他腰间的衣服。

我抬头和宋知宴对视,他眼神温柔,藏着浅浅的笑意。

「可以可以!就这样!」摄影师尖叫。

我有点尴尬,赶紧往后退了一步。

而摄影师一喊 OK,宋知宴扭头就走。

我:「……」

刚刚是你求我拍的!

他走到摄影师身边,对方举起相机,给他看拍摄成片。

搞得我有点好奇,也想凑过去看看。

宋知宴却催我走人。

「你不是着急去抢饭?」

呃……说的也是。

爬到山顶,我们这队果然是最先到。

我主动和宋知宴搭话。

「那个,先说好啊,照片拍的就算不满意,钱还是要给的。」

宋知宴给了我一个眼神。

我心虚了,这钱确实赚得太轻松。

「顶多给你打个 9.99 折。」

我说完,冲向餐台,准备去迎接我的大餐。

不料居然是新鲜的海鲜和其他食材。

我:「……」

我是厨房杀手,会的只有「切手菜」和「烫手菜」。

宋知宴肯定也不会做饭。

丁影后这组是牛排,赵芊芊啃面包,而我……吃生的?

我抓了几片菜叶子,邀请宋知宴过来吃沙拉。

他:「……」

「我会做饭。」

8

在我的目瞪口呆之下,宋知宴摘下腕表,随意把袖口挽到手肘处。

他手指修长,签合同的手切起菜来也十分利索。

我也帮不上忙,只能在旁边贡献马屁。

「哇,切得好齐!」

「哇,看起来好好吃!」

「哇……」

还没哇完,宋知宴叫我走远点。

哼哼。

我不计前嫌给他搬了条椅子。

另外两组人上山后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我瘫在躺椅上昏昏欲睡,宋知宴一个人在准备食物。

丁影后:「许若!你老公还会做饭呢?」

我:我也是今天才知道。

所有人都围了过去。

只有一道人影走到了我身边,她用背挡住了镜头。

是赵芊芊。

她脸上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表情。

扭曲的面孔下藏着怨恨,好像她才是恶毒女配。

她也不说话,就这样恨恨地看了我十几秒。

我一头雾水。

宋知宴是苦追不得的男二人设,她自己选择了别人,为什么还对我这个小配角这么大敌意?

宋知宴做饭的样子被摄像机直播了出去。

弹幕沸腾了。

「宋知宴!你怎么比我乙女游戏里的纸片人还懂事。」

「霸总还会做饭?简直在我 XP 上跳舞。」

「饿了,已点外卖。」

……

海鲜炒饭出锅,我对宋知宴的手艺甘拜下风。

不仅好吃,还兼顾了摆盘。

那句老话怎么说的?

要抓住女人的心,就要抓住她的胃。

宋知宴作为我的假老公,目前的评分已经上涨到了 60!

饭后众人玩游戏聊天。

我注意到宋知宴离场后,赵芊芊也找借口出去了。

有情况!

我竖起八卦的雷达,想跟过去偷听。

赵芊芊:「我想求您一件事。」

诶?

她不是宋知宴的白月光吗?

语气这么客套?

可惜我就听见这么一句,后面的对话都听不清了。

只能隐隐看出赵芊芊有事相求,但宋知宴似乎拒绝得很利索。

赵芊芊还哭了起来。

我在他们发现前先溜走了。

揣着这个新发现回到别墅,在宋知宴回房间前,我忍不住问。

「你和赵芊芊到底怎么回事啊?」

宋知宴:「什么意思?」

我:「我看赵芊芊对你有情意,你们互相喜欢,当初为什么不结婚啊?」

宋知宴面如寒霜。

我表忠心:「你放心,我很有前妻的操守,绝对不会出去多说什么。」

宋知宴冷笑。

「你从哪知道我喜欢她?」

小说剧情啊!这还能有错?!

我:「网上都说你是她的金主。」

不然宋氏集团那么庞大,旗下的娱乐公司不是主业,你又为什么要放那么多精力在上面?

宋知宴:「许若,我这个人从来不说谎。」

我:???

什么意思?

我脑子里突然蹦出那句:「我从高中起就暗恋小若了。」

完了,剧情貌似发生重大偏移,但我这个穿越者却一无所知。

这时候该怎么办?

以不变应万变!

先躺!

9

我回一楼大厅,抱着手机心不在焉,把各个 APP 来回点来点去。

突然发现节目组官博 po 出了早上拍好的照片。

丁影后和陈导的照片中规中矩,是两张常见的情侣合照姿势。胜在两人之间涌动着老夫老妻的甜蜜。

赵芊芊和李承皓的照片挺唯美,一张是牵手奔跑,一张是公主抱。

最后轮到我和宋知宴的照片。

照片上的我双眼弯弯,嘴角上扬。

这该死的肌肉记忆!

再看宋知宴,他身体向我这边倾,侧过脸垂眸看我。

摄影师技术太好,连张游客照都拍得这么含情脉脉。

手指往右一划,最后一张照片撞入我眼帘。

照片上空是散落的樱花,我向宋知宴的方向跑过去,在阳光的强曝光下,我身影有些许透明,而宋知宴身影藏在暗处。

光影,动静。

这照片拍得太绝了。

弹幕里都在尖叫。

「这张……也太有氛围感了吧!」

「孤独的少年等到了他从时光中穿梭回来的女孩。」

「我先嗑为敬!」

我手指长按图片,等反应过来时发现自己居然已经点了保存。

丁影后嘴角含笑,一脸八卦地在我身后目睹了一切。

我:「咳咳,只是觉得摄影师拍照很厉害罢了。」

「就像你看到可爱的狗狗也会想存图那样!」

丁影后敷衍地点了点头。

我恨不得抓住她胳膊强调一万遍我真的是这么想得!

说话间,宋知宴从楼上走下来。

他在打电话:「嗯,帮我转发一下,到时候给大家发奖金。」

丁影后冲他招招手。

「你们的照片拍得真好。不过你们可不一定能赢,我们这边可都是夫妻齐上阵拉票。」

宋知宴笑了笑:「我也拉票了。」

节目组官博@的账号里也有宋知宴,一小时前刚注册的微博账号。

他直接转发了节目组的微博,多加了几个字。

「投我。」

我:「……」

这不叫拉票,这叫命令。

但我们照片的投票数一路猛涨。

转发人群里不仅有宋氏集团旗下各个分公司,还有好多平时出现在财经杂志里的大佬。

丁影后脸上挂着姨妈笑。

「怎么回事,感觉像是在官宣,我都想替你们转发了。」

我:「……」

我把宋知宴扯到角落,捂住麦,小声道:「你疯了吧,阵仗这么大,到时候怎么离婚啊!」

他瞥了我一眼:「谁说我要离婚?」

我:???

那我的赡养费呢?

我抓住宋知宴理论,弹幕里的吃瓜观众却在磕糖。

「这两个,一不注意就要躲去说悄悄话了。」

「有什么是我尊贵的 VIP 不能听的吗?说大声点!」

投票数高歌猛进,到了截止时间,我们这组居然真的成了第一名。

节目组承诺的神秘奖励还没收到,先 get 了他们传来的暴击。

「什么?明天要出去露营?!」

10

我站在宋知宴房门口走来走去。

一想到明天的活动安排,还是狠下心敲了门。

房门打开,宋知宴刚洗完澡,松松垮垮系着浴袍。

我的视线不由自主地顺着他的胸肌往下看。

等等,非礼勿视!

艰难移开视线,盯着脚下的地面。

我:「你知道明天去露营的事了吧?」

「节目组说要在帐篷里过夜。」

宋知宴:「嗯。」

除此之外,毫无反应。

我:「你就嗯一声?你知不知道到时候我们要睡在一个帐篷里!!!」

宋知宴冷笑:「你担心我会对你做什么?」

我劝他。

「我是担心我会对你做什么!」

毕竟原主可没少干这样的事。

宋知宴:「哦,我不担心。」

说完他啪的关上门。

这人……怎么突然转性了?

以前不是守身如玉,生怕我多看他一眼吗?

算了,他都不怕我怕什么!

节目组准备的露营设备都很专业,只是需要我们自己搭帐篷,自己拼桌子。

因为昨天照片拿下第一名,我们这组有了优先挑选权。

我一听,马上选了个最大的帐篷。

这都是为了我们两个人的安全。

但宋知宴并不会搭帐篷。

陈哥那边的帐篷都支棱起来了,我们的帐篷还在地上趴着。

我:「要不要喊陈哥过来帮忙?」

宋知宴恼怒:「我可以!」

为了维持霸总的体面,我体贴地给他独自发挥的空间。

我跑去海边玩。

原本一个人蹲着看沙子,赵芊芊走了过来。

她眼下多擦了几层遮瑕膏,看起来昨晚没睡好。

「昨天你看到了吧?」

我:「?」

「别装傻,我都看见了。你是不是在心里嘲笑我呢?」

我没有。

赵芊芊:「我只是想上王导的戏,这点小事他都不愿意帮我。」

「以前,他什么都会帮我。从你出现后,一切都变了。」

和我没关系,我是无辜的。

赵芊芊:「你不会真以为他喜欢你吧?」

「我们都只不是他找的替身罢了。」

她说着,掏出手机,给我看一张偷拍的素描照。

「这就是宋知宴那个死了的白月光。」

照片里这个人好眼熟啊。

这不就是……我原本的样子吗?!

我本人其实和许若长得很像,只是五官没有她精致,而且我鼻尖上有颗痣。

照片里那个短发女生,完全就是我的样子啊!

看到我震惊失语的样子,赵芊芊得意一笑。

「你就是个赝品!」

我站起身,突然有些缺氧。

一阵天旋地转,我晕倒了。

11

等我再醒来,感觉刚刚可能嗑到脑子,记忆里多了一些乱七八糟的画面——

我穿着校服,坐在宋知宴单车后座走街串巷。

记忆里的宋知宴还很稚嫩,没眼前这个一脸着急的宋知宴英俊。

「你有没有事?」

他的样子逐渐和我脑海中的形象重合。

我疑惑地喊出一个陌生名字。

「宋琛?」

宋知宴浑身一震。

「你想起来了?」

我摇头,我就想起这个名字,其他的都模模糊糊。

但宋知宴已经很满意了。

他一把抱住我,头埋在我的肩膀上。

我:「你的手在抖。」

他声音闷闷的:「不要说话。」

「哦。」

「别把我衣服哭湿了。」

「闭嘴!是海边太潮湿了!」

……

众人也围了过来。

丁影后:「小若没事吧?芊芊说你突然晕倒了。」

赵芊芊也是一脸关切。

「是啊,我们正在说话,若若突然晕倒,把我急死了。」

宋知宴回头瞪了她一眼,赵芊芊有些害怕地往后退了一步。

我:「可能有点贫血,大家不用担心我。」

陈哥打趣:「刚刚可把小宋吓死了,我们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冲过去把你抱了回来。」

我下意识捏住宋知宴的手指,微微用力。

「你先休息,帐篷已经我搭好了。」

我点头说好,然后反应过来。

我们今晚要一起睡了?!

……

我磨磨蹭蹭,磨磨蹭蹭。

拖到众人都去睡了,只能回到帐篷里。

宋知宴冷笑:「舍得回来了?」

「我以为你今晚要去和丁影后睡了。」

我也想,但这不是还有一肚子好奇的事情,硬着头皮也得来问啊!

我在床尾坐下。

「我们以前就认识了?」

「嗯。」

我想不通。

「我们怎么可能会认识呢?」

我明明刚穿过来啊!怎么会认识高中的宋知宴。

于是他给我说了一个故事。

12

高一那年,疗养院传出爷爷身体不太好的消息,父母抽不出时间,宋知宴便主动请缨,向学校请了半个学期的假。

反正学校里的东西他都会了。

去往疗养院的路上有一条种满樱花树的路。

正当时节,樱花开得很茂盛,他路过的时候总要小心空中飘散着的花瓣。

他不喜欢那条路。

直到有一次,他骑单车路过,突然树上掉下来一只白色帆布鞋,直直坠入他的车筐里。

宋知宴紧急刹车,抬头往上看。

树枝掩映下冒出一个人影,穿着肥大的蓝色校服。

她蓬松的头发乱糟糟的,一双大眼睛心虚地笑成月牙形状。

「你能帮我把鞋扔上来吗?」

宋知宴照做了。

他看树上的女孩穿好鞋,利索地爬了下来。

她校服外套里鼓囊囊的,拉链一拉开,里面居然藏着一个小皮球。

女生把皮球抛进小区的围墙里,里面传来一群小孩的欢呼声。

「小屁孩们,再踢出来姐姐绝对不会帮你们捡了。」

然后她用手随意梳了梳头发。

「我叫许若,刚刚谢谢你啊!」

就这样,宋知宴遇到了自己在南城的第一个朋友。

这个叫许若的女生每天都很开心,只是经常会说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

比如:

「穿错时间也就算了,偏偏穿到高中,天要亡我!」

「这个许若怎么偏偏还是学理科的!物理、化学、数学,哪一样不是在要我的命啊!」

宋知宴觉得她只是成绩太差导致焦虑,便贴心提出帮朋友讲题。

讲着讲着,他这个高一生就成了许若的专用做题工。

他想给朋友讲课,可是朋友只想看漫画。

「应付应付就行了,我顶多在这个时间点上待半年就走,学了也没用。」

「不要用看学渣的眼神看我,我也是优秀的文科学霸好么!」

宋知宴只好叹气。

「你要去哪里?」

许若挠挠头:「不知道啊,系统出了错就跑路了,按照剧情来说,最早也得把我送到参加选秀的时间点吧!」

宋知宴懂了:「你要去当明星。」

「当明星也要有学历才行,到时候你来找我,我给你报个艺考培训班。」

许若:「你还懂这个呢?」

宋知宴嗯了一声。

他家里有个娱乐公司,但是经营得很一般。

如果以后许若想去当明星,那他要对这个不重要的公司上点心了。

……

许若邀请他去家里吃饭。

「给你炖鸡哦!大餐。」

宋知宴信了,去了之后。

「你这鸡,一整只炖?」

「嗯。不要嫌丑,炖好了都一样好吃的。」

宋知宴又叹了口气,觉得自己也得开始学着点做饭。

再后来的一天,爷爷病危了。

他在疗养院自带的医院门口等待,双手握紧,手指泛白。

许若像一阵风似的跑进来。

「我逃课了,来陪你。」

宋知宴父母忙于工作,他从小就是家里的司机保姆带大。

一直以为自己很坚强独立,到了这时才知道有人陪伴的感觉。

医生送来手术知情同意书。

他签完名,旁边的许若傻了。

「你叫宋知宴???」

「你不是说你叫宋琛吗?」

宋知宴不以为意:「爷爷取的名字。爸妈不喜欢,就改了。」

但是旁边的人还在惊讶中回不过神来。

「完了,我居然和主角成朋友了,不小心改了剧情,我当不成恶毒女配了!」

她在自己的世界里已经死亡,要是不能穿书,可就真没命了。

「你别担心,你爷爷不会有事的。」

许若决定顺其自然,先安慰朋友。

「我告诉你,我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人,我知道剧情。」

许若虽然经常说一些他根本听不懂的话,但从来不会骗人。

宋知宴嗯了一声,心头稍定。

果然,几个小时后,医生说手术很成功,接下来会转入 24 小时监护的病房。

许若也在这时久违收到系统的通知。

「时间线已经修正完毕,明日将脱离剧情。」

许若纠结片刻,还是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宋知宴。

毕竟接下来她的身体就会被系统托管,以后的行为举止,都会变成小说里那个愚蠢的恶毒女配。

而小说的剧情线不能乱,一旦发生重大偏移,她可能就没机会穿到这个世界了。

她的命运要交给宋知宴了。

「我要和你说一个听起来非常不靠谱的事情,但你要相信我说的都是真的!」

「你以后会喜欢上一个叫赵芊芊的女生……」

宋知宴捏紧拳头:「我肯定不会喜欢她。」

许若不以为意:「你还没见到她呢,小说里说你们是一见钟情!」

「哎呀,你不要打岔,你继续听!」

「然后我会死缠烂打和你结婚……你笑什么?认真听!」
「……」

宋知宴眉头皱起,他轮廓青涩,还带着少年人的漂亮,但眼神已有超脱的成熟。

「我知道了,我会让一切按照你说的剧情发展。」

「那你也要早点回来。」

许若点头:「没问题,顺利的话,再过 5 年我们就能见面了。」

「我绝对不会放走你这条大腿的!」

宋知宴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你原本,长什么样子?」

「和现在很像,我是短头发……」

那天,他把许若送回家,在她小区楼下的长椅上坐了一夜。

路灯照着他的身影。

第二天,他看到自己熟悉的女生下楼,从他眼前走过。

真的不认识他了。

他失魂落魄地起身回疗养院,再经过那条种满樱花树的路。

花瓣早就掉光,树枝光秃秃的。

……

再后来,他就像许若当初说的那些剧情一样,遇到了赵芊芊。

他按部就班地在背后帮助她。

唯一和剧情不一样的地方是,赵芊芊和他告白了。

他冷冰冰拒绝了赵芊芊。

赵芊芊尖尖的下巴上满是泪痕。

「你撒谎!你费那么多心思帮我,怎么可能不喜欢我?」

宋知宴叫秘书送赵芊芊走。

「以后再放赵小姐进来,你也就不用干了。」

许若也进了娱乐圈,可他认识的那个女生却还没有出现。

还说 5 年后见,现在都八年了!

这个骗子!

13

节目的最后一期,宋知宴使用钞能力,让节目组更换了方案。

新来了一组飞行嘉宾,然后抽出一队人马陪我们两个去了南城。

宋知宴口中我们第一次遇到的地方。

节目组给我们打出的主题是「年少时的心动」,还神通广大地准备了一套一中校服。

我穿出场的时候还有点不好意思。

「会不会太装嫩了?」

穿校服的宋知宴倒是很好看,只比我记忆中的少年高了一些。

宋知宴:「不会,和我梦里的一样。」

我:「你做的是正经梦吧?可别梦到什么不应该的东西。」

宋知宴:「……」

弹幕很开心。

「什么梦?请展开具体详细说说!」

「不要错过任何细节,我有空,我可以听一整天。」

我坐在宋知宴自行车后座,他说要带我找回记忆。

我:「那你可以别夹带私货啊。」

不要说一些我没干过的坏事,来抹黑我的形象。

宋知宴冷哼两声。

他带我去了初见的樱花树,一起写作业的长廊,还有埋葬了爷爷的墓园。

在老人家的墓前,宋知宴紧紧握住我的手。

沉默不语。

我们一起站了很久。

走之前,我说我要和爷爷说几句悄悄话。

「你走远点,不准听!」

我监督宋知宴走到 10 米开外。

转过身给照片上慈眉善目的老人家鞠躬。

「对不起,害他等了我这么久。」

「放心吧,我以后会永远在陪在宋知宴身边欺负他的!」

14

这档夫妻综艺播出后,我和宋知宴成了节目组最红的 CP 组。

我这个三线小明星一下子成了 4 月最红流量。

天天在热搜上挂着。

无数新综艺排队等着给我递本子,但我都拒绝了。

我亏欠了宋知宴太多的时光,这些不重要的工作不应该来打扰我们的生活。

宋知宴说他要和我补办婚礼。

我嫌麻烦,说可以省略这个步骤。

宋知宴不开心了。

他一把推开我,拢好睡衣衣领,批评我占了便宜就想跑。

「太不负责任了。」

说完他去洗澡,我躺在床上自我反思了一下,觉得他说的也有几分道理。

办婚礼嘛,也可以的!

我起身喝了口水,突发奇想拉开了床头柜的抽屉。

里面放着一本皮质的日记本。

我直觉里面记录着关于我的事情。

……

2015.3

我会做饭了。

以后就是合格的懒猪饲养员了。

再见面保证让你大吃一惊!

……

2016.8

许若考上大学了。

数据托管的人比你强多了,要是你还在,这会可能要复读了。

还说自己是文科学霸,我不信。

……

2017.10

许若在大学被人追了。

你也没和我说她有没有谈恋爱。

应该是不重要的剧情吧?

但她的设定既然会喜欢我,肯定也看不上别的男人了。

所以我拆散了她们。

没问题!

……

2019.5

我今天遇到赵芊芊了。

和你说得一模一样,她扭伤脚,差点扑到我怀里。

幸好我躲得快。

但我一点也不喜欢她。

我看你说的剧情根本不准。

……

2020.1

回疗养院给爷爷准备后事。

当年那些讨厌的小孩都长大了,你怎么还不回来?

以前的事情我都快忘了。

我也快坚持不下去了(划掉)。

我还可以坚持很久,但你最好也快点!!!

……

2020.9

我把赵芊芊签到了我的公司。

今天去片场探班。

你说在小说故事里,这是我和许若第一次见面。

我兴致勃勃准备了一个多小时,突然想到去见的人并不是你。

哎。

……

2022.11

我和许若结婚了。

每一步,我都按照你说的剧情来。

可你却没有信守承诺出现。

你还会出现吗?

……

2023.3

去录综艺。

如果过了这个时间点你还没来,是不是就不会出现了?

要不是你,我才不会参加这么无聊的节目。

所以你最好立刻马上出现!

……

是你吗?

我已经不敢再有期待了。

……

是你!

……

日记到这里就结束了。

我才发现自己掉了满脸的眼泪。

我赶紧擦掉眼泪,把日记本塞了回去。

「宋知宴。」

我跑到浴室门口拍门。

「我觉得我想要一个婚礼。」

「越盛大越好,我们可以……」

还没说完,浴室门被拉开一条窄窄的缝。

缝里露出宋知宴半张脸。

他咬牙切齿:「我在洗澡!你又想干嘛?」

哦,这样啊。

我贴心地点点头:「是不是听不清楚?」

「走,我进去和你说!」

(全文完)

备案号:YXX1bmBOlXaCbwN30Bi5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7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